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斯特

26036浏览    446参与
韶柯
我真正的爹❤️ 等我给大爹画皮...

我真正的爹❤️

等我给大爹画皮肤❤️

我真正的爹❤️

等我给大爹画皮肤❤️

初然

Satan之爱 艾玛&艾斯特 二十八

艾玛有枪对艾斯特来说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但她仍有些介意艾玛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情。

她大概知道艾玛没有告诉她的原因——艾玛并不完全信任她,因此她更有些不快。

好了,感情总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长。

她开始用这些她平时认为非常荒唐滑稽的想法安慰自己。

等时间长了,艾玛就会有感情了。

是这样吗......会这样吗?

艾斯特一点把握也没有。

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这样的说法艾斯特听过很多次了,但至今为止她从未这样过。她知道艾玛和她是同类,所以......艾玛也不会吗?

或许,只是不信任,并不代表没有感情?

这样说就通了。

艾斯特觉得这个答案令人满意,刚才的那一些不快现在也消失......

艾玛有枪对艾斯特来说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但她仍有些介意艾玛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情。

她大概知道艾玛没有告诉她的原因——艾玛并不完全信任她,因此她更有些不快。

好了,感情总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长。

她开始用这些她平时认为非常荒唐滑稽的想法安慰自己。

等时间长了,艾玛就会有感情了。

是这样吗......会这样吗?

艾斯特一点把握也没有。

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这样的说法艾斯特听过很多次了,但至今为止她从未这样过。她知道艾玛和她是同类,所以......艾玛也不会吗?

或许,只是不信任,并不代表没有感情?

这样说就通了。

艾斯特觉得这个答案令人满意,刚才的那一些不快现在也消失了。

只要艾玛爱她,其他事情都无所谓了吧。

她们相爱,就是这世上最为合适、最为美丽的结晶,是一种艺术。任何杂念都会玷污这美丽的艺术结晶,她不该有这样的杂念的。

她诚恳地祈祷她们的爱能够长久,直到死亡。

她将那把枪藏了起来。

 

 

卡米耶的死很快就被人发现了,相比起艾玛见过的其他尸体,卡米耶的死相并不那么狰狞。

但这也足够吓人了,那拼命挣扎的模样,瞪圆的眼睛,鲜红但已经干涸的血液,结合在一起,好像在无声的控诉着什么,显得诡异而恐怖。

警方已经将现场封锁起来了,但现场周围依然站着一大群人,艾玛就站在人群中。

像往常一样,艾玛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警察到处搜寻的模样,好像很开心。但与往常不同的是,此刻她的心情不全然是得意和愉悦的。她的血液加速流动,心跳越跳越快——她在不安。

往常的经验告诉她,如果在一段时间内与警察接触的次数过多,那事情往往会变得非常糟糕。

显然她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在愉悦的心情中,她嗅到了危机。

她看到那些警察若有所思的模样,保留现场证物的模样,向上级报告调查结果的模样,仿佛与往常相同,又仿佛一切都不一样。她说不出哪里的怪异,反而让她更加不安。

(真的要难受死了......拜托,让一切都顺利进行好吗?)

她紧张的出汗,在寒意还未完全褪去的冬天,她的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然而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Tori
  占名小粉艾。   找娃妈开...

  占名小粉艾。

  找娃妈开。要求是无盈利。妈咪有意私我。

  占名小粉艾。

  找娃妈开。要求是无盈利。妈咪有意私我。

IMZS

【孤儿怨+坏种】两面镜子-chapter 1

强烈的白光刺进艾斯特的眼睛,细瘦的胳膊仿佛要被粗壮的大手拽断。银色的手铐在腕间哗啦地响着,背部猛然加大的力道使她向前一个趔趄,被告席低矮粗粝的木门在身后阖上。


她抬起手在眼间投下一小片阴影。陪审团席位上,笼在嗡嗡低语之中攒动不安的人头透过指间的缝隙闯进视线。她微微转过头,瞥见证人席上科尔曼家的两个小孩,和几个萨朗院的熟悉面孔。


法官手中的木槌在审判桌上邦邦敲了两声,“秩序!”


“庭审开始。”


……


“……请取出第50号证物……”


……


“考虑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以此,我院认为不适合……”


……


“引渡政策不适用于……”...


强烈的白光刺进艾斯特的眼睛,细瘦的胳膊仿佛要被粗壮的大手拽断。银色的手铐在腕间哗啦地响着,背部猛然加大的力道使她向前一个趔趄,被告席低矮粗粝的木门在身后阖上。


她抬起手在眼间投下一小片阴影。陪审团席位上,笼在嗡嗡低语之中攒动不安的人头透过指间的缝隙闯进视线。她微微转过头,瞥见证人席上科尔曼家的两个小孩,和几个萨朗院的熟悉面孔。


法官手中的木槌在审判桌上邦邦敲了两声,“秩序!”


“庭审开始。”


……


“……请取出第50号证物……”


……


“考虑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以此,我院认为不适合……”


……


“引渡政策不适用于……”


……


艾斯特微微曲起修长的指节,指肚在木桌上略无聊地敲着。法庭上几个小时冗长无用的推拉只传递出一个信息:萨朗院和当地的精神医院都不敢收她。艾斯特略带嘲讽地用嘴角下拉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难道他们就以为自己想进精神病院吗。


艾斯特清了清干涩的喉咙,抬起一直微微垂下的脑袋,稚嫩的童音压得低低的。“我能说一句话吗,法官阁下?”


正在滔滔不绝的律师没了声音,转过头奇怪地看着她。


“允许。”


她的声音仍旧低低的,似乎是一个小女孩对陌生环境理所应当的畏怯。


“监狱里人满了吗?”






“克莱默!”狱卒漆黑的警棍在铁栅门上敲得咣咣作响,“有人来探视你。”



艾斯特安静地坐在沉重的固定电话旁,愈加不耐烦的视线透过厚厚的隔音玻璃落在对面空荡荡的黑皮凳子上,旁边的中年女人冲着话筒歇斯底里的吼声一阵又一阵地冲击着她的耳膜。


“……你怎么还有脸过来,你这个坏……”


“……无可救药……”


“你不得好死,艾玛•格罗……”


艾斯特揉了揉略微发胀的太阳穴,飘忽不定的目光落在坐在女人对面的黑白格子裙的小女孩上。


女孩稚嫩的面孔上似乎堆满了真诚的遗憾,没有波澜的棕黑色眼睛却好像不经意地向艾斯特转来,嘴微微开合,无声地吐出一个单词。


“…Patient.”


艾斯特略微讶异地挑起一根眉毛,转头望了望背后漆黑石柱一般毫无察觉的狱卒,嘴角漏出一声轻笑。


浑身发抖的女人被狱卒拖走,那个小女孩自然地坐到了艾斯特的对面,银铃般的童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我的名字是艾玛•格罗斯曼。不过你可能已经从我姑姑那里听到了。”


“我可以帮你逃出这里。”


艾斯特再次挑起一根眉毛。她认真地观察着玻璃另一边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孔,暂时按下心里的疑问。“以什么作为交换?”


艾玛敛下长长的睫毛,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大理石的桌面。“你解决掉我姑姑。”


她继续说着,声音没有一点起伏,“明天你会被调到洗衣房工作。把甘油肥皂混进硝酸清洁剂里会帮你分散狱卒的注意,洗衣房旁边的医务室里只有一个胖得连走路都出汗的医生,钥匙别在他的腰带上,医务室里有你制作黑炸药的全部材料。炸开医务室靠近药柜的墙,从通风管道里爬出去,有人在那里等你。”


她深深吸进一口气,喉咙略微动了动,“我需要的只是你顺便拿一瓶安眠药,倒进B-15号犯人安吉拉•格罗斯曼的配餐里。”


艾斯特眨了眨眼睛,视线移到自己微微握紧的拳头上,嘴角缓慢地拉平,身子在木凳上小幅度地挪动了一下。“这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该知道的东西。”


“这里也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该待的地方。”艾玛抬起眼睛望了望逼仄的天花板,声音里染上点愉快,“好吧,如果这能引起一丁点儿你对我的信任的话,我上面还有人。”


“我不关心为什么那个人一定要找你,只要我姑姑死了,剩下的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可以吗?”



“时间到了,克莱默!”狱卒粗粝的声音暴雷般在身后响起,一只手牢牢钳住艾斯特的胳膊,半拖拽着她穿过迷宫般的走廊,随意将她摔回狭小的单间中,铁栅门在她身后重重合上。


艾玛望向玻璃对面被随意甩下的话筒,微微撅了撅嘴,轻轻将自己的话筒挂回原位,转身跳下凳子向出口走去。


艾斯特背对着铁栅门缓缓直起身子,右手抚上面前刷着白粉的墙壁,一直紧紧抿住的嘴角终于向上扬起,慢慢地向耳边张去。





作者bb:真的不是故意拖的。。。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比如十一假期会多更点)一般我只能两周一更,问就是寄宿生两周才能放假摸一次手机😂没有办法


うさぎ
入坑了)艾斯特好可爱嘿嘿嘿…?...

入坑了)艾斯特好可爱嘿嘿嘿…🤤🤤🤤(绿发是自家oc)

入坑了)艾斯特好可爱嘿嘿嘿…🤤🤤🤤(绿发是自家oc)

天星

我在魔法检定所坐牢的时候,打到那边发现立绘不对劲。后来发现好像是出bug了

坏了家人们,艾斯特叫我一号了,他还想叫我人类了,他不叫我主人了,落魄了,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我在魔法检定所坐牢的时候,打到那边发现立绘不对劲。后来发现好像是出bug了

坏了家人们,艾斯特叫我一号了,他还想叫我人类了,他不叫我主人了,落魄了,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宮澤冥珀
官方給的照片之一~~~ 伊得脖...

官方給的照片之一~~~

伊得脖子轉錯邊了,跟演練時不一樣啊🤣


伊得CN🍀夜庭

艾斯特CN🍀冥珀

官方給的照片之一~~~

伊得脖子轉錯邊了,跟演練時不一樣啊🤣


伊得CN🍀夜庭

艾斯特CN🍀冥珀

是风不是疯
出bug了(我已经退出重进了一...

出bug了(我已经退出重进了一次)😂

出bug了(我已经退出重进了一次)😂

Billiezi_June.

孤儿怨2 & 坏种2

 (个人观点。。。)

终于是在这两天把电影看了  额...怎么说呢,可能没有达到最开始的期望值,但也不能说是十分失望吧。


先说《孤儿怨2:首杀》,还是那么熟悉的一个小时半,所以开头的那一段来不来就杀掉了几个保安(?)也可以说是比较正常了。但我不得不说是...中间反转的部分——着实有让我被震惊到。关于真正的艾斯特的下落,还是一家四口除了她爸被蒙在鼓里等等一系列的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也看出从头到尾推动情节发展的并全不是艾斯特,甚至整体下来艾斯特处于一种十分被动的状态,这让我感到有点不太符合第一部艾斯特给人带来的压迫与惊悚感。到后面养母与艾斯特在房顶打斗的...

 (个人观点。。。)

终于是在这两天把电影看了  额...怎么说呢,可能没有达到最开始的期望值,但也不能说是十分失望吧。


先说《孤儿怨2:首杀》,还是那么熟悉的一个小时半,所以开头的那一段来不来就杀掉了几个保安(?)也可以说是比较正常了。但我不得不说是...中间反转的部分——着实有让我被震惊到。关于真正的艾斯特的下落,还是一家四口除了她爸被蒙在鼓里等等一系列的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也看出从头到尾推动情节发展的并全不是艾斯特,甚至整体下来艾斯特处于一种十分被动的状态,这让我感到有点不太符合第一部艾斯特给人带来的压迫与惊悚感。到后面养母与艾斯特在房顶打斗的部分以及养父慌张坠落屋顶后就大结局。。真的有一点  阑尾  和  潦草  了。。

 总体来看,剧情内容还是比较丰富的,隔了这么久伊莎贝拉还能重新出演,并且能在特效帮助下还原剧情人物设定,这点还是很不错的。浅推一下吧,当做补充人物背景就行。。。


然后是我一直期待较久的《坏种2》——一开场那段转场就让我激动了,黑色兜帽和金色卷发,背景音乐也很好的塑造出了一个坏女孩的形象。和后面在姨妈舅舅面前乖乖女的样子真的有一个很大对比。这种对比在电影也出现了很多次,被凯特打脸前后,和姨妈聊天表情的前后变化......(但是麦麦是真的美啊啊啊啊!!!)(鸡叫ing)但不论是引诱表弟摔入泳池,还是后面放千斤顶压断姨夫的腿,甚至是后面为了竞选对长而杀死了朋友的狗  以及利用朋友患有光敏性癫痫而致朋友于死地,还有最后的纵火。这些都看起来是挺完美的犯罪,还是有那么一些令我不太理解的地方。。艾玛每次作案都会有一些破绽,被监控拍到,吹口哨。在之前作案留下瑕疵被发现,我不怎么认为艾玛还会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毕竟过去这么久来,还包括凯特的出现,都无疑为艾玛做了一个很好的警醒。依旧是那一点,前期的铺垫最后只是以一场火灾结束,甚至是原本可以逃过一劫姨妈安吉拉还跑进房内救丈夫。。。结尾依旧是过于匆忙,但相对《孤儿怨2:首杀》要相对好得多,虽然都是以火灾结束,而且都是一样的灶台起火(⊙o⊙)…...

好吧。。总而言之,作为一个双艾吹,两部电影能出第二部也是一个很值得高兴的事,依旧继续支持(*╹▽╹*)(*╹▽╹*)(*╹▽╹*)

(打字打得比较急,要是有错字我就先跪了m(o_ _)m)

RrL
 摸了小艾   是娃的特典图

 摸了小艾

  是娃的特典图

 摸了小艾

  是娃的特典图

瑞
“我系大富婆,他是我的小白脸”...

“我系大富婆,他是我的小白脸”(细化了下)

“我系大富婆,他是我的小白脸”(细化了下)

励志成为羊肉串
 新群,10cm20cm都开?...

 新群,10cm20cm都开?

  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QAQ 

 新群,10cm20cm都开?

  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QAQ 

励志成为羊肉串
 开娃娃啦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 

 开娃娃啦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 

 开娃娃啦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 

IMZS

【孤儿怨+坏种】两面镜子-引子

艾斯特渗着血的手指烦躁地敲着梳妆台的木质桌面,带着几道狰狞的伤口的脸紧紧绷着面向爬满裂纹的镜子,镜子里支离破碎的面孔也回望着她。


窗外刺眼的红蓝色光芒打在她的侧脸上,似乎要将黑夜照成白昼。特警将冲锋枪端在身前,一队队地拥在院子周围,重履挤压木地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无处可躲。她用化妆品在自己脸上厚厚地涂抹着,遮不住伤口,只带来异物渗进血肉的剧烈的刺痛。房子里到处都是她的指纹、麦克斯还没有除掉,她很清楚这一切会怎么结束。她只是想知道一件事:


二十分钟之前,凯特•科尔曼到底看见了什么?


“求你了,不要让我死,妈妈。”当她用着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从刺骨的冰窟窿里爬出来的时......

艾斯特渗着血的手指烦躁地敲着梳妆台的木质桌面,带着几道狰狞的伤口的脸紧紧绷着面向爬满裂纹的镜子,镜子里支离破碎的面孔也回望着她。


窗外刺眼的红蓝色光芒打在她的侧脸上,似乎要将黑夜照成白昼。特警将冲锋枪端在身前,一队队地拥在院子周围,重履挤压木地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无处可躲。她用化妆品在自己脸上厚厚地涂抹着,遮不住伤口,只带来异物渗进血肉的剧烈的刺痛。房子里到处都是她的指纹、麦克斯还没有除掉,她很清楚这一切会怎么结束。她只是想知道一件事:


二十分钟之前,凯特•科尔曼到底看见了什么?



“求你了,不要让我死,妈妈。”当她用着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从刺骨的冰窟窿里爬出来的时候,她是没抱着多大希望的。只有内心深处跳动着野蛮生长的愤怒与不甘驱使她做最后一次尝试。


凯特回过头,扭曲的面孔闪烁着比她还要歇斯底里的愤怒,她甚至能透过紧紧裹着小腿的裤子看到绷紧的肌肉。


然后,凯特就错谔地愣在了那里。


也许只是大脑一瞬的空白,也许只有不到半秒,但足以敲响她的丧钟了。


刀子闪着光没入小腿,肌肉牵连的组织被撕扯时发出噗呲的闷响。艾斯特眉毛艰难地皱着,嘴角溢出一丝吃力的哼声,在凯特痛苦的尖叫中攥着刀柄向大腿根部移动。猩红外翻的伤口像一条毒蛇,缓慢地裹上凯特的腿。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艾斯特黑色的衬衣,溅满艾斯特的脸颊。


她趴伏在身下模糊的血肉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感受着毫无章法的挣扎渐渐微弱,听着震颤耳膜的尖叫渐渐平息。她强迫自己继续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略微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用浸在血液里的指节攥住刀,咬住青白发紫的下唇继续向上半身剌去。


她就这样费力地在血液的喷泉里爬行,直到温暖的白花花的脑浆缓缓从两个椭圆形切面渗出来包裹住她的脸颊,艾斯特才松开刀柄,一个侧翻将身子沉重地摔在冰面上。


在那十几秒里,她过于疲惫的神经没有让她注意到呼啸着由远及近的警笛,没有注意到早已消失在冰湖周围的麦克斯,没有注意到究竟是什么让凯特错失了一击毙命的机会。


她坐在梳妆台前紧盯着镜子里支离破碎的自己,刚才发生的一切感觉如此恍惚。


木板的吱呀声渐渐逼近。她不慌不忙地走下楼梯,甜甜地微笑着,双手微微提起裙摆,右脚跨到左脚外侧,向着刺目的手电筒与黑洞洞的枪口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


“你好,我的名字是艾斯特。”


毫无疑问,她被强硬地摁在墙上,双臂被紧紧扭绞在身后,冰凉的手铐将双腕锢得生疼。

ANZER

  开场3p涩死我了🥵🥵🥵🥵

  又强又好看,这不得出ssr

  开场3p涩死我了🥵🥵🥵🥵

  又强又好看,这不得出ssr

Schlange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终于把第二部看完了,感觉剧情比我想得要简单,可能是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吧,好像没我想象的那么老?开头我觉得主人公还挺好看的,还有她那个哥哥,颜值也高。

回头再看第一部,真的好小哦。也许是艾斯特的化妆术进步了?不过我觉得第二部反而要真实那么一丢丢,毕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侏儒症又不能保持童颜,现实中那些得侏儒症的成年人,也不会有人在看到他们的脸之后还认为他是个孩子。这一部里艾斯特感觉有点老又没那么老,说实话十几岁的脸和二十几岁的脸其实并没有很大差别,除了那些颜值特别高的,大部分十三四岁的人因为皮肤啥的问题跟二十多岁甚至三十岁的人差不多,我有一次请假了在工作日的......






终于把第二部看完了,感觉剧情比我想得要简单,可能是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吧,好像没我想象的那么老?开头我觉得主人公还挺好看的,还有她那个哥哥,颜值也高。

回头再看第一部,真的好小哦。也许是艾斯特的化妆术进步了?不过我觉得第二部反而要真实那么一丢丢,毕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侏儒症又不能保持童颜,现实中那些得侏儒症的成年人,也不会有人在看到他们的脸之后还认为他是个孩子。这一部里艾斯特感觉有点老又没那么老,说实话十几岁的脸和二十几岁的脸其实并没有很大差别,除了那些颜值特别高的,大部分十三四岁的人因为皮肤啥的问题跟二十多岁甚至三十岁的人差不多,我有一次请假了在工作日的白天在街上逛就被认为是成年人,柒柒你应该能懂九哥的吃惊😲。

而这一部里艾斯特的脸差不多在中间值的样子,除了有些角度是真的显老,还有那个从洗手间出来的笑,毕竟婴儿肥退了。个人觉得放下头发要更柔和些,扎起头发有点暴露高颧骨和尖下巴。

话说谁知道那个灯光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想学来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