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舞蹈

88.8万浏览    63756参与
鸽子ank

审核就不给我通过😭😭做个人吧🙏

审核就不给我通过😭😭做个人吧🙏

三胞胎真善美的成长日记
妈妈今天是一只Q弹的蝴蝶,能否收到大家的小爱心呢
妈妈今天是一只Q弹的蝴蝶,能否收到大家的小爱心呢
一梦萧瑟

听见全世界 第四十八章 沉重的沙袋

吴烽吼完了,觉得嗓子艰涩,抓起宁夏身边的水杯就是一通灌。他边喝水,一双眼睛还不忘来回巡视不远处的那排少年,像极了一只在自己地盘上不停盘旋的老鹰。


宁夏捏了捏垂在身侧的拳头,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吴烽的个子比何正东还要高一些,宁夏站在他身边高高仰起头,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说道:“吴老师,我……我不想坐在这里。”


吴烽喝水的动作一顿,显然是没有听懂宁夏的话,但他还是非常有礼貌地弯下腰做出一付倾听的模样道:“何老师嘱咐过你不能乱跑,要是无聊我这儿有几本关于舞蹈的杂志,你要不要看?”


宁夏知道吴烽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他红着脸,又不好意思说出看你的学生在拼命练功自己也想练的话,只站在...

吴烽吼完了,觉得嗓子艰涩,抓起宁夏身边的水杯就是一通灌。他边喝水,一双眼睛还不忘来回巡视不远处的那排少年,像极了一只在自己地盘上不停盘旋的老鹰。


宁夏捏了捏垂在身侧的拳头,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吴烽的个子比何正东还要高一些,宁夏站在他身边高高仰起头,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说道:“吴老师,我……我不想坐在这里。”


吴烽喝水的动作一顿,显然是没有听懂宁夏的话,但他还是非常有礼貌地弯下腰做出一付倾听的模样道:“何老师嘱咐过你不能乱跑,要是无聊我这儿有几本关于舞蹈的杂志,你要不要看?”


宁夏知道吴烽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他红着脸,又不好意思说出看你的学生在拼命练功自己也想练的话,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拉扯着衣服的下摆,一双眼睛扭捏地不停往把杆的方向瞄。


吴烽虽然是个傻大个儿但心思还是挺缜密的,他顺着宁夏的视线往把杆方向看了看,心下了然道:“要练功吗?”


宁夏见自己心里想的事被猜出来,终于长长舒出口气,他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一眼吴烽。


这个何正东在S市时三句话不离的孩子,吴烽这会儿倒是对他有了点兴趣,他摸着下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宁夏,“何老师说你的脚受伤了,没事吗?”


“我……我不知道。”宁夏用恳求的眼神看向吴烽,“吴老师,我不想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吴烽顿时觉得压力山大,你说自己学生吧,怎么练都行,眼前这个可是太子爷啊,有什么磕到碰到的不得要了自己的命?可这孩子这么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吴烽又觉得心软,受伤不能练功的那种焦急和等待人人都经历过,那种抓心挠肺的感受怕是也让眼前这个叫宁夏的孩子异常难受吧。


“你这个情况……”吴烽看了一眼他包扎得严实的脚,嘴里啧啧作响,“舞肯定是跳不了,身韵倒是可以练练,剩下的基功……要么你耗个横叉?”


宁夏也知道自己柔韧性不行,这块也是他最着急的,听吴烽说可以练横叉,当即心里就燃起了一团小小的火焰。


宁夏身后就是雪白的墙壁,他连着几天没有好好练功,回功回得厉害,这会儿背后还没贴上软砖呢,光是double腿分开一百五十度以上就已经感到一阵吃力。宁夏没想到自己真的退步那么多,脸色不禁唰的白了。


吴烽没想到他的程度这么不济,他沉默着坐到地上,双脚撑着他的脚踝帮他一下一下做放松。


“不热身直接压会伤到的,我先帮你松松筋,你跟着我的节奏,我cheng的时候你就尽力将腿往后带,我松的时候你就放松将腿往回收。”


宁夏点头,两人做了几十个配合,直到宁夏感觉大腿nei侧有些微微发热,吴烽才停下来。吴烽毕业后就跟着何正东,从业时间长了也算经验老道,眼前这个孩子一看就是练舞蹈时间不长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决心要吃这份苦受这份罪,可是看他这份乖觉的模样,确实比自己手里那几个臭小子要强得多!


“几天没练了吧,韧带有些发紧”,吴烽语气里带着与刚刚训那帮学生截然不同的温和,他这么说,一来是宁夏的韧带确实有些发紧,二来他也敏感的发现了宁夏在面对他时显出的自卑,因此吴烽斟酌了一下,故意用几天没练功的借口来为宁夏糟糕的rouren性找个台阶下。


宁夏听了他的话,身体果然放松了几分。他在吴烽面前确实露出了一丝自卑,因为在宁夏的心目中,何正东和章桦都是顶尖的舞者,而自己作为他们的学生,甚至连个heng(叉都做不好,真的是给老师丢脸。


吴烽撤掉双腿,又看了看他包得严实的脚底,道:“你脚有伤,躺下来练吧。”


“是,谢谢……吴老师。”


对于吴老师的细心,宁夏心里感动,他连忙躺下调整胯骨尽量让自己严丝合feng地贴在墙壁上。这种hao叉宁夏没有经历过,但是他开过胯,觉得两者之间的差别应该不大,于是便寻着记忆里模样打开double腿先用自己的力量尽量将两条腿沉向地面的方向。


“膝盖伸直。”吴烽调整了他有些外fan的膝盖,“脚尖不做要求,等伤好了再说,但是膝盖,一定要伸直,不要扭。”


靠自己的力量沉到极限后吴烽给宁夏的两只脚huai都绑上了沙袋,沙袋自身的重量顿时不自觉将宁夏的leg带着往下沉,从big腿nei侧瞬间传来的酸疼拉che感让宁夏忍不住紧紧握住双拳。


“不强求度数,今天就先这么hao着吧。”吴烽还是不放心,偷摸出手机佯装自己在看时间,实则悄无声息地将镜头对准宁夏后拍了张照片给何正东发过去,“二十分钟后我来帮你解开?”


宁夏嗓子眼里艰难地哼出一声好来,随后便是孤独而漫长的等待。


这么躺着耗,显然比坐着耗更费力,两只腿上的沙袋加起来有十斤重,吴烽嘴上说着不强求度数,可实际上沉重的仿佛灌了铅的腿一直都在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落。


双腿之间的open(越来越大),大腿nei侧的韧带也越收越紧,为了抵抗不断下沉的力量,宁夏只能拼劲全力用腿部肌肉将double 腿勉强控在同一水平线上,可是他肌肉力量显然太差,没几分钟两条腿就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酸zhang和si(裂(感犹如两只猛兽,不断消耗着神志,宁夏用力甩了甩头,手指紧紧(抠住地板,十指力气之大仿佛要将坚硬的地板生生撕开一个口子。


耗腿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一秒钟仿佛都能被掰成三块,宁夏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手指上传来的痛楚有那么一瞬让他觉得稍微有些解脱,可时间一久,就连手指也疼麻了。


宁夏无助地将头撇向吴烽那边,可那里的情况显然更糟糕,学生们cu重的喘气和低低的cry交织在一起,那场景就像一把重锤,直直砸向宁夏胸口。宁夏有些喘不上气来,他浮浮沉沉地想,那些学生耗了那么久,四块垫子的高度肯定很疼很疼,他们能忍,宁夏你就不能忍了吗?


能,一定能的!宁夏暗自要紧牙关,心底回响起坚定的声音,可当他的目光转向正在默默给孙晓晓按压腿gen的吴烽身上时,鼻头还是不可扼制的开始发酸。


宁夏眼前一片模糊。


他想自己的老师了。


想章桦,想何正东,想他们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好像再苦再累,再难以忍受,只要有他们,心底就会有希望。


——————————————

作者有话说:

万万没想到,宁夏在A+的第一练,是吴大熊给的。

我修改了几十次才发上来,无语。

暑假开启,本章抓人,奖品宁夏&穆晓雷的扇子,共计20人。上次由于疫情影响快递不通的小可爱们,如果你们的快递已经正常运作,可以私信我。


抓人条件:关注+推荐


祝大家好运~~

Vicky教你练瑜伽
如果你可以做骆驼,也可以做轮
如果你可以做骆驼,也可以做轮
姑妈有范儿
居然我数完三个数,某人才扭过头来看我跳舞!
居然我数完三个数,某人才扭过头来看我跳舞!
姑妈有范儿
你负责好好的跳,我负责把蚊子喂饱,哈哈
你负责好好的跳,我负责把蚊子喂饱,哈哈
仙女下凡脸着地

十四、冷落

   曲终,台下那人早已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双眼只剩下冷冷的光。


   这场表演是婀娜多姿还是多才多艺?黎锦成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词语去形容这个难以直视的片段。


   一路胆战心惊,不知从何说起。此时的文悦昕出于害怕那人不再管她,只得战战兢兢的说了句抱歉。


   没有任何回答。同车上的其他老师也并不准备插手。


   她心里只是愧疚,可对于自己刚刚的决定,她没有任何悔意。独立完成一支古典舞,是她一直以来的理想。......


   曲终,台下那人早已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双眼只剩下冷冷的光。


   这场表演是婀娜多姿还是多才多艺?黎锦成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词语去形容这个难以直视的片段。


   一路胆战心惊,不知从何说起。此时的文悦昕出于害怕那人不再管她,只得战战兢兢的说了句抱歉。


   没有任何回答。同车上的其他老师也并不准备插手。


   她心里只是愧疚,可对于自己刚刚的决定,她没有任何悔意。独立完成一支古典舞,是她一直以来的理想。


   终于是熬到了下车,一直沉着脸色的那人也终于开了口:“文悦昕,我知道你觉得自己没有错,那既然如此,不必感到抱歉,更不必为了息事宁人而认错。”


   他说得没错,可是文悦昕算不上温柔,大庭广众之下指责她,她也觉得委屈。


   文悦昕:“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黎锦成觉得好笑,他之前教的大道理原来是这么用的。


   留下满眼失落,径自回到办公室。


   此时女生宿舍内凌俐已然开始数落:“文悦昕,这次真的不是我说你,你太任性了。其实在我看来,你自己准备的片段不算差,但是在专业评审眼里呢?黎老师辛辛苦苦为你准备这么久,你就这么对他?”


   文悦昕知道对不起一直以来对她最上心的的黎老师。可只是一个艺术节而已,就算竞选失败,她至少也完成了一直以来的理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也仗着黎老师的偏爱开始任性。一直以来,无论是闯什么样的祸,回头一看,总有他悄然无声默默守护。


   自那日起,黎锦成只是丢下一句“只要不在我班上,你爱去哪上课就去哪里。”


   在夏慕班里虚度光阴,久而久之文悦昕也没有接着再去上课。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艺术节晋级结果出炉。


   文悦昕以为,她至少有技巧组合兜底,怎么也不至于晋级失败。可事实不如预想那般,晋级名单上没有她的姓名。


   这样的结果让她更加无法面对黎老师。难道要放弃学舞吗?她不会,她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不愿面对黎锦成,课总是要继续上的。时隔两周,再度回到夏慕的课堂。


   夏慕:“这是游乐园还是菜市场?想走就走,想来又来?你缺了整整两周课,班里的进度你差太多了。在旁边练软开吧,从横叉开始。”让她继续留在班里,文悦昕知道已是仁慈。


   两张耗横叉用的凳子,是从未体验过的高度。半个小时,害怕影响课堂只敢默默哭泣。夏慕一直没有说话,文悦昕以为大概是不管她了,便试图起身练习其他。


   夏慕:“让你起来了吗?”


   还未起身又只得继续维持动作。整一个小时,再也忍不住放声哭泣。胯根传开的疼痛是从未体验过的。文悦昕以为夏慕或许会让这样影响课堂秩序的人滚出去吧。可没有等来她的责备,倒是时隔两周终于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跟我走”是整整十四天以来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


   回到黎锦成的教室,文悦昕手足无措,一直站在角落像是等候发落。


   黎锦成:“耗了横叉不去踢开,等着再耗一次吗?”


   还好,幸好,他不是再也不管她。


   待到踢完,脸上依旧是未干的泪痕。


   黎锦成:“解释。”


   文悦昕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步半寸地挪到人跟前,伸出双手环抱住了黎锦成。


   在这之前,他甚至想了十几种方法该怎么处理这个小麻烦精。可此时,再也生不出气,只是无奈道:“松手。”


   没有听从他的话,文悦昕只是委屈地连声抱歉:“不要不管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黎锦成叹气:“先站好,好好说。”


   文悦昕:“这次是我太任性了,根本没有考虑过后果,还枉费了你的一番苦心。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擅自做主有多么愚蠢。整整两周你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真的很害怕你再也不管我了…”声音愈来愈小,仔细听话里都是藏不住的啜泣。


   黎锦成:“你害怕我不管你?那我有没有说过你适合什么?有没有告诉过你要相信我?你是怎么做的?现在是一点都不乖了。流水不争先?难道不该是小朋友不争气?”


   听到又是对不起那三个字,黎锦成除了无奈别无他法。抬手轻刮在了道歉那人纤巧挺立的鼻梁上,末了还不忘帮她抚去欲掉的眼泪。


   黎锦成:“听好了,两周不理你算是给你提个醒,没有下次。还有逃课的账,看你可怜兮兮的暂时先不找你算。以后再任性,迟早收拾你。”


   眼前的女孩依旧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低着头继续流泪。



   黎锦成:“还哭呢?”


   文悦昕觉得不好意思便开始转移话题:“夏老师就是故意罚我的,胯好疼,我觉得伤了。”


   黎锦成笑:“该。她没揍你都是轻的。逃谁的课不好,敢逃她的。”


   文悦昕抽噎着:“还不是你不理我,我才只能去找她。”


   拿她没办法,毕竟也是真的冷落了这么久。末了只好带着她出去吃饭,细致安慰这个不省心的小气鬼。


就一刻钟

拉拉人请自行屏蔽脑中舞蹈的自动播放再进行观看。

(闪暖里是真的很难找到差不多的动作,理想是很美好的,现实很残酷。不过动作我尽力在卡点了,大家轻点喷😥)

拉拉人请自行屏蔽脑中舞蹈的自动播放再进行观看。

(闪暖里是真的很难找到差不多的动作,理想是很美好的,现实很残酷。不过动作我尽力在卡点了,大家轻点喷😥)

不齐舞团
经典永不过时,华流才是最diao的!
经典永不过时,华流才是最diao的!
小沐同学
哎呀,哎呀。麻麻我想吃烤山药烤山药。
哎呀,哎呀。麻麻我想吃烤山药烤山药。
小沐同学
到底要怎样才能靠近?
到底要怎样才能靠近?
小沐同学
奔赴星空大家最不喜欢上周几的课呀?
奔赴星空大家最不喜欢上周几的课呀?
小沐同学
宝我最近失眠很严重。
宝我最近失眠很严重。
晚琛琛儿

Chapter.2送走一阎王,又来一活阎王

听到顾翊辰离开的声音,躲在沙发后的叶瑾瑄以为自己安全了,正沾沾自喜。却未想到“危机”正来临

得到顾翊辰吩咐的顾一,就像夜中狩猎的猎人跟着叶瑾瑄脚步

叶瑾瑄以为自己安全了,明目张胆的在街上漫步

顾一瞅准没有摄像头的小巷子,将毫无防备的叶瑾瑄套上麻袋带回车上。这时,叶瑾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恐慌,他在害怕,害怕祁玉阳将他抓回去关在暗无天日的囚房中摧残,只有……只有那夜夜的……

不,他不要这样他脑子里的潜意识是这样的。于是他开始反抗,面对一等一的暗卫的捆绑技术,叶瑾瑄在力气都耗完之后放弃了挣扎

只听见汽车稳稳的停下,顾一将叶瑾瑄五花大绑丢在了清水居的禁室便离开了

这时顾翊辰还没回来,叶瑾......


听到顾翊辰离开的声音,躲在沙发后的叶瑾瑄以为自己安全了,正沾沾自喜。却未想到“危机”正来临

得到顾翊辰吩咐的顾一,就像夜中狩猎的猎人跟着叶瑾瑄脚步

叶瑾瑄以为自己安全了,明目张胆的在街上漫步

顾一瞅准没有摄像头的小巷子,将毫无防备的叶瑾瑄套上麻袋带回车上。这时,叶瑾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恐慌,他在害怕,害怕祁玉阳将他抓回去关在暗无天日的囚房中摧残,只有……只有那夜夜的……

不,他不要这样他脑子里的潜意识是这样的。于是他开始反抗,面对一等一的暗卫的捆绑技术,叶瑾瑄在力气都耗完之后放弃了挣扎

只听见汽车稳稳的停下,顾一将叶瑾瑄五花大绑丢在了清水居的禁室便离开了

这时顾翊辰还没回来,叶瑾瑄一个人蜷缩在禁室的角落里啜泣道:“阳主子,瑄错了求您别罚瑄,瑄害怕……”

赶好不如赶巧,此时顾翊辰打开门听到了叶瑾瑄这句话心里的愧疚油然而生,更多的是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叶瑾瑄深深的自责

但,仍是存了惩罚的意味

顾翊辰看着叶瑾瑄还在喃喃道且伴随着颤抖,便走向前将绳子解开低着嗓子道:“别怕”

不知是顾翊辰那句“别怕”安慰到叶瑾瑄,他竟安定下来,沉沉的睡着了

顾翊辰将叶瑾瑄身上的麻袋解开,掀开叶瑾瑄的衣服,衣服之下是一条条新旧交加的伤痕,顾翊辰帮叶瑾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再将他放在自己的床上,自己便去沙发上将就了一夜。沙发终究是太短了,、硌着他一晚上睡的不舒服

次日清晨

他因为心中记挂着叶瑾瑄便醒的很早去房间里坐在床边,看着男孩的轮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是阳光透过窗帘射到叶瑾瑄的脸上,他动了动睫毛睁开双眼,金属色的房间,心里悬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

顾翊辰冷冷道:“看够了么?”

叶瑾瑄才发现旁边有人,抬头一看震惊还是震惊,慌忙道:“顾翊辰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啊”

顾翊辰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房间的气压又低了几分:“你说什么让我走?不可能,”

叶瑾瑄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流了下来:“顾翊辰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你离我远点,走开,行不行,我不想看见你”

顾翊辰听到叶瑾瑄这句话眉毛微皱

叶瑾瑄还在继续说:“顾翊辰,我配不上你,我不“干净”了。你懂吗?我配不上你。你是M国新秀首席,而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顾翊辰大手一捞将叶瑾瑄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掰着叶瑾瑄的脑袋:“叶瑾瑄,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嫌弃你,我不在乎我们地位悬殊,如果你介意我就替你请最好的老师教你跳舞”

叶瑾瑄听了顾翊辰这番话心中的波澜微微平定,但顾翊辰话锋一转:“但是,惩罚少不了你懂得,四楼自己上去吧,规矩你懂的”

叶瑾瑄走上楼梯这熟悉的一切都没变推开门,脱掉顾翊辰套在他身上的衬衫,缓缓跪下,摆好惩罚的姿势,等待顾翊辰的到来

顾翊辰推开门看见叶瑾瑄赤裸的后背,心中暗暗的赞许规矩还记得(叶瑾瑄如果知道顾翊辰这样想的话肯定会吐糟一句,如果我忘了你还不得带我去阎王那走一趟,不过本来就要去阎王那走一趟)

顾翊辰坐在椅子上玩着手中的戒指戏谑道:“说说吧,错哪了?要我帮你说翻倍”

叶瑾瑄定了定神道:“瑄儿不该自我轻贱”

顾翊辰仍把玩着戒指丝毫没有看对方的意思缓缓道:“瑄儿说该罚多少?”

叶瑾瑄颤颤道道:“背笞10鞭”

顾翊辰不禁在心里道:“小傻子”

“好,十鞭,忍着”

顾翊辰知道背笞很疼,但第一鞭还是得给小孩立威,用了十成的力气打下去,顾翊辰虽是练舞但也跟着练武,力气很大

一鞭下去,叶瑾瑄的后背有一丝丝血珠挂出。叶瑾瑄知道顾翊辰不喜欢受罚时别人叫出来,便下意识咬住嘴唇,人在不断地颤抖,

紧接着5鞭下去,顾翊辰放了水,叶瑾瑄在最后一鞭落下时已经趴在了地上,交错的鞭痕在刺激这叶瑾瑄。

顾翊辰将藤条放在书桌上道:“没了么?”

叶瑾瑄缓缓道:“没……没有

顾翊辰顿时双眼猩红问道:“真的没有么?”

叶瑾瑄不争气的抖了一下道:“瑄……瑄儿不知道”

顾翊辰顿时火气上来了:“好一个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翻倍””

叶瑾瑄道:“好”

顾翊辰强制压住自己的怒火换用轻ling的口吻说道:“1.那天出去把保镖丢下了,真有你的叶瑾瑄2.逃出来了没有第一时间找家里人帮忙,嗯?3.受罚时还自残?(咬嘴唇)嗯?”顾翊辰每说一条,手有意无意的在叶瑾瑄的屁股上浮动

叶瑾瑄在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屁股保不住了(不是保不住了,就是保不住了)

“一条50下翻倍,共300下“顾翊辰放下叶瑾瑄示意他去刑凳上躺着。

宣灵儿

双飞燕(3)

“我知道,方方,我知道,忍一下。”


方书剑猛烈地摇头,他试图用理智把自己掰回现实,但这不可能,胯间的疼痛没有因他的乖觉减少一分一毫,反而愈演愈烈,将他拖进深渊。


“那我们缓一下,但是方方,今天必须到底”阿云嘎温柔但绝不退让,孩子该心疼还得心疼,但该练的功一点都不能少,这是他的规矩。


方书剑听到这话,猛地掀起上半身,但又无力地砸了回去,一声声呜咽不再被克制,就这么清晰地炸在舞房里。


阿云嘎非常理解方书剑的感受,疼痛冲破了限度,任何心里建设都是糖塔,在眼泪面前不堪一击,但这时更需要有人在身后逼一把,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他耐心地等待方书剑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还有空间...

“我知道,方方,我知道,忍一下。”


方书剑猛烈地摇头,他试图用理智把自己掰回现实,但这不可能,胯间的疼痛没有因他的乖觉减少一分一毫,反而愈演愈烈,将他拖进深渊。


“那我们缓一下,但是方方,今天必须到底”阿云嘎温柔但绝不退让,孩子该心疼还得心疼,但该练的功一点都不能少,这是他的规矩。


方书剑听到这话,猛地掀起上半身,但又无力地砸了回去,一声声呜咽不再被克制,就这么清晰地炸在舞房里。


阿云嘎非常理解方书剑的感受,疼痛冲破了限度,任何心里建设都是糖塔,在眼泪面前不堪一击,但这时更需要有人在身后逼一把,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他耐心地等待方书剑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还有空间,极限还未到来。所以当那具带着颤的身子恢复到正常的呼吸频率,脚下的阻力不再这么大时,阿云嘎并不意外,这才是方书剑,隐忍,坚韧,自觉,优秀。


三两下给人踩到了底,拿起闹钟记了五分钟的时,便用双手按住方书剑的上身,不是为了避免他的挣扎,而是想告诉他:嘎子哥在这,动作能练好,极限能突破,乃至中国音乐剧还有救。


方书剑被满天的痛苦席卷,但也只是在阿云嘎有力的双手落在他肩上时,用力地回握。坚持,坚持,一百又一百个数过去,闹钟里显示的数字越来越少,疼痛逐渐转为麻木的时候,他知道他成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