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尔德利奇

1681浏览    82参与
-殯-
我不能看著你在地獄裏燃燒 我...

我不能看著你在地獄裏燃燒

我希望你好好的

但是我不知道做什麽

才能夠拯救你

我能感受你的痛楚

我卻不能停留


我的小月亮 我想到了

現在把你裹在我的懷裏 永遠不要放手 永遠不要放手

就像你剛出生時那樣 這是不是太滑稽了

你的頭上似有光環籠罩

這是你的新裝扮嗎 就像回到了那晚的化裝舞會

我該說些什麽才能讓你起死回生?我的螢火蟲

你已經擁有足夠多的愛了嗎?我的小鴿子

可以再陪我看一次月亮嗎?我的小傻瓜


我的火焰戀人

帶上我前行

  

我們終有一死


我們終有一死


今夜 我陪你燒成...


我不能看著你在地獄裏燃燒

我希望你好好的

但是我不知道做什麽

才能夠拯救你

我能感受你的痛楚

我卻不能停留


我的小月亮 我想到了

現在把你裹在我的懷裏 永遠不要放手 永遠不要放手

就像你剛出生時那樣 這是不是太滑稽了

你的頭上似有光環籠罩

這是你的新裝扮嗎 就像回到了那晚的化裝舞會

我該說些什麽才能讓你起死回生?我的螢火蟲

你已經擁有足夠多的愛了嗎?我的小鴿子

可以再陪我看一次月亮嗎?我的小傻瓜


我的火焰戀人

帶上我前行

  

我們終有一死


我們終有一死


今夜 我陪你燒成灰

-殯-
我在這裏迷失了自我 伴隨著臉...

我在這裏迷失了自我

伴隨著臉上不自然的微笑

孩子一般的茫然無措

或許是初遇愛情的勇氣

讓我能立於你跟前


當你向我走來

時光靜止萬物寂然

當你向我走來

我知道我尋得一生摯愛

當你向我走來

我知道你就是我的未來


我看到 愛神在向我眨眼

我不願放開手 讓你就此溜走

只想讓這一刻 成為你我所擁有的所有

如果此刻即是我生命的盡頭


我想做的最後一件事 

便是把你擁入我胸口


我在這裏迷失了自我

伴隨著臉上不自然的微笑

孩子一般的茫然無措

或許是初遇愛情的勇氣

讓我能立於你跟前


當你向我走來

時光靜止萬物寂然

當你向我走來

我知道我尋得一生摯愛

當你向我走來

我知道你就是我的未來


我看到 愛神在向我眨眼

我不願放開手 讓你就此溜走

只想讓這一刻 成為你我所擁有的所有

如果此刻即是我生命的盡頭


我想做的最後一件事 

便是把你擁入我胸口

-殯-
往事不堪回首 如果我從未愛過...

往事不堪回首

如果我從未愛過你

我怎會知道

  

我過的並不好

只因那日別離


孤單很容易

但我不想要

我想與你共度


你是對的

沒有你的生活我會迷失


我害怕孑然一身 在無盡黑夜

我害怕一分鐘後 你棄我而去  

  

你輕輕一吻


卷走了我的全部思念

褪盡了我生命的汙穢

攜我走向遙遠的未知


年復一年 我只知道我需要你 

所以 請不要离开我 


我過的並不好

只因那日別離

還有那些昔日承諾


往事不堪回首

如果我從未愛過你

我怎會知道

  

我過的並不好

只因那日別離


孤單很容易

但我不想要

我想與你共度


你是對的

沒有你的生活我會迷失


我害怕孑然一身 在無盡黑夜

我害怕一分鐘後 你棄我而去  

  

你輕輕一吻


卷走了我的全部思念

褪盡了我生命的汙穢

攜我走向遙遠的未知


年復一年 我只知道我需要你 

所以 請不要离开我 


我過的並不好

只因那日別離

還有那些昔日承諾

-殯-
親愛的 我不在的時候不要哭...

親愛的 

我不在的時候不要哭

  

如果不是你抱緊我 誰來接住你的眼淚

  

不要哭 親愛的 

不要就這樣離開我

  

我多想讓你知道我永遠不會離去

因為生命終結前我仍然想見到你


所以 來吧 讓我們走

  

讓我們到零度以下

讓我們躲開陽光

讓我們靜候深海


我會永遠愛你


親愛的 

我不在的時候不要哭

  

如果不是你抱緊我 誰來接住你的眼淚

  

不要哭 親愛的 

不要就這樣離開我

  

我多想讓你知道我永遠不會離去

因為生命終結前我仍然想見到你


所以 來吧 讓我們走

  

讓我們到零度以下

讓我們躲開陽光

讓我們靜候深海


我會永遠愛你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完)

冰雪之谷的教堂,清冷光辉自高高花窗倾泻而下。这里平日寂静,只有雪花落在冰凉石面上的声音。可今天,状似圣洁无垢的教堂中传来异声。


树的本意是自泥中汲取营养,泥却反将树淹没。


两柄大剑落地发出“当啷”的巨响。黑色的污水渗入地砖的细密花纹。沙力万的翅根绷紧,却仍旧不能有一根树枝延伸出泥团的包裹。耳畔充斥狂烈的杂声,那股力量将他向自己的中心挤压。狂怒与久违的、深深的恐惧席卷他内心,但就连他树状的金色王冠也歪倒在一侧,金渐渐锈蚀出腌臜的黑。泥团的触须在最柔软的树皮上逡巡,遍寻所有脆弱的皮层,而后在挣扎稍微放缓的一刹那,从人肉的混合物中探出了无数畸形的骨刺——......


冰雪之谷的教堂,清冷光辉自高高花窗倾泻而下。这里平日寂静,只有雪花落在冰凉石面上的声音。可今天,状似圣洁无垢的教堂中传来异声。

 

树的本意是自泥中汲取营养,泥却反将树淹没。

 

两柄大剑落地发出“当啷”的巨响。黑色的污水渗入地砖的细密花纹。沙力万的翅根绷紧,却仍旧不能有一根树枝延伸出泥团的包裹。耳畔充斥狂烈的杂声,那股力量将他向自己的中心挤压。狂怒与久违的、深深的恐惧席卷他内心,但就连他树状的金色王冠也歪倒在一侧,金渐渐锈蚀出腌臜的黑。泥团的触须在最柔软的树皮上逡巡,遍寻所有脆弱的皮层,而后在挣扎稍微放缓的一刹那,从人肉的混合物中探出了无数畸形的骨刺——

 

“——”他张大嘴,在尖叫泄露的前一刻,无隙不入的泥躯涌入堵住他喉嗓。大量细小的尖刺嵌入他肢体缝隙,他已无法再动弹,因为哪怕一点的位移都会将他的皮肤撕裂。最长的那根骨刺刺穿他肚腹下端的树皮,并未就此而止,而是在片刻停留之后,直直向上一撕。伴随丰沛的树汁自大开的腔内迸出,沙力万发出时至今日最恐怖的一声嘶鸣,那声音已不是他一向伪装的“人类”所能有,比绘画世界中受到火焰灼烧的女树人们还要凄厉。余音还在雪覆的山谷中回荡时,那些汁液,一滴不落,被艾尔德利奇吸吮入腹。与此同时那些遍布他周身的细刺深入血脉,一点一点榨干他血管中的树汁。巨大黑色泥团的表面逐渐流转水液饱满的光华,而包裹其中的木枝却变得孱弱干枯。

 

窒息感淹没了沙力万。如同凡人溺于水中一般,他的身躯逐渐失去气力,向下寸寸地陷去,细碎枝条徒劳地展开,试图向无物的幽邃中寻求一丝丝水分,却反被吞噬者抓住触须。

 

乖,乖,别动……

 

无光的空间中,艾尔德利奇的话语声带着空洞的回响传来,急切却充满诱惑力。那些泥浆涌入他被抽空的体腔,包裹住食物一枚枚的脏器,像撷取果实一样,一点,一点,逐渐将他所剩的最后一点点鲜嫩蚕食殆尽。他已无力挣扎。只有偶尔无意识的、生理性的抽搐。剧痛顺着被吞吃的神经传入脑海,直到神经也被尽数吞吃。黑暗如虫啄食他的皮肤和意志。那样失去自主和感知的世界逐渐带给他安全感。他好像家乡沉迷破败的鸦人一般堕落了。再没有动荡能左右他的手段,没有刺眼的光明或火焰挑战他的权威,他不会再受那些软弱的情感和有限的身体制约,当他身处这样一团无可破除的包裹之中。

 

是的……艾尔德利奇忽而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献身于我……供奉出你那漂亮的翅膀……我将用幽邃的力量庇佑你,度过那充满幽暗的深海……

 

力量的本源,那对由盘虬的根系与枝条编织成的、赐予树腾空之力的巨翼,在来自深渊的蛊惑下,终于放松排斥一切的翕张的力量。那一瞬间,青绿强韧的树皮被剥食而空。露出的苍白的髓,在侵染下瞬间黢黑干硬,从不属于沙力万的幽暗的光芒,在其上缓缓亮起。

 

 

 

攀附他周身的肉质如潮水般退去,向承载旧王朝最后一切的亚诺尔隆德进发,留下一地新旧消化物的残余,和躺在污黑水洼中的枯瘦人形。他的体腔被掏空、血液被抽干,洁白华丽的教袍受蚀破烂,已看不出原本的色彩。至高的教皇被凌驾、被打败。没有权变,没有争斗,沉浸在脏污的、被吞食的、成为食物的忄夬感之中……艾尔德利奇没有夺去他贪占的任何珍宝,而他自己,成为了艾尔德利奇的所有物。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2)

*下更嚼树皮(狂喜)


沙力万说:让我看见深海的时代究竟是何面貌。


话音刚落,他眼前如卷起一道飓风般,眩乱的世间千景盘旋。城垣破碎,黑色的树根自泥土中剥离撕裂,沼泽被高山填补。黄金、白石、龙的骨殖和更多腐烂灰败的事物一并落进没有边际、侵蚀一切的无底深渊。最终淹没一切的是黄沙,万物湮灭的颗粒,就连深渊也不堪承载它们。无物但喧嚣的黄沙层层掩盖的是深海。就像大地之初的景象:如同虚无,那些匍匐在地、灵魂自身体的空洞飘逸而出的生物,没有智识,不曾辉煌,不同的是,如今不再会有新事物滋生。


在那仿佛无边的死寂中视野被归还。


“——”现世的教宗一时......

*下更嚼树皮(狂喜)



沙力万说:让我看见深海的时代究竟是何面貌。

 

话音刚落,他眼前如卷起一道飓风般,眩乱的世间千景盘旋。城垣破碎,黑色的树根自泥土中剥离撕裂,沼泽被高山填补。黄金、白石、龙的骨殖和更多腐烂灰败的事物一并落进没有边际、侵蚀一切的无底深渊。最终淹没一切的是黄沙,万物湮灭的颗粒,就连深渊也不堪承载它们。无物但喧嚣的黄沙层层掩盖的是深海。就像大地之初的景象:如同虚无,那些匍匐在地、灵魂自身体的空洞飘逸而出的生物,没有智识,不曾辉煌,不同的是,如今不再会有新事物滋生。

 

在那仿佛无边的死寂中视野被归还。

 

“——”现世的教宗一时竟无法站稳,片刻之后他再次意识到自己正扎根于烂泥之中,不动不摇。

 

如何?艾尔德利奇嘶声说。你已经有所决断了吧?

 

沙力万目视自己被埋藏的双腿,污泥上黑色闪耀的水光无止境地流动着。吾可以与你做这桩交易,他说,但交易必须是桩交易。你将交给吾什么,作为换取神明的代价?

 

听闻这话,艾尔德利奇的身体开始出现骚乱。泥中的漩涡愈加疯狂地打转。那种冰凉黏腻的恶心触感沿着沙力万的身体向上窜动,触及那身华贵教袍的腰间,深蓝与紫色绣金线的绸缎顿时被腐蚀。沙力万周身腾起暗色光芒,顷刻间气流暴涨,一双硕大的枯枝的飞翼撑破背部的衣料高高展开。“退下!”他厉声怒吼,双手霎时燃起两道光芒,其一是力匹暗月的制裁大剑,其二是窃火而成的罪业大剑。那股力量下旧时的薪王亦不由得退却。艾尔德利奇受击蜷踞在他脚边,片刻后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声。

 

“吾能助你渡过深海!”他蠕动着,不知消化为几何的发声器官在时间与焚烧后初次发声,丑陋刺耳,如同最肮脏的墓穴中传出的动静,让人不寒而栗,“但一个神明还不够……不够……”他似兴奋又似焦灼,火光流窜,无数个活物在他黑色皮囊下蠢蠢欲动。

 

“你要什么?”沙力万低头逼视着他,“要葛温王其他尚在人世的孩子?那个畸形的不人不龙的女人?要更多的人牲?乃至更多的强者,乃至与你同时觉醒的薪王?”

 

“吾要——”艾尔德利奇的身形逐渐高涨,直至与沙力万等高,直至高过他,直至覆盖住沙力万的全部视野。沙力万直视他,不曾退却一步,手中双剑熊熊燃烧。

 

“你。”

 

话音刚落,那团纯黑的、混杂千百种生人骨殖的肉泥向他扑盖而来。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1)

若要去问最初的故乡?沧海桑田,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奇居倾颓,王朝兴亡,曾经恢宏的太阳王城亚诺尔隆德覆盖终年的积雪,其下衍生出伊鲁席尔这座冰雪主宰的、严寒的城。日冕西沉,残阳将逝,而伊鲁席尔永在月边。


沙力万居住在伊鲁席尔。他热爱此地沁入枝条的寒冷,那是故地留下的树骨中生长的习性。除此之外,他身上再没有留下一丝对乡土的眷恋。他的双足远离生养他的泥土,踏足冰凉的石面、一排排直指高瓴的冷白飞券。如今他已经站在企及高天的最后一个台阶前。旧王族行将入土的呻吟湮没在那座如今阴暗湿冷的殿堂中。葛温德林已“重病”缠身,幽儿希卡被软禁,亚诺尔隆德与伊鲁席尔充斥教宗的爪牙。他的“眼”覆盖洛斯里克的......

若要去问最初的故乡?沧海桑田,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奇居倾颓,王朝兴亡,曾经恢宏的太阳王城亚诺尔隆德覆盖终年的积雪,其下衍生出伊鲁席尔这座冰雪主宰的、严寒的城。日冕西沉,残阳将逝,而伊鲁席尔永在月边。

 

沙力万居住在伊鲁席尔。他热爱此地沁入枝条的寒冷,那是故地留下的树骨中生长的习性。除此之外,他身上再没有留下一丝对乡土的眷恋。他的双足远离生养他的泥土,踏足冰凉的石面、一排排直指高瓴的冷白飞券。如今他已经站在企及高天的最后一个台阶前。旧王族行将入土的呻吟湮没在那座如今阴暗湿冷的殿堂中。葛温德林已“重病”缠身,幽儿希卡被软禁,亚诺尔隆德与伊鲁席尔充斥教宗的爪牙。他的“眼”覆盖洛斯里克的出入之门,他的私语留在大书库的专籍之中,腐化那对本就心存不甘的双生子。曾经侍奉光明信仰,后来堕落为吃人恶魔拥趸者的幽邃教会也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而这一切,都是由曾经龙学院与大书库那个默默无名、备受冷眼的丑陋的树人学徒所做。他即将登顶这个腐朽世界的权力之巅,纵然它如同画中世界一般破败不堪,行将变成一捧黄沙。那抹将熄火焰的命运掌握在他手中,他陶醉于纸醉金迷,这是末世中一步步攫取的狂欢。但他所要的,连凌驾神明还不够。

 

他在等待钟声响起。

 

眼眸颤动,遍布各处的察觉到世界的角落悄然发生变化:卡萨斯之上的狼火再度点燃,毒沼的咕噜蠢蠢欲动;在他右手力量的源头,罪业之都的死寂中,沉重的脚步在奇高的王厅回响;火焰的余灰搔动他鼻息,树最厌恶的是窜动的火星。但更危险的气息还在临近。幽邃教堂中那团烂泥在复生。从巨大的棺木中流泻而出,沿途裹挟去人肉兽骨,沿着活祭品之路一路而下。没有人能够阻拦他,幽邃的圣者,食人的艾尔德利奇,在颓败的秩序中仍创造骚动。没人知道他要造访哪里,但艾尔德利奇拖着如山一般的身躯所去之处并不随意,那坨烂泥还有着清醒的意识,而他步步逼近的正是——

 

伊鲁席尔。

 

那是沙力万的所想吗?他似乎并不惊讶地让空了全城的道路,静静守在伊鲁席尔大教堂中等候外来者的造访。有一个真相鲜有人知:那就是臭名昭著的食人者、幽邃供养的神,在尚未人时的故乡正是此方寒冷之地。

 

“无论身在何方,伊鲁席尔永是故乡。”

 

沙力万等待艾尔德利奇归返故乡。他不惧怕强者到来,为自己抢占了幽邃势力、侵占了故乡的土地而复仇。艾尔德利奇正是他宏图中的最后一环。

 

众生的兴旺又如何?他的愿望只有泯灭那一抹火焰,碾碎燃烧万万年、滑稽而丑恶地苟延残喘的炭灰。神明的力量同其守护的光亮一般无限微薄,能够轻易踩在脚下。但这还不够。光凭这样的结局还远远不够。

 

 

 

那东西来了。

 

拖着满地黑色的消化物,沿途留下碎骨和腥臭的黏液。无人胆敢阻拦它,出现在路上的人、动植物乃至坚硬的石板都被侵蚀消化。他就这么出现在沙力万面前,以一团巨大、黑色的污泥的形态,黑色之中流动着炭灰的火星。沙力万看着他。

 

树人厌恶火,沙力万还厌恶泥土。他不愿想起扎根的感觉,不愿让自己受本能与过去一丝的支配。泥土肮脏、原始,缺乏磅礴涌现的、能够在瞬间摧枯拉朽的力量。他恨那是自己初生时力量的本源。那团游走的泥却缓缓缠了上来,带着他最厌恶的一切。他静静伫立着,没有挪动哪怕一寸。泥水和尸块漫过他的脚面,沾上他华贵的、镶满金线的教袍。绣织这件华衣的绣娘是他的骑士和野兽屠戮了三个村庄之后找到的。

 

树须和泥接触的一刻,他终于“听见”艾尔德利奇的思绪。那“声音”紊乱如同混满油污和浊物的水流,杂乱无章,充满噪音,只能依稀辨出含义。他对沙力万说:给吾那个神明。

 

这“声音”根本不被发出。沙力万意识到,自己所想也会在瞬间传递到对方的“耳中”。他放纵部分的思绪向对方敞开,就像暴露自己最隐秘的内里。他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在何处有所保留。他不疾不徐地应答道:恕吾在了解缘由之前,不能草率答应你的要求。神明虽然已经被抛弃,但却还没有失去生息,这是因为这片土地上尚有信仰和太阳的神明相牵。吞噬意味着动摇,即便那只是一轮黯淡的太阳。至于吾,如今是王都与这处北方之地真正的执掌者,如你所见。想要支配受供奉的神明,也必须经由我的首肯。

 

你害怕动摇?艾尔德利奇突然问。哪怕你的根须正在撼动这座庞大的城池?

 

是的。沙力万道貌岸然地作答。吾扎根此处并非为了蚕食,而是为了用一己之力稳固将倾的大厦。他的话被艾尔德利奇骤然的噪声打断了。那听起来就像是千万将死的人尖声刺耳的咆哮。实际上艾尔德利奇只是在发笑,

 

吾不关心什么王室或信仰。他说。吾不关心你耍的花腔,吾甚至不关心什么势力和权力,吾不在乎你侵吞了本该侍奉吾的幽邃教会的事。吾只要葛温德林,葛温德林在你手上。吾要吃了他。

 

沙力万笑道:你无法在说服吾之前跨出这座教堂。

 

艾尔德利奇的泥更向上蔓延,攀上沙力万枯瘦的双膝。但他诚实地回答:你以为的世界即将毁灭,成为灰烬,成为沙土。火焰将熄,那正是吾等受钟声召唤回返这个世界的原因。没有人比吾更明白这一点,因为吾曾是那团柴薪的一员。没有人知道失去火焰的世界的样子。但吾知道。这是身为幽邃主宰的圣者最远瞻的预知,但也仅此而已。深海即将成为世界的面貌,在那里,你所肖想的无上权力也不过是泡影一抹而已。吾需要那个神明的力量,哪怕这个世界的神早已经衰微,早已无力支撑辉煌。他的归宿就是成为吾的消化物,成为吾渡过那片深海的助力。你只要告诉吾他在哪里即可。

Lemyamacil

沙学存档

存档一开始脑的沙力万时间线:

绘画世界出生长大
学徒生涯(龙学院and/or大书库)。
暗月之剑。
暗中毒害葛温德林致“生病”,葛温德林将暗月之剑托付给幽儿席卡;摄政篡位,将葛温德林囚禁在巨大宝箱楼下,将幽儿席卡囚禁在俘虏之塔。
掌控伊鲁席尔,放逐征战骑士,由火焰魔女和教宗骑士掌管城市。在吃神没复活之前把幽邃教会也接管了。
钟响,薪王复活,沙力万与艾尔德利奇达成交易,由艾尔德利奇吞噬神明(和沙力万自己的部分身体)获得力量,而沙力万将会被艾尔德利奇庇护渡过深海时代。


然后

把前两天基于这个想法写好的利奇沙删掉打算重置了,一是老沙的角色曲歌词透露他是刻意篡位神明,为了灭火!为了创造黑暗的时代,为了...

存档一开始脑的沙力万时间线:

绘画世界出生长大
学徒生涯(龙学院and/or大书库)。
暗月之剑。
暗中毒害葛温德林致“生病”,葛温德林将暗月之剑托付给幽儿席卡;摄政篡位,将葛温德林囚禁在巨大宝箱楼下,将幽儿席卡囚禁在俘虏之塔。
掌控伊鲁席尔,放逐征战骑士,由火焰魔女和教宗骑士掌管城市。在吃神没复活之前把幽邃教会也接管了。
钟响,薪王复活,沙力万与艾尔德利奇达成交易,由艾尔德利奇吞噬神明(和沙力万自己的部分身体)获得力量,而沙力万将会被艾尔德利奇庇护渡过深海时代。


然后

把前两天基于这个想法写好的利奇沙删掉打算重置了,一是老沙的角色曲歌词透露他是刻意篡位神明,为了灭火!为了创造黑暗的时代,为了消灭这个世界全部的光明……至于艾尔德利奇,是安里的对话里提到,他的故乡其实在伊鲁席尔……“伊鲁席尔永是故乡”,歪曲一下解成伊鲁席尔敞开怀抱迎接艾尔德利奇的归来……可怕……

钙氧化合物
摸鱼页—— 很快乐,所以我要发...

摸鱼页——

很快乐,所以我要发,然后创死所有人


(人性是什么味道的,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的奇薪王呢?)

摸鱼页——

很快乐,所以我要发,然后创死所有人


(人性是什么味道的,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的奇薪王呢?)

碳烤阿鬼🐟

哎反正我磕的都很冷都打一下tag又怎么样呢。

哎反正我磕的都很冷都打一下tag又怎么样呢。

光之鷹麾下的一隻小白羊
艾爾德利奇是如何形成的?---...

艾爾德利奇是如何形成的?

--- 

三年前的草稿... 翻舊圖時看到就決定完成它w

艾爾德利奇是如何形成的?


--- 

三年前的草稿... 翻舊圖時看到就決定完成它w

哆啦七梦

p1,,,乱缝是吧

p2民国趴

p3-9争环传

p1,,,乱缝是吧

p2民国趴

p3-9争环传

哆啦七梦

游戏发行公司:冷冽谷

类型:双人 合作 恋爱养成 困难

好 评 如 潮

游戏发行公司:冷冽谷

类型:双人 合作 恋爱养成 困难

好 评 如 潮

今天天气真好啊

【黑暗之魂】浅海

  沙力万x艾尔德利奇

  浅海在陆地和深海中间,他们在屋顶和地面之间,对话在闲聊和严肃之间

  预警:ooc,很多私设,我流奇葩魂学

  故事大概发生在沙力万想要停下的时候,他还没有见到葛温德林,也没有见到双王子,事实上他正努力在大书库混,不知为何,反正他就是想停下,挺ooc的,于是艾尔德利奇带他看海,告诉他溺水的感受

  
  以下正文

  

  沙力万把兜帽拉的更低一点,顺着晚祷的人群进到教堂之中,偶尔他会用这种方式进来,比其它几种已经是显得虔诚许多。

  他安静听完了整个流程,正如每一次用这招进来一样,依旧没有信仰萌发,不信神者无信仰,也因此永远不会有奇迹。

  不信神者不是无神论者,这点倒是挺清楚的,...

  沙力万x艾尔德利奇

  浅海在陆地和深海中间,他们在屋顶和地面之间,对话在闲聊和严肃之间

  预警:ooc,很多私设,我流奇葩魂学

  故事大概发生在沙力万想要停下的时候,他还没有见到葛温德林,也没有见到双王子,事实上他正努力在大书库混,不知为何,反正他就是想停下,挺ooc的,于是艾尔德利奇带他看海,告诉他溺水的感受


  
  以下正文

  

  沙力万把兜帽拉的更低一点,顺着晚祷的人群进到教堂之中,偶尔他会用这种方式进来,比其它几种已经是显得虔诚许多。

  他安静听完了整个流程,正如每一次用这招进来一样,依旧没有信仰萌发,不信神者无信仰,也因此永远不会有奇迹。

  不信神者不是无神论者,这点倒是挺清楚的,这个世界多少有些神秘学色彩,不论怎样,他已经有点相信他即将要见到的人有点神性,尽管现在还不多,而最终有多少要看自己的决定。

  可惜他是个恶神,他在心中替整个白教笑叹,你们中最接近超凡的人在背离教义的路上狂奔。

  他爬上教堂顶端,在屋顶横梁旁的平台上找到艾尔德利奇,主教抬眼望着他,在进食间隙施舍给他一个微笑。

  “贸然在晚间拜访是不礼貌的行为。”

  “你在上面至少坐了一天,不可能看不见我。”

  沙力万从挎包中拿出什么扔给他,血液在空中划出一抹红色。于是艾尔德利奇将手上原本食物随意抛下,抬手接住了一颗鲜红心脏。

  “我姑且当你是为了我带来它。”

  他开始小口咀嚼起来,沙力万坐到他身旁,把大剑放在自己手边,沉默的注视着楼下,直到耳畔的声音停止才开口。

  “下一步我该去哪?”

  “这不该问我。”

  艾尔德利奇抹着手,把血污全蹭到沙力万衣服上,没有得到任何抱怨。每当他有所图时,总是很有耐心,这时候烦他也算是一种乐趣。

  “大书库。”沙力万喃喃自语,“麻烦死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艾尔德利奇抓起他衣服的下摆开始更为仔细的擦着手指,“你都已经穿上了一套彼海姆的衣服,把它换了又不难。”

  “一切的开始,大书库,洛斯里克,暗月之剑……深海时代,你想要的东西不值得我为此奋斗这么久。”

  “想太远了。”

  艾尔德利奇有点无语,故事刚刚到引言部分,有些人就开始脑内补完,他选择性不思考自己已经偷翻了一小块结局,开始谴责沙力万的行为。

  “我已经预测到它们。”

  “计划赶不上变化,往前走也不会很难。”

  于是沙力万不说话了,他们继续坐着,荡着腿,把视线发散到远方朦胧的烛火中,今日阴天,无月也无星,没有人知道这昏暗的角落中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又不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于是一切都安静下来。

  “浅海。”

  艾尔德利奇打破了沉默,他示意沙力万注意那些黑暗的角落,“黑是海,红是火。”

  “你在梦中看到?”

  “不遥远的未来。”

  艾尔德利奇敲着沙力万的手背,“你能在泥里扎根吗?”

  “现在我不会扎根。”

  “那你要重新去学。”

  艾尔德利奇说。

  这让沙力万有点烦躁,他总是不由自主去思考艾尔德利奇的每一句话,无论它们乍一听有没有实际意义,显然这一句就是似是而非的话,在预言和玩笑间摇摆不定,最终停留在闲聊之中。

  他决定把话题重置,先前困扰他的事情反而被放在了脑后,“浅海和深海有何不同。”

  “浅海比深海更浅。”

  “深海比浅海更深。”沙力万没好气的回他。

  “把蜡烛熄灭,不要怕有人,今天教堂无人值守。”艾尔德利奇舔了舔唇,“他们放假了。”他们的人生也放假了。

  沙力万随手甩出一个魔法飞弹,过于遥远的距离带来施法偏差,魔力的聚合体撞在地上,炸开一小片冰蓝碎花,于是他不得不认真起来,结果不错,之后弹无虚发。

  “大书库需要你,你是个魔法天才。”

  艾尔德利奇对此高度赞扬。

  “他们不需要太多魔法天才。”

  “他们需要,即使是在我们白教,魔法天才也不会被歧视,你知道麦克唐纳对吧,他研究的东西是被默许的。”

  “他信神,我不信。”

  “他也不信,洛伊德可没让他研究黑暗灵魂,我默许的。不信神者无奇迹,我觉得问题不大,没有奇迹不过是倒霉一点。”

  “不是那种奇迹……好了,搞定。”

  随着最后一根蜡烛熄灭,沙力万尝试结束这段对话。

  艾尔德利奇没有回答他,随着黑暗的降临,一种潜藏在暗中的东西正在显现,此时最好不要用话语惊扰它们,不如享受当下。

  沙力万适应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今天真的很黑,无月,无星,无火,他本来就不是非常好用的眼彻底失去了作用,其余感官自觉填补了空缺,于是身边人的温度和呼吸显得额外有存在感。

  属于白教的教堂此时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支配,或许一位来自黑暗的神明暂时接管了它,沙力万的确不知道这所谓神圣之地的暗面已然发展至此,这股未知的寒意让他想起故乡。寒冷,腐朽,渗进身体,和五脏六腑搅在一起,最后一起冻结碎裂,变成绘画世界的基础——冰和雪。一视同仁,并不因物种的差距产生偏差。

  他正是为此而逃离,现在却又在另一处触碰到。他开始再度思考自己的决定,最近他觉得那支持着他前进的野心之火即将变弱,变革如此艰难,而其它手段能让事情简单许多——找一条新的路。

  他早就在大书库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并且发现他们关于传火的理论事实上很有意思,火焰会熄灭,但也不会灭的很快,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或许长于他存在于世间的时间。

  简而言之,他不太想继续和艾尔德利奇的约定,他的同盟者没有展现出太多价值,在那些虚无缥缈的预言之外。

  但现在他发现艾尔德利奇在证明自己,该死的是,他为此再一次动摇。

  他感受到身边人伸出了藏于教袍之下的尾,顺着他的脊背爬到脖颈,攀附在肩胛之上。他突然有种感觉,属于恶人之间的心有灵犀——他或许要被推下去了。

  “艾尔德利奇。”他低声叫着他的名字,“你在干什么?”

  “我在拉住你。”

  艾尔德利奇用手抓住了沙力万的手,以此试图证明自己的友善,或者是隐藏自己的杀意,“小心溺水。”

  “如果火在不经意间熄灭,你就要被迫在黑暗中前行,自然而然落入海中,活活溺死。”

  沙力万感受到一股推力,来源于他背后的尾,此时在一片漆黑中,他似乎真的看到了海,一股奇异的腥味泛上来,猝不及防之下他有些不稳,向前倾时他开始下意识思考教堂的高度,一个密探能不能让他免于摔死。

  与此同时,有手轻推他胸口,两个力抵消,一切又回归到原位,沙力万侧头,努力试图从黑暗中看到艾尔德利奇的表情,以失败告终。他现在也没有办法点火,尽管剑就在手边,但显然要论距离,现在还是艾尔德利奇同他更近一点

  “比起我,他们更可靠吗?”

  “火焰会熄灭,比你想象中的要早很多。”

  “如果你和我并肩而行,我就会接住你,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他一向擅长蛊惑人心,真心伴着假意,恩威并施,一般人撑不住多久 但沙力万是个例外,他不是普通信徒,而是一个同盟者。不过他有自信把他拉到自己身侧,不信神之人只爱自己,那就成为他唯一的救主。

  “你要推我下水。”

  “不,孩子,我要领你下水,这只是浅海。”

  沙力万听到艾尔德利奇回答,语气柔和。于是他仿佛身处几小时前,听着布道台上主教诵念祷言,信徒们随声附和。想到此处他不由得皱眉,来自黑暗的神明正是艾尔德利奇,从一开始就是他。此处是唯一的码头,他一直在此看海,白日和黑夜,他的力量就来源于这片黑海。

  “别这么叫我,我不信那一套。”

  但他不信神,无论善恶。

  “好吧。”艾尔德利奇从善如流,“那么沙力万,来跳水吧。”

  沙力万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艾尔德利奇这次如何,他都有信心全身而退,事实上他已经默默向后退了很多,但这绝对不包含在他的预测之中——

  艾尔德利奇用整个身体缠上了他,在瞬间发力后,他们一同坠落。

  三十米?四十米?这个教堂到底有多高?

  无论有多高,至少沙力万成功反应过来,抓住了剑,出于本能给他们两个都放了密探。

  然后他只能听到风声,和艾尔德利奇疯狂的笑,他用指甲扎到他肩膀中,抠着烙印掀开旧伤疤。

  

  没有太大的砸地声,因为地面是软的,水声是因为有一层浅水。沙力万用了几秒钟意识到这一点,他身下的艾尔德利奇还在笑,依旧没放开手,于是他们维持着这个奇异的拥抱许久,直到艾尔德利奇开始咬他的唇。

  “接住你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沙力万回应着他,顺手从身下扯出一些滴水的物体,手感像软泥,“哪来的,刚才还没有。”刚才指的是烛火尚未熄灭时。

  “最近教堂……装修,变化很大,一秒钟一个样子。”

  艾尔德利奇话说到一半就开始咳,沙力万闻到一股腥味,不太清楚这是内出血还是他单纯把胃里那点晚饭吐出来了,反正意识回归后他一点也不担心他,谁没事会担心一个拉自己跳楼的人啊。

  他起身,把艾尔德利奇从水里带起来,对方还在呛咳中品尝他,从唇一路咬到肩头,尾巴绕在他腰上不动,“点火吧,离我远点。”

  沙力万如蒙大赦,抓起大剑,随着一声轻响,火焰在剑身上燃起,他把剑举远一些,看到了一地烂泥和污水,还有一个缠着他不放的艾尔德利奇。

  “这里到底怎么了?”

  “涨潮。”

  艾尔德利奇维持着下半身挂在沙力万身上,上半身翻下腰抓起一把黑泥给沙力万看,“今天正合适,于是潮水涨起来。”

  “这是什么?”

  “幽邃,不要再问问题,安静听我讲。”

  艾尔德利奇开始了科普,沙力万把这归类为职业病,毕竟一个人要是天天负责听人废话,还要用典籍里的更多废话为废话找出个解答来,那么他一定对问题很敏锐,敏锐到不想听人多说。

  “这里死过不少人,在他们使用我处理不死人之前,自有一套方法。”

  “有些晚上,就在这里,很多不死人,胸口开着洞,里面深埋着洛伊德护符……就是捕猎不死人护符,防止他们逃跑。骑士用大剑砍下他们的头颅,他们有的彻底死去,有的回归篝火,死去的人留下,而活着的人也不能全身而退。”

  “留下了灵魂。”

  “你答对了。”

  “每天白天,信徒祈祷,为了自己为了神,也在不知情中为了脚底下的海,可惜毫无作用,它只是退潮。”

  “晚上又涨起来,偶尔我还会往里加点水。”艾尔德利奇把手中泥掐碎,给沙力万看其中的碎骨。

  “讲完了,你对此有什么见解?”

  ……

  他饶有兴致看向眼前人,对方沉默良久,带着些纠结和惊惶说出了回应——

  “世界之渊就在此地。”

  “你和麦克唐纳说出了一样的话,不愧是魔法天才,不过他比你当时更开心一点。”

  “你也带他跳水了?”

  “当然没有,我可没承诺接住他。”

  沙力万冷哼一声,艾尔德利奇知道他其实有点受用,这人就是自我感觉太良好,恨不得被特殊对待,所有人都捧着他。

  他倒也愿意纵容这份任性,“你最初的问题解决了吗?”

 

  “解决了。”

 

  沙力万用没拿剑的手揽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

 

  “那轮到我了,我还有问题呢,你能在泥中扎根吗?”

 

  现在沙力万读懂了这句话,这不是预言不是废话也不是闲聊,是个暗示。

 

  “不会,但是可以学。”

 

  

 

  他们在泥水中扭成一圈,沙力万用自己把艾尔德利奇贯穿在世界之渊,在律动中汲取,正如他年幼时在绘画世界的无边雪原用根茎榨取贫瘠土地上的养料,不同之处在于,现在的他早已遗忘那技巧,但土地前所未有的肥沃。

 

  他触碰到幽邃的本质,突然又感觉到冷,刚才被暂时忽视的感受,随着动作,粘稠冰冷的水流被扰动起来,所谓幽邃,灵魂的沉淀,至暗至冷的污秽之物。

 

  经由艾尔德利奇的身体,他窥到深海的边界。

 

  艾尔德利奇把自己放的很开,仿佛真的把自己置身于奉献者的位置,承受沙力万疯狂的掠夺,这是必要的牺牲,他乐于付出代价。他以笑面对,无视内脏被撕碎吞噬的折磨。

 

  “你看到了什么?”

 

  “海。”

 

  那就对了,艾尔德利奇欣慰的笑起来,支起身子迎合他的动作,“靠近一点,不然会很冷。”

 

  其实沙力万现在感觉不冷了,这意味着两种可能,一,水热起来了,二,他变冷了。低温中的人反而会觉得热,生于雪原的他见过很多死前拥抱冰雪的无知者。因此第二种可能让他从狂热中分出一丝清明,“你还是在拉我下水。”

 

  “亲爱的,一直都是,我一直在拉你下水。”

 

  艾尔德利奇把他绞的更紧,“别怕,你不会落入海中。”

 

  “你只是会变成海。”

 

  沙力万被他拉着,从浅海向深海一同坠落。

 

  

 

  他们躺在教堂地板上看太阳升起。潮水已然退去,阳光照进来,他因此坐起身来迎接,但他没有感受到暖意,反而被去而复返的寒冷浸透,把冻僵的手放在热水中会得到同样的效果。

 

  “你完全重新学会了扎根,长势喜人。”

 

  他身旁的艾尔德利奇开口,沙力万还没有从他身体里撤出去,他被迫跟着一起起来沐浴阳光,对此他不予评价,但总体还是不太舒服的。

 

  他逗弄着沙力万新生的暗色枝条,触觉迟钝的当事者本人却还没有意识到,“怎么了吗?”

 

  “很漂亮。”他折下一根,举到沙力万眼前,“北境的法师最爱用一种触媒,他们称它为妖树枝条,这名字也很适合你啊,妖树沙力万……”

 

  沙力万在一瞬怔愣后,从他手上大力夺过枝条仔细观察,“哪里来的?”

 

  “后背,恭喜你有了翅膀,这不能怪我,谁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想的……”

 

  艾尔德利奇安慰的拍拍他,被一巴掌拍开也不恼,“我觉得能收回去?”

 

  

 

  于是沙力万被迫带着一对勉强被塞在袍中的大翅膀离开教堂,他实在想不通事情如何一路狂奔至此,或许正是应了艾尔德利奇的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几天后沙力万在大书库得到了两个消息。

 

  第一:洛斯里克王子很欣赏他,希望请他做自己的讲师。

 

  第二:主教艾尔德利奇在白教教堂中宣称旧神已死,不知为何,无人反对,于是教堂换了名字。

 

  幽邃教堂……

 

  他无声默念着这个名字,从中品出海水的苦涩,他最近仍在努力尝试掩饰的翅膀开始轻轻颤动,触电般的痒意席卷他全身,他突然觉得很渴,渴望,渴求,一株植物原始的欲望。

 

  他决定再去看一看海。

 

  

 

  end

 

  

 

  惯例废话:

 

  他们看海的地方在幽邃教堂顶,都是小偷巨容易滚死,通往罗莎莉亚寝室的那个顶端,有一个平台,骑士守着祝福宝石。

 

  “世界之渊就在此地”,这句话出自强力幽邃灵魂的介绍,我很喜欢这句,全介绍如下,摘自vg百科

 

  [“幽邃灵魂”的进阶魔法。

 

  能射出威力更强的黑暗灵魂沉淀物。

 

  同时身为魔法师的麦克唐纳大主教,曾因为教堂存在的沉淀灵魂,开心地说:“太棒了,世界之渊就在此地。”]

 

  就因为这句话,我把幽邃教堂定义在陆与海之间,是为浅海,在力量的本质上,幽邃也是有别于深渊,深渊更显著的特征是人性,幽邃的特征是灵魂沉淀

 

  浅海是有潮起潮落的,但是水在变多,教堂像是地势低的那一块,随着灵魂的增加,迟早要落入深海。

 

  我甚至私设艾尔德利奇的能力就来源于浅海,他幼年时看楼下处死不死人,被教堂的浅海选中,得知深渊是一切的归宿,是深海,幽邃是浅海,一切都要陷落到深海之中

 

  被海选中会崩溃发疯,没有发疯的人就成为了海的一部分,海选中了艾尔德利奇,艾尔德利奇又把沙力万拖下水,从同一个码头

 

  沙力万年幼时在绘画世界,那里的冰雪本质也是在腐朽,但他那时没有踏入海,那里也没有海,反而在多年后被艾尔德利奇拉入海中,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更习惯这些,无师自通重拾扎根

 

  沙力万的摇摆不定源于他的自爱,他觉得水在有生之年都不会涨起来,没必要沾一身腥,但艾尔德利奇拉他下水,告诉他如果混日子迟早要被淹死,水一直在涨,此处即为浅海,想活就好好扎在我身上,所以他只能乖乖听话,从此放弃摸鱼

 

  后来他们还搞了很多次,活生生给翅膀都搞黑了(X)

 

  沙力万也不是一无所获,他得到了一双翅膀,重拾扎根技能,一个来自于艾尔德利奇拉住他的承诺,还有一点以后用的上——艾尔德利奇身边或许有一个在魔法上和他不相上下的人,尽管建立在对方在全身心研究他在摸鱼思考的情况下,他也迟早会解决掉这个虔诚的麻烦家伙

 

  以上都是带有极大个人色彩的设定,只限用于本篇文当中,简而言之就是为了一句话编故事,有一碟子醋硬生生开始抓螃蟹了

 

  我只是喜欢暗流涌动的感觉,亮面和暗面,某一天平衡打破,潮水涌上来了,有人在深海里大笑

 

  或者是出于各种目的,一个人向另一个人分享小小世界,一片浅浅的海洋

 

哆啦七梦

手書-沙力萬的懲罰遊戲

非常PPT的做完了!做的途中使用了很多FS社傳統偷懶大法(。)

很喜歡沙力萬這個角色,所以純純是廚力作,不指望能讓大家對他有所改觀,但是希望大家能看到另一個視角的他!野心勃勃、步步為營,最後卻惜敗與小皮盾(笑),不得不說讓人感到悵然若失呢。灰燼第一次打敗給ta設下重重障礙的沙力萬、走到後院時,究竟會是怎麼想的呢?背後牽動著他人和自身命運的,是灰燼,還是玩家呢(還是宮崎英高)?

手書-沙力萬的懲罰遊戲

非常PPT的做完了!做的途中使用了很多FS社傳統偷懶大法(。)

很喜歡沙力萬這個角色,所以純純是廚力作,不指望能讓大家對他有所改觀,但是希望大家能看到另一個視角的他!野心勃勃、步步為營,最後卻惜敗與小皮盾(笑),不得不說讓人感到悵然若失呢。灰燼第一次打敗給ta設下重重障礙的沙力萬、走到後院時,究竟會是怎麼想的呢?背後牽動著他人和自身命運的,是灰燼,還是玩家呢(還是宮崎英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