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佳

10448浏览    266参与
别来无恙

  定制的拍立得到了

  真的很好看!!

  定制的拍立得到了

  真的很好看!!

Banana
    🚫商用   尺寸54...

    🚫商用


  尺寸54*86


  印成PVC质量比较好点


  因为圈子也比较冷,但是还是提醒一句,禁止私自开团,也不可以印一堆送人


  自印<5


  原图赠礼处


  

    🚫商用


  尺寸54*86


  印成PVC质量比较好点


  因为圈子也比较冷,但是还是提醒一句,禁止私自开团,也不可以印一堆送人


  自印<5


  原图赠礼处


  

Banana
  会陆续发出来   谢谢支持

  会陆续发出来

  谢谢支持

  会陆续发出来

  谢谢支持

Banana
    尺寸10.2*7.6...

    尺寸10.2*7.6

升级了一下pld背面

签名为金签

🚫商用,自印欣赏

©️linekong entertainment ​​​[/cp]

    尺寸10.2*7.6

升级了一下pld背面

签名为金签

🚫商用,自印欣赏

©️linekong entertainment ​​​[/cp]

辣辣辣种太阳

艾佳卡面!

屏保头像随意自取!

当初就是冲着艾佳姐姐入坑的qwq

三张SSR和七张SR

中间有一张薄荷汽水的升阶卡面,因为放不下就把薄荷汽水原来的卡面放弃了。

话说圆月狂想曲那张图居然不做一张卡面很离谱了!

云锦一梦真的好好看啊,我努力收集灵羽突破!!!

艾佳卡面!

屏保头像随意自取!

当初就是冲着艾佳姐姐入坑的qwq

三张SSR和七张SR

中间有一张薄荷汽水的升阶卡面,因为放不下就把薄荷汽水原来的卡面放弃了。

话说圆月狂想曲那张图居然不做一张卡面很离谱了!

云锦一梦真的好好看啊,我努力收集灵羽突破!!!

吃点茶糕

晚风

艾佳x私设女房东

最后一篇艾馆,是理存老师的点梗!鸽了很久很抱歉,一直没写完……谢谢温柔可爱的理存老师做了陪伴我很久的小艾同学机器人!那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机器人,你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理存老师!@理存正义   


彼时,我刚来到公馆,作为馆主尚不熟练,除了繁琐的日常事务外我甚至连自己这具新躯体都不太能掌控。我试图掌控生活,也试图掌控自己。我第一次见到艾佳,她那不加掩饰的仿佛要直望人心底隐秘的探察目光让我警觉,然而下一刻她就抱着那只叫做kk的优雅白猫,对我露出亲切温和的微笑。

那微笑毫无疑问像收起爪子暂时示好的豹子。任我头脑再如何昏沉也能认定艾佳是个危险的房客,但在这座藏着许......

艾佳x私设女房东

最后一篇艾馆,是理存老师的点梗!鸽了很久很抱歉,一直没写完……谢谢温柔可爱的理存老师做了陪伴我很久的小艾同学机器人!那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机器人,你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理存老师!@理存正义   


彼时,我刚来到公馆,作为馆主尚不熟练,除了繁琐的日常事务外我甚至连自己这具新躯体都不太能掌控。我试图掌控生活,也试图掌控自己。我第一次见到艾佳,她那不加掩饰的仿佛要直望人心底隐秘的探察目光让我警觉,然而下一刻她就抱着那只叫做kk的优雅白猫,对我露出亲切温和的微笑。

那微笑毫无疑问像收起爪子暂时示好的豹子。任我头脑再如何昏沉也能认定艾佳是个危险的房客,但在这座藏着许多秘密的公馆里有谁会是简单的呢?我无法信任艾佳,也没必要信任她。打那之后相比其他房客,我不可避免地对艾佳更为注意,每到嗅到危险,我就会想到她那束目光,那束代表危险的目光。我冷静地在危机来临前一遍遍思考,等待我的危机还有什么?我还有什么遗漏?我能掌握目前的状况吗?那束目光令我不迷失在这日常的表象之下,时刻对那深渊里的危险保持警觉。

在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后,我和艾佳的关系还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她会光着脚丫趴在床上看同人文,见我到来她甚至不会起身了,穿着勾勒出姣好身体曲线的睡裙翘着二郎腿,朝我眨眼微笑说桌上的薯片可乐全可自便,要不要一起看电影或打游戏。温馨灯光下是保养得当的白皙肌肤,恍惚的一瞬我想到那部电影《洛丽塔》的经典镜头。我呆滞在原地,心里惊起一阵滔天巨浪。但这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份美,而是我明白这意味什么:艾佳的强迫症使她对自己的个人空间极为注意,所以当她这样将自我边界向我大敞,只能意味着我们靠得太近。

那日我几乎是丢兵弃甲般逃走的。

此后一个星期我都躲着她,恰好工作也繁忙起来,艾佳锲而不舍连续多日来敲我的房门,最后在某个太阳很热蝉鸣个不停的午后成功侵入了我的空间。

拉完的挡光窗帘,刻意营造的昏暗室内氛围,我让思绪驰骋构思稿子。截稿日是这周四,可我毫无头绪,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艾佳就是这时来的,我才点过奶茶,忘了将门关好。她一敲,门吱呀一声地轻易开了,过亮的夏日光线从过道直刺我的瞳孔。

在过于刺目的光里,我甚至看不清艾佳的脸部轮廓,但我知道那是她,我的房客艾小姐有一头在盛夏的光中也浓烈的紫红色头发。

在阴暗的地方待久了,一下被这样耀眼的光刺过来,我的眼睛不舒服地闭了闭。再睁眼时,我的心慌意乱也平静下去。

我问她:“艾佳,你有什么事吗?”

她在我面前站定,这时我才想到,从姿势上说,站远比坐要更有压迫感。

“房东,你最近是在躲我吗?”

“没有。”艾佳的性格一向直接,我料到了她会问,于是我强做出面不改色的样子。倘若从姿势一开始就输了,那就从气场上再赢回来。“最近太忙了,周四要交稿,可我的工作陷入了停滞。”

“是吗。”艾佳重拿轻放过了这件事,又变回平日里和蔼可亲的知心姐姐了。“我最近可太想小房东啦,总感觉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我也很想艾佳,只是我太忙了……”

她在我屋里踱步,打量着我的书柜,也不知有没有在听。有好一会儿时间,我们都沉默,我揣测着她的神情里包含着怎样的意图心理活动,但艾佳再出声却是一个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话题:“前两天我在微博上看见大家将自己的亲友分成猫狗阵营。小房东,你觉得自己是猫猫还是小狗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艾佳喉咙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小心谨慎模棱两可地将太极打回去。

“我觉得小房东现在的样子就很像猫猫哦。”她将视线从书柜前收回来,看向我,仿佛胜券在握:“不过,我很会养猫。”

“……”

猎人发起进攻,此时该如何躲避陷阱,我的思绪如麻,以至于连艾佳走近都没注意。等到注意时——她已经握住了我握笔的那只手,在我身侧附身看那空白的稿纸。我瞪大双眼侧头看她,她也扭过头来。目光相遇,艾佳眼里闪过狡黠的光。我急忙站起身,说自己出汗了要去洗澡,这天气太热。

当然,谁都明白,空调房里哪儿来的汗。

艾佳站在原地仿佛若无其事,什么都没发生,绿眼睛平静柔和。她说好啊,小房东,快去吧,洗完澡和我出门。

出门?

你不是写不出来吗,和我一起去寻找灵感。和小画家在一块儿时,你不是时常陪他做这样的事吗。现在……轮到我来帮小房东了。

我转过身,找不到理由拒绝她。猎人用她丰富的经验迅疾抓住了我的弱点。此时陷阱为我挖好,我不得不跳。

默默深吸一口气,我钻进磨砂玻璃门后,将热水器打开。

  

  

“那么,房东你的写作是哪里遇到困难了呢?”

我们宛如过去一样好闺蜜般逛着商场,艾佳走在我身侧,看着一家服装店玻璃橱窗里塑料模特身上的一条裙子,兴致勃勃询问我。

“你很适合那条裙子……啊?”

“噗嗤……小房东上当了。”

她刻意的神色语气,都让日常思绪繁多反而走神的我以为她问的是要不要陪她去试那家店的裙子。艾佳真狡猾,拥有洞悉他人性格弱点的眼力,也懂得如何利用它。

我一下子囧了,为了缓解尴尬而变得更加一本正经:“咳……我的困难在于要如何言说幸福?目前要写的这篇小说难点在于如何用幸福去打动读者。这世上谁都想要幸福,但文艺作品言说悲伤很轻易,悲伤更易使人动容共情。可那些脆弱易逝小小而珍贵的幸福,独属于个人的幸福,我该如何去描绘展现才足够打动人心?”

艾佳思索了一会儿,她的意见通常很有参考价值,但这回她却说了与之无关的话:“这家商场有家不错的咖啡店,我们去喝咖啡吧,小房东。”

我的脑门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咖啡店很小一个店面,藏在商场三楼末尾。里面仅有三张深棕色小木桌,日式装修。此时店里已经坐了一桌,我和艾佳坐到最里面,她伸手抚摸了一下桌上装饰的小花。店主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头发茂盛五官端正,他拿着菜单围着印了店标的围裙乐呵呵过来打招呼:“艾佳,稀客啊!这回还带了朋友来?”

一看就是熟人。

艾佳和老板熟络寒暄,介绍我是她和晨风的房东。提到晨风的瞬间我就明白这家店多半是晨风以前打过工的店。老板很热情,回到吧台忙碌时还絮叨要给我们送现烤的可颂。

“De Alto Cedro voy para Marcané,

(我从Alto Cedro前往 Marcané)

Llego a Cueto, voy para Mayarí。

(到达Cueto时我去往Mayarí)”

店里放着一首悠闲畅快的歌,艾佳拿起菜单认真看起来。她的食指有一层薄茧,应该是她平日画设计图练出来的,艾佳的手很有美感……我观察着,直到艾佳的视线从菜单上移开,落到我身上。她高声说要桂花拿铁和一些点心。随后,她用食指轻轻将菜单从桌面上滑给我,当菜单触我的手边时,她的食指也在我的指尖触了一下。

像一个轻飘飘的吻,也像树叶落于肩膀……

得手的狐狸般,艾佳笑了。她说小房东想喝什么?随便挑,我买单。晨风还给了我们这家店的优惠券哦。

店里不止卖咖啡,茶饮气泡水也一应俱全。我点了杯招牌生椰拿铁,艾佳看我放下菜单便立即拿出手机,询问要不要一起打游戏。

打游戏已成为我和艾佳宅在公馆里的日常之一,但这回难得出门一趟,我疑惑:在这儿打?

嗯,今天只需要放松。小房东,先前我们就有约过一起玩吃鸡手游,但我们都太忙了,现在这会儿有空闲不是刚好?

确实,在公馆里我和艾佳都会抓紧时间玩更好玩可配游戏柄的端游。好吧。我说,但我平时太忙下载这游戏后拖着拖着就忘记了,对吃鸡的了解仅限于看过几次主播打枪。

没关系。艾佳点开手机,小房东放心好了。

  

  

第一次玩,我的笨拙暴露无遗。不会跳伞,不会打枪,不知道地图看哪儿该往哪儿跑。刚开始几局,艾佳为了照顾我都选择跳到物资匮乏但人少的荒郊野岭,但我估计是被袁天一传染的走背运,经常枪还没捡到一把,揣着把小手枪就能听见耳机里传来脚步声。

咚、咚、咚。

哪里是脚步声,分明是死神朝我召唤。我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眼巴巴往艾佳身上瞅。敌人在哪儿?楼下还是楼梯上,或者已经来到了我这层?我蹲在二楼窗外的棚上,敌人徘徊的脚步始终没有远去。

他在找我,他近在咫尺。

终于,一个脑袋来到窗前,我的心脏也差点停跳。

嘭!——

98k的声音,我转过屏幕视角,敌人已经被爆头变成了盒,艾佳的角色举着枪站在对面楼的窗前。

“不错啊,艾小姐。”我抬起头看她,“这才开局多久你居然能捡到狙?”

“运气好而已。”她朝我眨眨眼,“你猜我还发现了什么?”

“什么?”

“信号枪。”

“好耶!一个亿!”

“没那么夸张吧房东。”艾佳乐不可支。

这把艾佳欧气爆棚,打了信号枪我们警惕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来抢这个空投。她把盒里的三级头甲都让给我,只拿走awm。我说自己太菜了,这么好的装备给我也是浪费。艾佳说小房东可不能这么说自己,再好的装备不给你也只是废品。

艾佳你真是逻辑鬼才!

小房东彼此彼此。

我喝了口手边的生椰,坐上艾佳刚在路边找的摩托,愉快地哼起近来视频软件常配的流行乐:“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艾佳轻笑一声说我们这哪儿像在打枪,更像在约会。她暧昧的脸上仿佛写满我是女同,我看着艾佳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言又止……最后的决赛圈缩在一片红花野地,看上去还真如什么小情侣度假圣地。

决赛圈是苟不动了,但菜狗刚枪必死,我选择趴草地等人来杀。但艾佳从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她将需要耐心等待瞄准的神狙换掉,拿着把akm在野地上蹿下跳,翻遍周围每一块地皮,枪声不绝于耳。我分不清这些嘈杂的枪声脚步哪些属于艾佳哪些属于敌人,但她持枪利落枪法极准,自信又大胆的样子像一位神枪女王。

半分钟后,玩心跳的决赛圈就结束了,屏幕显示冠军的字样。

我沉默片刻,说这顿咖啡还是我来请好了。

  

  

从商场出来,艾佳提出要和我一起去买菜。公馆设有食堂,有单独的进货渠道,想吃什么都有菜都能做,何必去市场买菜?我不理解,但不知何时自己已习惯艾佳的提议,几乎没有抗拒的心情,甚至任她擅自牵起我的手也如此自然。

晚饭时间,市场还算热闹。卖鸡禽的、水果的、蔬菜的、调料的、钟表衣服的;讲价的,还价的;带小孩一起买菜的大人、孤零零的独居老人、亲昵的情侣夫妻……无论城市如何变迁,市场好像永远都是同一副模样。

晚霞的红光里,艾佳攥着我的手。我们的手心都是汗,但傍晚有风,我们穿行在熙攘的人流里。艾小姐蹲在我面前挑番茄,我看着她红紫色的卷发,忽然很想摸一摸。但手离她后脑勺还有半寸时我停下了,手悬在半空,心想这算什么呢。

倘若不打算和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就该立刻止住逾越的动作。

艾佳却在这一刻起身了,我的手反应不及触到了她,但艾佳笑着说:“啊,抱歉,不小心碰到房东了。”

“不……”

“嗯?”

“啊。”我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和走神,立刻恢复了平时的笑容。“没有没有,刚刚在发呆。你买好了吗?走吧。”

不知道是否是心虚产生的错觉,我总觉得艾佳的目光越发的意味深长。

艾佳厨艺很好,学什么都很快,这些都是上次琳琅宴的时候所展现的。小小一盘糖醋里脊她学得又快又好。琳琅宴后她跟着高师傅的直播学了很多菜色,时常在空闲时来敲我的门,问,房东今天要和我一起吃饭吗?

我总是无法拒绝她,原因却不明。

这回艾佳做了最家常的番茄炒蛋,色香味俱全,教科书般完美。但吃到一半公馆电路抢修,灯和空调一并离开我们。我只好叹气去拿蜡烛。艾佳笑着说早知道今晚是烛光晚餐就该做顿更好的饭了。我说艾小姐可别揶揄我了,公馆停电可是我的责任。

小房东,想起上回停电时,你冒着大雨陪我去找kk。艾佳的目光缱绻温柔。

啊,多久的事了,小事。艾小姐别放在心上。

有时候,会想起刚来公馆的那段日子……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总之,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我对着烛光下艾佳的脸,默了片刻,说,我也是。

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也许我是渴望和她建立羁绊的。艾佳在烛光下的脸像极了那天她拿着烟花棒,我也是这样盯着她就晃了神。艾佳总在不停给予我珍贵的信任,安稳,我却无法和她交换等价的东西,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对我们彼此来说更好吗?

我不停想着这样的问题,心神不定。

但……靠近艾佳的时候,日子就会变得澄澈光明,像狩猎女神的魔法。

“小房东屋里居然还买了这么复古的音箱吗?”艾佳撑着下巴,摆弄桌旁我刻意放在那里升格调的小音箱。

“噢那是晨风的,他有黑胶机嘛也不需要这个。”

“是坏的吗?”

“不,是好的。只是被晨风淘汰掉了,他说当初买的时候还挺贵的,放咸鱼低价出售也划不来,就给我了。”

“那我能随便放放歌吗?总觉得在这种的时候,不放点音乐不行。”

“当然,请便。”

艾佳放的是一首探戈舞曲,她在烛光里站起来,身体随着欢快的曲子节拍舞动了一下,立刻停了。

我笑了,我就是格外喜欢艾小姐这副样子。“怎么不继续?”

“要跳一支舞吗?”

无数个夜晚,艾佳和我散步时在人来人往的公馆大楼前的喷泉边,她总这样问我。我也总拒绝她,并非因为惧怕人群,而是抗拒和她产生更紧密的羁绊连接。

而今,只是在烛火旁,在些微光亮里,在安全的夜晚,在独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房间里……她又一次向我发问了。

要跳一支舞吗?

要建立羁绊吗?在这保有许多秘密的公馆里,和一看就有许多秘密的房客建立亲密关系,这远比什么都要危险。要沉入初见时她的目光中吗?我要信任她吗?我能信任她吗?

我哭了。

  

  

我终于写完了那篇稿子。

“来做梦吧。”

我对艾佳说出这句话时,她正画着设计图。她扭头来看我,愣上一秒的样子像可爱的布偶。

“好啊,你想做一个怎样的梦?”

她笑着应允我仿若异想天开的提议,只因她爱我。

“我想做一个……任何时候回忆起,都会觉得暖洋洋的梦境。‘只要一个白天就能爱所有的夜晚。’我想做这样的梦。”

Banana
    🚫商用   尺寸90...

    🚫商用

  尺寸90*54

  原图在赠礼处

  是两张,有背面

  有一张金箔底的哦~

  希望宝贝们喜欢kisskiss

  有什么喜欢的卡面可以留言,后期会做kisskiss

  签名是我自己的,因为这个小卡做出来时候,我还不知道官方签名,希望各位别介意,后期所有的东西都是官方签名

  合集有拍立得,其他小卡,拍立得是官方签名

    🚫商用

  尺寸90*54

  原图在赠礼处

  是两张,有背面

  有一张金箔底的哦~

  希望宝贝们喜欢kisskiss

  有什么喜欢的卡面可以留言,后期会做kisskiss

  签名是我自己的,因为这个小卡做出来时候,我还不知道官方签名,希望各位别介意,后期所有的东西都是官方签名

  合集有拍立得,其他小卡,拍立得是官方签名

老欧

怪人

艾佳✖️房东

很短的一篇文

艾佳第一人称

有艾佳个人剧情的原句

有《燃烧的雪》的微小的自我解读(如果看法不同请勿喷)

房东的性别就是房东

ooc警告⚠️


         “以后还会再见吗?”

        这或许是至幼时起就一直伴随着我的一句话。我身处在一个“奇怪”的家,这个奇怪还是亲戚们定义的。因着父亲工作单位调整的缘故,我不常在一处地方久待。对于我们这种情况也不应该用“住”来表述,通常是父亲租着......

艾佳✖️房东

很短的一篇文

艾佳第一人称

有艾佳个人剧情的原句

有《燃烧的雪》的微小的自我解读(如果看法不同请勿喷)

房东的性别就是房东

ooc警告⚠️



         “以后还会再见吗?”

        这或许是至幼时起就一直伴随着我的一句话。我身处在一个“奇怪”的家,这个奇怪还是亲戚们定义的。因着父亲工作单位调整的缘故,我不常在一处地方久待。对于我们这种情况也不应该用“住”来表述,通常是父亲租着一小的房屋,快则十天慢则两三年,我们便又离开了这里,尽管当时我仍在上学。

         我并不讨厌这种生活方式,或者说这是我们家的生活方式,我也不讨厌周遭的环境是否改变过大,亦或是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来回的变换。换句话说,要是过上了平常人一样常住在一个“家”的生活,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以我现在的处事方式而言,长久地面对同一行人我可能处理的更为糟糕。

         “以后还会再见吗?”

        我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就将身边已经分别的人淡忘,但幼时也较为成熟的我每每在这时都会安慰性地对他们说。

        “可能会吧。”

        尽管我知道这可能性为零。我对于所谓离别并没有过多感触,大抵是同那些人相处时我大多都将时间花费在了自己的身上。我没有记得多少他们,或许是当时的我觉得这样也没有意义,因为迟早要分离。

        不过这样的生活在我上了大学后便停止了,十分放心我的父母让我一人去到了自己大学的城市,他们就更专注于彼此和工作。

        “奇怪”家庭的生活方式被治好了,我却难以改变自我的生活方式。我仍是那个将精力和时间花费在自己身上的我,我还是那个不由将人忘却的我,变得越来越奇怪。我算是乐观的人,但有时又难免为自己的奇怪感到无奈和自嘲。因此,奇怪的我开始疑惑,我是否也能碰到和我一样奇怪的人呢,一样地将他人抿弃,自我拥抱的人。

        或许是有的吧。





         以那本《燃烧的雪》为契,我看到了非人非蝉的人蝉,它们的精力总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它们不是书中的主角,是我,是最后躲进世界角落中的我,是这个世上唯一的人类。书中的设定如果套用于现实,这些被作者写为非人非蝉的人蝉或许正是人类吧。世界并非这大千一切,只是唯一一个人类的“我”,一个独特也理应被独特的人,给微小自己的一个心灵慰藉。

        我不是其中的人蝉,却是里面,躲在自我世界中的人类。

        很新颖和奇怪的设定,很正常不过的散文集,却是给了我一种颤抖不过的欣喜。

        有时候,人对人产生情愫是件简单的事情,无关距离、无关形态、甚至无关时间。

        就像是,在3亿6千万平方千米的海洋里独自漂流了百年的蓝鲸,突然听到了另一只蓝鲸的呼唤。

        会不知不觉买下那个人的新作,在调侃着现在贴近现实的文笔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想着见见这是什么样的人。甚至实在车厢坍塌之时,我来不及多思考什么,有的想见搬来了丁香市的父母,也有的还未见到那人的可惜。

        昏迷时的那道声音,伴随着劫后余生的后怕,在那本新作安然无恙地被放回到我手中,似乎给了我一些极为古怪的鼓励,鼓励这词也不算是确切的。但,想见ta,想见隔如海岸线还遥望着的ta,只是写出自我内心过滤思考的作品,可我仍旧坚信,ta与拥有着我的同般的奇怪,想见ta,而并非一时冲动。



         “以后一定会见面的。”





         寻着线索,我来到了这座公馆,在这里停留了两个多月,褪去了初见时的陌生与疏离,我发现了ta,这座公馆的房东,同时也是一名作家。

        ta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也或许是这样,这座在我生活在丁香市已有几年却未曾听闻的公馆,才会在ta这样的人手下管理地井然有序。ta算得上是温柔的人吧,像是平常一些房客遇到问题或是询问ta的意见,也没见着ta有什么不耐烦,都是一一回答完。

        但偶然几次,我路过时曾听到不同房客向ta问出过多个相同的问题,如冰激凌的口味、茶杯的样式,又或是房客赠送的水果。每每的答案都不同,上次我看ta欣喜地接受了一房客的葡萄,却又在下一个房客那里说着不喜欢葡萄,婉拒后离开。

        ta似乎什么都喜欢,抹茶巧克力,蓝色茶色,午后的阳光以及公馆里的喷泉,又或者说是ta从未展现过什么讨厌的情绪。是不在意吗?在得知ta是一名作家后,我不由地为ta的这种情况作了自我解读,因为如果代入了这情绪,ta似乎就像那个人,我想那个人的处事方式与其是并无差别的。什么都喜欢,什么都不喜欢,也什么都不在意,唯独自我,唯独那个躲进了世界角落的我,在以尘埃筑成的世界,唯有那个干净无尘的角落是自己最在意的,除此之外再无情绪。

        想了这多么,单单是我一个人的无病呻吟,我拿不出什么可以出手的证据来确认ta的身份,仅仅是猜测。

        但我仍然相信,所谓联系,两个同样奇怪的人建立起的不知名的联系,未曾见过面,未成相过识,却依旧因不经意而相融相交。

        “以后一定会见面的。”

        “以后也会见面的。”

廣東

蜜雪冰城甜蜜蜜

  仍然感谢@清风 老师

  艾佳x我

  1

  在我遇见艾佳之前,这本该是毫无意义的一天。

  像每一个重复的昨日一样,人们之间的氛围多么暧昧不清,街上多么人声鼎沸,这一切本与我都无关,我照旧朝九晚五,最后在疲惫中沉沉睡去。

  2

  可今天不一样。

  甚至我不是被闹钟叫醒的,半睡半醒间似乎听见艾佳在我耳边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耳垂所感到的湿热也分外真实。

  "嗯..."...

  仍然感谢@清风 老师

  艾佳x我

  1

  在我遇见艾佳之前,这本该是毫无意义的一天。

  像每一个重复的昨日一样,人们之间的氛围多么暧昧不清,街上多么人声鼎沸,这一切本与我都无关,我照旧朝九晚五,最后在疲惫中沉沉睡去。

  2

  可今天不一样。

  甚至我不是被闹钟叫醒的,半睡半醒间似乎听见艾佳在我耳边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耳垂所感到的湿热也分外真实。

  "嗯..."我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又听到了艾佳的无奈一笑。

  这个梦是不是有点真实...

  这么想着,忽然又像是意识到什么,马上睁开了眼,一转头便对上艾佳温柔的眸子,她轻轻揉着我的头发。

  "小房东,醒啦~"她笑着捏了捏我的脸"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

  我的意识尚有些迷蒙,有些疑惑地看着艾佳,的确怎么也想不出今天是什么日子。

  艾佳见我这般反应,倒是又沉溺地笑着揉了一把我这反应慢半拍的脑袋,随后慢慢凑近,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心跳瞬间像打鼓,震耳欲聋,我在喧嚣中捕捉到她藏不住笑意的声音:

  "七夕快乐,我的小女朋友~"

  2

  火急火燎地洗漱完了之后,我看向坐在我床头耐心等待着的艾佳,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下次可以直接打醒我嘛!"

  "不行哦。"艾佳走过来,猝不及防地捏住我的下巴,凑上前,给了我今天早上的第二个吻"但是我可以像这样叫醒你。"

  耳朵瞬间发烫,我红着脸轻轻推开了她,说话也有些不利索:"知道了...你出去一下,我...我换衣服。"

  3

  我很少穿上这套衣服。

  走出房门,果不其然在艾佳眼睛里看到了藏不住的惊艳,下一秒她便大步流星地走向我,搂住我的肩膀,在我的脸颊边落下一个吻,语气藏不住地兴奋:"你今天很漂亮哦,小房东~"

  被爱人夸奖之后我感觉飘飘然的,我骄傲地扬了扬下巴,与艾佳十指相扣:"我们走吧。"

  或许是七夕的原因,我和艾佳的身边总会路过牵着手有说有笑的情侣,偶尔落单的几个男性或女性也会被艾佳吸引,看着她浑然不觉依然笑着问我想吃什么的样子,又看到旁人目不转睛盯着她的样子,我紧了紧艾佳的手,突然踮起脚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看她不可思议中带着一丝窃喜的样子,我笑了笑,丝毫没有掩饰声量:

  "我看到朋友圈很多人在转发蜜雪冰城的那个活动诶,我们去参加吧。"

  "什么活动?"艾佳刚拿出手机,却被我制止,看着她难得困惑的模样,我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去了不就知道了。"

  4

  「KISS送冰淇淋

  KISS1分钟送柠檬水

  KISS2分钟送蜜桃四季春

  KISS3分钟送草莓圣代

  KISS5分钟送草莓啵啵

  KISS6分钟送芝士奶盖莓莓」

  "你..."艾佳若有所思地看着蜜雪冰城前面的牌子,过后看向我的眼神灼热地像是要把我盯出个洞。

  "我...我怎么?"我莫名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但为了不丢脸还是硬着头皮看向她"你是不是不行?"

  "小房东有所误会..."艾佳这才笑了起来,她伸出手,轻轻捏住我的耳垂"我只是在想,我们能拿什么奖品。"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想跟她说其实我只是想吃个冰淇淋,结果她转头便跟老板说我们挑战六分钟。

  我刚想制止她,但艾佳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托起我的下巴便凑了上来。双唇相触的那一瞬间我清楚地听到周围爆发出一阵惊呼声,我瞬间觉得窘迫,感觉全身都在发烫。但艾佳却像心无旁骛般继续做着她该做的事,用舌头撬开了我的牙齿,舌尖轻轻摩擦着牙床,随后又邀请我的舌头与之共舞,尽管外界人声高亢,我却不自觉被她吸引,舞动着舌头与其缠绵,像两位优雅的舞者,逐渐痴迷于舞台,忘却了时间。

  "时间到!"随着老板的一声大喊,周围同时爆发出一阵欢呼,我方才如梦初醒,与艾佳分开时我们之间拉出了一条银丝,而老板也好心地给我们递上了纸巾。

  "恭喜两位,这是你们的奖品,祝福你们长长久久。"

  "谢谢。"

  艾佳礼貌性地对着老板笑了笑,接过芝士奶盖莓莓之后递给了我。

  之后我们又一起看了电影,在我因影片中感人至深的情节潸然泪下的时候,艾佳拿出纸巾仔细地给我擦着眼泪,我看见她的眼睛里藏不住的怜爱。

  烛光晚餐也很浪漫,相对而坐的时候我们的眼睛里除了燃烧的火光外,只有对方。

  5

  回到家洗漱完之后,我躺在艾佳的身旁,心中有着尚未平息的兴奋与后知后觉的疲惫。

  而艾佳轻吻了一下我的双唇,声音也轻飘飘的:"以后都一起过吧,小房东~"

  "今夜,也一起过吧。"我在艾佳的眼中看见了比烛光还要猛烈的热火,将她压在身下,亲吻她的下巴。

  在第二天的零点,我与天边最热烈的烟花一样,仿佛升向高空。

Banana

自制拍立得

贴的彩虹冷裱膜

图在主页自取

自制拍立得

贴的彩虹冷裱膜

图在主页自取

Banana
ins卡 尺寸90*54 🚫...

ins卡


尺寸90*54


🚫商用,可自印


赠礼处为原图

ins卡


尺寸90*54


🚫商用,可自印


赠礼处为原图

sos:(

出个tap服开服号,图上截了部分,具体可私,详情可参考P3

占tag致歉🙏🙏🙏🙏🙏orz

出个tap服开服号,图上截了部分,具体可私,详情可参考P3

占tag致歉🙏🙏🙏🙏🙏orz

Banana
浅摸艾佳姐拍立得尺寸10.2*...

浅摸艾佳姐拍立得尺寸10.2*7.6

四寸照片尺寸

🚫商用,任何盈利

可自印


赠礼得原图


浅摸艾佳姐拍立得尺寸10.2*7.6

四寸照片尺寸

🚫商用,任何盈利

可自印


赠礼得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