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伦

34.1万浏览    8310参与
郝思春

帅哥和帅。哥?

p2没区别就是加长版。。。

帅哥和帅。哥?

p2没区别就是加长版。。。

猫瞳

【艾利】阿克曼的情人 22

架空ABO年下——装A的Omega利威尔收养了一个自以为是B其实是个A的小屁孩艾伦的故事。

       同行的人有四个。莱纳·布朗、贝特霍尔德·胡佛、埃尔德·琴以及奥路欧·博查特,都是利威尔分队最上等的兵,身手了得,训练有素。

       就这次任务的复杂程度而言,是不需要派出这种程度的精英小队的,更不足以利威尔亲自出马——军团的线人确定了七天后的一场大型人口买卖,他们要做的就是当场捕捉,必要...

架空ABO年下——装A的Omega利威尔收养了一个自以为是B其实是个A的小屁孩艾伦的故事。

       同行的人有四个。莱纳·布朗、贝特霍尔德·胡佛、埃尔德·琴以及奥路欧·博查特,都是利威尔分队最上等的兵,身手了得,训练有素。

       就这次任务的复杂程度而言,是不需要派出这种程度的精英小队的,更不足以利威尔亲自出马——军团的线人确定了七天后的一场大型人口买卖,他们要做的就是当场捕捉,必要情况下可直接诛杀。南部的托洛斯特区向来管理混乱,鱼龙混杂,是各种不堪入耳的肮脏活动的活跃地,人口贩卖、赌博、军火交易,见不得光的行径暗藏在村庄和城区的接壤处,肆意妄为。

       利威尔之所以那么了解,是因为他当年就是出生于这个鬼地方。

       想必王指名道姓地让他前去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托洛斯特的人贩子窝点在十四年前被端了,所有参与者都被判处了死刑,被关在村子里的Omega被解救了出来,包括利威尔和母亲,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当年的埃尔文·史密斯团长。本以为当初的残酷判决足以震慑住那群杂种,谁料到事到如今竟还有人蠢蠢欲动,当年的受害者前去手刃如今的加害者,没有人比利威尔更能胜任这个角色。

       在马车上颠簸了一路,利威尔携众人终于在五天后到达了托洛斯特区域外围,大家不免都有几分疲乏。根据情报,人口交易将于两天之后进行,对方很有可能手持武器,但碍于黑市交易的规则,人数不会太多,利威尔不准备心慈手软,只要确定了身份,他就送他们下地狱,用子弹捣碎这群狗娘养的杂碎的心脏。


       当夜,他们在当地的酒馆歇息。

       住所的整洁程度令利威尔相当不满,但他当然也不足以较真到亲自打扫,他脱下沾染了灰尘的披风,挂在椅子上,从上衣口袋里取出那枚艾伦给他的戒指,坐在床边。

       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古怪。利威尔的脸在灯光之下附了一层薄而温柔的光,睫毛轻颤,面容清冷,格外认真地注视着手中的金属,像是在观摩一件奇珍异宝。

       那并不是多贵重的东西,利威尔虽然不懂饰品,但多少还是见过王室中的贵族名门把玩的珠宝的,大多都是些硕大又名贵的各色宝石,嵌在各式各样的金属铜圈或是项链上,沉甸甸的,亮得耀眼。和那些比起来,这戒指显得苍白又简陋,有几分乏味。

       可利威尔很喜欢。他将那圆圈套进手指,望着肌肤在金属的禁锢下微微凹进去的弧度,望着戒指上刻着的、浅浅的几乎难以察觉的字母。片刻后,他将戒指取下,放回口袋里,然而微凉的触感并没有消散,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依旧束缚着他的无名指。这当然只是愚蠢的错觉,利威尔很清楚,可这种感觉挥之不去,萦绕着手指,溶进肌肤的纹路里,仿佛真的盘根交错地到达了骨肉之间,根深蒂固,抵死纠缠。

       利威尔向后倒在了床上,手背盖在眼睛上,试图用黑暗蒙蔽自己失态的心跳和不忍直视的思念。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真的对某个人动心,对方还是一个未成年的莽撞少年,不成熟,空有一腔热血。可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脸、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的味道,扯出利威尔早已冷却的灵魂,拉进一个过分温暖的怀抱,即便是这一刻,余温也还在。

       他不在身边,便总觉得落下了什么。


       两天后,利威尔携小队来到事先选定的高地,众人隐蔽在树林之中,望着远处平地,当最后一个男人东张西望后也进入了屋子后,贝特霍尔德来到利威尔身侧,轻声说道:“屋子里面有四个看守者和六个被捆绑的Omega,刚刚进去的三个男人是买家,只有看守有武器,人手一把枪。”

       “婊子养的”,身后的奥路欧气得龇牙咧嘴,“有六个Omega?这帮混蛋。”

       “等会英雄救美,说不定能带个Omega回家。” 埃尔德拍了拍奥路欧的肩膀,开起玩笑,“不然靠你这长相这辈子都没有Omega愿意跟你。”

       “去你妈的。”

       利威尔回头,两人被他阴冷的目光一扫,顿时没了声音。

       “埃尔德、奥路欧、贝特霍尔德,”利威尔突然发令,“埋伏在窗户旁边,在我进门后突袭。”

       “是!”

       “莱纳跟我走。”

       他安排身材魁梧的金发Alpha候在门栏处,将自己的枪递给莱纳,敲响了门。

       “谁?”里头传来警惕的询问和细碎的机械碰撞声。

       “是库克先生让我来的。”那是线人事先提供的姓名,利威尔特意咬字很清楚,“说你这里有些上等货。”

       屋内有一阵轻声的交流,听不真切,僵持了片刻后门被开了一条细缝,从里面伸出枪柄,屋内众多强势的信息素带着极为凶横的气势飘了出来,其中还混杂着Omega特有的甜腻。

       “只有你一个?”

       利威尔左移一步,让枪口正对自己的胸口,举起了手,证明自己的无害:“就我一个。”

       莱纳的信息素完美地以假乱真,飘散在利威尔的四周,让人觉得是他的气味,没有别人,虽还蕴藏了点利威尔自身的寡淡气味,却不足以引人注意。况且人们总是对身材矮小的人抱有轻视,开门的男人视线落在利威尔的身上,方才的警惕瞬间变得漫不经心。

       “一次只能交易三个人,这是规矩,库克没告诉你吗?”

       “增加一个人来帮你竞价,不好吗?”利威尔目光沉静,波澜不惊,“四个人里面选三个交易,不算打破规矩。”

       男人犹豫了一下,回头向屋里的人使了个眼色,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利威尔猛地抓住对准自己的枪柄,向一旁扭去,那男人瞠目结舌,“砰”的一声,子弹擦过利威尔的手臂射在了身后的树上。紧接着刺耳枪声四起,伴随着窗户玻璃被击碎的响声,利威尔头也不回地向后伸手,接过莱纳递过来的一把手枪,从下往上抵在了面前一脸惊恐的男人的下巴。

       “别……”

       话音未落,子弹射穿了他的脑袋,鲜血四溅。

       利威尔从裤子口袋中抽出巾帕,一脸嫌恶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走了进去,抬起头,埋伏在窗外的队员早已翻过窗进了屋子,三个看守外加一个买家全被击毙,剩余的两个买家蹲在地上抱着头,瑟瑟发抖着不敢抬头。屋子最里面是六个Omega,一动不动地躺着,看起来应该是昏迷了。

       利威尔踢开地上碍眼的尸体,迈步走向那两个买家。

       “别杀我,别杀我。”棕发Alpha连信息素中都带了瘆人的恐惧,一副要哭出来的丑态,“我是第一次,我被骗过来的,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语无伦次,面无血色,让利威尔回想起来当年自己获救时的场景。那个时候,母亲的嫖客也是这样,跪在地上,浑身发抖,抱着埃尔文的腿一个劲地求饶,小丑一般地哭嚎着。年幼的利威尔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这一切,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要杀吗?”那个叫做被唤作埃尔文团长的男人望过来,注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利威尔将枪对准了男人的额头,做出了和当年一样的决定。

       砰!砰——!

       伴随两声干脆利落的炮响,两个男人应声倒地。

       “兵长,”奥路欧指了指不远处躺着的六个Omega,“怎么处理?直接带回去?”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和屋内本身就有的腐烂味道让利威尔忍不住皱眉,他一刻也不想多停留:“移到外面空地上,剩下的尸体烧掉。”

       说着,他正准备迈步,忽然闻到了一丝陌生的信息素气味,不属于在场的任何人,嚣张而又辛辣,如同混了古怪药草的烈酒,令他神经紧绷,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有人!”

       然而为时已晚,只听一声枪响,子弹从窗外倏地射了进来,在埃尔德的脑袋上开了个窟窿。

       

鮈里夫人

暗潮【利艾】

一千字的烂文

就因为词暧昧了点被lof屏了三次被微博屏了两次

评论走链接...文墨的,会有广告(捂脸哭


一千字的烂文

就因为词暧昧了点被lof屏了三次被微博屏了两次

评论走链接...文墨的,会有广告(捂脸哭


傻木
练习 (肌肉有参考)

练习 

(肌肉有参考)

练习 

(肌肉有参考)

路人画渣
自己画的艾利 第一章 第一节

自己画的艾利 第一章 第一节

自己画的艾利 第一章 第一节

彳亍星意言音戈
因为艾伦比较顺手又想画画双人于...

因为艾伦比较顺手又想画画双人于是突然艾伦X2(?)

因为艾伦比较顺手又想画画双人于是突然艾伦X2(?)

少年

(第10回壁外調査博) [END (東千暁)] ゴールデン・ブリーゼマイスター (進撃の巨人)

这是本日语原版,如果想要汉化本,可能需要等几天(可预订哦)

(*◑㉨◑)☞☜(◐㉨◐*)

需要的私我哦


(第10回壁外調査博) [END (東千暁)] ゴールデン・ブリーゼマイスター (進撃の巨人)

这是本日语原版,如果想要汉化本,可能需要等几天(可预订哦)

(*◑㉨◑)☞☜(◐㉨◐*)

需要的私我哦

purple
我还是对这个表情包下手了哈哈哈...

我还是对这个表情包下手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还是对这个表情包下手了哈哈哈哈哈哈

翎安一米九

《我愿做您的忠犬(6)》(中篇连载,BDSM)

注:艾伦第一视角。

#Part 6 舔靴篇#

    “你一直是清洁做得最优秀的那个,艾伦。舔干净,跪着舔我的靴子。”

    “……”

    人的要求比先前高了一个档次,暴露在他的目光下内在的自己无处逃脱,抿唇犹豫了一下,像先前那样跪好,缓缓伏下身,探舌轻触人的靴尖,即使只是单纯的皮革味也让身体产生诡异的快感,伸手握住人的脚踝处闭上眼舔舐他的靴面。

    利威尔兵长的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低垂的目光扫过我...

注:艾伦第一视角。

#Part 6 舔靴篇#

    “你一直是清洁做得最优秀的那个,艾伦。舔干净,跪着舔我的靴子。”

    “……”

    人的要求比先前高了一个档次,暴露在他的目光下内在的自己无处逃脱,抿唇犹豫了一下,像先前那样跪好,缓缓伏下身,探舌轻触人的靴尖,即使只是单纯的皮革味也让身体产生诡异的快感,伸手握住人的脚踝处闭上眼舔舐他的靴面。

    利威尔兵长的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低垂的目光扫过我身上每一丝反应,他自己都未发觉那眼神里混上了复杂饱满的色彩。我敛着头,发丝垂得很长,他看不见我的眼,只有睫毛又密又弯在脸颊上剪出两排凌乱的影,鼻梁和嘴唇则翘出屈服的意味,使得他的血液生生滚烫,躁动不安。

     “继续,艾伦。让我听到你的呼吸,你舔弄的声音,你的所思所想。”

    我抬起绿眸望他一眼作为回应,扶住人的小腿肚摩挲,舌尖沿着靴背向上到他腿面再至膝盖处打转吸吮,再重新沿着另一个方向舔舐而下,来回往复,仿佛在吃一根很长的冰棍,过程中刻意发出浓重的喘息和咕啾的水声。

    “咕嗯…我的想法吗?呼…我很高兴…兵长…”

    即使隔着膝盖与作训裤,我灵巧卖力的舌头对他所带来的触感仍旧清晰明显,喘息充斥着房间,身影匍匐在他的脚边,不为人知的扭曲与成就感让他胯下无可抑制地肿胀发硬,他猛地握住我的喉咙对上一双带着水光的眼,出口的嗓音低沉沙哑,令我心惊胆战。

    “恶心的家伙,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跟我走,今晚你的表现给你赢到了睡在我房间的权利。”

    被握住喉咙对上人目光的一瞬间我对他产生了扭曲的情感,那是一种夹杂着敬仰、恐惧以及憎恨的复杂情愫。

    “咳…”松开自己时我轻呛了一声揉了揉脖颈,用手背将嘴角粘连的唾液拭尽,支配欲与绝对服从,这是他的要求,也是自己所期待的事,两人的脚步声回响在木地板上格外清晰,低着头跟随着人进了里屋。

    艾伦,我不是你溺水时的浮木,救命的稻草。但既然你选择了这种关系作为开始,就得记住,不能再产生逾越的妄想。

翎安一米九

《我愿做您的忠犬(5)》(中篇连载,BDSM)

注:艾伦第一视角。

#Part 5 支配篇#

    “今天到这吧。”头顶上方的声音响起。

    点点头,我将地上的衣服拾起穿好。“兵长,您要休息了吗,还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不,你可以自由支配余下的时间。”他返回办公桌前坐好,重新拿起文件。我坐上沙发,望着他专注于工作的模样,忽的想起什么小心地开口。

    “兵长,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说...

注:艾伦第一视角。

#Part 5 支配篇#

    “今天到这吧。”头顶上方的声音响起。

    点点头,我将地上的衣服拾起穿好。“兵长,您要休息了吗,还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不,你可以自由支配余下的时间。”他返回办公桌前坐好,重新拿起文件。我坐上沙发,望着他专注于工作的模样,忽的想起什么小心地开口。

    “兵长,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说。”

    “您喜欢团长吗?您跟团长是那种关系吗?”

    “埃尔文·史密斯?”他放下了文件面无表情地看我一眼,似乎想更加确认这个身份,又或许是确认是我发出的提问,我点了点头轻声应允。

    “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

    “那…”想起上次在利威尔兵长办公室门口看到的场景,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犹豫一瞬,还是决定表露心中的担忧。“我这样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哈?”

    “这几天在您这边占用了时间。”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两句话之内说清楚。”他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经常来找您,会不会打扰您跟团长的交往!”

    空气凝固了一瞬,他的指节在桌面轻敲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随着那声音在跳动,有些后悔问出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那声音戛然而止,我的神经紧绷起来。

    “第一,我和埃尔文没在交往。第二,我并未在你身上多浪费时间。”

    “我明白,我了解了。”我低下头陷入一阵思维博弈:既然如此,埃尔文团长跟兵长究竟是什么关系?我是不是不该在这个场合问出这个问题?我是以怎样的身份或资格提出的?利威尔兵长会不会因此厌恶我了?

    自责间不知何时我攥紧了胸口,试图压抑住内心涌出的冲动。奇怪?好难受…不,这个时候…但是…

    我好想……

    “报告利威尔兵长,请求您惩罚我!”我再度开口,在涌动的欲望面前,我放弃了自己的颜面,大胆提出自己的请求。“我有严重的受虐倾向,会在某个时候出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求求您,给予我疼痛!”

    他抬头望了我一眼,表情并没有发生变化,仿佛一切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不作声端起茶杯小抿一口,随后用带茧的指腹摩挲着杯沿,缓缓开口。

    “可以。但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无缘无故打人,比起暴力控制我更愿意用其他的一些东西。”他将办公椅往后推移,挪开一处空位。“从你的角度而言,你喜欢被长官支配,服从命令吗,艾伦?”

    支配吗?也许我渴望的并不是疼痛感,而是来自利威尔兵长的支配,或许通过这次可以找到答案。

    “过来——”

    我没有否认,走到人跟前。

    “让我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吧。”他的靴头点点地板,身体呈放松的姿态靠进办公椅里,与畅意的模样全然不同的是目光中的审慎,剥离了眼前自己的衣着,肉体,直直地看进我的灵魂。

    “你一直是清洁做得最优秀的那个,艾伦。舔干净,跪着舔我的靴子。”

    To be Continue.

尾注:艾伦在办公室看到的场景详见独立文本《Masked Bitch》 

凯特想要秒薪十亿

来自一个等动画/漫画等死人士的激情嵌字


如果冒犯到就马上删。谏山和动画组都不容易,大家都加油!!

来自一个等动画/漫画等死人士的激情嵌字


如果冒犯到就马上删。谏山和动画组都不容易,大家都加油!!

小酸滴
我永远喜欢艾伦耶格尔!

我永远喜欢艾伦耶格尔!

我永远喜欢艾伦耶格尔!

西×10
“跟我走吧,猫咪先生”

“跟我走吧,猫咪先生”

“跟我走吧,猫咪先生”

佚数
出于私心画了这么一张…… 因为...

出于私心画了这么一张……

因为过于我流不想打tag,但是不打又认不出……哇,我好难

出于私心画了这么一张……

因为过于我流不想打tag,但是不打又认不出……哇,我好难

百花肆虐

。。。。我呼吸困难

太难受了

为什么承受了那么多他还是不能有个好结局

。。。。我呼吸困难

太难受了

为什么承受了那么多他还是不能有个好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