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伦耶格尔

135万浏览    10936参与
迷思

【艾笠】我是你的谁

  

  19伦和19笠

  现代背景

  ooc十分抱歉

  叛逆伦宝离家四年突然归家的……

  

  第一次写同人文,不喜勿喷🙏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后面也会多多写艾笠文~

  ——————

  

  “艾伦!你如果非要出去的话就不要回来了!”

  卡露拉第一次训斥了艾伦。15岁的男孩听到后立刻血气上头,拎起书包就要往外走,“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艾伦!”三笠上前想拉住艾伦,下一刻就被一把挥开。

  “我不是你的弟弟还是什么!不要你管我!”

  砰。

  

  门重重的关上。三笠还准备追上去,却被卡露拉拉住了手,“三笠,好了,随他去吧。”她蹲下来,轻轻按......

  

  19伦和19笠

  现代背景

  ooc十分抱歉

  叛逆伦宝离家四年突然归家的……

  

  第一次写同人文,不喜勿喷🙏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后面也会多多写艾笠文~

  ——————

  

  “艾伦!你如果非要出去的话就不要回来了!”

  卡露拉第一次训斥了艾伦。15岁的男孩听到后立刻血气上头,拎起书包就要往外走,“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艾伦!”三笠上前想拉住艾伦,下一刻就被一把挥开。

  “我不是你的弟弟还是什么!不要你管我!”

  砰。

  

  门重重的关上。三笠还准备追上去,却被卡露拉拉住了手,“三笠,好了,随他去吧。”她蹲下来,轻轻按住三笠的肩,“他从小就这样,很快就会自己回来了,不用担心。”

  “可是……”

  三笠望向门口,有一种感觉在她心里诞生。

  艾伦,真的会回来吗。

  

  

  ……

  三笠罕见的做梦梦到了四年前的事。

  当时的想法真的成了现实。

  四年前,艾伦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卡露拉阿姨一年前重病离世了,耶格尔叔叔也在妻子离世后经常在外地出差,偶尔才会回来,偌大的家里,只剩下了三笠。

  

  今天似乎天气并不好,灰沉沉的,偶尔还有雪星星点点的落下。三笠望向工整摆放在床头的围巾,伸手将围巾仔细小心的戴在脖子上,才起身下床去往学校。

  三笠留在了本地的一所大学,还有阿尔敏,她没有选择住校,而是选择早出晚归的回到这个清冷的家。

  她是在等待艾伦突然有一天会回家吗。

  大概吧,因为除了艾伦,她已经,不知道还可以等待谁了。

  

  “三笠,三笠?怎么了吗?今天脸色不太好哦?”

  阿尔敏在房子外面等待着三笠,看她出来笑着招手,三笠露出一个微笑,却也很快黯淡下来,直到他寻问是身体不舒服时,三笠才回过神。

  “没有,我很好。”

  三笠摇摇头,低垂着眼。

  “啊……好吧。”阿尔敏也没有在问下去,而是转移话题和三笠聊起了别的。“昨天晚上听萨沙说尤弥尔和赫里斯塔交往了呢……今天去学校恐怕要看到她们秀恩爱了呢……啊,莱纳看到时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阿尔敏。”

  “怎么了。”阿尔敏一愣,突然想起什么,立刻噤声。

  “你和亚妮怎么样。”

  出乎意料的,三笠居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什么?我和亚妮?我我们……”阿尔敏立刻语无伦次起来,连忙摆手,“我们什么也没有,亚妮是和贝尔托特……”

  “是吗。”三笠淡淡的说了一句。

  “啊!三笠为什么不信啊。”阿尔敏绝望掩面,一路上和三笠争辩了起来。虽然三笠也一路上都是我不信的样子。

  

  

  “看来,这个阿克曼女孩已经把你忘了呢,艾伦。”在他们走远后,一金一黑两个身影出现在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说话的是吉克·耶格尔,艾伦在马莱认识的一个哥哥,虽然姓氏一样,但他们并没有关系,不过因为吉克的缘故,艾伦在外面过的还算顺遂。

  “……”艾伦淡淡看了一眼吉克,很想说一句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但还是选择沉默,他就那样望着少女的背影,直到消失。

  “呐,艾伦,欧尼酱的眼光是不会错的,这几年来你也回来过几次,虽然都只是远远的看着,但目光一直追逐着那个女孩……真的不打算和她见面吗?”

  “哥哥,你在说什么啊。”艾伦有些凉薄的开口,“她只是把我当弟弟而已。”

  “哈?”吉克似乎没料到艾伦会用这个借口,用手背蹭了蹭耳朵,“是吗。”

  “不然呢。你还想说什么。”

  

  就在艾伦和吉克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女生开口打断了他们,“那……那个……”

  女生对着艾伦,双手举着手机,“请问……请问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艾伦顿了一下,视线移到女生身上的徽章。

  

  是和三笠阿尔敏一模一样的大学制服……原来,是在那里啊。

  

  “我有固定的伴侣了,你问他吧。”艾伦立刻收回视线,双手插进兜里,朝着三笠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哈?”

  留下一脸茫然的吉克在原地面对已经哭哭啼啼的女生。

  “喂!艾伦,你怎么可以把这种难题丢给你亲爱的欧尼酱啊!”

  

  “不要说的那么恶心……我最多只喊过尼桑。”

  ——————

  一到这次要上课程的班级,三笠就看到了尤弥尔在给赫里斯塔喂早餐,而莱纳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就差一边哭一边拿个手帕放在嘴里咬了。

  而尤弥尔更是一个眼神过来挑衅了在坐的所有单身狗。

  还是一起咬手帕吧。

  康尼和莱纳凑在一起,互相给对方递了个手帕。

  三笠只是默默找了个座位坐上,而让也慢慢朝这边过来,只是阿尔敏更快一步,趁让之前坐到了三笠身边。

  “啊?!阿尔敏!”让眼看计划泡汤,差点没冲过去嚼了阿尔敏。

  “什么啊让,位置那么多你为什么要坐我现在的位置呢。”

  “……”

  最后,让只能满脸幽怨的坐在了……阿尔敏旁边。

  

  好不容易挨过了一节课,让本想趁下课机会找三笠告白,结果所有人一窝蜂的涌出教室,三笠淹没在人群里,计划再次失败。

  “算了……今天还是放弃吧。”

  让顶着一张想逃脱世俗的脸,在人群里被挤来挤去。

  可一想到康尼绝对会嘲笑他,让立刻又恢复了目标,他今天一定要跟三笠表白!!

  反正艾伦那小子也不在了……三笠,也不可能一直等着他吧!

  

  

  “啊嚏。”正在路上走着的艾伦突然打了个喷嚏。

  好不容易跟上来的吉克立刻忘了刚才,又嘘寒问暖了起来,“怎么了艾伦,是生病了吗?要欧尼酱把衣服给你穿吗?”

  “……不用。我打喷嚏是因为有人咒我。”

  

  

  “啊嚏!!”这边的让打了个更大的喷嚏。莱纳不知何时也从后出现,“让,你要和三笠告白吗?”

  “是啊……莱纳你有什么好点子吗?”

  “不是没有……只是不知道对待阿克曼有没有用了……”

  莱纳意味深长的让让靠近点,接着说了自己的想法。

  “哈??”听完的让一脸嫌弃,“三笠又不是一般的女生啊,这招怎么可能有用啊!”

  “还有……”莱纳又接着说了一个。

  “这个勉强听着还像点样子……不过莱纳,你知道为什么赫里斯塔不喜欢你吗?”

  “什么?”

  “因为……”

  听完的莱纳石化在原地,生无可恋的被人群挤来挤去。

  

  

  因为知道三笠有在操场跑步的习惯,所以让早早的就在没课后在操场等了起来,而此时在操场上运动的人也不少,对面的看台上,吉克艾伦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坐着,吉克抱着一桶爆米花,看起了投球。

  “呦呼!接到球了!”

  吉克时不时表达一下激动,还将爆米花推到艾伦面前,“来,艾伦,一起吃点!”

  “不用了,哥哥。”艾伦极其冷淡的拒绝了吉克,绿眸一直注视着下方跑步的三笠,红色的围巾随着有节奏的慢跑,晃动在他的视线里。

  为什么,还一直留着那条早就已经旧了的围巾啊。

  即使被三笠保存的很好,但也能看出,那条围巾已经太旧了,旧到已经找不回艾伦小时候把围巾送给三笠的那种心境了。

  

  三笠似乎感受到什么,停下了脚步,朝看台看去,但看台上密密麻麻的人,一时之间竟无法锁定刚才那一瞬间熟悉的视线究竟从何而来。

  而艾伦也在三笠视线触及过来的一瞬间拉着吉克隐在了人群的后面。

  

  “……”

  果然是错觉啊。三笠有些失落的收回目光,准备继续运动的时候,让突然走了出来,他将双手藏在背后,声音有些磕磕巴巴的,“三笠,和我交往吧!”

  “欸?”

 

  

  ——————

  等到了晚上,三笠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周围的灯都悉数亮起,只有她所在的地方永远是寂静的,但意外的,三笠在楼下看到家里的灯光是亮起的。

  是耶格尔叔叔回来了吗。

  三笠没多想,在门口换下拖鞋,拿出钥匙拧开了房门。与此同时,浴室里的水声也停了下来,但仅仅一瞬,水声又响了起来。

  走到厨房,三笠拿起围裙系好准备做晚饭时,手里的菜刀却突然顿住了。

  

  “不用做饭了,我点了外卖。”

  艾伦出现在厨房门口。他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衬衫,隐隐透出完美的肌肉线条,半长的头发被扎成丸子头,额间垂着几缕松散的发丝,似乎因为刚出浴,身上的水珠没有完全擦干,顺着流畅的下颚线滴到锁骨。

  艾伦看着微微呆愣的三笠,垂下了眼帘,翠绿的眸子闪过一种晦涩的情绪,他转过身,“外卖应该到了,我去开门。”

  “艾伦!”

  下一秒,三笠冲了过来,一下撞在艾伦的后背上,双手环住艾伦的腰身,脑袋深深埋了下去,“是你……真的,是你吗。”

  “啊……是我。”

  艾伦伸出手,在半空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拿掉了三笠的手,“我先去拿外卖。”

  

  走到门口,艾伦一开门,门口就传来了吉克的声音,“呐!外卖哥哥给你送来了哦!”

  “谢谢。”艾伦直接拿走了吉克手上的东西,然后,一把关上了门,差点夹到吉克的脑袋。

  

  

  “吃吧。”艾伦将外卖放在桌子上,但他自己并没有吃,只是坐在了那里,三笠也没有动,她坐到艾伦的对面,张开口,明明不想问的,却还是说了出来。

  “艾伦,你为什么一离开就是四年。”

  “果然你只会问我这个。我当时说了吧,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想去外面的世界。”和当时不同的,艾伦说出一样的话,语气却完全不同。

  “那你现在回来……”

  “够了三笠。我不是你的儿子或弟弟,不要问我那么多。”

  “艾伦……”三笠伸出手想再次触碰他,但在看到他冷冽的眼睛时,还是将手收了回来,“那你还要走吗?”

  “不知道。”艾伦偏头望向了别处。

  “我……不希望艾伦离开。我不想……在看着重要的亲人……再离开了……”

  三笠垂下头,咬住嘴唇,眼里微微闪动,“如果艾伦还是要离开,那么我也要一起离开……”

  “三笠,不要任性了。”艾伦开口,眉头蹙起,“我是你的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任性的对我,当我是你的弟弟吗,还是什么?”

  “不是的……”

  “那么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把我当成你的什么啊。”

  “你……你是……”

  

  “你要告诉我是家人吗?对了,你跟让交往了对吧,所以我只是你的……”

  “不是的!不是的艾伦!我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

  三笠站了起来,“你是……我一直爱着的人。”

  一阵沉默后,三笠的脸悄悄有些红晕,艾伦直接一把抱起三笠走进了房间里。

  

  

  黑暗的房间里,艾伦将三笠抵在床边,温热带有侵略性的的气息喷洒在她颈侧,“你真的那么觉得吗。”

  “嗯,艾伦。”

  三笠伸手扣住艾伦的头发,丸子头随之散落下来,半长的头发遮挡住了艾伦的神情。

  

  “头发太长了……有些不方便运动,今晚就算了,三笠,明天起来后拜托帮我把头发剪短吧。”

  

  ——————

  “呼……”门外的吉克听着屋内的动静,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

  唉,明明爱着她,之前却装别扭。如果没发生那个阿克曼女孩被表白的事件,艾伦,你是否任然选择默默观望?

  

  

   

Omar_Indeed

手游brave order新绘,可以确定一定外包了

手游brave order新绘,可以确定一定外包了

依托答辩(正在超艾伦中;-))

  艾伦!我梦到你了!你为什么不上啊呃呃啊啊我都脱完衣服了!↗你还不上!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伦!我梦到你了!你为什么不上啊呃呃啊啊我都脱完衣服了!↗你还不上!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我码字了吗

  艾伦的粮好少 大家有什么推荐的吗占签抱歉

  艾伦的粮好少 大家有什么推荐的吗占签抱歉

一颗菌珞

NO.33-信号

  • ……

  • 比楼房还要高大的巨人于街道上行走,每一次行走都能让地面传来沉闷的哀鸣。

  • 它的脸上挂着僵硬且戏谑的笑容,目光于高空中俯瞰着下方,贪婪的看着那在绝望中蹦跳的食物,刺着一把利刃的嘴角咧开,显露出下方染血的獠牙。

  • “怎么可能......”马克的眼神中满是惊惧,语气颤抖着说道:“这,几乎和铠之巨人的身高一致了吧?!前线的前辈们怎么会将这种巨人放......”

  • “他们已经没有余力阻止了。”

  • 源自盖伊那冰冷而平静的嗓音让马克吞下了未尽的话语。

  • “我们打不过的......逃吧。”萨莎脸上是与恐惧相悖的笑容,她往后倒退了两步,但却突然停了下来哪怕双腿打着摆子也依旧站着,“不,...

  • ……

  • 比楼房还要高大的巨人于街道上行走,每一次行走都能让地面传来沉闷的哀鸣。

  • 它的脸上挂着僵硬且戏谑的笑容,目光于高空中俯瞰着下方,贪婪的看着那在绝望中蹦跳的食物,刺着一把利刃的嘴角咧开,显露出下方染血的獠牙。

  • “怎么可能......”马克的眼神中满是惊惧,语气颤抖着说道:“这,几乎和铠之巨人的身高一致了吧?!前线的前辈们怎么会将这种巨人放......”

  • “他们已经没有余力阻止了。”

  • 源自盖伊那冰冷而平静的嗓音让马克吞下了未尽的话语。

  • “我们打不过的......逃吧。”萨莎脸上是与恐惧相悖的笑容,她往后倒退了两步,但却突然停了下来哪怕双腿打着摆子也依旧站着,“不,不行,让他还在外面。”

  • 没有去回应萨莎,盖伊用自己此刻还空着的双手将脑袋上那已经染血的“绷带”扎紧,眼瞳却仔细的观察着那高大到根本无法忽视的无垢巨人。

  • 远处的无垢巨人几乎比四周的房屋要高上半截身子,这种身高下已经没办法借助四周的建筑物来击杀,只能将立体机动装置的钩锁刺入无垢巨人的身体以此来攀爬。

  • 但这样做却会让危险呈指数上升。

  • 尽管无垢巨人除了后颈以外受到的伤势都会随时间逐渐痊愈,但大多数却会对伤势产生反应,而在钩锁固定在无垢巨人身上的这段时间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哪怕是亚纶,存活的可能性也不高。

  • 不说无垢巨人反应过来抓住了攻击者本人,单单是其移动时不经意间勾到绳索都能让立体机动装置失控。

  • 所以……

  • “让这家伙,是得了脑淤血才会冲上去的吧?”

  • ……

  • “你在叫个屁啊!!!”

  • 挂在墙壁上让朝着那位不知名的同期生怒吼,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与愤怒。

  • 他感觉不久前听到声音从而冲出窗户并使用立体机动装置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过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 本就心怀恐惧,身旁的这个同期生还一直在鬼哭狼嚎,一点忙帮不上还差点让他分心被抓住!

  • “对...对不起!”

  • 对面楼房上传来同期生那怯懦的道歉声,这非但没使让感到欣慰,反而更气愤了些许,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活到毕业的,遇到危险只知道瞎嚷嚷还一个劲的浪费自己的瓦斯气体,要是让基斯教官看到,非得将这家伙的脑门掐爆!

  • 不再去想那个没有帮助的家伙,让重新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前方的巨人身上。

  • 巨人手臂上那狭长的伤疤已经基本愈合,刀刃上源自巨人的鲜血也基本化作白色的蒸汽散于空中。

  • 巨人低头看着自己恢复的手臂,脸上的笑容依旧僵硬,满是贪婪的瞳孔抽搐般翻动,在让和那名同期生之间徘徊。

  • “轰!”

  • 近乎有一栋楼房大的手掌猛然拍向一旁的建筑,巨人俯下身,满是腥臭的嘴张开,另一只手沿着房檐抓向挂在房屋边沿的让。

  • 无数碎裂的石头向着四处飞溅,让第一时间调整着姿势,绳索激射而出钉在另一侧的墙壁上。

  • 扣动扳机,瓦斯从气体罐内喷涌而出推动着让向着钩锁所在的方向前去。

  • 让满头冷汗,但那恶劣的性格还是让他嘴角勾起,嘲弄道:“就这样还想抓到我?!”

  • “让!!!小心!!!”

  • 马克那几乎破音的的呼喊声依旧迟了一点,让刚回过头便看到自己前进的方向既然落下了一块大石头,甚至刚好砸到他的绳索。

  • “该死!”

  • 坠落的石头直接砸在了让的绳索上,情急之下,让只能反应过来用刀刃看向绳索。

  • 没有砍断。

  • 立体机动装置不受控制的歪斜,巨大的拉扯感瞬间使让的腰脊感到巨痛。

  • 疼痛感并未持续多久,等让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的右侧大腿已经被身后趴伏的巨人抓住,那失控的绳索也已经被砸断,整个人倒吊着。

  • 眼前是庞大而丑陋的脸,眼瞳中是令人作呕的兴奋,张开的口中满是血肉残渣与衣服碎片。

  • 冷汗从背后渗出,让嘴角不受控制地抽动着,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 “不会吧......”

  • 硕大的口腔距离自己越发接近,腥臭到令人作呕的血气扑面而来。

  • 死亡的恐惧使让闭上了双眼。

  • 预想中的剧痛感并未传来,一声划破血肉的声响传入耳中,让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下坠,他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血红以及拿着双刃浑身染血的盖伊。

  • “你......”

  • 没给某个脑淤血说话的机会,刚斩断无垢巨人手指的盖伊直接拽住让的后衣领,在无垢巨人愣住的时间段使用立体机动装置残存的瓦斯气体迅速逃离现场。

  • 马克和萨莎也正好到来,直接冲向趴伏着还在愣神的无垢巨人。

  • “萨莎!上了!”

  • 口中吼着,马克也利落的划破了巨人的脚筋。

  • “我......”萨莎刚要回应,巨人那狰狞的脸却突然转向了萨莎,吓得她立刻调转方向,以哭腔喊着:“对不起!!!”

  • 暂时不去注意身后的情况,只是拖着巨人的话马克和萨莎不会太过危险。

  • 落在屋檐上,盖伊立刻将某个比自己重多了以至于拎不动了的家伙扔在一旁的屋檐上。

  • “嘶!”

  • “你欠我一次。”

  • 留下一句话后盖伊立马回过身去帮助马克和萨莎。

  • ……

  • “萨莎!马克!”

  • “知道了!”

  • “喔!”

  • 三声不同的声音在此刻传来,经过一段时间修正的三人临时小队再一次展现出了配合。

  • 早已有过经验的马克和萨莎几乎是在盖伊喊他们的时候就已经从高处跃下,为了更迅速且稳妥,他们都没有保留气体而是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站立的十五米级巨人的脚下,手中刀刃挥出,利落的将巨人的脚筋挑断后毫不恋战,直接使用残存的气体向着两侧楼房转移。

  • 脚筋再一次被挑断,巨人也摔倒在地,可它脸上兴奋的表情却并未退去,没有疼痛的它依旧试图抓住在场的人。

  • 巨人跌落在地,高度已与四周建筑物齐平。

  • 萨莎和马克都站在巨人的正面,让巨人癫狂的爬行,双手也在伸到了街道前方。

  • “就是现在!”

  • 盖伊从耸立且残破的屋檐上一跃而下,轻盈的落在巨人的后背,手中仅剩的一对刀刃举起,随着血液的迸溅,巨人的行动戛然而止。

  • 为了防止被蒸汽灼伤,盖伊立刻离开原地落在街道的角落旁,也是在停下的瞬间,眩晕感用上脑海,原本稍显红润的脸也变得苍白。

  • “使用立体机动装置还是有些勉强。”

  • 立体机动装置的确能够让人类得以有效的面对无垢巨人,但相对的,它带来的巨大冲力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要不是盖伊成为训练兵时已经参加了好几年的训练,早就被这巨大的冲击力弄得肌肉撕裂了。

  • “盖伊!你怎么样?”

  • 让利用谨慎一边的立体机动装置落在盖伊身旁,绳索都还没来得及全部收回就往前跑了两三步,显然是在担心盖伊的伤势,要是其他部位还好,但头部受伤那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 “没什么。”盖伊摆了下手,本能的将自己虚弱状态隐藏起来摆出无事的姿态,“你救的那个人呢?”

  • “马克和萨莎过去了,我来看看你的情况。”让回应着,看着盖伊苍白的脸他又结结巴巴着说道:“需要我的帮忙吗?”

  • “不用。”

  • “啧。”让咂巴这嘴,想要逼逼赖赖但看着盖伊的摸样还是识趣的闭上自己的嘴。

  • 盖伊没注意让的反应,他扫视着四周的情况,确定无垢巨人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后才突然询问道:“你后悔吗?”

  • “哈?”

  • “为了救那个人,差点将自己的命搭进去,你后悔吗?”

  • 让听到盖伊的问题后呆了一下,他与盖伊对视着,确定对方极度认真后才收敛自己心中浮现的烦躁感。

  • “不后悔。”让语气有些别扭,被人认真的询问一个问题让他觉得有一些奇怪,但还是认真地回答道:“虽然之前差点被那个混账玩意的声音骚扰到,但我也只是对他的行为感到生气而并没有因此而后悔自己救人的行为。”

  • 听着让给出的答案,盖伊反而更加奇怪。

  • 因为自己的选择差点失去生命,却并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 不能理解。

  • 尽管盖伊想询问的更深入一些,但四周逐渐靠近的无垢巨人以及让那颗萎缩的马脑都让他觉得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直接放弃了询问的想法。

  • “我们去和马克他们汇合吧,要尽快离开了。”

  • “喔。”

  • ……

  • 从屋檐上绕到马克等人所在的屋顶,盖伊便看见了那个大吼大叫的同期生。

  • 这是一个有着棕发雀斑脸的男生,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甚至就连经常观察其他同期生的盖伊都没想起这家伙是哪位。

  • 没有询问这个让他感官极度不好的新人,盖伊看向了马克,至于萨莎……算了吧,别为难她了,刚刚的战斗虽然短且结果很好,但也耗尽了萨莎的“理智值”,现在正蹲在角落里睁着空洞的眼睛嘟囔着“好可怕”。

  • “情况怎么样?”

  • “不算好。”马克简要说着:“亚力克的队友同样都阵亡了,没有遇见后勤补给队的人也没有看到周围还有其他人。”

  • “那不还是一样被困着了吗?!”让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几乎要将其扯出,“周围都是巨人,我的立体机动装置也坏了一半,你们都没有多少气体了吧,那还怎么出去?!”

  • “至少...还有一半。”马克勉强安慰了让一句。

  • 让的立体机动装置只是少了一边的绳索,只要注意一下还是能用的,只是会倾斜许多。

  • 但情况依旧不客观,他们甚至连撤退指令都没有……

  • 殷红的浓烟在内城方向升腾而起。

  • 这是……

  • 撤退信号。

  • ……

无阿衷

买手机壳看拼夕夕有个绫波丽之眼觉得好美,遂画之

不太懂眼睛结构 于是就这样吧


买手机壳看拼夕夕有个绫波丽之眼觉得好美,遂画之

不太懂眼睛结构 于是就这样吧


唯鱼
  ₍˄·͈༝&...

  ₍˄·͈༝·͈˄*₎◞ ̑̑

  ₍˄·͈༝·͈˄*₎◞ ̑̑

小江同学
西谷手没事,艾伦人没事 🥹

西谷手没事,艾伦人没事

🥹

西谷手没事,艾伦人没事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