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伦·F·琼斯

2973浏览    120参与
风亭亭亭亭亭亭_

【2p!/南北伊】 暴躁(?)卢恰在线怼艾伦

没法全重发一遍orz 本垃圾又出来丢人了 


虽说是南北伊但弗拉哥哥没有出现哦ww


被异色鬼虐死了只想写甜文qwq


无脑ooc注意避雷


有金钱组成分【由于是无差所以打了角色tag】


还有天然呆组【友情向】


傍晚九点,这间坐落于一处无名小巷的酒馆才开始营业。


这间酒馆是个老屋子了,从伐神之征过后的第五十个年头便一直存在,酒馆老板从他父亲手里接下店铺,虽然每天生意都不温不火,但他一点也不懊恼没把酒馆改成更吸引年轻人的店铺。


这间安静的小酒馆有几位忠实的老顾客。


比方说坐在酒吧前台,正翻看着一本不...

没法全重发一遍orz 本垃圾又出来丢人了 


虽说是南北伊但弗拉哥哥没有出现哦ww


被异色鬼虐死了只想写甜文qwq


无脑ooc注意避雷


有金钱组成分【由于是无差所以打了角色tag】


还有天然呆组【友情向】




傍晚九点,这间坐落于一处无名小巷的酒馆才开始营业。




这间酒馆是个老屋子了,从伐神之征过后的第五十个年头便一直存在,酒馆老板从他父亲手里接下店铺,虽然每天生意都不温不火,但他一点也不懊恼没把酒馆改成更吸引年轻人的店铺。




这间安静的小酒馆有几位忠实的老顾客。




比方说坐在酒吧前台,正翻看着一本不知名小说的先生。




他经常带着一本书进来,坐在前台朝老板打声招呼:“还是老样子。”酒馆老板也便会点点头,把一杯红酒放到他面前。




这位先生拥有一双非常美丽的赤红色眼眸,虽然对常人来说这样的颜色太过招摇,但不得不说,红色的双眸确实也为他增添了不少神秘感。因为这样,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姑娘会羞着脸讨要他的电话号码——而最终,她们只会得到一个温柔的拒绝。




这位看似年轻的先生其实已经活了很久,见证了许许多多。




他是他们脚下这片土地的化身之一——北/意/大/利,或者也可以叫他卢西安诺。




卢西安诺用食指与拇指轻轻夹着书页翻过,他浏览一页并不会用太长时间,小说很快就被翻阅完了,只是卢西安诺还有些意犹未尽,又或许是开始不耐烦的样子。




酒馆的门再次被打开。




“老板,还是老样子。哦,再顺便上瓶啤酒...”


声音听起来有些烦躁。




卢西安诺头也不回的说:“你迟到了十分钟,中/国。”




被称作中国的男子自然也是国家化身,他还有另一个中文名字,叫做王黯。




“这我当然知道!”王黯在卢西安诺旁边坐下,他指了指身后,“但是看看我后面那个混账!他今天非要跟着我!”




卢西安诺最不想见的人出现了,这个诞生不足三百年却目中无人的年轻国家——美/国。他能干什么?他最多是个拿棒球棒乱挥的白痴,美国常见的街头混混罢了。当然,这位自由之国的化身同样有着“艾伦·F·琼斯”这样的酷炫名字(据他本人所说,这是世界上最帅的名字)




“呵,很高兴见到你,小艾伦。”卢西安诺连笑的动作都懒得做了,他只故意把“小”字加重读音用来恶心艾伦。




“哦得了吧,才比我大几百岁就高高在上了。”艾伦翻了个白眼。“倒是你,那次大战后脑子应该伤的不轻了吧?怎么现在活蹦乱跳的。”


“艾伦,在这种环境下我不想跟你打架。但我得说,如果我们在别的什么地方,你可就不是像上次的骨折那样简单了。”


“行了,消停点,”王黯挥挥手,“艾伦,闭上你的嘴会让大家都变得好很多。”


“两个自以为是的老头子。”艾伦骂骂咧咧道,他看到旁边放着一个老式游戏机,又三步并两步的跑到了那里。


“所以...他跟着你来干什么?”


“他知道你哥哥枪法很好,想比试比试。弗拉维奥又神出鬼没的,估计也就你能知道他在哪了。刚巧我要和你见面,他就赖着了 。”


“就他?他认为自己有水平能和兄长比试?”卢西安诺冷笑一声,转而看起了书 。


“随便他怎样 。”王黯耸耸肩,拿起自己酒类上的老朋友鸡尾酒,陶醉的品尝了几口。



“所以,你哥上哪去了?”艾伦放弃了无聊的街机游戏,向卢西安诺大喊 。


“凭你一个小鬼用不着让兄长动手,你不是想比试枪术吗?我来跟你比。”卢西安诺脱下自己的风衣外套,把黑衬衫上的红色领带往下松了松。


“哈?你在开玩笑吧?”艾伦皱紧眉头,他知道卢西安诺擅长用刀,但是他怎么有如此自信觉得自己能和一个出生起就用枪的国家比试?


“艾伦,你何不一试呢?这样更有挑战性不是吗?”王黯挑了挑眉,撑着下巴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艾伦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轮也没赢下。


他感到视线有些模糊,累的几乎要跌在地上。手里的那把枪此时此刻传来刺骨的凉意。


“所以说,如果你连我都打不赢,就别想着挑战我的兄长了吧。回你的位上喝啤酒去,臭小鬼。”


王黯对这个结局不大意外,他看到第三回合时就已经开始玩手机上的“斗地主”了。知道结局的比赛可不值得观赏。


“哟,干的可真不错呀。”王黯愉悦的向卢西安诺摆了摆手。


“当然。”












————————————————


番外:

王黯:把酒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弗拉。

弗拉维奥:“卢恰果然是最棒的~☆”

弗拉维奥:“....但是他什么时候能比较亲昵上叫我一声“哥哥”啊...”【欲哭无泪】





Fucking Umbrella。!
很爽,很舒服,也很草,意识流产...

很爽,很舒服,也很草,意识流产物

很爽,很舒服,也很草,意识流产物

提拉米苏拒绝刷赞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他们好好...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
他们好好!!!(鸡叫)

吃我异色米加安利!!!
他们好好!!!(鸡叫)

看到请催我去写r18。

异色金三角的合租十五题!

W大学设。可以合着上一篇猩红的合租十五题看。

我觉得异色金三角可以叫银三角。

cp向是猩红,黑白米,金三角(常异色都有)友情向。

常异色内销万岁。

弗朗索瓦视角。

艾伦:W大学的田径队(体育组)老师。

弗朗索瓦:校门口酒吧里的调酒师。

奥利弗:校医,兼食堂甜点师(?)

1. 破烂的出租屋

大家好,我是弗朗索瓦。目前单身。现和W学院的两位老师合租着。

为什么我们仨能一块这说来话长。以后我会解释的。

现在我们在分析一下情况。

我就不该让这俩审美有问题又猎奇的货选房子。

我怀疑这房子里闹鬼啊朋友们。

不是。诶诶。你俩咋还一脸坦然的进去坐上了。

你妈没教过你不要随便进别人的屋吗?


屋里弥漫着血的腥味,灰色的墙上布满干透的血...

W大学设。可以合着上一篇猩红的合租十五题看。

我觉得异色金三角可以叫银三角。

cp向是猩红,黑白米,金三角(常异色都有)友情向。

常异色内销万岁。

弗朗索瓦视角。

艾伦:W大学的田径队(体育组)老师。

弗朗索瓦:校门口酒吧里的调酒师。

奥利弗:校医,兼食堂甜点师(?)

1. 破烂的出租屋

大家好,我是弗朗索瓦。目前单身。现和W学院的两位老师合租着。

为什么我们仨能一块这说来话长。以后我会解释的。

现在我们在分析一下情况。

我就不该让这俩审美有问题又猎奇的货选房子。

我怀疑这房子里闹鬼啊朋友们。

不是。诶诶。你俩咋还一脸坦然的进去坐上了。

你妈没教过你不要随便进别人的屋吗?


屋里弥漫着血的腥味,灰色的墙上布满干透的血印。甚至电视冰箱还贴上了鬼画符??

这屋闹鬼。我的奥尔良少女啊。

弗朗西斯救命啊。

我错了。我宁愿回酒吧住。

但是一切都晚了。


2. 催房租的房东

没有催房租的房东。

只有不交房租的艾伦。

我和奥利弗帮他补上。

然后艾伦会受到一顿资本主义男子双打。


3. 住在对门的古怪邻居

p.m.3:00

隔壁传来了声响。我打开门探头瞧着。

对门搬来了新邻居。准确的来说不算新了。那两个人我认识。

W大学的王老师和布拉金老师。自从我上班开始他们俩就形影不离,跟小情侣似的。

扯远了。

总之,正当我回想着这些的时候,王老师他回头瞥了我一眼。

乌黑的眸子盯着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他像女鬼。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了门。


吓死我了。


不过他五分钟后踩到房东垫在门口当地毯使的抹布后空摔时的样子很好笑。


4. 又他妈停水了

忙了一天。操蛋的艾伦和奥利弗今天不在家。

棒呆了,今晚是属于大人的快乐时间。

我打开一包鲜虾鱼板面。

方便面赛高。方便面是人间至宝。

但一想起来奥利弗说今天是十三号星期五。

我就感觉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打开水龙头。

出来的水是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到的。

我操。不要啊。

停水了。


我懂了。不仅艾伦和奥利弗操蛋。


作者也操蛋。


好。那现在怎么办呢。


凉拌方便面。

真香。

就是硬。


5. 吵得半死的深夜

哇。

哦。

我的老天爷啊。

你能想象到我每天晚上都要经历什么人间疾苦吗。

艾伦和奥利弗的魔音。

艾伦会弹木吉他,他喜欢乡村音乐。

这很好,但是。

你知道奥利弗的精神污染特别厉害。他把艾伦带坏了。

现在艾伦能把木吉他弹出电吉他的质感。

老天爷。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我要死了。让我解脱吧。


这时奥利弗拍了拍我。并递给我一把贝斯。

“请。”

“……?”


十分钟后我们开始了欢乐合奏。


再然后隔壁的维克多把我们屋门拆了。还威胁我们再吵就把我们的头拧下来。


我只好跟他们保证不会再吵。

然后一手拎美国人一手抱英国人把他们塞回各自屋里了。

我也太难了。


6. 闷热的盛夏正午

要命的夏天。我们三个踏上了上班之路。

奥利弗在出门之前做了充足的准备。防晒衣防晒油太阳伞太阳镜皮鞋白大褂。不愧是英国绅士。

艾伦则大大方方地露出了他古铜色的皮肤,因为已经够黑了所以已经不会再怕了吗。

我就比较不同了。我是属于上班两天休息五天那类型的宅。所以就算黑了捂几天就又白了。

艰难的上班之路。两位已经给大家上演了一部喜剧灾难片。


“奥利!!!坚持住!!!我们一定要出去啊!!!一个都不能落下!!”

“艾伦!哦!艾伦啊!!!我真的不行了!老天!你一定要完成我的愿望!帮我打个卡!快迟到了!!!你跑快!!快!!!”

“不可以!boss怎么可以丢下伙伴自己跑!奥利!相信你自己!!你可以出来的!!!”

“太热了!艾伦,哦,老天爷!你和弗朗索瓦快走吧!我受不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知道他俩在干什么吗。

奥利弗躲在树荫里不肯出来。

艾伦连拖带拽地尝试把他拉出来。

奥斯卡颁给你们。赶快收了神通吧。


7. 透支的电费

我拿着这个月的电费单满脸复杂。

面前的两个人一脸乖巧地坐在沙发上。

“好,现在我想知道你俩到底是怎么把这个月的电费搞到2000+的。”

艾伦缓缓地举起了手。

我两只手点着他们俩的脑门。

“艾伦你天天晚上带着奥利弗坐游戏机前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没数吗。还好意思举手。禁你俩一个月的游戏!”

“可是。。!!我们的游戏马上就通关了!”奥利弗委委屈屈的捂着头犟嘴。

“连续打了三个月你还没通关也是够可以啊你们!!!”

“这可是王黯友情推荐。超级具有挑战性的!这款游戏可以培养我们之间的资本主义兄弟情。可以说是促进友谊的绝对好办法。”

“哈?什么游戏这么神。还促进兄弟情?你俩没玩着玩着打起来就谢天谢地了吧!!!”


“你不要光说啊!你又没玩过!”


“?你玩个给我看看。请。”


只见艾伦熟练地打开了电脑,点开浏览器输入网址后弹开了一个界面。


【4399小游戏】


【森林冰火人】


不是。你俩天天晚上熬夜就玩这???还三个月没通关?



8. 醉倒在楼梯口

艾伦失恋了, 阿尔弗雷德把他甩了。

别问我为什么是阿尔弗雷德,重点是艾伦失恋了。

阿尔弗雷德是W学院初中校区的体育老师,

分手的理由是阿尔弗雷德说他接受不了异地恋。

哈哈。

艾伦在弗朗西斯的酒吧里哭得死去活来,连续喝了十杯威士忌。

你不怕喝胃穿孔吗艾伦琼。

总之,弗朗西斯告诉我我得做善后服务,就是把艾伦运回家。


好嘛,我拽起他的两条腿把他拖了回去。

放在了我们楼栋门口。


没我事儿了。


9. 黄昏的屋顶

隔壁维克多和我们说今天是中秋节,

一起去屋顶赏夕阳吧。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中秋节是让你赏夕阳的吗。嗯?


我想他叫我们上来是为了多三个电灯泡。

闪闪发亮的气氛适合你和王老师告白对吗。


奥利弗说明天给他们烤纸杯蛋糕吃,

我觉得行。


10. 屋子惨遭失窃

我们屋子里摆满了艾伦收集的球棒和手枪,

门口放着奥利今早刚烤的甜甜杯糕。

还有我画的各种抽象派油画。


我觉得贼能被我们吓跑。


11. 狂风暴雨

今天天很阴

亚瑟,阿尔弗,弗朗西斯都来了。

奥利弗难得烤了没毒的杯糕

只有亚瑟的那份没毒。

奥利弗你这是双标,想毒死我们好继承我们的遗产。


他们临走时深情款款地和我们告别,像我们要去英勇就义一样。

根据作者的尿性,我赌他们不出五分钟就会回来。

果不其然

三分钟后,天空下起了狂风暴雨。

他们仨像落汤鸡一样。


今晚就住这儿吧,少不了我们仨的迫害。


资本主义的魔音合奏开始了。


12. 朋友来借宿

我以前在酒吧的同事兼徒弟史蒂夫,被他的弟弟艾伦琼邀请来家里合奏。


他的小号吹的很好,不过

维克多又开始踹门了


安静了,艾伦提议晚上我们在客厅打地铺


奥利弗/史蒂夫:我觉得行/没意见。

我:我不想拿我的生命开玩笑。


……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回到弗朗西斯温暖的怀抱。


13. 废弃的地下室(划掉)洋馆

艾伦对我们和隔壁发出了【洋馆探险】的邀请

其实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是他说只要我去他就一个星期不烦我


好,艾伦琼,我相信你一次。


到了洋馆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想起来知名游戏《○塔鬼》


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是死


14. 住在附近的熊孩子

熊孩子是指维克多吗?


如果是的话,可以给你列一下破坏清单


2019.3.27,刚来第五天拆了我们家的门

2019.4.12,他的两个哥哥来串门,认错房间,错把我们家的门踹出俩洞。

2019.4.30,用十字镐扳坏了门锁并给了艾伦琼一顿社会主义毒打。

2019.5.20,梦游,推翻了我们家的门。

……

……

结论,维克多喜欢我们家的门。


15. 公寓里的凶杀案

我凌晨下班回家,刚打开门就和艾伦额头贴额头


看着他脸上无比惊恐的眼神我就知道


今天奥利弗又烤了杯糕。


我拽着艾伦刚准备跑,回头发现奥利弗笑容满面地端着杯糕堵住了我们俩的路。


不     要     啊





没了!

想看番外的话

明年吧!


北然今天更新了嗎

苏摩

赫胥黎《美丽新世界》pa,第一人称*

字面意义上没吃药的阿列克谢*

冷战组(艾伦琼x阿列克谢),恋爱脑(。)*


“——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艾普斯隆。


——阿尔法们聪明绝顶,他们更加勤勉工作….擅长掌控和管理。


——我感到——快乐——因为——我是个阿尔法——


——哔——”


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眉头紧皱。我早就听厌了这样的睡眠教育。


这是我没有吞服苏摩的第五十八个晚上——我睡不着——以前的人们管这叫失眠。于是我悄悄地在床头刻下又一道痕迹来纪念这个危险的举动。女人在塞在枕头下面的收音机里轻柔的念叨着,不断重复着固化阶级思想的词句。


我讨厌她,她甜腻而机...

赫胥黎《美丽新世界》pa,第一人称*

字面意义上没吃药的阿列克谢*

冷战组(艾伦琼x阿列克谢),恋爱脑(。)*


“——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艾普斯隆。


——阿尔法们聪明绝顶,他们更加勤勉工作….擅长掌控和管理。


——我感到——快乐——因为——我是个阿尔法——


——哔——”


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眉头紧皱。我早就听厌了这样的睡眠教育。


这是我没有吞服苏摩的第五十八个晚上——我睡不着——以前的人们管这叫失眠。于是我悄悄地在床头刻下又一道痕迹来纪念这个危险的举动。女人在塞在枕头下面的收音机里轻柔的念叨着,不断重复着固化阶级思想的词句。


我讨厌她,她甜腻而机械的声音就像小溪流的水,拿手捂着还是从指缝里漏出,温温吞吞不温不火。我简直要受不了这样的碎碎念,几乎令人神经衰弱,况且这样的折磨——这样的折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知道!


我从不觉得我能为自己是个阿尔法这件事感到快乐。诚然,苏摩能够拯救我….“合适的时候,一克顶十克”….我的身体里参和了什么?在我还没有出瓶的时候….过量的酒精,还是仅仅是缺氧的血液?不然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红色眼睛…他们说这是变异!——哦,福特!这是变异?哈哈,在这样的集体里“变异”!


我暂时停下了胡思乱想,在如此安静(或者不是,千百个同样的收音机现在也在重复着)的夜里,此时的轻语不免有些诡异和煞风景,我将收音机抓出来,有些愠怒地盯着它。它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将它砸在地上,看着劣质的塑料外壳被摔的支离破碎。


对面的门开了,我猜是我的动静大了点将他吵醒了——或者其实他也没睡。然后他敲响我的门,不等我答应便进来。


我知道那是艾伦-琼斯,他向来不喜欢询问别人意见。“布拉金斯基,你太吵了。”他进来关上门,咧开嘴向我伸出手。“你没有吃掉配给?——或者说你还有苏摩吗,阿廖什卡?如果你不需要可以给我。”他说这话时脸上带着一贯的嬉笑神情,过于亲近的称呼让我感到一阵恶寒。


我往床头柜伸出手,拉开抽屉拿出那个玻璃瓶子。他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收音机碎片,拿脚尖碾了碾劣质塑料的碎片。我将瓶子递给他,他却没有伸出手,而是自顾自的开口:“你明白,阿廖什卡,这意味着你要忍受痛苦——变得和那些野人没两样。”


我耸耸肩不置可否。“过量的苏摩会让我第二天无法正常工作。”


“你难道学不会稍微放松一下?嘿、我打赌,就算是亨利-弗斯特也没有你那么拼命工作!”他推了推我的肩膀。下意识地,我按住他将他的手甩开。“你少碰我。”


“你管这叫什么,肢体接触恐惧?”他舔舔犬牙,咧出个看起来无害的笑容。至少他现在看起来不想和我打架。这么想着,我斜靠在床头,双手抱臂看着他:“比起这个,我更希望知道你为什么还没有睡。”


“和你一样,我想试试如何成为一个野人,哈,是吧?下一步你还要去找你的母亲获取慰藉?”


那是个粗俗不堪的词语。我意识到我的脸上显现出一些不满,然后我又小心的、迅速的将它收敛了回去。“你比我更需要去找你的——呃、父母。”我没办法像他一样说出那些脏话,顿了顿我继续道,“还是你最近没去找那些女孩?你的情绪似乎喷发了。”


我对喷发这个词十分满意。“在一根水管上扎一个洞,水会喷涌出来….而十个洞就只会汩汩流出。”主任说的话我一直记着。而艾伦像是听到了好笑的事情,毫不顾忌的笑了出来。“谁告诉你的?那些贝塔可不是都贴上来?看起来没找到伴侣的只有你一个吧。”


很明显这是在挑衅,我站起来靠近他,咧开嘴扯出一个笑容。没有了苏摩的影响,情绪作用下我做出了几乎失控的行为。我

伸手扼住他的喉咙,在他发怒做出行动之前忽然放开而后摁住他的后脑勺,低下头吻上他的嘴唇。我承认这个举动连我都不敢相信,于是我很快的放开他后撤两步,做好了斗殴的准备。他拿手背抹抹嘴巴。我忍不住嘲讽。“你的吻技真是比不过那些雏儿。”


“阿列克谢-米哈伊尔耶维奇-布拉金斯基!——你管这叫肢体接触恐惧!”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嘴,嬉皮笑脸的对我说着。“这就是你不吃苏摩的后果的话。”


看到请催我去写r18。

神烦的艾伦。异色都是私设。
最后一p是异色黑三角的杀手设定(大概吧)。

神烦的艾伦。异色都是私设。
最后一p是异色黑三角的杀手设定(大概吧)。

微暖./ Wn.

旧🐟混更.

P1是异色.
P2是少年方块1与黑桃小王子.

我永远爱他们.【泣】

旧🐟混更.

P1是异色.
P2是少年方块1与黑桃小王子.

我永远爱他们.【泣】

桑萱萱
是异色 //当年是从黑塔火知道...

是异色


//当年是从黑塔火知道的异色来着


//没能在开学前结束真是遗憾,不过拖得越久,对他们会伤害越大,小香加油

是异色


//当年是从黑塔火知道的异色来着


//没能在开学前结束真是遗憾,不过拖得越久,对他们会伤害越大,小香加油







微暖./ Wn.

不好的事情都飞走啦!

【褶皱偷懒现场】

P2私心,是之前那张未经我上色污染的Steve.

开学顺利呀各位.✧٩(ˊωˋ*)و✧

不好的事情都飞走啦!

【褶皱偷懒现场】

P2私心,是之前那张未经我上色污染的Steve.

开学顺利呀各位.✧٩(ˊωˋ*)و✧

子吟
和 @米米米米迟 互绘的异色米...

@米米米米迟 互绘的异色米英。)
画得很开心XDDD

@米米米米迟 互绘的异色米英。)
画得很开心XDDD

虚拟北方

CRUSH[冷战组BG]

※是视角+2p。

艾伦·F·琼斯:

十分钟后飞机会降落在加利福尼亚机场,而我将在两个小时后踩着滑板路过她租的公寓。刻意压低的棒球帽,长的奶金色头发自然卷,嘴角刻意向下撇,机车外套貌似大了一号,垮在肩上,露出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江诗丹顿的手表。POLO衫,军装裤,短军靴,一双长腿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左耳塞个耳机,里面在放RASA的歌,而她跟着唱,嘴型是“Иммунитет мой нерушим, но пульс на нуле。”我叼着棒棒糖发愣,差点一头撞上电线杆。

这种女孩大都太好猜,来自俄罗斯,有一...

※是视角+2p。

艾伦·F·琼斯:

十分钟后飞机会降落在加利福尼亚机场,而我将在两个小时后踩着滑板路过她租的公寓。刻意压低的棒球帽,长的奶金色头发自然卷,嘴角刻意向下撇,机车外套貌似大了一号,垮在肩上,露出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江诗丹顿的手表。POLO衫,军装裤,短军靴,一双长腿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左耳塞个耳机,里面在放RASA的歌,而她跟着唱,嘴型是“Иммунитет мой нерушим, но пульс на нуле。”我叼着棒棒糖发愣,差点一头撞上电线杆。

这种女孩大都太好猜,来自俄罗斯,有一个极端偏执的哥哥,一家人都是沉默的失败者,却从不知道刺青要分Dragon和Lonng,戒烟要吃棒棒糖,想要从自由女神的右手里拿东西就要对卖糖的老爷爷竖中指再哈哈大笑(我知道这样很不道德,我认错),他以为这是什么新潮流,硬往我手里多塞了两颗糖,还提醒我记得在接吻之前拆了吃,我摊开手心,发现是两颗泡泡糖。操?原来现在的美利坚老年人的情趣在于接吻中途合作吹泡泡糖?我发誓不能让这种傻逼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以耶稣的名义起誓,所以,呃,对不起但是这不是让我吹着傻逼泡泡糖踩着滑板和她擦肩而过的理由。?

行,鲍厄里街最高的建筑里,最醇正的威士忌,我们谈Anchol、Sex、Literature、Atom,我们讲NASA和俄航,我们说AlexanderJean和Lube,我们聊历史和冷兵器。十九岁,野心和疯狂的年纪,二十一,年轻和幼稚的年纪。她酒量太好,我喝不过她,只能在还清醒的时候吻她,唇齿交缠间她就醉了。维克托莉亚,维克托莉亚,接个吻,求你了,还有一下,还有一个。她在意识不清的时候说爱我,说crush,说艾伦,艾伦。可我太清醒,我知道她只是爱美国,我知道,我再清楚不过了。

我在兜里装金币(上面还像模像样地有牙印)和死掉的富兰克林,左脚踩在滑板上,右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滑着,好像我再慢一点,再慢一点,夏天就永远会是夏天一样。她哥的声音很沉,像他妈的冷水公寓的黑暗,还有加州超市的闷响。他叫维克托莉亚的名字,可我已经看见维卡莎在发抖了。我只能亲吻她,安慰她和我自己,我知道她要走了,她会有下一个crush,下一个艾伦,下一个,再下一个,可我却永远不可能有下一个维克托莉亚了。

于是我们结束了。今晚的叶子怎么样?有没有新货?下个街区有没有可以泡的妞?我又回到了属于我的生活。我故意把摩托车引擎发动得嗡嗡响,想着和阿尔弗雷德约的十一点,想着顺路买改造摩托车的扳手(上一个被拿去砸偷我存货的毒虫了),其实我连SEE YOU都不想说。

维克托莉亚·布拉金斯基卡娅:

如何定义crush?事故,拥挤的人群,还是所谓的短暂的、热烈的?尽管我没弄清crush的真正含义,当我看见艾伦意味不明的wave和从背部蔓布到后颈的刺青,我还是毫不犹豫用crush来形容这种印象。他觉得自己的刺青是什么呢?是Dragon还是Lonng?哈哈哈…总之我笑死了,尤其在他带着墨镜乱抓他的红色头发,嘴里不是街头混混显摆的万宝路,而是某店老爷爷卖的自由女神牌棒棒糖的时候(也许牌子名字不叫这个,只是糖纸上的自由女神像被扭曲的包装搞得太好笑,这位老爷爷还咯咯笑,老烟嗓像砸坏的果汁机,还多送了两个泡泡糖,这是艾伦上一秒给我讲的。),你真的只能叫这个是crush,否则,没有人愿意对着一个穿着过时潮牌的吹泡泡糖吃棒棒糖的混小子fall in love,没事还能给你蹦一句fuck yourself with your bomb,Yeah!

陷入热恋只需要三分钟,一个湿吻和两瓶占边威士忌,不要他们俄国人的Absolute伏特加,他们俄国人他们俄国人他们中国人,还有他们俄国人*,我们还有白兰地N.W.A和砸坏了半边车门的法拉利,沿着绕城公路飙车,我都快忘了来美国不过只是为了感受新鲜生活,我才从俄罗斯跑出来一天,感觉就像我在美国六十年代活了四五年。他教我吸烟,把上一秒还在嘴里的烟往我嘴里塞,我根本没做好准备,呛得咳嗽,他哈哈大笑,从飞行外套里拿出自由女神,剥开糖纸就往我嘴里又塞,我下意识就躲。他笑得更大声了,说我不接受新奇思路,还说我这种俄国女孩好骗,涂个口红就是还没长大就想像成年人一样玩性感的妞,我说我生气了,我给你三个选择,给我写诗给我写情书和上我。

我以为一切都会很慢,无论是他踩着滑板在我旁边慢慢滑着我慢慢走路,还是他带我去吹西海岸的风,站在路灯下吻我,还是他在吃汉堡的同时说我带有俄罗斯腔调的咬字很生硬的英语,嘴角全是沙拉酱,最后还要叫我舔掉。我学会和他一起调侃,会用我本以为我永远也不会说的FU对他在公共场合的放肆行为抗议,会和他一起躺着看傻逼电影,然后看到一半他就忍不住了。我永远喜欢他的笑容,那种带着美国可笑自信的笑容,简直撕破了我,他就像一场事故,闯入我本以为会很悲伤的美国之旅。

于是我们结束了,他留给我的是用我的GIVENCHY和半张被水打湿的打印纸写的SEE YOU,我知道我的crush结束了,门外艾伦的摩托车嗡嗡响,动作很慢,根本不怕我还会跑出来,可我知道这是加利福尼亚属于我的最后一个落日,我还会走,接着是休斯敦费城和芝加哥,我还会遇到crush,再一个,再一个,再一个,我还会遇到下一个,只不过永远都不会是艾伦了。

*出自艾伦·金斯堡《美国》

院长大人

我又乱画画了

我又摸鱼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想画人类常异色米加的一些日常之类的

P2是原图,艾伦身子给我画歪了(

我又乱画画了

我又摸鱼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想画人类常异色米加的一些日常之类的

P2是原图,艾伦身子给我画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