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艺伎

6506浏览    214参与
菲非Fiona
恶女花魁电影海报~ 看了电影恶...

恶女花魁电影海报~

看了电影恶女花魁非常喜欢,动手画了张海报。灵感来源是女主角穿着特别高的木屐进行“花魁游街”的场景。那个诡异而缓慢的走路姿势,那个鞋子的高度、雪白而纤细的脚踝真的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恶女花魁电影海报~

看了电影恶女花魁非常喜欢,动手画了张海报。灵感来源是女主角穿着特别高的木屐进行“花魁游街”的场景。那个诡异而缓慢的走路姿势,那个鞋子的高度、雪白而纤细的脚踝真的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途川畔

第三日:花魁道中

自从那晚与那位姬君——尽管用在这里并不合适,但是银有自己小小的私心,交谈过后,她向流云打听那位姬君的名字,尽管流云不情不愿,但还是告诉银她的名字译作中文是“川”。从此她就记挂在心里,期待着与她再见一面,可是生活越发忙碌,她在没有能够蹲下来独自一人的时候。

今日似乎更为繁忙。大家跑来跑去、大呼小叫着。

“银!妈妈桑叫你过去!”流云拉住漫无目的前行的银。

“什么事。”银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听候差遣。

“扬屋来差纸了。要两个新的孩子。”妈妈桑挥挥手,“带她去吧。”

于是就有一群人簇拥着银下去,再上来时她已是一脸白粉,眼角两道斜红,唇畔嫣然。

“不错不错。”于是手中被塞进一个漆木盒子,“跟着前...

自从那晚与那位姬君——尽管用在这里并不合适,但是银有自己小小的私心,交谈过后,她向流云打听那位姬君的名字,尽管流云不情不愿,但还是告诉银她的名字译作中文是“川”。从此她就记挂在心里,期待着与她再见一面,可是生活越发忙碌,她在没有能够蹲下来独自一人的时候。

今日似乎更为繁忙。大家跑来跑去、大呼小叫着。

“银!妈妈桑叫你过去!”流云拉住漫无目的前行的银。

“什么事。”银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听候差遣。

“扬屋来差纸了。要两个新的孩子。”妈妈桑挥挥手,“带她去吧。”

于是就有一群人簇拥着银下去,再上来时她已是一脸白粉,眼角两道斜红,唇畔嫣然。

“不错不错。”于是手中被塞进一个漆木盒子,“跟着前面那位走就是了。”

就这样,银糊里糊涂的就加入了这游行般的队伍。听着带头的打手大叔喊着避让摇动手中的铃铛,自己按班就部即可。

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身后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自然也没有看到身后的美人眼角妩媚的深红,每顿一步弯下颈项的白皙柔嫩——游鱼般的从容端静,低眉抬眼,风情万种。

花魁走得慢当然是有道理的啊,若不是走得慢些,这样的美丽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三途川畔

第二日:工作

适应了几天后,银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不过是日复一复的将那些前辈们穿过的沉重打褂小心翼翼的捧着送去清洗,把那些或金或银的首饰一件件排好收纳起来,沐浴更衣时在外面捧着单衣和毛巾——总之什么都干。

但这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不过是为了讨一口饭吃,有一个地方睡。

只要小心谨慎,就能这样华贵的牢笼里混一辈子,多划的来啊。

只是偶尔还会想起灰色天空下沉默不语的青松矗立,想起眉间带着轻愁却依旧笑得很美的母亲——自己长了一张和她那么相似的脸,却无法笑的像她那样动人;甚至于还会想起那个不学无术的哥哥——他也曾在银的要求下勉为其难的为她收集满地的枫叶。

那时候的日子还真是风雅,和现在对比真是两个世界啊。

银...

适应了几天后,银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不过是日复一复的将那些前辈们穿过的沉重打褂小心翼翼的捧着送去清洗,把那些或金或银的首饰一件件排好收纳起来,沐浴更衣时在外面捧着单衣和毛巾——总之什么都干。

但这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不过是为了讨一口饭吃,有一个地方睡。

只要小心谨慎,就能这样华贵的牢笼里混一辈子,多划的来啊。

只是偶尔还会想起灰色天空下沉默不语的青松矗立,想起眉间带着轻愁却依旧笑得很美的母亲——自己长了一张和她那么相似的脸,却无法笑的像她那样动人;甚至于还会想起那个不学无术的哥哥——他也曾在银的要求下勉为其难的为她收集满地的枫叶。

那时候的日子还真是风雅,和现在对比真是两个世界啊。

银有些呆呆的想着,蹲在某间和室门前。这是唯一一间还点着灯的和室。

“你是谁?夜深了,你怎么还蹲在这里?”纸门被拉开的声音惊动了银。她猛地一回头。

是一个年轻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她显然已经成年,风姿绰约。

“我……”即使是素面无妆,她散发出来的光芒依旧太过逼人,银莫名的有些自卑,不过她很快释怀:毕竟是太夫啊,怎么能不美丽呢?

如果一名艺伎不能在街头凭一个眼神就让一帮男人撞得人仰马翻,她就不算出师。何况此时她正微笑着看向自己?

“才十二岁吗?真是可怜。”她静静的听着银自述生平,缓缓的吐出烟雾缭绕,充盈了满室,却并不让人生厌。这时银才明白过来她讨厌的并不是烟味,而是劣质烟味。

“我并没有什么值得可怜的。”银淡淡的说,“不过是为了活着。”

“活着,吗?”


三途川畔

研究:花魁——“生来苦界,死后花醉净闲寺”

首先要说明,因为中文翻译的问题,坊间认为“艺伎”和“艺妓”有所不同。

总的来说,“伎”指的是卖艺不卖身“;妓”指的是卖身又卖艺(当然也有的卖身不卖艺)的。站长一直是采用这种说法。

1.基本释义

百花的魁首。引申为梅花或是牡丹。(中国内涵丰富且广为人知的花)

花魁指中国古代青楼女子中的头牌或者日本江户时代的游女歌舞伎的头牌

站长解释的是“日本江户时代的游女歌舞伎的头牌

花魁并不是依照游女的等级一步步往上爬,而是从被卖到游廓中的没落贵族的女儿或是民间的女孩中挑选具有资质、极端美丽的,从小加以精英训练,包括:文学、书道茶道、棋艺、三味线等等训练。成长过程中也极端地限制饮食种种,确保...

首先要说明,因为中文翻译的问题,坊间认为“艺伎”和“艺妓”有所不同。

总的来说,“伎”指的是卖艺不卖身“;妓”指的是卖身又卖艺(当然也有的卖身不卖艺)的。站长一直是采用这种说法。

1.基本释义

百花的魁首。引申为梅花或是牡丹。(中国内涵丰富且广为人知的花)

花魁指中国古代青楼女子中的头牌或者日本江户时代的游女歌舞伎的头牌

站长解释的是“日本江户时代的游女歌舞伎的头牌

花魁并不是依照游女的等级一步步往上爬,而是从被卖到游廓中的没落贵族的女儿或是民间的女孩中挑选具有资质、极端美丽的,从小加以精英训练,包括:文学、书道茶道、棋艺、三味线等等训练。成长过程中也极端地限制饮食种种,确保能长成一流的美女,当然还有其他种种训练。

所以,养成一位花魁要花上极高的成本,也因为如此,花魁与其他等级的游女不同,不会在格子之后等待客人。如果想接近花魁,则必须到称为“扬屋”的茶店中寻找机会。客人到了扬屋以后,得先洒下重金饮食、招唤艺者来显示自己的财力。这时老板娘会探探客人的底细,看看适合哪一个等级的花魁,再写一张“扬屋差纸”,请指名的花魁前来,这时重头戏才开始。

花魁往扬屋的路程称为“花魁道中”,在队伍最前方的是拿着印有专属于该位花魁定纹(类似家纹)灯笼的男人,接着是两位“秃”(指游廓中10岁前后帮花魁打杂的小女孩),手上拿着花魁的用品。再来才是穿着厚重,脚踏高五到六寸木屐的花魁,其后还跟着数位“新造”(年纪较“秃”为长,但还未能接客的女孩),以及保镖等人。

由于花魁身穿约20公斤的衣裳,脚踏奇高且重的木屐,所以有“花魁走路比牛车慢”的谚语。走路的方法又分为“内八文字”与“外八文字”,吉原的花魁主要以外八文字为主,不过不管那一种传说都要花上两三年的时间练习。永井荷风的俳句这么比喻:

八文字(はちもんじ)

踏むや金鱼の

およぎぶり

到了扬屋以后,要是花魁看客人不顺眼,大可掉头就走。如果看对眼了,这也只是“初会”而已。客人得用尽方法显示财力及魅力赢得花魁的好感,当客人为求这一面,也许已经洒下了几十万至百万,却仍得屈居下位,离花魁所坐上位远远的。第二回见面的“里”也是如此这般,如果两情相悦,第三回见面,如果花魁准备了写着客人名字的筷子,这时才代表两情相悦,该晚才能一亲芳泽。这三次的见面就如同相亲、下聘、结婚,不过关系却相当的不对等,如果客人在这之后找了吉原内其他的游女,轻则花钱消灾,重则受到游女屋的保镖一阵毒打;但花魁则可以有许多熟客,如果花魁没空接见,则有称为“名代”的新造接待,不陪睡之外,客人还是得乖乖的掏出钱来。

如同其他的青楼文化一般,如果游女能有钱赎身,就可以离开吉原。但是就算是令人一掷千金的花魁,由于在各式教育上的投资也相当可观,所以如同多数的游女一般一生出不了吉原,游女年华老去以后,通常再以打杂、煮饭的下女身份雇用。感情上游女能有称为“间夫”的小白脸,不过这是暗默的了解,不能公开的。



三途川畔

研究:艺伎

男权时代的产物 


传统意义上的艺伎,在过去并不被人看作下流,相反,许多家庭还以女儿能走入艺坛为荣。因为,这不仅表明这个家庭有较高的文化素质,而且有足够的资金能供女儿学艺。这种观念在今天虽已不太多了,但艺伎在人们心目中仍是不俗的。实际上,能当一名艺伎也确实不易。学艺,一般从10岁开始,要在5年时间内完成从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课程,很是艰苦。从16岁学成可以下海,先当“舞子”,再转为艺伎,一直可以干到30岁。年龄再大,仍可继续干,但要降等,只能作为年轻有名的艺伎的陪衬。至于年老后的出路,大多不甚乐观。比较理想的是嫁个富翁,过上安稳生活,但这是极少的。一些...

男权时代的产物 


传统意义上的艺伎,在过去并不被人看作下流,相反,许多家庭还以女儿能走入艺坛为荣。因为,这不仅表明这个家庭有较高的文化素质,而且有足够的资金能供女儿学艺。这种观念在今天虽已不太多了,但艺伎在人们心目中仍是不俗的。实际上,能当一名艺伎也确实不易。学艺,一般从10岁开始,要在5年时间内完成从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课程,很是艰苦。从16岁学成可以下海,先当“舞子”,再转为艺伎,一直可以干到30岁。年龄再大,仍可继续干,但要降等,只能作为年轻有名的艺伎的陪衬。至于年老后的出路,大多不甚乐观。比较理想的是嫁个富翁,过上安稳生活,但这是极少的。一些人利用一技之长,办个艺校或艺班,也很不错。如果有机会能进入公司作个形象小姐,虽只是个“花瓶”,尚可一展昔日风采。当然也有不少人落俗为佣,甚至沦落青楼,就很不幸了。  

最初的艺伎多来源于有志献身于这一充满浪漫情调行业的女子,二战后,则来源于为生活所迫的社会上的孤女或艺伎的私生女。由于艺伎的内部管理极为严格,舞蹈训练又极其刻板,莫说年轻人望而却步,就是已步入这一领域的艺伎也多有思迁之念。若干年前,京都地区发生的艺伎罢工事件,充分显示出艺伎面临的危机。目前,日本全国现有的艺伎只有数百人,对于这一典型的夕阳产业,日本舆论众说不一。批评者说,艺伎的产生与存在是一个时代性错误,她是男权至上的时代产物,是对女权运动的莫大讽刺;支持者说,作为日本的一种传统文化,艺伎应得到保存。 
艺妓的产生 
日本艺伎最早出现于日本元禄年间(1688年-1704年),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当时由于妓馆人员不够,不得不从民间招收一些男子到妓馆内男扮女装,歌舞助兴;或是招收一些社会上的女子,充当配乐中的击鼓女郎。以后逐渐过渡到清一色的女艺伎。她们经受严格训练,美艳柔情、服饰华丽、知书达礼、擅长歌舞琴瑟,她们的主要工作是调动宴会气氛,陪客人喝酒聊天。艺妓的雅而不俗还体现在其“不滥”上,艺妓一般在专门的艺馆待客,除非有熟人名士的引荐,才会到茶馆酒楼出席私人宴会。她们不仅要精通各种歌舞乐器,还需要对国际新闻、花边消息了如指掌,懂得如何迎合客人的喜好,善于察言观色,并能维护客人的自尊。总之,为了让客人得到满意的服务、彻底放松,艺妓的工作总是非常紧张的。  
有志于进入这一行业的女孩,在很小的时候就要到艺馆接受培训,培训内容从如何打开推拉门、走路仪态、斟酒方法到小鼓、三弦等乐器的演奏以及各种歌曲的演唱、舞蹈的功底,甚至包括了与客人谈话的技巧等等。在过去,有很多女孩是迫于生活的压力而被父母卖到艺馆的,但也有被其艺术性所吸引主动加入的。2003年在纽约去世的著名艺妓中村喜春就是如此,她出生于上流家庭,但却总梦想自己能坐在蒲团上成为观众瞩目的对象。15岁那年,她不顾父母反对,毅然投身艺妓行列。凭借着刻苦训练和超人天分,中村终于红遍日本,后来她移居美国,以教授日本传统民谣和舞蹈为生,同时教美国人怎样穿和服及学习日本礼仪,甚至还担任过歌剧蝴蝶夫人》的顾问。此外,她还受聘于普林斯顿大学,向美国青年传播日本文化。对老一辈美国人来说,中村喜春可谓日本光辉时代的象征,甚至是神秘日本艺术的化身。至今,虽已逐渐衰落,但仍作为日本京都一种艺术象征而存在。 

 古老的传统文化  

要了解“艺妓”,首先要澄清一个文字上的概念,日语里虽然也有汉字,但有时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却要做一些变动,这就容易偏离其在原来语言中的意思,让人产生误解。如川端康成的名著《伊豆的舞女》,日本名称是《伊豆の舞子》,因为中文中没有舞子的说法,便翻译成舞女,我们听到舞女就会想起那些在夜总会、歌舞厅,浓妆艳抹、翩翩起舞的时髦女郎,但其实伊豆的舞女只是一个跟着大人到处卖艺的小女孩。艺妓也一样,她在日语里叫做“艺者”,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将“者”字去掉,加了一个“妓”,这也容易让大家产生误解,以为艺妓就是善于唱歌跳舞的妓女,而事实上艺妓从事的是一种表演艺术,与我们所熟悉的茶道花道以及相扑一样,同属于日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行规和职业素质 

 艺伎从其一产生就是为处于日本 上层社会中的达官显贵、 富商 阔佬服务的。人们只能在那些豪华的 茶肆酒楼和隐密的 日本料亭中看到她们的身影。艺伎们多是服饰华贵,举止文雅,一套鲜艳的 丝绸和服,常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日元之间。由于受服务对象的地位所决定,艺伎们平时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中抛头露面,她们平日深居简出,外出时不是乘放下 帘子的 人力车,就是安步当车。步行时还要在头顶上扣上一个宽大的 竹编 草帽,把整个脸部遮盖得严严实实。   
艺伎雅而不俗之处,不仅在于它与妓有别,而且在于它的不滥,不相识的人很难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荐。艺伎大多在艺馆待客,但有时也受邀到茶馆酒楼待客 作艺。无论是歌舞还是敬酒,她们都表现得 姿态优雅, 谈吐不俗,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几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总之,在劝酒中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如果你回敬她 一杯酒,她会毫不犹豫地端起你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深深地向你鞠上一躬,露出涂著一层厚厚白色 脂粉的脖颈。艺伎与普通身著和服的日本 妇女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普通妇女的和服后领很高,把脖颈遮得严严实实,艺伎们的和服脖领却开得很大,并且有意地向后倾斜,故脖颈全部外露。据说,艺伎的脖颈是最能撩拨日本男人的地方。   
同 相扑一样,艺伎这一保持著浓厚的日本文化传统的群体相当封闭。行业规定,艺伎在从业期内不得结婚,在年老艺伎的控制下集体居住 在一起,否则,必须先引退,以保持艺伎“纯洁”的形象。尽管她们收入颇丰,但精神世界极为空虚,因此在这一群体中,同性恋盛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艺妓身价高昂   
年轻的艺妓 学徒是京都的标志。她们是天生的 尤物,情窦初开,说懂事又不懂事, 每天按着男人们的意愿一点点变做他们所希望的那种女人。找艺妓消遣的费用很高,在京都,找一名艺妓陪 一个小时的费用是每名客人500美元,所以如果是几个人一起去,而且超过两小时最好约一个晚会,费用大概3000到4000美元。   
她们的收入除了支付庞大的开销之外,大部分都要交给艺馆的 女老板,作为对其培养和照料的回报。艺妓虽然在表演、谈话等方面颇有 才华,  生活自理能力 却比较差,艺馆的贴身保姆照顾她们的一切饮食起居,帮她们穿上华丽的和服、盘好复杂的头发。大多数艺妓都有自己的赞助人,这些年纪较大但财力雄厚的赞助人不但负责她们的部分开销,还经常送给她们名贵的 衣饰,这在经济上支撑了艺妓超凡脱俗的 气质。   
培养一名艺伎投入很大,但一旦其出山成名,要价也是很高的,例如出席一场像点样子的堂会,除了付给她们往返机票、出租车票外(即使在东京,招艺伎也必须从大老远的聚居区赶来),还将付给她们每人数十万日元的出场费(大约相当于一个白领的月薪)。特别是年轻貌美的高级艺伎身价更高,一般人员不敢问津,但 巨商 富贾、花花 阔少、大企业 大公司却不惜千金一掷。经济繁荣时,大公司为揽生意,总要把请艺伎当成公关手段。  
可怕的开销   
一名艺妓的个人开销也是很可观的 ,一件 手工 缝制的和服就要1.5万美元,如果租,2个小时也要100美元。每个爱惜自己的艺妓起码都有10件和服。另外她们花在头发上的钱也不少。她们都戴那种体积很大的古典盘头,打理它需要无数发簪、头油、发蜡和时间才行。因此艺妓们都十分小心地维护自己的盘头,为了不搞乱发型,睡觉时恨不能把头吊 在空中。盘头坚硬得如同石头, 戴着它小心翼翼地睡觉一定舒服不了。  
 
  艺妓们的开销起初由妈妈桑(艺妓馆的女老板)负责,她们支付艺妓学徒的培训费和各项日常开支。 小姑娘们只要把开销账单打到艺妓馆就可以了, 这样做就是为了刻意把她们娇惯成 不食人间烟火  画中人 ,让她们超凡脱俗,或者说把她们培养得像旧式文化遗存的 花朵 一样娇弱,令人怜惜。等她们真正成为艺妓时,会有一些赞助人甘愿替她们买单,这些赞助人都不年轻,但财力雄厚,愿意负责她们的一部分开销,并慷慨馈赠厚礼。  

迷人的神秘感

 艺妓很有神秘感,所以都吸引着无数的追随者。她们恪守着特有的原则打造出神秘的视觉效果并保持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文化视角和文化定位。  

艺妓的神秘主要在于她们脸上厚厚的白色脂粉和她们身上知识与 艺术的混合气息。她们在客人面前保持着委婉而坚决的矜持布满 浓妆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顾盼之间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她们曾被称为日本文化与艺术的缩影。最令人称奇的是艺妓的谈话艺术。她们姿态优雅,谈吐不俗,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她们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自尊心,善于察言观色,了解男人的情绪。 在日本男人看来,艺妓就像是他们的心理医生,所以 日本人花很多钱去找艺妓主要是为了聊聊天,想寻求一种更隐秘、更细致的亲密关系。艺妓们另一个神秘缘于这一保持着浓厚的日本文化传统的群体相当封闭。艺妓不许结婚,集体居住,以此保持“纯洁”形象。历史上,由于服务对象的地位较高,因而艺妓们平时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偶尔外出不是乘放下帘子的人力车,就是把整个脸部遮盖得严严实实。她们的真实情况人们只能从电影或电视播放的有关镜头中了解一二。  
艺妓文化的衰退  
日本历史上的艺伎业曾相当发达,京都作为集中地区曾经艺馆林立,从艺人员多达几万人。不过,艺伎业在二次大战后大为萧条了,只是在经济恢复后一段时间内,随着公司公关业的升温,旅游业的兴旺,艺伎又兴盛了一时,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艺伎还保留有几百人之多。但之后随着 泡沫经济的破灭,公司生意减少,艺伎业再度陷入低谷,据估计,目前京都的艺伎只不过200人左右,而且陪客的机会也大大减少了,可谓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一些艺馆转作他用,服饰、乐器变卖或出租,艺伎转到夜总会当招待,艺伎业的衰退已成不争事实。   
如同日本的 歌舞伎一样,艺妓这样一种传统的文化由于不被年轻人接受,也正面临着生存上的危机。目前,日本全国现有的艺妓一共只有数百人。对于这一典型的夕阳产业,日本的舆论众说不一。批评者认为艺妓的产生与存在是一个 时代错误,是男权至上的时代产物,是对女权运动的莫大讽刺。而支持者则认为,艺妓作为一种 传统艺术,是京都乃至日本的脸面,应该得到保存。而在业内,也有不少年轻的艺妓开始不满一些循规蹈矩的做法,希望改革。她们在白天做美容、逛商场,过着非常现代的生活,而到了晚上,她们又必须回归传统,和服的 裙裾限制住她们的双腿,使她们变成迈着碎步、 举止优雅的艺妓。他们就是这样 在现代与传统、自由与规矩中自我调节,寻找平衡。   

艺妓文化的衰落有其主观和客观的原因。艺妓,意味着以艺术为生。每个艺妓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学艺,一般从10岁开始,要在5年时间内完成从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课程,很是艰苦。由于艺妓的内部管理极为严格,训练又极其刻板,加上她们年老后的出路大多不太乐观,导致艺妓也有思迁之念。此外,艺妓巨大的开销也是她们很难承受的,一件手工缝制的和服就要1.5万美元,如果租,2个小时也要100美元。每个爱惜自己的艺妓起码都有10件和服。另外她们花在头发上的钱也不少。作为一种历史的“遗存品”,艺妓文化也有些与现实社会脱节,她们似乎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面对昂贵的培养费和门庭冷落的形势,以及“居高处”的表象,艺妓文化不得不随时代变迁而风光不在。衰落仅是一种趋势,但犹存的是它将以“传统文化”自居。  

艺伎虽衰犹存,但随着一代艺伎业宗师、曾招待过著名影星查理·卓别林贵客的中村喜春香魂飘零,也风光难再。衰落是趋势,消亡也只是时间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尚操此业的艺伎却不失信心。她们觉得,艺伎是京都和日本的“脸面”,应该加以保留。她们甚至周游各地,借以提高身价。有的人更明确地说:艺伎是京都的象征,传统的古老文化必须加以保护。近年来,社会上对于艺伎的衰与兴,保与弃还存在针锋相对的斗争。 

 


夜已三更
扣线稿真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扣线稿真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扣线稿真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关一青
她们像枝头欲落的花,美丽而易逝...

她们像枝头欲落的花,美丽而易逝。

她们像枝头欲落的花,美丽而易逝。

Estella

脑海里的文案:

她踩着木屐在雪地里快步走着,

急忙地

想要融入

那片深沉的静穆,

初冬的雪

沾染上了她的衣摆,

明知前路漫漫

举步维艰

却也依然坚定不回头,

骄傲地

快步地

安静地

被黑夜包裹,

那是属于她的

信仰。

文笔一般,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嘿嘿嘿~


脑海里的文案:

她踩着木屐在雪地里快步走着,

急忙地

想要融入

那片深沉的静穆,

初冬的雪

沾染上了她的衣摆,

明知前路漫漫

举步维艰

却也依然坚定不回头,

骄傲地

快步地

安静地

被黑夜包裹,

那是属于她的

信仰。

文笔一般,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嘿嘿嘿~


麻辣咸鱼
今日的色彩速写 对了我的微博名...

今日的色彩速写

对了我的微博名字是   麻辣-咸鱼

除了lof上的图还会发平时手绘的草图速写之类的(比较偏打卡向的性质)


有兴趣可以来看看呀~

今日的色彩速写

对了我的微博名字是   麻辣-咸鱼

除了lof上的图还会发平时手绘的草图速写之类的(比较偏打卡向的性质)


有兴趣可以来看看呀~

岁月长, 衣衫薄

……

让人着迷的日本文化有太多,其中一样肯定是她们穿上和服后迷人的姿态。

……

让人着迷的日本文化有太多,其中一样肯定是她们穿上和服后迷人的姿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