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玛伍兹

10154浏览    1494参与
coolratnt

༼༎ຶᴗ༎ຶ༽求金主爸爸约稿呀(如果有意请戳q2160591898

p1和p2 大概在35—50间(据复杂程度)

p3 在25—35(同上)

p4Q版可全身可头像 在20—35间

p5手绘大概在15r左右(暂不支持邮)

半身和简单站姿只支持手绘 在20—35(板子太歪了(;へ:))

(蹭了蹭热度抱歉)我我我感谢您!!

༼༎ຶᴗ༎ຶ༽求金主爸爸约稿呀(如果有意请戳q2160591898

p1和p2 大概在35—50间(据复杂程度)

p3 在25—35(同上)

p4Q版可全身可头像 在20—35间

p5手绘大概在15r左右(暂不支持邮)

半身和简单站姿只支持手绘 在20—35(板子太歪了(;へ:))

(蹭了蹭热度抱歉)我我我感谢您!!

心殇

【园医】当她生气了该怎么做

短篇。

前因后果随缘写

如果您喜欢的话我会很荣幸/笑

“艾玛……?”眼前的人微阖眉眼,头顶草帽遮挡住她的面容,听到艾米丽的呼唤却毫无反应。

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深吸口气,像兔子一般小心翼地接近艾玛,望着她略显阴沉的面庞。

她果然生气了……相处那么久,对方的脾气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平常比谁都粘人爱撒娇,可一旦生起气来……比谁都难哄好。

发愁的轻皱眉头,浑然不觉身旁逐渐靠近的艾玛。身体被猛然拉扯而下,呆愣中瞥见那阴沉的面庞,下一秒两双柔软的薄唇被重叠在一起。

温热的触感传入大脑,没反应过来的大脑却一片空白,艾玛的唇摩挲着艾米丽的唇,殷红的舌舔舐,但她不会满足于此。

疏于防备的双唇被...

短篇。

前因后果随缘写

如果您喜欢的话我会很荣幸/笑

“艾玛……?”眼前的人微阖眉眼,头顶草帽遮挡住她的面容,听到艾米丽的呼唤却毫无反应。

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深吸口气,像兔子一般小心翼地接近艾玛,望着她略显阴沉的面庞。

她果然生气了……相处那么久,对方的脾气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平常比谁都粘人爱撒娇,可一旦生起气来……比谁都难哄好。

发愁的轻皱眉头,浑然不觉身旁逐渐靠近的艾玛。身体被猛然拉扯而下,呆愣中瞥见那阴沉的面庞,下一秒两双柔软的薄唇被重叠在一起。

温热的触感传入大脑,没反应过来的大脑却一片空白,艾玛的唇摩挲着艾米丽的唇,殷红的舌舔舐,但她不会满足于此。

疏于防备的双唇被轻易撬开,唇舌相接,肆意侵占艾米丽口腔深处。

缠绵的吻中带着一丝恼怒与阴沉,温润柔软的唇勾起心中的那团火焰,温柔的索取逐渐变得急促而强烈。细碎的呜咽声自唇间发出,氧气不断散失。

艾玛终是松开了艾米丽。鼻头耸动不断获取氧气,殷红小巧的唇不断开合,炽热的气息洒在脖颈间,蔚蓝双瞳泛上一层朦胧的水雾,令人怜惜。

阴沉的面容出现一丝动容,眼眸微阖,揽过艾米丽,将下颌置于艾米丽肩上,温热的呼吸洒在脖颈上,闷闷出声。

“下次……不许这样……”

平复呼吸的艾米丽抿了唇,微红的面容还未褪去,抬手抚上艾玛的头顶,嘴边漾开一个温柔的笑,吐出一个短暂的应答。

“好。”

老魇头
这位太太家的监管丁是真的香@p...

这位太太家的监管丁是真的香@pfmwzIB

在园丁的标签里看到了突然觉得找到了真爱园丁然后疯狂鸡叫就开始狂草


这种丁丁不香吗你们快去吸反正我已经开始了

这位太太家的监管丁是真的香@pfmwzIB

在园丁的标签里看到了突然觉得找到了真爱园丁然后疯狂鸡叫就开始狂草


这种丁丁不香吗你们快去吸反正我已经开始了

起司酱酱酱酱

是可爱的艾玛小姐!

我超级爱她(๑°3°๑)

是可爱的艾玛小姐!

我超级爱她(๑°3°๑)

披着羊皮的狼

占tag抱歉 就想问个问题

作为一个艾玛粉现在玩园丁拆椅子都不被允许了吗?我拆椅子挣扎说我人品有问题你都说了嫌我拆椅子恶心了还说对这个角色没意见?
你都侮辱我了还不许我反驳你?
还说举报我我这个受害者还没说举报你呢!
园丁玩家没人权吗?还是我理解错了什么?

占tag抱歉 就想问个问题

作为一个艾玛粉现在玩园丁拆椅子都不被允许了吗?我拆椅子挣扎说我人品有问题你都说了嫌我拆椅子恶心了还说对这个角色没意见?
你都侮辱我了还不许我反驳你?
还说举报我我这个受害者还没说举报你呢!
园丁玩家没人权吗?还是我理解错了什么?

白易安
春節賀圖❤️❤️❤️ (我要提...

春節賀圖❤️❤️❤️

(我要提早發,不然會忘😙😙)

春節賀圖❤️❤️❤️

(我要提早發,不然會忘😙😙)

Heihei718
太久没画啦😆😆,殓园组合有...

太久没画啦😆😆,殓园组合有人喜欢吗😍😍

太久没画啦😆😆,殓园组合有人喜欢吗😍😍

六月十一
是伍兹小姐wwww 复健中

是伍兹小姐wwww

复健中

是伍兹小姐wwww

复健中

最帥月下桑

【Identity V】宴会狂欢

((新年快乐!!

这是想了很久的一个脑洞,最后结尾是烂尾了。大概会有番外来解释、、总之很感谢各位在去年一年里的支持!!

今年也一起加油!!欧丽给!!!:D】


金黄的长卷发,酒红的蓬蓬裙,缀满蕾丝花边的舞会。沾满奶油的舞会,以及酒香浓郁的蛋糕都让人移不开视线。赴约赶来舞会的绅士笑容满面,拄着拐杖迈着轻盈的步伐。他的舞伴数不胜数,受到他青睐的金发女郎翩然而至在舞池边等候他的到来。白织灯下、锦衣华服甚美如她娇容玉臂。


“亲爱的泽莱小姐,今儿夜可真冷不是吗?可这辉煌舞场让我觉得浑身温暖,我想您也是这样想的。”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昂起头半眯起眼睛说道,他身着一身笔挺的宝石蓝法兰绒...

((新年快乐!!

这是想了很久的一个脑洞,最后结尾是烂尾了。大概会有番外来解释、、总之很感谢各位在去年一年里的支持!!

今年也一起加油!!欧丽给!!!:D】



金黄的长卷发,酒红的蓬蓬裙,缀满蕾丝花边的舞会。沾满奶油的舞会,以及酒香浓郁的蛋糕都让人移不开视线。赴约赶来舞会的绅士笑容满面,拄着拐杖迈着轻盈的步伐。他的舞伴数不胜数,受到他青睐的金发女郎翩然而至在舞池边等候他的到来。白织灯下、锦衣华服甚美如她娇容玉臂。


“亲爱的泽莱小姐,今儿夜可真冷不是吗?可这辉煌舞场让我觉得浑身温暖,我想您也是这样想的。”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昂起头半眯起眼睛说道,他身着一身笔挺的宝石蓝法兰绒礼服。他戴着白手套的手握住玛格丽莎的一只手。操着一口伦敦上流社会的调子。“让我们跳一支舞好吗?我可爱的小姐。”


“哦、约瑟夫先生。您就别调侃我了!瞧您俊美的英姿,能被您邀请可是我的容幸!。”


玛格丽莎泽莱莞尔一笑,她头戴一顶羽毛斜帽。金黄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她随着约瑟夫步入舞池。


音乐随挂钟的第三声余响奏起。钢琴优美旋律从杰克手中滑落,小提琴的悲鸣伴随钢琴优雅的演奏。舞池里的淑女和绅士翩翩起舞。


“伊索你不去跳舞吗?”奈布萨贝达止不住疑问,爽朗地用手肘碰了一下伊索。伊索卡尔后退一步别过脸不好意思,他戴着口罩的脸颊浮出一抹红晕。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让豪爽的雇佣兵逐渐看不下去。


“你不是要去向那个摄影师道谢吗?就是道上次狩猎放过你的那一次啊!老兄,真是看不惯你吞吞吐吐的模样。”奈布不耐烦的抱胸指责。


伊索听了他的一番话也略有所思,他还记得起当时他险些被开膛手杰克的雾刃打到的时候,是摄影师替他挡下了那一记可怖的指刃。三道抓痕赤裸裸地直击在约瑟夫的背部,猩红色的鲜血渗出伤口甚至有一些低落在伊索卡尔的脸上。


可谓是一场疯狂的狩猎。没有人性的争夺扼杀猎物的生命、谁让他们是猎人呢?而自从约瑟夫受伤之后,雇佣他的庄园主遣派他的仆人。他的仆人是一个优雅的女人,却戴着奇怪的鸟兽面具。头发高高盘起露出她白皙的脖颈。穿着一袭高雅的紫色丝绸长礼服,胸口和袖子用珍贵的珍珠点缀。她称她是他们的管理者——夜莺。


夜莺小姐用不近人情的态度告诉摄影师。


“您可真是胡来。德拉索恩斯先生,您要明智地知道您来到庄园的目的。好啦,我也不想继续追究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游戏了。庄园主对您一直以来执行的任务反馈是较满意的,所以我也不必多追究什么了,是不是?”


约瑟夫可不喜欢她这样冷漠的语气。他颔首微笑却并没有多做答复,只是稍微寒暄一下。他想他依旧还是不适应这种环境,毕竟这和他曾经所居住在英格兰的宅邸相差太大。无论是茶杯还是壁炉都总让他用的不是太过习惯。


他想他当时只是头脑发热救下了可怜的伊索先生。毕竟是从伊索卡尔来到庄园的那一刻起,约瑟夫才感觉到庄园的一丝乐趣。比起杀戮无止尽的游戏以及客套的寒暄,他都已经觉得发腻。他的乐趣是欣赏伊索先生的入殓、细细端详他为人偶上妆,也会仔细去观察入殓师的表情。那是一种只对死去的人才有的微笑。哦,别看他戴上口罩看不到他的笑容,只要稍稍留意眼睛弯曲的弧度就可轻松看出人的笑意。


因为这是摄影师做过无数拍摄人物所必然留意的事情。就好比完美的黄金比例。像玛格丽莎泽莱的身姿一样,仔细端详她的容颜可以发现她美得惊人。她的美中带有一丝性感和狂野,完全符合她的职业、驯兽师。


她朝约瑟夫抛去一个媚眼,在舞池里忘乎所以的跳起优美的舞蹈。她腰间别着一根精致的皮革皮鞭。似乎是在有意提醒摄影师她所做的危险职业。


“说起来,约瑟夫先生、听起夜莺小姐说很快就好轮到您的演艺之星了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亲眼所见您的新衣裳,肯定和您很得体!”


玛格丽莎在音乐停止奏响的时候挽起他的手臂走出舞池。她眨巴眼儿后抬头亲吻约瑟夫的脸颊两侧。十分礼貌的行了一个便礼就翩然而至向大厅走去。


“老兄,你怎么还站在这儿光喝酒呢?这里可是有很多甜美的姑娘……嘿、摄影师朝这儿走来了。”奈布从长桌的托盘里拿了一块巧克力蛋糕,他不耐烦地看着他的好朋友伊索卡尔犹豫不定的样子。于是出声斥喝。当他看到约瑟夫步步靠近的时候便识趣的拍拍伊索的肩膀,走开了。


当留下伊索卡尔和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两个人相处的时候。窘迫的感觉扑面而来,沉默不语总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十分难熬。于是约瑟夫适当的开始寒暄。他面带微笑拿起了托盘里的一杯波本酒。


“好久不见,卡尔先生。今儿晚上很冷不是吗?所以您确定不跳一支舞吗?”盛在酒杯里的酒液呈琥珀色。很漂亮,但约瑟夫却并没有小酌一口。他只是静静地看向入殓师。


“德拉索恩斯先生……很、很感谢您邀请我跳舞,但目前我并不大有雅兴去跳舞。感谢您的好意,请允许我拒绝好吗?”伊索抬起头口罩下的嘴紧紧地抿在一起。他的脸色苍白,额前的冷汗止不住的流下来。像极了一个快要晕倒的病人。


“当然。”约瑟夫耸耸肩膀,他说:“好吧、那让我们喝了这一杯好吗?我想它至少不会比朗姆酒难喝。”他说完便抬起酒杯含了一口。顿时口腔被香味所充斥,浓郁的口感和醇厚绵柔。


“很、很感谢您上次救了我……德拉索恩斯先生。”伊索的手指紧紧地绞缠在一起,骨节被他握得发白。“我想我可以为您画一幅肖像、、呃,我是指我除了入殓也会一些作画。”


杰克很早便从钢琴前离座,他可不想在这种场合待得太久。尤其是闻到浓重的香水和胭脂的味道,他便浑身难受。在他离开之前碰巧遇到了在寻找舞伴的艾玛伍兹小姐,她的神情很紧张。看样子是和她的舞伴艾米丽黛儿走散了。


艾米丽黛儿被凯文阿尤索骚扰了许久,她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丝厌弃的模样。不过被她嘴上的笑容稍微遮掩不少。她对粗鲁的下等人没什么好说的,更何况是西部牛仔那种野蛮的家伙。她捂着嘴说道。


“好先生,您还不去跳舞吗?好吧、我直白的和您说,我已经有舞伴了。那么,祝您尽早找到您心仪的舞伴。”


“艾玛你可真慢、好吧,我的好女孩。我们应该去舞池了。”她挽起艾玛的手臂,薄纱披在丝绸礼服外竟显富贵。脖颈里戴着一条钻石项链,这是艾玛伍兹小姐特别送给她的礼物。虽然项链上的钻石有些磨损,但依旧还是很漂亮。


“我的天使,噢——今天您可真漂亮。”艾玛伍兹宛然一笑,她脸蛋上的雀斑让她的笑容显得格外甜美。


奈布萨贝达站在阳台上,脸上的表情沉重。他对杰克的到来感到惊讶,但他并没有直接的表达出来。很少见他没有戴兜帽爽朗的笑了起来。


“在宴会要摘下帽子,这是你教给我的礼节。嘿,我可是很用心地记了下来。你就不做表达吗?开膛手。”棕色的头发用发胶很用心的梳在脑后。他看见杰克扬起眉毛,脸上却依旧没有表情。


“晚上让我去你的房间,我可受不了这种禁止接触的规则。F*CK、小美人,你就不会想我么?”奈布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笑着说道,然后他阔步凑近杰克高大的身躯,用手指轻轻抵在他的胸口。“我想在你这儿留下痕迹,杰克。”


“Hey、你可真是米青虫上脑。愚蠢的雇佣兵。”


伊索卡尔吞下唾液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灰色的眼睛里容不下一丝杂质。细长的眉毛和俊美的脸庞让约瑟夫忍不住着迷多看上几眼。他在路上受不了沉默带来的窘迫,所以他酝酿一会儿开口说。


“卡尔先生,您的脸有点红。是喝了酒的缘故么?我想一点儿的波本酒不会让您感到头晕。”他饶有趣味的抬头朝他的后脖颈盯上了一会儿。


“黛米波本小姐的酒可比这烈多了,不是吗?”约瑟夫迈步走向伊索卡尔的身前。瞧求生者较小的身躯被死板的西装包裹,像被多余的物件遮盖住希腊雕塑的原美。


“您不作答么。我亲爱的求生者…先生。”


“呃、……我、我不懂您在说什么。德拉索恩斯先生,请您稍微离我远一些好么?我对太直接的接触……嗯,感觉很难受。”确实是这样。伊索卡尔的脸颊绯红,额前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在衬衫上。他张了张口字眼却卡在喉咙发不出一丁点声音,眼角发红变得像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兔兽。


辉煌舞会,夺目美女。玛格丽莎泽莱在舞池翩翩起舞,她的身旁有强壮体魄的绅士。她咧开嘴甜甜笑起来,洁白的皓齿衬托出她的红唇。她心情愉悦地靠拢在舞伴的身上,柔和的灯光洒在肩上、脸上。白织灯模糊了她的视线,强烈的光束刺激视网膜让她产生错觉。看出去的视线一片白昼。


她回想起方才陪伴她跳舞的舞伴,约瑟夫德拉索恩斯。她和他也是这样翩翩起舞,伴随音乐欢快的踩踏节奏。最后伴奏结束,退出舞池中央。玛格丽莎对约瑟夫宛然一笑,亲吻了他的脸颊并亲呢的贴在他的耳畔说道、


“留意你身边的小家伙,伊索卡尔。”


“你会感谢我的。好先生。”

挂钟敲响起午夜十二点,壁烛吹灭剩下狼藉残破舞后景象。


——Natural Ending——

/:)很感谢您能看到这里!!或许会有Happy Ending、、祝各位在🌟的一年里过的愉快!!🎺🐟年年有鱼!心想事成!

約奈在线日哭奈布💦
大概还会画艾米丽,香香,玛尔塔...

大概还会画艾米丽,香香,玛尔塔等鹅鹅鹅

大概还会画艾米丽,香香,玛尔塔等鹅鹅鹅

阿嘟嘟在咕咕

〖独行者x真相小姐〗推理要在咕咕后 ① ②

*先知——独行者X园丁——真相小姐皮肤

*被日本太太的同人图戳爆萌点,快扶我起来,我还能咕咕叫。

*雇佣杀手X雇佣侦探

*OOC属于我


真相小姐——

  她不奢求成为最伟大的侦探,只希望真相不会隐没于迷雾之中。


独行者——

  黑暗中的生存法则——忍受这世间最不堪忍受的寂寞。


(一)

   他换过许多名字,早已忘却自己的真名,反正也没人会叫不是吗?


   廉价的香烟滑过干哑躁动的咽喉,他对着浑浊沉闷的空气吐出烟雾,灰色的烟雾和空气中的尘土交融在一起。...


*先知——独行者X园丁——真相小姐皮肤

*被日本太太的同人图戳爆萌点,快扶我起来,我还能咕咕叫。

*雇佣杀手X雇佣侦探

*OOC属于我


真相小姐——

  她不奢求成为最伟大的侦探,只希望真相不会隐没于迷雾之中。


独行者——

  黑暗中的生存法则——忍受这世间最不堪忍受的寂寞。




(一)

   他换过许多名字,早已忘却自己的真名,反正也没人会叫不是吗?


   廉价的香烟滑过干哑躁动的咽喉,他对着浑浊沉闷的空气吐出烟雾,灰色的烟雾和空气中的尘土交融在一起。


  他抬手轻挠肩上猫头鹰柔软颈间,咕咕声闷于它绒羽下。


  远方传来汽车引擎声响,他抬手将漆黑的消音器璇上枪枝,缓慢却准确,这个动作已经溶刻在他的肌理间。


  穿戴白手套的指尖夹着燃烧到末尾的香烟,深吸一口,黑暗中微弱的红光映照出他的外貌,若是忽略用绷带遮住眼眸的装扮,他不过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褐发男子。


  他順手在黑灰的石砖墙上撚熄香煙,肩上的老伙伴挥动羽翅,羽翼划过眼上缠绕的绷带。


  不管几次还是无法适应这种味道,或许等进帐后可以换另一个牌子贵点的香烟,但想着下个月的汇款帐单,他随即打消这个念头。


  “他们来了?”


   他小声低语,并没有人回应他,肩上的半闭眼眸的猫头鹰蹭动他的侧脸。


  “是要下雨了?别着急,很快就能回去了。”


  站在墙角身着风衣的男子举起手臂,枪口向漆黑的街道指去。


  汽车行驶的声音越发靠近,车灯将一部分的黑暗照亮,昏黄的光线破开黑暗在内行驶。

  弹壳落地的清脆声响与雨滴一同坠落,最后被撞击的巨响所掩盖。



   “你会下地狱的!”


  大雨使卡在车内的人的话语变得模糊,又或许是刺入肺泡的断裂肋骨或是涌上喉间的猩红血沫让那人连表达愤怒都变得艰难。


  他最不想看见的情况出现了,这次的委托生命力意外的强韧,很少有人能在那么高速的撞击下存活,叫嚣声越发微弱的男子最终依旧趴倒在方向盘上,后座上坐着一位黑长发的女子,她歪着头一旁破裂车窗玻璃外缘染着鲜红。


   宽帽檐遮挡住大雨,他是位守旧的人,自从方便快捷的打火机问事,现今已经很少有人用火柴来点火,他从宽大的风衣口袋内掏出一盒火柴,湿润的空气让细棍上的红磷难以燃起,他在火柴盒的侧缘尝试划动数下,簇亮的火焰终于在火柴上燃起摆动着,他点燃菸盒内最后一根香烟,苦涩的味道在喉中蔓延,大雨冲刷着卡其色风衣,使其染上更深的色块。


   下地狱? 这是第几次听到了?


  思绪飘到那个女孩身上,某次订单所幸存的年幼孩童,自己第一次放过的对象,她似乎也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时间长沙模糊了记忆中的稚嫩脸庞,那双翠绿的眼眸在烟雾中张开,与自己对视。


  猫头鹰啄击他的额间的微痛将他唤回这场夜雨,它抖动被雨水用的扁塌的羽翼,愤怒的咕咕抗议。

 他将头顶的软呢帽拿下罩在它头上,宽大的软呢帽将它全部的身体和抗议的鸣叫遮罩住。


 贪婪的火舌缓慢的接近裤脚,他丢掉口袋中皱褶的烟盒,红色的外包装燃起青色的火焰。


  雨水顺着成缕的发丝滴落,耳边只剩下木材在火中剥离的声响。




(二)


  707号房的小姐,她总是提着一个奇怪的箱子四处奔波。


  “克拉克先生,晚好。不快点擦干可是会感冒的呢。”

  转动门把的手顿了一下,克拉克抬手想将帽檐拉下遮掩住视线,却发觉摸了空,手臂尴尬的停在半空中,僵硬的想移到老伙伴的头上,中间还挥空几次,站在肩上的猫头鹰顶着软呢帽转过身,歪头看着他,随后抖动翅膀将帽子甩下。

  湿润的帽檐沾染上公寓走道的尘土,而凶手一脸无辜的埋首用鸟喙将胸前的绒羽整理蓬松。


  “让我猜猜~克拉克先生又惹它生气了?”


  少女弯腰蹲下身,侦探帽上所系的蓝色缎带向前滑动,他的视线被少女身上的花呢格纹所网住,她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灰白软呢帽轻轻拍打,递还给他,掩于帽檐下的绿眸俏皮眨眼与克拉克平静的蓝眸对视。

  “咕咕!”


  软呢帽被克拉克捏的变形,肩上半干的猫头鹰再次用鸟喙啄击他湿软坍塌的褐发,几根发丝被叼含在它的鸟喙上。

  “噗嗤……看来这次猫头鹰小姐气的不清呢。克拉克先生,一个淑女的外貌可是十分重要的呢!”

  她竖起穿戴皮手套的手指在克拉克的面前挥舞,提着箱子的手插在腰上,朝他指指点点,那双手套下的肤色一定十分白皙,而且柔软,克拉克这么想着。

  “嗯。”


  关门的力道震下翘起的干裂的油漆,他将少女的碎碎念隔绝在薄薄一层木门外。

  狭窄空荡室内的宁静令人窒息,肩上的猫头鹰飞到摆放房内正中心的木架上,它将头埋入羽翼里不再理会人。


  “乖。别生气了。”

  他将湿透的风衣挂好,从破旧橱柜前翻找出一罐肉干,走到生闷气的老伙伴跟前,用肉干戳着它黄色鸟喙。

  “咕!”

 克拉克尝试各种角度用肉干逗弄气到蓬松的猫头鹰,他听见门外少女皮鞋跺地的声响,这他想起与707号房小姐的初遇。


  —


  “伊莱·克拉克先生吗?”

  陌生的女声从背后响起,他紧绷起背脊,手立即握上风衣内藏着的枪柄。

  “请原谅我的失礼,我在住房登记上看到你的名字,我是707的新房客。”


  甜美的少女声线充满着无比的活力,显得这栋廉价公寓都如同阳光般活跃起来,而他却是一名杀手,一名只能存于黑夜羽翼庇护下的杀手。

  少女主动绕道克拉克的面前,将手上一捧洁白百合塞到人胸前。


  “这是今早刚采收的卡萨布兰卡,希望克拉克先生喜欢。”


  她握拳小力的敲了自己的额头,金色的刘海被她用的凌乱。


  “哎呀!我都忘记介绍自己了!我叫艾玛·伍兹,一位侦探,往后还请克拉克先生多多指教!”


 花叶上的露水染湿他胸前的衬衫,留下淡淡水渍。


  她就像是典型富有人家叛逆出逃的大小姐,不暗世事天真纯洁,读了几本书后边收拾起自己的包裹,挥动未丰满的羽翼离开了温暖的巢穴,却不知外界的风雨可以轻易的将她的羽翼折断。


  艾玛·伍兹她是一名与自己处于完全相反世界的人。


  但大小姐的死亡必定引来那些猎犬,他还不想舍弃目前这个名字,或许在没订单的空闲时间可以多多照顾她。

  “嗯。”


  克拉克缓缓张唇,吐露出一个音节,被香烟沁润声带隐隐作痒,这是他换了名字后第一次与人类的对话。












以下废话↓

*补了独行杀手,艹男主是什么盛世美颜,那忧郁的气质,我的天!哇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发表情包,但发图好麻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了,鸡叫结束,我去摸鱼了。

*对了别查卡萨布兰卡的花语,会剧透。

  



南希与佐津奈
好久没玩picrew了...捏...

好久没玩picrew了...捏一只新年日本丸井百货神社合作谷的园丁


纸娃娃制作器信息如下

名称:もっとももいろね式美少女メーカー

作者:ももいろね

Twitter:https://twitter.com/irone0_0

picrew网站编号:185483

喜欢请支持纸娃娃生成器原作者,谢谢


好久没玩picrew了...捏一只新年日本丸井百货神社合作谷的园丁


纸娃娃制作器信息如下

名称:もっとももいろね式美少女メーカー

作者:ももいろね

Twitter:https://twitter.com/irone0_0

picrew网站编号:185483

喜欢请支持纸娃娃生成器原作者,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