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舞千年

35549浏览    221参与
书香悠长

河南卫视与B站的舞千年

盛世双姝

太平公主✘上官婉儿

河南卫视与B站的舞千年

盛世双姝

太平公主✘上官婉儿

断腿柯基酱
舞千年 布衣者

舞千年 布衣者

舞千年 布衣者

断腿柯基酱
远古的呼唤 舞千年系列第一弹完...

远古的呼唤    舞千年系列第一弹完毕 之后随缘

远古的呼唤    舞千年系列第一弹完毕 之后随缘

断腿柯基酱
开启舞千年系列图第一弹~ 相和...

开启舞千年系列图第一弹~ 相和歌

开启舞千年系列图第一弹~ 相和歌

Gfan哈哈哈

第10章 若有来生

不久之后人们便在江湖上听到凌云剑派与青云剑派剑派联姻的消息。作为江湖之上的两大门派此消息一出自然引起不小轰动。有人说这不过是凌云剑派为了巩固地位的手段罢了,也有人说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更有人说这桩婚事或许只是个噱头等的就是其他各派掌门来伏鹿山道喜时将各派杀个措手不及。但无论何者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都远大于成婚的新人。但只有这对新人知道自己不过是江湖纷争里的一颗棋子罢了,除了接受又能如何呢。

倒是另边准备这场联姻的长辈们似乎忙的不可开交,毕竟这也算是门派的一件盛事了。但各派掌门都知道要想保证这桩婚事的顺利,便必须要解决凌风这个最大的不定因素。于是青云、凌云两派商量后便决定在两日后围剿凌风,同时...

不久之后人们便在江湖上听到凌云剑派与青云剑派剑派联姻的消息。作为江湖之上的两大门派此消息一出自然引起不小轰动。有人说这不过是凌云剑派为了巩固地位的手段罢了,也有人说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更有人说这桩婚事或许只是个噱头等的就是其他各派掌门来伏鹿山道喜时将各派杀个措手不及。但无论何者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都远大于成婚的新人。但只有这对新人知道自己不过是江湖纷争里的一颗棋子罢了,除了接受又能如何呢。

倒是另边准备这场联姻的长辈们似乎忙的不可开交,毕竟这也算是门派的一件盛事了。但各派掌门都知道要想保证这桩婚事的顺利,便必须要解决凌风这个最大的不定因素。于是青云、凌云两派商量后便决定在两日后围剿凌风,同时广发英雄帖只为悬赏凌风。一时之间凌风的存在突然又变得具体起来,关于她的传说也在尘封许久后又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但毕竟是一时的江湖霸主想杀她没这么容易。

英雄贴发出没多久楚离也看到了消息,自然是赶忙往凌风所在的山谷赶去,但赶到时山谷的入口已经围了不少人,楚离仔细一看竟有不少熟人。只怕当年没成功追杀他的人如今都来了这里。楚离冷冷的环视一周便看到一身着青色长袍的男人,男人手中拿着的正是代表流云剑派最高地位的长剑。在他身旁一女子嘻嘻笑笑的说着什么,可定睛一看楚离发现女子腰间别着的正是可以调动青云剑派剑阵的灵符。看着眼前景象楚离不由想到“看来这一战是要立威啊”。如此看来只怕凌云遇上的绝不是小麻烦了。不多时身着青色长袍的人便一声令下在众人保护下向山谷里走去。待众人走进谷口楚离便持伞迎上,横竖几下便杀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这一下让毫无防备的人多少有些懵了,有人说道:“好汉可是来杀凌风那厮的,我们可不是你的敌人,是朋友。”“那便没错了,杀的就是你们”说话间楚离的伞已经撑开出手将开始撕开的阵型又扩大了一番。

眼见楚离就要杀到青衣男子跟前,众人便赶忙回援。一时之间剑影划破长空自四面八方而来,楚离将伞收束抡了个大圆虽说挡掉大部分剑击,又躲掉不少剑光但还是被划了一剑,鲜血微微渗出随着汗水染红衣服,所幸并未伤及根本,但这也让楚离明白只怕这一仗会比之前的任何一仗都要累,活着的希望也比之前更加渺茫。但楚离明白他不能退,他只能不断向前直到击退更多人。这一会原先在众人之间的青衣男人与身旁的女人已经离开了眼前的战场。

“可恶,如今抓不到他们的头,想斩断这团乱麻只怕稍有不慎便会把自己反搭进去”楚离有心速战速决,但毕竟来的都是高手,虽说不一定打的过楚离但拖住他并不断消耗绝对足够。楚离将伞撑开前冲随后借着对方招架之力腾空而起又借路旁的石头落脚才算勉强从包围圈里逃了出来。楚离接下被抛向空中的伞,随后便又是一阵前冲,只不过这一回他的冲锋是弧线型的所以反倒杀的眼前人一个措手不及。但交手之间楚离也发现这次迎上来的人也不是之前那一拨了,看来这群人是做好打轮换的准备了。但毕竟是一群人想要在短时间内做到有如一个人终究没那么容易。楚离看准一个破绽便毫不犹豫的把伞挥出,而后向左侧山体甩去,竟在人墙之间硬是撕出一个口子!

随后又借着众人调整位置的时候前冲,终是不断的将口子打的更深一些。但破绽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同样的错误别人可能再犯,但对这群在刀刃上行走的人来说一次失误已经是奢侈了。所以下一秒楚离终是倒在了四方而来的剑影里。倒不能说楚离不厉害,但再厉害的人也会累,更何况对手还是眼前这群无比厉害的人。从第一次交手至今已经过了半个时辰,若是换了旁人只怕没几招便倒下了,楚离能把众人撑到有些累了已是不易但他的极限也就在这里了。一只带着雕花的箭刺向了楚离的心脏的位置,楚离想挣扎着向箭射出的方向看去,原来射箭人是最初的青衣男人啊。随后那个男人命人将伞呈上,仔细端详一番也只是留了句“可惜了,便令人继续往山谷深处走去。”至于那把伞后来被谁接着又或者被谁扔向哪里,又有谁关心呢。他们要的只是杀了当今的江湖第一。

但谷口的动静毕竟闹的不小,即便是正在午睡的凌风也很难不注意到谷口的打斗,此时的她已经走到了谷口附近,在人群中凌风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红伞。随后便心里便涌上了一股莫名的紧张。“红伞在这,那你呢。”可不待有人回应一道剑光便招呼了上来,原来是有人看这边似有动静便绕后突袭。凌风挥剑挡下,一场大战便一触即发!

听见动静的众人往这个方向看来,原来正是凌风。众人或为悬赏或为名利自然是一拥而上。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那青衣男子狡诈一笑随后便回了个打不到他的地方看戏去了。人群闪开之时凌风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楚离,这一瞬即便平日的凌风有再不愿也变得强硬起来了。若是往常或许她偶尔还会感慨伤了同门而愧疚,但当楚离倒在她眼前不远处的时候,一瞬之间所有愧疚一扫而空,那一刻她只想做个杀手。手中的剑又握的紧了些出剑的速度也比平日快了不少,即便是面对一群高手凌风此时也不算占了下风。毕竟当他们消耗楚离的时候楚离也在消耗他们,楚离有多累对他们而言绝不会因为人多而减轻,相反在无效的碰撞里他们的疲劳只会更加严重。

几招下来眼见凌风占了上风,青衣男子便赶忙调整布局。但这里毕竟是凌风的地盘想翻盘可没这么容易。只见凌风挽了个剑花将地上的泥土扬起,而后剑随手出直指面前的人。此时的凌风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血液随剑锋涌出,滴的满地都是。几个不要命的看着眼前景象自然是围了上来,但此时的他们又哪是凌风的对手。凌风将剑扫出,却不想竟听到了句挑衅“呵,不自量力”。凌风只是冷笑一声,“只是不知道这不自量力的究竟是谁”。那一战打了好久打到最后凌风也只是稍稍赢了一点点,凌风将剑插入地上想努力站起来但一只雕花箭不知从何方射了过来。凌风挥剑挡下却没挡下另外一只射向她腿的箭。疼痛席卷全身,凌风只觉得自己真的好累,甚至她都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凌风顺势倒下,这一回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也希望天降神兵可又有谁知道她在这呢。

此时的河边可以说是血流成河,不知多少的尸体会向后来人证明这场战斗的惨烈。凌风的剑已经失去了往常的光泽,剑穗也变得污秽不堪。凌风的手仍紧紧的握着剑,毕竟她知道这是她与这把剑的主人的最后联系了。可射中凌风的箭上被涂了毒,虽说伤口不算致命但总归要马上处理。但凌风真的没有力气了,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被缓缓抽离,可就在此时她却分明看到了在河流的另一侧一把红伞正在流水冲起的浮沫里浮沉,随后终被淹没在了不知哪里的石头之下。可随着石头的方向望去,那里站在的人是楚离吗?凌风虽说不愿相信,可这或许就是她们站的最近的一次了。若说遗憾,那也只是她们终将分隔两岸罢了。

见战斗终于结束萧山再三确认后才敢从河流的另一岸赶来,萧山将楚离与凌风拖回木屋所幸两个人的命够硬。伤口早已凝固可两人却仍在高烧,此时若是去请大夫只怕会横生祸害。可若是不赶紧找人只怕他们也根本活不过今天。思量再三萧山还是去找了大夫帮忙,所幸大夫不爱管闲事,看完病便离开了。可他们能不能活,便都是他们的造化了。

萧山将药喂下后又留下照顾了几天,待两人烧退了之后便离开了木屋。但这一回他把自己的剑放下拿走了楚离手里的红伞。萧山看着阳光下凌风稍有起色的脸不由说道:“若有来生,愿我伞能撑你一世风雨。”说完萧山的手撩拨了一下凌风的头发,便转身离开了。

山间的风仍如往常,吹散了血腥的气息,也吹走了年少的期待。

 

THE END

Gfan哈哈哈

第9章 浮沉之间

当年的他们其实也曾经离的很近过。当战火烧到凌风的城市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往外逃跑,那时候每天能听到的无非就是不知从哪传来的打架声、孩童的啼哭声、以及被淹没的求救声。那日楚离因为帮助了一对母女驱走抢食的人,而被一群混混盯上。

当夜幕即将降临之时楚离寻了一破庙歇脚。刚躺下没多久楚离便听见了些悉悉索索的声响。一开始楚离只当是老鼠便没去管他,毕竟行走江湖多年这点经验还是有的。但过了一会声响却变得奇怪起来,先是一阵敲门声随后便能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若是换了旁人此时便已经落荒而逃,但楚离倒还算淡定。他先将生起的火苗熄灭,提着伞藏在一座佛像身下,不多时楚离在狭窄的视线里看到了几个黑影,但此时无...

当年的他们其实也曾经离的很近过。当战火烧到凌风的城市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往外逃跑,那时候每天能听到的无非就是不知从哪传来的打架声、孩童的啼哭声、以及被淹没的求救声。那日楚离因为帮助了一对母女驱走抢食的人,而被一群混混盯上。

当夜幕即将降临之时楚离寻了一破庙歇脚。刚躺下没多久楚离便听见了些悉悉索索的声响。一开始楚离只当是老鼠便没去管他,毕竟行走江湖多年这点经验还是有的。但过了一会声响却变得奇怪起来,先是一阵敲门声随后便能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若是换了旁人此时便已经落荒而逃,但楚离倒还算淡定。他先将生起的火苗熄灭,提着伞藏在一座佛像身下,不多时楚离在狭窄的视线里看到了几个黑影,但此时无论眼前是人是鬼只怕要想留在此地便难免一战。楚离深吸了一口气,手里的伞被握的更紧了一些。可黑影里的人看着地上冒烟的枯枝似乎完全没了想走的意思。楚离见黑影停在了一个方位便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免争纷不如趁此离开。就在楚离打算爬出佛像时,一阵风又起,带着墙上的蛛网四处摇晃,地上的阴影在不停变化着,忽然黑影四散开来消失在了黑暗里。楚离心里有些奇怪,若是真的有人此时也该动手了,难道刚刚看到的只是错觉吗。无奈之下楚离只能自我安慰到“罢了,罢了,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

可就在楚离即将走出庙门之时楚离分明听到了“轰”的一声,回头一看眼前的景象却与之前无二,倏尔一道砖头从眼前飞出。楚离提伞格挡却被人从身后打了一闷棍。所幸楚离也是习武之人,自然不至于晕了过去。不过如此一来楚离倒坚信了这不过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只可惜敌在暗而我在明,此时若是轻举妄动只怕自己只会中了对方的陷阱。此时一声口哨声从楚离身旁传出,随后一道剑光便出现在了眼前,随后弹弓的子弹与石头从几个方向飞出,棍子与剑也向楚离招呼了过来。按理来说这群人应该不是楚离的对手可似乎他们在黑暗中前进有如白天,几招下来倒是楚离占了下风。突然剑光一转,便向楚离身旁刺去,这可是个好机会。楚离赶忙趁两人招架之时借力向身旁甩去。所幸这一次撞在一起的变成了剑与棍,一直处于劣势的楚离终于不必被动。但如何脱困仍是一个问题。不过此时从各方向射来的石头倒算少了不少,至少自己可以少些担心。想到这楚离不由松了口气,那剩下了的便慢慢来吧。楚离将伞后收仍是防守起势,待棍子将近才将伞从下往上挑随后又将伞身翻转挡下了另一剑。在剑影的反光之中楚离渐渐看清了来者模样。持剑者正是白日里闹事的混混。

毕竟楚离也是当年的江湖第一虽说打的有些狼狈总归还是将来者的武器打掉了。见两人失了武器的其他人自然有些慌乱,毕竟若是往常又有谁能打的过这俩人呢。顿时求饶的声音便不知从何处响起,有人一听到有人求饶便开始破口大骂,在一堆不知是哪里的方言里楚离能听出的大概就是有人说什么你们这群没良心的,自己不争气还敢求饶,出息!楚离只是笑笑,走江湖多年看的人多了对这些事也就见怪不怪了。楚离清了清嗓子只是说“承让了”。说着便向外走去。那个拿剑的混混见楚离没有追究的意思便上前拦到“少侠好本领,只是如今世道混乱我们也是没了法子才出此下策,还望少侠海涵。”听到这拿棍的混混便冲了上来急匆匆的说到“大哥你和他客气啥,他爱放过不放过何必低声下气。”“闭嘴”还没等拿棍的混混接着说那个拿剑的混混便先开了口“人家没下死手不是我们运气好,是人家就没打算杀我们。况且你自己也说了我们习武可不止谋生这么简单。”拿棍的混混仍想辩驳可见他大哥脸上的怒意便还是忍了下来。看着眼前楚离倒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熟悉感。若是多年之前自己还会劝一句毕竟江湖险恶,没必要对对手太过客气。可如今虽然心中仍然坚信这句话,但他已经不再会拿它出来说事了,毕竟大家都是苦命人,错的不是我们而是我们不得已的理由。楚离仍如往常行礼,而后说了一句:“大家都不容易,以后也少抢人东西吧。”在留下些碎银两后便离开了。

后来这里仍有有人做恶,只不过被欺负的大多不再是在生活里拼命挣扎的人罢了。

后来凌风也曾遇上过这群混混,只不过再遇到的时候队伍里剩下的便只有提棍的和一个拿砖头的人了。提棍的人遇人就问你可曾见过我大哥,而那个拿砖头的人便会出来道歉。有人会摇摇手便离开,有的人则会问一句你要不说说你大哥的模样。而每当听到后者,那个提棍的人的眼里便会闪过一道希望随后便又开始讲那个讲了不知多少次的故事。只不过每当提棍的人讲的起劲的时候,提砖头的混混便会拉走他告诉他大哥已经不在了,你应该振作点。再后来提棍的人便会冲旁人大吼:“你说什么呢,大哥只是帮我们买吃食去了,只是去买吃食去了”。那个提砖头的混混便也把声音压低了,好一会才从喉头滚出一句“对啊,我们大哥只是想去买点吃食,可怎么被乱兵抓了去呢。”听到这里有人会劝他们向前看,可更多人却只把这当作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毕竟每个人都只顾自保的时候又有谁能分心怜悯他人呢。

对凌风而言她也想帮他们一把,可她能做什么呢。她未曾见过他的大哥,或者说就算见过,对她而言或许也没什么记得的理由。可不知为何,凌风还是开口到:“我不曾见过你大哥,那你们可曾见过一个手执红伞的少年。”听到这,那个转身将要离开的混混却突然发作了起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到底是谁?”凌风看着眼前景象却不由心里一紧,明明终于打听到了些他的痕迹,可她却更怕听到下一句和他有关的事。那个拿板砖的混混看着凌风和楚离一样的气场便问道“你也是门派弟子吧。”凌风应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在两个混混身边坐下随后开口道:“你们应该见过他吧,甚至你们应该交过手了吧。”听到凌风承认两人认识的关系那个执棍的混混便突然大叫道“哼,只怕追我大哥的人便是他引来的。表面上说着要放过我们却还不是找我们麻烦吗。”提着板砖的混混安抚了一下兄弟的情绪才开口到“他就是一粗人,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害,我大哥也是命苦要不然凭他的武功怎么可能回不来。罢了罢了。”过了好一会,那两个混混便互相扶着离开了,凌风仍坐在石头上抚摸着那把楚离留下的剑。她想把剑穗斩下,可明明剑穗就系在剑上,明明距离那么近,但剑锋却永远擦不断剑穗。远处又起混乱,凌风赶到时将欺负人的一方赶走,才发现救下的竟是开始遇到的混混。凌风将两人扶起,随后两人只是道了声谢便又消失在路的尽头。可凌风能救他们一次,却也只能帮他们挡这一次。那他呢,他是否还活着,若你还在你又在哪呢。凌风仰头叹了口气,随后挽了个剑花把剑收起。便回她的木屋去了。

再后来凌云剑派被人威胁萧山便只能率人抵抗。可奈何对面有人撑腰,等萧山再醒过来的时候凌云剑派便已经易主了。新主继位后便要凌风即刻履行约定,否则便要杀了她以保太平。凌风自然不愿,于是自那之后便有不少人来木屋追杀凌风,可想杀她总归不易。于是凌风打过了一片人还有一片人涌来。有时候甚至连凌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如今的她早已失去了当年盛名,唯一值得威胁的不过是她的武功,可她连凌云剑派的内斗都不愿去掺和又怎会威胁到门派利益呢。可人心禁不起推敲,当怀疑的种子被种下的时候能等到的便只是阴谋的滋长。

长乐未央

舞千年第一季观后感1

上学的时候,我喜欢看沉重题材的东西。

甜文什么的,不能引起我对人世的思考,不值得浪费时间。

实习的时候,听见带队老师说,现在完全只能看脑残剧。不然辛苦工作一天,回家看钢之炼金术师,日子没法过了。

然后我毕业上班了,爱看的动画片为:银魂 轻音少女 请问你今天要来点兔子么

真的,人生已这么难 我只想麻木一点 过得傻白甜 再也不想搞啥对生活的敏锐度来折磨自己了。

后来没空看番了,只好有一眼没一眼的看大绿江。

其实我接受度非常高,毕竟百花齐放的年代里啥没见过。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很刺激。但 只有一个要求 一定要是甜文 ...

上学的时候,我喜欢看沉重题材的东西。

甜文什么的,不能引起我对人世的思考,不值得浪费时间。

实习的时候,听见带队老师说,现在完全只能看脑残剧。不然辛苦工作一天,回家看钢之炼金术师,日子没法过了。

然后我毕业上班了,爱看的动画片为:银魂 轻音少女 请问你今天要来点兔子么

真的,人生已这么难 我只想麻木一点 过得傻白甜 再也不想搞啥对生活的敏锐度来折磨自己了。

后来没空看番了,只好有一眼没一眼的看大绿江。

其实我接受度非常高,毕竟百花齐放的年代里啥没见过。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很刺激。但 只有一个要求 一定要是甜文 爽文。

标正剧的我都不看。就是这么抵制被虐。

我说这个就是说啊,我只想看个综艺节目,为啥要往死里虐我。

真的,孩子都被刀傻了。虽然节目真心特别美,但真的我对悲剧美过敏啊。

一边心脏病犯着一边还捏着手机使劲截图,累死我了。

首先是我喜欢的第一名。

音乐 布景 灯光 动作 都美死了。

我心中的最爱。

然后是我喜欢的第二名。

这个劲头,太对了。真,李白。

第三名。

喜欢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喜欢阳刚一点的调调。

然后是我觉得特别好,但是因为孩子被刀傻了,不愿回想的。

真的眼神情绪棒极了。

所以反而受不了不敢看第二遍。

别刀了真的。

然后是美翻了的小姐姐。

女生的舞我看不出好不好,但舞的舞美 情绪都特别对,以及小姐姐好美。

还有虽然舞我没看出好来但调调深得我心的。

这个配色,这个风。

然后是对首席的赞叹。

首席跳什么都对,哇那个情绪,对疯了。

然后是其他我觉得哇这个图像,哇这个拍摄手法,哇这个光影,哇这个…系列



然后是按顺序截图。


行吧竟然最多上传五十张照片耶。

那我再开新帖吧⊙ω⊙

肉乎乎的薇薇

感谢lofter@LOFTER话题君 感谢舞千年@舞千年 感谢bilibili,参加了一个活动,还得了个奖🌹[强][偷笑]

​从此也是有小电视的人了

感谢lofter@LOFTER话题君 感谢舞千年@舞千年 感谢bilibili,参加了一个活动,还得了个奖🌹[强][偷笑]

​从此也是有小电视的人了

Gfan哈哈哈

第8章他与她

人是很奇怪的东西,可以弃功名利禄,可以弃野心梦想,却独独放不下一个约定。

那年大雪,天地一片大白间有一把红伞穿过人群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那年比武,人声鼎沸里有一把剑挑落众人成了江湖第一。可对这个世界而言,能留下的不过只是增加了不少流言罢了。许多人曾说他们有幸见过当年的盛况,他们见过那英勇无双的执伞少年亦看过满眼坚定的擂台少女。可在在人才辈出的江湖里,被遗忘不过是每一个人的归宿罢了。

下山之后的楚离走遍大江南北。可如果有人问他你这一路经历过什么,他能回答的也仅仅只有“思念一个不知是否还在的人”。可实际上他曾在被雨笼罩的竹林里迷路,也曾在好心人的家里避雨;曾望着延绵的山路发呆,也曾遇到同行一程...

人是很奇怪的东西,可以弃功名利禄,可以弃野心梦想,却独独放不下一个约定。

那年大雪,天地一片大白间有一把红伞穿过人群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那年比武,人声鼎沸里有一把剑挑落众人成了江湖第一。可对这个世界而言,能留下的不过只是增加了不少流言罢了。许多人曾说他们有幸见过当年的盛况,他们见过那英勇无双的执伞少年亦看过满眼坚定的擂台少女。可在在人才辈出的江湖里,被遗忘不过是每一个人的归宿罢了。

下山之后的楚离走遍大江南北。可如果有人问他你这一路经历过什么,他能回答的也仅仅只有“思念一个不知是否还在的人”。可实际上他曾在被雨笼罩的竹林里迷路,也曾在好心人的家里避雨;曾望着延绵的山路发呆,也曾遇到同行一程的陌生人;曾路过繁华城市,却也曾路过荒凉的村落。在不知为何的气候变换里,楚离经历了他的人生百味。可一旦人心里有了放不下的东西那再美的风景不过是黑白的默片,再美味的食物也只能用来活着。楚离总觉着自己就像一个笑话,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倒下。可他并不想就这样停下,于是他只能走走停停然后继续向下一座山走去。

走下擂台的凌风回了趟凌云剑派。她需要去解决婚约的事,可却不是以青云剑派的名义。她与萧山分立台阶上下,周围也围了不少派内长老。凌风亦如往常开口道“今日我来是为了取消我们的婚约,如今我已不再是青云派门下弟子,两派的联姻的事想必师傅自然会另有打算。”萧山看着眼前这个主动来退婚的少女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对他而言凌风不算负累。甚至有“江湖第一”名号在身的凌风对他稳定人心大有作用。可他却舍不得凌风被礼法所束缚。她本就该如鲲鹏展翅凌风而上的去追逐她的天地。可若放她离开这里以后见面便可能是敌人了,对他而言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但凌风就在眼前,她已经摆明了她的态度,那他呢,他该怎么办才能解开这个死局。台下的长老早已吵作一团,凌风也只是如往常般冷静的等他的回复,所以一切都只能这样了吗。“够了,既然吵不出结果就干脆点。联姻的事延后再议,至于凌风不管怎么说都是师傅的女儿,也该认祖归宗。这样一来两派的和气也不会受损,最初招安凌风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如何”虽然不知自己是否应该这样解决可这就是楚离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听到这台下众人自然有些惊讶,可仔细想想萧山说的并无道理。可凌风知道自己并不甘心,她想要的可不止自由这么简单,她是个侠客自然也不怕什么风言风语,可那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若是认了只怕日后想起只觉得亏了这些年的努力。“罢了,你我各退一步这婚我可以不退但我只能十年之后履行婚约,如何?”虽说不知凌风在想什么但萧山见局面有所缓和便赶忙答应了下来。

自那天后凌风选择了归隐,她在一片碧潭边寻一木屋,又在院内种满了银杏树,她告诉自己“想必离开那天也就能看到一地的金黄了吧”。而每当想到这里她便抽了楚离的剑又往溪边走去了。一阵风又起,吹动山间的叶子,带动了剑穗的摇摆,在一招一式间剑穗缠上手腕亦如楚离手执红伞陪在她的身旁,可她无比清楚这一切不过如水流冲积出的浮沫,只需稍稍走远便会消失的干干净净。但没什么信仰的人啊,一旦有了相信的便会如飞蛾扑火般执着,殊不知,期望越高就越不甘心满足。而凌风也终离放下这一切重新开始越来越远了。

至于后来,在时光的洪流里,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只剩萧山成了江湖第一,青云剑派与流云剑派两大门派联姻,朝廷内部怕是又有动荡,江湖之上怕是又要大乱······人们渐渐忘了当年令人恐惧的红伞阎王、忘记了打破历史的踢馆少年,亦忘记了凭借一把红伞走天下的少年、忘记了曾流浪江湖的天才剑客少女。十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够让一切格局改变,可十年的时间又太短,短到根本不足以让人忘记十年前想见的人。于是十年之后落魄的萧山仍派人去接凌风、凌风仍不愿离开种满银杏树的山间、楚离也在不断的寻找凌风的踪迹。

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即便未来的他们不再如当年神勇,可只要往事涌上心头那所有的细节便足够难忘了。


哒宰最棒
【看我泱泱大国 上下舞千年 『...

【看我泱泱大国 上下舞千年 『舞千年群像 × 礼仪之邦』-哔哩哔哩】https://b23.tv/ORuScUX 


太好看了,歌曲也太搭视频了,后面的收场也好棒

【看我泱泱大国 上下舞千年 『舞千年群像 × 礼仪之邦』-哔哩哔哩】https://b23.tv/ORuScUX 


太好看了,歌曲也太搭视频了,后面的收场也好棒

Gfan哈哈哈

第7章 天涯

那日楚离起了个大早同小师傅一起出门采药。这一路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虽说小师傅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却也没忘了此行的目的。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采药,在太阳快下山之前总算把师傅安排的任务解决完。回寺之后小师傅给满头大汗的楚离打了桶水,示意他洗把脸。井水冷冽顿时冲走所有疲倦。楚离看了看旁边累到放空的少年,捧起一捧水就往少年那抛去。当小师傅被水泼了一脸的时候楚离早就一脸坏笑的把水桶挪远了一些。

许是少年人最不缺的便是孤勇,小师傅一反应过来便往水桶边追去。“好啊,我给你打水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泼我。哼,看你今天往哪逃。”说着把袖子一撸就把水往楚离挥去。若是往日,小师傅自然不是楚离的对手,但楚离也明白...

那日楚离起了个大早同小师傅一起出门采药。这一路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虽说小师傅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却也没忘了此行的目的。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采药,在太阳快下山之前总算把师傅安排的任务解决完。回寺之后小师傅给满头大汗的楚离打了桶水,示意他洗把脸。井水冷冽顿时冲走所有疲倦。楚离看了看旁边累到放空的少年,捧起一捧水就往少年那抛去。当小师傅被水泼了一脸的时候楚离早就一脸坏笑的把水桶挪远了一些。

许是少年人最不缺的便是孤勇,小师傅一反应过来便往水桶边追去。“好啊,我给你打水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泼我。哼,看你今天往哪逃。”说着把袖子一撸就把水往楚离挥去。若是往日,小师傅自然不是楚离的对手,但楚离也明白自己想要的压根不是什么胜负,他俩都忙碌了一天,也该找点乐子放松一下了。

没有人会不喜欢快乐但寺里的晚钟仍如往常打响,小师傅收拾了一下被弄的到处是水的院子,又把被打湿的衣服换下便拖着楚离去赶晚课了,虽说楚离不是寺里人,但这几天的相处却让小师傅与楚离间的关系近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当老师傅看着同小师傅一起出现的楚离时,小师傅想把兄弟卖了的情绪还是又一次燃烧了起来。小师傅有些不知所措,便只好低着头结巴的开口到:“师傅,这,这人家都来寺里这么久了,也该感受一下我的生活不是。”对眼前的局面楚离倒不算惊讶,只是转身对小和尚说:“害,多大点事。你不都说了吗,修行之人最怕有所求,我这待着这也不算个事,不是?”“想留便留下吧,佛祖向来不赶笑脸人”老师傅一如往常平静,可小师傅看着眼前向来啰嗦的师傅突然只留下这一句,便只好冲楚离使了个眼色。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就这样又一次虔诚的跪在诸神眼底,继续念着那不知是代表什么的经文了,楚离便悄悄在一旁角落坐下。可这一回楚离眼里不再好奇,他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人亦如眼前人望着手里的佛珠。此刻时间仿佛被凝固,寺里萦绕的檀香正被被山风一点点吹散。

待晚课结束老师傅便离开了,小师傅兴冲冲的拽着楚离去厨房觅食。楚离也没有拒绝,只是跟在后头不时喊一句你慢点。山上的厨房自然没什么好吃的小师傅扒拉了根萝卜,就着水冲了一下便塞进嘴里,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小师傅转向楚离说道:“给我讲讲江湖里的故事呗。我可听说书人说了,这江湖里可是人间百态。好玩的事讲一辈子都说不完。”楚离愣了愣,看着眼前这个两眼泛光的孩子那句其实江湖里都是算计还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好啊,不如给你讲讲我那把红伞的故事吧。”

那把伞其实不是我的,甚至可以说我也不知道那把伞的来头。我只知道那把伞来自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而终有一天我也会在一个碧水边,银杏下等到一个手执长剑的人。等剑伞归位的一天,我就能拿江湖第一的名号去换一个真正的江湖第一。然后呢,我就会和她一起走遍天涯,看尽繁花。怎么样,是不是很酷。

小和尚点了点头“好像是挺酷的,不过吧,还可以更酷一点”。楚离歪了歪脑袋,有点不解的问道“哦?怎么说。”小师傅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道“我问你啊,如果你找不到那个人,你会一个人走遍天涯,看遍繁花吗?唔,或者说你就没想过好聚好散,然后各自走向自己的天涯吗。毕竟你们终究是两个人嘛。总有不一致的时候。”这种可能楚离确实没想过,从那一战之后对他而言不管什么代价,他想要的都只是把伞还回去,然后让一切顺其自然。“喂,想啥呢?”小师傅看着楚离都已经不知道飘到哪的想法,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和你说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师傅啊。我其实一直都想着哪天下山就不回来了,但是吧,我又怕师傅他老人家一个人在山上无聊。所以呢,如果有一天我没啥牵挂了,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但是吧,在这之前我只想好好的念经做一个不让师傅被佛祖嫌弃的人。”听到这楚离不由笑了起来,山下的故事可没你说书人那听来的精彩。有时候没啥追求挺好的,至少自己就不会为难自己这样倒也来的自在。小和尚把啃得差不多的萝卜往菜地边一扔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然后回到:“所以啊,人们总爱用什么天涯海角发誓,又用什么此生承诺。何必呢,天涯只有一个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天涯才是天涯,害,这事闹得,怕是连佛祖都要管不过来咯。”小师傅在月色里冲着楚离打了个哈欠,便示意自己回去了。楚离看了看山下的方向,却只能看到些在月光下留下影子的树。罢了,既然没想好倒不如再说吧。

自那日之后楚离便常常会随着小师傅一起去念经,下山,打扫寺庙。似乎一切都变得只是山上的寺庙里多了个人,老师傅对楚离的态度也不再那么警惕。楚离没去向老师傅要伞,老师傅对他的行为也只是默认。而至于小师傅嘛,难得认识个江湖人自然是无比兴奋,闲着没事就来听楚离讲山外的事。对这一切楚离也只是笑笑,毕竟被个小鬼缠着也不算什么麻烦。

一日晚课后,老师傅留下了楚离,从佛像后拿出了他的红伞然后转身对楚离说道“聚散有缘,明日下山你便顺路离开吧。”楚离有些惊讶,但面前的老师傅却仍然平静的看不出情绪,仿佛他只是告诉楚离明日回来记得把采来的药放院子里就好。但楚离还没反应过来老师傅便向楚离行了个礼,就像江湖人比武结束后一般。但如果说江湖人行礼是出于对彼此实力的尊重,那眼前的老师傅对楚离行的礼却有了几分尊重缘分的意味了。楚离将伞收好然后便按江湖规矩也回了礼。只是当楚离走出门的时候他只觉得手里的伞分外的重。离开这里吗,可离开之后我要去哪里呢?若是想走我完全不是没有机会,可我为什么还是选择了留在这里,为什么我连句后会有期都说不出口?。可我心里为什么还是如此期待明天啊,我真的明白我在犹豫什么吗。不知为何一连串的疑惑涌入头脑,可他还是敲了敲小师傅的房门说到“你想看看我的伞吗?”小师傅没有回应,“许是没有听到吧”楚离叹了口气便转身回了自己屋里。可他不知道的是在老师傅还伞之前老师傅也找小师傅谈了许久。而此刻的小师傅也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无限纠结着。

第二天一大早小师傅便来叫楚离,楚离看了看刚刚破晓的天空一点都没起来的欲望。小师傅把楚离拉起来,带着笑声说到:“你不是今天就要下山了吗,怎么还不快点。”楚离有些惊讶,自己都还没提这事怎么这小鬼先知道了。小师傅摆出一副装神弄鬼的姿态只说到“赶紧爬起来,今天之后怕是就再也不见了,所以我决定给你个留念”说着便去门外等他。等楚离出来小师傅便提着筐自顾自的向山下方向走去了。

早晨的山间仍留有露水,空气里弥漫着冷冽的气息。楚离将伞收在身后跟着小师傅一路往前走,没一会楚离便感觉到不对,这貌似不是下山的路吧,虽说相处的这段时间让楚离足够信任这对师徒,但江湖人的警觉却仍旧不时撩拨着他的神经。小师傅仍旧淡定的带着路往远离山下的方向走去。在不知走了多久之后眼前的树林逐渐稀疏四周变开阔起来。一处断崖在眼前显露出来。远处太阳刚刚从群山中升起,深谷之下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天地一片辽阔,可无数美好就在楚离眼底。“怎么样,这里漂亮吧。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你是我带来这的第一个人。”“嗯,谢谢,在离开之前再看眼这里倒也算留了个纪念”楚离仍旧望着眼前的景色,可只有他知道他的脑子仍旧不算清醒。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站在一块,什么也没说的发了好一会儿呆。

当鸟鸣打破沉静的时候,小师傅终于先开口说到“你知道吗,师傅和我说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自认为喜欢的事。所以呢,他喜欢留在山上修行的感觉所以他留下了。可若我不喜欢倒不如下山。但是吧,虽然我想走可我总觉得不应该是现在,你说我该怎么选啊。”

“跟着你的心吧,反正山下的日子不管过多久都差不多,可你离开了,山上的日子可就不一定一样了。”

“诶,你昨天是不是叫我啊?我好像听见你叫我?”

“哦,没什么,你不是好奇我的伞吗,你要看看吗?”说着楚离就把伞递去。

小师傅扬了扬手说到“没必要,走吧送你下山去。”“无妨,今天就陪你最后一天,以后怕是没啥机会再见了。”楚离就这样又跟在小师傅身后,只不过在他脑子里他想的只剩下“等我找到凌风,便找一山林归隐去吧。至于她若不愿,便只能怪我们无缘了。”楚离就像往常般将伞抖了抖,也不知凌风此时又在干什么呢。

不知不觉中一天就算过完了,小师傅也该沿着台阶回去了。楚离停在台阶的第一阶上与小师傅告别,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一天的时间足够他想清楚自己是否还有想做的事了。楚离冲小师傅抱拳鞠躬,小师傅也像楚离教他的那样回礼,这段权做萍水相逢的缘分倒就也算走到了尽头。

回寺之后老师傅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少年仍是无比惊讶,但小师傅却随后补了一句:“放心吧,我的人生肯定比你长,反正也不知道干啥,跟着你就权当学门手艺咯。”老师傅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毕竟这不省心的徒弟才算自己留下的目的啊。

晚课的钟声又该敲响了,站在钟楼前的老和尚看了看徒弟又看了看楚离离开的方向,将双手合拢冲天边拜了一下。小师傅也冲远方笑了笑“如果有缘,江湖再见啊。”

愿祝福随着钟声飘向天涯的方向,而祈福的声音却永远留在耳边。


怜棠

【舞皇】融雪09

09

这章应该还算甜?

👇


宋凝谢绝了青年的挽留,执意要离开微末。


于他而言现下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和晏笙解释清楚一切,就算解释不清楚,也要先将钱还回去。


他拿着一部半智能的手机,好不容易连上网络,登进去见火车票全都是售空的状态,再一查飞机票,大几千块,也太贵了!


于是只好放弃了去广州的念头,想着先去银行看看能不能先将钱还回去。


出了微末才发现周围极为空旷,大概离市区有些距离,他一时有些错愕,原来昨晚他竟跑了这么远吗?


偏僻的地方一般都没有公交车站,这就有些麻烦了。


天还在下雪,他定了定神,将校服领子扯得立起来,打算一鼓作...

09

这章应该还算甜?

👇



宋凝谢绝了青年的挽留,执意要离开微末。



于他而言现下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和晏笙解释清楚一切,就算解释不清楚,也要先将钱还回去。



他拿着一部半智能的手机,好不容易连上网络,登进去见火车票全都是售空的状态,再一查飞机票,大几千块,也太贵了!



于是只好放弃了去广州的念头,想着先去银行看看能不能先将钱还回去。



出了微末才发现周围极为空旷,大概离市区有些距离,他一时有些错愕,原来昨晚他竟跑了这么远吗?



偏僻的地方一般都没有公交车站,这就有些麻烦了。



天还在下雪,他定了定神,将校服领子扯得立起来,打算一鼓作气冲回去。



“宋先生——”



宋凝回过头来,身后有侍者模样的人追上前来,手里提了个大袋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连出一句话来,“晏先生吩咐我们准备的外套。”



“真,真的吗?”



宋凝几乎是傻在原地了,晏笙对他,也太好了吧。像假的。



年轻的侍者点点头,“我们不敢说假话的。”



又见宋凝大雪天就穿了件薄得像纸一般的校服外套,人大概还要比自己小几岁,看着很好说话,于是热切地问道:“您要现在穿上吗?我帮您……”



宋凝连连摆手,“不,不用了,我还是,就是,能不能还给……”



他收了晏笙的钱,又怎么好意思再收人家的衣服。 



年轻的侍者一听这话,简直欲哭无泪,“我这刚上班没几天,领班说了晏先生要我们一定将衣服交给您,您要是不收,我这没办法交差啊。”



他赶紧将厚实的羽绒服从袋子里拿出来,作势就要给宋凝套在身上。宋凝哪里好意思让别人替自己穿衣服,只得自己套上来。



侍者见状笑眯眯地蹲在地上,将衣服的拉链给宋凝拉上去,“我没想到您这么快要走,这才突然追出来的,您可别告诉领班啊。”



宋凝实在不习惯别人的热情,手忙脚乱地扣上暗扣,和侍者拉开些距离,“唔,谢,谢你。我,我走了……”



侍者站起身来,向他鞠躬,“下次再见。”



宋凝摆摆手,“再,再见。”



“您真好看!”



宋凝两耳通红,几乎是落荒而逃。



裹着大袄子跑了几步,方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挨了打。



好疼,我什么脑子。



宋凝放缓了脚步,手隔着厚实的羽绒服托了托肥烂的小屁股,戴上帽子,环视了一圈见没有人,忙隔着偷偷揉了几下。



晏笙给他买的大袄子又长又厚防风防雨还超级暖和,他就这些在风雪天里走着也完全不冷,甚至还有闲心接几片雪花玩一玩。



他就这样慢吞吞地走着,走了大概半小时,终于看见一个公交车站。



运气真好,他刚站在那里,车就来了。



车上没什么人,他看着座位不敢坐,站着又觉得很奇怪,于是躲到后排去打算蹲个马步,虚着,就当是练功好了,结果车一个转弯。



对不起,打扰了。



屁股碰到椅面的一瞬间,他一下子伏在前面的椅背上,一边淌着生理性眼泪一边,居然,笑出来了。



就是说,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明明打他的人都已经跑路到广州了,可是他留下的痛感又是那么的鲜明,让他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他。



他实实在在的坐下,打算再回味一下,也就一下下,手机响了,他一个激灵,接起来,“……喂?”



“小宋呀,最近忙不忙?”



原来不是晏笙啊。也是,以晏笙的性格,怎么可能给他打电话呢?



见宋凝没答话,那头又继续道:“你也知道,学校的舞蹈队每年元宵节都会在市里的公益慈善晚会上表演,你呢舞蹈功底扎实,不打算来试试吗?”



宋凝原想拒绝。他功底身韵都上佳,刚入学也是得了几位老师,比如这位白老师的欣赏,遭了些嫉妒。



他向来也不会处理这些关系,一来二去的,每次排集体舞人家三五成群的,就留个一个人,所以他现在只想好好努力考上舞院,也不想去争什么出头的机会。



哪知白老师根本没有给他留拒绝的机会,“你就是性子闷,这可不好哦。这次我向学校推荐了你,从明天起过来排练,没什么事就这么定了啊。”



宋凝默了一瞬,手机里便只有嘟嘟的盲音。



没办法拒绝了。



可他又觉得很奇怪,往年这种事,大家都争着上,而且据他所知,放假前舞蹈队已经在排练节目了,难道是临时缺人,怎么竟想起叫他了?



不过宋凝转念一想,这也是好事,要是想成为像晏笙那样的舞蹈家,现在连小晚会上的集体舞都不敢演,之后又怎么参演舞剧呢?



去了银行,将钱重新转给晏笙,宋凝的心重新踏实起来。回了出租屋,趴在床上,刷起了晏笙的动态。



虽然他也知道晏笙才不会亲自发这些呢,但是吧,他看见与晏笙相关的一切都开心。



尤其是等他看见一张演出结束后,晏笙接过粉丝捧花和人合影的照片,一下子就被戳中了,他开始想象那人,是他,该有多好啊。



他迅速开始查票。



晏笙巡演的场次不算多,一有巡演的消息放出来,票就被黄牛炒得极高,再考虑到机票,他实在承担不起。年前是买不到,年后的话,情人节那晚在本市刚好有一场,他看了一眼,果然,好贵……



他盘算了一下账户里的余额,咬咬牙,买了。



因为这大概是他唯一可以见到晏笙的机会。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不仅见到了,还……

被打了一整夜……



【400❤更新】

符合晏笙审美的袄子:

👇





YsZt

收下这2份红包,新年祝您:

电势 磁势 引力势 事事得势

重力 弹力 摩擦力 处处给力

匀速 加速 超音速 致富加速

动能 势能 机械能 万事皆能

质心 重心 几何心 天天顺心

强电 弱电 交流电 秒秒来电

重子 轻子 中微子 龙门贵子

虚像 实像 等大像 人人福像

叉积 点积 内外积 财运累积

积分 ...

收下这2份红包,新年祝您:

电势 磁势 引力势 事事得势

重力 弹力 摩擦力 处处给力

匀速 加速 超音速 致富加速

动能 势能 机械能 万事皆能

质心 重心 几何心 天天顺心

强电 弱电 交流电 秒秒来电

重子 轻子 中微子 龙门贵子

虚像 实像 等大像 人人福像

叉积 点积 内外积 财运累积

积分 差分 偏微分 门门满分

动量 冲量 作用量 前途无量

恒星 行星 脉冲星 满天福星

阴极 阳极 南北极 登峰造极

电场 磁场 规范场 宏大气场

有机 无机 永动机 无限商机

自转 公转 螺旋转 行行玩转

平面 曲面 抛物面 有里有面

散度 旋度 自由度 大方有度

牛顿 莱顿 哈密顿 大吃一顿

三维 四维 十一维 精准思维

气流 湍流 交直流 一代风流

直角 锐角 倒三角 全做主角

固态 液态 双稳态 万方仪态

氢气 氦气 电子气 扬眉吐气

固体 气体 半导体 处处得体

最后,祝您虎虎生威过大年!!!

我是人间惆怅客

鹤岗小仙女🧚‍♀️的歌声还是一如既往的惊艳,常青的北国红梅。

鹤岗小仙女🧚‍♀️的歌声还是一如既往的惊艳,常青的北国红梅。

惊盏三灯米
丝绸穿越间的文明传承,一舞红星...

丝绸穿越间的文明传承,一舞红星照中华

丝绸穿越间的文明传承,一舞红星照中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