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米丽·f·琼斯

10071浏览    312参与
吶吶吶_
之前的艾米丽生贺,这里也发下?...

之前的艾米丽生贺,这里也发下🤧

之前的艾米丽生贺,这里也发下🤧

阿口去下面见苏哥辣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阿西。。俺真的干啥啥不行。。

至于为什么这么丑。。找黄油(被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俺真的太屑了👀💦💦(土下座)

希望三位可以保佑下俺的期末考试,哦内改👀💦!

提前发下黑塔周年贺图w👀💦💦

阿西。。俺真的干啥啥不行。。

至于为什么这么丑。。找黄油(被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俺真的太屑了👀💦💦(土下座)

希望三位可以保佑下俺的期末考试,哦内改👀💦!

🧬🧪重組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甜心🎂🎉🎊

赶个末班车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甜心🎂🎉🎊

赶个末班车

忆辰

堆堆图

有两张是自己的私设亲友设子(P2) 和亲友设子(P3)

堆堆图

有两张是自己的私设亲友设子(P2) 和亲友设子(P3)

柳亦ly
赶上了 没搞太难的图,整个艾米...

赶上了

没搞太难的图,整个艾米丽吧

米诞快乐

赶上了

没搞太难的图,整个艾米丽吧

米诞快乐

今天吃耀了么

【2020米诞/APH】


你是否记得那天的蓝花?

你是否记得几个玩具小兵?

你是否记得一套近乎破损的黑西装?

你是否记得那一天,莱/克/星/顿的那一枪?


以及,你是否记得现在——

“阿尔弗雷德·F·琼斯,244周年独立日快乐。”


————

修改版渣图点我 

文案@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ww也是和她一起肝生贺的!其实我早上因为闹钟没响打破了计划而心态崩了,多亏了她才恢复心态!

⚠️P1是觉得我画的撑不住场所以加的@タヒ太太的图( )大家就不要存了quq嗯  P2抱歉有点草稿风,实在是太赶了�...

【2020米诞/APH】


你是否记得那天的蓝花?

你是否记得几个玩具小兵?

你是否记得一套近乎破损的黑西装?

你是否记得那一天,莱/克/星/顿的那一枪?


以及,你是否记得现在——

“阿尔弗雷德·F·琼斯,244周年独立日快乐。”


————

修改版渣图点我 

文案@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ww也是和她一起肝生贺的!其实我早上因为闹钟没响打破了计划而心态崩了,多亏了她才恢复心态!

⚠️P1是觉得我画的撑不住场所以加的@タヒ太太的图( )大家就不要存了quq嗯  P2抱歉有点草稿风,实在是太赶了💦不过画的很爽!

大家对我画的菜鸡图想赞就赞,不要因为P1太太的图而赞(ノД`)

最后,祝阿尔艾米丽还有异色们Happy birthday!!!

紅豆
米诞快乐!画了米娘庆祝一下

米诞快乐!画了米娘庆祝一下

米诞快乐!画了米娘庆祝一下

蝶呤·喹啉·卟啉·吲哚
不会画画 给艾米的一张生日搭配...

不会画画

给艾米的一张生日搭配吧

不会画画

给艾米的一张生日搭配吧

-
每次生诞我都是末班车 没得文案...

每次生诞我都是末班车

没得文案 我太垃圾

电脑色差要命 擦 加个滤镜救救

服装参考山姆大叔和哥伦比亚 老国拟了(草)

哥伦比亚那套的帽子没有画 那一身感觉本身就不太符合艾米丽气质...

每次生诞我都是末班车

没得文案 我太垃圾

电脑色差要命 擦 加个滤镜救救

服装参考山姆大叔和哥伦比亚 老国拟了(草)

哥伦比亚那套的帽子没有画 那一身感觉本身就不太符合艾米丽气质...

春栀入夏 V.

【金钱】灯如红豆

①是我流国设略微史向娘塔金钱组,超级ooc,请注意避雷。

②背景是中美关系正常化前于那一年夏天的一个不引人注目的私人会面,是在艾米丽生日后。

③米诞贺文末班车。燕左向注意


“那如同豆粒般微弱的灯火已经随着湖泊里面扭曲的倒影一起,在夏夜的晚上于指缝中飞快的拢紧破碎。


那是艾米丽亲手捏碎的。

正如她和王春燕之间的关系一样。”

            ————题记


【一】


灯火如豆最相思


【二】

1978年的北京已初见繁华的影...

①是我流国设略微史向娘塔金钱组,超级ooc,请注意避雷。

②背景是中美关系正常化前于那一年夏天的一个不引人注目的私人会面,是在艾米丽生日后。

③米诞贺文末班车。燕左向注意




“那如同豆粒般微弱的灯火已经随着湖泊里面扭曲的倒影一起,在夏夜的晚上于指缝中飞快的拢紧破碎。


那是艾米丽亲手捏碎的。

正如她和王春燕之间的关系一样。”

            ————题记



【一】


灯火如豆最相思



【二】

1978年的北京已初见繁华的影子。

北京的夏夜是有些闷热的,即使那日早晨刚下过一场新雨。

晚风裹挟着食物的香气朝鼻尖袭来,已经将近晚上却依然还是暮色未退的模样。在树干上栖息的蝉发出了长而密的叫声。背后被稍微浸湿的衣物紧紧的贴着,带来轻微痛痒的感觉。

雨后的空气呼吸着并不是那么清新,至少在美利坚的少女看来是这样。

相反的,反而带有点难以言喻的味道在气管里碰撞。闷热而干涩。

本能的。少女莫名感到了一丝烦躁。闷热而干涩的空气吸入肺里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在闷热的没有一丝风的夏夜里面尤为明显。

那些不愉快的感觉与吞咽进去的唾液混合在一起,如同干燥的唇上涂抹的廉价唇蜜一样,粘稠干腻的不像样子。

但这并不足以成为艾米丽今夜心情极差的理由,即使她看上去和事实上并不太愉快就是了。但是这样的坏天气,这样令人心思腻烦的闷热空气,在略微咸腥的海风吹拂的大洋彼端也不是没有过。

她真正烦躁的原因在此也无从得知,尽管她现在正在赴约的路上——或许是因为她们即将要缓和关系的原因吧。

而另一个她自然指的不是名叫艾米丽·F·琼斯的国家意识体的姐姐或曾经的抚养人,自然也不是隔着阿拉斯加的冻土于白令海峡另一端相望却又虎视眈眈的敌人。

王春燕,一个新崛起的社/会/主/义国家意识体。温和而危险的东方女人。


同时也是她今晚要去见的人。



【三】

回神时艾米丽已经看到王春燕的身影了,正在不远的前方处耐心的等待着。

她应该是已经来了挺久了罢。艾米丽想着,步行的速度不禁快了些。

毕竟她过来也是费了许多时间的,且不论边想事情边走路会使效率降低多少。而艾米丽也不是第一次来北京了,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迷路,但却是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恶意时期将过的第一次目睹那人的首都究竟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之前来北京的时候呢,却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了,对于那人来说是这样的。

北京城比起她先前见到的已经变化的太多太多,繁华的雏形隐隐可见。有些陌生的街景让美利坚的少女有些辨认不出——即使王春燕已经提前贴心将一张写满了详细路径的纸条给她。

但美利坚的少女还是迷失在了满是中文的道路上,她有些缓慢的在北京的街道内穿行着,探究的目光扫过一排排房屋或街道旁的店铺。

于是在赴约的途中,艾米丽独自又逛了一会儿。

时间随着步伐的迁移悄悄流逝。除去一开始的兴致盎然外,剩下的便是现在的闷热黏腻。

一开始在城内逛逛的想法是怎样升起的呢,明明自己却是想早点见到那个人的。即使本次出行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政/治意义,但于公于私上来说她和王春燕也是时候该私下底见上一面。

不过,在异国的街道逛的欢快可不像是她的风格。除去翻译问题以外大概便是新鲜感作祟罢。

艾米丽真正到目的地时正值暮色尽褪,绮丽暖色消散时分。



【四】

于是她便看到了王春燕。

那人鬓发间的牡丹鲜妍的颜色在黑夜中是那样的灼目,随着那一抹盛放着的牡丹的影子掩映在盛夏北京街头繁茂葱郁的枝叶间隙中,落在美利坚女孩湛蓝的眸里又被拢紧收束,于昏黄的微弱的光线下一闪一闪的跳动着,在蝉不知疲倦的鸣叫中隐隐绰绰的好不真切。

王春燕正提着一个灯笼等她。

暖黄色的光线将东方人本就柔和的眉眼更柔和了些,浸没在光影里头隐隐绰绰的看不真切。

东方的女性素来是柔和的,在不触及其底线的情况下都是这样。

也不知道自己迟到了许久的行为会不会让她有些不满,也不知道那人在夏天下午后等到黄昏会不会厌烦。

“燕,晚上好。”

王春燕听到声响后抬头,脸上的情绪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后伸手,将艾米丽有些凌乱的碎发替她别到耳后才舍得开口。

“你来晚了。”


永远的,都是这副淡然而柔和的样子。


“我想我亲爱的燕不会介意。”

艾米丽有些咬牙切齿。她最看不得王春燕这副柔和的没有棱角的样子。

这样太过于冷淡且不真实,隐藏着的尖利棱角使她看上去过于可欺,让人就这样轻易的忘记那琥珀色下涌动着的晦暗,等到碰了一鼻子灰后才能体会到面前柔和而纤细的东方女性具有怎样的危险性。

平心而论,艾米丽更喜欢王春燕与她对峙时忍无可忍爆发出来的样子,即使她的表情是拼命抑制着愤怒的,语言也尖利的不太像样,甚至多了几分咄咄逼人。

但那样的王春燕显得更真实,表露出的情绪也更鲜活。那样似乎多了几分人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虚假而真实的温和,对人一视同仁的宽容。

甚至等她迟到了,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却也是不咸不淡的“你迟到了”。



【五】

春燕感觉到面前的美利坚小女孩有些不对劲,兴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

金色的头发因为长时间的行走加上刚刚那一段短暂的跑动而有些蓬乱,光洁的额头上面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唇蜜好像掉了不少,露出了因短时间缺水而有些干燥的双唇。

而那双如同被洗过一般的蓝眼睛此时正处于放空状态,如同蝶翼般纤长的睫毛自然的垂落着,将有些呆滞的神情遮掩的完好。

看来这双蓝眼睛的主人现在正在出神。

大概是因为被热的太久的缘故。

那就带她去附近的景观湖走走吧,除了凉快以外大晚上确实不适合带人出去逛逛,那样既不安全而且也没有白天的那种充满活力的新鲜感。

“要不要去个凉快的地方逛逛?”王春燕问。

“这真是个好主意。燕。”

艾米丽自然是同意的,她现在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

天知道为什么没有运动都可以这样热,在炎热的街道上待久了都产生一种自己马上都要融化的错觉,随着热量而来的密密麻麻的出自于被汗浸湿的衣服黏在身上的痛痒感觉快速的攀附在感官细胞中。

这太难受了,那压抑的令人无法忽视的痛痒感觉就如同自己为了与白令海峡对岸的那位西伯利亚的暴 君而不得不与面前的这位东方女性交好,即使深知面前的这位女性早在几年前就和那位红色暴 君关系恶化,但却不能彻底的忽视并打压她——她成长的太快了。

王春燕最近的发展情况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尤其是在被非洲的那些家伙送进联/合/国的大门后更为明显。先是初步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和三大改造,然后是缓慢的拥核,王春燕就这样以令人讶异的速度略有些艰难的在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摸索着,她看上去实在是沉稳极了。

虽然其中也走了岔路,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位来自东方的柔和女性已经在她和布拉金斯基的夹缝之中慢慢的成为现在已经无法忽视且不能轻易撼动的角色。

这有些难办。艾米丽想。



【六】

于是她们便走,过了一会后便走到了离这附近最近的湖泊。

月色下的湖面闪烁着皎洁而明净的光辉,璀璨的星辰隐隐绰绰的在里面闪烁。

明净的湖水被风绘制出一圈又一圈轻轻的涟漪,那投射在湖水中的影子也随着涟漪一起浮动,两道身影就被扭曲而纠缠在一起,在寂静的夏夜里边显得有些奇异。

清凉的晚风缓慢的伸出手将艾米丽心上最后一点烦躁拂去,隐蔽在树干上的疲倦的蝉不在唱歌,此时四下寂静,能被称为嘈杂的便只有两人并肩而行的脚步声。

是的。并肩而行。

艾米丽知道她和王春燕的关系迟早正常化,至少在这个夏季内必须回复到正常化。但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这样安静的和王春燕走在一起,即使两个人之间都没有说话却又维持着诡异的和谐,这样的气氛在她们之间过于难得。

今晚的她们过于平和了。如果放在平时的话,就是无尽的横眉竖眼和针锋相对了罢——尽管东方的女性多半都会选择避其锋芒。



【七】

艾米丽借着月色看她。

王春燕今天并没有穿着她惯常穿的黑色旗袍或者黑色西装,而是在民国期间内随处可见的学生装——蓝色的旗袍领上衣与深色的过膝与小腿齐平的百褶裙,脚上穿着白的有些发旧的短袜以及随处可见的老北京布鞋。

黑色的头发依旧是被束成两个丸子般的发髻,隐约的有股若有若无的茶香。鲜妍的牡丹花在发间盛放,无意间落下的花瓣在神色自然的精致秀丽的眉眼的映衬下却黯然失色许多。

王春燕的眉眼是极好看的,可惜四周过于昏暗。唯一的光源除了那月色以外便是王春燕手中灯笼里微弱的小小火苗。

那火苗过于微弱了,但如果落在草丛或者是废纸堆里,很快就可以成为引起消防事故的燎原大火。

“燕,这里的风实在是凉快极了。”

突然的,艾米丽开口,面上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元气微笑。

王春燕看到晚风吹拂过她的金发,看到她单手捂住一只眼睛的动作,看到那隐藏在元气而日常的外皮下浓重的试探味道。

她和艾米丽总是在试探着对方,总是揣摩着对方的心思说话,总是在与对方对立的阵营里头,做着维护自己利益的事情。

但她们这次恐怕要站在一起了。

“是的。希望以后的我们也这样。”

于是她也笑,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




【八】

这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那双有如阳光般温暖耀眼的琥珀色金眸下的晦暗她至今都没有摸清。

但只要能得到满意的结果,即使抛弃的今晚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和意义的会面的这一想法也无所谓了。

那人曾在攻陷的北京城中带着绝望而倔强的眼神看她,也曾只着一袭红衣在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下对她微笑,也曾因为她恶意的针对与孤立露出柔和锐利的神色。而现在的那人就着清风明月,在如今的时月中用轻松而愉悦的语气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不清楚在夏夜的会面里面自己表露出了多少真正的情绪,同时也不清楚那人是否看出了自己身上那一件浅显拙劣的伪装外皮。

但她和王春燕都不会说出来的。

能使她们对立而又连接她们之间的纽带的,是永久不变的利益。



【九】

“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

艾米莉后来才知道这句话。

那个晚上王春燕提着灯笼等她。

如豆粒般小小的火苗闪烁着,微弱却明亮。


而她现在再也见不到那样的灯火了。

因为在夏夜的月色里,那如同豆粒般微弱的灯火已经随着湖泊里面扭曲的倒影一起,在美利坚女孩的指缝中飞快的拢紧破碎。

正如她和王春燕之间不堪一击的利益关系。




END.

RICERICEMINE
「今天成為hero了喔!」 独...

「今天成為hero了喔!」

独立日快乐!

「今天成為hero了喔!」

独立日快乐!

过激北区欠厨白忆
摸艾米丽企图混过米的生贺……!...

摸艾米丽企图混过米的生贺……!


如果有不妥我会删。

摸艾米丽企图混过米的生贺……!




如果有不妥我会删。

亂臣賊子激推bot

既然画了就发一下

生日快乐捏

既然画了就发一下

生日快乐捏

角色黑莫挨我

我就是psplay的王。

lof的滤镜真的好看,如果能调透明度就好了。不然太劲了,不敢用(

我就是psplay的王。

lof的滤镜真的好看,如果能调透明度就好了。不然太劲了,不敢用(

般若就是坠吊滴!

p1女孩子贴贴,米妹妹和燕姐姐日常

p2神经错乱瞎jer画,细说就是老王约p反被r(阿巴阿巴阿巴.jpg)

p1女孩子贴贴,米妹妹和燕姐姐日常

p2神经错乱瞎jer画,细说就是老王约p反被r(阿巴阿巴阿巴.jpg)

古里沫宝

【APH/黑三角】程序援

——黑三角,普设,右露,gb干坏事,对,是gb(大声

——艾露+燕露+金钱组gl无差

——生贺,年更固定项目:搞露


解码器和密码见评论

或者进群点“文件-黑三角”里的链接:688575761,认真回答入群问题即可

——黑三角,普设,右露,gb干坏事,对,是gb(大声

——艾露+燕露+金钱组gl无差

——生贺,年更固定项目:搞露


解码器和密码见评论

或者进群点“文件-黑三角”里的链接:688575761,认真回答入群问题即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