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舅孩

456浏览    13参与
Lemon pigeon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石/\斑/

预警:教父提包X上一任教父的宠物AKA站街小球


他下意识转头看去,那个人在擦身而过的风中眯起眼睛,散乱的长发扯着脑袋。短短一瞬间摇晃的身影在后视镜里迅疾远去。

他扔了烟头,橙红的火星有一息前行,追着他的车来。

Tybalt踩下两次油门。第三次他挂了倒档,松开刹车,那块小小的金属从他脚底板顶上来,恍惚地拉长,像车停时轮胎剐蹭着柏油路面。男孩俯下身敲了敲车窗,他没有动。

他隔着玻璃看Tybalt。他明知道男孩看不见自己,放肆地打量那双眼睛如何自隔光的材质里透出黯绿。乘客去拉后座的车门,它纹丝不动,他便乖巧地换了个地方。

男孩看起来过分年轻,是那种碰上酒吧老板心情不好就会被赶出门外...


预警:教父提包X上一任教父的宠物AKA站街小球


他下意识转头看去,那个人在擦身而过的风中眯起眼睛,散乱的长发扯着脑袋。短短一瞬间摇晃的身影在后视镜里迅疾远去。

他扔了烟头,橙红的火星有一息前行,追着他的车来。

Tybalt踩下两次油门。第三次他挂了倒档,松开刹车,那块小小的金属从他脚底板顶上来,恍惚地拉长,像车停时轮胎剐蹭着柏油路面。男孩俯下身敲了敲车窗,他没有动。

他隔着玻璃看Tybalt。他明知道男孩看不见自己,放肆地打量那双眼睛如何自隔光的材质里透出黯绿。乘客去拉后座的车门,它纹丝不动,他便乖巧地换了个地方。

男孩看起来过分年轻,是那种碰上酒吧老板心情不好就会被赶出门外的年岁,他一边盯着Tybalt一边动作娴熟地去扯安全带,那视线不是触角,是赤裸裸的尖刀。

“不用。”

Tybalt说。他扣住男孩的后脑按下去,夜风里浸透了的长发搔着他的指缝,冰凉又瘙痒。热热的呼吸喷在他的下体,男孩蜷缩在狭窄的前座,吞下他的模样仿佛瘾君子吞食毒品。然而现今大部分毒品都只能静脉注射。提博尔特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握着他的头发,他按得很深,没两下就让他干呕出声,眼眶里蓄起泪水。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478

阿炳

【法罗朱】【舅孩】秘密

*关系:舅孩,提裤修,原创男性角色/球

*等级:NC-17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rape/non-con

*说明:双性球

*梗概:茂丘西奥的双腿间藏了个秘密。


正文:


点我


*关系:舅孩,提裤修,原创男性角色/球

*等级:NC-17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rape/non-con

*说明:双性球

*梗概:茂丘西奥的双腿间藏了个秘密。

 

正文:


点我


\石/\斑/

In Chains

预警:舅孩前提下的亲王X班,结局后的垃圾车,non-con,含有暴力情节。


01

艾斯卡勒斯看了看老卡普莱特。

这家伙脸上有一种尚未醒悟的悲哀表情,被他的目光一刺,随即收了回去。蒙太古家那个小子——班伏里奥——站在他边上,并不靠前也不退后,只管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

他哼了一声。

“蒙太古呢?”

“殿下,劳您见谅。”那双蓝眼睛抬了起来,得到他的许可后方才上前一步,“公爵和夫人都病倒了,过于沉重的悲伤残害了他们的身体。”

艾斯卡勒斯挪了挪后背。议事厅最上方这张椅子从来都不舒服,今天格外如此。椅背上那些镂空雕花硌得他骨头发疼。底下站着两个人,他们悄无声息,只有蝉鸣在空阔大厅里层层叠...

预警:舅孩前提下的亲王X班,结局后的垃圾车,non-con,含有暴力情节。


01

艾斯卡勒斯看了看老卡普莱特。

这家伙脸上有一种尚未醒悟的悲哀表情,被他的目光一刺,随即收了回去。蒙太古家那个小子——班伏里奥——站在他边上,并不靠前也不退后,只管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

他哼了一声。

“蒙太古呢?”

“殿下,劳您见谅。”那双蓝眼睛抬了起来,得到他的许可后方才上前一步,“公爵和夫人都病倒了,过于沉重的悲伤残害了他们的身体。”

艾斯卡勒斯挪了挪后背。议事厅最上方这张椅子从来都不舒服,今天格外如此。椅背上那些镂空雕花硌得他骨头发疼。底下站着两个人,他们悄无声息,只有蝉鸣在空阔大厅里层层叠叠,来而复返。两家的侍从在门外小声说着什么,都混在一块儿,被热浪裹挟着向他逼近。

年老体衰。他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就借着这片刻的烦躁咄咄发问,“这么说,以后蒙太古家的事务都由你接手?”

“还要看公爵大人的安排,殿下。”

他自上而下地打量着班伏里奥。年轻人始终垂着头,却双肩平直,一丝不苟地回答亲王的询问。这场景很是熟悉——除了——他好像瘦了不少。这个奇妙的发现忽然闯入,新鲜得像一道切口。他又挪了挪身体,背上的钝痛逐渐扩散,最终只剩下一种不太舒服的接触感。

老卡普莱特没有任何反应,他又陷入梦游般地站住了,硕大的身体微微摇晃。他只好直起身来,空洞地宣读了一番和平与告诫。

“你们都已付出代价,甚至洒下无辜者的血。”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要他们把这几个词语消化透彻,“没人能幸免于上天的惩罚,我只希望你们能够谨记这次教训……子女总会一直注视他们愚蠢的长辈,班伏里奥,我希望你把我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转告给蒙太古。”

“是。”

他挥了挥手,忽又想起什么似的向下一指。

“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你。”

班伏里奥有些茫然地退到一边,他径直走出门去,招过侍从吩咐了几句。夏天还没过去,过于明亮的阳光照过淡黄色石墙,晃得人眼眶胀痛,连那些影子都格外深重,缓慢地自墙根底下探出头来。

他回到书房里,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

02

班伏里奥对自己等待的时间和地点都感到惊奇。他在茂丘西奥的房间里待到日头西沉,亲王没有丝毫要出现的意思。说实话,这个地方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倒不是说班伏里奥没有在这儿停留过更长时间,只是……

他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厚重的地毯吸走了所有声音。他原本可以离开的,门口并没有卫兵,只需找一个像样的借口,比如蒙太古夫人的病情忽然发生了变化……亲王不会怪罪,他知道不会。可实话实说,他真的想走吗?

茂丘西奥死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亲王的居所。班伏里奥本想为他守灵,结果不由分说地被赶了出去。掌权者愿意听他在众人面前陈述事由(并暗中为罗密欧辩解),却拒绝班伏里奥再见朋友一面。  

他记得亲王甚至没有向自己看上一眼。那个白发的侍卫狠狠将他推搡出去,路上一言不发。他在门口踉跄跌倒,手掌按上尖利的石块。现在,伤口只残留着一点暗色的痂,班伏里奥把那块东西慢慢撕开,血液又涌出来,沿着掌心细小的纹路四下渗出。

属于茂丘西奥的一切——桌椅、屏风、床榻、衣柜、窗棂和陶制花瓶无声地环绕着他。一件满是褶皱的衬衣丢在床边,仿佛明天清晨就要被清洗干净熨烫一新,主人会伸个懒腰,把它披在身上。桌上有张空白便条,只潦草填着帕里斯的名字。班伏里奥舔净了掌心里的血,抬起眼睛时却被墙上的油画吸引。

他以前从未注意过这些小摆设。跟茂丘西奥共处一室时,你很难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他是多么有趣啊,总是能逗得班伏里奥开怀大笑,或者哑口无言。何况茂丘西奥似乎并不喜欢他们踏足自己的卧室……

这个“他们”又让他胸口发闷。班伏里奥盯着油画上的紫色染料,过了许久才察觉到不对。那些鲜艳的颜色很明显是故意涂抹上去的。他凑近一些,画中圣母和婴儿的面容在染料下仍暴露了些许轮廓。孩童的脸在模糊当中格外怪异朦胧,随着窗帘的飘拂忽明忽暗,像水井深处缓慢浮现的鬼影。

班伏里奥转开了目光,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面对一个保有秘密的茂丘西奥,恐怕上帝本人也只能如此了。

“你究竟有什么不能说的?”班伏里奥悄声发问。上帝啊,他甚至不知道罗密欧有没有和自己相同的感觉——他甚至不能再去问问罗密欧了——

他仿佛又听到朋友的歌声,房间里到处都弥漫着茂丘西奥卷发上的香味。他对他们讲述生命的美好,却坚持要疯狂来做自己的爱人。

03

“你等了很久啊。”

艾斯卡勒斯最终将他召去了餐厅。长桌尽头的男人端着一杯酒,若有所思地招手叫他近前。

“年轻人,为什么不走?”

“您事务繁忙,”班伏里奥浅浅地鞠了一躬,“何况您让我在……等候,我十分感激。”

他不确定在此提到茂丘西奥的名字是不是个好主意。亲王反倒露出一个微小的笑,竟让班伏里奥回忆起了多年之前他看着自己时的模样。艾斯卡勒斯递过酒杯,让那个笑容透出一些标准的温度。

“是我忙昏了头。喝了这杯就回家去吧,有些事情我们明天再来商议。”

班伏里奥低声道谢,并无疑虑地一饮而尽。酒水里有种奇异的苦涩,让他舌根发麻。

如果明天伯父能起床的话……

这是他倒下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黑暗像是被无限拉长的瞬间,他发现茂丘西奥在碎裂的瓦砾上奔跑,那些裂缝猎狗般咬着他的双足。他艰难地追上去,空气踩起来比喝醉时更软。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茂丘西奥一脚踩空,他用尽全力探出身子,只看到一具穿着蓝色衣服的躯体。

班伏里奥清醒于一阵溺水般的呛咳。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体里有些难以形容的酸痛,腹部冰冷而空荡。锁链将他的双手固定在床头,腿弯被绕过其上的绳索拉开。他被迫抬高了臀部,脸颊磨蹭着枕头。

也许这也只是一个梦。他希望如此。然而一只手从他的发丝旁擦过,拉开床头——茂丘西奥床头——的一个暗格。班伏里奥起初没认出它是个什么东西,很快地,因震惊而停摆的意识猛然一晃,再次陷入尖叫着的静止。

“你应该离开的。”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175

\石/\斑/

夜归

我回去的时候,茂丘西奥刚从亲王的卧房里出来。

哦,他们肯定又滚在一起来了一次,或许不止。冬天的夜晚很长,除了这个也没什么事做。茂丘西奥裹着一件皱皱巴巴的睡衣,他光着脚,双腿有些显而易见的抖颤,走廊里的寒气很快让它们扩散到了全身。

“晚安,瓦伦丁。”

他对我挑了挑眉,我本来想在走过去的时候狠狠撞他一下,又很快改了主意。

“难怪你没有去找提伯尔特。”

茂丘西奥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他的手指贴上扶手,已经踩上了第一个台阶。我把他扯下来,推进自己的卧室。

“舅舅让你累坏了,是不是?”

我随手关门,把自己扔在床上。他对着我敞露的身体哂笑了一声。

“是我让他累坏了。”

他凑近烛台把它点燃。火星亮了一下,两下,清脆的碰撞声不断...

我回去的时候,茂丘西奥刚从亲王的卧房里出来。

哦,他们肯定又滚在一起来了一次,或许不止。冬天的夜晚很长,除了这个也没什么事做。茂丘西奥裹着一件皱皱巴巴的睡衣,他光着脚,双腿有些显而易见的抖颤,走廊里的寒气很快让它们扩散到了全身。

“晚安,瓦伦丁。”

他对我挑了挑眉,我本来想在走过去的时候狠狠撞他一下,又很快改了主意。

“难怪你没有去找提伯尔特。”

茂丘西奥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他的手指贴上扶手,已经踩上了第一个台阶。我把他扯下来,推进自己的卧室。

“舅舅让你累坏了,是不是?”

我随手关门,把自己扔在床上。他对着我敞露的身体哂笑了一声。

“是我让他累坏了。”

他凑近烛台把它点燃。火星亮了一下,两下,清脆的碰撞声不断重复。

“说吧,小瓦伦丁今天又怎么了?还是觉得没人爱他,他的哥哥一天下来只对他说一句晚安?瓦尔,你真是个贪心的孩子,难道你不是刚刚从谁的床上爬下来,难道那个人没能给你想要的东西?”

“你肯定想不到我刚刚从谁的床上爬下来。”

“希望他是个好情人。”他敷衍着,转身要走。

“如果我去找了提伯尔特呢?”

很好,至少你叫他停下来了。下一步就是让他看看你。

我仔细地盯着他,“我知道你们老是滚在一块儿。他不会拒绝我的,你觉得呢?”

他看着我,我认得那个表情。茂丘西奥从不道歉……至少从不真心实意地道歉。如果他有类似的情绪,也只会垂下眼睛,轻轻地抿起嘴角。

我看得太熟了。

“你想去就去吧。”他就用这张奇怪的脸对我说话,哄孩子似的——操你的,茂丘西奥,你什么时候哄过我?

我对他张开双腿。

“多谢提醒了。”我说。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139


\石/\斑/

The Escapist

垃圾大纲三连发之三。

原作向舅舅孩子+Tycutio,内含少量母子(?)反正就很垃圾,不垃圾不要看。


茂丘西奥的母亲有一半吉普赛人血统。

异教徒的卡珊德拉,赤脚跳舞的私生女。她的头发有如黑夜,眼睛是黑夜中的森林。茂丘西奥十岁那年,母亲因为她的预言能力被教会审判为女巫,面临火刑。她带着孩子投奔位高权重的兄长,唯独错过自己命运的图景。

兄长对她垂涎已久,她当年为此出逃,颠沛流离多年,还是不得不自投罗网——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她只能屈从,然而吉普赛女郎天生的诞妄气质无法满足亲王的控制欲,他对男孩也动了心思。母亲当然百般不肯,但他们在这座城市中形同囚禁。

“乖孩子,你有着你母亲的头...

垃圾大纲三连发之三。

原作向舅舅孩子+Tycutio,内含少量母子(?)反正就很垃圾,不垃圾不要看。



茂丘西奥的母亲有一半吉普赛人血统。

异教徒的卡珊德拉,赤脚跳舞的私生女。她的头发有如黑夜,眼睛是黑夜中的森林。茂丘西奥十岁那年,母亲因为她的预言能力被教会审判为女巫,面临火刑。她带着孩子投奔位高权重的兄长,唯独错过自己命运的图景。

兄长对她垂涎已久,她当年为此出逃,颠沛流离多年,还是不得不自投罗网——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她只能屈从,然而吉普赛女郎天生的诞妄气质无法满足亲王的控制欲,他对男孩也动了心思。母亲当然百般不肯,但他们在这座城市中形同囚禁。

“乖孩子,你有着你母亲的头发和眼睛。”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067

\石/\斑/

存档


垃圾大纲三连发之一。

现代黑道au版舅舅孩子+Tycutio

提包是舅舅保镖,有时候兼职司机。第一天上班就撞见亲王锁着车把球压在后座上搞。他躲在停车场柱子后面,隐约看见车窗上逐渐升起雾气,一只少年人的手按在上面,五指大张着,好像等谁去抓住。
然后它滑落下去。
提包不敢多看,转身走了。再被叫回去的时候是亲王让他开车,一路上两个人在后座窸窸窣窣不知搞些什么,他目不斜视,只偶尔在车镜里看见一双绿色的眼睛。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028


垃圾大纲三连发之一。

现代黑道au版舅舅孩子+Tycutio

提包是舅舅保镖,有时候兼职司机。第一天上班就撞见亲王锁着车把球压在后座上搞。他躲在停车场柱子后面,隐约看见车窗上逐渐升起雾气,一只少年人的手按在上面,五指大张着,好像等谁去抓住。
然后它滑落下去。
提包不敢多看,转身走了。再被叫回去的时候是亲王让他开车,一路上两个人在后座窸窸窣窣不知搞些什么,他目不斜视,只偶尔在车镜里看见一双绿色的眼睛。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35028

阿炳

【法罗朱】【ALL球】一只小猫

*关系:亲王毛球,帕球,提球,帕班提及,罗球暗示

*等级:NC-17

*类别:M/M

*警告:rape/non-con,暴力行为描述,很under的underage

*说明:文名随便起的,为了搞球而作的文,搞了不同时期的毛球

*梗概:茂丘西奥几乎用光了他短暂的一生的时间去原谅自己。


正文:


点我


*关系:亲王毛球,帕球,提球,帕班提及,罗球暗示

*等级:NC-17

*类别:M/M

*警告:rape/non-con,暴力行为描述,很under的underage

*说明:文名随便起的,为了搞球而作的文,搞了不同时期的毛球

*梗概:茂丘西奥几乎用光了他短暂的一生的时间去原谅自己。


正文:


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