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旧fine

2699浏览    20参与
啾一口五米

【旧fine】Cadenza

tips:

全员向 友情向

残文 写不下去+出坑了 就随便发出来吧

关于cadenza:a brilliant solo passage occurring near the end of a piece of music

Genuine Revelation--旧fine


__________


“走吧。”

灯光渐暗又亮起,耀眼的光芒笼罩了舞台,天使在人间歌唱。


日日树君...在看着吗?

还是,已经绝望地离开了呢......

只是英智站在台上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他忘了他的计划,忘了敬人紧锁的眉头,忘了纺担忧的目光,忘记了当下...

tips:

全员向 友情向

残文 写不下去+出坑了 就随便发出来吧

关于cadenza:a brilliant solo passage occurring near the end of a piece of music

Genuine Revelation--旧fine



__________



“走吧。”

灯光渐暗又亮起,耀眼的光芒笼罩了舞台,天使在人间歌唱。


日日树君...在看着吗?

还是,已经绝望地离开了呢......

只是英智站在台上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他忘了他的计划,忘了敬人紧锁的眉头,忘了纺担忧的目光,忘记了当下。

英智望向台下,眼神在漆黑的观众席中游走,寻找着日日树涉的身影。但那里是一片黑暗,他们是唯一的光。




“英智君。战争已经结束了,只剩下由你来为这场戏画上句号。可别出什么差错啊。”日和的话将英智的思绪带回到了当下。

演唱会已接近尾声。最后一幕,应是英智的独唱,以宣告他们与五奇人的战争的胜利。英智正站在镜子前,做着最后的准备。

“英智君。”纺开口,“那个...要不要喝口红茶?我感觉你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

“不用了,纺。”英智整理着胸前的领结。

纺看着镜中英智的脸,走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让英智君去吧。”凪砂说。

“我们brilliant的小少爷可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吧英智君?”日和。

“嗯,那我去了。红茶就等到演唱会结束后再喝吧,大家一起。”英智迈上了通向舞台的台阶,“早就想这么做了,喝红茶到酩酊大醉。”回头,他朝着即将分离的同伴露出了笑容。阴影之下,他的笑显得温柔。

“醒来之后就让我们在此分别吧。”



__________

灵感来源:click

为过去、为留在身后的亲爱的人们吟唱一首华彩乐章(Cadenza)

这是我对于元fine最后一点无用的哀伤和爱恋

神木 泓ノ七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难平……


……纺哥……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难平……



……纺哥……

蛍希

桂花与我团


ngs:……不敢问 

桂花与我团


ngs:……不敢问 

天野_想写小甜饼

【渣翻】Genuine Revelation

(我才看到有位太太翻了之前没看到撞车了真的很对不起!!)

(凪沙)始めよう…選ばれた者だけが/开始吧 唯有被选择之人

(纺)物語を紡ぐべきだから/才有资格纺织故事

(日和)心を絡め取る甘美な響き/甜美的声音将心灵诱惑束缚

(英智)導いていこう、約束の地へ/由我们来引导吧 去向那约定之地


Only god knows


(凪沙·日和)輝きさえ失った星はいらない/不需要失去光辉的星星

(英智·纺)  当て所も無く光を求めるのなら/若寻求那无处安放的光的话


終焉という救済-すくい-贈ろう/赠予名为终焉的救赎...

(我才看到有位太太翻了之前没看到撞车了真的很对不起!!)

(凪沙)始めよう…選ばれた者だけが/开始吧 唯有被选择之人

(纺)物語を紡ぐべきだから/才有资格纺织故事

(日和)心を絡め取る甘美な響き/甜美的声音将心灵诱惑束缚

(英智)導いていこう、約束の地へ/由我们来引导吧 去向那约定之地


Only god knows


(凪沙·日和)輝きさえ失った星はいらない/不需要失去光辉的星星

(英智·纺)  当て所も無く光を求めるのなら/若寻求那无处安放的光的话


終焉という救済-すくい-贈ろう/赠予名为终焉的救赎吧

夜という闇のVeil/名为夜晚的黑暗之面纱

取り去ってしまい/将它彻底驱除

君に 明日を齎すのさ/为你送上未来

奏でるのは天上の音/奏响的是天上之音

純粋な旋律-Melody-/那般纯粹的旋律


(日和)差し伸べる光の/倾注而下的光芒

白き啓示-Revelation-/即是纯白启示


(英智)愚かな争いの果てにしか/就算只有在愚蠢纷争的尽头

(日和)希望という実は結ばないとしても/才能结出希望的果实

(凪砂)構わない…戦い得られるならば/也在所不辞 只要能够战斗

(纺)愛の名の許に総て捧げよう/以爱的名义献上一切


Only god knows


(凪沙·纺)生きることの意味を見出さぬまま/还未找到活着的意义

(英智·凪沙)白紙の五線譜を謳歌するなら/就要歌颂白纸上的五线谱的话


Only god knows


(日和)その譜面-Score-に僕らが書き加えて/就让我们改写这乐谱


せめて飾ろう 華々しいCadenzaで/以华丽的乐段加以修饰

新しい楽章へと 時は移っていく/时光流逝 乐章变换

過ぎた小節は二度と…繰り返すことはないさ/过去的小节已无法再度奏响

方舟に集めた音 完璧な調和-Harmony-/汇集于方舟的音符 完美的调和


(英智)新世界を創る/创造新世界

白き革命-Revolution-/即是纯白革命

 

(凪沙·日和)We'll take you to the land ofpromise/我们将带你去向约定之地

(凪沙·日和)It'sa perfect place/那完美无缺的地方

(英智·纺)Angels are singing/天使们歌颂着

(凪沙·日和)We'll send you truth that is a beautiful phrase/我们将传递给你真实 宛如动听的乐节


Only we can make/只有我们能做到


Only god knows


(英智·纺)輝くこと出来ない星は潰える/击溃无法闪耀的星星

(凪沙·日和)それでも彷徨い欲しがるのなら/即便如此仍然彷徨着渴求着的话


Only god knows


(英智·凪沙)生きることの価値を教えてあげる/就教给你活着的价值吧


聴こえるだろう? Our Song/听见了吧?我们的歌声


終焉という救済-すくい-贈ろう/赠予名为终焉的救赎吧

夜という闇のVeil/名为夜晚的黑暗之面纱

取り去ってしまい/将它彻底驱除

君に 明日を齎すのさ/为你送上未来


(纺)幸福へ導く/引导幸福的

(英智)白き啓示-Revelation/即是白色启示


光、与えよう/给予这世以光明

---------------------------------------------------------------------

太太太太太太太好听了,试听出来的时候我就炸了,这真的是你游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没有之一。

就是歌词很刀,打日语的时候觉得我的天啊,翻译的时候更是emmmmm写词人出来接受我的眼泪,整首歌完全就是旧fine的革命计划,不是你们把计划都写成歌词真的没问题吗四位革命大佬?迷惑。

特别是纺的部分真的很有意(刀)思(片),纺织故事啦,引导幸福啦,什么的,纺p真实哭泣。

真想让他们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就像普通的朋友那样……相互说着没营养的话题,然后看着对方笑起来啊……可是,过去的小节已无法再度奏响,晶爹出来挨打!

兔球

旧fine新曲罗马音歌词

今天拿到碟子了就肝出了最喜欢的旧fine歌的罗马音歌词,基本是按节奏打的空格,唱的时候有的地方稍微拉长的读音用小横杠标出来了,有的地方直接用的简化读音了所以有不标准的地方。打得比较快,如果有错误请大家在评论中指出来,谢谢(抱拳)


Genuine Revelation

歌:Old fine(天祥院英智、乱 凪砂、巴 日和、青葉つむぎ)

凪砂:始めよう…選ばれた者だけが

Hajimeyou, eraba reta mono da ke ga

つむぎ:物語を紡ぐべきだから

Monogatariwo tsumugu beki dakara

日和:心を絡め取る甘美...

今天拿到碟子了就肝出了最喜欢的旧fine歌的罗马音歌词,基本是按节奏打的空格,唱的时候有的地方稍微拉长的读音用小横杠标出来了,有的地方直接用的简化读音了所以有不标准的地方。打得比较快,如果有错误请大家在评论中指出来,谢谢(抱拳)


Genuine Revelation

歌:Old fine(天祥院英智、乱 凪砂、巴 日和、青葉つむぎ)

凪砂:始めよう…選ばれた者だけが

Hajimeyou, eraba reta mono da ke ga

つむぎ:物語を紡ぐべきだから

Monogatariwo tsumugu beki dakara

日和:心を絡め取る甘美な響き

Kokorowo karame toru kanbi na hibiki

英智:導いていこう、約束の地へ

Michibiite i kou、yakusoku nochi he

ALL:Only god knows

凪砂&日和:輝きさえ失った星はいらない

Kagayakisae ushina ta hoshi wa iranai

英智&つむぎ:当て所も無く光を求めるのなら

Atedomonaku hikari wo motomeru nonara

 

ALL:終焉という救済-すくい-贈ろう  夜という闇のVeil

Shyuen to iu sukui okuro  yoru toiu yami no veil

取り去ってしまい  君に…明日を齎(もたら)すのさ

Torisa-a teshima I(kimi ni) asu wo matara sunosa

奏でるのは天上の音  純粋な旋律-Melody

Kanaderunowa tenjou no oto  junsui na Melody

日和:差し伸べる光の

Sashinoberu hika-ri no

ALL:白き啓示-Revelation

Shiroki Revelation

 

英智:愚かな争いの果てにしか

Orokana araso I no ha te ni shika

日和:希望という実は結ばないとしても

Kibouto I u mi wa musuba nai toshitemo

凪砂:構わない…戦い得られるならば

Kamawanai tataka ie ra-reru naraba

つむぎ:愛の名の許に総て捧げよう

Ai nona no motoni subete sasageyo

ALL:Only god knows

凪砂&つむぎ:生きることの意味を見出さぬまま

Ikirukoto no imi wo mi-da sa numama

英智&日和:白紙の五線譜を謳歌するなら

Hakushino gusenfu wo o-u ga surunara

ALL:Only god knows

日和:その譜面-Score-に僕らが書き加えて

SonoScore(su-kuwa) ni bokura ga ka ki kuwaete

ALL:せめて飾ろう 華々しいCadenzaで

Semetekazaro-u hanabanashi-iCaden-za de

 

ALL:新しい楽章へと 時は移っていく

Atarashiigakushou heto tokiwa utsu te I ku

過ぎた小節は二度と…繰り返すことはないさ

Sugitashosetsu wa (nido to) kurikaesu kotowa na I sa

方舟に集めた音完璧な調和-Harmony

Hakobuneniatsume ta oto  kan peki na Harmony

英智:新世界を創る

Shinsekai- wo tsukuru

ALL:白き革命-Revolution-

Shiroki Revolution

 

凪砂&日和:We'll take you to the land ofpromise

It'sa perfect place

英智&つむぎ:(Angels- are singing)

凪砂&日和:We'll send you truth that is a beautiful phrase

ALL:Only we can make

 

ALL:Only god knows

英智&つむぎ:輝くこと出来ない星は潰える

Kagayakukoto dekinai hoshi wa tsu ieru

凪砂&日和:それでも彷徨い欲しがるのなら

Soredemosamayoi hoshi garu nonara

ALL:Onlygod knows

英智&凪砂:生きることの価値を教えてあげる

Ikirukoto no kachi wo oshiete ageru

ALL:聴こえるだろう? Our Song

Kikoerudaro u ? Our Song

 

ALL:終焉という未来贈ろう 夜という闇のVeil

Shyuen to iu mirai okuro  yoru toiu yami no veil

取り去ってしまい君に…明日を齎(もたら)すのさ

Torisa-a teshima I(kimi ni) asu wo motara sunosa

奏でるのは天上の音純粋な旋律-Melody

Kanaderunowa tenjou no oto  junsui na Melody

つむぎ:幸福へ導く

Shiawasehe michibi ku

英智:白き啓示-Revelation

ShirokiRevelation

ALL:光、与えよう

Hikari、ata e yo u


『玄者非鱼』

除草除草·······


就快发霉了······


P1是准备新印的钥匙扣样稿√

剩下都是乱七八糟的摸鱼orz

除草除草·······


就快发霉了······


P1是准备新印的钥匙扣样稿√

剩下都是乱七八糟的摸鱼orz

黒神和瀬

覺得討厭,一直發不上去,然後電腦版又不給登,以後再這樣就只好少發圖了......

圖源:twitter
野原,twitter@io31_n
【公式】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twitter@ensemble_stars(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官方twitter)

找到立馬跟風的大大,這圖真棒!

最後一張是舊fine,現在的fine只剩英智還在了啊......而紡另組Switch了呢,有點感慨
但不用說,現在的fine真的很棒,沒有你們就不會有現在的fine,謝謝你們!

覺得討厭,一直發不上去,然後電腦版又不給登,以後再這樣就只好少發圖了......

圖源:twitter
野原,twitter@io31_n
【公式】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twitter@ensemble_stars(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官方twitter)

找到立馬跟風的大大,這圖真棒!

最後一張是舊fine,現在的fine只剩英智還在了啊......而紡另組Switch了呢,有點感慨
但不用說,現在的fine真的很棒,沒有你們就不會有現在的fine,謝謝你們!

天海·太白鸭真香·之间

【元fine】ture fin.never fin.


————————

主英智视角(并非第一人称),元fine推粉丝滤镜注意。
剧情、角色理解偏差有。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我知道元fine想要重新结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非如我所写的那般友好快乐,只是想弥补元fine没有完成的遗憾。
主题是「梦」和「再见」,部分剧情或多或少对应了「追忆*三人的魔法使」中的桥段和台词。
英智真的没死x

——————

「欢迎大家来到『fine』的舞台,让你们久等了。」英智独自一人驻足在舞台中央,朝着荧光灯组成的金黄色海洋缓缓地张开了一只手臂,台下即刻爆发出一阵尖叫声。英智觉得很开心,可是此时的心境却不同于往时,现在的他没有平时那...


————————

主英智视角(并非第一人称),元fine推粉丝滤镜注意。
剧情、角色理解偏差有。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我知道元fine想要重新结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非如我所写的那般友好快乐,只是想弥补元fine没有完成的遗憾。
主题是「梦」和「再见」,部分剧情或多或少对应了「追忆*三人的魔法使」中的桥段和台词。
英智真的没死x

——————

「欢迎大家来到『fine』的舞台,让你们久等了。」英智独自一人驻足在舞台中央,朝着荧光灯组成的金黄色海洋缓缓地张开了一只手臂,台下即刻爆发出一阵尖叫声。英智觉得很开心,可是此时的心境却不同于往时,现在的他没有平时那么游刃有余,反而像一个第一次登台表演的新手一般紧张不已。
他酝酿了片刻,深吸一口气之后将练习了无数遍的台词按照预定说出:
「也欢迎来到,『fine』的告别演唱会。」
「诶?」台下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嘈杂的交谈声和议论声不绝于耳。
好……。这样就好好说出来了。
英智在心中给了自己一点信心,然后目光微微扫向后台的阴影处,给予等待在那里的涉、桃李和弓弦一个目光,他们会意,默契的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阴影中。
英智仿佛是害怕说错剧本上安排好的台词一般,没有给台下的人留太多反应过来的时间,匆忙地补充道:
「正如我当初为『fine』而制作的这个名字一般,一切都是时候划上终结音,感谢你,还有你们一直以来的相伴。」
「下面请出我心爱的同伴,为『fine』的终结献上最后一曲。」
聚光灯的光芒汇聚在他的身上。
白色的燕尾服轻轻一扬。
————————

「杏……这是什么?」温柔的学生会会长难得没有在后辈面前展露笑容,而是皱紧了眉头,他困扰地看着眼前的企划报告书和那个坚定无比的少女,一时之间突然觉得手足无措。
「前辈难道不想为自己的过失再做点什么吗?」杏也皱着眉看着英智,「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如果是现在的话,大家还来得及『Happy Ending』。」
「如果是担心舆论的话,我会安排成特别节目的演出,所有的前辈都仅仅作为嘉宾代表各自的组合出演。」
杏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像仅仅只是将这份大胆的企划报告送到英智面前就已经用了最大的勇气。
英智沉着脸将目光从杏的身上离开,扫了一眼学生会办公室里几个比较特殊的访客,他们有的人也和英智一样抱着手黑着脸,有的茫然地看着四周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有的则深深地低着头扯着衣角。
「……也就是说,日和君、凪砂君还有纺君已经同意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了,对吧?」英智向杏确认道,却注意到她小小的身躯猛然震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为了让自己更坚强,昔日那些不曾想的回忆被英智用锁链深深地锁在了心底,也许是因为藏得太深,这些回忆在再度回想起来的时候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脑海,让英智觉得今天本来状态不错的自己觉得身体好像也沉重了许多。
「杏,我开始后悔把元『fine』的事情告诉你了。」
「你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孩子,听到那些事物会产生相应的情感也的确值得理解。」
「可有时候它会变成缺点,会变成拖累你的累赘。」
英智的声音冷了下来,上一次对她说这么严厉的话好像还是在『summer live』的时候吧。
可她却没像那会儿流泪,只是倔强地抬着头,然后又一点一点压下去。
「可这并不是你花费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事情是你不曾了解的。」
「抱歉,说动这几个人一定花了你很大的功夫吧?」
「然而这是一件很难的事,甚至是说不可能做到的事。」
英智从会长的专用座位上站起来,绕到了办公桌前背对着杏,也面对着曾经的三人。
「呼——」纺困难地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那之中混着他之前经常泡给其他三个人的红茶的香味,可他表现得像一个缺氧急需要呼吸的人,但每一呼吸一口对于他来说都十分痛苦一般。
「对不起……前辈。」明知已被拒绝,杏的肩头却奇妙地放松开来。
一直倚在桌边的日和终于直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玲明学院的校服。
「凪砂君,我们走吧。」
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我们来到这里,貌似只是为了见证一场无聊的闹剧而已。
与其它闹剧不相同的是这场闹剧并没有任何的观众,只有拿着他们往日的伤痛当谈资的一群可笑小丑罢了。
英智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他开始发现严肃的表情并不适合自己,于是回头的表情带着苦笑:
「这就要走了吗?不是说要开演唱会吗?」
这回轮到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地瞪大眼睛了。
「回应后辈的任性可是前辈的职责,对吧……杏?」
如果那时的梦,没有因为他的选择而远去的话……
英智仔细地藏起自己的私心。
杏突然蹲了下来,放声大哭。
其他人的表情也似是有所缓和。
于是这个为了夺回过去的作战,就在并不平静的放课后,载着本已经流逝了许久的时光,在「往昔」的梦之咲中悄悄开始流动了。
————————

打扫干净尘封已久的练习室,换上许久未穿的练习用舞蹈服,大家很快注意到一个问题。
昨日带给少年们的伤痛并非一日就能愈合,更何况现在他们的行动无异于要他们撕开自己心脏最痛的那块地方,展示给人们看。
这个企划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确实是难上加难。
只有四个人的空旷练习室中很快陷入了沉默,保持了这种状态五分钟后,日和终于忍无可忍地走上来拍拍手,干笑了两声:「那,那么……!要从哪里开始呢?」
日本的春日总是寒冷,今天的太阳却意外的好,时光一瞬间透过窗户流了进来,好像电影正在倒带,好像他们彼此从未分开。
「啊哈哈,也是呢,我记得我好像是这样——?」纺赶紧配合着日和,把眼镜摘了下来,站在自己曾经的站位上,摆起了开场曲的舞蹈姿势。
日和绕了纺一大圈:「这次说什么也不要让着你们了,我要最中间的站位!」「诶……!可是……」日和熟练地逗弄着慌乱的纺,理所当然地像以前一样提出「巴日和专属」的无理要求。他扬着眉毛,表现得心情很好,然后有模有样地摆起了英智在leader位的舞蹈姿势。
不料想凪砂走上前去,一把拉住日和的衣领将他拽到了一边:「队长是英智不是吗?center应该留给英智才对吧。」然后不顾日和挣扎,强行把日和按在了自己身边的位置。
「不,我不要!凪砂君你太用力了!真是坏天气!」日和不满地叫道,凪砂却没有闲心盯着因耍赖而鼓起一边脸颊的日和,而是直勾勾地望着英智,朝他伸出了手:
「英智,你不来吗?」
伸出的手迟迟没有被英智握住,被凪砂提醒,英智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愣在原地好久好久了。
「啊……」
吵闹的日和和纺此时也安静了下来,沉默着等待英智发话。
凪砂见他这样,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不由得变得紧张了起来:「怎么了?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啊啊……
「不,什么也没有哦。」英智走上前来,握住了凪砂的手,他觉得凪砂的手有些微微的凉,与此同时也将最后一块「fine」的拼图,在心中拼上了完整的样子。
不,什么也没有哦。
日和还和凪砂拉扯着,却垂下了眉眼,看向窗外稍显刺眼的阳光,此时不知为何柔和了许多。
「是吗。」
「那可真是一个好天气啊。」
————————

这次的企划时间短任务重,加之他们分别活动了太长的时间,纵使四人都是高水平有经验的偶像,却也免不了像新秀组合一样终日沉迷训练。
今天又是练习到了放课后,从梦之咲学院的天台已经可以看到夕阳中一颗两颗闪烁的星星。
「呼啊——今天也这么晚,感觉就真的是像热血漫画里的主角呢。」日和和凪砂还要先回一趟本校,所以纺和英智就两个人一起并肩走在校道上,朝大门走去。「是啊,连我都觉得,自己没有倒下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了。」英智享受着晚风,觉得现在的自己轻松的好像要被风吹走了。「唔,回到家我要直接倒在床上,那一定很舒服。」
说笑着,玩闹着,两人交换着彼此觉得有趣的消息。比如今天吃蛋糕的时候日和又吃到了芥末馅,还有英智说下次再迟到的人就在他嘴唇上抹辣椒粉唱歌之类云云。
校道说长也不长,两人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就到了校门口,纺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准备与英智分别之际,却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英智君,你家的车以前都不是提早到了来接你的吗?」纺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天祥院家那辆熟悉的,长得吓人的豪华轿车的影子。
英智露出苦恼的表情,拿出手机翻了翻新闻:「啊……」「说是今天交通堵塞了,很可能还在路上。没关系,我等一等就会到了。」愁云并没有从英智脸上散开,但他却朝着纺挥挥手表示告别,示意他早点回去休息。
总感觉……放不下心。
纺心一横,一个利索的回身跨在了自行车上,却并没有马上开走,只见他拍拍后座,露出难得一见的认真表情:「英智君,上来吧。」
英智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纺想要干什么,他「噗嗤」一下捂住嘴巴,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开始放声大笑起来。
「我是认真的……不用笑得那么厉害吧……」纺懊恼极了。英智捂着肚子擦了擦眼边的生理性盐水,才对他说:「不不不,就是因为纺君你是认真的所以我才笑啊。」「???」「自行车后座载人是违法的啊,要小心哦,纺君?」
英智侧坐在后座上,稍微抬起脚:「那么,就拜托你啦?」纺见英智没有拒绝,于是愉快地摇了两下车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轮子转起来的时候,两人的头发被微风轻轻地拂了起来,英智看着眼前不断变化的景色,纺看着前方的路,刚才还无话不谈的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要下坡了,坐稳了。」纺朝后看了一眼,然后朝着梦之咲山腰间的那个坡就冲了下去,英智见纺开得很稳,于是索性荡起了双腿:「我的命可就拴在你手上了,千万不要撞上或者冲到海里哦?」「知,知道啦!」
梦之咲建立于山的顶峰,而且还临海,但是想要看到海洋的话,必须得先走出一片又一片环山的树林。层层叠叠的树木透不进一丝阳光,似是对大海现在的样子怀有期待,又好像是讨厌树林一丛丛的阴影,纺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两人终于穿过重重的黑色森林,英智望去,海平面上准备落下的太阳此时此刻就像橙红色的夜明珠,每一片海的波浪分享了一份那光芒,像是星星掉进了海里。
「其实……我从我们开始练习的那一天开始就拒绝让家里的车来接我了。」英智欣赏着眼前的景致,突然开口说道。
「我知道。」纺默默地回答,「从我们开始练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有注意到你一个人自己偷偷回家了。」
「对不起。」纺毫无理由的道歉让英智觉得疑惑。
「一个人走出那片很黑很黑的森林,路很漫长也很压抑吧。」
「但是我现在在你身边了,还有那两个孩子也是。」
「虽然时间已经日暮西山了,但是我们总是还能看到光的。」
英智看不见纺的表情,但猜得出来。
他在笑。一定在笑。
————————

「呐呐我说,下次我们靠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去带午饭吧!」在第五回的抽签结果显示依旧是日和去的时候,日和本人不禁苦着脸提议。他看向窗外樱花树的花瓣还带着代表春日寒冷的露珠:「这种时候虽然想说好天气,可是离开了暖气就是坏天气了啊……」
日和展开盘坐在地上的腿,就这样倒在了练习室的地板上。
纺看着倒下去就不想再起来的日和,为难地说:「要不……我去好了?」「好啊!我要三文鱼馅的蛋黄饼!!」日和闻言,又瞬间坐了起来。
「……四个人要怎么石头剪刀布?」凪砂扶着下颚,还在认真思考刚才日和提出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就算换成石头剪刀布,日和肯定也总是输。」「凪砂君,后面那句是多余的哦!」
英智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再这么下去他们估计连吃都不用去吃了,想着惦记了很久的今日菜单,英智推了推身边的纺:「纺君,你不要总是惯着他。」随后又看向瞬间颓丧下去的日和,一边干净利落地把他拎起来,一边斩钉截铁地对他说:「日和君,我要吃烤牛里脊炒饭哦。」「什么——!这不还是要我去嘛!」
「好啦,再抱怨的话,日和君你自己也要饿肚子了。」「呜……!英智君你这个恶魔!我要往你的碗里加五支芥末!」「你敢的话就试试呀。」英智的力气意外的大,他利索地把日和挤出门,又利索地把门关上。
「我们四个唯一相像的一点估计就是都讨厌芥末了……。」凪砂回想起从前他不小心吃掉日和为英智准备的恶作剧芥末蛋糕的事,内心难得泛起一股恶寒。「呼啊——日和君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令人头疼的孩子呢。」英智回到凪砂和纺的旁边坐下,此时门却又打开了。
「诶这么快?!」纺看见迅速窜进来的日和,惊讶之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日和拽到了门口:「纺君——陪我一起去吧!」「诶诶!」日和不给纺拒绝的机会,将纺推出了练习室,然后又返回来,赌气似的拿走了英智的钱包,又一溜烟地消失在练习室中。
练习室里只剩下英智和凪砂两个人。
「看吧,真是令人头疼的孩子呢。」英智烦恼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却含着笑意。「是啊,日和的性格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一点都没变。」凪砂身体向后倾,双手撑着地板,眼睛望向虚空。
练习室里回荡着「fine」的专用曲,只要仔细想想的话,就好像可以吟唱起来一样。凪砂眨眨眼睛,还真的就跟着节奏哼起了那熟悉的旧日蓝调。
暖气一阵阵地吹到英智的脸颊上,让天生就有点害怕寒冷的他觉得很舒服,正好连续的练习让他有点儿疲劳,他直接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躺了下来。
「上一次有约好过要去卡拉OK的吧?」英智有一种感觉——他突然感觉熟悉又怀念。侧目望去,他看见凪砂像还未出生的婴儿似的抱住了自己的腿蜷成一团,把脸埋在了膝盖之间。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结果到最后还是没能去一次。」
英智像个开心的小女孩一样因为兴奋而红着脸颊坐了起来,为那张苍白如雪的脸平添了一丝生气。
「所以演唱会结束之后,把那些想做但是没做过的事情都做一遍吧。」
然后他又开始一个一个列举自己想做的事情,凪砂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首先呢,卡拉OK肯定是要去的。」「嗯。」「之后也去海边吧?啊,或者去水上乐园也可以。」「嗯。」
「以及我想试一试双人的自行车!我没骑过自行车,听说还有四个人的。」「哈哈,反正日和会叫着『太羞耻了!』然后拒绝的吧。」英智微笑着叹息,而凪砂波澜不惊的表情此时也流露出一丝暖意:
「是啊。」
英智越说越多,从未来的计划说到过去,但他并不是不懂得读空气的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音量一直降到凪砂听不见,最后干脆不说话了。房间里又开始回荡流淌着悠扬的旋律。
乱凪砂不明白感情为何物。
直到「fine」的翅膀被折断为止,他都还是不懂。
与他们并肩而行的日子让凪砂渐渐察觉到自己的改变,起码那个本来用机械制作的虚伪的心脏,开始稍微染上了属于人类的情感和温度。
那感情有时使他迷茫,有时使他痛苦,书中的叙事诗将它们比喻为是某种事物的催化剂,无数诗人、歌者尝试编造出更多的梦境,试图能够窥见那事物的身形。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乱凪砂好像开始描绘出了模糊的轮廓,冰冷的机械心脏之间也开始有鲜血流淌而过。独自描绘着这份他以前从未注意过的代表生命存在的鼓动,他想他可以认为那算是爱的一部分。
「原谅我无法交还那些与你们共度的时光。」
他小心翼翼地收起那些他用尽全力才得到一点点的那份爱。
「英智,我都还记得。」
「我从没忘记。」
元「fine」,不——「fine」的最后时刻,随着齿轮的咬合逐渐靠近了。而那四人抱着各自的梦,还沉浸在其中不愿醒来。
————————

「那么就让我在最后对你下一个最恶毒最深重的诅咒吧,天祥院英智。」英智还记得那可悲的「五奇人」的最后结末,魔王如此对自己说。
「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真心的朋友的。」
诅咒果然应验了,他还记得自己倒在舞台上那时,身边的同伴只是漠然地瞥视了一眼,便迅速离台了。
虽然他明白他为了构建自己的帝国,强迫他们为自己做出了太大的牺牲,他也明白他们早已对自己恨之入骨。
可他最近开始越来越不安。
倒不是因为离别之时的临近让他觉得不舍,而是他总有一种预感。那预感来源于他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梦。
他梦到自己在练习室里突然浑身无力地倒下,呼吸越来越困难,围绕在自己身旁的那三人消失不见了,洒满阳光的练习室也化作了一片黑暗,然后躺在那片寒冷的英智开始独自一人怀念起过去来。
怀念并肩而行的往日,怀念相视而笑的伙伴。
所以他现在才偶尔活得像一个小孩子。每当这个时候,英智总会意识到那仅是一个梦境,于是开始提醒自己,要快点醒来,要再快一点醒过来。
还差一点他就要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
计划始动的那几天里,英智才注意到他已经开始渐渐地也能够回到以前的那个状态了。于是他那么对那三个人说了。
「关于那之前的事,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为你们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痛,我曾经想过,如果能再那么靠近一点,那么理解一点,也许我们四个人的结局(fine)将会是不一样的吧。」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性,是让大家在以后的未来中不再分离呢?』,这么想的同时,又对依旧怀抱有这种想法的自己觉得失望。」
「因为我们明明都无比清楚,四个人一起获得幸福的可能性,早已从久远以前的时光中消失了。」
「我说这些话,并不是为了道歉哦,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遗憾后悔过,至少对于如此傲慢的我而言,没有后悔的事就是正确的事,对吧?」
「所以拜托了,即使这个请求无比奢侈也好——」
想要再一次做做那个梦。
然后他睁开眼睛,此时映入眼帘的一般都是那些人关切的表情,英智一边转移话题,说着「我没事」,目光却看着那三人身后墙上的日历赫然昭示着离别日期临近,旁边围绕着的是以前四个人一起拍摄的海报写真,一切都在英智的目光中聚焦又淡去。
英智突然觉得,比起那片孤身一人的黑暗,反倒是现在这个温暖得一塌糊涂的场景才不真实得像是一个梦境。可是英智是个贪心的孩子,当他们用手臂支撑着他,抱着他的时候,那份热度也会让他留恋,让他忍不住想撒娇,把脸贴在同伴的身上。
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中常相会,怎比真如见一回。*1
「梦醒之时便是我们挥手告别之日吧。」
————————

开演前两个小时。
四个人几乎是同时从更衣室里走出来,他们互相打量着对方,然后又很自然地流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记得这是按照原来的队服重新定制的对吧?」纺转了一下身,似乎对身上这套新衣感到十分满意。
「是啊,因为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长大呢,特别是日和君,都长胖了。」「没、没有的事情!只是觉得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不换一换未免也太寒酸了!」
纯白色的燕尾服,天蓝色的领巾,还有点缀于那领巾上的金黄色的羽翼。
——这是属于天祥院英智、青叶纺、巴日和还有乱凪砂的「fine」。
虽然它的翅膀曾经一度被折断了。但在相处的时光中,四人也渐渐注意到,虽然有些困难,但即使是断翼的天使也可以振翅飞翔。
「其实我为英智君特别准备了礼物。」日和神秘地笑着,从身后的一个箱子中拿出一座雕像。
纺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惊奇道:「虽然从感觉上来说是挺大的了,但没想到实际见到的时候居然这么大啊。」「雕工也很精美呢。」凪砂赞叹道。
「诶?大家,在说什么?」那三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瞒着英智,这让他感觉有点寂寞。
那三人把那座雕像捧到英智面前,展示着给他看。
「啊……」
那是一座无比华美的,天使的雕像。
「这是我们特别给英智君准备的!」日和得意地扬起下巴。「天天和你一起练习,瞒着你可辛苦了!要心怀感激地给我们表示感谢啊!」
所有的疑惑都化为安心:「可是……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突然……?」
英智对面的那三人互相看了看,随后不约而同地对他露出笑容,日和走向前一步,调皮地闭着一只眼睛:「还记得英智君你说过的话吗?」「诶?」
「你忘记了啊你这个混蛋!」日和不满地轻轻推了一下英智,半开玩笑道:「早知道我们就不那么拼命去非得给你弄来这个了。」
纺头疼地笑笑:「日和君不说清楚的话,英智君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吧?」
「好了好了,不卖关子了。」日和一个转身,燕尾服的衣摆轻轻扬起,就好像天使的羽翼。「英智君说过,『想要成为天使』,对吧?」
「诶,那只是说说而已,而且像我这样的人要是被称作天使的话……」「你看你看又来了,我就是讨厌你这一点。」日和毫不留情地打断英智,「至少给这个话题留个完满的结局吧?」
「是说,这是我们四个人的天使哦。」
「英智一个人是没办法成为天使的对吧,所以啊,这是四个人的天使。」
「像从前那样吧,使用我们的翅膀,拼尽全力才飞翔起来的你……。」
「曾经那个问题的答案,就让我们现在来回答你吧。」
「英智君,你可以的,就算是你,也能够成为天使哦。」
此时英智不知怎的,眼前突然凭空出现一幅画面来:一群洁白的鸽子终于挣脱了金色的牢笼,振翅声骄傲而有力,白色的羽毛落地,落到他的肩头上来,阳光为那片洁白染上金黄。
它们于是永远自由,圣洁得宛若祈祷。
————————

你有没有觉得有某一刻,你在做梦?
我想我是有的。
相聚的欢喜,离别的苦闷。
——我朝光伸出了手,那光芒不属于其他人,独属于我,我们的光芒。
「呐,记得为什么我要给这支队伍起名为『fine』吗?」
「那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终结的同时,不想就这样让这个故事终结。」
「走吧,英智君。」日和提醒我,时间已经不早了,要快点登台才行。「leader要走在前面不是吗?」
等我们成为大人的时候,一定都会对这个故事的结末云淡风轻了吧。
但是,至少现在我们仍有没有完成的遗憾不是吗?
「手牵着手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我们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四个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永远不会成为一体。
已经再也不会去祈求永远在一起了,在这个充满希望与绝望的世界的浪潮中推挤着与彼此相遇,或许已经是我们此生,最大的幸福。
我呢?
我的ture ending是……?
————————

时间回溯到告别舞会的舞台上,台下的议论声和质疑声不绝于耳。
英智紧紧地握住话筒,双手微微颤抖,声音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涩:
「下面请出我心爱的同伴,为『fine』的终结献上最后一曲。」
那一群白色的燕尾服翩然登场,像是圣天使降临一般肃然有序。
在这一刻,梦境已然超越了真实。
台下的粉丝,有很多人想必已经不明白现在这个「fine」曾是怎样的存在,在他们疑惑之际,突然有人爆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
「是这样啊!今天是四月一日!是愚人节!」
一无所知的人们很快接受了这个说法,于是纷纷又换上期待的表情,都想看看这个安排好的「愚人节恶作剧」。
四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苦笑。
也是,当成一个愚人节玩笑也好。英智回忆起那仿佛谎言一般的梦境时光。
「我很幸福哦——」
「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是那么虚幻而又美丽,那仿佛就是我曾经伸手也无法触及的……」
「舞台上禁止窃窃私语,是这样吧,英智君?」纺弯着腰看他,意思是叫他不用再说下去。两人相视而笑,又转而注视着在聚光灯和荧光棒之间交相辉映下的彼此的身影。
他们不是「皇帝」的将兵,也并非棋盘上的棋子。
而是彼此的羽翼,胜似人间天使。

他们朝着各自不会相交的未来迈开了步伐——
刹那间,歌震云霄。
没有人明白为何这四个「欺骗者」像被欺骗的愚人节笨蛋一般唱着,跳着,笑着流泪。
渺小的存在瞬间被吹飞到宇宙之外,他们好像可以震碎银河,然后将那细小的无数微光收集在一起,散落在自己或者彼此的身上,就好像圣堂中发着光的天使——不是他们在天上的圣堂中歌唱,而是连圣堂都降落到地上。
然后世界为之倾覆,好像他们的身姿也能够成为历史。
——因为我们是「fine」,而「fine」的合奏是永不完结的。

「So let's not say goodbye(所以让我们永远不说再见).」
「So let's not say goodbye(所以让我们永远不说再见).」
「So let's not say goodbye(所以让我们永远不说再见).」
「So let's not say goodbye(所以让我们永远不说再见).」

「「「「再见。」」」」

————————

啊,身体好重,眼前一片黑暗,声音也变得嘶哑了。
但是幕布已经在缓缓落下了,至少要撑到下台,至少再让这梦境的一刻,再持续那么久一点——
大家,都在笑着。
英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现实的黑暗和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不愿撒手的珍贵梦境一同向他袭来。
「英智君——!」谁在……叫我?别叫得那么大声,我听得很清楚。
反正肯定是日和君吧。
一阵剧痛袭来,英智浑身颤抖,吐出了血块。
他感觉自己被谁紧紧地抱住了,一片模糊中有几个人围绕在他的身边。
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道着歉:「对不起啊,新定制的队服都弄脏了。」
随着白色燕尾服的暗纹底布料,血色在那几人中间开出了花。
好像下起了很温暖的雨,将鲜红色的血晕开了,漫到了英智的脸颊边,眼睑上,也隐去了他的泪水。
「呐英智君!我们说好的,要去做我们从没有做过的事情……!」
是你们啊。听到最后一曲的尾音结束,英智安心了。
「要一起去唱卡拉OK……」
是啊。
「要一起去海边,去登山……」
是啊。
「还要一起去骑自行车……!」
真是的,你们呀,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这样的事,看来不仅仅是日和,其他人也是令人头疼的孩子吧?
不,说不定我也是令人头疼的孩子也说不定。英智想。
「说了要一起去很多很多地方对吧?到时候再四个人一起吧。」
英智闭上眼睛,终于做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美梦,他笑了,用很轻很轻,只有四个人才听得到的音量,仿佛在对他们说一个埋藏许久的秘密,一个愿望:

「嗯,是啊。」

—never fin.—

*1:小野小町所作和歌。
「思ひつつ寝ればや 人の見えつらむ 夢と知りせば覚めざらましを」

标题的含义是想表达ture fin是元fine的真结局,而never fin则代表着他们各自的故事永不完结。
元fine那么好真的不来点吗x

『玄者非鱼』

【全部都是女孩子】

【元fine全员性转】

在路途中飙手速摸出来的……希望没有太崩……

稍微有点ひよなぎ的cp意味

只是来搞笑的,ooc属于我。

真正的hiyori才不会这么低品的曝光nagisa今天穿什么颜色(doge笑

开心就好啦。

【全部都是女孩子】

【元fine全员性转】

在路途中飙手速摸出来的……希望没有太崩……

稍微有点ひよなぎ的cp意味

只是来搞笑的,ooc属于我。

真正的hiyori才不会这么低品的曝光nagisa今天穿什么颜色(doge笑

开心就好啦。

すな

「醒来之后就让我们在此分别吧」

「醒来之后就让我们在此分别吧」

一只会上网的鸽子

【旧fine】残留于此处的是

*题目最开始是停留 想想还是改成了残留……爆哭😭😭😭
*正文画风不符!真的!
*除了人名其他全是捏造 可能有bug
*OOC×3
*吹爆旧fine
*经历过斑千斑打脸的我无所畏惧(啥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呐英智君,今天——”
“啊啊日和君声音请小一点!”
巴日和刚一推开练习室的门,像往日一样询问今日的练习内容,就听到青叶纺压低了的声音急急地打断了他。他有些诧异地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纺一根食指压在嘴上,努力地做着“嘘——”的嘴型,一遍冲他摇头。他坐在地上,天祥院英智靠在他的肩头上,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日和了然的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转...

*题目最开始是停留 想想还是改成了残留……爆哭😭😭😭
*正文画风不符!真的!
*除了人名其他全是捏造 可能有bug
*OOC×3
*吹爆旧fine
*经历过斑千斑打脸的我无所畏惧(啥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呐英智君,今天——”
“啊啊日和君声音请小一点!”
巴日和刚一推开练习室的门,像往日一样询问今日的练习内容,就听到青叶纺压低了的声音急急地打断了他。他有些诧异地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纺一根食指压在嘴上,努力地做着“嘘——”的嘴型,一遍冲他摇头。他坐在地上,天祥院英智靠在他的肩头上,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日和了然的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关上门,轻手轻脚地朝他们靠近。走近一点才发现英智微皱着眉头,脸色也比平时更加苍白。他想了想,在纺身边坐下,轻声问:“英智君怎么了?”
纺叹了口气。“今天的天气有些冷,英智君又逞强和我们一起上了体育课,从下午开始精神就不是很好。”又看了看门口,不解地问道:“凪砂君没有一起来吗?”
“他今天值日。”
日和笑了笑,越过纺去看英智,漫不经心地问:“那今天的练习怎么办?”
“嗯……先等凪砂君来了,如果英智君还没醒,再一起讨论一下吧?”
纺看上去有些犹豫,日和倒是没什么意见,无聊地用手指敲着地面——是fine的新歌的旋律。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开门,还没见到人,略带怒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巴!你这家伙,到底哪一天才能好好做一次值日啊?”
“啊——我又忘记了!抱歉抱歉~”
日和双手合十,看上去非常诚恳地朝走过来的乱凪砂眨了眨眼。“下次我一定不会忘记了!”
凪砂没理他,在纺面前站住脚,面色有些迟疑。“纺,天祥院这是……在睡觉?”
“没关系,我已经醒了♪”
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把纺吓了一跳。英智坐直起来,笑眯眯地环视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大家都到齐了啊,那么请准备一下,开始今天的练习吧。”
“好——~”
日和从地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和凪砂一起调试音响去了。
英智也站起来,见纺还愣在原地,笑着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然后把手伸到他面前。“纺,吓到你了吗?刚刚谢谢你让我靠着,来,拉着我的手站起来吧。”
“哦……嗯。不用谢,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纺才回过神来,也笑起来,握住了英智的手。



-17.10.10-









——————————以下是题外话☆——————————
今天刚月考完 攒攒人品_(:_」∠)_
假装日和和凪砂都在B班
凪砂全名中文看起来怪怪的(。
打脸我也不管了😒
我爱旧fine 他们真好😭😭😭
嗝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