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厄

156浏览    9参与
月奪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157

“……”


“已经说不出话了吗?厄那瑞忒!”


“还给我……”说话者抬起染血的额头,道道红痕沿着被撕裂开的面具向着他的面庞滑落,最终滴溅。“把艾俄洛斯……还给我……撒加!”


攻击在一瞬间爆发,丝丝银发在小宇宙的萦绕之下向着四周飘散,厄那瑞忒踩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着眼前的男人挥拳。但他所做的一切无法给予对方任何的实质性伤害。


双子座的圣衣在他的拳中分散开继而再次聚集。如此反复着。


“你无法战胜幻影。”从你踏入圣域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结局。


撒加穿戴着教皇的法袍将长袖挥舞而起,从教皇大厅涌出的无数道光芒最终汇聚于双子宫。


——幻胧魔皇拳


“厄那瑞忒,放弃圣...

“……”


“已经说不出话了吗?厄那瑞忒!”


“还给我……”说话者抬起染血的额头,道道红痕沿着被撕裂开的面具向着他的面庞滑落,最终滴溅。“把艾俄洛斯……还给我……撒加!”


攻击在一瞬间爆发,丝丝银发在小宇宙的萦绕之下向着四周飘散,厄那瑞忒踩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着眼前的男人挥拳。但他所做的一切无法给予对方任何的实质性伤害。


双子座的圣衣在他的拳中分散开继而再次聚集。如此反复着。


“你无法战胜幻影。”从你踏入圣域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结局。


撒加穿戴着教皇的法袍将长袖挥舞而起,从教皇大厅涌出的无数道光芒最终汇聚于双子宫。


——幻胧魔皇拳


“厄那瑞忒,放弃圣斗士身份的你不再是人类,失去艾俄洛斯的悲痛令你迷失。换取艾欧里亚不被圣域除名的条件,你将成为属于我撒加的恶鬼。”


永生在我的监视之下求存。


“梦?!”厄那瑞忒站起身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众位臣服者,将眼神望向海域。


不……是被星宿选中之人的宿命。


射手宫


“格朗,不在狮子宫照顾里亚,怎么想起到我的宫殿来?”


“你还有心思把玩这些古董。有这样的闲情陪陪艾欧里亚大人不好吗?”格朗上前欲收起满桌子的零散物品,被艾俄洛斯制止。


“这些物件都是送给里亚的礼物,暂存在射手宫罢了。如果现在不整理一番,只怕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


“艾俄洛斯?”


“格朗你看,这等身大的狮子抱枕是加隆送的,虽然加隆很少进出圣域,但只要他每次踏入这里,都不会空手而来。按照加隆的原话来说——要给里亚好大好大的惊喜,且次次都要不同。”艾俄洛斯停下了整理的动作,稍稍转身看向格朗。“如果哪天我不在了,加隆也不会离弃里亚。不是吗?”


格朗微微开启的唇齿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声。他就这样默默看着眼前人说着一些话,如同叮嘱般。即便是如此的近距离接触,但对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


格朗没有将艾俄洛斯回到圣域的事情告知艾欧里亚。每每看着努力学习治愈术却以失败告终的艾欧里亚,格朗都会全力支持并鼓励着。


“我明白。”艾欧里亚拍一拍脸庞,绽放出的笑颜犹如希腊的阳光。“我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未来成功之路的一步。没有达到那个既定的步数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值得坚持。”



教皇厅


“召集圣域全体圣斗士与预备兵。撒加。”


“教皇?”


史昂摘下厚重的头冠与面具,将面庞展现出来。“圣域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月奪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156

«死亡皇后岛篇»


大艾再这样下去……可以改为「病名为爱」了,血……


“艾俄洛斯大人回来了!”

战士们整齐的立于宫殿两侧,眼神不曾从直视的状态分散开。


艾俄洛斯进入教皇大厅后,大门应声关闭。艾欧里亚小跑步从狮子宫一路追赶过来,还是没有见到敬爱的哥哥一眼。


“哥哥为何不提前告知我一声呢。”艾欧里亚有些泄气一般坐在石阶上。在他还在想着什么的时候,身后的温暖感令他抬起头。


“如果连圣域里唯一的小太阳都出现了阴天,那么明天圣域也不会被阳光普照了吧。”来者伸出手臂,示意对方回应自己。


“阿布,哥哥最近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艾俄洛斯...

«死亡皇后岛篇»


大艾再这样下去……可以改为「病名为爱」了,血……



“艾俄洛斯大人回来了!”

战士们整齐的立于宫殿两侧,眼神不曾从直视的状态分散开。


艾俄洛斯进入教皇大厅后,大门应声关闭。艾欧里亚小跑步从狮子宫一路追赶过来,还是没有见到敬爱的哥哥一眼。


“哥哥为何不提前告知我一声呢。”艾欧里亚有些泄气一般坐在石阶上。在他还在想着什么的时候,身后的温暖感令他抬起头。


“如果连圣域里唯一的小太阳都出现了阴天,那么明天圣域也不会被阳光普照了吧。”来者伸出手臂,示意对方回应自己。


“阿布,哥哥最近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艾俄洛斯哥哥大概是真的有急事在身,而且以他的作风,不会偏袒任何人。尤其是会成为话题的血缘兄弟。”如此说着揉了一把艾欧里亚的脸庞。“别胡思乱想,我的花需要施肥了,艾欧里亚来帮忙吗?”


“阿布,我帮你搬运。”


“这种体力活交给修罗就行。你就陪我欣赏花花草草好了。”


“但是什么都不做……”


“你开心就好。”阿布罗狄一把拉起艾欧里亚的手指,将后者拉离了教皇厅。


在两人远离的同时,从教皇大厅内走出的身影带着浓烈的戾气,令把守宫殿的众位将士激起恶寒。


艾俄洛斯低垂着额头,无法看到他的面部表情。但从他周身萦绕而出的巨大小宇宙之中,抗拒之力令周围的建筑物在爆裂中粉碎。


艾欧里亚最终没有等到艾俄洛斯。格朗有些担心的看向艾欧里亚的方向,顺着他的眼神,可以隐约看得到不太明亮的月。


“哥哥,我有好好练习治愈术。我果然……是内心不够坚强吗。所以……我的小宇宙没有回应我。我要怎么去做才好呢,艾俄洛斯哥哥。”


【死亡皇后岛】


“圣域拒绝了我的提议。”


“艾俄洛斯,不要做这些事情了。”


“厄那瑞忒,哪怕是为了艾丝美拉达,你都应听我一言。”


“我明白。”厄那瑞忒摇一摇头,将握在右臂之上的手指拉开并站起身。“但我已经丧失圣斗士的身份。”


“我不在乎!”


“圣域不会救助堕落者。”厄那瑞忒抬手轻拨开遮挡视线的长发,将他们捋向耳后。随之而来的,是一如释然的笑意在唇间绽开。“不要给自己和艾欧里亚太大的压力,艾俄洛斯。”


厄那瑞忒抬起手臂拥揽住艾俄洛斯,将之按靠进自己的颈项之上。身后床铺上的婴孩在睡梦中蹬了蹬被褥。

月奪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155

#死亡皇后岛篇#

一辉小女友登场w


Hal morenun dal quieremon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Turba sendo Kal'ri nen deltor...


#死亡皇后岛篇#

一辉小女友登场w





Hal morenun dal quieremon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Turba sendo Kal'ri nen deltor

                   那就是

     Cueste kitar yo dereba

          取回你原有的那颗

      Noril mei no male luna

             生而为人的心





“厄那瑞忒,听说你救了一名女婴。”艾俄洛斯拍一拍手掌,在他身后应声倒地的众人不甘的望着两人的方向。注意到厄那瑞忒的神情,艾俄洛斯顺手将房间大门关闭起来,隔绝开外面的燥热空气。


“不愧是帮我照顾过里亚的男人,对婴儿的护理相当到位。”


“这婴孩无法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生存,即便再微小,也是生命。”厄那瑞忒抬起头时,眼前被大束的鲜花所萦绕。


“即便再残酷,这里也有倔强盛开的花朵。”艾俄洛斯将眼神看向婴孩的脸庞。“为她取名字了吗?”


“还未来得及想,既然你这么空闲,这件事交给你好了。”


“待里亚学成了治愈术,我会将他带来岛上。”


“不要逼迫艾欧里亚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我而给他带来任何的压力,那么这里不欢迎你继续停留。”


艾俄洛斯将花束放进花瓶中,来到厄那瑞忒身旁微微俯身看向男人怀中的婴孩。因喝饱了奶水洋溢出幸福的笑颜。


“还记得第一次抱着艾欧里亚的时候,因怀中传递而来的温热感让我懂得了生命的重量。转眼间,他已成长为少年。可惜,我无法看到他成为圣斗士的那一天。”


“厄那瑞忒,我不会放弃。无论用多少年,用什么方法,我要你健健康康的活下去,我们一同陪伴艾欧里亚慢慢长大。”


“在她能够自理之前,我也会努力的。”厄那瑞忒看着怀中的婴孩,低垂的额头触碰上去。柔软温暖。


艾俄洛斯顺势拥抱了厄那瑞忒的身体,将吻落在怀中人的长发上。





“这里是唯一可以看到星星的地方。”厄那瑞忒怀抱着婴孩站在高点,微风将他的银发吹拂而起,缕缕如丝般拂过脸颊。


“小心着凉。”艾俄洛斯将外套披上厄那瑞忒的双肩,抬起的眼眸映射入对方的紫瞳中。时间在此刻变得缓慢,星点的轨迹更加清晰,它们停留在这片天空之上,犹如注视着大地上的一切事物。“我想好了她的名字。”艾俄洛斯用双手捧上婴孩的脸庞,如此柔软。即便弱小,没有抵抗力,却洋溢出极大的生命力。



——艾丝美拉达。

月奪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154

〔死亡皇后岛篇〕

接续152,干了这口毒奶!



“哥~哥~”艾欧里亚从宫外小跑步进来搂上艾俄洛斯的腰间,冲击力使得两人的身体向前推移了不近的距离,原本拿在艾俄洛斯手中的书籍掉落在地板上。


“里亚,这么热情的打招呼方式也就只有你了。”艾俄洛斯将艾欧里亚抱起在怀中转起圈圈。射手宫四周的壁画在艾欧里亚的双眼中光速掠过,带起了丝丝残影。


“哥哥,你在看什么?”艾欧里亚蹲身捡起书籍,将之轻轻拍打后翻开。“治疗术……”


“里亚。”艾俄洛斯拉起孩子的手指来到沙发处,将后者拉向自己的怀中。“圣斗士不仅仅要学会攻击技能与防御措施,必要时刻也要为...

〔死亡皇后岛篇〕

接续152,干了这口毒奶!



“哥~哥~”艾欧里亚从宫外小跑步进来搂上艾俄洛斯的腰间,冲击力使得两人的身体向前推移了不近的距离,原本拿在艾俄洛斯手中的书籍掉落在地板上。

 

“里亚,这么热情的打招呼方式也就只有你了。”艾俄洛斯将艾欧里亚抱起在怀中转起圈圈。射手宫四周的壁画在艾欧里亚的双眼中光速掠过,带起了丝丝残影。

 

“哥哥,你在看什么?”艾欧里亚蹲身捡起书籍,将之轻轻拍打后翻开。“治疗术……”

 

“里亚。”艾俄洛斯拉起孩子的手指来到沙发处,将后者拉向自己的怀中。“圣斗士不仅仅要学会攻击技能与防御措施,必要时刻也要为了能够救死扶伤施展强大的治愈术。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治愈术很难吗哥哥?”

 

“需要仁爱之心,对事物抱持绝对的信任且拥有足够强大的信念。”艾俄洛斯将书籍合上,微微闭合的双眸看向眼前的少年。“里亚比较适合。”

 

“我……”艾欧里亚怀中抱着艾俄洛斯塞给自己的书籍,加重了按压的力度。

 

—摩 羯 宫—

 

“修罗,哥哥约我们在这里要做什么?”艾欧里亚踏入宫殿,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放在桌面上。

 

“跟随艾俄洛斯外出任务感觉如何?”修罗递过来一块毛巾示意对方擦一擦。

 

“完全没有我出手的机会。”艾欧里亚擦拭着被雨淋湿的短发,顿感清爽。

 

“我来。”修罗主动拿起另一块毛巾帮艾欧里亚擦拭颈项和脸颊的水珠,由于太过仔细使得两人的距离无限靠近。浓重的呼吸与微凉的气息在两人间掠过。“艾欧里亚,你的治疗术学习的怎么样了?”

 

“毫无成效。”艾欧里亚抬起额头,湿润的眼眸看向修罗,发丝相互触碰让两人稍稍拉开了距离。

 

“看来到齐了。”艾俄洛斯一身便装踏入摩羯宫,将外套脱下露出了半裸的上身。“如果继续用普通方法学习,进展只会无限延长。”

 

“艾俄洛斯,我要如何协助你们?”修罗放下了手中之物,来到男人的眼前站定。

 

“这样做。”艾俄洛斯将右臂抬起来,紧握了拳头朝向修罗的方向。“斩断。”

 

“什……!!”修罗显然有些被吓到,略微后退的脚步被艾俄洛斯制止。

 

“哥哥!!”

 

“这是最快的促成方法。如果关系到我的生命,里亚一定会拼尽全力不是吗?”

 

“道理是没错,但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逼迫艾欧里亚掌握原本毫无进展的治愈术,对于他来说,心理负担反而更加巨大!”修罗并不赞同如此的提议,但他同时无法拒绝艾俄洛斯看向自己的眼神。

 

这是不容许我们退缩的决定。无论是我,还是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对不起。”修罗的双眸中流落出热泪,泪痕沿着他的脸庞滑落而下,沾染了紧咬的下唇。

 

血腥的气息弥漫于空气中,断肢在艾欧里亚的眼前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哥哥……的手臂……”艾欧里亚睁大了双眼看向血液泼洒之处。他想要拿回属于艾俄洛斯身体的那一部分,却被人阻挡了去路。

 

“修罗……”艾欧里亚无法推开眼前人的身体,泪痕沾染上他的整张面庞,却无法阻止他爆发而出的小宇宙。

 

“到我身边来,里亚。”艾俄洛斯将断肢抬起面向艾欧里亚的方向,唇角扬起着的笑意满溢出柔和。

 

“哥哥……”艾欧里亚尽量控制着手指不去颤抖,但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颤栗令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集中注意力。里亚。”

 

“我会的。”艾欧里亚将额头贴上艾俄洛斯染血的肢体,小宇宙自两人接触的地方蔓延而出,将彼此的温度传递。“想象它原本的模样,应有的韧度与温暖。”艾欧里亚默念着一些话语,金色的短发因气息的流窜不规则的摆动着,断肢处的血痕变得浅淡,那些血液犹如被小宇宙所牵引,相互融合渗透。

 

“循序渐进,开始进入修复阶段。”艾俄洛斯抬起的左手抚摸上艾欧里亚的脸颊,为他擦拭泪痕。

 

激活与再造的难度极其高,艾欧里亚是否可以顺利完成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这么简单。修罗怀中抱着艾俄洛斯的断臂悄然靠近着两人,偌大的小宇宙形成的巨大压迫感犹如屏障,令他无法继续向前。

 

“这是……艾欧里亚的小宇宙领域?”如此强大,充斥着生命力。这就是他的内心。修罗置身于此,全身感觉到无比轻松。似乎意识也在逐渐脱离。巨大的声响过后是修罗倒在摩羯宫的地板上。

 

—圣 域 病 院—

 

待修罗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他的第一反应便是起身询问有关艾俄洛斯和艾欧里亚的情况。

 

“艾俄洛斯大人已经完成了手术,但是由于断臂的时间较长,也许会影响到他的手指灵敏度。”

 

手术?!

 

修罗道谢之后向着艾俄洛斯的病房走去,远远的望过去,艾欧里亚正站在病房前的走廊上,低垂的额头之下是紧握出鲜血的双拳。

 

“艾欧里亚,别这样!你已经尽力了。这不是你的错。错的人是我!”

 

“别说了修罗。”艾欧里亚抬起了眸子看向身旁之人,挤压而出的笑意带着一丝绝望。“我让你们失望了。”

 

“不是,艾——”

 

修罗停止了继续追问,将身体靠近并没有紧闭的房门。虽然无法看到里面的场景,却能够传出房间内那个人的声音。

 

“如果是里亚的请求的话,你一定不会拒绝。拥有着可以治愈你身体的力量的里亚为你治疗,你便再没有放弃圣斗士身份的理由。对不起……我还是失败了。对不起……厄那瑞忒……”

 

修罗的背部靠上墙壁,将眼神看向面对自己微笑着的艾欧里亚。

 

这一切,对于你——修罗将艾欧里亚拥入怀中,满溢而出的泪水侵染了金发。没有治愈术也无妨,只要我们强大到不会受伤,就不需要你再次背负任何责任。

 

“我会再努力,再努力一些。强大到不需要你觉醒治愈术。艾欧里亚。”

 

 

 

 

 



























月奪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152

〔死亡皇后岛篇〕


“艾俄洛斯,你不应现身于此。”男人拒绝了造访者,隔着并不厚重的门可以感受到被拒绝者时而散发出的强烈小宇宙。


“这里同样不是你的栖身之地。厄那瑞忒〔*注解后〕。”如此说着将圣衣箱子丢在地面上。巨大的响声引起了早已戒备者的行动。他们来到门前将艾俄洛斯包围起来。


“基鲁提大人的话没有听懂吗?如果还想活命就速速离开!”并无穿戴任何防护具的男人面目狰狞的望着被包围者,抬起的双拳之中燃烧起烈焰。犹如这周遭的炽热空气般,似乎会瞬间将眼前物烧尽。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艾俄洛斯将红色的头绳解开捆绑在自己的右臂之上,随着气流的走向,艳红色犹如焰火般。在舞动的同时小宇...

〔死亡皇后岛篇〕



“艾俄洛斯,你不应现身于此。”男人拒绝了造访者,隔着并不厚重的门可以感受到被拒绝者时而散发出的强烈小宇宙。


“这里同样不是你的栖身之地。厄那瑞忒〔*注解后〕。”如此说着将圣衣箱子丢在地面上。巨大的响声引起了早已戒备者的行动。他们来到门前将艾俄洛斯包围起来。


“基鲁提大人的话没有听懂吗?如果还想活命就速速离开!”并无穿戴任何防护具的男人面目狰狞的望着被包围者,抬起的双拳之中燃烧起烈焰。犹如这周遭的炽热空气般,似乎会瞬间将眼前物烧尽。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艾俄洛斯将红色的头绳解开捆绑在自己的右臂之上,随着气流的走向,艳红色犹如焰火般。在舞动的同时小宇宙萦绕了主人的周身,光速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以超越光的速度击打在敌人的胸口与腹部。令门前再次回归于宁静。


“厄那瑞忒,我想见你。”


“我的伤势并无大碍。不需要挂心。”


“离开圣域,并放弃了射手座黄金圣衣的继承权。若不是重伤到无法驾驭小宇宙,你不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参考:亚特兰蒂斯篇120


“这里有可以疗伤的最佳场所。仅此而已。”


“我要接你回圣域。厄那瑞忒。”


“我不会离开。”男人拉开了大门,厚重的面具遮挡着他的整张面庞,盘起着的长发垂落着银丝。


小宇宙的气息自两人的周身盘旋而起,相互碰撞纠缠。剧烈的颤动将厄那瑞忒的面具撕裂,从他的面部滑落下去。战斗一触即发,在近身战中双方各不相让。两人的小宇宙燃烧至极致,将周遭的建筑物破坏殆尽。但他们依然没有停下各自的攻防。


“咳……”厄那瑞忒将右手掌挡在唇前,向后退了几步。透过指缝,鲜艳之色从缝隙之中流窜而下,沾染了他的手背与抬起的手臂。


“你果然……”正当艾俄洛斯想要接近对方时,黄金圣衣箱子发出剧烈的颤动,继而自行分解开。射手座的黄金圣衣缓慢的降落在两者之间,并将箭头对准了厄那瑞忒的方向。


艾俄洛斯以极速挡在厄那瑞忒的身前,并将右拳指向黄金圣衣的方向。


“你也亲眼见证了,我已没有资格披挂射手座黄金圣衣。这便是事实。”


“回到圣域,会有最好的主治医生。我也会拼尽全力,无论用什么方法。”


厄那瑞忒从身后拥抱了前方之人的身体,炙热的体温与血的气息相互融合。令艾俄洛斯放松了原本的警戒状态。“堕落的圣斗士将被圣域永久除名。”


——结晶之涡


“厄那瑞忒!!”随着怀中体温的缺失,艾俄洛斯的身影与射手座黄金圣衣一同从厄那瑞忒的身前消失。


艾俄洛斯,你是射手座黄金圣衣的唯一继承者。厄那瑞忒已经不存在了。“我的名字,死亡皇后岛的幽灵——基鲁提。”




厄那瑞忒——艾俄洛斯同期射手座黄金圣衣候选人之一,曾为救下被宙斯附体的幼年艾欧里亚,被艾俄洛斯用黄金箭贯穿心脏,后改名隐居于死亡皇后岛。(对,他是一辉师傅)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34



#亚特兰蒂斯篇#

(相互喂狗粮现场#)


“沙加……你平安无事太好了。”艾欧里亚想要调整身体的姿势,却被身后人的双臂拥抱起来。热度透过两人相互触碰的地方滋生而起,是一种久违的,令人怀念的感觉。


“抱歉,艾欧里亚。”沙加将额头埋入前方之人的颈项,间或摩擦到自己曾经刻印下的文字。距离上一次的拥抱是多久之前呢。是否遥远到几乎忘却了彼此身体的温度。“你被加隆传送出来了吗?”


“沙加,我有个请求。”艾欧里亚抬起的双手抚摸上围绕在周身的臂膀之上。


“你想要回到加隆所在之处。”


“我不想看到他被神之力所操控,肉体与精神在达到极限之时便是与神之意志同步的开始。但那样的加隆不再是我所熟...



#亚特兰蒂斯篇#

(相互喂狗粮现场#)


“沙加……你平安无事太好了。”艾欧里亚想要调整身体的姿势,却被身后人的双臂拥抱起来。热度透过两人相互触碰的地方滋生而起,是一种久违的,令人怀念的感觉。


“抱歉,艾欧里亚。”沙加将额头埋入前方之人的颈项,间或摩擦到自己曾经刻印下的文字。距离上一次的拥抱是多久之前呢。是否遥远到几乎忘却了彼此身体的温度。“你被加隆传送出来了吗?”


“沙加,我有个请求。”艾欧里亚抬起的双手抚摸上围绕在周身的臂膀之上。


“你想要回到加隆所在之处。”


“我不想看到他被神之力所操控,肉体与精神在达到极限之时便是与神之意志同步的开始。但那样的加隆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人。”


“我明白。加隆在你心中所占据的无可替代的分量。”沙加亲吻上艾欧里亚含泪的双眸,咸咸的味道在口中化开。“所以,我不能阻止你回到亚特兰蒂斯。”


“对不起……”


“我同样有一个请求,艾欧里亚。”沙加将狮子座的头盔轻轻按压在艾欧里亚的头发上,圣衣因与拥有者触碰闪烁出极致的光芒。


“请求?”因小宇宙的涌动,狮子座的黄金圣衣在沙加的身后分解开,并向着拥有者靠近最终将艾欧里亚整个人紧密包裹。艾欧里亚动一动手掌部位的圣衣以测试灵敏度。


“无论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会遭遇什么样的状况,都不要脱离不动明王的结界范围。”


“但我不想因自己的作为将你卷进危险之中,沙加。”


“正因如此,我才更需要在你身边。艾欧里亚。你的人生已在我的未来之中。”沙加将处女座的头盔穿戴上去。这是艾欧里亚第一次见到沙加带头盔。比起平时的模样看起来更加神圣。微微扬起的唇角轻轻诉说出话语,轻柔到几乎听不清楚。


沙加开启的不动明王将两人缓慢包围起来,范围逐渐缩小,在最合适的距离处定格。艾欧里亚转身的同时沙加已栖身向前,将自己的面孔无限大的放于艾欧里亚的眼前。因有不动明王的结界牵制,艾欧里亚无法后退,他唯有看向眼前人,看着那张无比精致,曾经那么熟悉,如此却又有些陌生的脸庞。因太过靠近微微泛起着热意。


“次元移动!”虽然不动明王的结界很稳固,次元移动也会在一瞬间启动,并不会给双方带来不适感。沙加依然将双臂按压在艾欧里亚的头部两侧,尽量缩减着彼此的距离。在如此的近距离,唯有相互凝视对方。


“沙加……太近了。”


“我怕你的心离我太远。”


沉默在两人之间悄然流动,时间犹如凝固般如此漫长。艾欧里亚想要打破两人之间微妙的相处模式,却又不知如何回应对方。


“艾欧里亚,这时候,只需要拥抱我就可以。”


艾欧里亚睁大双瞳看向眼前人,因对方太过炽热的视线令他有些迟疑。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为何我们会成为现在的样子。彼此在意着,关心着,脑海中抹不去的记忆流痕,却害怕触碰。


是抗拒……。


艾欧里亚微微颤抖的嘴唇因沾染了自己的泪水,咸味浸染了他的感官。


我在害怕?


艾欧里亚低垂下额头,沿着脸颊滴落而下的水分无法阻止。


我在惧怕选择。


“我们到了。”沙加松开桎梏艾欧里亚身体的姿势,将不动明王的范围扩大到可以感知周身情况的状态。


透过不动明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厄那瑞忒的黄金箭已经脱离了射手座的黄金圣衣。箭在哪里?!


艾欧里亚迫使自己不去想最坏的结果,他将眼神向着加隆所在的方位望去,每一次眼神游走都令他心跳加速。


艾欧里亚无法看清目前的情势,被苍白与海蓝遮挡住的身影无疑是加隆没错,流淌于他周身的殷红血液带着粘稠的热度,令艾欧里亚加快了步伐。


俄刻阿诺斯安静的躺于加隆的双臂之中,染血的胸膛被加隆用右手覆盖着。深垂的额头在听到脚步声后缓缓上扬。“里亚……我失去了自己最得力的左臂右膀。明明他可以继续活下去,不再受到我的命令约束。远离亚特兰蒂斯,回归他来时之所。”


艾欧里亚单膝跪在加隆的眼前,抬起的双手为对方轻抚泪痕。“在俄刻阿诺斯的心中,加隆便是他的归宿。”


“即便付出生命?”


“有些人,是比起自己来,更加无法割舍的存在。”


“拥有神之力的我,无法被黄金箭所伤,他明明知晓的。”加隆无声的痛哭令艾欧里亚微微闭合了双目。


“加隆……正因你不放弃任何人的作为,才令他有着同样回报的想法。对于俄刻阿诺斯来说,加隆的存在无可替代,不惜借助神之力也要将你留在身边。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这一切该做个了断了。”


“……里亚?!”


艾欧里亚来到厄那瑞忒的身前站定,将加隆挡于身后。“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解除七年前的记忆封印,企图在宙斯现身的同时与他同归于尽……”艾欧里亚将拳头重重敲击上眼前人的心脏处。双眸中燃烧而起的,是包含了感激,歉意,再次相遇的喜悦,以及被过度保护的挣扎。


“我已经不是七年前的那个孩子了,厄那瑞忒。你还要保护我到何时,用着如此近乎绝情的方式,耗尽着自身生命力,只为兑现与哥哥曾立下的誓言!厄那瑞忒!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牺牲。如果你明白的话,收回黄金箭。”


“艾欧里亚,你长大了。”厄那瑞忒抬起的双臂拥抱了面前的少年,如此的温暖,就和当年一样。同样的气息,同样的惹人爱怜。


“不要惧怕选择,你的心才是最重要的。”从小时起,你便遭遇着太多的选择。成为圣斗士,还是选择与家人继续生活。成为圣域高层所期待的模样,还是选择自己的信念相信艾俄洛斯。接受神之力拥有统治三界的力量,还是选择生而为人不为任何神明所驱使。“是我们做的还不够,才无法成为你的力量。艾欧里亚。”


“不是的,厄那瑞忒。”


“嘘……企图引导你走上正途的我,简直太过傲慢。你的心之所向,一直被正义所指引。这便是你,艾欧里亚。”不被邪恶势力牵引,不被逆境所困扰。“无论是多么漆黑的夜,有你所在之处,便充斥着光明。”但正因如此,栖身于暗中之物更容易汇聚在你周身,被光明所吸引而来的恶意有增无减。“所以,你的身边,需要有那样的一个人,可以为你驱赶邪祟,在你疲惫之时停下来等你,在夜深人静之时守护你的梦境。”


超度幽怨,普度众生。


“太狡猾了,厄那瑞忒……”艾欧里亚轻推开男人的拥抱,将视线稍稍倾斜看向陪同自己前来之人。“将沙加引向死亡皇后岛的做法,是你向教皇举荐的吗?”


“因为我想亲眼见证,你所选择的那个人。”



#亚#特#兰#蒂#斯#


厄那瑞忒:艾欧里亚,感受到嫂嫂的爱了吗?

(天堂的)艾俄洛斯:…………

俄刻阿诺斯:全场唯一扑街,好忧伤!

加隆:我的主场,却不是我的cp!还能更惨些吗?

米罗&艾尔扎克:被遗忘到不知何处的群众。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30

艾俄洛斯 <—— 厄那瑞忒 (老撒是小三系列=_=‖喂)

***

“你回归现世的时刻还早。波塞冬。”来者踩踏着海魔兽的鳞衣缓慢降落在众人之前。余音之末带起着些微笑意。

“这是……”米罗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有些担忧的看向身边人。

“射手座的黄金圣衣。”艾欧里亚向着男人的方向靠近,在接近的过程中感受着十分熟悉的气息。不是哥哥,却应该是我熟识之人。哥哥离开圣域的这七年,射手座黄金圣衣亦不明去向。

“艾欧里亚!也许这也是他们创造出来的幻觉。”米罗极力想要阻止同伴,伸出的右手却没有抓住艾欧里亚的身体。

“他是真实的。”艾欧里亚并没有太过靠近,因身披射手座黄金圣衣之人已经迈开了步伐主动接近过来...

艾俄洛斯 <—— 厄那瑞忒 (老撒是小三系列=_=‖喂)

***

“你回归现世的时刻还早。波塞冬。”来者踩踏着海魔兽的鳞衣缓慢降落在众人之前。余音之末带起着些微笑意。

“这是……”米罗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有些担忧的看向身边人。

“射手座的黄金圣衣。”艾欧里亚向着男人的方向靠近,在接近的过程中感受着十分熟悉的气息。不是哥哥,却应该是我熟识之人。哥哥离开圣域的这七年,射手座黄金圣衣亦不明去向。

“艾欧里亚!也许这也是他们创造出来的幻觉。”米罗极力想要阻止同伴,伸出的右手却没有抓住艾欧里亚的身体。

“他是真实的。”艾欧里亚并没有太过靠近,因身披射手座黄金圣衣之人已经迈开了步伐主动接近过来。

“你不记得我也无妨,艾欧里亚。”厄那瑞忒伸出的双手捧起了艾欧里亚的脸庞,表情带起着丝丝柔和。“七年不见,你长大了,不但拥有着出色的拳技,也成为了狮子座黄金圣衣真正的主人。他一定会为你骄傲吧,你的哥哥。”

“厄……”艾欧里亚欲开启的唇齿被加隆从身侧阻止。

“消失了七年之久,为何再次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艾欧里亚的面前。当年抛弃他的不正是你吗?厄那瑞忒!”

“我和艾俄洛斯犯下了同样的罪。加隆。”厄那瑞忒抬起的额头看向海面,那斑斓之色竟美的有些让人忘却自身所处之地。

“这里,曾刻印下艾俄洛斯的决心。”厄那瑞忒将手掌覆盖上心脏处。抬起的眉目之间带着异常认真的神情。“不能陪伴并见证艾欧里亚的成长是我的遗憾。”

“你身处死亡皇后岛,与外界隔绝。却暗中教导着来自日本的男孩。厄那瑞忒,你所拥有的实力不应用于隐世。”

“一辉虽与艾欧里亚并不相像,坚毅的性格之处却透露出丝丝的相似。看着他,就时常想起曾经幼小的,努力着不认输会在我眼前一边抹眼泪却不放弃的艾欧里亚。”

是时候了吧,艾俄洛斯。厄那瑞忒抬起的右手中隐约幻化出一支箭。他将箭的方向对准了波塞冬。“俄刻阿诺斯,妄图以波塞冬的姿态降临,已经忘记了己为人类的身份了吗?多么可悲的灵魂。自愿将己身贡献给他人。”情感是多么令人痴狂的存在,是爱,是憎。也许是渴望着这世间的美好,却无法企及的不甘心吧。

“曾经放弃了你非常抱歉,射手座的黄金圣衣。此刻降临于我的眼前,愿与我再次并肩作战的你,是回应着艾俄洛斯内心的愿望吗?”活于当下,感知现世,不正是人类应得的权利吗。

厄那瑞忒的长发被逐渐燃烧而起的小宇宙所环绕。丝丝银发随风舞动而起。间或散落在颈项之处。他将脸庞轻微的扭转向艾欧里亚,微微开启的唇齿轻声祈愿。

我时常会梦回七年前的那一夜,那时,艾俄洛斯依然是最疼爱你的好哥哥,作为与你哥哥同期的射手座黄金圣衣的候选人,我希望守护你们的笑容。

——黄·金·箭!

七年前未守护到的你们,今次,让我再一次为你们而战吧……。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21

【艾俄洛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 
    厄那瑞忒:(我已经被你射[和]死了)】

——正篇——

“厄那瑞忒……”

“如果再不治疗的话,你的友人将会葬身于此。”

“战斗中无法避免牺牲,从选择成为圣斗士的那一刻便已存有这样的觉悟。”艾俄洛斯将艾欧里亚的身体从自己的周身推开,微微俯视的眼神此刻显露出冰冷。“以神的姿态审视人类,将愉悦凌驾于杀戮之上。宙斯……如此粗鲁的出场方式并不适合我的弟弟。”

艾俄洛斯落定步伐,将右手抬起轻抚厄那瑞忒染血的唇角。“流血所带来的痛楚,是人类对世间爱意的不灭追求。”艾俄洛斯无法抑制泪水倾泻而出。“厄那瑞忒……单独的...

【艾俄洛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 
    厄那瑞忒:(我已经被你射[和]死了)】

——正篇——

“厄那瑞忒……”

“如果再不治疗的话,你的友人将会葬身于此。”

“战斗中无法避免牺牲,从选择成为圣斗士的那一刻便已存有这样的觉悟。”艾俄洛斯将艾欧里亚的身体从自己的周身推开,微微俯视的眼神此刻显露出冰冷。“以神的姿态审视人类,将愉悦凌驾于杀戮之上。宙斯……如此粗鲁的出场方式并不适合我的弟弟。”

艾俄洛斯落定步伐,将右手抬起轻抚厄那瑞忒染血的唇角。“流血所带来的痛楚,是人类对世间爱意的不灭追求。”艾俄洛斯无法抑制泪水倾泻而出。“厄那瑞忒……单独的个体力量是微小的,同样以射手座黄金圣衣为目标的你我,既是竞争者亦是友人。”

艾俄洛斯用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庞,并将额头触碰上去。“对艾欧里亚的善意与关爱,对力量的不懈努力追求,厄那瑞忒,你是如此强大又耀眼的男人。”如此说着微微闭合了双眸,那些多余的水分从他的睫毛处被挤压而出。“将我们的力量合二为一,如果这是解救艾欧里亚唯一的方法的话,你一定不会拒绝吧。”

艾俄洛斯并没有得到厄那瑞忒的回应,身前之人的小宇宙正以极速的状态向着艾俄洛斯的周身包围过去。“如此温暖的小宇宙,就像你的眼神一样,厄那瑞忒。”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两人的身体,将黑暗撕裂开一道缝隙。幽暗的场所之中星云之光点缀了厄那瑞忒的周身,小宇宙犹如银河般划开着轨迹,在这光影交替的时间里,射手座的黄金圣衣自星云的深处浮现而出,并向着两人的周身聚拢。

“祈愿吧,厄那瑞忒。”强光之中,艾俄洛斯已身披射手座的黄金圣衣,金色的光芒覆盖了四周的阴凉,将怀中之人的脸庞映射出些许血色。

艾俄洛斯将侧脸靠上厄那瑞忒的脸庞,洋溢出笑容的同时泪水再次沾染上后者。“我们的愿望是相同的,无论谁继承了这件圣衣,初衷都不会改变。”

艾俄洛斯踩踏着轻盈的步伐向着宙斯的眼前迈进,逐渐抬起的额头之上射手座的头盔在光芒之中逐渐显现。

艾俄洛斯的双臂中承载着厄那瑞忒的重量,周身萦绕而起的巨大能量将两人的发拂起。金色与白银相互纠缠,血液与泪水相互融合。

“爱意有多么强烈,小宇宙便有多么强大。”

艾俄洛斯缓慢开启的双瞳之中,幽紫与琥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色,在这亦真亦幻的光影之中。两人的身影向着宙斯的眼前光速移动过去。并在擦过的瞬间将拳头陷入艾欧里亚的身体深处。

“严灵之虚无。”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18

*一句话概括*一辉:我的师傅是个绝世大美人。

——七年前

“艾欧里亚,尽管跳下来,我会接住你。”说话者抬起了双臂,扬起的额头看向高耸的树木。透过茂密的枝叶,阳光依然从缝隙中挤出一道光亮,它们泼洒上男人的脸庞。泛着微风的涌动与绿意将原本白皙的肤色衬托的柔和。

艾欧里亚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来,肢体向着四周伸展开,他就以一个太字的形状向着眼前人扑过去。男人微微调整了姿势,顺着这股重力将孩子整个拥入怀中,两人的身体在地面上旋转,带起了脚底的踩踏声,微风吹拂了两人的发,金色与白银相互纠缠,在这几乎屏住呼吸的时间里,艾欧里亚紧紧拥揽住对方的颈项,并与后者的侧脸贴合在一起。感知着这份温暖的同时笑声从他的...

*一句话概括*一辉:我的师傅是个绝世大美人。

——七年前

“艾欧里亚,尽管跳下来,我会接住你。”说话者抬起了双臂,扬起的额头看向高耸的树木。透过茂密的枝叶,阳光依然从缝隙中挤出一道光亮,它们泼洒上男人的脸庞。泛着微风的涌动与绿意将原本白皙的肤色衬托的柔和。

艾欧里亚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来,肢体向着四周伸展开,他就以一个太字的形状向着眼前人扑过去。男人微微调整了姿势,顺着这股重力将孩子整个拥入怀中,两人的身体在地面上旋转,带起了脚底的踩踏声,微风吹拂了两人的发,金色与白银相互纠缠,在这几乎屏住呼吸的时间里,艾欧里亚紧紧拥揽住对方的颈项,并与后者的侧脸贴合在一起。感知着这份温暖的同时笑声从他的唇角挤压出来。

“这是第几次了,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被艾俄洛斯知道的话又要少不了训话。”

“厄那瑞忒不会告诉哥哥的,我相信你。”艾欧里亚抬起了双眸看向男人的瞳孔,那幽紫之色映射出说话者的样貌。“因为,你一直是这么温柔的人。”

厄那瑞忒将随身携带的披风拿出来搭上艾欧里亚的身体,并抬手抚摸着孩子的一头金发。“艾欧里亚也是一个温柔的孩子,尤其是被困在树上的样子特别可爱。”

“厄那瑞忒!说好了不提这种事的。”

“是,是。那就向我撒娇吧。也许我会因为开心而忘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嗯。”艾欧里亚趴在靠坐在那里的男人的怀中,微微扬起的额头贴在后者的胸口处。“在没有哥哥陪伴的时间里,我还有你,厄那瑞忒。”

“但我始终无法替代你的家人。”

“厄那瑞忒就是我的家人。”艾欧里亚坐起身,双眼直直的盯着男人的脸庞。“让厄那瑞忒成为家人的方法,果然只有那样了。”

“什么?”

艾欧里亚将眼神稍稍偏离开,双手的指尖相互对接起来,“是迪斯马斯克告诉我的,成为家人的方法。”

“嗯?”厄那瑞忒凑近艾欧里亚的脸庞,惹得后者向后退了几步。

“就是……厄那瑞忒嫁给哥哥,这样我们就是真正的家人了。”

片刻的宁静过后,是来自于密林深处的嚎啕声。

“撒加,见到里亚了吗?”艾俄洛斯将背于身后的弓箭取下来递给身旁的格朗,后者顺势擦拭了艾俄洛斯额头的汗渍。

“……真是周到的服务。”撒加暂停了与加隆的训练,并朝着弟弟的方向望了一眼,回应他的,是加隆满脸‘不擦,滚’的神情。

“不要为难加隆,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如此说着拿起一条毛巾塞进撒加的手中。“难得今日你会亲自训练加隆,但正因如此,里亚没有机会和加隆一同探险了。”

“让加隆带艾欧里亚也只有你能放下心,他们哪次去的地方不是禁区就是栖息有魔物的森林。能活着回来就算奇迹。”

“你要对加隆有信心,他很优秀。”艾俄洛斯坐在撒加身侧,微微扭转的脸庞看向身边人,“就和你一样。”

透过夕阳的照射,一抹红打在撒加的侧颜,他并没有回应艾俄洛斯的夸奖,只是将手中的毛巾轻沾上双眼。

“厄那瑞忒,我们抄近道回圣域吧。”艾欧里亚的小手被男人紧攥入手心中,厄那瑞忒缓慢迈开着的步伐似在有意等待对方。

“已经接近傍晚,魔物会出动。它们会辨识人类的气息寻觅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小道并不安全。”

“可是,已经这么晚了,哥哥会担心的吧。”

“放心吧,有我在你身边,无论是多么漆黑的夜晚,我都将为你照射出光明。”

雾气变得浓重,厄那瑞忒挥舞起手臂努力辨识周身的道路,只要手心中那股暖意还在,就可以安心的前行。

“艾欧里亚,如果走不动了我背你吧。”

片刻的等待过后,身后之人并没有回应。

厄那瑞忒猛然转身看向手中拉扯之人,却在看清的一刹那被眼前人轰了出去。原本攥在一起的手指被这阵冲击力分离开。厄那瑞忒调整着身体的平衡度,再次冲向刚才的地方。但是在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

“艾欧里亚!!”厄那瑞忒的呐喊声穿透了森林,将周身的魔物吸引到自己的身边。幽暗的瞳孔盯视着猎物。

“十只以上。”厄那瑞忒深呼吸后放松了全身,金色的光芒自他的周身萦绕而起。带起了银色发丝的飘扬。它们轻抚上主人的颈项与脸庞,将这片混沌照射出光亮。

“栖息于黑暗中的可怜的灵魂,孤寂使得你们发狂。但是,那个孩子并不是你们可以随意触碰的存在。”厄那瑞忒抬起的右手之中被炙热的白光所环绕,在这片场所,缓慢开启的瞳孔放射出深紫色的光芒。箭的模样在他的手中缓慢成型,直视前方的瞳孔中传达出冷冽感。

“被神选中的人类,不会被埋没于黑暗之中,卑微而又丑陋的存在,无法玷污他纯净的灵魂。”厄那瑞忒将箭头对准了漆黑的前方,微微闭合双目将力量积攒于右手中。随着逐渐开启的唇齿,洪亮而具有穿透力的呼喊声划破了森林的寂静。

——无 限 破 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