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姬多娜

19699浏览    115参与
多娜的狗
再聪明的小狐狸也逃不过❤️❤️...

再聪明的小狐狸也逃不过❤️❤️❤️

再聪明的小狐狸也逃不过❤️❤️❤️

同人女吃点好的

这 什么冷cp 我连tag都不会打

话说单相思真的能叫cp吗(错乱)

这 什么冷cp 我连tag都不会打

话说单相思真的能叫cp吗(错乱)

🧸MEKI
老福特新人。陆续更新今年的图图...

老福特新人。陆续更新今年的图图。

(这张是1月的)

老福特新人。陆续更新今年的图图。

(这张是1月的)

✨棉花糖小猪na🎐

一些艾姬多娜的图~

强欲魔女好美!

图截自b站 抱图随意~

一些艾姬多娜的图~

强欲魔女好美!

图截自b站 抱图随意~

深海

【圣域组】琉兹•梅耶尔眼中的世界

•原作向 圣诞paro


————


啊...原来就在今天。


粉发的少女毫不吃力地抱着刚洗好的一筐衣服,顺着河流往回走,筐子有半人高,里面堆满湿衣服,很难想象她看似娇小的身板居然蕴藏着如此大的力气。少女正歪头想着今天的碧翠子没来给自己帮倒忙,稍微有些寂寞的事,抬眼就看到家家户户在门口立起装饰浮夸的树,迟钝如她,是整个村子里最后一个意识到这与平日没有差别的一天,其实是受某些人重视的节日。


不怪她过得浑噩,毕竟圣域的每一天都太过平静,这里的时间的确是与外界以共同的速度流动的,环境闭塞仅仅是时间凝滞带来的假象,正如山坳里不会被冷风侵蚀的幽闭洞窟。除非与外界交...


•原作向 圣诞paro


————




啊...原来就在今天。


粉发的少女毫不吃力地抱着刚洗好的一筐衣服,顺着河流往回走,筐子有半人高,里面堆满湿衣服,很难想象她看似娇小的身板居然蕴藏着如此大的力气。少女正歪头想着今天的碧翠子没来给自己帮倒忙,稍微有些寂寞的事,抬眼就看到家家户户在门口立起装饰浮夸的树,迟钝如她,是整个村子里最后一个意识到这与平日没有差别的一天,其实是受某些人重视的节日。


不怪她过得浑噩,毕竟圣域的每一天都太过平静,这里的时间的确是与外界以共同的速度流动的,环境闭塞仅仅是时间凝滞带来的假象,正如山坳里不会被冷风侵蚀的幽闭洞窟。除非与外界交流特别频繁的人能意识到时间流转,那些把作息交给太阳定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们基本没人说得出当天的日期。


“——我回来了……”


“……没办法,一直保持同个温度就是很难嘛,啊啊着火了碧翠子!水,快泼水!”


“啰嗦别叫,贝蒂看得见!真是的,你都跟着母亲学到些了什么啊,你个没用的家伙……”


琉兹一开门就发现木屋内气温异常的高,刹那间迎面而来的气浪让她下意识退回门外,只是稍微接触到里面的空气,额头处就有些发痒,琉兹莫名有点害怕被火灼掉眉毛。


里面的两个人一个举着笤帚,一个端着水瓢,手忙脚乱的在灭火。刚才穿黑衣服的高个男生操控的火球一不小心把木制桌子点燃了,强势的火焰甚至蔓延到窗帘上,大有形成火灾的趋势,情急之下,穿洋服的女孩抛弃水瓢,动用她的阴魔法,把火苗限制在她凭空捏造的空间当中,然后支使青年去手动扑灭它们。


“罗兹瓦尔!看你干得好事!”


贝蒂踩着地上变成破布的窗帘,两手叉腰,语气相当不悦。


“呃,抱歉碧翠子,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绝对不会出错,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向老师发誓!”


“靠发誓能修复房间吗?靠发誓你就能学会控火吗?拜托,罗兹瓦尔你这个人类能不能靠谱一点?”


“可是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现在放弃的话,碧翠子不会不甘心吗?”


“自己搞得一团糟,强行叫别人来陪你承担责任,你这家伙,别把贝蒂当笨蛋耍啊!”


罗兹瓦尔很会惹人生气,贝蒂也是嘴巴不饶人,两个人吵架拌嘴甚至动武早已是家常便饭。遇到这种场面,以前的琉兹会很慌张,不知该先劝那边,现在她已经跟着艾姬多娜大人学会了无视,只要他俩别破坏公物就没问题,毕竟他们兄妹二人之间再尖锐的争吵也不会超过三天,放任他们闹一阵就自行和好了。


“啊,琉兹,欢迎回来~”


贝蒂鼓着脸颊,抱着胳膊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罗兹瓦尔拿着刚刚用来扑火的工具扫地,一扭头看到琉兹站在门口,畏畏缩缩不敢进门,于是伸手冲她打招呼。


“你问我们在做什么的话,没有想纵火啦,只是想做东西来吃。”


“做东西吃是……在用魔法烧料理吗?”


“怎么说呢,料理的目的首先是饱腹对吧,那种东西比起说用它来填饱肚子,不如说只能用来满足舌头,是一种叫巧克力的甜食。据说是某位伟大的冒险者在旅途中发明的食物,最近在王都还挺流行的,会议中场的甜点都换成这个了,我就想试着做一做来的。”


“想吃你从王都买回来不就好了吗,笨蛋。”


“这可不是普通的食物哦,碧翠子!听好,传说亲手制作的巧克力是有魔力的,制作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魔法,只要让喜欢的人吃下它,就可以和那个人心意相通哦。貌似那位发明这种美食的大人已经在旅途中亲自证实了这一点,它也因此名声大噪啦。”


“哼,你们贵族就会搞这些形式主义的噱头。”碧翠子对罗兹瓦尔满含感情的演讲嗤之以鼻。


“看不出来领主大人也会迷信这些说法呢。”琉兹在忙着晾衣服,边干活边竖着耳朵听话儿,嘴角小小地扬起,谁知道三人中间反而是最年长的、身为男性的那个对恋爱的话题最来劲呢。


“我哪有迷信,只是觉得亲手制作的礼物会比较有纪念价值嘛,买来的礼物总会被拿去用金钱衡量对吧,手制的就不一样,因为没有明码标价,也因此,礼物其中包含的时间、心血、诚意诸如此类无法量化的‘真物’,其价值就得以体现了,饱含爱意的礼物才是最成功、最独一无二的,吃下去也一定会更温暖——”


“卖品不也是别人手制的么,甜点匠人对顾客的爱就不算爱了吗!”


碧翠子不耐烦地叫停罗兹瓦尔。罗兹瓦尔这家伙最近每天都在开会,会开得有点过多了,日常讲话也开始变得绕来绕去、冠冕堂皇,但他的意思——字面意思以及潜台词——少女已经悉数理解了,


“说到底,罗兹瓦尔,你这家伙,只是想做来送给母亲对吧。”


“……嗯。”


“嗯你个大头!还有脸承认,还敢让贝蒂帮你,啊,你还敢脸红,人类岂敢……岂能如此不知羞耻!”


“我没有!都怪屋里太热了……”罗兹瓦尔用袖子挡住口鼻,欲盖弥彰地遮住突然变得很红的脸颊。


“再者,说什么‘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放弃会不甘心’,这一周你做了什么,只是在等果肉发霉让它自行腐烂掉,不是吗?”


“唔……可是好不容易才搞来的配方和原材料嘛”


两人僵持不下,琉兹有点无奈地微笑起来。


罗兹瓦尔的变声期已经结束,声音变得很有男人味了,个头也窜高了不少,比起刚来圣域时那副瘦得不健康的可怜样子,现在已经是个出色的男性了,听说最近每天都在为如何拒绝贵族小姐提亲的邀约而苦恼。


与之相比,碧翠子则是一点都没变,一身可爱而精致的洋装不用洗也不会脏,可爱的脸蛋就算吃很多也不会发胖,身高一如既往,还是那个娇小的、会粘着艾姬多娜撒娇的小女孩,甚至连不坦率的性格以及外冷内热的生存方式都还是原先的样子,碧翠子这个存在的全部,与琉兹刚刚与她结识时保持得一模一样。不过,在琉兹眼里,这样的碧翠子一天比一天更惹人喜爱。


这两个人的破坏力也随年龄越来越强,除了艾姬多娜,谁敢阻止他们兄妹吵架呢,总有一天这里不够他们折腾的。那个时候他们会从这个小地方搬走吗,琉兹想,他们会离开这栋魔女之馆,搬到更大的宅子里去吗,就像子女长大了要离开父母的庇护,出去独自闯荡一样?


想到这里,尽管早就明白这样的日子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琉兹还是不免有几分感伤,于是趁着他们还没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走到对峙的两人身边,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来帮忙吧。”


湿润的豆子在文火煎烤下逐渐变得干燥,越来越香,表皮起皱,碎裂,露出里面棕黑的豆子。


“琉兹,看不出来,你还蛮有一手的嘛!”


琉兹眯起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贝蒂在一边抱着手,撇了撇嘴,


“琉兹当然厉害了!不像某人,没本事还只会添乱。”


“某人是指某个金发的精灵吗?”


“罗兹瓦尔,你自己不记,那就让贝蒂来替你数数你这些年都给人添了什么乱子,你把树砍了拿来做装饰,结果那棵树没地方处理,太潮连柴火都当不了,放在村子里碍事。你用魔法破冰放什么河灯,是不是有个亚人小孩掉进冰窟差点被冻死?”


“那些都只是意外,我有好好处理,所以今年我不是也没有再——”


“你再说!刚刚差点把屋子烧了的人难不成是我吗?”贝蒂气急败坏,要不是身高不够,一定会上前狠狠捂住罗兹瓦尔的嘴:


“为什么、罗兹瓦尔、你这家伙就这么擅长给别人惹麻烦?”


因为琉兹出面解决了问题,两个人短暂地安静了一下,结果只安静了不到一刻钟,俩人又开始吵架了,夹在中间的琉兹连忙打圆场,


“那是因为……罗兹瓦尔大人很喜欢热闹吧?”


“咦……嗯,喜欢。正如琉兹所说,我觉得这种节日既然要办,那就应该办得红火一些嘛,”他单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撑着桌子,聚精会神地盯着烤炉。


“而且呢,碧翠子,老师也不讨厌热闹喔。”


如他所说,琉兹想,这种时候,那位魔女大人也颇有兴致,是会积极参与、乐于尝试新事物的类型,这点就连贝蒂也无法反驳。


“你们聚在这里是在说我的坏话吗?”


温和的声音像羽毛一样,轻柔地抚平了内心,三个孩子齐刷刷回头,表情很明显变得开心起来,就像节能模式的魔矿石突然变得很耀眼。他们还都是藏不住真实心情的年纪,所以每次艾姬多娜出远门,回了家就要同时招架三人份的热情,这对她而言还蛮有挑战性的。


“您回来了,老师,您辛苦了!”


“母亲,您终于回来了!贝蒂怎么会讲您的坏话,只是在说罗兹瓦尔上次一杯倒的事。”


“……不是约好再也不提那件事了吗”


“哈,不知道你跟谁约的。一个大男人,喝一杯就醉倒了,还要母亲送你回屋,然后还——”


“是我错了碧翠子,求你停下,不要讲了!”罗兹瓦尔仗着身高,一把捂住贝蒂的嘴。


艾姬多娜叹了口气,走到琉兹身边,问道:“他们又在吵什么?”


“大概还是谁在争是谁更喜欢艾姬多娜大人一点吧。”


看着琉兹淳朴憨厚的笑脸,艾姬多娜耸了耸肩,发出了轻飘飘的感叹,


“年轻真好啊。”








“贝蒂绝对不会让你阴谋得逞的,罗兹瓦尔!”


娇小的少女挡在高挑的青年与一袭黑色长裙的母亲之间,跳着脚努力阻止青年将礼物递给自己的母亲。罗兹瓦尔单手摁住碧翠子的脑袋,任凭她又闹又叫,只是注视着艾姬多娜,一双幽蓝的眼睛叫烛火点燃,像深蓝夜幕中无声绽放的星云。


仰头看向名为天空的箔片,存在着名为「创生之柱」的星云,它是老鹰星云中其他恒星在手指状气体柱上造成的腐蚀,腐蚀令它们形成了手指之外的蛋型,每一个蛋都被符合人类生存环境尺度的气体环绕着,并且有一颗新生的恒星在其中。它早晚有一天会被冲击波毁灭,它周围散落着二十颗左右总有一天会爆炸的恒星,它复杂魔幻的颜色是在星光炙烤之下,生命燃烧的具象。


“老师,这是我的心意,拜托您务必收下。”


“母亲,不许要!”


看阻止心意已决的罗兹瓦尔无果,贝蒂转而去保护自己的母亲,搂着艾姬多娜的腿黏在她身上,踮着脚尖,举着小小的手去够艾姬多娜拿在手里的糖果。


“你想要么?还是不要吃太多甜食比较好,如果放到明天吃的话——”艾姬多娜捏着包装的带子,低头替贝蒂整理乱糟糟的头发。


“那种家伙的东西贝蒂才不会要,请您丢掉!马上丢掉!”


“碧翠子,这很失礼,这是别人的劳动成果,我还没说接受的情况下,他作为这份礼物的权利人,这是他可以长久支配的财产喔?”


“但是那个是……很下流的魔法,母亲千万不要上他的当!”


“魔法本身不分上流还是下流,尽管不同种族掌握魔力多少有所差异,用途也因人而异,但魔法本身与医学、数学一样,是纯粹的知识,所谓的上流与下流只是人类社会长期发展引申出的概念,以人类的价值观去附因魔法而已。”


艾姬多娜正色,声音无甚变化,但却能让贝蒂感觉自己说错话了,不敢再胡闹,揪着艾姬多娜的裙子,咬着嘴唇陷入反思。


“是这样哦,碧翠子,老师经常说不是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人权、政治权利、民主权利、经济地位的,事实也如此,我国主张的按劳分配不一定能保证一个没有贫富差距、特权阶级、共同富裕的社会。尽管人与人之间存在等级的差别,上等人和下等人,贵族与平民似乎总是对立与压迫的概念,但上流和下流始终是人类社会的理念,也是有朝一日,我等达成夙愿之时终将面对的障碍。”


罗兹瓦尔也在一边帮腔,他与碧翠子不同,嘴巴能说会道,而且总是讲得冠冕堂皇,很有大道理,让碧翠子只能哑巴吃黄连。


“是罗兹瓦尔,他说吃了这个就可以和母亲心意相通,简直是咒术一样的东西嘛……对不起,母亲。”


“别、碧翠子!老师,我没有这个意思,绝对不是咒术,我、我只是——”


碧翠子低头向艾姬多娜道歉,为自己冒犯了她所重视的魔法,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而小把戏被无情揭穿的罗兹瓦尔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解释,刚才能洋洋洒洒即兴演讲的人,现在连话都说不顺。


“啊,你们说的是那个‘魔法’,原来是这样,哎呀,真是让人头痛。”这才搞明白他们究竟在搞什么把戏,艾姬多娜以手扶额,发出平日不会有的沉重叹息。


“艾姬多娜大人,您头痛吗?”一直在一旁围观的琉兹小小插了句嘴。


“不会呢。这样对你们解释吧,那个不属于咒术、加护之类我们这个世界常见的魔法体系的范畴,如果按那个人的说法,这其实是‘言灵’。”


“言灵?”碧翠子三人异口同声。


“作用方式和咒文差不多,通过语言给对方施加心理暗示,在对方的头脑中建立一个概念,再适时用真实存在的物质让概念与真实产生短暂的交互,从而增强咒文的效果。这种咒文大概只对人类有效,只有人类这个种族会被自己的心灵欺骗,达成名副其实的无中生有。”


“也就是帝王学里的话术,不,顶多只能算骗术的意思吗……”


罗兹瓦尔掩盖不住自己的失望,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坐回餐桌上,无精打采地趴在琉兹旁边,相对他而言,碧翠子就显得格外有精神,拉着艾姬多娜的手坐回餐桌前而且刻意选择坐在罗兹瓦尔对面。趁着三人在讨论骗术的问题,琉兹溜去厨房,把她做好的糖果全都拿到餐厅了。


“那个……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这个……”


罗兹瓦尔忙着惊叹,贝蒂已经在吃了,边吃边露出非常愉快的表情,就连艾姬多娜也很给琉兹面子。


“分给我们每个人真的没关系吗,也许‘言灵’的说法不是骗人的哦?”


女人优雅地舔着指尖,厚厚睫毛下深色的瞳孔玩味地注视着粉发的少女。


“没问题的!”琉兹用力点了点头。


因为这份感谢的心情,对每个人都是相同的。


不把饭菜的成分搞懂就无法安心食用的艾姬多娜,意外喜欢朴素味道的罗兹瓦尔,总强迫自己吃掉更多食物的贝蒂,拿着勺子却总在吃饭时开小差的琉兹看着他们三人,摇晃着不能完全踩到地板的脚,觉得自己可以一直看下去。


琉兹•梅耶尔,亚人,曾经只能孤身一人,从来没有人对她解释“圣诞”的真正含义,她不知道这个节日的来历,也不知道这个节日的风俗,甚至不知道这个日子的文字该怎样拼写,但她知道,这是与家人团聚的重要日子。


圣域的大家,温柔笨拙的艾姬多娜大人,勤学又有点孩子气的罗兹瓦尔,以及不坦率但可爱得要命、琉兹最喜欢的碧翠子,他们正是琉兹最重要的家人。


换成谁都不行,家人怎么能说换就换呢?于琉兹而言,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一生只能拥有一次的好运气。


琉兹•梅耶尔,发自内心地爱着自己的家人们。




————




“……碧翠子?”


“母亲……”


肩膀上很温暖,金发的少女缓缓睁开眼睛,恍惚间,黑色的、纤细修长的身影站在自己身边,随着朦胧的烛火消逝于梦境,随之而来的,是冰冷阴沉,冻结心跳的丧失感。


死气沉沉的人工光,一成不变的物件摆放,禁书库照不到太阳。


“怎么叫你都不回答,原来是睡着了啊。困了去床上睡吧?”


“……什么啊。”


怎么是你,贝蒂想。随后她又想起,她的身边只剩下惹人讨厌的的罗兹瓦尔了。贝蒂肩膀上披着罗兹瓦尔的衣服,很干净的皂角香味骚扰着她的嗅觉,是垂暮的老人身上才有的味道,芬芳的陈腐,靠近死亡的气味令她心烦意乱。


罗兹瓦尔也没多事,见少女醒了,抱起暂时放在地板上的一摞书,走到台阶上,坐下,开始今日份的阅读。


接下来的禁书库像所有图书馆一样,非常安静,只有翻书的声音,一小时,两小时,六小时,八小时,也许更久,禁书库没有时间这一概念,毕竟它的主人超脱了时间的束缚,人类的时间与精灵的时间流速是不同的。


“罗兹瓦尔,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好像没听见,视线集中在书本上,眼白布满血丝,视力已经被长时间高强度的阅读搞得很差了,看的时候要很靠近书本才行。长发打理得很整齐,但因为他倚着书架,所以有一部分乱得很难看。


他瘦得颧骨凸起,脸颊深陷,原本就苍白的皮肤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青白得病态,日复一日,除了翻书以外他一动不动,不和碧翠子说话,不会抬头看她在干什么,少女已经不止一次误以为他死在自己的书库里了。


那之后已经过了十年,每天都掰着手指数着日子,一天一天熬过来了。就算是这种日子,也还能持续多久呢,因为罗兹瓦尔这家伙一定活不久啊,贝蒂想。


人类这个种族很神奇,人与人之间可以有巨大的差异,长寿的人类甚至可以活一百五十岁以上,同时也有一出生就夭折的短命之人,坚强与软弱同时折射在他们身上,碧翠子熟悉的这名人类就是脆弱与软弱的代名词,他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线说不好什么时候就——


“没用的家伙。”贝蒂埋怨道。


“...今天吗,我不知道,是老师离开多久的纪念日吗?”


“不知道就算了,不要拿母亲的事开玩笑。”


“嗯,我不会的。”


“你太惹人不快了,讨人厌的家伙。”


“碧翠子,别任性,让我看完这些。”


强忍着朝男人脸上丢一发魔法的冲动,少女捏紧了手里的书,又因为太过爱惜它所以松开了手。她咬紧牙关,眨着眼睛,把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抚平,用尽可能平静的怒意对男人下了逐客令。


“罗兹瓦尔,出去。”


少女的声音很冷,可是颤抖的尾音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情。罗兹瓦尔不解地抬起头来,碧翠子的脸在他眼里是一片模糊的,他眯着眼睛想看少女的表情,可碧翠子早已低下了头。


“今天不许你再进贝蒂的房间。”


“那我可以把书拿出去吗?”


回答他的,是直击腹部的阴魔法,以及“砰”一声被从里面合死的门。


嘴里念叨着“突然之间在干什么……”的罗兹瓦尔有点费力地从地上支起身体,不远处是听到了巨响“哒哒哒”跑过来的可爱脚步,以及随之而来清脆的惊呼声,


“父亲!您怎么坐在这种地方?”


声音的主人是个和罗兹瓦尔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眉眼间隐约能看出继承了母亲的清秀,男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背带短裤,朝他跌坐在地上的父亲跑过来。


“这话我来问你才对,这个时间你不应该在上课吗,怎么跑到这里来?”


面对父亲的质疑,男孩早熟地叹了口气,主动拉住还在拍打身上尘土的父亲的手,带他去餐厅。一路上宅邸灯火通明,光滑的地面倒映出抓着父亲兴致勃勃说这说那的男孩的身影。餐厅里,美丽而端庄的女主人难掩喜色,不顾孩子还在一旁,紧紧拥住明明同住一屋檐下,却难得一见的的丈夫。


寡言博学的丈夫,贤惠温柔的妻子,活泼懂事的孩子,禁书库之外的三口之家,是人类通常标准之下极为惹人艳羡的幸福,许多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追逐到的镜花水月。


禁书库的碧翠子,宅邸里的妻儿,哪边是真实,哪边是妄想,早已搞不清了。接替脊柱支撑着这副早已破败不堪的躯壳行走至今的东西,也只有一样而已。某种意义上,身边的现实都是伪命题,只有很久以后的未来才是罗兹瓦尔眼中唯一的真物。


因为是艾姬多娜给的东西,所以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死了也要带去地狱里,就是这般爱不释手。


难得陪着妻子哄睡儿子,罗兹瓦尔知道自己差劲到极点了,可他还是与妻子告别,回去推开了禁书库的门。


“你又来做什么,贝蒂可是一点都不想看见你这张脸——”


“对不起,碧翠子,是我不好,连这么重要的日子也给忘了。给,今年份的礼物。”


“……又你做的吗”


“不是,其他人翻到以前的资料,照着做的。”


碧翠丝花了一会才想明白,他口中的其他人,指的是他新的家人。精灵觉得人类的成长真的不可思议,一晃的功夫,跟在艾姬多娜身后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就有了妻子,也有了孩子,不知何时就变成男人了,只要他肯回头看一眼,做出脑袋好的他一贯聪明的选择,等待他的,将是与永远寂寞的小女孩碧翠子截然不同的热闹人生。


碧翠子不是没旁敲侧击地教育过他,故意说着“整天摆一副臭脸,早晚会妻离子散”之类的刻薄话,其实她是真心希望罗兹瓦尔能去珍惜他来之不易的家人的。他已经为母亲做的够多了,真的够了,他只是个人类,稍微有点小聪明、有点小天分、肯努力的普通人,没做过什么坏事,没建立什么功勋,他理所应当得到平常人的幸福,过上平常人的人生。


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那个时候的笑容有多久没见过了呢,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碧翠子不关心,也不期待,少女和男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要好到那种地步,他们只是因为某位不可思议的女性而偶然相遇的平行线,如果不是那位魔女从中牵线,本来也不可能有交集。


“你想从贝蒂手里骗走什么都是不可能的,贝蒂半点东西都不会给你准备。”


罗兹瓦尔摇了摇头,手没放下,固执地举着那块包装精美的黑色糖果,


“我怎么会对你有所企图,碧翠子。你能允许我进到这里,已经厚恩于我了,这是我对你平日予我恩情的回礼,收下吧。”


“哼,就是这样,叫罗兹瓦尔的家伙应该对贝蒂心怀感激。”


以前的罗兹瓦尔一定会回嘴的,还会威胁要打贝蒂的屁股,现在他只会敷衍,思绪被碧翠子无从知晓的事情占满,导致他放弃思考身边的真实。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灵魂跟着艾姬多娜一起去了,可艾姬多娜不需要他的灵魂,于是无处可归的灵魂变成了艾姬多娜的墓碑,远远眺望着夺走他心魂的恩师。


“嗯,好啊。”他说。


少女低下头去,因为太寂寞而怀念起朋友来,“琉兹,你看这个人有多过分,连架都不跟我吵了。”


「没办法呀,就算是领主大人,也总会有长大的一天呢。」


琉兹•梅耶尔是个温和柔弱的女生,也是贝蒂最好的朋友。那个人听到贝蒂的抱怨,大概会开朗地笑着,给出不偏袒任何一位朋友的老好人回应。如果她还活着,也许已经找到了心怡的爱人,与他结为夫妇,孕育子女,成为了谁的妻子,谁的母亲。


碧翠子是精灵,不明白这种刻在躯壳深处的生物本能究竟有何意义,对她而言,很难理解从出生到死亡、那些程序一般死板的生命究竟有何幸福之处。她只能无助地察觉到,人类的罗兹瓦尔也好,亚人的村民也好,每个人都要组建家庭,从贝蒂身上源源不断地分走爱。


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变成孤身一人。


察觉的到,却无能为力,内心乞求着罗兹瓦尔不要死,不要把贝蒂一个人留在这里,不要将贝蒂随手抛弃,能表现出来的却只有把他赶去和真正的家人去待在一起,逼他正视现实,不要像忧郁魔人一样在无数选择中选出最折磨自己与他人的那个。碧翠子愈发焦躁起来,纤细娇小的肩膀颤抖着,却没能开口把男人再度从禁书库赶出去。


像是看透碧翠子心中的黑暗,罗兹瓦尔振动声带,话语宛若诅咒一般,


“碧翠子,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能和我的子孙友好相处吗?”


“贝蒂没有与你的子孙友好相处的义务,别总想着给人添麻烦。”


“真像你会说的话,可那样我会很头痛的。”


他的语气很轻,似乎真的陷入苦恼,很不放心的在交待自己的身后事。


金发少女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稍微提高了声音,对正推门往外走的男人语气不善地说道,


“快要死了就收拾一下去别的地方死,不要死在贝蒂眼前,贝蒂不会为你流一滴眼泪的,罗兹瓦尔。”


“——那太好了。”


他转过身来,一双湖蓝的眼睛里满是安心的喜悦,他很少笑了,可现在的他看起来满心欢喜,因为他从少女那里得到了重要的承诺,了却了一桩沉重的心事。


恶劣的懦夫,狡猾的骗子,摊上这样的家人可怎么办呢,家人可不能说换就换的,与他们的相遇全部都是命运开的残忍玩笑。


不想让你死啊。


少女咬着嘴唇,手指紧紧捏着容易化的糖果,埋头看书。罗兹瓦尔,少女的最后一人,他温柔的声音在门口消失不见,然后是他的身影离开禁书库,最后是轻轻被合死的门。


“贝蒂,圣诞快乐。”





———Fin.———


圣诞快乐。









p.s.毁一下气氛,我发现罗兹和贝蒂这个关系属实有点微妙啊,和帕克抢着当哥这是一个,你还很难说骡子完全没有想当贝蒂她爹的意思,如果有机会能当,我相信骡子应该会积极把握,他就给我一种会和别人(多娜以外的人)争贝蒂的监护权这种感觉,帕克是哥,昴是达令,骡子是爹,之碧翠子的亲缘关系(在扯淡)。说起骡子有当爹的气质,我又想起之前看四章罗兹包办婚姻(指强推昴艾,强迫昴只能想艾米一个人)内时候就想吐槽了,不觉得就东亚爹照进轻小说吗,典型的强硬替子女安排人生的东亚父母,罗昴be like:你的前途你爹早给你安排好了,你小子敢不照着走你爹雇人掏你肠子……

彩虹小马🌹

“一般人见到我,是会恶心得狂吐的”

“一般人见到我,是会恶心得狂吐的”

深海
圣域组 第一次画小漫画,倒是有...

圣域组


第一次画小漫画,倒是有网点笔刷,结果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用。。

圣域组



第一次画小漫画,倒是有网点笔刷,结果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用。。

彩虹小马🌹
梦之城的魔女 。 。 。 。...

梦之城的魔女

多娜厨交个党费先

梦之城的魔女

多娜厨交个党费先

橘子软糖

因为这个妆和头发好有艾姬多娜的感觉,于是强行搭了一个不太像的艾姬多娜

因为这个妆和头发好有艾姬多娜的感觉,于是强行搭了一个不太像的艾姬多娜

HeyU
以前看re0的时候画的艾姬多娜...

以前看re0的时候画的艾姬多娜草稿

(画不下去惹)自评感觉头画太大了 而且线稿很杂乱 显得画面不干净QAQ

总之我会继续加油的~

以前看re0的时候画的艾姬多娜草稿

(画不下去惹)自评感觉头画太大了 而且线稿很杂乱 显得画面不干净QAQ

总之我会继续加油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