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斯官方外传小说

1259浏览    5参与
火与女孩

千空转移了艾斯,免受致命一击!!路飞笑得多开心,赤犬一脸问号。我好了我活了,生存if,还是官方的!(日常卑微,一张图就心满意足了)

千空转移了艾斯,免受致命一击!!路飞笑得多开心,赤犬一脸问号。我好了我活了,生存if,还是官方的!(日常卑微,一张图就心满意足了)

风过留痕.

【自翻/艾伊丝】随我而去(Come Away With Me)

【提前CP避雷谢谢!!!!】

原作者:Arrogant_Vice

原作名称:Come Away With Me (随我而去)

[图片]

原作链接:see comments

‼️【禁止二传】【禁止二传】【禁止二传】【禁止转载】‼️

待授权!待授权!待授权!原作者现在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所以我现在就先尝试着翻翻,一旦作者表示不同意我立刻就删除。

 写在前面:这个作者文笔很好,人物也不OOC,但是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我可能会加以润色使得全文读起来更加流畅,所以有些地方不会直译而是采用意译。如果有条件建议去原网站摁“Kudos”并“Bookmark...

【提前CP避雷谢谢!!!!】

原作者:Arrogant_Vice

原作名称:Come Away With Me (随我而去)

null

原作链接:see comments

‼️【禁止二传】【禁止二传】【禁止二传】【禁止转载】‼️

待授权!待授权!待授权!原作者现在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所以我现在就先尝试着翻翻,一旦作者表示不同意我立刻就删除。

 写在前面:这个作者文笔很好,人物也不OOC,但是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我可能会加以润色使得全文读起来更加流畅,所以有些地方不会直译而是采用意译。如果有条件建议去原网站摁“Kudos”并“Bookmark”。如果不介意就往下读吧。带下划线的是心理描写【为啥Lof没有斜体功能啊。


第一章:成长与信仰 (I Will Be Strong)


她最近老是梦到过去。

那些记忆在她脑海中循环播放,一遍一遍地像围着花转圈的蜜蜂,而那嗡嗡声在她耳边萦绕不散。

 

梦境中的片段不断交替,时而是“火拳”艾斯(伊丝卡仍然坚持称呼他为“火拳”)冲她伸出手,执拗地邀请她上船成为他的伙伴,时而又是渐渐隐没于天边的海贼船,而她就这么站在岸边沉默地看着他远去。

 

伊丝卡清楚地知道,作为一名海军军官,如果在当时就这么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和下属,然后转头踏上一艘海贼船是多么危险而又不负责任的选择。这是她永远不可能接受的事,她的道德底线将她牢牢封在原地,令她无法随他一同跨过海崖越上甲板,也让她提前在他的旅途中退场。

 

但是即使有了这样的决断,当她最终选择站在原地,继续坚守自己的身份时,火拳的表情还是狠狠地烙刻在了她心里,带着滚烫的温度,让她经常感到难以呼吸。

 

他的脸上全是失望,痛苦,还有某种深切的渴求----那些复杂的情感凝结成了一把刀,而那刀割在身体上的疼痛与她在发现多洛中将真面目时的感受如出一辙。

 

这种痛苦一般只会在一个人发现对方表里不一时才会产生。

 

把卑劣的多洛中将视为偶像是伊丝卡犯得最大的错,这也是她一生的耻辱。那么,当她让艾斯以为她选择了他,但最后她又拒绝与他们同行的时候,艾斯是不是也感受到了这种深切的背叛,并且就像她现在厌恶着多洛中将一样厌恶着她呢?

 

不会的,艾斯肯定知道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对吧?毕竟他可是艾斯啊

她抱着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努力地平息着自己心里溢出的罪恶感。但是那些回忆仍然在梦境里冲她嘶吼,将她吞没,让她惊醒后越发感到无所适从。

 

在与多洛的一番冲突后,因为海军总部的传唤,她被迫提前结束了自己的休假,离开了香波地诸岛并前往总部接受调查。但是很显然,审问过程中,比起了解多洛肆意纵火烧伤无辜,高层明显更在意那位所谓的‘超级新人’居然拒绝了七武海邀请这件事。

 

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件之后,伊丝卡终于迟迟明白了为何艾斯要拒绝邀请。

身为一介海贼,他所执着于的梦想已经在她的正常认知之外,而且,最重要的是,整个王下七武海制度早已千疮百孔,那些名号只不过是裹着光鲜亮丽的外表,而里面却是一团腐肉。

 

过了一段时间,当她在报纸上看到“火拳加入四皇白胡子海贼团”这则新闻时,她才真正认识到,打一开始,‘招安’这个选项就不在火拳的考虑范围之内。

 

伊丝卡曾经尝试过向高层讲述她的故事,以及解释香波地诸岛上发生的事,但结果是她因为“办事不力而放任黑桃海贼团进入新世界”为由被狠狠训斥了一番,下一秒她就便又被打发去继续她所谓的日常巡查‘工作’。

 

……

 

她呼出一口气,日子还在继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改变,就好像那些血淋淋的事实不存在一样。

但是那支离破碎的信仰、痛苦的梦境和纷乱的回忆仍然躺在她心中最深处的角落,使伊丝卡感到自己正在渐渐变得与这个曾经自己热爱的地方格格不入。

 

 

审讯结束后的第二天,鹤中将找到了她,问她是否愿意接受暂时调职,到她手下工作一段时间。伊丝卡接受了她的提议,在发现多洛中将的真面目后,她现在急需再次找到自己身为海军的意义,并且找到新的归身之所。

 

在登上鹤的舰队后,伊丝卡认识了更多的同僚,并在鹤的指导下得以精进自己的剑技。在心渐渐安定下来的同时,她终于能开始好好回忆那段追捕艾斯的时光。

 

当然,关心“火拳”的,貌似并不只有她。

 

“那个男孩拥有自然系的火属性能力?“鹤咂咂嘴,端起一杯茶。

 

书桌后年长的老智将表情温和,手中飘散出的袅袅茶香和牛皮纸的味道让原本有些慌乱的伊丝卡渐渐平静下来。她目光扫过办公室的墙壁,墙上鹤年轻时留下来的照片莫名提醒着她,即使同为海军,有些人却可以带着荣耀,骄傲而又坦荡地走完一生。

 

想到这里,伊丝卡点头,内心期盼着这位资深军校可以告诉她一些有用的建议来帮助她应对这些恶魔果实能力。她也许再也不会见到艾斯,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对上其他自然系能力者,所以她想变强,即便这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的确,她现在感觉自己像是没有焦点的照片,仿徨地寻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意义,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在努力训练、尝试寻找新目标和破罐子破摔之间选择最后者。在努力挖掘身为海军的意义的同时,她甚至可以抽空去理清自己心里乱成一团的情感和诡谲的焦躁。

 

她努力抑制着自己,刻意不去深究那些梦境残片,刻意回避着自己对艾斯的回忆,然后尝试把重心放在坚定变强的决心上,这样她似乎才能保持自己一腔热忱不被之前上头冰冷的责骂和正义内部的腐败浇灭。

艾斯走了,所以现在她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寄托自己执念,能继续鼓舞她往前走的事物。尤其是她现在艰难的处境…想到这里,她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那陈年烧伤似乎又在隐隐作痛。

 

“请允许我加入您的部队,我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海军,追寻并守护我心中的正义。”

 

这是她对鹤的请求,也是她对自己的宣言。

 

 

 

 

 

 

 

--------------------------------------------------------------------- 

几个月后。

 

她现在已经是伊丝卡大佐了。

 

那个曾经剃头挑子一头热、只为抓住一个海盗而活着的愣头青少尉已经不见了。如今的她有了属于自己的船,但也逐渐承担着更重的责任----比如说她现在要追捕的目标可不止一个。

话说回来,尽管她过去在追捕“火拳”上栽了跟头,今年她还是晋升了----但这可能主要是因为今年进入伟大航路的海贼数量激增,海军各部急需更多的人手和战力,所以她才借着势头往上冲了几层,一跃成为了年轻的大佐。

 

总之,伊丝卡曾以为自己在短时间内不太可能突然升到这么高的职位,但是事实却相反。她有些庆幸,暗想也许如果她足够努力,也许有一天上层会淡忘她曾经的过失。

 

在她即将神游天外的时候,鹤打开了文件夹,浏览过她的资料。

 

“但是你还是不知道如何使用霸气,对吧?”上了年纪的老将锁紧了眉,抬头直视着伊丝卡。

 

伊丝卡瞬间回神,咬住下唇,尴尬地点点头。

 

鹤有些气恼地吸了口气:“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你在遇到那个火焰小鬼前几乎从未成功缉拿过任何一个海贼。当然,东海上没有一个海军基地有那些训练设施来教授新兵和低阶士兵如何使用霸气。负责你们队的中校本该早早意识到这点,然后赶紧派一个懂霸气的人过来代替你去抓那个男孩,而你们—”她瘪了下嘴,“应该在旁边好好学习如何开发并掌握武装色霸气。”

 

此话一出,伊丝卡顿时感到羞愧难当,重重垂下了头。鹤的直言不讳让她终于认清,打一开始,她压根就没有能力去抓捕艾斯,因此她之前对黑桃海贼团的玩命追捕一直都是毫无意义的,完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至此,她猛地回忆起他们不再视她为威胁,而更多地是一个‘烦人海军’的那一刻,瞬间,耻辱感像洪水一样朝她铺天盖地地卷来。更痛苦而难以接受的是,她怀疑也许当时艾斯只是把她当成笑柄,出于同情才会愿意邀请她上船成为他的伙伴。

 

想到这里,她喉咙如同火烧火燎。

不,他不会这么想的。他并不是那种刻薄尖酸的人。他从来不是。他是个好人,是我妄想过头了……

 

讲实话,在心底某处,她其实一直在因没有抓到艾斯而窃喜着。比起放任他逍遥法外,如果看到他被关进监狱、禁锢于铁窗中,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自由自在地行侠仗义的时候,那将是另一种的折磨,而且后者从本质上来说更令她痛苦。已经想到这里,伊丝卡却还是对她自己本身的弱小无知难以释怀:因为这份弱小,她无力改变任何事情,也无法掌控自己或者是他人的命运。

 

“您能教我该如何掌握霸气吗?其他中将都不愿意指导我,”她乞求道。她曾经去问过鼯鼠和史铁雷斯中将,还有很多其他在军中享有声望的高级将领,但他们无一不是在听完她的请求后赏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不耐烦地以“没时间”为理由将她打发走。

 

鹤的眼神瞬间变得阴沉起来,这位年长的女中将毫无疑问地意识到了,在海军这种典型男性占多数的指挥部队中,伊丝卡的性别让她被其他人,尤其是那些男性将领随意轻视----毕竟那些人总是认为女性在战斗方面总是缺乏潜力,因此并不值得被重点培养。

 

“好吧,那么我会亲自训练你。但你最好做好准备,霸气只有通过打磨纯粹的意志力中,以及在最可怕的环境里奋斗是才能被学会并加以掌握。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打算追杀这个男孩吗?你一定最近听说过关于他的消息吧?”

 

听闻此话,伊丝卡在座位上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她的确听说了那个新闻----“黑桃海贼团“船长艾斯现在已经是“白胡子海贼团”的二番队队长。但是这跟她决定留下学习霸气好像没什么关系,毕竟她再也不想去抓他了。

 

“我曾经有这个机会,但是很显然我没有抓住它,于是我失败了。但现在,我只希望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能拥有保护平民的力量,即使那时要面对的人不再是“火拳”。如果到时候我真的遇到了拥有超越普通士兵能力的海贼,我想用我本身的能力去拯救那些比我弱的人,那些无辜之人,那些善良之人,并好好维护那些得来不易的和平。”

 

而且,我并不觉得我还有机会再见到“火拳”,她暗自腹诽,这样最好。至少在了解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之后,我并不觉得自己能下定决心去逮捕他。

她在心里加了最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仿佛这样能让她更加心安理得地去逃避她和艾斯之间越发模糊的关系。

 

当然,如果硬要说真心话,伊丝卡其实是很想念火拳的。过去,即使她只是在乐园近海例行巡查,不知为何,黑桃海贼团总能突然跃出地平线与她打个照面。此刻,脑海里封锁着的记忆碎片似乎又在蠢蠢欲动。就像在梦里,那些她与那位英俊船长聊天、以及不由自主沉浸在他船上那热情气氛中的时光又开始在她眼前走马灯似的播放。

 

在内心的最深处,也是最阴暗的一个角落,伊丝卡知道自己其实是对黑桃海贼团以及他们的船长抱有好感的。

 

但是身为一位海军将领,对一个海贼产生某类诡异好感是非常危险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即使再难受,她必须得承认,对她和艾斯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天各一方、再也不见。

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她打算忘掉艾斯并抹去他在她生命中留下的痕迹。

因为不是所有的海贼都像艾斯一样,也不是所有的海军都像她一样。

 

她还没准备好去面对前方未知的危险,也并没有获得能从这些迫近的威胁中保护人民的能力。她有责任变得强大,成为那种她自己一直想要追随、一直视为偶像的海军。

 

备受尊敬、善良、无私,并永远保留着为保护‘正义’而献出生命的热忱和坚定。

 

鹤看起来对她的回答很满意----至少这位老将脸上的皱纹好像舒展了一些。她站起身,递给伊丝卡一份刚拟好的训练日程。

 

“你知道,我对你有很高的期待。我所要求的就是你要在训练中咬紧牙关,尽你最大的努力,然后从你的过去走出来。在这片广阔而又狂暴的海域上,唯有怀抱并坚守明澈初心之人才能成功驾驭这惊涛骇浪。”鹤淡淡地看着伊丝卡,目光清亮逼人。

 

伊丝卡低下头,再次感谢了这名广受爱戴的年迈中将。从现在看来,她大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驻守在‘乐园’,并主要负责压制东海和南海的新星海贼们。这是极好的,因为在这段时间内,她便可以在好好提升自己的同时再次找到属于自己的、身为一名海军的信仰。

 

哦,还有,如果运气好的话,她甚至可以顺利忘掉自己心中对火拳的奇怪感情,并悄悄在脑中抹去他们二人残留在梦境中的回忆。

 

----TBD----

有一点小吐槽,伊丝卡年纪轻轻晋升少尉,我觉得至少也应该算是同届同龄之间立过功干出点名堂来的,不然她“打钉”/“钉子手”的称号和威慑力是咋来的…所以她肯定也算过抓到过很多杂鱼的吧…

不过这点小bug无伤大雅啦。第一章主要铺伊丝卡的箭头,到第二章第三章几乎全是糖【但是都好长啊】


火与女孩

【自翻】艾斯外传小说第一卷·第三话(上)

丢斯:第一人称我。艾斯出海后最初的伙伴。立志写冒险记。

斯科尔(スカル):情报师。名字源于英语skull,骷髅头的意思。戴着骷髅面具,身上有骷髅饰品。

柯塔兹(コタツ):大山猫,样子凶恶但声音意外的可爱,很胆小。日语こたつ是暖炉,被炉的意思。

伊斯卡(イスカ):对艾斯穷追不舍的海军少尉。富有正义感,重视部下。

米哈尔(ミハール):原教师。宅,很少从船舱里出来。是个很厉害的狙击手。

——————————————————

第一卷·第三话

我们的旅程还在继续,新世界就在我们眼前。


伟大航路的旅程即将结束,此时的黑桃海贼团已是19名船员和一只猫的规模。伴随着以艾斯为首...

丢斯:第一人称我。艾斯出海后最初的伙伴。立志写冒险记。

斯科尔(スカル):情报师。名字源于英语skull,骷髅头的意思。戴着骷髅面具,身上有骷髅饰品。

柯塔兹(コタツ):大山猫,样子凶恶但声音意外的可爱,很胆小。日语こたつ是暖炉,被炉的意思。

伊斯卡(イスカ):对艾斯穷追不舍的海军少尉。富有正义感,重视部下。

米哈尔(ミハール):原教师。宅,很少从船舱里出来。是个很厉害的狙击手。

——————————————————

第一卷·第三话

我们的旅程还在继续,新世界就在我们眼前。


伟大航路的旅程即将结束,此时的黑桃海贼团已是19名船员和一只猫的规模。伴随着以艾斯为首的黑桃海贼团成为了让其他海贼不可忽视的存在,作为船长的艾斯的悬赏金自然也节节攀升。


正想乘势大张旗鼓地闯进新世界,但似乎并非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你看,立刻就从情报师斯科尔那传来了等一等的消息。


“镀膜?”艾斯歪着头一脸疑惑。


煤油灯照亮着整个房间,躺在艾斯脚边的是蜷缩着身子安稳睡去的柯塔兹。斯科尔在桌面上展开着自己绘制的航海图继续解释道。“用特殊的天然树脂包裹着整艘船就可以在海里航行,甚至下潜到海底。”


记录指针指着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在深海里的鱼人岛。毫无准备是无法到达的。为了能到达海底,不得不请专业的人给船镀膜。而能给船镀膜的地方在......


“香波地群岛吗......”艾斯看着斯科尔的航海图喃喃自语道。那是一个由各种各样的小岛聚集而成的地方。在斯科尔的提议之下,黑桃海贼团正往着香波地群岛航行。


“所谓的香波地群岛,准确来说它并非一座岛。它实际上是世界最大的亚尔基曼红树。岛的地面实则是树根。它的分泌物就是镀膜不可或缺的树脂。”


“原来如此。所以即便我们向它驶去记录也不会发生改变。”我看着航海图小声说道。


航海图上记载的79座岛屿,全都是红树林,而大家则在树根上生活着。实在令人惊叹。


“关于技术高超的镀膜师,我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但最快也要三天时间。”斯科尔继续说道。


“要在这禁足三天啊......”艾斯面露难色。


平日里不怎么看航海图的艾斯,像这样对着航海图露出为难的表情这种事,真是一道不可思议的风景。不过,不是“逗留”而是“禁足”这种用词,是很有艾斯风格的表达了。


“那这里的食物好吃吗?”


这也是很有艾斯风格的问题了。


“香波地群岛可是新世界的入口,是很有名的旅游景点哟。美食应有尽用。”


“原来如此......”


虽然艾斯给人一副苦恼的模样,但他的表情已经完全明亮起来了。丝毫藏不住激动的心情。


“那这个骷髅头标记的地方是我们不能去的地方吗?”艾斯指着航海图上的超大标记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艾斯船长。这是我的标记。也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目的地。我们现在可是正在前往这个地方哟?”


“这样啊......不过不觉得这个标记很难懂吗......?”


“嗯!?这样子吗?那就没办法了.......”斯科尔一脸勉强地拿起红色墨水笔画了个大大的心将骷髅头围了起来。


我看着艾斯一言难尽的表情。我可太懂这种心情了。


船正在航行,越来越接近香波地群岛了。不久我们就会到达斯科尔航海图上的目的地,骷髅头标记的地方。


我们抬头便能看到高耸入云的巨树。


“好大......”我忍不住惊叹。


耸立在眼前的是超乎意外的巨树。如此巨大的树的树根分泌出特殊的天然树脂,是镀膜的材料。


它们随着树根的呼吸吸入空气而膨胀,形成一个大大的泡泡飘荡在空中。漫天飞舞的泡泡反射着阳光闪烁着七彩的颜色。看着如此梦幻的岛屿景色,我不禁一时失声。飘荡着泡泡的街道尽头是大型的观光游览车。仿佛梦境一般。


虽然很不甘心,但这种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不对,我可不能认输呢。”我调整了自己的想法,从大衣外套拿出笔记本,翻开崭新的一页,将眼前的景色转化成文字。


动用我所有的词汇去记录,没有半点犹豫,一气呵成。今天的状态特别好,好到害怕自己的才能。


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听到从身后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纳尼纳尼......'超厉害的树、超牛逼的岛。'什么?就这?”

“‘飞舞着泡泡之类的东西将会把只懂说好厉害的我带去哪里呢?’你究竟想去哪里啊......”

“‘我就像是无根的草,到处漂泊。这样的我在这样的树根下生活可以吗?可以的!耶!香波地’这什么奇奇怪怪的......”


我发出哀嚎。“唔哇哇哇哇哇哇哇不要读出来啊你们这群家伙!!!!”


随着我的大喊,船上一阵爆笑。


“你、你......哈哈哈......你不是想要写冒险记的吗!”

“就这......哈哈......冒、冒险记什么的不太可能吧?”


面对忍不住笑出声的船员们,我反驳道,“这、这只是构思笔记,也就是框架!接下来会写成超厉害的文章!给我等着!”


“哈哈哈,那我就好好期待一下吧。”

“反正都这样了,那就拜托你啦。记录我们大显身手的故事。”


他们边说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暗暗发誓,待我写成之时,即便是意气用事也好,一定要故意隐去他们的名字。


黑桃海贼团的船穿梭在树根之间,想要停靠在不起眼的的地方。香波地群岛固然是有完备的港口,但我们无法靠近。因为为了镀膜,我们至少要在岛上逗留三天。这段时间里如果被海军和赏金猎人,或者是不怀好意的海贼盯上,别说镀膜了,船都要整没了。


广阔的香波地群岛有很多政府管不着的无法地带,我们决定选择那样的地方停靠海贼船。比起无法反抗的状态下被海军扣押船只,无法地带才是我们熟悉的地方。


静静地将船驶入巨树阴暗处的尽头,做好了停泊的准备之后,斯科尔提醒船员们:“不仅仅是海军和赏金猎人,还有世界贵族人贩子......在这里能引起纠纷的事有很多。在完成镀膜之前,请务必不要引起麻烦事哟。”


特!别!是——斯科尔往艾斯看去。


“拜托了哟,艾斯船长。”


“啊?什么啊?”眼睛闪闪发光地望着香波地群岛的艾斯露出了纳闷的表情。“都说明白了。话说那个‘伟大馒’好吃吗?”


“你这是完全不明白吧......”


‘伟大航路馒头’简称伟大馒,是岛上的特产。似乎艾斯的脑海中已经满是登岛之后要吃什么了。斯科尔看着这样的艾斯忍不住叹了口气,向我投来了目光。已经猜到斯科尔想说什么的我苦笑了一下向他点了点头。


“我会看着他的。如果放任他一个人的话,说不定会烧了世界贵族.......”


“喂喂喂,可饶了我吧!虽说我是情报师,但我也还没设想到那种程度的事啊!绝对要好好看着他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看着突然开始着急的斯科尔我忍不住笑了,而看着我的斯科尔也笑出了声。


就在这个时候,船已经完全停下来了。结束令人神经紧绷的停泊工作的那一刻,船上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只要不跟世界贵族扯上关系,除此之外只要不被海军盯上就应该.....”


“火拳我等你很久了!在这里碰上就别想逃跑。”斯科尔的声音中似乎夹杂着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多大......问题......”斯科尔的脑袋仿佛生了锈,一点点地转过去望向声源处。我也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船外的情况。


“给我出来!今天我一定要抓住你!”这般响亮的声音,毫无疑问是伊斯卡了。


她就站在船外,挽着胳膊抬头看着我们。


“又是她......”

“这都第几回了......?”

船员们开始吵吵囔囔。


但比起恐惧,更多的是有些吃惊。自从进入了伟大航路,黑桃海贼团的船总是被一名叫伊斯卡的女少尉穷追不舍。她总是执着于抓捕艾斯,即便我们已经逃脱了好几回,她也总会在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出现。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但从我们至今都相安无事地继续航行这个事实就能知道,她一次都没成功。艾斯还活得好好的,活蹦乱跳。


“喂,这不是伊斯卡吗。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啊?度假?”


“怎么可能度假啊!是为了来抓你的啊混蛋!”


“这样啊,话说这里除了‘伟大馒’还有什么出名的美食?”


“什么?特产?我给部下买了‘伟大煎饼’呢。因为它比较耐存......不对,我都说了不是来度假!”


不管伊斯卡再怎么大声反驳,现场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即使没有说话,但实际上都认同艾斯。

(是度假......)

(是度假没错了......)

(明显就是度假了......)


因为伊斯卡今天并没有穿海军服,而是任谁都觉得特别显眼的旅客模样。应该是休假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我们的船吧。


这么大的香波地群岛,这都能碰上,真是段孽缘啊......


如果说伊斯卡是个怎样的人,一句话概括就是“好人”。富有正义感,认真又过于正直。


即便在战斗的过程中爆发出怪物般的强大,但在紧要关头又会缺根筋。所以一直都被艾斯耍得团团转,当然,是没有恶意的。就像是一边对她说“我在这呢”一边又能成功逃脱。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


不仅仅是艾斯,黑桃海贼团的伙伴们也已经完全把伊斯卡当做熟人了。如果被她本人听到了,肯定是相当不情愿吧。甚至比起海军这个身份,不如说更像是在航行旅程中时不时就会碰上一面的有趣的熟人。


“真是的,还好没带着部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斯科尔安心地叹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正在休假,所以她是独自一人的。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大概也会像平时一样成功逃脱吧。”连斯科尔也开始说这样的话,“那之后我们就将船藏好......”


我一遍留意着艾斯和伊斯卡之间存在着温度差的对话,一边暗暗的点了点头。


“火拳给我下来!老老实实投降吧!这都是为了你好!”


“在这种状况下,大概暂时出不去了吧。”看着在下面一直大喊大叫的伊斯卡,我感到敬佩之余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真是个穷追不舍的女人。


“是个有骨气的女人。真羡慕呀。我也想被有骨气的女人追......”很久以前斯科尔就对锲而不舍的伊斯卡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她可是海军哟......”我这么一说,斯科尔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是啊...这个才是重点...”


“你们是要给船镀膜的对吧。你们已经无处可逃了!”伊斯卡放声大笑。


我慢慢开始思考,什么时候这女人的声音才会变得沙哑。我一时陷入了沉思,把伊斯卡的话当做耳边风。


过了没一会儿,肚子饿得直响,但又无法下船登岛吃点东西。看来在伊斯卡显露倦意之前,只好在船上吃点什么充饥了。


“喂艾斯,总之我们先在船上吃点东西......”我边说边环顾四周甲板,但丝毫不见艾斯的踪影。


事到如今才猛然发现,从刚刚开始就再也没有听到艾斯对伊斯卡做出任何的回话。


“那家伙......!”我急忙偷瞄了一下伊斯卡。


她仍旧是挽着胳膊,一动不动地抬头正视着我们的船。


是的没错,仅仅只是直直地看着我们的船。


“这视线也太窄了吧!”我忍不住吐槽。令人吃惊的是,过分正直的伊斯卡只会堂堂正正地盯着正面。而熟知这一点的艾斯早就在伊斯卡看不见的地方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哈哈哈,火拳你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害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对吧!束手就擒吧!喂火拳!听到了吗!说句话啊!怎么了?不会是睡着了吧?”


——早就逃跑了啊......

我同情地看着依然在船下吵吵闹闹的伊斯卡。

艾斯现在肯定已经在街上悠哉悠哉地边逛边吃了吧。


“请问艾斯先生在哪里?”


连通甲板与船舱的大门微微打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门缝里探出头来的是不怎么出门的米哈尔。


“真是稀奇啊先生。”看着门缝里的眼镜和胡须,我不禁感叹道。米哈尔虽说是个老师,但除了上课以外的时间都又宅又认生。


仿佛把门当做盾牌一般,米哈尔只从门缝里伸出了手臂。手上拿着的是——


“艾斯先生的钱包掉在了我房间门前......”


那一刻,我脸色苍白,这可不得了。


“那...那家伙...身...身无分文...?然后还...去街上...吃...吃着东西...?”


“不好了丢斯大哥。我们可是要在这逗留三天的呀......!”斯科尔惊慌失措地抓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可是说过要好好看着他的对吧!”


“哪能想到他这么快就不见了踪影啊!”


“怎、怎么办!?这样下去怕是要烧了世界贵族了!”


一想到最坏的打算,我跟斯科尔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直到船镀完膜为止要三天。在那之前我们无法离开这座岛,完全被限制了自由。因此绝对不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虽说如此,但我们已经被伊斯卡认出来了......


“混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交给我吧!”说完我一把拿走米哈尔手上的钱包纵身一跃跳下船去追艾斯。

火与女孩

抠点陈年老糖🍬

【海贼王杂志vol.1】

(图①)Next Episode

黑桃海贼团成员不断集结!!握住艾斯命运的女海军也!?


(图②)下期预告

黑桃海贼团的成立,前来阻挠的女海军...

一个接一个的船员追随艾斯,黑桃海贼团的势力不断扩大。在他们跟前出现了一位女海军。她与艾斯奇妙的缘分从此开始。


【海贼王杂志vol.2】

(图③)Character File 02

小说第二话里登场的角色与艾斯有着很深的交集,对艾斯而言他们是与路飞萨波同样重要的存在。


(图④)Next Episode

被称为钉子手的伊斯卡再次前来阻挠...

抠点陈年老糖🍬

【海贼王杂志vol.1】

(图①)Next Episode

黑桃海贼团成员不断集结!!握住艾斯命运的女海军也!?


(图②)下期预告

黑桃海贼团的成立,前来阻挠的女海军...

一个接一个的船员追随艾斯,黑桃海贼团的势力不断扩大。在他们跟前出现了一位女海军。她与艾斯奇妙的缘分从此开始。


【海贼王杂志vol.2】

(图③)Character File 02

小说第二话里登场的角色与艾斯有着很深的交集,对艾斯而言他们是与路飞萨波同样重要的存在。


(图④)Next Episode

被称为钉子手的伊斯卡再次前来阻挠!!与艾斯间的悲伤战斗将何去何从...?


(图⑤)下期预告

艾斯当七武海!?香波地群岛的命运决战...!

为了给船镀膜而逗留在香波地群岛的黑桃海贼团。在那里,艾斯受到了加入七武海的邀请,女海军伊斯卡也再次前来阻挠...?


【海贼王杂志vol.3】

(图⑥)Character File 02

在伟大航路与艾斯相遇的女海军伊斯卡。伊斯卡对艾斯展开穷追不舍的追捕,而艾斯却将其当做消遣。在这个相处的过程中,艾斯发现自己的内心产生了某种情感......在意与艾斯关系的伊斯卡和最初的伙伴丢斯。小说就是以他俩的存在而展开的艾斯物语。

火与女孩

艾斯官方小说漫画化

啊啊啊!!!活久见!漫画化来啦!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伊斯卡这位美好的女角色!艾伊斯冲呀!冲出北极圈!

啊啊啊!!!活久见!漫画化来啦!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伊斯卡这位美好的女角色!艾伊斯冲呀!冲出北极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