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伦·耶格尔

17.3万浏览    1891参与
那由理

「AOT乙女」假如能回到最初23

      纤细的身影从空中一跃而下,越过人去楼空的居民楼,空荡的街道,停在了沾满着血迹的屋顶上。


      靴子踩在粗糙的瓦片上,暗金色的眸扫视了这一带,最终停在了跪坐在屋顶,一脸绝望,被强烈情感充斥着的阿尔敏身上。

      他那双在平日里时刻保持对墙外憧憬的蓝眸在此刻也失却了亮光。


      理的脚步一顿,继而重新迈开了步伐。......


      纤细的身影从空中一跃而下,越过人去楼空的居民楼,空荡的街道,停在了沾满着血迹的屋顶上。


      靴子踩在粗糙的瓦片上,暗金色的眸扫视了这一带,最终停在了跪坐在屋顶,一脸绝望,被强烈情感充斥着的阿尔敏身上。

      他那双在平日里时刻保持对墙外憧憬的蓝眸在此刻也失却了亮光。


      理的脚步一顿,继而重新迈开了步伐。


      “…阿尔敏。”


      仿佛从脑海中响起的声音,让阿尔敏涣散的眼神也在这一刻聚焦。

      他眨着眼睛,看着停在身前的身影从模糊变得清晰,“理…?!”


      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在触及她后蓦然落了下来,但阿尔敏的脑袋垂的更低了。

      他现在,完全没脸见到她,也完全对不起她。


      “理…”阿尔敏说话的声音哽咽到好似下一秒就要喘不过气来一般,“艾伦他…”

      “艾伦…”


      “别着急,阿尔敏。”看到他这幅样子,理伸出手擦向了他脸上的喷涌而出的泪水。

      “阿尔敏,艾伦他怎么了嘛?”


      而在这时,阿尔敏才发现眼前的少女冷静的吓人,那张绮丽的脸上既没有多余的神情,就连声音也是和平常那样,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嗫嚅了几下,大脑却再次浮现了那个恐怖的画面,愤怒和绝望如潮水般朝他涌来,阿尔敏尖叫着抓向了自己的脑袋。

      不仅如此,他的嘴里也在低吼着,“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快去死吧。”


      “冷静一点,阿尔敏。”


      蓦然撞进了一个冰凉的怀抱,他的脑袋也被人轻柔地抚摸着,阿尔敏睁大了眼睛,双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少女的手臂。


      “这并不是你的错,阿尔敏。”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残酷。”

      “这不是你的错。”


      少女伸着手,轻轻地摸着他的脑袋,嘴里也说着安慰的话语。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理。”


      可是,在她那轻柔的安慰声中,阿尔敏却发觉自己内心的自责愧疚和愤怒在这一刻苗壮生长,迅速成为参天大树。

      泪水也止不住地流着,如决堤的河水倾泻而出。


      “我知道了。”

      “阿尔敏,这并不是你的错。”


      耳旁依旧响着少女安慰的话语,没有颤抖,没有停顿,有的只有从始至终的冷静。


      “先起来吧。”理伸手,搀扶着他无力的身体站了起来。


      比少女高了一点的阿尔敏扭头,看到的便是少女和他贴的极近的脸庞,那张绮丽又精致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着。

      但,他好像看到了藏在暗金色眸里的一抹异样的色彩。


      蓝眸忽而骤缩起,不安再次笼罩在他的身上。

      他好像,真的做错了。



      “别管他了。”

      那旁,传来了尤弥尔异常冷酷的声音,她微微侧过头,看向了将被包围在绝望和愧疚中的阿尔敏搀扶起的少女。


      “碰上一大群巨人的确很可怜。”

      “不过竟然只有这个劣等生获救,艾伦他们还真是死不瞑目啊。”


      “……”


      她的话,引来了少女的侧目。

      不过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你这家伙…”不知为何,接收到那个眼神的尤弥尔心里顿时生出了几分不满和不爽,她冷哼一声也转过了头。

      “算了。”



      “我和阿尔敏先去后卫部队汇合。”和科尼他们说了一声,理扶着阿尔敏转眼离开了屋顶。


      巨人前进的路线,已经越来越靠里了。

      从这里望去,还能看到巨人懒懒散散地向着训练兵团总部走去的巨人群。


      “理你…”

      “为什么…能这么…冷静…”


      安静了很久的阿尔敏抬头,那双失却亮光的蓝眸里堆满了疑惑和无望。

      他望着她,问道。


      “没办法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

      少女回话,她的眸望向了天空,将所有的景色包揽其中,“这个世界…”

      “从来都如此残酷。”


      “往哪边走了?”降落在屋顶上,理出声问道。


      “什…么?”听到她的问道,阿尔敏愣了一瞬,才发觉她问了什么。

      他转动着脑袋,看向了向着总部走去的巨人,“理你…”


      可少女眼里显露了他所不能拒绝的神情,他沉默片刻,伸出手指指向了某个方向。



      ……



      眼前,好似闪过了一抹熟悉的色彩,理不由地停了下来,她微微睁大着双眼,扫视着周围。


      但,映入眼帘的也只有不停向着总部走去的巨人外,并没有那抹粲然的绿色。

      她忽而垂下了头,攥紧了手。


      而在这时,屋顶上出现的好几道快速跃动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其中,当属飞在最前,毫无章法拼命消耗尽瓦斯非常冲动的三笠。


      笨蛋…吗?

      笨蛋吧。

      她心里想道。


      看到三笠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少女低头握上了手柄,朝着那边飞了过去,身后的装置也在高速地喷射着瓦斯。

      她的眼前,略过快速倒退的景色,还有汉尼斯的话。


      赶在三笠摔落前一秒到达,理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她,护着她滚落到一条暗沉沉的小巷子里。


      “理?!”被突然出现的少女给吓了一跳,被保护没有收到一丝伤害的三笠急忙地起身,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在摔下来的时候,她分明就听到了肉体撞击在屋顶,棚子,地板上所发出的声音。


      “你…没事吧?”






这一章卡在存稿箱里很久了,想了想还是发吧

剩下的还没有开始写🤔

估计还要等很久才会开始写,大概等主线的完成就可以了(>人<;)对不起



那由理

「AOT乙女」至上之理[二十六]

      至此,又过去了好几天。

      但利威尔班也没有停下对艾伦能力的开发。


      一间不大的教室内,是只有利威尔,理,韩吉,艾伦,和利威尔班的其他成员等人。


      站在讲台上,利威尔拿起粉笔,“我想到能让你留下半条命的方法了。”


      “…什么?...


      至此,又过去了好几天。

      但利威尔班也没有停下对艾伦能力的开发。


      一间不大的教室内,是只有利威尔,理,韩吉,艾伦,和利威尔班的其他成员等人。


      站在讲台上,利威尔拿起粉笔,“我想到能让你留下半条命的方法了。”


      “…什么?”


      “虽然我说过,变身巨人以后我们只能杀死你。”利威尔回过身,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下,“但是用这种方法可以让你只受到重伤就停止活动。”

      “虽说如此,还是要依靠个人的技巧,总而言之,把你和后颈一起削掉就行了。”


      在黑板上,是被他用着粉笔画出了一个人型后又在其后颈处,手脚处都画上了虚线,“那时,我们可能会把你的手和脚一起砍掉。”


      “反正它们又会像壁虎一样长出来吧,真是恶心。”

      利威尔回过头来。


      “请…等一下…”听到他的话,艾伦颤抖着声音,面上更是慌得不行,“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长出来。”


      “重新变成巨人就好了。

      “或者等待时间让它自己长出来。”

      一旁,坐在桌子上的少女晃动着双腿,轻声说道,“毕竟你现在还不能熟悉地使用巨人的能力。”


      “那就好。”

      闻言,利威尔看向艾伦,“照理所说的,那就更好办了。”


      “我知道了。”艾伦垂头。


      “放心好了。”

      “如果艾伦变成巨人还是不能够控制的话,我可以稳住他的,不会让他攻击你们。”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理跳下桌子越过他们,伸手拍了拍艾伦的肩膀,“相信我吧。”


      艾伦抬起头看着她,却在她的眼底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而少女的话,似乎没来由的给了他们一剂强心药。


      “那么,可以试验一下吧。”

      坐在他们身后的韩吉低着脑袋,看起来神神秘秘的样子,也略有些兴奋。


      “风险太大了。”

      利威尔侧眸,“虽说如此,还是有必要检验一下这家伙。”


      “计划可以由我来拟定吧。”韩吉托着下巴,看向艾伦,“艾伦,有什么不确定的事情,确定一下就行了。”

      “你有足够的价值使得我们赌上自己的性命。”



      傍晚时分。


      韩吉,利威尔和理站在一口枯井的周旁,向下眺望着。


      “差不多可以了吧,艾伦。”


      “我们准备好了的话,会发射烟雾弹通知你,之后就交给你来判断。”韩吉扒着井口,冲下方的艾伦喊道。


      “了解。”站在井底下的艾伦冲她举起了手。


      韩吉和利威尔快速上马,但身旁的少女一动也不动的,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样子。


      “理?”


      “啊?”

      被突然叫到名字的少女愣了一下,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我在想一些事情,但是年代太久远了…”

      “我好像…有点记不太清了。”


      “?”听到这话的韩吉奇怪地看着她。


      只有利威尔在沉思她的话。


      “我就不上马了。”理摇了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口枯井。


      “好。”韩吉说道,便向天空发射了一枚烟雾弹。

      “在这口枯井之中,应该能够禁锢住失去自我意识的巨人。”


      一阵绿色的烟雾骤然升起。


      “是信号。”


      艾伦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睁大的绿眸在胡乱地颤动着。

      操纵巨人,这是堵上墙壁以来首次吧,如果再次暴走的话……


      他的脑袋里突然想起了理所说的话,疯狂跳动的心也好似被安抚了一般平缓了下来。

      ‘如果他变成巨人还是不能控制的话,我可以稳住他,不会让他攻击你们的。’


      那个时候,艾伦竟然忘记了少女是用什么表情来说出这句话的。


      但…此刻也不能去想这些无关于此的东西了。


      艾伦闭上眼,狠狠地咬向自己的虎口。



      ……



      半晌,井口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站在利威尔的身旁,理一直在回想着她曾经刻意去忘记的某些事情。

      “我好像想起了…”


      “在那么狭小的空间内…是变不了巨人的。”朝他们看了一眼,理便快步向井口跑去。


      “等…等一下…”

      “…理。”看着理跑远的身影,韩吉有一瞬间的怔愣,她有些懵的转头看向了身旁同样骑着马什么话也没说的利威尔。


      同时,韩吉也在消化着她所说的话。

      毕竟在前段时间,她在她的面前做出了令她难以置信,又匪夷所思的举动。


      “理说的大致错不了了。”

      “毕竟她比巨人熟悉的程度比我们都多。”利威尔从马上跳下,像枯井走去。


      “真是充满了神秘啊。”

      似是感叹一样。



      撑着井口,理望向井底,却被艾伦那一身狼狈给吓到了,“艾…艾伦…”

      那个将自己弄得满身是血,伤口的少年,仍在不停地尝试着。


      但就在这抹注视下,艾伦睁大了眼睛,无助地看向突然出现在井口的少女。

      “理…我没法变成巨人…”他的声音颤抖着,眼里有泪光闪烁。


      “我知道。”少女垂眸。

      她猛然将手撑在了了井口,然后一跃而下。


      “理…?”艾伦睁大了绿眸,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少女,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往外溢了出来。


      “没事的。”

      “艾伦。”


      他看着停在面前的少女,朝着自己伸出了手,捧着他的脸,擦拭着那不停喷涌而出的泪水,还有嘴角啃咬着虎口流下的血液。


      “你已经,做的很棒了。”


      “是我没考虑好。”



      ……



      从井口爬出来后,他们也就转移到了别处。


      擦拭着那满是伤痕累累的手后将绷带缠了上去,少女看着笑的一脸怅然又苦闷的艾伦,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你是笨蛋吧。”

      “艾伦。”


       虽然被捏着脸,但艾伦还是挺享受理这骂着他,实则关心他的样子,“对不起啦,理。”


      而看到这一幅画面的利威尔班其他成员们都露出了一脸的吃惊模样,毕竟艾伦是一个能够变身为巨人的一个变数,只有利威尔能够出手制止他。

      但是眼前的这个画面,都让他们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再一次的被刷新了。



      “你自己咬的手伤也没能恢复吗?”利威尔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中似乎带了一丝不快。


      “是。”艾伦的脸上滑下一大滴冷汗,他垂着头,下意识地又用余光瞄了一眼身旁已然坐好的少女。


      “如果你没法变成巨人,堵上玛利亚之壁的大义也就成了一句屁话。”利威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双死鱼眼看起来极为可怕。


      如果艾伦没法变成巨人,那么埃尔文的计划也就只是一句空谈,无用功罢了。


      “这是命令,给我想想办法。”利威尔板着脸,他觉得他们都对艾伦的期待值有些过高了。


      收回目光,利威尔转身离开。


      但那股压迫感却并未消散,而是如黑云般朝艾伦齐齐压去。


      “是…”艾伦沉闷着回答。


      看着他那失落的模样,理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理。”走开不远的利威尔回头,看向她。



      “……”

      看着站起身的少女,艾伦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



——轰隆


      一瞬之间,她的后背传来一阵强大的冲击,夹带着热风,也有莫名的金色闪电。

       浓烟四冒。


       理回过身,看向被烟雾笼罩的艾伦的方向。

       在她目光所及之处,是艾伦以及连接着巨人骨骼的一部分肉块的巨大手腕。


      踩在巨人的肉块上,艾伦用尽力气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中拔出来,“为什么现在才……”

      他的神色慌张着,连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


      “冷静下来。”

      “我叫你们冷静下来。”

      他的背后,响起了利威尔冷然的声音。


      艾伦茫然无措地眨眼,才发现已经走远的理现在却站在了他的身前,和皱紧着眉的利威尔。

      而他的周围,是拔刀对准他,强装镇定实则是害怕怒视着他的佩特拉,奥尔奥,艾尔德以及古恩塔几人。

艾伦·耶格尔(美高)

   (左手护住身后两人,攥紧消防栓,用全力朝僵尸涌来的方向扔去,右脚朝着近处僵尸的太阳穴猛地踢踩,眼底透露兴奋的光芒)

       “我一定会把僵尸从这个世界上一个不剩的驱逐出去!不想死的人跟我一起!反抗的话还有生还的可能!不战斗的话就一定会死!”

[图片]


   (左手护住身后两人,攥紧消防栓,用全力朝僵尸涌来的方向扔去,右脚朝着近处僵尸的太阳穴猛地踢踩,眼底透露兴奋的光芒)

       “我一定会把僵尸从这个世界上一个不剩的驱逐出去!不想死的人跟我一起!反抗的话还有生还的可能!不战斗的话就一定会死!”






那由理

「AOT乙女」至上之理[二十五]

      夜晚的天很暗。

      高高的栅栏将广场围了起来,而能为其提供照明的也就只有场上零零散散的几个火柱而已。


      火花随着夜间的晚风明灭可见。


      台下是站着十几排面向台上的训练兵,台上,则是身为调查兵团的团长埃尔文。


      “我是调查兵团团...


      夜晚的天很暗。

      高高的栅栏将广场围了起来,而能为其提供照明的也就只有场上零零散散的几个火柱而已。


      火花随着夜间的晚风明灭可见。


      台下是站着十几排面向台上的训练兵,台上,则是身为调查兵团的团长埃尔文。


      “我是调查兵团团长,埃尔文·史密斯。”

      “今日的你们将要选择自己的所属兵团,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坦白点就是劝诱你们加入调查兵团。”


      简洁又直白的话语,不似别人那般长篇大论,这是埃尔文一贯的说法。


      “由于巨人的袭击,诸位已经亲身体验了面对巨人的恐怖,以及你们力量的界限。”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真实的令人心生畏惧。

      将重要情报全盘托出,以及近年来调查兵团的死伤情况。

      一字一句都让他们更加惊讶和恐惧。


      想加入调查兵团,为了战胜巨人,并摸索到这个世界的秘密的人,就不能畏惧于巨人的恐惧,内心的恐惧,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留不留下全凭自己去选择。


      虽说是这样的话,但埃尔文的想法却不仅仅于此。或者说,他在推测人心,并怂恿人心。


      怎么说,不愧是有勇有谋的人啊。


      将话停下,埃尔文状似无意地扫视着下方的士兵们,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选择权全权交给你们自己,献出心脏,怎样献出心脏是你们自己要考虑的问题,他并不想逼迫所有人都加入调查兵团。


      毕竟人类的胜利都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


      “明白这个残酷的事实以后,仍想赌命试试的人,就留下来吧。”

      “好好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为人类献上自己的心脏。”


      他的一席话,极能煽动人心,也能让人望而却步。



      在短暂的沉默后,大多数的士兵们都遵循了自己的内心。

      他们都在左顾右盼着,直到看到有人离开后便再也忍不住地跟着人流而动。


      因为,他们都想要活命。

      因为,人命都是很脆弱的。


      那离开的人群就像是一条无情的溪流,每遇到动摇的水滴便迅速壮大。

      而碰到顽固的岩石时,就会狠狠地撞击他,誓要拉上他一同前往更为安全的大海。


      一时间,被狠狠撞击仍留在原地不动的人的内心也在备受煎熬着。




      “呐,理你觉得会有多少人会留下?”韩吉凑上前看她。


      “不会多也不会少。”少女将目光望向了场上为数不多仍然没有动作的几人。


      “怎么,那几个人你认识?”韩吉顺着她目光看过去。


      “是啊,他们都是我和艾伦在训练时期的同期。其中,有几个还是前十名的荣誉士兵呢。”


      三笠,莱纳,贝尔托特,柯尼,萨沙,阿尔敏……


      “如果要找人的话,你们可以把目光放在他们的身上…特别是前十名的人。”她的意思,她想韩吉应该会明白的。

      “但,仅仅放在这里也不行…”


      “真不愧是你啊。”韩吉抬了抬眼镜,目光虽然落在了下方的士兵身上,余光却一直盯着她。


      韩吉一直都隐隐约约有种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女看起来并不像脸上那般稚嫩又懵懂无知,反而神秘又让人难以捉摸。

      不仅仅是在六年前,还是在现在。


      不过,在有了少女的情报后,他们的工作会比现在要好上很多。


      “我会看着你们的。”

      “如果你们的结果确定出乎我的意料的话,我想我的确可以透露更多的情报给你们。”


      “前提是得看你们的表现。”

      此刻的少女,无论神态话语,动作都像极了一名考核官。


      她想看到他们的可能性,也同样期待着他们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我知道了。”韩吉点头,她越发地期待起理埋藏起来的情报了。

      她能猜到,那一定是他们所达不到的高度。




      依然留守在原地的人,他们强忍着恐惧,满脸沉重的色彩。


      看着他们,埃尔文冷静出声,“如果有人叫你们去死,你们也会去死呢?”


      “我不想死!”台下有人大声喊道。


      闻言,埃尔文柔和了脸色,“是吗,大家的神情都不错。”


      “那么此刻起,我正式地欢迎在场的各位加入调查兵团,这是正式的敬礼。”


      “献出你们的心脏。”他握拳抵着胸口,行以人类最崇高的敬礼。


      随着他动作做出来,底下的士兵们也以这个敬礼回敬他。


      “真亏你们能克服这份恐惧,你们是一群勇敢的士兵,我打心底里尊敬你们。”



……



      这一边,整整训练了一天的利威尔班停在一片绿草如茵的地上休养生息。


      除了利威尔还在逗弄自己的马匹外,其他人都在教授着艾伦关于此次壁外调查所用的长距离索敌阵型。


      蹲坐在艾伦身边,理听着耳旁艾伦那时不时冒出的问题后,转过头,看了眼那个正在逗弄着马匹的利威尔。

      稍想了一秒,她站起身朝利威尔走去。


      意识到身旁的位置突然空了,艾伦似有所觉地看了眼身旁,这个被空出来的位置。

      他下意识抬头,便看到了向着利威尔走去的那个纤细的背影。


      而在这一刻,艾伦突然发觉,自己的内心开始涌现出一股很莫名的无力感。


      好像…

      是从他变成巨人后,身旁的一切又一切都在改变着,就连从小到大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理也是。


      眼睛酸涩,心脏也跟着难受起来,大脑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他攥紧手心,却发现连前辈们在讲解的话都似乎入不了耳。




      伸手摸着很自觉将脑袋伸过来的马匹,理向向她望过来的利威尔对视着。


      “……”

      利威尔抬眸,望了她一眼,又低头专心逗弄着马。“你不去给那小鬼介绍阵型了吗?”


      “有佩特拉他们在,所以并不需要我。”理摆着手,靠着马看向那旁的艾伦,“我和他,也算是半斤八两。”


      她笑了笑,“我在你们的人生中,只不过是充当了一个旁观人的角色罢了。”


      “……”又是这么的一句话。


      “其实也可以说是我主动介入了你们的生活。”仰着头,少女望向被高墙束缚住的天空,内心里依旧平静一片。


    「可能是怪物觉得自己太孤单,太寂寞了」

    「所以…」


      “我,只是想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而已,或者说是某个结果…”


      一瞬间,她仿佛变得极为遥远又近在眼前。


      利威尔其实对她的存在一直感到很好奇。

      几十年前,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就是这么一副样子,现在,她依旧这个模样。

      没有改变…


      但,眺望着天空的足以与太阳相媲美的赤金色眸子里,却流露出了一丝的落寞。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强大。

      她,不仅仅藏了很多难以想象得到的秘密,也似乎藏了很多很多的孤独…


      是了,她一直就很孤独。


      “你在想什么?”利威尔向她伸手,大力揉搓着她的黑发。


      一如利威尔想的那样,她果然收起了那副神情。


      明白利威尔的想法,理轻轻勾唇,“人小鬼大,你也不过只是个三十几岁的一个小屁孩而已。”

      “小心长不高啊。”理回掐他的脸。


      “……”利威尔黑了脸。


      “…谢谢你…”

      “利威尔。”


      可就仅仅一眨眼就过去的短暂岁月…


      “利威尔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她感叹了一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我听他们说你一直都不怎么好好休息,你是想英年早逝吗,利威尔?”


      “……”利威尔瞥了她一眼。


      “我打算每天都要监督你睡觉。”

      “作为你监护人的身份。”


      “哈。”他张嘴,不耐地发出语气词。



      ……



      众人启程回城堡。


      在离他们有十几头马身的距离,理和利威尔一直在闲聊。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顾忌了。”理抚摸着身下的马匹,也不牵着马绳,任由它带着自己回去。


      远远地瞧见熟悉的人站在一起说话,少女定睛一看,是比他们早到的艾伦,以及刚加入调查兵团的三笠和阿尔敏。

      她翻身下马,与利威尔一起牵着马走进马厩。


      “你不跟那些小鬼说些话吗,毕竟是一起生活过的。”利威尔回头看她。


      “他们都是大人了,也不需要我时刻盯着了。”理摇头,“有可能还会烦我呢。”


      “……”利威尔侧眸,“你真冷漠啊。”

      和当初一样,看似温柔,实则冷漠无比。


      “哪有啊。”少女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算了。”知道她在装疯卖傻,利威尔也不追着她的回答。

      因为他深知她的本性。


      “走了。”


      “好。”


      “艾伦,我们先和兵长回去了。”放好马匹的佩特拉冲那边与小伙伴闲聊的艾伦喊道。


      “我知道了。”听到声音的艾伦大声的回道。

      他回过头,目光落在在他做出回应之后才离开的佩特拉,然后移到了早已走出了好几步的两人身上。


      没有回头…没再和小时候那样了…

      他想。


      “艾伦…”自然也看到那副画面的三笠拉着艾伦的手臂,她抿着嘴巴,只是说出了艾伦的名字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艾伦·耶格尔(美高)

[图片]


       (明明之前不认识,可是怎么自然而然的一起说话了,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

           “我对这些没兴趣。”

 


       (明明之前不认识,可是怎么自然而然的一起说话了,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

           “我对这些没兴趣。”

浅辞

破碎利刃

01(有后续)

个人理解原著向感情在if线中的延续

会尽量去还原......


时间线:艾伦发动地鸣后不到一年时间

背景:

世界被破坏80%只有少数人幸存,除艾尔迪亚之外的国家军事基地都已经被摧毁,怪诞虫死亡巨人之力消失,三笠他们对世人隐瞒了艾伦活着的消息,最后三笠跟艾伦一起隐居了,阿尔敏让等人被封为国际和平大使,在艾尔迪亚帝国也会受到希斯特利亚女皇的保护,利威尔作为调查兵团副团长因伤退役,现在住在皇城里


微风,阳光。

一片几乎望不到尽头的原野,象征着新生的嫩绿一簇簇地破土而出,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处可见的断壁残垣。

毕竟这里曾经是玛利亚外墙的希干希纳区。...

01(有后续)

个人理解原著向感情在if线中的延续

会尽量去还原......


时间线:艾伦发动地鸣后不到一年时间

背景:

世界被破坏80%只有少数人幸存,除艾尔迪亚之外的国家军事基地都已经被摧毁,怪诞虫死亡巨人之力消失,三笠他们对世人隐瞒了艾伦活着的消息,最后三笠跟艾伦一起隐居了,阿尔敏让等人被封为国际和平大使,在艾尔迪亚帝国也会受到希斯特利亚女皇的保护,利威尔作为调查兵团副团长因伤退役,现在住在皇城里




微风,阳光。

一片几乎望不到尽头的原野,象征着新生的嫩绿一簇簇地破土而出,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处可见的断壁残垣。

毕竟这里曾经是玛利亚外墙的希干希纳区。

虽然现在艾尔迪亚的工农业在飞速地发展,不过从地鸣到现在也才过了堪堪半年时间,这里当年被巨人摧毁的城区还没来得及去怎么修复,会住在这里的除了三笠他们,多半是外面极少数能够幸存下来逃到这里的难民。

艾伦现在住的地方是他家的旧址,现在也只是修缮到了可以日常做饭和居住的程度。

此时,艾伦正静静的坐在树下望着天空。

他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即使现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一切都告一段落,朗朗晴日里的阳光却没能扫去他脸上的阴霾。

艾伦垂下头,视线直直盯着眼前成片的废墟。那些难民就住在那里。在他能看得见的地方,那些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是在饭后茶语的闲聊,只是为了寻求群体的保护,又都神经质的提防着身旁的人,或者如惊弓之鸟一样有一点响动就瑟瑟发抖惊恐大叫;伤员反而只占少数,带着草草包扎过的伤口像死了一样的坐着或躺着,静待死亡的来临。

艾伦也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道身影静静伫立在他身后不远处,良久终于出声:

“艾伦,该回家了。”

“嗯。”

艾伦应声回头,眼前站着的正是三笠。

三笠的头发长长到了肩膀,她没有再剪短,就那么披散着任风吹起发梢,肩上还围着那条红色围巾。

见他起身,三笠也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一直到家打开门,桌子上三笠做的饭菜还在冒着热气。

艾伦被这股热气熏得一时有些恍惚,他回头对三笠说:

“一直以来谢谢你,三笠,幸好还有你在。”

三笠被这句话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有些局促不安地低下头,眼神盯着脚下的木头地板,又偷偷瞟向艾伦,看他眨也不眨的眼睛就盯着自己,又慌乱的转移视线,下意识地伸手将自己垂落眼前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有些脸红的说:

“别这么说艾伦,你是我的爱...家人不是吗。”

是想说爱人吗?

可犯下如此深重罪孽的我,还拥有爱人的资格么。

艾伦这么想着,他的心却被三笠此时娇羞的模样深深刺痛。

“是啊,我们是家人。”

艾伦别过脸,说了这样的话。

三笠垂眸,眼中有闪过一丝悲伤。她明白艾伦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也背负着罪孽痛苦的活下去,即使她是心甘情愿的,即使他知道除了他她什么都不在乎,可他还是不愿意将他们之间的感情说开。

不过没关系的。

能这样平静的陪在他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三笠这样想着,然后开口打破了刚刚有些尴尬的气氛。

“嗯,我们吃饭吧。”

“好。”

两个人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饭。

饭菜都是三笠做的,味道比起当初在调查兵团时做的味道更可口。三笠的厨艺一直不错,自两人住到这里的半年来大多时间也是三笠在做饭。

晚饭时间很快就临近尾声,突然三笠开口打破了饭桌上的宁静。

“我们明天去看看阿尔敏他们吧艾伦,明天...”三笠有些犹豫着,艾伦却帮她说出了她应该说出来的后半句话。

“啊,明天是莎夏的祭日。”

平静的好像刚刚想起来一件往事一样的语气。艾伦的眼睛只盯着桌面,额前的头发映出了一片阴影挡住了他的脸,三笠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紧握着筷子的右手。

“艾伦当时莎夏死的时候他们说的只是气话!我们都明白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把莎夏的死只怪到你自己身上…”

“嗯,我明白的。”

艾伦打断了三笠的话,让她那些用来安慰他的话语停止被继续说出口,然后抬头神色温柔地对她说:

“我们明天去皇城吧,我也想看看阿尔敏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三笠闻言一愣,随即脸上展露出开心的笑容。

“嗯。”

那由理

「AOT乙女」至上之理[二十四]

      “我现在负责对城里抓住的两只巨人进行活体调查,关于明天的实验还想请艾伦助我一臂之力,我是特意为此来获取许可。”韩吉紧盯着艾伦,双眼闪闪发光着,竟比那几盏油灯还要耀眼几分。

      像是如果有了他明天的实验结果会更加地出人意料而非常期待的样子。


      “实验吗…”艾伦对她的话还是不太明白,“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现在负责对城里抓住的两只巨人进行活体调查,关于明天的实验还想请艾伦助我一臂之力,我是特意为此来获取许可。”韩吉紧盯着艾伦,双眼闪闪发光着,竟比那几盏油灯还要耀眼几分。

      像是如果有了他明天的实验结果会更加地出人意料而非常期待的样子。


      “实验吗…”艾伦对她的话还是不太明白,“需要我做些什么…”


      “那些家伙可是让人血脉喷张的东西啊。”韩吉的脸上涌上红晕,就如同巨人的痴汉粉般,兴奋地手舞足蹈。


      那个样子,着实吓了艾伦一跳,连着话还没说完就被咽回了肚子里。

      他总感觉…会发生些很奇怪的事情。


      “那,那个…我自己可没法给您许可,我自身不具备任何决定的。”


      而听到这话的韩吉倒是很干净利落的扭头看向利威尔,“利威尔,明天艾伦有什么安排?”


      “打扫庭院。”


      “那就太好了。”知道了艾伦没有什么其他重要的事情做,韩吉兴奋地看向艾伦,抓住了他的手,“决定了,艾伦,明天就拜托你了。”


      “是,是…”

      不过,艾伦对此还是很好奇韩吉口中所说的对于巨人进行的实验,“不过对巨人进行实验要做些什么啊?”


      “嗯?”


      “那个…对巨人进行实验是指…”


      “喂,闭嘴,别问了。”奥尔奥突然出声,那一脸痛苦的表情仿佛对接下来韩吉所做之事极度不堪回首。


      “啊,我就说嘛,你肯定会很感兴趣的。”韩吉刻意忽略掉奥尔奥,兴奋着朝着艾伦继续说道。


      “对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韩吉转过头,看向利威尔身旁淡然坐着的少女,“理你明天也有空吧,明天的实验我想你和艾伦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可以。”理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韩吉。”

      利威尔突然看向韩吉,眼里的意思很清楚地流露出来。


      “没事呢利威尔,你看理都答应了不是吗?”韩吉走到理的身旁,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冲利威尔无所谓地喊道。


      “……”

      利威尔的目光落在韩吉的身上,又转向了理,最后,像是妥协了一样,他站起身。


      像是知道韩吉是会像倒苦水一样向他们倾诉,起码讲上一天一夜都算是保底的了。


      利威尔向外走去,把场地留给他们几人。

      但其他人也是迅速地跟上了利威尔的脚步,非常自觉地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

      毕竟他们也是被毒害的对象之一。


      至此,韩吉的脸上再度涌现了那痴汉般的笑容,她坐在椅子上,向他们讲述了被他们捉住的两只巨人所发生的事情。


      讲着讲着讲到了半夜,艾伦的表情也越来越惊讶,他再一次提出了希望韩吉继续说多一点的意见。


      一旁的理扶额,手撑着下巴,有点无奈。

      这是要讲到天亮的准备吗?



      “仅仅用几年的时间就取得了这些情报,相比于那些想永远呆在‘乐园’的人,你们的成长也算得上是一个跨越。”


      “乐园?”

      “是…什么?”听到这么一个新奇的词语,他们的脑瓜子突然嗡嗡了起来。


      “这里,就是乐园。”理抬眸。


      “……”

      韩吉突然看向她,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几乎是眯了起来,快速闪过一抹异色。



      在距离特洛斯特区夺还战已然过去了几天,艾伦还未被调查兵团接收的前几天。

      这天夜里。


      在白日里特别吵闹,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些奇怪叫声以及巨人嘶吼声的场所即使在安静的夜晚也迎来了人。


      那将巨人们遮掩住的棚里,是拿了一盏油灯用来照明的韩吉,以及被她拉来观摩的少女。

      她们坐在巨人伸长了脖子也够不着的角落边上,共同注视着安静下来的巨人,被韩吉成为最为暴躁非常的那一头。


      但很意外的是居然安静了下来。

      它眨动着眼睛,看着他们。


      “你…”


      夜深人静,因为有着棚子的遮挡,外面的声音到底是传不进来的。


      “你…”


      “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在听到身旁人刻意发出的声音又无端地停住后,理很自然地接了上去。

      像是对她会问什么并不感到奇怪。


      “埃尔文和你一样,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但,如果是这个问题的话,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和你们是一样的,因为我一直都为此而困扰着。”

      坐在泥地上,理转过头,对上韩吉望过来显得错愕的目光。

      “所以,我也不能进行解答。”



      认真地观看了她的神情,韩吉发现她其实说的没有错,她眼里流露出的疑惑是真实的,没有丝毫的作假。


      “……”


      “我可以给你看看,在我身上独有的特殊性。”

      “但是,作为交换…”理看着她,“我只希望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是…”

      “是…什么?”韩吉愣住,她神色茫然地看着一直在望着她的少女在不知何时忽然就伸出了手,然后朝着巨人摸去。


      “等等…”才发现她的意图,韩吉的脸上被慌乱所占据。

      她连忙伸手想要阻拦,却在下一秒停住,瞪大了眼睛。


      “这…”

      “这是…怎么回事?”好一会,韩吉才从震惊中找回自己的声音。

       她看着少女伸着手抚摸着巨人的额头,又看到她似乎弯了一下眉,语气很温柔地说了一句。


      “好孩子。”


      而韩吉一直以为巨人会有很大的反应,甚至会像对待她一样对待少女,但是…

      并没有。


      很奇幻,又虚假,一点也不真实。

      什么巨人看起来也很舒服什么的。


      但就是韩吉在恍神之时,她便发觉自己的手被人牵起,然后放在了巨人的额头上。


      是怎样的触感呢?


      很神奇,又无法形容。

      无论是巨人也好,还是覆在手背上纤细柔软仿若无骨的手心也罢。


      无法控制眼珠的胡乱颤动,跟着浮现在脸上的表情一样,韩吉不敢置信地看着巨人那副怪异的模样又扭头看向了坐在身旁,似乎自刚才起就一直看着她的少女。


      少女披散着如同绸缎一般的黑发,那双即使在油灯的照耀下依旧耀耀生辉的赤金色眸倒映着她如今的模样。



      ……



      天亮了


      艾伦已经听的双目都无神了,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了,可韩吉还是精神奕奕地喋喋不休。

      他睁着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理,但她不仅没有感到疲倦,还是那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

      仿佛不需要进行睡眠一样。


      而且,对于韩吉所说的话,她时不时还能提出能够引起他们兴趣的新奇的一点线索。


      在他无比痛苦的神色中,韩吉还想再详细说一遍的时候,有人急冲冲地撞开门,对着她喊道,“两头巨人都被杀死了。”



      ……



      看着两头巨人的肉都已经蒸发掉了,只剩下焦黑的骨架,韩吉绝望的喊了出来。

      她喊着它们的名字,眼角还流下了眼泪,看起来伤心到爆的样子。


      戴着兜帽,站在一群人之间的艾伦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而这时,埃尔文从身后走过来,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在他们的耳边轻轻问着话。


      但艾伦怎样也说不出来。

      可他们都隐隐约约地有所察觉。



      “……抱歉,问了你们奇怪的问题。”看到艾伦的脸,埃尔文出声后回过身,朝利威尔走去。


      “理。”利威尔看向站在艾伦身旁的人。


      “好,我知道了。”理伸手拍了拍艾伦的肩膀,朝他们走去。



      埃尔文的办公室内,埃尔文,利威尔,韩吉,理几人聚在一起,共同对接下来的第五十七次壁外调查,展开相关的讨论。


      将地图摊开,埃尔文眯紧了蔚蓝的眼眸,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少女,“你认为怎么样?”

      对于他之前说的计划。


      “……”理抬眸,扫了一眼埃尔文拿出来的作战图。

艾伦·耶格尔(美高)

唉?在问我?

我既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讨厌这个世界,这样难道不好吗。

[图片]


唉?在问我?

我既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讨厌这个世界,这样难道不好吗。


长晏
这世界残酷无比,即便如此我依然...

这世界残酷无比,即便如此我依然爱你

这世界残酷无比,即便如此我依然爱你

艾伦·耶格尔(美高)

    这两个是怎样,没完没了,紧跟着陌生人很奇怪吧,我只是在路上看到了而已,又不是那种故意去救的大好人…(那种姿势,就像丧尸一样,这两个到底是不是人类。)不要再跟着我了。

    利威尔…桑?(匆促停下,呆愣看着对方手上拿的“货物")

     我,我们什么都没看到!(逃走)

[图片]


    这两个是怎样,没完没了,紧跟着陌生人很奇怪吧,我只是在路上看到了而已,又不是那种故意去救的大好人…(那种姿势,就像丧尸一样,这两个到底是不是人类。)不要再跟着我了。

    利威尔…桑?(匆促停下,呆愣看着对方手上拿的“货物")

     我,我们什么都没看到!(逃走)





艾伦·耶格尔(美高)

     (偶然遇见打架现场)不明白有什么值得炫耀,这样很开心吗?

         好痛,干什么啊这人,脑子有毛病吗。(反抗)

[图片]


     (偶然遇见打架现场)不明白有什么值得炫耀,这样很开心吗?

         好痛,干什么啊这人,脑子有毛病吗。(反抗)



那由理

「AOT乙女」至上之理[二十三]

      “看来你很失望吗,艾伦?”拿着扫把的佩特拉踏进了这个被三人光顾了的房间。


      看到艾伦那明显惊讶的表情,佩特拉笑了一声,“请允许我叫你艾伦,因为利威尔兵长也是如此。”


      “在这里兵长就是规则。”


      “是,这倒是没关系。”接受了自己睡在地下室的事实后,艾伦也就很快释然了。......



      “看来你很失望吗,艾伦?”拿着扫把的佩特拉踏进了这个被三人光顾了的房间。


      看到艾伦那明显惊讶的表情,佩特拉笑了一声,“请允许我叫你艾伦,因为利威尔兵长也是如此。”


      “在这里兵长就是规则。”


      “是,这倒是没关系。”接受了自己睡在地下室的事实后,艾伦也就很快释然了。


      “我刚才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吗?”


      “这种反应可不少见哦。”

      “就比如我喊理为前辈的时候,你的表情很容易就让人猜出来了呢。”



      ……



      “真正的利威尔兵长,出乎意料的是个小个子,神经质,粗暴,还十分难以接近。”说起兵长,佩特拉的脸上是对他的敬佩。


      “不,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对上层的决定表现得如此服从。”


      “因为他是实力很强的人,所以你觉得他是不受等级和形式所拘束的人吗?”对于艾伦提出的角度,佩特拉认真地想了想,反问他。


      “是的。”艾伦点了点头。



      ……



      “你是不是想问我关于前辈的事吗?”佩特拉看着明显还有问题想问的艾伦,“关于前辈的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呢。”

      “怎么,她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艾伦摇了摇头,“前辈你为什么要喊理为前辈啊?”


      “因为,她是第一任利威尔班的成员呢。”

      “据说第一任成员都是来自地下街的。”


      “……”


      “说实话,刚开始前辈说她是利威尔兵长的监护人时,我还不相信呢,因为前辈看上去和你差不多大的样子。”


      “不过,自从她回归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利威尔兵长柔和下来的脸呢。”


      “……”艾伦抿住唇,睁大的绿眸里忽而涌上了片刻的迷茫。



      “艾伦。”门外,犹如恐怖幽灵般出现的利威尔睁着他那双死鱼眼瞪着他。


      而佩特拉早已闭上了嘴,装作正在打扫的样子。


      “完全不行,全给我重来。”检验了艾伦的成果,利威尔顿时黑了脸。



      ……



      这座城堡简直大的出奇,用一天的时间根本不能将其清理干净,但基本要用到的房间的他们还是能赶在日落前弄干净。


      随着落日前的余晖散去,月亮一跃而上。


      望着窗外杂草丛生,利威尔也只能黑着脸干瞪眼,对它妥协。


      将油灯点亮,几人围着桌子坐。


      将泡好的红茶倒在每个人面前的杯子里,理握起杯子动作娴熟的递到利威尔的面前。


      利威尔也没有拒绝,很自然而然地接过,用着自己特有的方式喝着杯里的红茶。


      一口茶喝下肚,紧皱着眉眼的他豁然松开,心情比检查完艾伦打扫的房间时看上次还要好上很多。


      “哇,好好喝。”细细地品味着,可以说得上享受般,佩特拉看向她,“前辈,可以教我泡茶吗?”

      比起她自己那半吊子的泡茶技术,能让人心静下来的理的技术,可谓是首屈一指了。


      “可以啊。”理点头。



      ……



      “虽然我们的待机状态大概还会持续几天,但是据说30天后有大规模的壁外远征,而且还会派上本期刚毕业的新兵。”

      说实话,当听到这个消息时,艾尔德是很吃惊的,他的脸上渐渐地浮现了担忧。


      “这是真的吗,艾尔德?”

      “这消息还真是来得突然啊,光是这次巨人的袭击,就已经在新兵中产生了巨大反响。”古恩塔沉思道。


      “小鬼们早就已经吓傻了吧。”奥尔奥继续操着那口奇怪的腔调。


      闻言,佩特拉神情担忧地看向利威尔,“真的吗,兵长?”


      “负责作战方案的不是我,这是埃尔文负责的。”

      利威尔将手搭在椅背上,若有所思,“他一定比我们考虑得更周全吧。”


      “确实,情况已经和以前有所不同,一想到付出巨大牺牲才得以建立的玛利亚夺还路线…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张白纸。”

      艾尔德点头,他将目光投向了艾伦,“但是突然又有别的希望降临…”


      对于埃尔文的这个突然的决定,说不上是担忧还是什么,其实他们都有自己的顾虑。


      而众人在听到了望这个词后,都将目光随着艾尔德一起,转向了艾伦。


      那种眼神,是真的很希望艾伦成为那个‘希望’啊。


      被注视的艾伦脸上滑下了冷汗,他看着众人齐齐望过来的目光,就连利威尔也在看着他,这让他压力很大。


      艾伦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那个坐在利威尔身旁的黑发少女。

      她伸手抵着下巴,眼睛看着打开的窗户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像什么都不关她的事一样,对于他们的想法也没有打算要参与,也不想说什么。


      “我至今还无法相信…”

      “…能够变成巨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艾伦?”艾尔德看着他,似乎是希望艾伦能够回答他这个问题。


      艾伦低眸,“关于那时的记忆,我还不是很确定…”


      “总之就是进去了忘我状态,不过我知道触发变身的契机是自我伤害,像是这样把手…”艾伦看着自己的右手,做起了那个记忆中的动作之后,又突然皱起了眉。


      他为什么会这个动作…就像很自然一样就…学会了…

      并且…


      哎?我为什么只记得这一点?!

      艾伦骤然睁大了绿眸。



      利威尔抓起杯子,“你们也知道的吧,报告书之外的消息是打听不出来的。”


      用着自己独特手法喝着红茶,利威尔再次说道,“不过,那个家伙可是不会就此放弃的。”

      “你可能会被她玩死啊,艾伦。”


      艾伦被他的话吓了一跳,“那个家伙是指?”



      突然间,利威尔身后的木门被人大力的敲击着,将他们从那严肃的气氛中彻底地拉出。


      佩特拉愣了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走过去打开门,那是…


      扶着额头,韩吉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朝着他们打着招呼,“晚上好,利威尔班的各位。”

      “住在城堡里的感觉怎么样啊。”


      像是知道了某人会来的利威尔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我可是兴奋得坐立不安啊。”韩吉兴奋地朝着艾伦走过去。


      “韩吉分队长?”艾伦有些愣住。


      “让你久等了,艾伦。”


      果然那个她,就是韩吉。

      对巨人感兴趣又喜欢钻研巨人的怪人。

艾伦·耶格尔(美高)

历史作业

(翻开书本,撑头垂眸凝望历史作业最后一题,铅笔敲击标记出的一处文字,喃喃。)845年,玛利亚之墙沦陷…849年,854年…854年发生了什么事件来着,记不清了…

[图片]


(翻开书本,撑头垂眸凝望历史作业最后一题,铅笔敲击标记出的一处文字,喃喃。)845年,玛利亚之墙沦陷…849年,854年…854年发生了什么事件来着,记不清了…


犬羲想吃肉

来点女仆琳酱叭~

“我怎么感觉他非常不情愿的样子啊?”


来点女仆琳酱叭~

“我怎么感觉他非常不情愿的样子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