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伦里克曼

63.2万浏览    3450参与
茹意

为了长久持续性的坐在斯内普怀里6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提意见(鞠躬


女主的人设见前五章


“西弗勒斯。”


伊迪丝的一声呼唤打破了两人的平静,男生抬起头,伊迪丝总觉得男生抬起头的一瞬间,迷茫的眼神充斥着瞳孔,思绪还在书本里,意识在努力的将思绪从书本里抽出来,那个模样怪可爱,伊迪丝轻轻的笑了起来。


女孩的笑声清脆而又灵巧,书本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因为笑容眯起的双眼,时不时还看一看西弗勒斯,女孩眼睛不算大,淡绿色的瞳孔如同一汪碧泉,因着阳光波光粼粼,女孩皮肤似乎遗传了东方黄种人的皮肤,没有过分白皙,脸颊旁有着健康的淡淡的红晕。


书本移开,娇俏的鼻尖闪着皮肤的微光,嘴唇因为笑容轻微的咧着,淡粉色的嘴唇...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提意见(鞠躬


女主的人设见前五章



“西弗勒斯。”


伊迪丝的一声呼唤打破了两人的平静,男生抬起头,伊迪丝总觉得男生抬起头的一瞬间,迷茫的眼神充斥着瞳孔,思绪还在书本里,意识在努力的将思绪从书本里抽出来,那个模样怪可爱,伊迪丝轻轻的笑了起来。


女孩的笑声清脆而又灵巧,书本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因为笑容眯起的双眼,时不时还看一看西弗勒斯,女孩眼睛不算大,淡绿色的瞳孔如同一汪碧泉,因着阳光波光粼粼,女孩皮肤似乎遗传了东方黄种人的皮肤,没有过分白皙,脸颊旁有着健康的淡淡的红晕。


书本移开,娇俏的鼻尖闪着皮肤的微光,嘴唇因为笑容轻微的咧着,淡粉色的嘴唇上面附着着一层薄薄的蜜,晶莹剔透,微翘着,小巧的嘴唇,含着的白牙配合呼唤出“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的目光从女孩嘴唇上惊醒,“额,伊迪丝?”目光移到淡绿色的瞳孔上,似乎是因为充满疑问,眼睛挣大了些,碧泉似乎因为这动作要溢出。“你上次对詹姆使用的是什么咒语?就是那个伤害性很高的。”“是我自己独创的,神锋无影。”女孩惊讶的神情似乎令眼睛里的碧泉晃动了几下。


“能教我吗?”“好,下次吧,这里空间太小了。”伊迪丝点点头。女孩的眼神又回到了她的书本上,西弗勒斯也将思绪重新投入书本。


大家都已安顿好行李,陆陆续续进入礼堂,西弗勒斯一眼就看到已经坐在桌旁,与朋友相谈甚欢的莉莉,这时詹姆的声音在背后刺耳的响起“哟,这不是斯莱特林的蠢蛇嘛,你的鼻涕虫呢?哈哈哈哈”詹姆四人起哄般大笑着。


西弗勒斯意识到伊迪丝被詹姆等人堵住了,他回头望去,目光搜寻着,只看到詹姆四人因为笑声耸动的背影,“小蠢蛇,干嘛要和鼻涕虫在一起啊,我把月亮脸介绍给你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卢平皱着眉说,“你们别说了,教授们都入座了。”


“让我过去。”伊迪丝皱着眉又向右挪了几步,可詹姆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伊迪丝,詹姆也往右挪了几步,依旧把伊迪丝遮的严严实实。伊迪丝怒视着詹姆,“卢平,麦格教授叫你过去。”伊万斯的声音忽然响起,四人回头,伊万斯对这一面之缘的女孩有不错的好感,即使对方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恶作剧结束咯。”泡面卷发的男生摊开双手看似无奈的说到,伊迪丝这才从四人转身的缝隙中看到了伊万斯和看起来怒气冲冲走过来的西弗勒斯,只见西弗勒斯走到詹姆面前,将魔杖抵着他的脖子,波特一边后退一边举起双手,“喂喂,我们没打算把她怎么样。”西弗勒斯步步紧逼,将詹姆抵在墙上。


另外三名男生举起魔杖对着西弗勒斯“喂!鼻涕虫放开他!”泡面卷发的男生朝西弗勒斯喊到。伊迪丝立马将后背护住西弗勒斯,魔杖指着三人,眼睛警惕的看着。


“那你们还想怎么样。”西弗勒斯死死地瞪着詹姆,“离她远一点!”西弗勒斯揪着詹姆的衣领狠狠地警告“斯内普!放开詹姆!”卢平喊着,六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吸引了不少人围观。


伊迪丝扯了扯西弗勒斯的袍子,西弗勒斯恨恨的甩开詹姆的衣领,詹姆的牙齿里发出贱贱的笑声,“哼哼哼,鼻涕虫和蠢蛇还真配啊。哈哈哈哈。”接着詹姆四人转身离去,伊万斯看着詹姆等人离去便也回到了座位上。


西弗勒斯的眼睛依旧狠狠的盯着詹姆,拳头捏的紧紧的(恨不得能现在就打爆詹姆等人的头,擅自补充),忽然一只温热柔软的手覆在紧紧的拳头上,低头看到一双闪动的眼睛正在看着他,“走吧。”伊迪丝说。


西弗勒斯反握上这只温热的手走到座位上。伊万斯回头时看到了那对相握的手同行离去,而斯莱特林的级长卢修斯也握着纳西莎的手从黑暗中走出来。








@L .D

艾伦的叛国作家绝了啊啊啊

真的帅

原片太糊是个遗憾🙄

艾伦的叛国作家绝了啊啊啊

真的帅

原片太糊是个遗憾🙄

茹意

为了长久持续性的坐在斯内普怀里5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提意见(鞠躬

原创女主文,大家自行带入


女主伊迪丝•贝缇

时间线1975年,斯内普等人已经五年级,伊迪丝才刚刚入学

伊迪丝是中英混血,妈妈是中国古老的纯血家族,爸爸是莱斯特兰奇和麻瓜的混血,掌握一些东方术法,并有良好的魔法基础。


“哦?这么说你也只是个混血咯,那你凭什么叫那女孩泥巴种。”伊迪丝冷冷的质问他,“我也不是有意要骂她的。”西弗勒斯像个认错的孩子。


包厢里陷入沉默,伊迪丝并没有打算再继续讲话。西弗勒斯过了会问,“你帮助我你不怕詹姆他们报复你吗”


“哼,你还知道我是在帮助你?他们的报复在我看来不过只是几只跳脚的猴子,若要真骂他们...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提意见(鞠躬

原创女主文,大家自行带入


女主伊迪丝•贝缇

时间线1975年,斯内普等人已经五年级,伊迪丝才刚刚入学

伊迪丝是中英混血,妈妈是中国古老的纯血家族,爸爸是莱斯特兰奇和麻瓜的混血,掌握一些东方术法,并有良好的魔法基础。




“哦?这么说你也只是个混血咯,那你凭什么叫那女孩泥巴种。”伊迪丝冷冷的质问他,“我也不是有意要骂她的。”西弗勒斯像个认错的孩子。


包厢里陷入沉默,伊迪丝并没有打算再继续讲话。西弗勒斯过了会问,“你帮助我你不怕詹姆他们报复你吗”


“哼,你还知道我是在帮助你?他们的报复在我看来不过只是几只跳脚的猴子,若要真骂他们是蠢狮子,都侮辱了狮子堆里那只最蠢的狮子。”男生看着伊迪丝鄙夷的神情弯了弯嘴角。


西弗勒斯问“那你讨厌黑魔法吗?作为斯莱特林应该不会有人不讨厌黑魔法。”


“我只讨厌会伤害到我的魔法,身为能够使用魔法的人就要懂得魔法不是用来伤害人的,魔法的存在是守护保护自己重要的人,这是身为能够使用魔法的人自身的责任,但总有人因为自己强大拥有的魔法而伤害掠夺,自然也是因为有这样的人产生,也就更需要能够为了守护而抵抗使用魔法的人,魔法黑不黑不重要,重要的是使用其目的黑不黑暗。”


西弗勒斯沉默了,从未有人与他说过这番话,他也从来只是狂热的研究黑魔法,并未在意其目的是什么。西弗勒斯想着眼前的这女孩似乎与其他人不大相同。


“我真的看起来十分的邋遢油腻吗?”西弗勒斯想起伊万斯与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可怜兮兮的问伊迪丝,低着头,头都要窝进胸膛了。黑色的头发垂在两侧,在伊迪丝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小片额头和突出的鼻梁骨。


“西弗勒斯。”伊迪丝轻声呼唤着男生的名字,但男生没有回答,“西弗勒斯。”伊迪丝再一次叫着他的名字,西弗勒斯闭着眼,头因为弓的太低以至于大脑有些缺氧,男生听到了伊迪丝的呼唤,但闭着眼感觉像回到了蜘蛛尾巷


莉莉这样呼唤他“西弗勒斯。”他又看到年少的莉莉同自己讲话,轻柔的声音像和煦的微风吹拂在自己的身上,草地,树叶随着风的方向摆动,而莉莉如同阳光轻洒在脸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最后自己和莉莉的关系竟成这般。


“西弗勒斯·斯内普!”突然一个突兀的呼喊声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西弗勒斯抬起头,坐在对面靠窗的女孩身体前倾探究的看着自己,西弗勒斯抬起头赶紧向椅背靠去,近距离的脸忽然缩小,也许是被突然的呼喊打乱思绪惊到,心脏比原先跳得有力许多。


伊迪丝看男生恢复正常便也在座位坐好,“西弗勒斯你还好吗?”伊迪丝关心的问道。男生眼神飘忽的点点头。“那你还想知道你刚才问题的答案吗?”西弗勒斯迷茫了一下紧接着也回忆起来刚刚那个另他羞涩的问题。眼神盯着地板的点点头。


“其实你可以尝试着用肥皂洗洗脸,并且,其实你的鼻子并不奇怪,”伊迪丝想起波特和伊万斯说的鼻涕虫这样安慰道“肥皂可以去除手上多余的污渍,脸也是一样的。”伊迪丝继续说“袍子什么的咱们可以用清理一新这样的魔法嘛,这种都挺好使的。”


“并且你总是低着头,可别让生活的重担压弯了你的腰啊。”伊迪丝开玩笑的说到。“我感觉你比正常人都瘦弱一些,皮肤更白一些,是身体不太好吗?”伊迪丝好奇的询问道。


西弗勒斯的眼神到处飘,好像车厢的墙壁上,地板上能有答案似的“西弗勒斯,看着我。”伊迪丝看着男生到处飘的眼神,“西弗勒斯,看着我说话才是尊重人的表现。”西弗勒斯的眼睛看向这个说出略带命令口吻话语的女孩。


“额,我,我喜欢魔药,额”女孩似乎大致猜到男生想说的,但并没有打断他,“我会试药,自己试药。”女孩有些惊讶,“所以是你自己···”女孩没想到眼前这个男孩竟是个不将自己身体当回事,做事有些疯狂的人,“为什么,”伊迪丝顿了顿,西弗勒斯不知她想说些什么,眼神疑惑的看着她。


“为什么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因为我想有更准确的判断。”伊迪丝沉默了,思考这自己是否有办法能让其两全其美。思考许久,没有,自己没有任何权利让其他人做这个药人。“西弗勒斯,以后那自己试药时,我能在旁边吗?你难受时至少能及时的给你送上一瓶缓和剂。”


男生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试药是我擅自加的,因为感觉西弗干得出这事。

如果撞了(对不起!鞠躬!)

啧,不知道是否符合年轻的西弗勒斯,我尽力了。。。orz

接下来不会再将女主基本人设重复了。


好难···我的小甜饼呜呜呜









傲寒
懒人刚睡醒,看看老头

懒人刚睡醒,看看老头

懒人刚睡醒,看看老头

茕……
突然感觉Alan的手也好好看...

突然感觉Alan的手也好好看

让人垂涎(ㅇㅅㅇ❀)


【幻想小剧场】

     我慵懒的斜靠在座椅上,毫无惧色,甚至以一种戏谑的目光看向了汉斯把握着枪的那只手。汉斯另一只手握拳撑在下巴上“那么,我很想知道贵大小姐今天来这的目的,不会只是想找你的老情人叙旧吧”说完,汉斯玩味一笑。

     “当然不是~”我嘴角微扬了一个弧度,原本抱胸的双手随意搭向了座椅两侧的把手上,还不时摆动起了座椅“是我父亲,他想和你合作…”突然我停止了座椅的摆动,意味深明的看向汉斯“但是…我更想…你能跟我合作”...

突然感觉Alan的手也好好看

让人垂涎(ㅇㅅㅇ❀)



【幻想小剧场】

     我慵懒的斜靠在座椅上,毫无惧色,甚至以一种戏谑的目光看向了汉斯把握着枪的那只手。汉斯另一只手握拳撑在下巴上“那么,我很想知道贵大小姐今天来这的目的,不会只是想找你的老情人叙旧吧”说完,汉斯玩味一笑。

     “当然不是~”我嘴角微扬了一个弧度,原本抱胸的双手随意搭向了座椅两侧的把手上,还不时摆动起了座椅“是我父亲,他想和你合作…”突然我停止了座椅的摆动,意味深明的看向汉斯“但是…我更想…你能跟我合作”

     汉斯挑眉“欧?”

    我悠悠然的开口,似乎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你知道的,我不过是我父亲的私生女,要不是他那废材儿子一点用都没有,加上又被他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说至此我不由停顿了一下,抬眸看了一眼此刻的汉斯。眸底闪过的是一丝不可见的“心虚”?我急忙收回视线接着道“他才不会转而找向我,甚至不惜毁坏自己的名声公开承认我是他的女儿。但我知道,他只不过是利用我,就像当初利用我母亲那样!”说完,我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厉。

     “酬劳?”

     我缓缓起身,双手撑着桌子,弯腰贴近了汉斯。“一个我,难道还不够吗?”我依旧一副戏谑的神情,似有若无的轻轻将我的唇贴了一下他的。

     汉斯皱眉,迅速拉开了与我的距离,他可还记得我离别时的决绝模样。我绝对没有我外表看起来那么无害。他将枪举了起来,节骨分明的手快速为枪装上了消音器,接着他将枪口对准了我,正色道“我不接受廉价的筹码”廉价一词,汉斯特意加重了“或许,身为大小姐的你还有其他的酬劳供我考虑?不然,我想我的枪会很乐意替你做出选择”

     面对汉斯的威胁,我一点也不惧,反而顺势将自己的胸口抵住了枪口“要不,我帮你喊?是这样嘛,一……二……”我顺势升起一只手装作企图要帮着汉斯扣下扳机的模样“三?”我看到了汉斯眼底闪过得一丝震惊,接着一声“疯子!”他迅速将手枪甩落在桌面上,转而拿起一旁的对讲机。看着此时有些慌乱的汉斯,我笑了,没错,我又赌对了。

     “马上派几个人过来,有个疯女人需要……”还没等汉斯说完,我一把抢过了他的对讲机,轻启唇淡淡开口“你们老大只是在开玩笑”接着便不由分说断开了对讲机。在汉斯的震惊,我顺手捡起那把手枪,一下又跌坐回躺椅中。

     我学着汉斯的模样把玩着手枪,极其冷静的开口道“我怀孕了。”我也不去看汉斯的反应,只是慢慢移动着枪随着我的目光直到对准了自己的小腹“两个选择,一,你跟我合作,二,你替我们收尸?”此时对讲机里不断传来汉斯小弟询问的声音“老大?老大?你没事吧?”我一下将对讲机扔回给汉斯,他稳稳的接住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不耐烦“我没事!”但转而他突然笑了,一改刚才的烦躁“刚才只是在跟你们嫂子打趣,你们接着干你们的事。”

     “嫂子?”我不自觉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这是…同意了?不过,我可没答应~”

     “我还有其他选择嘛?”汉斯说着无奈摊了一下手。接着邪魅一笑,十指交叉靠在书桌上“你早晚都会答应的!”语气是那样自信。

     我笑的更深了,显然很满意现在的局面。我站起身,一下将手枪扔了回去。“等我消息,安排好了通知你”说完我便转身准备离开。但快走到门口时,我一下就被拥进了一个宽大的怀里。汉斯一手抚着我的小腹,一手温柔得捋起一抹我的碎发将其夹在耳后。然后他将头窝进了我的脖颈间。

     “你就这么舍得丢下我?”

     “没错~”我玩笑道。

     “我不信,你听,孩子都在说,把爸爸带上吧,他太可怜了”汉斯装出一脸委屈的模样。

     “有没有后悔认识我?”我侧过头,看着汉斯的目光,真诚的问着。

     “不后悔,一直都是……”

     “我也是……”


--------------------------------------------

让我看看是谁又在做白日梦👀

噢~   是我自己 .・゚゚・(/ω\)・゚゚・.


另外一个姐妹篇传送门在此☜ 


家里有只老蝙蝠🦇

1992.摄影师Gerald Forster

没有人可以拒绝九十年代的艾伦

1992.摄影师Gerald Forster

没有人可以拒绝九十年代的艾伦

西弗severus

[斯内普×你]穿进电影抱抱他

小学生文笔预警!心有多大脑洞就有多大


——————————————————


“呜呜呜……太意难平了,我的西弗……呜呜呜……”你刚看完《哈利波特7》,自认为泪点超高的你也没有挡得住教授的一波回忆杀,成功破防了。擦干了眼角的泪,你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机钻进了被窝。进入梦乡前,你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真希望能穿进电影里抱抱他啊。


四周白的刺眼,你使劲揉了揉眼,再睁开眼时,刺目的白光消失,你出现在一个糖果店里。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的店员说:“美女?您刚刚说要一瓶可以穿越进电影里的糖果?”你才回过神来,蒙蒙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喏,给你。”店员将一个塞满了色彩缤纷的...




小学生文笔预警!心有多大脑洞就有多大


——————————————————


“呜呜呜……太意难平了,我的西弗……呜呜呜……”你刚看完《哈利波特7》,自认为泪点超高的你也没有挡得住教授的一波回忆杀,成功破防了。擦干了眼角的泪,你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机钻进了被窝。进入梦乡前,你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真希望能穿进电影里抱抱他啊。


四周白的刺眼,你使劲揉了揉眼,再睁开眼时,刺目的白光消失,你出现在一个糖果店里。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的店员说:“美女?您刚刚说要一瓶可以穿越进电影里的糖果?”你才回过神来,蒙蒙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喏,给你。”店员将一个塞满了色彩缤纷的糖果的小瓶子塞到你手里,交代道:“只要在你想穿越进去的镜头时吃了它就行,一颗一个月,如果你想退出来,可以随时吃掉最底下的白色的就行了。记住,你在现实生活中的时间不会流逝哦。”


“哦,多少钱啊。”你一摸口袋,糟了,一分钱也没有。


“免费。”店员朝你神秘的笑了笑,但是你没来得及问什么就醒来了。


你猛地坐起,揉了揉脑袋,略有些失望的说:“果然是梦啊,我说怎么会有那种好事。”如果梦是真的,你多想穿到电影里抱抱你可怜的老教授啊。


你,大学生,重度哈迷,尤其喜欢斯内普教授。每天把斯教少的可怜的一些片段反复观看,然后沉浸在lofter里的乙女文里。

该死的是,lofter里十个文有九个里的你与教授badending了。


十点,还早呢,你又躺了下去,等等!床头柜上那瓶糖果怎么这么眼熟呢?你一下子睡意全无,这——不就是梦里那罐神奇的糖果吗?


压下心里的激动,你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颤抖着打开哈利波特,滑到了霍格沃兹分院那一点。


“不管了,试试再说。”你毫不犹豫的往嘴里塞了一颗嚼起来。


……你舔舔嘴,所以,这就是普通的糖喽。你在想什么啊洛洛!你泄气的将糖罐抛到床头柜上,想仰面躺下。却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你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拿着它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华丽的教堂,拥挤的人头,一身崭新的魔法袍……虽然你十分不敢相信,但你确实,真的,千真万确的站在霍格沃兹学院的大厅里,正在进行的是新生分院。


通过周围的新生们,你判断出自己也缩小到了12岁的身高,清了清嗓子,声音也变得稚嫩了很多。你旁边金发碧眼的女孩拍了拍你,热情的说:“我叫米格,你叫什么名字?你的黑发黑眼好美啊。”黑发黑眼本就少有,代表着尊贵的神秘感。“我叫洛洛,谢谢,你也很漂亮呢。”你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叫她小妹妹。


“你打算分到哪个学院?”她接着问。


你认真的想了一会:“我打算去斯莱特林。”


金发女孩惊讶的捂住嘴,可能眼前这个看着温柔可爱黑发黑眼的女孩出自某个神秘高贵的家族。贵族们通常都高高在上,她一个麻瓜出身的小丫头可不敢惹。


看见小姑娘的表情,你轻轻抿嘴笑了一下,不做理会,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四周后,你首先看到了正在发表讲话的邓布利多校长,接着发现了被一众人簇拥着的哈利波特,还有他周围的赫敏,罗恩,德拉科。然后,你看到了教师席上坐着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他一只手优雅的撑着头,目光阴沉忧郁,似乎不耐烦这种列行公事。你呆呆的盯着他,几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察觉到你的目光,斯内普暼向你一眼,然后眉头皱的更紧了。


彩蛋盲盒,斯内普有关的小段子,与正文内容无关

红心蓝手别忘喽,爱你们

B612上的小狐狸

假如出现时空错乱(7)

pongo的一声,地窖的门被推开


“西弗勒斯你到底在干什么”卢修斯气愤的问道


“或许马尔福先生还知道进别人家要敲门,我想这种最基础的礼仪不用我教给你”斯内普无语的回怼着


“不用教训我,你让我等了一天,我还真想知道你做了什么伟大的魔药,让我……等等,这是什么?”卢修斯看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艾伦


“和你一样一个无礼的家伙”斯内普全然没有了刚才震惊的神情,仿佛刚才那根魔杖是假的一样


“既然这样说的话,我倒是觉得魔药教授的食言行为更为无礼”卢修斯暂且放下了对艾伦的好奇,重新拾起主题


“我并不记得今天答应了什么事,希望不是马尔福先生您那生锈的大脑卡壳了,否则...




pongo的一声,地窖的门被推开


“西弗勒斯你到底在干什么”卢修斯气愤的问道


“或许马尔福先生还知道进别人家要敲门,我想这种最基础的礼仪不用我教给你”斯内普无语的回怼着


“不用教训我,你让我等了一天,我还真想知道你做了什么伟大的魔药,让我……等等,这是什么?”卢修斯看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艾伦


“和你一样一个无礼的家伙”斯内普全然没有了刚才震惊的神情,仿佛刚才那根魔杖是假的一样


“既然这样说的话,我倒是觉得魔药教授的食言行为更为无礼”卢修斯暂且放下了对艾伦的好奇,重新拾起主题


“我并不记得今天答应了什么事,希望不是马尔福先生您那生锈的大脑卡壳了,否则为什么会在这耽误别人的时间”斯内普收起魔杖


“我明明是让德拉科来告诉你的,他说你答应了”


“今天没见过德拉科,也许他记错了”


卢修斯不再说什么,转瞬间消失在屋内


“或许,德拉科确实来过…”见卢修斯走了,艾伦才轻轻开口


“什么”


“他上午确实来找过你,不过当时你在上课,我就…”


“well…艾伦先生现在已经开始顶着这张脸,冒充别人做决定了吗”


“我深感抱歉,但当时的情况,为了不暴露,我也只能出此下策”艾伦为自己的做法感到抱歉,但当时确实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门都打开了,真不知道你到底还在装什么”


“那不是我…”艾伦慌忙回答着


没等艾伦说完,两个人突然出现,吓的艾伦又不敢说话了


“怎么,还有事”斯内普看着热闹的地窖,心里满是烦躁


“教父您今天不是答应我做完魔药去见我父亲吗,您怎么说今天没见我”德拉科询问着,毕竟大晚上被父亲从床上拽起来,这还是第一次


“…我答应过,忘记了”


“西弗勒斯你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卢修斯生气于刚刚的污蔑


“抱歉,魔药太多总会忘点不重要的事”虽然看大局是斯内普的错,但他依旧不忘嘲讽卢修斯


“德拉科自己回去,我还有事和你教父谈”


“好的父亲”


德拉科走出地窖,别问,问就是走的急忘带魔杖了


“好了,斯内普我现在还真想听听什么事比我找你还重要,这个东西吗”卢修斯拿魔杖指着艾伦


“任何事情,马尔福先生,任何事情都比你刚说的重要”斯内普见德拉科走了,便毫不顾忌的释放毒液,顺便把指着艾伦的魔杖握住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麻瓜世界带回来的吗,一样的玩偶吗,真没想到西弗勒斯你还有这种爱好”

卢修斯没趣似的放下魔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就当我有这种兴趣吧,无所谓”说话时,斯内普看着艾伦,这让艾伦感到背后发凉


这什么意思,要灭口了吗!


“说正事今天伏地魔开会为什么你没到场”


“在上课,没时间,他说什么了吗”


“倒也没有,毕竟那张桌子上的人到齐的时候还没几次”


“但是他今天说…”


“停…”


“什么事”


“去屋里说”


“不带着你的兴趣吗”卢修斯打趣到


“我不建议现在送客”


“好好好,你家你最大,我去还不行,包住吗”


“卢修斯!”


“不说了,不说了,这就走”


这一晚很漫长,艾伦在客厅坐了很久,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他并不记得原著中有这段,看来他的到来确实改变了什么,又或者这个世界并非哈利波特的世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尤其是卢修斯和斯内普说话的态度,他现在只能暂且认为是人类世界的卢修斯演的还不够贴切人物


坐在沙发上,艾伦思考着渐渐进入睡眠状态


清晨的雨露在玻璃上滑下


“睡的怎么样,还不打算和我谈条件吗,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斯内普从屋内走出来,看着沙发上的艾伦说到

















西瓜冰里

进击的巨人最终季片尾曲

震撼人心

呜呜呜太虐了

反派也有苦衷

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但是伤害利威尔不可原谅


进击的巨人最终季片尾曲

震撼人心

呜呜呜太虐了

反派也有苦衷

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但是伤害利威尔不可原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