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梅斯

12602浏览    165参与
猴仔/Munkie

p1p1做了ziggy和之前的部分造型,之后时期的可能不一定接着做了,因为p这个真的好累…

后几p都是娇娇

p1p1做了ziggy和之前的部分造型,之后时期的可能不一定接着做了,因为p这个真的好累…

后几p都是娇娇

–彩虹山–

在天堂举办的一场婚礼。

情人节快乐❤️

在天堂举办的一场婚礼。

情人节快乐❤️

黑毛北极狐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像徐艾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像徐艾

微梦

[JOJO]石之森林今天也很和平

#沙雕童话风 写着玩的那种

#ooc

#注意避雷:

主天气安娜,副cp艾徐,安娜→徐,一句话的茸老板


——


在遥远的石之森林里,生活着一只叫做安娜苏的大灰狼,安娜苏不是一般的狼。


他留着艳丽的粉色长发,穿渔网衣,甚至还有一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色长筒高跟鞋。


再加上他灰色的耳朵和毛茸茸的灰色尾巴,活像某种色.情主播,所以他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啊,跑题了。


说来,灰狼安娜苏有一个心上人,是一只叫做徐伦的小老鼠,徐伦也很不一般,她和别的胆小的老鼠不一样,勇敢又(很)能打,所以她是老鼠王。


虽然听起来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但更不一般的是,她和...


#沙雕童话风 写着玩的那种

#ooc

#注意避雷:

主天气安娜,副cp艾徐,安娜→徐,一句话的茸老板


——


在遥远的石之森林里,生活着一只叫做安娜苏的大灰狼,安娜苏不是一般的狼。


他留着艳丽的粉色长发,穿渔网衣,甚至还有一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色长筒高跟鞋。


再加上他灰色的耳朵和毛茸茸的灰色尾巴,活像某种色.情主播,所以他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啊,跑题了。


说来,灰狼安娜苏有一个心上人,是一只叫做徐伦的小老鼠,徐伦也很不一般,她和别的胆小的老鼠不一样,勇敢又(很)能打,所以她是老鼠王。


虽然听起来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但更不一般的是,她和一个叫做艾梅斯的人类少女生活在一起,艾梅斯在石之森林生活很久了,聪明又可靠,森林里的动物们都称她为大姐。


徐伦和艾梅斯生活得非常幸福,每天都能一起暴打很多作恶的野兽。就是她这样勇敢的英姿俘获了安娜苏的心。


啊好像又跑题了。


说起来,很快就是徐伦的生日了,对徐伦痴心一片的安娜苏决定要给徐伦准备一份大礼。他思来想去不知道给徐伦送啥,于是将自己作为参照物,认真分析了一番。


我喜欢吃羊→羊很好吃→徐伦也会喜欢吃→给徐伦活捉一只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安娜苏最终决定给徐伦抓一只羊。于是行动力超高的他当天晚上就来到了生活着很多羊的草原。


他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看起来很健壮结实的羊,后来他才知道那只羊叫天气预报。


那只羊一定很好吃,就决定是他了。安娜苏悄悄地跟在天气预报后面,准备发起偷袭。


殊不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气预报可是羊群的传说,平时看起来沉默寡言的他,从来就没有被狼伤过一根羊毛,安娜苏自然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回头看了一眼安娜苏,像是警告一般。


安娜苏被那种带着平静的怒意的眼神定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狼有这么强的气场,只能愣在那里。


再回过神来就找不到天气预报的踪影了。


天气:这么骚(粉)的狼还是第一次见。


再次见到天气就在第二天,安娜苏在草原四周物色着羊选,看着眼前一片贫弱的羊,他还是觉得昨天见到那只羊更好。


然后天气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瞧瞧那性感的倒三角身材,那俊郎的面容,身边还围绕着很多母羊。你品,你细品。绝对好吃,不好吃不要钱。


想了想,安娜苏口水都要留下来了,馋了馋了,都来不及洗……诶不是。反正,说时迟那时快,安娜苏寻思着偷袭搞不到,那就直接上吧,就冲着天气扑了过去。


天气四周的羊尖叫着跑开了。


天气抓住了安娜苏的手腕,安娜苏发现他力气好大。


天气把安娜苏轻易地压制在了地上。


安娜苏   危


感受到那只不安分的羊蹄子正往自己的渔网衣里探,安娜苏连忙按住了天气:喂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喜欢母的吗!


天气:(理智分析 得出结论)……你比她们漂亮。


安娜苏:??!??!?!??!?


虽然这种杂交行为在森林里经常发生,比如隔壁黄金森林里据说和他长得神似的发霉粉章鱼迪亚波罗就被小花豹茸茸(化名)给办了,但,果然,(内心是)钢铁直男的安娜苏难以接受。


他望着石之森林蓝得一望无际的天空,心情复杂。


艹,腰好酸。

艹,他好厉害。


在这荒唐的再遇中,安娜苏也得知那个混蛋羊叫天气预报了,表面上一脸正直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唉,羊不可貌相,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


在那之后,安娜苏决定再也不去找天气了。他该不会把每一只接近他的狼都那样办了吧,那也太恐怖了。这么想着,安娜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生活收到了巨大冲击,安娜苏无暇顾及徐伦了,相反的天气却总是来找他,这时已经快入秋了,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可是天气来找他的时候,却总是温暖的阳光普照的晴天。


安娜苏真的很不想和天气待在一起,但他无法拒绝温暖。毕竟他到了秋天也只能穿渔网衣。


天气来找安娜苏,却总是什么也不说,只是带一本书,安娜苏去到哪他跟到哪,后来安娜苏放弃了,反正天气不吵也不闹的,倒不会让人烦躁。后来他们习惯了坐在一起看书,看累了安娜苏就靠着天气睡着了,天气从不会把他推开,而安娜苏喜欢天气毛茸茸的帽子,和温暖的体温,只要习惯了,就很难忘掉了。


安娜苏难以理解一天比一天更把天气当回事的自己,他跑去问神奇的FF。


说起神奇FF,那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就是生活在泉水里的神奇生物。但是大家都不知道FF是住在泉水里,都以为FF是一汪清泉。


至于作用,大概就是和海○宝宝里的神○海螺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FF呢?」聪明的小精灵安波里欧告诉安娜苏。


安娜苏对着泉水问:神奇的FF啊,告诉我,为什么我这么在意天气预报?


等了一会,他看着清泉里自己一片粉色的倒影,觉得自己被安波里欧耍了,正当他要回去收拾安波里欧的时候,FF开口了。


她吼道:你傻*吗你!那***是爱情啊!这么无聊的问题还来问我?!


原来是有延迟。


「是爱情啊。」安娜苏恍然大悟……不对,才没有!他对徐伦一心一意,在见到徐伦的那一分那一秒起,他的世界就容不下别人了!


fnmdgp,安娜苏对自己的专一程度十分有自信,他决定再去看看徐伦,刷下眼熟。


他来到徐伦和艾梅斯共同生活的小屋前,看到她们两个人亲昵地依偎在一起,和往常一样,安娜苏想,不愧是徐伦,有这么多好朋友。


然后下一秒徐伦和艾梅斯啵了个嘴。


安娜苏   卒


就像是为了呼应他的心碎,天空下起了大雨,小动物们纷纷奔回了家中,只有安娜苏失魂落魄。冰冷的秋雨打在没有遮蔽物的身上,安娜苏冷得直哆嗦,但失去心中的光的他已经什么都不管了。


可是偏偏他的身侧还是传来了熟悉的暖意。


是天气,虽然看起来很诡异,但是他附近却没有雨点,反而有一小片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他身上。


天气灰蓝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安娜苏寻求温暖般,走到了天气的身侧。


“……以后……”天气俯身,将嘴唇靠在安娜苏的耳畔,一如既往地,清冷又温柔地低语道,“……我陪着你。”


「是爱情啊」

FF从来不会误判。


作为回应,安娜苏也抱住了天气。

阿罚

手绘石之海三姐妹!然后板绘做了点简单处理。


手绘石之海三姐妹!然后板绘做了点简单处理。


行かないで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匿田紗央里(@antyoni57)

链接  已授权✔️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匿田紗央里(@antyoni57)

链接  已授权✔️

質疑
畫了掛鏈,有時間就印出來,售價...

畫了掛鏈,有時間就印出來,售價大概在7元左右吧en買下面三個會送上面的徐徐,看看人數吧,超過十人就印。(大家评论里见)印完會抽獎送的!!!!不知道為什麼發老福特就會模糊???(汗)

畫了掛鏈,有時間就印出來,售價大概在7元左右吧en買下面三個會送上面的徐徐,看看人數吧,超過十人就印。(大家评论里见)印完會抽獎送的!!!!不知道為什麼發老福特就會模糊???(汗)

波索特雅歌

【空条徐伦】未来或将被改变 1

知更鸟女孩的梗 徐伦中心 此章含欧拉亲子 含徐安娜百合(此章🈚️)无替身现pa  有死亡捏造 有生存捏造


补全我的遗憾

—————————

1.

挑染着粉发的女孩牵着男友的手,尽管他们正在驾驶汽车,这样是很危险没错,但对于疯狂的、热恋的美国青年来说,比不上任何危险。

“嘿,罗密欧,你要带我去哪?”女孩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爱意。

那个男孩,她口中的罗密欧说:“我们——”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罗密欧的话,反映略有些迟钝的他花了好久才停下车。

“喔…天啊。我的天,不……”女孩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他——他们导致一个男...

知更鸟女孩的梗 徐伦中心 此章含欧拉亲子 含徐安娜百合(此章🈚️)无替身现pa  有死亡捏造 有生存捏造


补全我的遗憾

—————————

1.

挑染着粉发的女孩牵着男友的手,尽管他们正在驾驶汽车,这样是很危险没错,但对于疯狂的、热恋的美国青年来说,比不上任何危险。

“嘿,罗密欧,你要带我去哪?”女孩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爱意。

那个男孩,她口中的罗密欧说:“我们——”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罗密欧的话,反映略有些迟钝的他花了好久才停下车。

“喔…天啊。我的天,不……”女孩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他——他们导致一个男人死了。

2.

血拖了五米有余,肉体惨不忍睹。“徐伦……徐伦?”罗密欧还坐在车上,深呼吸着唤女友的名字,可是对方边掏出手机边下车,“不!不能报.警!你他妈的……”

罗密欧也下车,他想制止她,因为她的身份足以让他关进监.狱这辈子都出不来。“你不会再让我失望了,你这么说过,罗密欧。”徐伦的语气十分冷淡,“……哦,我就不该答应你,来这,这什么地方,是个人都会知道,这条路是去长沙滩的!我的天,你知不知道去海边是要带泳衣的?”她很激动,不过重点全偏,“老天……我爸说得对。”

“……他说什么?”

“我不该和人渣谈恋爱。”


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徐伦脸上,力道很重,她的左脸火辣辣的痛,甚至耳垂也痛——他打得有点偏,带到了她的耳垂,今天徐伦特意戴上了新耳钉,美丽的蝴蝶。

因为打偏,还不至于让徐伦流鼻血,但她感到眩晕。“去你的……有钱,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你他妈——”他又没说完,徐伦挥拳打中了他的鼻梁。

“喔……罗密欧!你知道,打人要打准一点……就像这样,”她再揍了一拳,还是鼻梁上,“还有这样!”还是鼻梁。

罗密欧困难地喘息着,想支起身还手,但天昏地眩的感觉阻止了他,不过他感受到一个吻——“再见了,罗密欧。我的初恋。”吻毕,徐伦是这么说的。

2.

空条夫人正准备去上班,被一阵敲门声吓到,屋外是警.察。或许是对徐伦的轻视——一个少女,叛逆期的少女,男朋友撞死了人,有什么好小心的——只有两名警.察。

空条夫人惊呼,结结巴巴地叫徐伦出来。警.察不是没见过,自己丈夫也有和警.察一起工作的情况,但不是提着手铐的警.察。半晌,挑染着粉色的少女没有出来乖乖就束,空条夫人甚至了解完了情况,自己的宝贝女孩还没有下楼。她提议自己上去看看,其中一位警.察说他陪同上去。

简约的房间很乱,大开的窗户,还在晃荡的躺椅证明徐伦逃了。

“啊——你这臭……”是同伴的惨叫,警.察识别出来,极速转身奔下楼。


他想骂臭婆娘,还是臭婊子?徐伦的想法有些歪,但她在逃——妈妈需要被保护,爸爸在海上航行,给她的建议只有短短一句:我相信你。

可见他不打算再帮女儿了,只因几个月前她度过了十九岁生日,当天有个巨大的派对。

她没带什么,甚至没有手机,只带了一把小刀和钱包。她知道,警.察会查她的手机号,甚至通过外貌特征贴寻人启事。

徐伦是怎么知道早晨的闹剧的呢——


“徐伦,你的事我一直有在关注。”

“哦?是吗?”她的口中带着不屑。即使现在的她可能需要父亲的钱权。

对面沉默了一会,可能是信号的问题:“……我的宿敌的残党已经找上我了,徐伦,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知道你对我的重要——”程度,他还没说完,徐伦就打断:“很重要吗?”

“……”又是沉默,“嗯,是的。你可能遭遇了一些麻烦,都是他们造成的,”多亏了他们,她的耳朵还疼,“随即而来的可能是逮捕。罪名是杀人犯。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徐伦,我相信你。无论你做什么,我……”


“我相信你。”在挂断的嘟声之后,延迟的声音才传来,轮船已经越驶越远了。


徐伦要逃。她知道,她在逃。

3.

她显眼的、张扬的粉色刘海已经被人记住了,她该改变。徐伦驾着车——她父亲的车,有些拉风——来到了偏远的地区,她不认路,但这离市区很远。

有家张扬理发店,也是粉色,灯光像半夜才开张的迪厅。她走了进去。前台,只不过是一张桌子,坐了位染着绿色头发的女生。

“嘿,能染发吗?”徐伦用手指敲敲那块桌板。

对方幽幽抬头,微笑着说:“可以啊,那得等艾梅斯回来,她去买午饭了。你想染什么色?”

“……绿色吧,把这些粉色盖住。”

“嗯,好,先找个位置坐会吧。价格也得她,我说艾梅斯,说了算。”


徐伦是怎么逃的呢?

她带了一把小刀,一个钱包。钱包里只有钱,和爸爸的信用卡。嘿,老豆,不是你信我该怎么做的吗?她翻父母房间时想。

打开窗户,还好她父母没给她装翻护栏,一跃而下。徐伦听见敲门声就带上东西开窗跳窗逃跑了,只不过爸爸的车在前门,这很尴尬。她可不想在监.狱里度过一生,吃着难吃的食物,和邋遢的女生打架、抢电话用。所以她拼了。喂,就算是个女生,也不该轻敌吧!警.察甚至没配枪,警棍也只是别在腰间,吊儿郎当的喝着可乐,手里是汉堡。

我可饿坏了,为了等你们。徐伦皱眉,跑到警.察面前未等他骂完,一拳击中要害,大抵是对方太弱,徐伦把汉堡都抢来了。陪同老妈的警.察也应该有可乐喝。她往警车里看,果不其然有一杯,拿走上路。拜托,徐伦可是在帮助爸爸解决宿敌,开辆他的车怎么了?她心安理得的驾车飞扬而去。


“FF,吃饭。”艾梅斯来了。

她的耳朵还是痛,耳钉摘下来了还痛,可能昨晚是枕着这面睡的。

“哦哦,有客人,艾梅斯,她要染头发,把粉色染绿。”

艾梅斯看向她:“……是吗?客人,空条徐伦。”

“……你怎么知道?”发呆的少女回应,刚刚她在想今晚的住处。

“电视上在播你,不是大明星就是嫌疑犯吧,何况是在新闻台。”艾梅斯十分淡定,努嘴,电视台在放新闻。

徐伦已经准备好再逃了。但那个绿发少女过来按住她。绿发少女的脚断了,血流了很多,她没有力气站起来,胳膊在发抖……话说她们看起来可差不多大。“嘿,别急,我们不会为了一万美金举报你的。”

“不,我们会!”艾梅斯恨铁不成钢,“不过,空条氏的大小姐会给我们些什——”

“要钱?我给。”但愿爸爸的信用卡给力啊。

“不不不,我们不要这个。”艾梅斯转身去拿染发剂,“你的发型还挺带劲的。我说,你在逃,对吧?你带上我们,我也没钱交房租了,根本没人来女人开的理发店!还有,该死的,FF,没人喜欢这个灯光!”

“嗯嗯哼——”FF却打开了收音机,丝毫不在意艾梅斯说的一切。

“呃,这个,”徐伦面露难堪,她还在思考今晚在哪住,“好。”她答应了!“但是,今晚要让我住下。”还是因为食宿。

艾梅斯扬眉,鼻子中哼出一声表示答应,拍拍椅背示意她坐下,告诉她放心,头发会重新编好,一根粉色都不留。


她的手碰到徐伦的额头,徐伦好像看到了像艾梅斯一样编着辫子的女生和男人在打架,但她没躲过那一枪……徐伦用力眨眼,将眼前的虚幻赶走,怎么会幻想刚见面的人?还是第二次。


染发过程中徐伦问附近有没有卖手机的,FF告诉她有,艾梅斯说路口右转就是。她没有问为什么要跟着她,但是三个人总不会被怀疑成一个少女杀人犯。

4.

她买的手机很普通,三人甚至没人听说过这个牌子,但是店员说很耐用,充满电可以用上两天。她的头上还包着染发用的东西,不过这样完全不会被认出来。

她临时办了张手机卡,付完钱的第一件事是回到车上联系父亲。他没有接,没用冷静如水的嗓音告诉她下一步怎么办。她回到染发店里,那两人在讨论娱乐新闻,徐伦开始怀疑这两人对她是否有帮助。

“你们都会什么?”徐伦打断大笑的FF。

她不生气,揉揉自己的短发,道:“我会包扎,这很实用。艾梅斯经常和一个男的打架。”

艾梅斯的表情很难看,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告诉徐伦一些别的事:“我只敢说我很会打架。我直说吧,我需要你的车,我要去复仇。那个男人……杀害了我姐姐。我需要……”

“好。”徐伦答应。没问为什么艾梅斯相信她。


叮叮。

徐伦低头一看,手机亮了。是个短信。


联系这个号码

甚至没有句号。

一串数字,她拨过去。

“嘿徐伦,还记得我吗?我是你波——”一些法国口音。

“停,我知道你是谁。谢谢,我说,爸爸叫我打给你做什么?”


“我们定位到了你的位置,理发店的名字还挺好听的……嗯,就是,明天中午之前都别离开,虽然会引起Dio,你爸爸的宿敌,你们家族的宿敌,他的残党的怀疑,但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在你那个地方,spw的人会到那里,给你送一些必需品。承太郎会和你打配合的,你知道二十多年前我们的事吧?你可是他的女儿,你们会配合得更好。”


接着就挂了。心头涌起一阵暖意,徐伦放心很多。


To Be Continu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