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斯美拉达

486浏览    27参与
冬夜深渊

木兰/海格力斯&蜜儿/艾斯美拉达/小美人鱼/宝嘉康蒂

作者:悟堂

图源:pixiv

木兰/海格力斯&蜜儿/艾斯美拉达/小美人鱼/宝嘉康蒂

作者:悟堂

图源:pixiv

冬夜深渊

艾斯美拉达x弗罗洛

作者p2

艾斯美拉达x弗罗洛

作者p2

冬夜深渊

迪士尼女孩们穿上面具舞会的新衣(o^^o)特别版!

原版 

图源instagram: Wecallitdisney ​​​

迪士尼女孩们穿上面具舞会的新衣(o^^o)特别版!

原版 

图源instagram: Wecallitdisney ​​​

冬夜深渊

公主们的侧颜剪影😘

作者Instagram: artofurbanstar ​ ​​​

公主们的侧颜剪影😘

作者Instagram: artofurbanstar ​ ​​​

冬夜深渊

发现一位宝藏作者,迪士尼动画师ins@keiframes(p8)😘笔下的公主们太美啦😊

发现一位宝藏作者,迪士尼动画师ins@keiframes(p8)😘笔下的公主们太美啦😊

冬夜深渊

迪士尼女孩们穿上面具舞会的新衣(o^^o)

特别版 

图源instagram: Wecallitdisney ​​​

迪士尼女孩们穿上面具舞会的新衣(o^^o)

特别版 

图源instagram: Wecallitdisney ​​​

冬夜深渊

迪士尼公主穿泰国服饰第二弹!

第一弹请戳 

图源ins@schaya_artist

最后一张有惊喜!!!绝对惊喜!!!

(提示:是一位冰做的小可爱😄)

迪士尼公主穿泰国服饰第二弹!

第一弹请戳 

图源ins@schaya_artist

最后一张有惊喜!!!绝对惊喜!!!

(提示:是一位冰做的小可爱😄)

strarge 🥀
我用手机又重新扫了一遍图 (还...

我用手机又重新扫了一遍图

(还是补档,文案我就不复制写了

我用手机又重新扫了一遍图

(还是补档,文案我就不复制写了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 番外 他/她…了怎么办?!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短短短短短文

文风突变

老三样预警(时间线bug文笔)



·生气
你还在苦恼如何哄好生气的伴侣吗?
巴黎著名万人迷小姐现场教授!

艾斯美拉达:“总共分为三步。”
“第一步,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定要盯着他超过五秒哦。”
“第二步,扑到他怀里,出其不意的那种!”
“第三步,脸埋在他的胸膛,说'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保证他不会再生气啦,是不是很简单?”
“不过我们也很少生气。”

您还在为伴侣生气无从下手吗?
圣母院副主教倾请教学!

“分为三步。”弗洛罗沉着声音说。
“第一步,抱着她。”
“第二步,叹口气,摸摸她的头。”
“第三步,道歉。”
“没了。”
“最好办法是不要让她生气。如果...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短短短短短文

文风突变

老三样预警(时间线bug文笔)



·生气
你还在苦恼如何哄好生气的伴侣吗?
巴黎著名万人迷小姐现场教授!

艾斯美拉达:“总共分为三步。”
“第一步,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定要盯着他超过五秒哦。”
“第二步,扑到他怀里,出其不意的那种!”
“第三步,脸埋在他的胸膛,说'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保证他不会再生气啦,是不是很简单?”
“不过我们也很少生气。”



您还在为伴侣生气无从下手吗?
圣母院副主教倾请教学!

“分为三步。”弗洛罗沉着声音说。
“第一步,抱着她。”
“第二步,叹口气,摸摸她的头。”
“第三步,道歉。”
“没了。”
“最好办法是不要让她生气。如果我让艾斯美拉达生气了,那一定是我的过错。”


·忘记生日

你好,弗洛罗先生,请问如果你忘记艾斯美拉达女士的生日……
“连爱人生日都能忘,上帝都不会宽恕你。”


·伤心
面对陷入忧伤的伴侣您是否一筹莫展!让我们走进弗洛罗家,为您提供经验!


您好!艾斯美拉达女士。
“问清楚原因,一起面对。陪伴是最好的良方。”
“嗯……如果我没法帮忙的话,就抱抱他,说些好听的话。”

您好!弗洛罗先生。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让她伤心。”
“她被忧伤笼罩,我会像被枷锁禁锢。”


·冷战

这次,我们采访到了正在冷战的艾斯美拉达女士和弗洛罗先生!要知道为了等到这个机会,我们足足坚守了三年!

请问你们为什么冷战呢?

“哼,你问他。”艾斯美拉达扬起裙摆走开了。
“我不想让她再在外面跳舞了。我养的起。”弗洛罗无奈地叹气。

“你是不想让我在外面跳舞吗?!连我和隔壁小男孩帕克说句话你都要管!还阴阳怪气地说我。”艾斯美拉达的声音在房间那头响起。
“小男孩?他都十三岁了!他那眼神巴不得看穿你的衣裙,你是我的妻子!”

“他才十三岁!”艾斯美拉达气氛地走过来,“我都二十四岁了,你在想些什么?”
“是啊!是啊!我已经四十岁了,是老男人了!你应该踢开我这个可怕,阴沉的老男人再找个年轻,有钱的人!”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艾斯美拉达走到弗洛罗身边,“我根本不是这种人,你太让我伤心了。”

“你当然不是。”弗洛罗突然神色一转,猛地抱住艾斯美拉达,“闹够了?”
“是我在闹吗?”艾斯美拉达的声音小了许多,“还不是你天天疑神疑鬼地怀疑我。”


“是我的错,我怕我失去你。”弗洛罗安抚着艾斯美拉达。
“哼。”

弗洛罗一记眼刀扫过来。




淦,看来没法采访了,告辞。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If……(番外脑洞)


!番外脑洞!很多很多bug!不会像正文尽力避免bug!全是随机没逻辑的脑洞!里面联动的时间有改变!



啊佛罗伦萨,美丽的佛罗伦萨。

法官大人今天终于得空在家休息了。他在教妻子认字,看着那熟悉的法语,他不由得想起了他以前栖息的地方。

十年了。
法官大人想念圣母院了。

“克洛德,我有点想念河滩广场。”妻子回头看着握着她手写字的人。
“亲爱的,我也有点想念圣母院了。”
“可是你的工作太忙了,我们根本抽不开身。”艾斯美拉达无奈地说。
“我想他们不会拒绝一个思乡的人。”


一切是那么顺利,请假,跨过意法边界,在圣母院祷告……直到他们去歌剧院。


那是一场事故。
歌剧院华丽的吊灯突然从空中坠落,艾斯美拉达的手被碎片划破了...


!番外脑洞!很多很多bug!不会像正文尽力避免bug!全是随机没逻辑的脑洞!里面联动的时间有改变!



啊佛罗伦萨,美丽的佛罗伦萨。

法官大人今天终于得空在家休息了。他在教妻子认字,看着那熟悉的法语,他不由得想起了他以前栖息的地方。

十年了。
法官大人想念圣母院了。

“克洛德,我有点想念河滩广场。”妻子回头看着握着她手写字的人。
“亲爱的,我也有点想念圣母院了。”
“可是你的工作太忙了,我们根本抽不开身。”艾斯美拉达无奈地说。
“我想他们不会拒绝一个思乡的人。”


一切是那么顺利,请假,跨过意法边界,在圣母院祷告……直到他们去歌剧院。


那是一场事故。
歌剧院华丽的吊灯突然从空中坠落,艾斯美拉达的手被碎片划破了,卡西莫多因为全身都裹着严实的黑布并未受伤。


“克莉丝汀!”一个俊美的男子冲上舞台,查看着女主演有没有受伤。
“克莉丝汀……克莉丝汀……”一阵犹如鬼魅的声音响起,那是黑夜里幽灵在低语。


“别怕。”弗洛罗抱住艾斯美拉达轻声安慰。
剧院的工作人员正在疏散观众。
“克洛德,我,我走不了了。”艾斯美拉达被吓得不得了,他们坐的位置正好在正中央,弗洛罗的脸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
弗洛罗摸了摸艾斯美拉达的头,“我在这。”
弗洛罗抱起艾斯美拉达,“没关系的。我们回旅店。”


“天呐,我看见了什么?”一些贵妇人和豪绅议论着。
“她可真美。”一位贵公子看见了艾斯美拉达的侧脸,他身旁的女伴生气地走了。


弗洛罗将艾斯美拉达的脸埋在自己的胸膛。

弗洛罗在旅店安慰了艾斯美拉达一下午,为了让妻子开心点,在晚上,他要带他去参加化装舞会。

很不巧,化装舞会也出了事情。

不过至少没有意外伤害。
那是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人在下达指令。

“怎么都赶上了!”弗洛罗生气又无语,“又是那几个人!”
艾斯美拉达看着他气呼呼的模样笑出了声。
“走吧,我们回去。”艾斯美拉达拉了拉弗洛罗的袖子,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走。”弗洛罗的气一下子消散了,“听说这边不远有家首饰店,我们去吧?”

“好。”艾斯美拉达笑盈盈地说,太可爱了,她这么想着弗洛罗。


在他们挑选耳坠的时候,碰见了那个女主演,也是这次舞会神秘人要求演《唐璜》的人。
“您好。”艾斯美拉达打招呼,她很喜欢这个演员,“很荣幸能在剧场外再见到您。”
“我也很荣幸您能喜欢我的歌声。”女主演并不怎么开心。
“哦,对不起。我想冒昧地问一句,您是否有什么麻烦了?”艾斯美拉达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有 没有。”女主演快要哭出来了。
艾斯美拉达见不得这么美的人哭泣,“如果您不建议,我们否在旁边的茶店聊聊天?”艾斯美拉达握起女主演的手,“我没有恶意,我也曾在巴黎居住。”


两位美丽的女士携手走进了茶店,点了两杯红茶。


“您真是个好心人。”女主演看着艾斯美拉达,“我是克莉丝汀•戴耶。”


“我是艾斯美拉达,我太爱您的歌声了。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您看起来脸色很差。”


“您知道歌剧院的传说吗?”
“对不起,我已经离开巴黎很久了。”
“我们喊他魅影,没人见过他。他是个艺术家,也是……我的老师。”克莉丝汀喝了口茶,“我想今天吊灯坠落的时候您也在,那就是他做的。”
“原来如此。”艾斯美拉达点点头,随即又疑惑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


“我和拉乌尔订婚了。”克莉丝汀脸颊有点泛红。
“为什……”艾斯美拉达恍然大悟,“他爱你呀。”


“可那怎么能叫爱呢?如果爱一个人 ,那个人不爱他的话,不是应该放手吗?”


艾斯美拉达突然想起弗洛罗跟她说的梦,在那个梦里自己没有接受弗洛罗,最后自己被他害死了。


艾斯美拉达似乎又想起什么,“他,那个魅影。你和他聊过吗?”
“我……我不敢看他。之前…我冒犯了他”克莉丝汀的声音越来越小。
“为什么?”艾斯美拉达又不解了,“他是你的老师呀?”
“他……带着面具,有一次我不小心……”克莉丝汀的声音低低的,“对不起,我说的太多了。”她开始慌乱。


“戴耶小姐,我想不管他是怎样的,你们都需要聊一聊。”艾斯美拉达轻柔地建议道,“看得出你非常爱你的未婚夫,他也很爱你。”艾斯美拉达想起在首饰店拉乌尔给克莉丝汀挑戒指的神情,真是深情。


“我想是的……”克莉丝汀点点头,“我们好像从未认真聊过。”克莉丝汀停下手中转着的茶杯,看着艾斯美拉达,“谢谢您,艾斯美拉达。”




在她们谈心时,弗洛罗和拉乌尔懵在了首饰店。


“……你”弗洛罗开口,“希望你们剧院别再出事故了。”


“我也不想,是有人在作祟。”拉乌尔叹了口气。


“招惹到别人了?”弗洛罗嘲讽的语气让拉乌尔非常不舒服。


“先生,请您不要随意猜测。”拉乌尔挑了挑眉毛。


弗洛罗拿起一副绿宝石的耳坠,水滴型的祖母绿周遭镶嵌着一圈钻石,水滴和耳钩用着一个小十字链接着。他让店员包了起来。


弗洛罗又看起来其他首饰,水晶的反射让他想起了剧院的吊灯。还有那几声飘忽不定的声音。


“你的未婚妻是不是叫克莉丝汀?”
“你怎么知道?”拉乌尔警觉起来。


“剧院吊灯砸下来之后,碰巧听见了有人喊她。”弗洛罗打量拉乌尔,“啧,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好。”
“你什么意思?”拉乌尔的火气涌上头,他一直在查魅影,却是什么资料都没有。


“两位先生?”店主看着两人眼色不太友好,“弊店要关门了,您……”


“哼。”拉乌尔往茶店的方向走去。
弗洛罗拿了首饰也去了。



克莉丝汀下定了决心要和魅影聊一聊。



在剧院那边,卡西莫多正要回旅店时,在阴暗的小道上撞到了了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


“对不起。”卡西莫多揽紧袍子。
“没事。”白色面具下阴沉的声音响起,他看见撞到自己的男子身形佝偻,估计是化妆舞会出来的吧,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他没多大留意便走了。



旅店里,艾斯美拉达和弗洛罗进入梦境,歌剧院,克莉丝汀鼓起勇气前往魅影的居住地。

她紧张极了,手心里全是汗,即使穿着厚袍子,她也忍不住地颤抖。


“魅影……”克莉丝汀对着白色面具下的面庞轻轻呼唤着。





“真是让人怀恋的地方。”艾斯美拉达和弗洛罗在河滩广场散步,感受着明媚的阳光。

“您的小羊还好吗?”一个身穿破烂蓝色衣服的流浪汉突然冒出来。
“您是?”艾斯美拉达问道。弗洛罗把她往身后拉去。


“瞧,您已经不记得我了!”流浪汉有些失望,“街头王子竟然如此没有魅力!”格兰古瓦看着弗洛罗站在他和艾斯美拉达中间,“哦,还是您。”他笑了笑。


“格兰古瓦,你还在想小羊?”弗洛罗挑眉。


艾斯美拉达上前,“哦很抱歉。您应该清楚一只小羊活不了这么久。我保证,它离开的时候没有受很大的痛苦。”
“谢谢您,知道它的归处我非常开心。”格兰古瓦哼着不成调的歌跑走了。


“艾斯美拉达!”弗洛罗刚想说话时 ,被克莉丝汀打断了。
“克莉丝汀!怎么样了?”艾斯美拉达看着克莉丝汀开心地模样,她也开心起来。


克莉丝汀看到弗洛罗冰冷的目光,便把艾斯美拉达拉到一旁,“你是对的。”克莉丝汀握住艾斯美拉达的双手,“他已经释然了。”


“你真是太棒了!”
“我和拉乌尔的婚礼定在了这周六。”克莉丝汀分享着喜悦。


“这真是太好了!”艾斯美拉达能懂那种和爱人相守的快乐。
“我想请你……额还有你的丈夫一起参加婚礼。”


“那真是太荣幸了!”艾斯美拉达兴奋地要跳起来,“正好我和克洛德这周日就要回佛罗伦萨了。”
“我们将在圣母院宣誓。”克莉丝汀的面颊被黄昏的太阳照得红红的。


圣母院啊……艾斯美拉达心底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我们一定会去祝福你们的。”



弗洛罗把艾斯美拉达那一瞬间的情绪看在了眼里。




今天的巴黎,又一对新人步入教堂。
他们是将执手一生的爱人。



艾斯美拉达泪眼朦胧地看着克莉丝汀和拉乌尔在神父面前宣誓,她靠住了弗洛罗的肩膀。

“克洛德•弗洛罗。”弗洛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在念自己的名字,“请求上帝和圣母见证。你愿意和艾斯美拉达渡过余生吗?”


“我愿意。”弗洛罗回答自己。


“艾斯美拉达。”弗洛罗看着艾斯美拉达的绿眸问道,“你愿意和克洛德•弗洛罗渡过余生吗?”


“我愿意。”艾斯美拉达轻声回答。




克莉丝汀·戴耶, 拉乌尔·夏尼


艾斯美拉达, 克洛德·弗洛罗

他们终于在圣母院宣誓了







————————分割线———————

卡西莫多和魅影 世纪般的擦肩而过!

歌剧魅影原作吊灯和舞会隔开了一段时间,但是这个要让他们凑一起 所以就赶一块儿了。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赫尔墨斯⑥ 完结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预警!文笔不怎么样预警!


完结啦w

六章一共大概一万多字,篇幅不是很长。

本来是想分成两章的,但是单数章节不对称有点难受,像没写完一样。


新坑在想是开漫威的小甜文,还是歌剧魅影🤔


   那是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用暗红色的绒布作为帷幔。
   走下一个衣着同样不起眼的男人。
   弗洛罗在门口等他有一会了。


   “尊敬的阁下。”弗洛罗深深鞠躬,“感谢您的到来。”
 ...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预警!文笔不怎么样预警!



完结啦w

六章一共大概一万多字,篇幅不是很长。

本来是想分成两章的,但是单数章节不对称有点难受,像没写完一样。



新坑在想是开漫威的小甜文,还是歌剧魅影🤔







   那是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用暗红色的绒布作为帷幔。
   走下一个衣着同样不起眼的男人。
   弗洛罗在门口等他有一会了。


   “尊敬的阁下。”弗洛罗深深鞠躬,“感谢您的到来。”
   那人摆手,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径自走进圣母院 。
只有他们两个人,弗洛罗带那个男人走去他的暗室。

   弗洛罗将门关上,“尊敬的陛下。”
   “我不喜欢废话。你制作贤者之石有进展了?”
   “是的,陛下。”弗洛罗心里讽刺极了,哪个君王不想要长生?不想至高无上的权力延续?

   路易十一也不例外。

   “陛下,请您看。”弗洛罗指着一个陶瓷容器里面的石头,泛着淡淡的金色。

   路易十一激动地说不出话,他拿起陶皿细细地看着。这不是快要变成金子的石头,他想 这是力量,是权力。是我永久统治法兰西的保证以及卡佩家族繁荣昌盛的象征。

   “我想,你该获得一些赏赐。”路易十一直入主题,他心里清楚,弗洛罗写信给他,绝不是只为了和他分享成果。

   “敬爱的陛下。我是个教士。”弗洛罗走出暗室,偷瞄了一眼床上的丝帕。

   “是的。”路易十一也看见了那淡紫色的丝帕,玩味地笑着,“您是个教士,在巴黎没有谁比你更正直。”

   弗洛罗送了路易十一一块石头,在圣母院门前恭敬地送走了他。

   路易十一坐在马车里摩挲着石头,在他的瞳孔里,只有这块石头。这才是他的情人。他心情愉悦极了,弗洛罗?他冷哼一声,对于他来说,宗教是压榨人民精神的手段,禁欲是控制教徒的方式,教会是一群愚蠢的蝼蚁。权力,权力才是他唯一渴求的东西。弗洛罗这个教士,竟然也逃脱不了爱情。






   弗洛罗踩上吱吖作响的木制楼梯,艾斯美拉达在钟楼上等他。

   艾斯美拉达随手编着稻草,“你忙完了?”
   “是的。”弗洛罗轻轻环着艾斯美拉达,“这太不真实了。”
   “克洛德,这里又不是梦境。”艾斯美拉达灿烂的笑容绽开,“我们都真实地感受到了对方,不是吗?”
   弗洛罗感受着艾斯美拉达发间的气味,“艾斯,以后不会再有流言蜚语了。”


   接下来的日子,弗洛罗整日地待在暗室里,艾斯美拉达很少见到他。少女如往常一样在河滩广场舞蹈。不同的是,原来妇人们鄙夷的目光换成了躲避,一些恐惧还有厌恶加入其中。

   艾斯美拉达并没有少挣钱,不少慷慨大方的公子像是扔石头一样将银子扔在艾斯美拉达面前。

   当巴黎日落的钟声敲响,艾斯美拉达用手帕将银子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她已经存了不少钱了。


   在暗室里弗洛罗十分烦躁,路易十一来信频率越来越高了。在把贤者之石献给路易十一之前,自己怕是连巴黎城门也出不了。他茫然地盯着墙上的单词,陷入怀疑。

“我在哪?”弗洛罗低声,“我在巴黎,在圣母院。”


“我是个教士,我爱上帝,爱一切。”


“耶和华是永生的,路西法也是永生的。”


“追求永生是进入天堂还是地狱?”


“还是……继续在人间赎罪?”


“我是将石头变为了金子,还是使石头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


“不……不”弗洛罗跌跌撞撞走出暗室,疯狂地寻找着书。


   他激动地翻开,想要寻求答案。
   可是上帝没有给他指引,撒旦也是。
   他的信仰,他的恐惧。
   弗洛罗开始害怕。


   这时,一道阳光照了进来。艾斯美拉达也跑了进来。
   “艾斯……”弗洛罗无助地看着艾斯美拉达。少女第一次见到眼前的人如此软弱。


   艾斯美拉达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弗洛罗。


   过了许久,少女轻柔的声音响起。
   “克洛德。我没有信仰,但这并不代表我无法分清善恶。我会憎恶,会热爱,和虔诚的基督教徒一样。我也会和教徒一样,在迷茫的时候寻求上帝的帮助。”艾斯美拉达坚定地看着弗洛罗,“在祷告时,我在询问自己。克洛德。”

    艾斯美拉达离开后很久,弗洛罗还是待在原地。

   他突然想和那个旅人谈话。


   想问问他新大陆是什么样子,那里的人是不是也信仰耶稣。


  意大利此番又是怎样的光景,美第奇家族是否和卡佩家族一样?
   他想看看那些油画,听说有很多圣母像。
   他想起书中描绘的哪座城市,在亚平宁山脉中段的西边。


可是他的根还扎在圣母院,他怕他挪不开步伐。


   艾斯美拉达的房门被敲响。
   “进。”
   是弗洛罗,他上前握住艾斯美拉达的手,“艾斯,你爱巴黎吗?”
   “热爱,讨厌也恐惧。”姑娘仰头看着弗洛罗,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克洛德,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我永远不会憎恶,我会用我所有的一切去爱。”
   “天堂?”


   “ 你的身边。”艾斯美拉达的眼神快要把弗洛罗融化,“克洛德。只有在爱人身边才是最温暖的。如果将不相爱的人拼凑,克洛德,无论哪里都是地狱。”

   弗洛罗的头脑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

   “我的爱人,在你身边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蓬勃,才能感受到血液在翻腾。”弗洛罗表白着心迹,“全知全能的神在上,我对艾斯美拉达的爱将延续到生命尽头,即使锡安被摧毁,这份爱意也不会消散。艾斯美拉达,你愿意和我相依一生吗?”

   “我愿意。”艾斯美拉达合手,“造物主,我想您不会祝福我们,甚至会降罪于我们。我祈求您让我们欢度一时,便已足够。”

   爱人相互依偎直至他们的生命停止。
再华丽的辞藻在爱情面前也会黯然失色,再美妙的乐曲也谱写不出爱情的壮丽。



教徒说:神爱世人。
此时的圣母院,浸润在爱里。








清晨的巴黎是无法让人讨厌的。
今天的巴黎,将有一对男女步入教堂。


他们不是爱人。

   百合小姐的婚服是从翡冷翠运来的,最好的绸缎,最好的金线,最好的绣工。一切都是最好的,和她的爱情截然相反。

   “主啊。”百合小姐默默祷告着,“祈求您看顾我的婚姻。”她不敢奢望爱情,“我希望菲比斯忠诚,负责。”她不敢要求爱情,她和其他贵族小姐一样,期待着婚姻,渴求着爱情。她也和其他贵族小姐一样,早早地隐藏住自己的心意。

   “我的宝贝,该出发了。”夫人打量着百合小姐,她的女儿真是个美人。夫人对于这桩婚姻感到满意,欣慰和骄傲。

   贵族夫人的幸福似乎也传到了普列西·列·土尔城堡。
路易十一收到了弗洛罗的来信,附着一小块像琥珀的东西。

   路易十一把君主权威全抛在了脑后,他疯狂地笑着。他找来卫兵要去嘉奖弗洛罗却得知在他拿到贤者之石后不久,副主教便驾马车出城了。

   路易十一跌入自身的疯狂世界。


   在另一座教堂,百合小姐和菲比斯成婚了。

   在巴黎东南的远郊,卡西莫多开心地喝着溪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小鸟,树林,溪流。他好像刚诞生在这个世界的婴儿。

   “卡西莫多,我们继续赶路。”弗洛罗取好水,“我们要快些赶到里昂。”他不知道那块石头能骗路易十一多久。

   弗洛罗昨天收拾完了所有东西,托人将两座封邑的收成取回来,留了一些给约翰。在他前往城堡的时候,马车便已在圣母院门口等着了。



   “这绝对是我做的最疯狂,不理智的事情。”弗洛罗叹息道,“不过自从见到艾斯美拉达后,哪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我听见了哦。”艾斯美拉达坐在车门边,“其实……那天晚上我就开始喜欢你了。”说完后,少女逃回了车厢。


   弗洛罗的脸滚烫着,攥着缰绳的手心里满是汗,他该拿艾斯美拉达怎么办呢,他笑了笑自己。







 
   翡冷翠的春天似乎比巴黎温暖,至少弗洛罗是这么觉得的。

   他们在这座思想激荡的城市安稳地度过了春夏,让弗洛罗意外的是,路易十一并未发现那块石头的破绽。


   在八月底的巴黎,法兰西人民头上的“蜘蛛”在恐惧中去世。



   秋天的翡冷翠经常下雨,在小镇的街道上,被淋湿的地面总是会发生些事故。
   法官大人终于处理好了今天的琐事,他的妻子正在家   里等他。
   和往常一样,他们吃着晚饭,妻子听着他的所见所闻,他们的养子附和着。

    晚上,法官又做了那个多年前的梦。
   他惊醒,不小心将身旁的爱人弄醒了。
   “艾斯。”他抱紧爱人,“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梦境里……我将你推入了死亡。”


   “我在这里。”艾斯美拉达安抚道,“我们幸福地在一起了。克洛德。梦境是相反的,不是吗?”


   “对。这里不是梦中。”弗洛罗抱紧了艾斯美拉达 。










——————————分割线————————————


   我,和在看这篇文的读者都是赫尔墨斯 ,也都是文章里面出现的旅人,想告诉弗洛罗这个世界有多新奇,让他知道在佛罗伦萨出现的思想热潮。我们无非是想让弗洛罗得偿所愿,让艾斯美拉达,卡西莫多都活着。

   在弗洛罗做那个梦前,这篇文里面的弗洛罗和原著的弗洛罗是同一个人,而梦境就像我们弹入原著世界的一颗石子,将原本向前的一条河流分流。也就是我们创作的平行世界。而那条河流不会因为一颗小石子改道,只会分叉出一条小小的细流,原著世界还在继续走着。在梦境发生后,又或者说我们期望的平行世界出现后,弗洛罗还是那个弗洛罗,但又不是。他还是会压制自己,但懂得释放,他还是古板,但懂得寻求新的答案。

   这就是同人创作的魅力。相同又不同。




敬一切创作。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文]赫尔墨斯⑤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格雷太太,您知道吗?最近……”
   “你是说那件事情吗?”格雷太太使了下眼色,“我哪会不知道呢?”

    “天呐上帝。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真是让巴黎蒙羞!”那妇人鄙夷地看向远处宏伟的建筑。

   “巴蒂太太,可不是嘛。”格雷太太拿起一个铜壶端详着,“我希望那个女巫能被送上火刑架!她还带着一只山羊,撒旦!撒旦!真是太可怕了。”

    “您的意见我非...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格雷太太,您知道吗?最近……”
   “你是说那件事情吗?”格雷太太使了下眼色,“我哪会不知道呢?”

    “天呐上帝。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真是让巴黎蒙羞!”那妇人鄙夷地看向远处宏伟的建筑。

   “巴蒂太太,可不是嘛。”格雷太太拿起一个铜壶端详着,“我希望那个女巫能被送上火刑架!她还带着一只山羊,撒旦!撒旦!真是太可怕了。”

    “您的意见我非常同意。她肯定是女巫!用她的巫术蛊惑教士!火刑最适合不过了。”巴蒂太太抱着双臂,指指点点摊位上的货物。


   路过的艾斯美拉达披着长袍,戴上宽大的兜帽,衣领已经被她捏皱了,她飞奔回家,拉上了所有窗帘。
   
   今天是阴天,浓云密布,随时会下起雨。

   “咚咚。”

   艾斯美拉达缓缓下床,打开了门。


   “艾斯!”弗洛罗紧张地看着她,“那些……”
   “我没事的。”艾斯美拉达打断弗洛罗,“小时候他们还说我也是妓女呢。”艾斯美拉达说出口的同时,心脏开始绞痛。


   “艾斯……”弗洛罗走进房子关上门,看着艾斯美拉达快要暗淡的面容,他感受到了愤怒在体内涌窜。


   “您是教士,我只是个在街边跳舞的人。”艾斯美拉达眨了眨眼睛,想努力把眼泪流回去,“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会败坏您的声誉的,您是主最虔诚的学徒,是我得意忘形,损坏了您的形象。”

   鲜艳如花朵在此时开始衰落。少女的面容上渡上了一次灰色,好像外面的天空。

   我的心被送上了绞刑架,弗洛罗想着,是我,是我禁不住欲望的考验,在此颓废,却牵连了你。艾斯美拉达,艾斯美拉达。弗洛罗下定了决心。


   “艾斯美拉达,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呢?”弗洛罗目光灼灼地看向艾斯美拉达,“如果我说,我爱上了你呢?”

    艾斯美拉达感觉弗洛罗的目光透过衣袍抵达了她的内心深处,“不……不可能……”她开始惊慌,就像小羊受到了惊吓。

    “我爱你。艾斯美拉达。我在见到你的那一刻,已经身处地狱了。我以为我的生命早进入寒冬 ,青春的欲望已被我扼杀。我错了,魔鬼引诱我进入地狱。艾斯美拉达,我已经在爱欲的地狱沉沦了。”弗洛罗的目光变得温柔,艾斯美拉达的心脏强有力地跳着。

    少女的爱意快要溢出来。

    “我不是个合格的教徒。”弗洛罗整个人松懈下来,“如果要追究。这是我的错。我才是该上火刑架的人。”

    “克洛德。”艾斯美拉达鼓起勇气,“我也爱你。”艾斯美拉达的声音很小,但弗洛罗依旧听见了。

   弗洛罗呆住了,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厢情愿。


   “是的!我爱你!”艾斯美拉达的勇气迸发,坚定地说,“是我对不起您。”

    “怎么会呢,怎么会。”弗洛罗抱住了艾斯美拉达,他的心脏快跳出来了,他进入了地府,可这又有什么关系!他情愿,听到这句话,弗洛罗觉得自己马上死去也值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弗洛罗觉得说多少遍都不能表达自己对艾斯美拉达的爱意。


   天终于放晴了。

    “我想或许我们可以去圣母院用晚餐?”弗洛罗用下巴蹭着艾斯美拉达的头顶,他有些担心白日里那些讨论的人。


   “好。”艾斯美拉达感受着弗洛罗怀中的气息,真是让人安心, “我想把佳利带着,可以吗?”
    “当然。”



   就如往常的巴黎,日落之后,人们都用完了晚餐。


   与往日巴黎不同的是流言在不停发酵,膨胀。



“快,我们要把那个女巫抓起来!”
“审问她!”
“拷打她!” 
“烧死她!”
人们拿着器具站在艾斯美拉达家门口。
“她不在!”
“那就砸了她的家!”
“对!砸了女巫的巢穴!”



   弗洛罗送艾斯美拉达回家已经是深夜了,艾斯美拉达看着破碎的房屋怔住了。


   “愚民!”弗洛罗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天呐……”艾斯美拉达有些崩溃,这不仅是她的栖身之所,更是她与母亲记忆的储藏罐。
    “艾斯……我很抱歉。”弗洛罗拉紧了艾斯美拉达的手,“来圣母院住吧。”
   “可是……”艾斯美拉达震惊了,她没有想到弗洛罗会提出这个建议。

   “和我一起住吧。我保护你。”弗洛罗神情的目光从未离开艾斯美拉达的身上,“我会有办法的。”弗洛罗想起一个人。


   快到清晨,太阳还未升起。艾斯美拉达噤声走到圣母像前,她低语道。

“圣母玛利亚。”
“保佑我。”
“请您看顾我的爱情和人生。”
“罪孽,请由我来承担。”


艾斯美拉达虔诚地看着圣母像,玛利亚的面貌是那么的慈祥。


“我是您的孩子。”
“我爱您,请您也爱我。”
“您是宽容的慈母。”
“我犯下了罪。”


膝盖跪地的声音响起,接着是低沉的人声。
“圣母,您是公平的。”
“您了解一切,知道罪因谁而起。”
“是我沉溺于爱情。”
“请您正确地将惩罚降临。”
“请您不要让无辜之人受到牵连。”


   弗洛罗一夜未睡,在圣母院内踱步时看见了跪在圣母像前的艾斯美拉达。听见她阐述自己的罪过,怎么能是她的孽呢?

   “艾斯,不要自责,你根本没有过错。”弗洛罗揉了揉艾斯美拉达的头,“快去休息吧。一切有我。”
“可是……”

   弗洛罗并未说话,拉起艾斯美拉达的手往前走着。

   弗洛罗给艾斯美拉达盖好被子,“我在这陪你入睡。” 
   “你明天还要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你才应该休息。”艾斯美拉达亮晶晶的眼睛眨着,她往床里挪了挪,“你在这睡吧。”


   “不了,我看着你睡就好。”弗洛罗的耳根红透了。
   “上来吧,只是睡觉而已。”艾斯美拉达拽着弗洛罗的胳膊示意他上床。


   弗洛罗心里窃喜又纠结,最终是那一点点小心思占了上风,和衣躺上床。
   艾斯美拉达见他上来,环抱住了弗洛罗的胳膊在他的气息下睡着了。
   弗洛罗可睡不着。他不敢动一下,僵硬地躺到天亮。


   明明已经入秋,弗洛罗却快要中暑了。



    “卡西莫多,艾斯美拉达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弗洛罗喊来卡西莫多,“放心,你还是和往常一样。”
   “是,是,大人。”卡西莫多还是怕吓着艾斯美拉达,不敢抬头。


   “卡西莫多,你比我见过的大多数人可爱。”艾斯美拉达弯腰对卡西莫多说。
   “真的吗?”卡西莫多开心地笑起来。


   “别废话了。”弗洛罗不想艾斯美拉达见着卡西莫多就夸他可爱,“去用早餐。”

   弗洛罗用完早饭后,拿起那只羽毛笔,羽毛并没有因为用的频率太高而变得毛燥,一直保持着它刚到弗洛罗手里的样子。

   弗洛罗写完信后,寻了人寄出去。

   “希望可以有用吧。”弗洛罗自言自语后进入了旁边的暗室内。



那是一间写满了各种的金属元素的小房间。



墙上赫然刻着一个巨大的单词———Elixirvitae






————————分割线——————

终于,告白了!这块写的不太好ಥ_ಥ

下章又有个人出场啦,依旧是工具人!

最后一点点应该能看出来是谁吧(๑°3°๑)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文]赫尔墨斯④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bug预警!文笔不好预警! 


   太阳是公平的,无论富贵还是贫穷,都直接接受着它的温暖。

   和煦的阳光照在艾斯美拉达身上,她感觉有些热,便选在了塞纳河畔跳舞。阳光与美人,路人纷纷投下铜板,也有阔绰的人放下一点碎银。


    今天的收获很多,她开心地拿着钱跑到了城外。

   “妈妈 ,我今天又赚到不少钱呢。”    ...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bug预警!文笔不好预警! 









   太阳是公平的,无论富贵还是贫穷,都直接接受着它的温暖。

   和煦的阳光照在艾斯美拉达身上,她感觉有些热,便选在了塞纳河畔跳舞。阳光与美人,路人纷纷投下铜板,也有阔绰的人放下一点碎银。


    今天的收获很多,她开心地拿着钱跑到了城外。

   “妈妈 ,我今天又赚到不少钱呢。”                    
   “我觉得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还有人家邀请我去生日宴跳舞呢。”
   “妈妈…今天是第七天了。我总是忍不住来见你。”
   “如果你在世,一定不希望我这样吧。”
   “妈妈,我会努力活着的。”

   弗洛罗看着少女对着坟墓低喃,艾斯美拉达不是什么柔弱的女孩,她自有自己的坚韧,弗洛罗走向少女,“艾斯。”他轻轻地唤着。


   “克洛德,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放心你。”弗洛罗掏出怀里的一条披肩,搭在了艾斯美拉达的肩上,“天气越来越冷了。别冻着。”
   “好的。”艾斯美拉达缩了缩脖子,“谢谢你。”
   “你已经对我说了太多次谢谢了。”弗洛罗整理了一下她的披肩,“我们…我想不需要说谢谢。”

   他们漫步在街头,这时,略显戏谑的声音突然传来,“我想这样的画面放在我的剧本里正合适。”
   

   “你是谁?如此的无礼。”弗洛罗把艾斯美拉达拉到身后,沉着脸看向穿着蓝色衣服的人。

   “哦,不要惊慌。我只是一个流浪的街头王子。或者,是名满巴黎的诗人。”他鞠了个躬,“您可以叫我格兰古瓦。”他看向艾斯美拉达,“我并没有恶意,只想问问您的小羊能否卖给我?”
   “你想要佳利?”艾斯美拉达奇怪地看着格兰古瓦,“我想佳利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羊。”
   “哦,佳利!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您可能不知道,看到这只小羊,我的灵感,我归属,我全找到了!”
   “ 对不起,我想这个要佳利自己做决定。而且,我很爱她。”
   “好的好的,这是一定的。”格兰古瓦高兴地走开了,临走前不忘约好明天上午见面。


   “他可能只是想约你。”弗洛罗的脸色很不好。
   “哦不,怎么可能呢?”艾斯美拉达笑了起来,“他可是'街头王子'。”少女发出清脆的笑声。
   她笑得可真好听,弗洛罗微笑着看着她。

   “哦,克洛德。我很少见你笑呢。”
   “是吗?”

   “是的呢,要知道,多笑一笑……”

   “瞧瞧,我看见了整个巴黎最耀眼的美人!”是那个放荡,轻浮的声音,“美丽的艾斯美拉达,可否一约呢?”

   “这位先生,我想您不必在我身上费心思了。”艾斯美拉达拧着眉毛生气地看着菲比斯,“我的心已经给了别人。”

   “是吗?”菲比斯被噎住了,他感觉到非常没面子,在巴黎,哪个姑娘不会被他的魅力俘获?“那他可真是位幸运的先生。”菲比斯看见了站在旁边的弗洛罗,他有些嘲讽地说,“我祝福您,艾斯美拉达。希望您的爱人别和这位先生一样。”
   “与你无关!”艾斯美拉达声音高了许多。
   “再见,我的百灵鸟。”菲比斯给艾斯美拉达一个飞吻后转身离去。

   “你的心……在谁那?艾斯美拉达。”弗洛罗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艾斯美拉达看穿。
   “我乱说的。”艾斯美拉达逃避着弗洛罗的目光,“再说了…那也是不可能的…”她小声嘀咕着,可弗洛罗还是听见了。

   弗洛罗没有回答,他们沉默了一路直到艾斯美拉达到家。

   “克洛德,你送我回家已经好几次了。”
   “嗯。”
   “这个给你吧。”艾斯美拉达掏出一块方巾,“是谢礼!”她连忙解释道。
   “我会好好保存的。”弗洛罗将方巾放入了怀中,“明天下午我会过来。”


   艾斯美拉达惊讶地看向他。
   “我是说,陪你保护你的小羊。毕竟那个流浪汉想要它不是吗?”




   送走了弗洛罗,艾斯美拉达躺在床上,看着斑驳的房顶,她好像看见了圣母院庄严的雕像,华丽的彩窗,还有站在圣母像前的黑袍男子。克洛德•弗洛罗,是他。他沉着目光,嘴里低声念着。艾斯美拉达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嘴唇上,她红着脸把头埋进被子里。那是青春的少女才有的忧思……又或者称之为……思恋。

   少女的思恋在贫民区,也在巴黎的贵族人家。

   在几条街后,一座装饰典雅的楼房里的一间铺满绸缎,宝石的屋子里。百合小姐兴奋地睡不着觉,明天她就能见到未婚夫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好像床上被子里的鹅绒。他可真英俊,她脸又烫了几分。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宴了,她马上就能嫁给他了!她恨不得明天,不,现在就可以和她的太阳步入教堂,互相宣誓。
她的一切,她的菲比斯!

   她如此想着,一夜未睡。她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女仆们进来帮她梳妆。一点点挑选衣裙,首饰还有需要摆放的新鲜花朵。中午,他将来到,那个男人。她的面颊不需要腮红便已红润,繁琐的服饰一层层将她包围。


   “我的小百合。”夫人亲了亲百合小姐的额头,“我想你一定很开心。”
   “是的,母亲。”百合小姐抱住了夫人,“母亲,那个跳舞的女孩……”
   “我的小百合。你知道的,这种人不能在正餐场合出现。”夫人摸了摸百合小姐的头,“不过,你可以让她中午在后厨吃饭 ,下午你们年轻人聚会的时候让她跳舞助兴。”
   “妈妈,您最好啦。”百合小姐开心地抱住了夫人,甜甜地笑着。





   “ 我亲爱的的百合花。”菲比斯拉起百合小姐的手,“我想您也很讨厌这种无聊的宴会吧?”
   “是的,马上就可以和其他几位公子小姐一起我们的聚会了。”百合小姐的眼睛亮亮的,充满爱意地看着菲比斯。


   “你们可真是天生一对。”一位衣着华贵的小姐摇着羽毛扇走了进来。
   “你可别打趣了。”百合小姐的脸颊粉红又可爱。
   “听说你邀来了一个街头艺人?你总是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位小姐用扇子遮住嘴笑了起来。

   “哼,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舞蹈的。我相信全巴黎都会喜欢上。”百合小姐有些生气,她总是喜欢嘲讽自己。

   “玛丽。”百合小姐唤来女仆,“你去厨房把艾斯美拉达喊来。”

   菲比斯愣了一下,马上又回复了骄傲的神情。

   “各位好。”艾斯美拉达拉起裙摆鞠了个躬,没有再说什么便跳起了舞。
   贵族小姐们哪里见过这样热情奔放的舞蹈和艳丽的面容,有些小姐拿着折扇挡着脸,又忍不住偷偷去看。

   弗洛罗站在外面,透过窗户只看见了艾斯美拉达的一点点背影。但就是这一抹身影,足以让他难以自持。他渴望艾斯美拉达只是属于他的绿宝石,只为他歌唱,为他跳舞。那是一位禁欲教士多年压抑的欲望,那是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疯狂。


   艾斯美拉达,你可听见我的爱意?
 

   “克洛德!”等到弗洛罗反应过来,艾斯美拉达已经奔到了她的身边,“我们去和格兰古瓦见面吧。”
   他们往艾斯美拉达的家走去,明媚和少女和严肃的主教并未看见在那阴影处跟随的人。


   艾斯美拉达把佳利抱出来,摸了摸小羊的头,“为什么格兰古瓦会想要你呢?”小羊蹭了蹭艾斯美拉达,“你是不是偷偷去找他啦?”
   弗洛罗看着少女逗弄小羊,忍不住微笑起来,“流浪汉可能只是一时兴趣罢了。”

   “哦,我可不是一时兴趣。”格兰古瓦不知怎么就出现在艾斯美拉达面前,“您想好了吗?我会给您写三首诗作为报酬。我会对佳利很好的。”
   诗人伸手想要摸佳利的下巴,艾斯美拉达退后了几步,悻悻地放下了手。

   “三首诗?”弗洛罗好笑地看着诗人,“这是她唯一的财产,您自称为街头王子,可却没有王子那般富有。我想您还是不要觊觎别人的东西了,您也别想着流浪在巴黎街头顺手牵一只小羊。我建议您趁早扼杀这个念头,如果您从明天开始还渴望这只小羊的话,我相信耶和华会剥夺您作为诗人的天赋,而古蛇会欢迎您的到来。”弗洛罗讥讽道。

   “好吧好吧。您是个能言善辩的教士。”格兰古瓦尴尬极了,“我喜欢这只小羊是不会改变的,既然您和这位美人都爱着小羊,我还是识趣地继续流浪了。”格兰古瓦向他们鞠了个躬,哼着歌离去了。

   “你又帮了我!”艾斯美拉达开心极了,她仰头冲着弗洛罗笑着,接着她把小羊放在了地上,抱住了弗洛罗,“以后佳利就是你和我的小羊!”
   “艾斯美拉达!”弗洛罗惊呆住了,“你不能随便抱别人!”

   “可你不是别人呀。”艾斯美拉达的眼睛充满了魔力,把弗洛罗吸进了绿色的漩涡。
   弗洛罗动了动身子,艾斯美拉达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开玩笑啦。”艾斯美拉达松开了弗洛罗,“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圣母院吧。卡西莫多还在等着你呢,别又让他等了一天。”
   “你为什么要关心卡西莫多。”弗洛罗轻飘飘地说道,他脸一红,“我的意思是,你也回家休息吧。”说完,慌也似地走了。

   看着翻滚的黑袍,艾斯美拉达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心脏在砰砰地跳着,好像要撞出来了。我……艾斯美拉达心里有个让自己害怕的想法,我该不会喜欢上了一个教士?一个信仰纯洁的教徒?她有些慌乱,但又忍不住想着弗洛罗,在心里描绘着他,弗洛罗没有菲比斯那么耀眼,艾斯美拉达坐到桌前,抻着脑袋,弗洛罗很温柔,他不像别人放纵自己。他太优秀了,也许他并不完美。克洛德•弗洛罗……这个名字让她心安。


   艾斯美拉达换下舞裙,整个人放松下来,抱膝坐在床上。


   弗洛罗对格兰古瓦嘲讽的样子,被她抱住愣住的样子,还有安慰自己,一次次安慰自己的样子,在艾斯美拉达的精神世界不停地翻转。

   也许……不,我想我是有点喜欢克洛德。

   艾斯美拉达对于自己的心意又幸福又害怕,复杂的心情折磨着她,直到她入睡。




   在巴黎的另一处 ,明亮的烛火却盖不住站在窗前人都阴暗心里。今天他看见了什么?他冷笑了一下,本该禁欲的副主教竟然爱上街头少女,多么荒谬,可笑!而让他最气氛的事情是少女竟然拒绝了自己,去爱那个阴沉,古板的教士!他感受到了嫉妒,嫉妒化为罪孽开始在他心底滋生。



   谣言正在巴黎穿梭。





——————分割线—————

小爱!终于看到自己的心意啦。

菲比斯!开始搞事情啦。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文]赫尔墨斯③

弗洛罗副主教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混乱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有bug!!!有bug


   艾斯美拉达依着烛光一点点练习拿笔,突然听见香特佛勒丽喘了起来,她连忙倒了杯水端过去。


   “母亲,您的病……”
   “没事的,艾斯,老毛病而已。”


   “可是这样不行的……”
   “艾斯,我一直说的,这种病反正治不好,干脆不去管它了。我有你这辈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妈妈,别瞎说。快睡吧。”艾斯...

弗洛罗副主教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混乱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有bug!!!有bug


   艾斯美拉达依着烛光一点点练习拿笔,突然听见香特佛勒丽喘了起来,她连忙倒了杯水端过去。


   “母亲,您的病……”
   “没事的,艾斯,老毛病而已。”


   “可是这样不行的……”
   “艾斯,我一直说的,这种病反正治不好,干脆不去管它了。我有你这辈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妈妈,别瞎说。快睡吧。”艾斯美拉达轻声哄着香特佛勒丽,直到她入睡。

   艾斯美拉达又拿起笔,一点点描绘着。 




   清晨,艾斯美拉达从桌子上醒来,伸了伸僵硬的身躯,今天变得有些冷,她想着。

   “ 艾斯……”香特佛勒丽的声音飘渺到了天外,“我此生最珍爱的宝物……”
   “妈妈!您感觉又喘不过来了吗?”艾斯美拉达慌忙走到床边。

   “嗯……”她依靠着艾斯美拉达,“我怕是要……要见上帝了。”
   “妈妈,不会的。”艾斯美拉达抚着母亲的胸膛,“您那么多次都熬过来了,您不会留下我一个人游荡的。”艾斯美拉达强忍着泪水,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了,“妈妈,我,我去找医生。您等着我。”艾斯美拉达轻轻地将母亲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奔了出去。

   她被悲伤占满了,那是一种如何能够形容的痛楚,在少女的身体内刺痛。

   还有三条街,艾斯美拉达想着,妈妈!她现在该多么痛苦。

   还有三个转弯,艾斯美拉达想着,她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她的根,她的诞生地,她不能够停止那份恐惧。

   快了,快了,还有三家店铺,艾斯美拉达想着,我爱她,她那么美丽,那么年轻,那么坚强,不应该这么死去!她配得上躺在满是天鹅绒的棺椁,穿着最昂贵的,不,是全巴黎唯一一件绣满金线的绸缎袍子,她现在什么都没有!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妈妈。”艾斯美拉达冲进店铺,拉起医生的手哀求的,“这个给您,治好了还会再给您的!”她把一个用旧衣服缝制的布袋塞给了医生。
  “好的没问题这位小姐,我现在就跟您去。”

   天渐渐变冷了,路上的行人裹紧了自己的大衣。风凌乱地吹着树叶,噼噼啪啪的声音像是催促的铃声。

   “这位小姐,这些钱您还是留着吧。我拿三个铜板当出诊费。”
   “不……”
   “很抱歉,但是我想您应该能理解。”

   医生走了,就像艾斯美拉达那虚无的希望也跟着走了。她瘫坐在墙根,她明白,妈妈本来就没多少时间了。她早就知道,只不过一直不愿意面对。在这片土地,即使是家境一般的人,生场病也如同给家庭扒了一层皮。更何况她们一呢?她那些收纳,买买小玩意还行,治病?简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这里根本没法治好妈妈的病的方法。


   天黑了,艾斯美拉达并没有点蜡烛,她想切实感受暂时的黑暗,就如进入了生命的寒冬。接着,她开始啜泣,身体越发的冷。她想出声可是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她的脸涨的发紫。

   一条生命逝去了,一条生命在为她无声地哀嚎。

   哀伤几乎快要感染整个巴黎,它路过了卢浮宫,在敲门前便被赶了出去,它又来到了巴士底狱,在那里,恐怖将它化为食粮。最后,它拖着残存的气息来到了塞纳河边,消散了最后一点哀伤。

   香特佛勒丽逝去了,艾斯美拉达在为她忧伤。

   巴黎如往日一样,黑夜渐渐褪去,白日一点点升起。

   艾斯美拉达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拿起布袋一步步挪向店铺。


   “我买一口棺材。”

   “哦,这不是艾斯美拉达吗?你的母亲去世了?需要,嘿嘿,我照顾你吗?”店主横着肉朝艾斯美拉达笑着,接过钱袋。


   若是平时,艾斯美拉达定会嘲讽几句,但是现在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的灵魂在一点点萎靡。她拿了个木板绑上绳子,拖来棺材。

   艾斯美拉达没有说一句话。她轻柔地给母亲擦干净身体,拿出一点点口脂涂抹在香特佛勒丽的嘴唇上。换上了她最好的衣服,将母亲放入了棺椁。

   她摸了摸冰冷的脸,盖上棺盖。

   她拿来拖板垫在棺材下面。

   她把绳子抗在肩头。

   她一点点把母亲拉到了一片无人的森林。

   她挖出了一个坑。

   她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母亲。

   艾斯美拉达的灵魂变得冰冷,那是赤道变为极地,太阳变为月轮,熊熊烈火变为点点寒冰 。


   艾斯美拉达走回了城内,走到了圣母院门前。
   “艾斯……”弗洛罗刚从圣母院出来,“你怎么了?”

   “弗洛罗,我,我没有钱。”

   “如果你有什么忙,我一定帮。”

   “我求求你帮帮我。”

   “好。”

   弗洛罗跟着艾斯美拉达来到了城外,那是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土包。


   “弗洛罗,我的母亲在里面睡觉。”
   “我不想让她冻着。”
   “我希望她能去温暖的天堂。”
   艾斯美拉达的声音沙哑无力,弗洛罗感觉自己像是被灌了毒药。

   “圣父。圣子。圣灵。”


   “以及孕育我们的圣母玛利亚。”

   
   “在此,虔诚的信徒,您的孩子向您诉说。”

   “在此处长眠的,同是您的教徒。”

   “她来自于日光,祈求您使她回归。”

   “回归春天,回归大地,回归万物。”

   “祈求您,祈求您将她的灵魂带入永恒的温暖。”

   “也请将温暖照耀在她的孩子身上。让世人感受到灵魂的慰籍。”

   “阿门。”



   艾斯美拉达给弗洛罗倒了杯水。

   “我没有爸爸。”
   “是她把我带大的。”
   “她是我的一切。”
   艾斯美拉达抬头看着弗洛罗,眼睛化成了一汪水。

   你也是我的一切。弗洛罗看着艾斯美拉达,“我是被书籍带大的。”他顿了顿,“从小我就被决定去学习神学。”弗洛罗摩挲着做工粗糙的杯子,“艾斯,你很幸运有那么爱你的妈妈。我感到悲伤,因为你失去了你爱的人。我相信她给你带来的温暖与爱,是永恒的。她的身体衰亡了,但是她的灵魂还在爱着你。永远。”

   就像我。

   艾斯美拉达哭出了声,原本就红肿的眼睛刺痛了起来,她站起来一把抱住了弗洛罗。

   弗洛罗呆住了,时间停止了好久好久。

  “是的,她一直爱着我。”艾斯美拉达的唔咽声小了些,“谢谢你。谢谢你。”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艾斯美拉达也停止了哭泣。
 
   香特佛勒丽,这个名字是她永恒的纪念。她努力控制住了痛苦,她开始清醒,香特佛勒丽绝对不希望她如此痛苦。妈妈的灵魂还在爱着她,艾斯美拉达的脑海里浮现出妈妈的面容,妈妈的爱滋养着我,我应该是快乐的。我应该是幸福的。

   “克洛德。”
   “嗯。”
   “我会永远想念你。”

   我也是,弗洛罗伸手摸了摸艾斯美拉达的黑发,“我带你去圣母院吃饭。”
  “好。”

   卡西莫多几乎一天都没有见到弗洛罗,有些着急地在后院转着。
   “卡西莫多,热一点土豆汤吧。”
   “大人,您去哪了!”卡西莫多跑向弗洛罗,突然发现站在他身后的艾斯美拉达,连忙转过身去。
   “没关系的。只是,我怕麻烦你们……”艾斯美拉达缓缓走到卡西莫多身边,拍了拍他。
   “我现在就去准备晚饭。”卡西莫多一瘸一拐地快步走向厨房。

   “你不怕他?”
   “他的样子是挺吓人的。但又没有伤害我,而且…感觉还挺有趣的。”艾斯美拉达看着脚尖,“我是说,挺可爱。”


   “我第一次听到别人会说他可爱。”弗洛罗将外袍披在艾斯美拉达的肩上,“走吧。吃饭。”
   “好,好的。”艾斯美拉达抓紧了黑色的袍子,上面洗的有些掉色,但是很舒服,很温暖。有一种躺在自己床上的安心感。

   弗洛罗切了几片法棍和一块布里奶酪,盛了两碗土豆汤,放在桌子上。


  “没有准备,抱歉。”
   “已经足够好了。真的太谢谢你了。”艾斯美拉达有些不好意思,捏了捏衣角。


   “艾斯,我会永远帮助你。”弗洛罗用勺子搅拌着汤。
   “谢谢你。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艾斯美拉达看着面包篮里的法棍,“如果有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我所能。”

   有,有你现在就可以帮助我的事情。爱我。




—————分割线————

震惊!圣母竟然变成食堂,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今天虐一下小爱。

 私心觉得小爱在这个世界还是幸福的,她虽然失去了母亲,但至少拥有过。这是一种奇妙的联系。

这篇文除了副主教和小爱其他都是工具人~~可能会有人稍微作一点,但都是为了推进他们俩个唉嘿嘿。


明天应该会有小百合!(其实我想晚上再更一章来着)

良亦是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

[巴黎圣母院同人]赫尔墨斯②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混乱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艾斯美拉达都没发现,今天的自己笑得比以往更灿烂。她靠在门上,手里玩着头发,他可真是个好人,艾斯美拉达想着,在这片土地,在她生活的圈子,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绅士的人物,虽然他少言寡语,总比那些念叨不停的人要好上太多。哦上帝,也许我没有被您抛弃,看,原来我还能遇见这样的人。艾斯美拉达突然愣住了,天呐!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可是副主教,是人人爱戴的大人物,还有封邑。自己……我生在贫民区,但他并没有嘲讽我,弗洛罗……
   “ ...

  弗洛罗x艾斯美拉达

!时间线混乱预警!文笔一般预警!




    艾斯美拉达都没发现,今天的自己笑得比以往更灿烂。她靠在门上,手里玩着头发,他可真是个好人,艾斯美拉达想着,在这片土地,在她生活的圈子,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绅士的人物,虽然他少言寡语,总比那些念叨不停的人要好上太多。哦上帝,也许我没有被您抛弃,看,原来我还能遇见这样的人。艾斯美拉达突然愣住了,天呐!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可是副主教,是人人爱戴的大人物,还有封邑。自己……我生在贫民区,但他并没有嘲讽我,弗洛罗……
   “ 咳咳。”
   “妈妈!”
   “在想什么呢孩子。”艾斯美拉达的母亲缓缓从床上起身。
   “妈妈,我遇见了一个非常绅士的人。”
   “艾斯美拉达,你年纪不小了,也到了恋爱的年纪。”香特弗勒丽突然意识到,她的女儿,她的宝石,是到了最美妙的青春。
   “妈妈……并不是……他……”


   “咚咚。”
   “我去开门。”


    “亲爱的艾斯美拉达,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艾斯美拉达看见菲比斯拿着一束不知从哪采摘的野花立在门口,“我想我并没有告诉你我住在哪儿。”
   “当然。可我是卫队长,这点事情还绊不倒我。”菲比斯得意地笑了笑。
   “这位先生,我想这儿不适合你。”艾斯美拉达不耐烦的情绪又涌了上来,她不想和眼前的青年再多说一句话。
   “好吧,看来是我过于唐突了。”菲比斯许是看见了艾斯美拉达的不耐,“我下次再来拜访您。”
   

   总算把他弄走了,艾斯美拉达又想起了弗洛罗,她想,弗洛罗就不会这么讨人厌,他冷静自持,庄重……
   “艾斯美拉达,是他?”
   “不,妈妈,不是。哦,妈妈,我并没有恋爱。”
   “我的珍宝,你一定要看清男人。他们都是来采取灵魂的。他们会吸取尽你的爱,然后一走了之。”
   “妈妈 圣母会保佑我的。”艾斯美拉达上前抱住了香特佛勒丽,“上帝一直在保护我们。”


   “但愿如此,我的孩子。”


   午夜的巴黎,整座城进入了深睡,而在巴黎最宏伟,集聚了多种风格的圣母院的一间房间里,还亮着微弱的光芒。


   弗洛罗已经在桌前坐了很久,从黄昏到夜晚。
   他脑海里填满了少女的笑颜,桌上的书籍还保留在黄昏的那一页。这本书是他国外的友人带来的,他的思绪回到了从前 那是一个午后,一个旅人来教堂祈祷。

“您知道地狱吗?”
“那是魔鬼的栖息地,是罪人的归属。”


“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是罪人?”
“违反圣经,不从教会。”


“您见过地狱吗?”
“未曾。”


“您见过天堂吗?”
“那在我的心中,在上帝的怀抱。”


“那在您的心中,天堂是否与人间一样?”
“天堂没有罪人。”


“那人间便是地狱吗?”
“我想并不是。人间只是中转站。”


“那我们为何要在一个通道里面过于束缚自己?”
“不加束缚的人是可怕的。”


“可是人间并不是地狱。我们所在的地球很宽广。而且它是圆的。”
“我想您不应该在这讨论这个。”


“好吧。您跟随过船队吗?”
“没有。”
“您真应该看看那美丽的大洋。我想您一定会迷上遥远的东方,还有神奇的新大陆。”


“我不该纵容自己。”
“哦,对不起。”旅人从怀中掏出来一本书,“这是纽伦堡印刷厂出来的。我想您应该会喜欢。”旅人从椅子上站起,整理了下袍子,“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弗洛罗盯着那本摊在桌子上的书,那是纸质印刷的,他没有见过,里面描绘了神奇的新大陆,遥远的帝国,还有印度迷人的香料,还描写了十个故事,一位夫人的画像,还有一个冠誉佛罗伦萨的家族。

    这真是本大逆不道的书。弗洛罗翻了翻书页,如果人们……真的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这个人间怕也真的成了地狱。

   可是……他回忆着自己,他年轻时除了那一次的梦,没有任何欲望。

   他的情人,是宗教和科学。他的老师,是耶和华。

   他的地狱,在艾斯美拉达的怀中,他的天堂,隐匿在艾斯美拉达的眼眸。

   身为神父,爱上了她。

   我……爱她。



   鸟儿的叫声唤醒了卡西莫多,唤醒了圣母院的钟声,也唤醒了整个巴黎。

   她还是见到了他。

    艾斯美拉达愣在了原地,那是怎样一副面孔。扭曲,重叠,肿大,她好像看见了正在地狱受刑的人。不,那是人吗?

    卡西莫多也愣了,他猛地转过了脸,他怕吓到这样以为纯洁的美人。那是多美丽的人啊,他是多么丑陋。

    弗洛罗刚走进小院,便看见了这样一副画面。天堂和地狱,恶魔与天使。而天使想将他拉入地狱。

   “艾斯美拉达。这是我的养子。”
    “哦,哦。原来是这样。”艾斯美拉达走近了两步,“您,您好。我是艾斯美拉达。”她欠了下身子。
    

   “我,我叫卡西莫多。”卡西莫多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他把头转的更狠了。

   “来吧。艾斯美拉达你找我什么事?”
   “哦 没什么事情。我想问问您,可不可以教我写字。我的名字怎么写就好。”艾斯美拉达有点惶恐,“如果麻烦您,就算了。我,我走了。”


   “等等。”弗洛罗喊住艾斯美拉达,“我教你。”
   “真的吗!太谢谢您了!”艾斯美拉达高兴极了,简直想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
   “走吧。我带你去书房。”
 
   那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书架嵌在墙上,摆满了羊皮纸和书,纸页有些破损,全都泛黄了。


   艾斯美拉达看见了桌子上的羽毛笔,是她送给弗洛罗的那只。她的脸有些热,手心有点出汗了。


   “给。”弗洛罗递给她一支笔,是黑色的羽毛笔,轻声说着,“你看,是这样拿的。”
    艾斯美拉达摆弄了几次,还是拿不好。弗洛罗有些颤抖地握住她的手,拨动她的手指调整姿势。
   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凝结了,桌边的蜡烛突然灼热了起来。


   “弗洛罗……”


   “咳。”弗洛罗急促地放下手,在纸上写了什么,“给你拿回去练吧。这些纸,还有这支笔你也拿去。”
    “这怎么好意思!”艾斯美拉达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甚至更重了几分。


   “拿去吧。”弗洛罗轻轻地回答,把我的心也一并拿去吧。


   “谢谢,谢谢您。弗洛罗。”


    “叫我克洛德吧。艾斯。”


     “好的。克,克洛德……”


  月上梢头,少女在思念那一抹灯火。而忧伤渐渐笼罩了下来。




—————分割线————

哈哈哈哈感觉艾斯和卡西见面好像小朋友第一次交朋友哦,太可爱了。明天要虐一下艾斯推进一下她对弗洛罗的感情~~不知道有没有人那猜出怎么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