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色戒

32699浏览    540参与
唯温潮生

顿步(一)

狗尾续貂,写着玩,治愈自己被那句“快走”伤透了的心。结局很完美,但我很难过


紧张拉长到永恒的一刹那,大脑空白,却必须找到些什么来搪塞时间。外面行人应当是嚷闹的,可是现在,灯下相对的现在,她什么也听不见,男人执着她的手,柔情蜜意。


睫羽掷了黑影在面颊上,侧着脸,温和看着十指尖尖点簇着滟红,手上的异星闪着粉红神秘的光。


爱?


她突然想到这个词,心在胸口颤巍瑟缩,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难受的紧,鼻头竟是隐隐地发酸。


他是真爱我吗?


这般惶恐地想,脑袋开始发晕。那她是爱他的吗?佳芝讲不出个理所然来,长...

狗尾续貂,写着玩,治愈自己被那句“快走”伤透了的心。结局很完美,但我很难过




紧张拉长到永恒的一刹那,大脑空白,却必须找到些什么来搪塞时间。外面行人应当是嚷闹的,可是现在,灯下相对的现在,她什么也听不见,男人执着她的手,柔情蜜意。

 

睫羽掷了黑影在面颊上,侧着脸,温和看着十指尖尖点簇着滟红,手上的异星闪着粉红神秘的光。

 

爱?

 

她突然想到这个词,心在胸口颤巍瑟缩,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难受的紧,鼻头竟是隐隐地发酸。

 

他是真爱我吗?

 

这般惶恐地想,脑袋开始发晕。那她是爱他的吗?佳芝讲不出个理所然来,长这么大没爱过人,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爱,但对老易确实是有着别样的情愫,就这样把他同其他男人区别开来。

 

特殊的,算爱,是不是?

 

想起了四年前排练舞台剧,邝裕民站在照明灯下,侧脸对着她,好像圣光里诞生的,朝气四溢,又冷淡面庞,翩翩美少年。

 

后来在台上真情假意地哭喊,“为国家,为我死去的哥哥,为民族的万世万代,中国不能亡!!!”

 

怎么,到真的舞台上演戏,就得去扮放走汉奸的罪人了吗?

 

就一下,就等一下,很快就过去了的,马上她就不是他的情妇了,她能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下,笑媚媚,“我叫王佳芝。”

 

割裂感。

 

她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宥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二人。

 

女子眼神纠结成一团乱麻,红了眶,身子轻微地颤抖。

 

其实易先生从前也让情妇来他这里挑选戒指,但亲自陪同却还是头一次,对这个女人应该是上心的。

 

“今天值得纪念,”他缓缓道,语气软绵绵的,“不然晚上你先在公寓等我,我忙完了就过来。”

 

半响,她说“好”,竟然带了点哭腔。

 

笑,轻捏了捏她的手,起身同她向宥丁先生道别。

 

楼梯很窄,只能容一人,他在前头,牵着她,踱步走下去。

 

狭紧的,幽暗的,他的背坦露在她眼前,脑后发脚那块地方毛茸茸的可爱。

 

是不是出了店门,上面就会因为血污被黏成一团?

 

她不敢再想。

 

出了门,他又搂着她的腰,两个人好像贴在一起,她是亲密又拘束。门口抽烟的男人依旧站在那里,冷然看着他们向车子走去。

 

也只有十几步而已,好像走了大半个世纪,午后和煦的光照在身上,惊觉手是冰冷的,掌心汗涔涔,把她和他粘在一起。

 

她没有在想什么,子弹随时会射来,打死他,说不定还会顺便带走她。

 

只盼望能打准点,别落了残疾,不然那才是生不如死。

 

可是他们现在平平安安坐在车里,一坐定腿就软了,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劫后余生的欣喜。

 

他平视前方,嘴角还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都没有再说话,

小宫子
“你一走就是四天,一句话也没有...

“你一走就是四天,一句话也没有。。。”

女人抓着男人的衣角半是哀怨半是嗔怒

男人顺势搂着女人的肩膀安慰


“你一走就是四天,一句话也没有。。。”

女人抓着男人的衣角半是哀怨半是嗔怒

男人顺势搂着女人的肩膀安慰


唯温潮生

易王真的好难,害怕篡改历史,打算跳到刘正熙警官跟万绮雯小姐

易王真的好难,害怕篡改历史,打算跳到刘正熙警官跟万绮雯小姐

小宫子
“我现在回来了,你还恨吗?”...

“我现在回来了,你还恨吗?”

女人一只手抓着男人的西装角,咬着嘴唇,摇摇头,委屈巴巴的说“不恨了”

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

“我现在回来了,你还恨吗?”

女人一只手抓着男人的西装角,咬着嘴唇,摇摇头,委屈巴巴的说“不恨了”

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

唯温潮生

这个易先生过于温柔|这个梁先生过于正义

这个易先生过于温柔|这个梁先生过于正义

小宫子
一把把她的脸掰过来强吻,我也觉...

一把把她的脸掰过来强吻,我也觉得像是言情,霸道总裁本尊😽😽😽

一把把她的脸掰过来强吻,我也觉得像是言情,霸道总裁本尊😽😽😽

唯温潮生

敛(六)

醒来时阳光正烈,明晃晃打在脸上,说是耀眼,温度却不灼人,暖洋洋地在梦里散开,只是后颈酸的厉害,不然还可以继续睡。


桌上积了数十张纸,横纵里飞舞着他的字迹,洋洋洒洒。夜晚深受王小姐故事的启发,硬是写到浅阳从湿漉漉的地平冒出点头才罢手,也是脑子里容不下思考的空隙,想法融在句子里,一排一排地往纸上蹦,不然哪能这么快把她那半个故事写完。


他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整理领带。


下午一点他敲响了隔壁的门。


“你来了。”到来是意料之中。


还是像昨...

醒来时阳光正烈,明晃晃打在脸上,说是耀眼,温度却不灼人,暖洋洋地在梦里散开,只是后颈酸的厉害,不然还可以继续睡。

 

桌上积了数十张纸,横纵里飞舞着他的字迹,洋洋洒洒。夜晚深受王小姐故事的启发,硬是写到浅阳从湿漉漉的地平冒出点头才罢手,也是脑子里容不下思考的空隙,想法融在句子里,一排一排地往纸上蹦,不然哪能这么快把她那半个故事写完。

 

他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整理领带。

 

 

 

 

 

 

下午一点他敲响了隔壁的门。

 

“你来了。”到来是意料之中。

 

还是像昨天一样,隔着一个小几,喝茶,准备听她讲述。

 

她让他先坐下,说要给他听首歌。

 

这时他才注意到房间角落里有一台被布盖住的留声机,唱片就搁在上面。

 

他等着它出声。

 

几声嘶哑的,像是老人咳嗽的声音先放出来,随后是圆润饱满的女声,被锁在唱片里,时代的灰微微蒙住,他听着。

 

是《天涯歌女》,周璇的歌。小时候家旁边有一对从上海搬来的老夫妇,先生闲着没事的时候老是哼唧这调,太太有时甚至会在屋里亮亮嗓子。

 

不知为何,“家山北望”这样伤感的词唱起来却是带着笑意,这唱腔大概就是舞女的作态。但舞女能怎么悲伤地唱呢?

 

“小妹妹似线郎似针,郎啊穿在一起不离分……”

 

 

 

 

 

 

 

“那天他让我去虹口区的一个日式酒馆,我给他唱了这首歌,”她靠在墙边,手抓着臂,“第一次看见他哭。”

 

“那你肯定不是笑着唱的。”他痴痴望着前方,失神。

 

凄楚的歌声,酒馆里,郎情妾意。

 

 

 

 

 

郎啊……咱们俩是一条心。

 

 

 

 

 

 

“晚了。”他这样说,待坐定,“去福开森路。”

 

她知道到了公寓就不见得有机会了,折腾到半夜也不一定会出来,“先去一趟珠宝店,戒指应该好了,就在附近。”

 

“回刚才那里!”

 

她试探性地把手放在他手背上,他反握。掌心炙热。

 

其实他一直都在淡笑。

 

紧紧捏住。

 

 

 

 

 

他们下了车,向金色匾下的门走去。

 

车门关上,像枪声。

 

臂搂着腰,光明正大地,在街上走着,他们似是般配的一对。

 

门口有个吸烟的男人,进门里面又有两个行迹可疑的男子,她疑心是重庆的人,可为何又要派两拨?

 

他也打量两眼,认识一样,没有在意。

 

印度店员把他们带到楼上,哈利先生叫他们坐下。

 

“The master pieces is ready.”神秘的笑容,盒打开。

 

粉钻被银白簇拥着,卧在里面,闪着微光,是来自外星的石?

 

心跳放慢,时间沉缓地游,颤抖着把戒指接过来,眉眼容动。“你喜不喜欢我选的钻石?”

 

声音像是带着哭腔。

 

“我对钻石不感兴趣,我只想看它戴在你手上。”温柔的,温柔。

 

她想要摘下来,“戴着。”她想起三年前的“穿着”,只是那时语气是冰冷的,霸道。

 

“我,我不想戴这么贵重的东西在街上走。”

 

慌张的稚拙模样,他没觉得好笑,往前执住她的手,“你跟我在一起。”他看着粉红的钻在玫瑰红的指甲油里低敛又放扬。

 

一刻他又看着她。

 

深邃的眼,柔情溢出来。时间拉长,成了天地广阔的一线,停住。

 

值得吗?王佳芝,值得吗?这个男人,是真爱你的。

 

血液涌进大脑,她头涨得厉害,看人都有些晕。这不是意气用事,他爱她。

 

气若游丝。

 

“嗯?”

 

“快走!”艰难地送出两个字,他脸色猛变,飞也似跑走。

 

听见楼梯上踢踏的声音,门被撞开又是声嘶力竭且惊颤的“车门!”

 

车子驶开,门关上。还是枪声?

 

 

 

 

 

 

橱窗里的模特与她隔着一层玻璃,她与路上的行人也隔着一层玻璃,她不是他们都一体,孤独的,落寂的,走着。

 

“车!”

 

“来喽!”车夫转了几个圈圈,“小姐,请上车子!”是上海话,她莫名的亲切。

 

“哪里去啊?”

 

“福开森路。”她还是迷糊的,也许她并不是要去那里,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好嘞!”

 

他又打了一个圈,摇晃地踩着踏板,快乐的精神。

 

车把手上扎着三只小风车,红橙绿,一蹬走,风车便转了起来,悠悠圆圆。

 

 

 

 

他的背是宽阔的,一个有朝气的年轻人,身上是使不完的劲。

 

一车的黑衣警经过他们,周围的人都跑起来,“不好,要封锁了。”他踏快了,还是没能冲过那线。

 

她静下来,人群喧嚷,她成了世间的尘埃。

 

“让我过去好伐?我还得回去烧饭啊。”老妈子急急地挤在警察面前,“看医生是可以的,烧饭怎么行?”大概是揶揄,大家都笑起来。

 

那粒药被缝在衣服里,她拿出来,凝视片刻,终是没吃下去。

 

 

 

 

 

 

 

如鲠在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似乎是湿了眼眶,鼻头酸酸的,比后颈还要酸。

 

“我们被押到南郊石矿场,准备枪决。”她说着别人的故事,“他没救你?”“他自身难保。”

 

他沉默了。“邝裕民看着我。起初他是愤怒的,牙关咬紧,可到了后来他就松懈了,他笑……”

 

“那枪手没往我头上打,是肩膀。”

 

“你爱他吗?”他忽问道。

 

犹豫,“我那时候年纪轻,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爱,我觉得他是爱我的,眼神里能看出来,”顿,“我愿意为他舍命,这应该也是爱。”

 

他失望地叹息。

 

“我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以为你们可以有好结局的。”他想起什么,“你还活着,那,那他呢?”

 

 

 

 

“汉奸罪。”

 

都不作声了。

 

 

 

 

 

值得吗?王佳芝,值得吗?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唯温潮生

每次听到“家山呀北望”都会止不住的心颤。“不免怃然。”

每次听到“家山呀北望”都会止不住的心颤。“不免怃然。”

唯温潮生

敛(五)   英文剧本里的第三场床戏,正文

敛(五)   英文剧本里的第三场床戏,正文

唯温潮生

敛(四)

电影院前座的人举着冒烟的把驱赶蚊虫,飘来散去,颜色很浓,味道倒是不呛人。 


“哥哥,怎么样你也不能做犯法的事啊!” 


她小心地寻找邝裕民的踪迹。 


“我,我没有。” 


肩膀被人抓住,他把她圈在一角。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听见电影的下一句台词,红色的光打在他侧脸。 


“我去小茶馆找过你。” 


“我们重要的干部被抓进了特务机关,几个点都被摸了。辛亏欧阳机警逃得快...



电影院前座的人举着冒烟的把驱赶蚊虫,飘来散去,颜色很浓,味道倒是不呛人。 

 

“哥哥,怎么样你也不能做犯法的事啊!” 

 

她小心地寻找邝裕民的踪迹。 

 

“我,我没有。” 

 

肩膀被人抓住,他把她圈在一角。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听见电影的下一句台词,红色的光打在他侧脸。 

 

“我去小茶馆找过你。” 

 

“我们重要的干部被抓进了特务机关,几个点都被摸了。辛亏欧阳机警逃得快,现在所有的线都必须切断,你不能够再去那几个旧的联络站。” 

 

压低了声音,在黑暗的角落,面前的男人目光炯炯,眉头紧蹙,值得信任一样。 

 

她顿了顿,“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怕,怕在这场戏里还没等到落幕就癫狂了,麦太太黏着王佳芝的皮肉不肯松懈。 

 

“能不能请他们快一点,等事情结束后我们可不可以都离开这里?”声音弱下去,蜷缩在鼻喉间。 

 

“我不敢说,不知道。”他更轻了气息,放低视线。 

 

“这几天他又不见了,阿妈说他去了南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佳芝仰着头,盼望能从邝裕民身上寻到一点点让自己安心的东西,但是他只是敛着眉。 

 

“是不是他还有别的女人?”身体开始轻微颤抖,“前天他带了我去霞飞路1237弄……” 

 

“我知道,我们那里放了人。” 

 

疑惑,迷惘,隐隐约约的愤怒。 

 

换她垂下头。 

 

“公寓的空气里有香水,附近还有茉莉花香的味道,可又不像是当天留下来的,枕头上有灰尘……” 

 

像是在对他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 

 

“我不知道,不知道……” 

 

邝裕民紧紧抓着她的肩膀,“王佳芝,王佳芝!” 

 

多么可笑,明明是要捕杀猎物,猎人却像中了弹一样。 

 

“我不会让你收伤害,我不允许你收伤害。” 

 

坚毅的眼神。 

 

真的值得信任吗? 

 

他掀起帘,半身打着正常的光,半身隐在暗红中,最后望一眼,退了出去。 

 

 

 

 

 

 

 

 

 

 

 

太太们笑说着易先生过生日时“麻姑献寿”的趣事。 

 

“这几天怎么没见易先生。” 

 

“他去南京出差了。” 

 

说来也怪,她们几天来讲了许多事情,自己似乎只能记住这些。 

 

易先生。 

 

 

 

 

 

 

 

 

 

 

时钟在床头滴答地走,楼下有噼叭的声响,像雨声。 

 

还没回来吗? 

 

她披了外套。 

 

在楼梯间能看到他书房里闪动的光,赤色的。 

 

盆里的火焰吞噬着掷进去的纸张文件,转而将他们暗亮地委塌在底部,沦为尘灰。 

 

“把门关上!” 

 

回头环视,钻进书房,关了门。 

 

墙上挂的是孙中山像,旁边还有一张照片,是戎装的他,英气逼人。 

 

火光映在他脸上。 

 

“我在等你。” 

 

背着身,把一份红色的文件抽出来几页丢进火盆,站起来。 

 

“那你一定很困了吧,”嘲弄的语气,“我很累。”转头又没再看她,皱眉。 

 

“易太太说你又去了南京…” 

 

“不要相信你听到的,”打断,“这几天我很忙,刚破了重庆的一个情报站,逮捕了十几个特务分子,他们都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我得亲自一个一个审问,”他叼了一支烟,“才能问得出东西。” 

 

点上。 

 

“啊,忘了,你不会有兴趣听我这些工作上的事吧?很乏味的。” 

 

唇角的笑意虚伪。 

 

试探… 

 

“你一直都很小心,从来没问过我。” 

 

“那是你的事,”她恨恨的,“你也从来不过问我的事,我每天能做的就是耗在这里等你,也许你还有别的女人……” 

 

她说着,眼睛涩涩的,泪都涌在眶边。 

 

收起玩味的表情,心里是好笑,又有些震惊。 

 

这算什么特务?不在乎被抓的同事,只关心自己要杀的对象在外边有没有别的女人。 

 

这些话一半是麦太太的血肉,一半是王佳芝的魂灵。又或者说,从一开始她就没分清楚自己到底该在什么时候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让麦太太该有的行为沾上王佳芝的神气,那些易默成送给麦太太的快感也叫她占尽了。 

 

“我该上去了。” 

 

微小的一瞬,他几乎在昏暗的光下观察到她委屈的撇嘴。 

 

“休息一下吧。” 

 

在出门前又拦住。 

 

“明天带你去一个比较好的地方。”热气抚在耳前,温柔地在脸畔亲了一口。 

 

她惊颤着接受。 

 

待到门前,身后声音徒然冷峻。 

 

“以后不许再进这间屋子。” 

 

判若两人。 

 

 

 

 

 

 

 

 

 

 

次日从接头的书店路过,大门紧闭。 

 

 

 

 

 

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关心。 

 

 

 

 

 

 

 

 

 

 

 

街道上很空,也是夜间寒凉的原因,只车后有几个还未归家的人,补鞋的,打铁的,砰砰的声响,空远悠长,震到心里去了。 

 

“回去。” 

 

“部长关照,要等他。” 

 

她无奈地松下腰,“都两个钟头了。” 

 

依旧在等待。 

 

数着时间的时候,那大门打开了。 

 

门口乌沉的一片黑,狗眼睛里闪着磷光,他身后跟着一个人,手上拿着公文包,一齐走来。 

 

张秘书阴森的视线一直在往车里搁置,看得她发毛。 

 

 

 

 

 

“临时来了两个人,”他正视前方,轻声道。 

 

“开车!” 

 

 

 

 

 

 

沉默。 

 

 

 

 

 

 

 

手放在她大腿上,板着脸。 

 

“外面很冷,你可以让我进去等。”她向窗户边挪,有点赌气的意思。 

 

他此时从鞭笞同学的惶恐中清醒过来,一阵胆寒。 

 

“去里头等?”冷笑,但肌肉不受控制的颤抖,“你要进去那地方?你真的要进我办公的地方?” 

 

王佳芝含糊地搪塞过去,他却不肯放过,捏住她双颊,逼迫对视。 

 

黑暗里一种绝望的冰冷通过眼神传递到体内,她皱眉抗拒,“干嘛干嘛那么看着我。”不自觉地后移。 

 

“你不应该这么美…” 

 

呢喃细语,又粗暴地把她紧紧箍在身旁,头被迫依在他胸前。 

 

“我今天想着你,张秘书说我心不在焉,他来跟我报告事情,我只看见他那张嘴一开一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下巴压在她肩上,鼻尖触到脖颈,“我可以闻到你身上的气息,我不能专心……” 

 

烟草的味道在牢里过了一遍,潮湿的萦绕在周围,鼻尖冰凉抵住皮下暗涌的血,挣扎却又败给男人的气力,臂搂住肩,铁圈似的。 

 

他还在说着,一只手按在胸部,另一只手已然探到下身。 

 

同学,他抓了一个党校的同学,是我们的人吗? 

 

脑袋丢了半边,眼珠滚落在地的尸骸形象映现在眼前。 

 

恐惧,欲望,一一将她锁紧,耳边的声音声音渐渐模糊。

小宫子
大家对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都心知...

大家对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都心知肚明。

女人当着男人的面从容的脱下了外套,等着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男人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一般,淡定的点烟,甚至邀请女人一起吸烟。

大家对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都心知肚明。

女人当着男人的面从容的脱下了外套,等着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男人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一般,淡定的点烟,甚至邀请女人一起吸烟。

小宫子
“旗袍真是魔鬼的发明”,太合适...

“旗袍真是魔鬼的发明”,太合适了。

男人像看猎物一样,由下而上,用视线表示着对女人身材的欣赏。。。

“旗袍真是魔鬼的发明”,太合适了。

男人像看猎物一样,由下而上,用视线表示着对女人身材的欣赏。。。

唯温潮生

Lust,Cation同人文,我晕,发了四遍了,老福特对于敏感到底是怎么判决的啊

Lust,Cation同人文,我晕,发了四遍了,老福特对于敏感到底是怎么判决的啊

唯温潮生

敛(三)

我又回来啦!周慕云和王佳芝的话还是走友情吧,肉真写不出来


女人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感情总是特殊一些,只不过这感情分正极和负极。像她,对梁润生就是极端的厌恶,在这厌恶中也顺带了自身的鄙弃,每想起都会漠然悲悯,也自然不会去刻意想他了。


那对易默成呢?她有些说不清,这几天心里总是模模糊糊晃着他的样子,又是一个看不真切的影子,不知道是憎恨还是其他的,也隐隐怀揣着期望。


期望?只能是期望赶快杀了他。


在易宅里除了打麻将也没有...

我又回来啦!周慕云和王佳芝的话还是走友情吧,肉真写不出来



女人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感情总是特殊一些,只不过这感情分正极和负极。像她,对梁润生就是极端的厌恶,在这厌恶中也顺带了自身的鄙弃,每想起都会漠然悲悯,也自然不会去刻意想他了。


那对易默成呢?她有些说不清,这几天心里总是模模糊糊晃着他的样子,又是一个看不真切的影子,不知道是憎恨还是其他的,也隐隐怀揣着期望。

 

期望?只能是期望赶快杀了他。

 

 

 

 

 

 

 

 

 

在易宅里除了打麻将也没有其他事去做了,可是天天打天天打还是翻不了盘,易太太她们倒是乐呵呵地往兜里收钱,看她的眼神都是很温和的。

 

一个技艺不精老输钱还笑盈盈好脾气的商贾太太坐在牌桌前不走人大概是牌生难得的幸事。

 

她也不是故意要给官太太们留个好印象,只是要随时提防周围的人,这段日子又心神不宁,哪里还有精力去牌桌上同她们厮杀?节节败退。好在邝裕民会定时给她提供资金,不然真是在易家待不下去了。

 

 

 

 

 

 

 

 

上次跟易默成碰面还是几天前听苏州评弹的时候,他穿着长衫坐在那儿抽烟,和自己隔一个易太太。

 

那种尴尬和不自在,就像一只大手掐住胃同脾脏,尖锐的指甲划过肉囊,又痒又痛,呼吸也不自觉放轻,生怕惊扰了身边人。

 

马太太有意无意地找她搭话,正好也暗暗借话头告诉易默成自己是要回香港去的。

 

没看见他回头瞥的一眼,略紧张的样子。

 

之后他便失了踪迹,阿妈说他去了南京开会,不知道多久回来。

 

精神恍惚。

 

 

 

 

 

 

 

 

易太太去看廖太太,临走前嘱托阿妈提醒自己吃药,一边抚慰那白狗的脑袋。她看那狗咧开大嘴,鲜艳的舌搭在利齿上,呼哧呼哧哈着气。

 

拢住窗帘,对着床尾的镜子用手帕擦掉一点余赘的唇红,听见汽车的声音,又迫不及待奔到窗前窥探。

 

他回来了。

 

楼梯上脚步声渐近,慌乱地坐在靠门的床侧,佯装整理行李。

 

门打开,见她吓了一跳,只能收获到意外的表情。

 

她被他堵在帘前,垂头又抬着眼,怯生生的娇俏模样。

 

“你相不相信,我恨你。”

 

喉头一动,伸手顺腰抚到背,抱住。

 

“我相信。”

 

又把头埋在她胸前,闷闷的声响。

 

“三年前不是这样的。”怯懦的语气,8像是孩童丢失了喜爱的玩具。

 

“我恨你……”她拥住男人,在耳边喃道。

 

“我说我相信,”他猛地从柔软里抽出来,正视她无措的眼神,“我已经很久没有相信过任何人说的话,你再说一次,我相信。”

 

“那你一定很寂寞。”

 

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能拉进距离,耳鬓厮磨。

 

“可是我还活着。”

 

他抓住她肩膀,逼迫她看自己,一字一顿有些悲恸的味道。

 

吻。

 

唇瓣在佳芝的推力下相隔,肌肤分离的一瞬迸出暧昧的声音。

 

她坐下,手还攥住西服的一角。

 

“你一走就是四天,一句话也没有,你知不知道,我每一分钟都在恨你。”

 

抬起下巴,带着婴儿肥的脸在掌心里精致诱人。

 

“我现在回来了,你还恨吗?”

 

“不恨了。”

 

咬唇,摇头,眼下居然有了泪珠,倒是委屈极了。

 

“你还回香港吗?”

 

在佳芝耳中易默成是挽留的意思,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只是陪这个小丫头做戏罢了。

 

“我要回去。”

 

哀幽婉转。

 

动人春色不须多。

 

朱唇微启,只那样看着他。

 

我见犹怜。

 

 

 

 

 

 

 

 

想去吻他,却再三被压下,一时眼里困惑,转而又被激得全身泛红,喘息不止。

 

面孔冷似铁。

 

汗水积蓄在锁骨内,她失了力气。

 

照旧还是他主导。

 

温柔吗?

 

绝望的眼神一直落在身上,亲昵的接触像是搏杀,每一次深入浅出都触动心跳,最后,一场性事变成了角力。

 

末了他把她圈在怀里,气息颤抖着喷薄在耳边。抚着汗透的发丝,安慰一般。

 

“给我一间公寓。”

 

好气又好笑,这种时候,还想着刺杀。

 

在颊上亲了一口。

小宫子
“你还回香港吗?” “我要回去...

“你还回香港吗?”

“我要回去”

“你还回香港吗?”

“我要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