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艾瑞汀

411浏览    5参与
雪灵絮

Noir Aen Elle&Ciri


画师:Yagi Hikaru


最后一张是OC。如果想要支持大佬,可以订阅她的Patreon账户,地址请见水印。

Noir Aen Elle&Ciri


画师:Yagi Hikaru


最后一张是OC。如果想要支持大佬,可以订阅她的Patreon账户,地址请见水印。

安羽

//一些无聊没根据的关于精灵眼中人类到底长什么样的主观臆断

快两年没关注猎魔人相关,结果被网飞第二季气到,心血来潮重看了一遍小说第七部,对aen elle精灵章节有了新的思考。

虽然艾瑞汀刚与希里见面就将希里相貌中基本没有的精灵特征比作粪堆里的金子,赤杨王奥伯伦则更为过分称之为”尸体上的钻石”,但我怀疑人类相貌在精灵眼中并非他们说的这么恶心不堪到几乎听起来都生殖隔离了的地步。原因如下:

1如果真的有他们口中这么丑陋,那么精灵对人类应该是完全看不下去无法忍受的,可先前精灵爱上人类的例子层出不穷(相信就算是true love,你也很难爱上粪堆尸体这种完全不是一个物种的东西)

2艾瑞汀说完立马向希里道歉,折了一只桃金娘枝对希里说这是...

快两年没关注猎魔人相关,结果被网飞第二季气到,心血来潮重看了一遍小说第七部,对aen elle精灵章节有了新的思考。

虽然艾瑞汀刚与希里见面就将希里相貌中基本没有的精灵特征比作粪堆里的金子,赤杨王奥伯伦则更为过分称之为”尸体上的钻石”,但我怀疑人类相貌在精灵眼中并非他们说的这么恶心不堪到几乎听起来都生殖隔离了的地步。原因如下:

1如果真的有他们口中这么丑陋,那么精灵对人类应该是完全看不下去无法忍受的,可先前精灵爱上人类的例子层出不穷(相信就算是true love,你也很难爱上粪堆尸体这种完全不是一个物种的东西)

2艾瑞汀说完立马向希里道歉,折了一只桃金娘枝对希里说这是对无心之语的致歉。如果真的那么厌恶道歉似乎也是多余之举。除此以外,原作艾瑞汀对希里态度很微妙,参见图。
如果只把希里当工具人,难看的dhoine,他为什么要在说完对会咬人的母马需要用铁条狠狠抽一顿治好挑衅的态度以后暗示一句或许有的母马喜欢粗暴的爱抚,只能说这个kinky又flirty的对话老爷子真的纯纯恶趣味。第一遍看的时候,希里和艾瑞汀之间的互动真的让我非常困惑。同样你闲着没事为什么要对粪堆里的金块调情,狂猎之王不能,至少不应该

综上所述,精灵对希里的贬低可能只是因为他们骨子先天对dh’oine的歧视,因此言语上也喜欢贬损人类,而更雪上加霜的是,辛苦培养的劳拉朵伦居然和人类法师跑了,导致拥有时空传送能力流着上古之血的居然来自一个他们看不起的种族,艾尔艾恩高贵的自尊心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只能故意冷嘲热讽过过嘴瘾这样,傲娇罢了

班楚

【狂猎狼】平行时空

“多年的心理阴影、最大的敌人突然喊自己老婆怎么办?”


因为意外,寻找女儿途中的杰洛特来到了平行世界。在这里,他发现他已经找到希里了,对方在金塔之城过得好好的,他也有了自己的不动产,自己的家。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除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狂猎之王艾瑞汀会在他的家里围着围裙做饭?还让他等会儿饭菜马上就好,嗯?


还有旁边帮厨的几个精灵,以及刚刚开着传送门来送艾恩艾尔特产顺便蹭饭的卡兰希尔和阿勒瑞斯又是怎么回事?


人太多,他又没穿护甲,打起来一点胜算都没有。杰洛特决定按兵不动,先打入内部观察一番。


杰洛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自然的走到桌边坐下,他才发现桌...

“多年的心理阴影、最大的敌人突然喊自己老婆怎么办?”


因为意外,寻找女儿途中的杰洛特来到了平行世界。在这里,他发现他已经找到希里了,对方在金塔之城过得好好的,他也有了自己的不动产,自己的家。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除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狂猎之王艾瑞汀会在他的家里围着围裙做饭?还让他等会儿饭菜马上就好,嗯?


还有旁边帮厨的几个精灵,以及刚刚开着传送门来送艾恩艾尔特产顺便蹭饭的卡兰希尔和阿勒瑞斯又是怎么回事?


人太多,他又没穿护甲,打起来一点胜算都没有。杰洛特决定按兵不动,先打入内部观察一番。


杰洛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自然的走到桌边坐下,他才发现桌椅都比寻常的大,也更漂亮,像精灵的风格,大小看上去也像是迎合精灵的体型做的。对面阿勒瑞斯坐的那个是双重加固的。


“尝尝这个。”卡兰希尔把桌上的小盒子打开,往杰洛特这边推了推,“你说想吃这个,陛下特意让我们回去摘得最新鲜的。”


阿勒瑞斯瞥了一眼为艾瑞汀说好话的领航员,放下手里的狂猎牌组。“这是我们最丰沃的土地上结出的果子。”


看上去花纹复杂的盒子里铺着层料子,上面盛放着数十颗色泽鲜艳的红色小果,还有几个带着寒气的透明珠子。


道谢之后,杰洛特捏起一颗果子咬了一口,眼前一亮,别的不说,这确实很合他的口味。把剩余的半颗果子塞到嘴里,杰洛特好奇的戳了戳珠子,冰冰凉。


卡兰希尔笑了一下,“白霜的用途之一,保鲜效果不错。小心,珠子碎了会冻伤手。”


还在咀嚼的杰洛特无法出声,只得点点头,表示听到了。


“别吃太多,正餐还没开始。”艾瑞汀的声音自厨房传来。


此时的狂猎之王同样没穿盔甲,只穿了一身不薄不厚的长袍,袖子卷到手肘,系着围裙,戴了双手套,正在熬汤。


几个杰洛特看着有些眼熟的精灵正在旁边帮厨,分工明确,洗菜切菜装盘,摆到艾瑞汀旁边方便取用,往烧好的菜品上点缀雕花,端到桌上。


大概这是个狂猎和他们和谐共处的世界,大概?


直到艾瑞汀洗手摘了围裙,坐到他旁边的位置,并亲了他一口。


————————


另一个世界,史凯利杰群岛。


精灵贤者正和女术士们商议召唤纳吉尔法的流程,杰洛特好奇的走进营帐,完全不知道这些人在这干什么。


阿瓦拉克:……我会用太阳石召唤纳吉尔法,届时,女术士们辅助阻断艾瑞汀的退路,杰洛特你将独自面对艾瑞汀。


希里:今日,就是他的死期!

杰洛特:你们为什么要杀艾瑞汀?

众人:?


杰洛特不明所以,这里的历史与他所知差别极大,他决定去找艾瑞汀问问。于是他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月光石——艾瑞汀为他打造的,方便他随时能找到他,并催动了阿尔德法印。


一阵白光闪过,杰洛特消失在原地,营帐内的众人面面相觑。阿瓦拉克回忆着那股力量若有所思,希里则是一脸难以置信,她感受得到,那是通往艾恩艾尔世界的道路。

班楚

【狂猎狼】狼入虎口

假如杰洛特落败于艾瑞汀之手。


末日之船纳吉尔法上,杰洛特对倒在地上、瞎了一只眼的艾瑞汀挥下最后一击。


但是砍了个空。


下一秒,狂猎之王突然现身在他身后,拔出他平日割下怪物头的那把匕首,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捅穿他的护甲,刺进皮肉。


不仅如此,这位受伤颇重的狂猎之王还恶劣的旋转刀柄,继而捅的更深,连刀柄都一并没入。


匕首的前端被胸前的护甲阻拦,未能实现贯穿猎魔人的目的,不过艾瑞汀也不在乎,他摘掉面具,完好的那只眼带着畅快,看着惨叫跪地的杰洛特。


“我赢了,猎魔人。”


欣赏完杰洛特的惨状,艾瑞汀防止杰洛特还有余力反扑,又猛地一脚把人踢飞。


杰洛特...

假如杰洛特落败于艾瑞汀之手。


末日之船纳吉尔法上,杰洛特对倒在地上、瞎了一只眼的艾瑞汀挥下最后一击。


但是砍了个空。


下一秒,狂猎之王突然现身在他身后,拔出他平日割下怪物头的那把匕首,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捅穿他的护甲,刺进皮肉。


不仅如此,这位受伤颇重的狂猎之王还恶劣的旋转刀柄,继而捅的更深,连刀柄都一并没入。


匕首的前端被胸前的护甲阻拦,未能实现贯穿猎魔人的目的,不过艾瑞汀也不在乎,他摘掉面具,完好的那只眼带着畅快,看着惨叫跪地的杰洛特。


“我赢了,猎魔人。”


欣赏完杰洛特的惨状,艾瑞汀防止杰洛特还有余力反扑,又猛地一脚把人踢飞。


杰洛特重重的撞在船边,又跌落在地,体内的匕首随诊他的移动在脏器间横冲直撞,肆意破坏。


白发的猎魔人喷出一口血,混杂着暗红的不规则碎块。


艾瑞汀准备杀死杰洛特了,他要尽快捉到吉薇艾尔,免得阿瓦拉克又把人带走。


就在此时,艾瑞汀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些惊讶的盯着杰洛特,握剑的手也落下了。


另一边,阿瓦拉克带着希里准备打开前往白霜世界的传送门。


希里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无意识的盯着逐渐成型的传送门。突然,希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拔出剑,紧紧盯着风雪中的某处。


那里缓慢走出一道黑影,是艾瑞汀。不,不止艾瑞汀,还有杰洛特!


白发的猎魔人被高大的狂猎之王抱在怀里,伤口渗出的血珠不断滴落在艾瑞汀的护甲上,沿着护甲流淌,坠落,在不算厚实的雪中留下长长一道血线。


“杰洛特!放开他!不然我会捅瞎你的另一只眼睛!”


艾瑞汀没去理会希里的威胁,阿瓦拉克拉住了希里。


“克利凡。”艾瑞汀像对待情人一样温柔的抱着白发的猎魔人,护着他免受风雪的侵袭,“原来我们想方设法要得到的,早就自愿来到我们身边了。”


确认传送门已经成形,阿瓦拉克放下举着的法杖,不过仍拉着希里,免得她在还没搞清状况时冲向艾瑞汀。


阿瓦拉克看向艾瑞汀,以及他怀中的杰洛特。


“一个猎魔人。”

“一个本可以成为源术士的猎魔人。”


阿瓦拉克深知猎魔人和术士是截然相反的道路,成为猎魔人意味着与术士之路无缘,如果真如艾瑞汀所说,那对于杰洛特的天赋确实是个极大的浪费,哪怕他在猎魔人的道路上也有不菲的成就。


“杰洛特几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猎魔人,无法逆转。”

“不,克利凡,你忘了你是怎么变回来的吗?乌马是个好名字。”


艾瑞汀露出嘲讽的笑,横在杰洛特膝窝下的右臂翻转,伸开右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一个短短的长度。


贤者的脸黑了。


“我不会让你带走杰洛特,艾瑞汀,而且,你会死在这里。”

“吉薇艾尔,你以为我察觉不到你们和盖尔的小动作?”


仿佛是证明他的话,数道传送门在他身后凝聚成型,从中走出数位狂猎士兵。


“阿罗德…”


阿瓦拉克看着为首的领航员,语气复杂。


那也是他培养出的众多具有空间能力的精灵之一,是仅次于卡兰希尔的精英,没想到也投靠了艾瑞汀。


“现在,克利凡,你有两个选择,协助我蜕变格温布雷德,或者交出吉薇艾尔。”

“每个源术士的天赋都不尽相同,即使杰洛特是希里的养父,也不代表”

“克利凡,你在质疑我。”


艾瑞汀打断了阿瓦拉克的话。


“或许是因为吉薇艾尔复活了格温布雷德,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刚刚可是在我面前动用空间之力把身体里的匕首转移出来了。”


精灵贤者沉默了。


“阿瓦拉克!”

“抱歉,希里。现在,去终结白霜,完成你的使命,不然你的世界也会被白霜侵蚀。”

“你要抓走杰洛特还要我去终结白霜!凭什么!让你们和白霜一起毁灭吧!”

“我了解你,你不会这么做的,希里,想想你的世界。”


希里垂下头,握紧拳头,转身冲进传送门。混着黑色眼线液的泪水迅速冻结成斑驳的冰珠,被风霜卷走,消失不见。


传送门外,阿瓦拉克看了一眼杰洛特的伤势。


“他在流血。”

“我知道。”


艾瑞汀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愉悦。


随着传送门吹出的白霜渐渐平息,阿瓦拉克和艾瑞汀都能感受得到白霜已经终结。


传送门关闭了。


希里也如艾瑞汀预料那般,从另一头不知道通向哪的传送门离开。


“走吧,克利凡,准备好格温布雷德。”





续篇的大纲(如果有的话)


在阿瓦拉克的协助下,杰洛特复原了突变的基因,从猎魔人变成普通人,又被训练成源术士。


出于艾瑞汀的喜好,格温布雷德的白发被保留下来。


阿瓦拉克的研究表明,是希里对杰洛特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导致杰洛特同样具有空间之力,不如正统的时空之女,但也比卡兰希尔这种人工制造的强上很多。


杰洛特当然不愿成为狂猎劫掠的工具,但是……艾瑞汀联合阿瓦拉克调教他,驯服他,给他洗脑,伴随着痛苦与快感。


此后,希里的世界少了一名白发猎魔人,狂猎军中多了一名白发的领航员。


同时,狂猎士们也知道他们的新领航员的另一重身份——狂猎之王的禁脔。


这一点,艾瑞汀从不加掩饰。





班楚

图源deviant art : FeainneW

The King of the Wild Hunt

这个艾瑞汀简直太好看了

图源deviant art : FeainneW

The King of the Wild Hunt

这个艾瑞汀简直太好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