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舞蹈

101万浏览    67020参与
elsa

小蘑菇跳舞~

抱歉使用电脑录的,画质很不好(

就是突发奇想,看个乐呵行啦~

enjoy

小蘑菇跳舞~

抱歉使用电脑录的,画质很不好(

就是突发奇想,看个乐呵行啦~

enjoy

塔咚

  这个编舞和这个衣服真的有被创到……

  好想认识一下这位编舞老师……

  

  这个编舞和这个衣服真的有被创到……

  好想认识一下这位编舞老师……

  

舟

泓彤|哥哥

  泓彤×泓涵×小叶儿

  小叶儿是泓彤把他亲手带回来的。

  自己跟了哥哥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心狠手辣,对他的严苛几乎到了麻木的程度。可小叶儿的到来,把他麻木的神经调动起来,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疼。

  

  回想当初练舞,自己是一藤条一藤条的挨过来的。那段时候,他甚至看见那间练功房,看见把杆,甚至看见哥哥,就情不自禁的想逃。

  太疼了。藤条是细细软软的,抽在身上的巨痛令他至今难忘。响在耳边的破风声叫他下意识的发抖,肌肉紧绷。无数次他跪在泓涵身侧,藤条就一鞭子一鞭子的向自己抽过来,疼痛无章法的炸裂在身上的各处。无数次被抽倒,无数次又忍痛爬起来继续挨打......

  泓彤×泓涵×小叶儿

  小叶儿是泓彤把他亲手带回来的。

  自己跟了哥哥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心狠手辣,对他的严苛几乎到了麻木的程度。可小叶儿的到来,把他麻木的神经调动起来,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疼。

  

  回想当初练舞,自己是一藤条一藤条的挨过来的。那段时候,他甚至看见那间练功房,看见把杆,甚至看见哥哥,就情不自禁的想逃。

  太疼了。藤条是细细软软的,抽在身上的巨痛令他至今难忘。响在耳边的破风声叫他下意识的发抖,肌肉紧绷。无数次他跪在泓涵身侧,藤条就一鞭子一鞭子的向自己抽过来,疼痛无章法的炸裂在身上的各处。无数次被抽倒,无数次又忍痛爬起来继续挨打。

  余光看见自己狼狈的身影跪在他旁边,无助极了。他一遍又一遍劝自己,要想大放异彩的站在舞台上,这些都是必走的路。

  摆在角落里高高摞起的垫子也是他心中的痛苦回忆。双脚脚腕被架在垫子上,胯部却还和地面有着不小的距离,泓彤胳膊死死的撑住地面,不肯卸力。   

  “你要是再撑着,咱们就等到你没力气的时候再耗。”

  他不敢违抗哥哥的指令,但身体的痛更让他没办法狠下心来对抗。

  见此,身体被泓涵粗鲁的拉起来。

  “楼下,跑十圈。跑完蛙跳,五圈。”

  再上来,泓涵的腿都直发抖。

  他本以为到此就被放过,可随即又被命令脚腕上绑着沙袋打胯。

  不限数量,一刻钟。

  泓涵就坐在一旁,拿着藤条。每当泓彤速度慢了,动作不标准的时候,藤条就会不留情面的劈下来。结束之后,训练才正式开始。记得很多次,腿上的红痕都是错落在各处,稍稍一动,肌肉的酸痛和腿上的伤都叫他面目狰狞。

  泓彤再把腿架上垫子上,便已经开始打颤了。哪还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去抵抗泓涵。泓涵不打算慢慢的磨他,直接坐上胯,压到底。

  突如其来的撕扯的疼痛让泓彤第一反应想往前逃走,奈何被压住,怎么动也是徒劳。韧带被一点点拽开,疼痛却扯着全身,像被巨浪卷进深海的窒息。他紧握拳,连手臂也用力的发抖。

  这苦,也太难熬了。

  

  他听见上面的人缓缓发话。 

  “半个小时,勾脚。”

  他几乎用尽全力去勾脚,可脚腕处的筋猛地一疼,叫他他赶忙放松,不敢再使劲勾脚。可小动作被发现,泓涵拿来沙袋压实,自己去拿了弹力带。

  “哥,哥...别拿那个,我自己会勾脚的!”

  不等他说完,泓涵已经不由分说的在他脚上绑上了弹力带。这样一来,不只是胯间抓心挠肺的痛,脚腕处连着大腿后侧的筋也被充分拉伸到,这样的姿势,每分每秒都足够难熬。

  他不敢再回忆,生理的痛甚至化为心理上的,每每想起,都是痛苦的。要不是心中梦想尚存,他放弃的次数都要比挨打挨罚要多的多。

  泓彤以为是多年走过来,早已习惯了。

  实际上,却是麻木。

  那天和小叶儿一起练功,他一方面希望哥哥轻点对小叶儿,心中却又萌发了另一个想法。

  “也别,和练自己的时候,太不一样。”

  当他看见小叶儿被踩胯时,心里不自觉的替他捏一把汗。看见两腿慢慢的被踩平,小叶儿忍不住痛,拿手使劲的推泓涵的脚。他猛地想起来,从前他被踩胯的时候只是用手托了腿,接下来双腿就是被不容反抗的力道紧紧贴在了地上。一瞬间,他疼的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不记得那天压了多久,只知道最后双腿都几乎麻的没了知觉,才被放下来。从此以后,和哥哥抵抗,他再也不敢。

  眼见泓涵的神色沉下来,他刚要开口替小叶儿求情,下一秒却直直愣在原地。

  

  “我轻点压,小叶儿忍忍就过去了好不好。”

  这种语气是他从未听过的。

  从小到大,他自认为是哥哥最亲近的,哥哥对自己才是最好。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犯了错,等待的只有无穷无尽的责骂和藤条,而小叶儿不同,他拥有的是摆在明面上的爱,是哥哥从不示众,独一份的温柔。

  泓涵的这种区别对待是他永远奢望着的,可惜,是得不到了。

  他默默低下头压起脚背。全身重量压在脚背上,膝盖伸直,手只是保持平衡,一站就是一个小时。

  这是用藤条换来的刻苦铭心的习惯。

  脚上的疼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以前再苦再累,也没有这种失魂落魄的感觉,自己在矫情什么,矫情自己还渴望哥哥独一份的爱?

  可笑。

  想到这,他又自虐般的扶着把杆做了蹲起。

  自此,他练功不再需要人催了。他恍然明白,早就没人会哄着他走了。

  泓彤,一个人走吧。

  

`

番外1 拜师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在第二章彩蛋部分😄😄 

  

  “你家长呢小朋友,把你家长叫过来我们再说好吗”    “好啊哥哥,你一定要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10岁的江瑜白真的就在另外一个练习室的找到了江淮。“哥哥,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江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疑惑还带着一点愤怒,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下手打这个弟弟。“你先说是什么事情我才能决定生不生气”    啊,我好想告诉哥哥这件事情,但是好怕被骂怎么办。想着想着江瑜白竟然忘记哥哥在等他告诉这件事情 ...

第一部分在第二章彩蛋部分😄😄 

  

  “你家长呢小朋友,把你家长叫过来我们再说好吗”    “好啊哥哥,你一定要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10岁的江瑜白真的就在另外一个练习室的找到了江淮。“哥哥,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江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疑惑还带着一点愤怒,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下手打这个弟弟。“你先说是什么事情我才能决定生不生气”    啊,我好想告诉哥哥这件事情,但是好怕被骂怎么办。想着想着江瑜白竟然忘记哥哥在等他告诉这件事情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哎哎哎,哥,我说,就…就…我在隔壁看见了一个很厉害的哥哥,我想找他做我的老师。哎哎哥冷静,不要生气。”  “唉,我没有生气,然后呢”   “他叫你过去”  “好”江淮很自然得把手放在江瑜白的头顶上揉了揉,把江瑜白揉成了鸡窝头还笑了笑。“走,我陪你去看看”

  

  就这样,江瑜白走在前面,江淮跟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他,好像那个小孩长大了。江瑜白把江淮带到了白稀的练习室内“咚咚”  “请进”

  

  “白老师好,额,请问这是你的弟弟吗?”江淮也很意外,弟弟怎么这么会找人,白稀这个舞蹈演员还是他专门请来的。江淮点了点头示意白稀是的。站在一旁的江瑜白显然是懵了,哥哥认识这位老师?

  

  “额,江老师是这样的,刚刚我在练习室里练习,然后您的弟弟找到我说想要做我的徒弟,请问您怎么看”  江淮把目光转向了江瑜白“你只是兴趣而已,真的想走专业吗?”    “对啊,哥哥,刚刚他跳的我真的很喜欢”  

  

  江淮没有说什么,“我把他带回家了,你注意一下微信”         “ 哎呀,哥哥!你为什么不同意啊  ”  江淮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连拖带拽的把江瑜白带回了家。

  

  “我给你3天 ,不5天时间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告诉你,舞蹈这个东西很难,很难坚持,再加上你的学业。如果你走专业会怎样,你最好思考清楚给我答复,明天8点那个房间见,你最好别迟到”江淮指了指在自己家里建的练习室离开了课堂,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江瑜白一个人发懵。

  

  房间内--------------

  微信

  江淮:小稀,对于江瑜白要当你的徒弟,你是怎么看的

  白稀:我问了一下我哥,他说如果他是想学的话我可以带他,只是我有一个条件,我想让他想好后来我这里先练练他,我怕他是三分钟热度,您看可以吗?

  江淮:当然可以,我这几天让他想想清楚再给你答复

  白稀:好

  

  第二天---------------

  7点30江淮冲进了江瑜白的房间,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人,又走到窗帘前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瞬间照进房间刺进了江瑜白的眼睛。“来来来,江瑜白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不起床,这让你走专业你起的来吗?啊?你今天练的时间、数量都翻倍,你还不起看我抽不抽你”

  

  江瑜白被这一唠叨吵醒了,准备好后走进了练功房。还是那样,江淮在前面带热身操,江瑜白在后面跟着做。“这个动作手低一点”   “这里高一点”  “这里用点力啊”简简单单一个热身操就被跳出一身的毛病,这让人怎么活。      

  

  “横叉学过吧”江瑜白是在兴趣班上过一点舞蹈课的,江瑜白是算得上有天赋,比一般的人都要软一些。可是兴趣班就是兴趣班,怎么都是比不上专业的。江淮眼前的江瑜白并没有给他加练功砖,江瑜白轻轻松松的坐到了地下。只是不太直,脚背也没有绷。江淮摇摇头表示非常的不满意。

  

  “算了,你过来”

  

  

  1432个字,剩下的明天在更吧

  

  

  

`

第四章

  “下课,江瑜白留下来其他人去吃早餐吧”

  

  “白稀,你这个小徒弟的功练到家里去了啊!怎么回事”

  

  “额……这个…就是我前几天带他专门练了横跨,可能还没有恢复过来。你先别生气”

  

  “是这样的吗”白稀也是替江瑜白捏了一把冷汗

  

  “是这样的,白老师。”

  

  

  “走了,你下我的课留下来加练啊!我可不管你坚持不坚持的下来。去吃早餐吧,吃完早点带教室预习一下”

  

  江瑜白走到门口快换玩鞋准备走时,却听到“诶,下次叫师伯听到了吗?”江瑜白突然觉得这个白洐也不是什么坏人。“听到了”

  

  食堂–---------------...

  “下课,江瑜白留下来其他人去吃早餐吧”

  

  “白稀,你这个小徒弟的功练到家里去了啊!怎么回事”

  

  “额……这个…就是我前几天带他专门练了横跨,可能还没有恢复过来。你先别生气”

  

  “是这样的吗”白稀也是替江瑜白捏了一把冷汗

  

  “是这样的,白老师。”

  

  

  “走了,你下我的课留下来加练啊!我可不管你坚持不坚持的下来。去吃早餐吧,吃完早点带教室预习一下”

  

  江瑜白走到门口快换玩鞋准备走时,却听到“诶,下次叫师伯听到了吗?”江瑜白突然觉得这个白洐也不是什么坏人。“听到了”

  

  食堂–---------------

  

  “诶,江瑜白刚刚白老师没有怎么难为你吧,看白老师好像好凶的样子”     “没有啦,我觉得白老师挺好的”   呵呵,之后你就知道白洐老师没有这么好

  

  文化课上,江瑜白他不仅专业课第一,他的文化课成绩也不低,都能保持在年级前50左右。他们的语文老师姓肖,是一位比较严格的老教师,对于这一帮搞艺术的人他不是很能理解。班里又有一位不仅专业课好,文化课也好的学生,他不得不怀疑江瑜白是不是靠什么关系搞来的好成绩。为了验证这一想法他频繁的点江瑜白来回答问题。

  

  “这里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把天边的白云比作白兔,生动形象的写出了作者对蓝天的喜爱和他对大自然的热爱”         “坐下”

  

  江瑜白上的这一节文化课可谓是胆颤惊心,时不时要被肖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时不时还在注意作为班主任在后边巡逻。不巧,有一次看老师看入迷了,被肖老师点了一次名。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江瑜白吃完午饭后还是敲响了白稀办公室的门。猛然的发现白老师居然和白洐老师是在一个办公室。

  

  “白老师好”

  

  “你叫哪个白老师呢?”白稀笑到

  

  “两位老师都好”

  

  “嗯,什么事来找我?”

  

  “额,我是来道歉的,就是我不因该早上这么晚的到教室,没有做好热身,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江瑜白说时还时不时往白洐那里瞟了几眼

  

  “嗯,我觉得这点该罚,还有呢?”

  

  “我不知道,请老师指示”

  

  “伸手”江瑜白还是很乖的把手给了老师,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白洐老师在这里让江瑜白红了脸。

  

  “啪啪”短短的两声在江瑜白耳朵里回放。痛,太痛了。江瑜白白白净净的小手瞬间变成红色,被打的地方突出了两条棱子。白稀把戒尺重新放回了抽屉里,漫不经心地说到“你今天上文化课的时候有在好好听吗”

  

  白稀把气场放的很大,江瑜白被吓的说不出话,杵在那里站着。让白洐看不下去了,“行行行,白稀你让瑜白会去睡觉吧,我帮你罚他可以吧”   “嗯”

  

  江瑜白回到宿舍时所以人都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江瑜白连忙把眼泪擦干净跑回了床上,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流。留完一点还有一点,少年委屈的睡不着觉,他怕白老师不认他了,白老师好生气。

  

  

  办公室内-----------

  

  作为教导主任的白洐当然不会放过白稀,把下个月要做的任务布置给了白稀。“我给你布置的的任务完成了吗?”

  

  正在生气的白稀疑惑的看向白洐“哥哥,我忘记你给我布置了什么任务,请您指示,我马上完成”

  

  “呵呵,1个小时,全班的成绩做成表格交给我,你自己看着办”

  

  今天晚上可能还有一更,这篇有点短

  

  

  

  

棍学日志

震惊!内娱难见的风格!!甜美?酷帅?性感?疯批?

震惊!内娱难见的风格!!甜美?酷帅?性感?疯批?

棍学日志

【朱志鑫】

欢迎来到棍帝的绝对领域

【朱志鑫】

欢迎来到棍帝的绝对领域

星星乎🌟

四十一、前“撕”后想

  “呜哇”孟赟一把抓住欧阳辰的胳膊“我好疼啊!好累啊!为什么下午还要继续啊……”

  

  “唉,那你抓着我干嘛,我比你更惨好吧,你要哭去找闫老师哭去。”欧阳辰都累到脱力了,拎着的袋子拖在地上,身子靠着墙往前蹭。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他被孟赟这么一拉,有些不耐烦:“哎呀你好好走,别拉着我,还有……不许跟别人说”

  

  孟赟听得有些发愣:“说什么?”

  

  “就是不准跟别人说我刚刚的样子。”欧阳辰无奈地拖着孟赟往前蹭,有些无语,有些羞耻,还说我们心有灵犀呢。

  

  “哦哦哦,这个呀,好的好的,大家都一样好吧,我也没啥好说的。”

  

  中午阳光正好,气温虽低,房檐...

  “呜哇”孟赟一把抓住欧阳辰的胳膊“我好疼啊!好累啊!为什么下午还要继续啊……”

  

  “唉,那你抓着我干嘛,我比你更惨好吧,你要哭去找闫老师哭去。”欧阳辰都累到脱力了,拎着的袋子拖在地上,身子靠着墙往前蹭。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他被孟赟这么一拉,有些不耐烦:“哎呀你好好走,别拉着我,还有……不许跟别人说”

  

  孟赟听得有些发愣:“说什么?”

  

  “就是不准跟别人说我刚刚的样子。”欧阳辰无奈地拖着孟赟往前蹭,有些无语,有些羞耻,还说我们心有灵犀呢。

  

  “哦哦哦,这个呀,好的好的,大家都一样好吧,我也没啥好说的。”

  

  中午阳光正好,气温虽低,房檐上凝结出了小小地冰棱。两小只艰难的上了宿舍的床,窗外风声霎起,激起结冰了的柳条“叮铃铃”银铃般的响声,正是午休的好时候。

  

  “辰儿!欧阳辰!”孟赟着急忙慌地从床上爬起,手忙脚乱,翻出压在被褥里的手机。完了,还有十分钟就到训练的时间了。孟赟赶紧摇着欧阳辰,企图让他快速醒来“要迟到了!赶紧起来,快快快。”

  

  才想起京都的冬天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出被窝,冷得孟赟牙齿直打颤。

  

  进过一番忙活,又是重蹈覆辙的一次,两小只踩着点,跑进了舞蹈教室。

  

  “你们呀,我该怎么说才好。事不过三,最后一次了啊。”闫邵安早就到了教室,认为两小只应该会比自己先到达来活动,结果半天不见人影,还担心他们会不会出事了“下午练技巧,腰都给我活动开啊。”

  

  “嘶,我的腿啊”孟赟堪堪将腿放在四层垫子上,想着竖叉甩甩腰,腿根一股剧烈的疼痛如雷电袭来,赶紧用手撑着,慢慢地往下颤。

  

  看得欧阳辰又是一皱眉,摸摸自己,便也觉得隐隐作痛。随便踢踢腿,钻到把杆里甩腰。

  

  刚下去,便有一双热情的大手抓上了欧阳辰的小细胳膊,以为是孟赟,刚想开口叫骂,定睛一瞧,张开的嘴呆住了。

  

  “放松~,给你开开”说着曾尧珏就把着欧阳的胳膊往他的小腿够。

  

  把杆的高度正好,刚刚将欧阳辰的腰顶在最高处,脚尖勉强点着地。

  

  木制的把杆硌得欧阳辰生疼,加上曾尧珏均匀快速地发力。镜子中的欧阳辰从一条长江大桥徐徐变成了一座小拱桥,“咔咔咔”稀碎的声响时不时从腰间传来。

  

  双手直逼小腿,曾尧珏猛得一发力,双手随即从双腿之间穿过。“呃”胸腔仿佛被下压后卷的骨死死抵住,使欧阳辰一瞬间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如搁浅地鱼儿闭上了鳃,条件反射似的眯上了双眼。

  

  “咳……”曾尧珏松手的一刹那,欧阳辰犹如一个被压住的弹簧,眨眼间的功夫,双手便离小腿远远的。

  

  缓缓起身,往下蹲,回着腰。这绝对是舞蹈生极大酷刑之一,欧阳辰暗暗吐槽道。颤抖着吐着气,一吸一呼甚是缓慢,生怕动作大点扯得疼。

  

  相比之下,孟赟不知轻松了多少,一脸平静甚至开完还有些舒服地模样,在欧阳辰眼里,即是羡慕,又像嘲讽。

  

  “活动好了吧,直接甩腰抓腿,来,预备”敲敲鼓,估计是每位舞蹈老师在训练前都会做的是,闫邵安还多了步,再挥挥鼓棒子。

  

  “铛铛铛铛,咚”

  

  “啪”干净、利索,最主要的是,孟赟比欧阳辰稳很多,这再次让曾尧珏见识到了,他相对于欧阳辰来说,扎实的基本功。

  

  “再顶顶,再,使点劲”闫邵安扶膝起身,一手搂住孟赟的腰,一手揪起胸口处一点衣服“胸腰再往上挑,再往上爬爬。”

  

  “呃”血液仿佛倒流,太阳穴发胀,脑袋发沉。眼睛直直地看着地板,似已经舞无法自主做出反应,连眨眼也变得格外艰难。

  

  仿佛有无数只歪七扭八的章鱼从蓝灰色的地胶中钻出,它们争先恐后,蠕动着身体,正在向自己逼近。孟赟用发胀的眼睛使劲眨了一下,可怕的章鱼又退了回去,蓝灰的地胶恢复如初,平静如水。

  

  大腿的酸痛如汹涌的大浪袭来,骨节一个个紧挨着,卷在一起。疼痛像是要吞噬掉孟赟呼吸的本能,拼命想睁开嘴,大口的呼吸,断断续续,伴随着些许的咳嗽。

  

  “再卷,再卷,还不够。这还不是你的极限,孟赟,再往上挑,头去找屁股。”闫邵安的话语让孟赟意识到,还好自己还活着。

  

  靠自己下腰抱腿,比单纯点撕腰难熬多了,精神与身体的双重磨炼。腿软站不住了,还要努力伸直;胳膊酸得使不上劲了,仍要努力向上爬;腰与脖子卷到仿佛不能呼吸,依旧需要往里再够。是选择放弃,起身被骂一遍,自觉羞愧,还是继续坚持,与自己作斗争。

  

  没有曾经被平庸历练,在枯燥痛苦的基本功中前行,又怎会有你所看到的经验。

  

  “再坚持一下,再多一点。”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点。异口同声,却有一口是心声。

  

  “最后十秒,自己心里数着,再多一点,到了就起来”闫邵安扶着孟赟的腰,见镜子里的少年卷出来一个美妙的弧度,脸因充血而通红,手指发白,大颗大颗的汗珠掉落在地上,溅起不小的水花。

  

  “好”闫邵安带着劲,孟赟慢慢挑腰而起,眼前是一片眩晕,带着五彩斑斓的黑点,一时间卡在半空中。

  

  如时间静止了般,过了许久,脸上的红斑徐徐退去,双臂才从两边自有落下。同石像破开禁锢外壳一般,孟赟用力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弯下身子回腰。

  

  闫邵安带有余温手,力道均匀地拍着孟赟的腰和背,顺着气,试图帮他缓解任然剧烈的恶心感。

  

  二人腰上的功夫不能说是齐头并进,因为从开学到现在,哪怕双方都极其努力,还是相差甚远。

  

  曾尧珏考虑到欧阳辰腰背肌肉的能力,过段选择给他掰腰,然后让他耗着。

  

  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之中,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说法:你软度好,那你的能力肯定不太行吧;你能力好,那你的软度一定就一般般吧。

  

  但在闫邵安这里,无论是哪些方面,你都得给我一齐向前,绝对不允许“瘸腿”的现象出现。曾尧珏曾经就是在闫邵安的“魔爪”在,死去活来,现在是个名副其实的全能王。

  

  下午的课刚刚开始,孟赟捶着腰爬在垫子上不愿起来,欧阳辰卷缩在地板上,大脑放空。明明只有四个人,教室里却是痛苦的哀嚎持续不断。

  

  “那就先休息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要你们精精神神地好好站在这里上课。”闫邵安的话说完,鬼哭狼嚎停止了。

  

  欧阳辰慢慢向水杯挪去,不说话了,孟赟干脆躺在地上,一点一点向门口滚去。

  

  “起来,要走好好走,蛆似的,像什么话。”闫邵安一巴掌拍起了孟赟,也让教室另一头的欧阳辰吓得一哆嗦,乖乖站起来走。

  

  

  

  

明仪

想问问宅舞到底要怎么扒呀是看振付的镜面还是对着和她一起,就是如果振付举左手我应该举左手还是右手呀

想问问宅舞到底要怎么扒呀是看振付的镜面还是对着和她一起,就是如果振付举左手我应该举左手还是右手呀

芝士贼咸
  愿你我终能翩翩

  愿你我终能翩翩

  愿你我终能翩翩

瓜瓜瓜妹
没有舞台就创造舞台,凌晨还在舞蹈服练舞,他真的!我哭死!
没有舞台就创造舞台,凌晨还在舞蹈服练舞,他真的!我哭死!
靖新闻
女孩回乡在碇步桥上跳春晚同款舞蹈。
女孩回乡在碇步桥上跳春晚同款舞蹈。
江西旅游广播
女孩回乡在碇步桥上,模仿了一段《碇步桥》舞蹈
女孩回乡在碇步桥上,模仿了一段《碇步桥》舞蹈
江西旅游广播
男子喜欢“碇步桥”便自学舞蹈
男子喜欢“碇步桥”便自学舞蹈
江西旅游广播
一位大哥因喜爱“碇步桥”而自学舞蹈,动作流畅,柔美自然
一位大哥因喜爱“碇步桥”而自学舞蹈,动作流畅,柔美自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