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米莉

6918浏览    427参与
🧬🧪重組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甜心🎂🎉🎊

赶个末班车

还是发了

生日快乐美/利/坚大甜心🎂🎉🎊

赶个末班车

只有科学没技术

总而言之,帅气的琼斯先生们和可爱的琼斯小姐们

米诞日快乐哦——


是捏脸,侵删


想要捏脸网站的请大力私信我,被老福特制裁后不能在评论发链接惹

总而言之,帅气的琼斯先生们和可爱的琼斯小姐们

米诞日快乐哦——


是捏脸,侵删


想要捏脸网站的请大力私信我,被老福特制裁后不能在评论发链接惹

Enchanter

草笑死我了油菜花


原图水印


我爱我妈我妈好美!!!

草笑死我了油菜花


原图水印


我爱我妈我妈好美!!!

希某酱~

依旧很差的剪辑

谢谢观看❤️

依旧很差的剪辑

谢谢观看❤️

T
笔刷笔刷真好玩

笔刷笔刷真好玩

笔刷笔刷真好玩

酒无

这个故事关于爱与失去/新大陆

—*出自珍妮特•温特森《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艾米莉和亚瑟主场

*此篇献给我的AK,与我们的小女儿。

这个故事关于爱与失去。

从我们一起组建家庭的第一天开始,马修与阿尔弗雷德因为先前的经历与我已经熟识。只有艾米莉,我还记得那天AK领着她羞怯怯的和我打招呼,那时她才四岁,在亚瑟面前很活泼,但在遇见对于她来说是陌生人的我时依旧会紧张,她已经会用黏黏糯糯的声音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用她能听懂的句子答复着我们的小女儿:“Hello,nice to meet you,too.”说完之后又换了法语,她抱着超级英雄的玩偶抬起头懵懵懂懂的看着我,跟着我的声音,自己组合了句...

—*出自珍妮特•温特森《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艾米莉和亚瑟主场

*此篇献给我的AK,与我们的小女儿。

这个故事关于爱与失去。

从我们一起组建家庭的第一天开始,马修与阿尔弗雷德因为先前的经历与我已经熟识。只有艾米莉,我还记得那天AK领着她羞怯怯的和我打招呼,那时她才四岁,在亚瑟面前很活泼,但在遇见对于她来说是陌生人的我时依旧会紧张,她已经会用黏黏糯糯的声音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用她能听懂的句子答复着我们的小女儿:“Hello,nice to meet you,too.”说完之后又换了法语,她抱着超级英雄的玩偶抬起头懵懵懂懂的看着我,跟着我的声音,自己组合了句子,重复了一遍,她对我说:“Bonjour to you!”

我和AK在一起忍俊不禁,内心却也对她的迅速接纳松了一口气。

在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对话后,通过无数顿晚餐,与无数个拥抱和晚安吻。我在日记里写道:“这是全世界最美好的礼物,我的家庭,我和他们拥有了彼此。”

我可以感觉到,虽然亚瑟对待三个孩子的关注度并无太大区别,或许我们唯一的女儿时常爆发的哭闹经常让他不知所措,但他确实要更加疼爱艾米莉。在她即将前去幼儿园的前几个月,我和AK连夜讨论了快八个方案,写了慢慢的一张纸。最终的结果是或许在功课与能力培养上,我们两亲自来会更好。

但第二天,我看见亚瑟单膝跪在我们的甜心面前,为她扣好领口的扣子。我听见英国人用少有的温柔语气询问她是否想去幼儿园,艾米莉几乎是当场跳了起来,兴奋的像只蹦蹦跳跳的小鹿。大声的和亚瑟说,她要,阿尔弗雷德说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很有趣。柯克兰对她温和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后走回房间把那张纸撕了。没过两个月,我便开始了每天徒步在离家最近的那所幼儿园接送她的日子。

我平时在讲话的时候会教她一点法语,当时以为或许年龄太小,不大爱好。结果到后来,三个孩子里只有马修学会了。我也教她钢琴,艾米莉一开始弹琴因为手掌不够大相当吃力,看得出她并不讨厌,但也不大喜欢。她一直学了大概十年,后来她已经可以流利的自己读谱,她的手指变得十分修长,可惜只是方便了她未来的篮球生活。

她的活泼和她的小哥哥很像,他们一起争夺玩偶,小时候比谁尖叫的声音更响,长大了甚至一起翻学校的外墙。虽然这一切在被AK抓包后都有一场相当严厉的惩罚,但这两兄妹从来没有停止过他们的叛逆与抗争。

她的年龄渐渐长大,我看着她的身高一点点从和我的膝盖差不多高,到长到我的肩膀同样的高度。身体也慢慢的发育起来,在她开始需要使用女士内衣托起她的乳房起,索娅替我们承担了一部分她的青春期的性教育——原本是全部,但我并不希望我在她的成长过程中有缺失,于是尽量平静的去面对艾米莉涨得通红的脸庞。所幸她并不是太过腼腆的女孩,在那场关于身体,关于爱,关于保护的对话中,她慢慢的也会回应我,甚至主动的开始询问我。那时我感觉到了,这是一种成长,不仅对于她,也是对于我。

她的十五岁是动荡的,迎接了自己的第一次初潮,停止了我的私人钢琴课。亚瑟也到了事业的转折点。那时她念中学三年级,我在替加班的AK去她学校接她的时候看见有个男生送她下楼。我思考过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AK,最后我决定和我的伴侣一起解决这件事,我们选择一起和她交谈。艾米莉在看见AK走进房间的时候有些不安,但在他的沉默与应允之下,她慢慢的开始袒露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的在询问我时向AK悄悄的看去。

而我只是同她讲:“爱是勇敢的,伟大的,年轻的爱更加是。我和papa都希望你能学会永远真诚的爱着自己。”

AK对我的话表示了同意与赞许。在那之后,我曾询问过马修,我们的大儿子告诉我,她再没有和任何男孩走的那么近过。

后来AK的职场生涯也开始稳定下来,一路上升。一切风平浪静的到了她的十八岁,而她选择和她的哥哥一样,离开伦敦,前去纽约读大学。那是她第一次离开我们的生活。此前十四年,虽然有设想,但从来没有对分别的情感感受的如此强烈。我站在房间门口,靠着门框。看着她收拾着行李。艾米莉突然站起来,转身来拥抱我。我愣住了,她低声抽泣着,对我说:“我会永远爱我自己,也会永远爱你和papa.”我知道AK就站在我的身后,于是慢慢的放开她,我看见AK沉默着,也去拥抱了她。那一天晚上,我们睡得都不大好。

她第二天是笑着离开的,我们没有送她,就在家门口和她挥了挥手。我和AK都一下子有些泄气,但是他又忽然缓过神来,瞟了我一眼,和我说:“帮我泡红茶。我要做个草莓塔。”

那时我只觉得很感谢他,很感谢他允许我的爱如此长久的存在,感谢我们的爱情,感谢我们的亲情,于是我在家门口与他接吻,而我们已经许久没有这样接过吻。

不过当然,最后的甜点依旧是我来负责动手。

两年后,她为我写来一封信。在这两年里,艾米莉时常与我和他视频通话,我甚至会看她的ins。AK从信箱里翻出它,给了我,还有一封是给他的。我们都知道她大张旗鼓的寄跨洋信件有她的原因,也只是自己读了自己的那封。

艾米莉在给我的信件里写了她最近的生活,以及她和朋友去攀岩和蹦极的经历。在信的末尾,她同我说,除去亲人,有许多人对她说过“爱”。她没有开口询问我什么,但我知道,她在问我爱是否恒温,爱是否依旧是我在她十五岁时告诉她的那些。

我想了想,往信封里塞了最近做的菜的手写菜谱。又留了一张字条,我说,照顾好自己,我和亚蒂会一直爱着你。封好信封后,我又在信封上用法语抄了一段话。把它拿给了亚瑟,让他帮我和他的《小逻辑》一起寄出。

柯克兰从邮局回来之后问我要不要一同去巴黎住一段日子,我对他笑了笑,只对他说了三个字。

我说:“我爱你。”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学会如何爱——付出爱与接受爱。我着了魔似的、巨细靡遗地书写爱,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认为它是最高的价值。当然我早年爱上帝,上帝也爱我。那算是爱。我也爱动物和自然。还有诗。人才是问题。你如何爱另一个人?你如何相信另一个人爱你?

我不知道。

我以为爱是失去。

可为什么要用失去衡量爱?*”


亲爱的,我希望告诉你的,只是爱而已。

鹿萌萌

第五生存记01

“啊..哈哈..啊..”,奈布弯腰喘息着。

“那家伙应该没有追来吧。”他转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但心跳却越来越大声,奈布本能的感到了不对。缓缓背对着后退。

他隐隐约约注意到有个地方和环境不太对,眼看一个雾刃向他甩了过来,他急忙用了护腕弹向远处。

“什么回事...,那家伙是人吗?”奈布边思考边跑动到一个外表看似马戏团的帐篷里。

奈布跑向了板子处后把两个板子都压下,站在后方观察着前方的“人” 

“你是什么玩意?为什么要追杀于我?”他凝视着前方的“人问道。

但那“人”只是沉默地把板子踩后继续走向奈布。

“该死!”

奈布眼看不妙便继续向前跑动,但途中却被雾刃打中。

“阿.....

“啊..哈哈..啊..”,奈布弯腰喘息着。

“那家伙应该没有追来吧。”他转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但心跳却越来越大声,奈布本能的感到了不对。缓缓背对着后退。

他隐隐约约注意到有个地方和环境不太对,眼看一个雾刃向他甩了过来,他急忙用了护腕弹向远处。

“什么回事...,那家伙是人吗?”奈布边思考边跑动到一个外表看似马戏团的帐篷里。

奈布跑向了板子处后把两个板子都压下,站在后方观察着前方的“人” 

“你是什么玩意?为什么要追杀于我?”他凝视着前方的“人问道。

但那“人”只是沉默地把板子踩后继续走向奈布。

“该死!”

奈布眼看不妙便继续向前跑动,但途中却被雾刃打中。

“阿..哈....,可恶,旧伤口竟在这时裂开了!”奈布一手扶着伤口处卖力的向前跑。

他脑子里一片迷雾,这是哪?他是谁?为什么我会来到这?

眼看着前方有一个窗口,奈布转头看向那“人”的距离。

“应该可以!”

奈布跑向窗口后翻过了窗口,借着莫名的加速跑向了前方的过山车。

坐上后眼看只有一个按钮,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的按下了那个按钮。

幸好奈布的运气不错,那按钮的确是发动键。

他看了看站在那的那“人”,心想,这到底是什么事情!见鬼!

很快,过山车便停了下来。奈布下车后便一手握着伤口漫无目的的跑着想着,“只要远离刚才那家伙就行了!”

跑着跑着,他看见一位女士正在一台奇怪的机器前按着,看她的穿着似乎是一名医生。

奈布没有轻易走向她,他不知道她到底是何人,在这扮演了什么的人物。

但那女士却发现了他:“你...是?”

眼看她发现了,奈布便不隐藏地走向她,一只手放在他随身携带的军刀上做着准备。

“我是奈布萨贝塔 ,一名雇佣兵”,奈布拉下头上的兜帽对她说道。

那医生有些防备的退后了几步说道:“我是艾米莉,一名医生。”

…………………………………………

题外话:嘿嘿这是我第一次发文,多多支持吧。这章只是一个铺垫,之后会慢慢介绍剧情的。

如果喜欢请给心心吧,那我才有动力继续创作w

谢谢~( • ̀ω•́ )✧




阿凉
上课都在干什么之语文书篇 (往...

上课都在干什么之语文书篇

(往昔是我得不到的女人)

画丑了请体谅,毕竟我得不到她。。(心酸)

上课都在干什么之语文书篇

(往昔是我得不到的女人)

画丑了请体谅,毕竟我得不到她。。(心酸)

东风浩荡
发点正经东西 尝试了新的上色方...

发点正经东西

尝试了新的上色方法

(裙子纹理来自网络,设计灵感源于Dior)

发点正经东西

尝试了新的上色方法

(裙子纹理来自网络,设计灵感源于Dior)

老六火山
摸边照镜子边打电话的艾米莉 电...

摸边照镜子边打电话的艾米莉


电话里是米米👍👍

摸边照镜子边打电话的艾米莉


电话里是米米👍👍

桑桑爱老聂

注意有角色死亡,ooc严重的小学生文笔大家看个开心就好,这个是艾米莉视角的,呜呜呜@兔子的喵 你还我小甜文!


阴凉潮湿的地牢,关押着明天的死刑犯曾经的公主王的妹妹,艾米莉.琼斯,她安静的坐在床上等着她心爱的鸟儿。

等来的人是国王的皇后,梅格.威廉姆斯。

“琼斯殿下你叫我来是为了讲述你的罪行吗?”

艾米莉望着眼前心爱的人,她淡紫色的眼睛里倒仰着她狼狈的身影。

冷,她不再如学院时一样包含着温柔的和善意的目光望着她,现在的她如在看下水沟里的老鼠和臭虫,淡紫色的瞳中全是厌恶,她终是和兄长一起亲手毁坏了她眼里的星星。

“琼斯殿下,如果您叫我过来只是为了盯着我看的话我就先...

注意有角色死亡,ooc严重的小学生文笔大家看个开心就好,这个是艾米莉视角的,呜呜呜@兔子的喵 你还我小甜文!




阴凉潮湿的地牢,关押着明天的死刑犯曾经的公主王的妹妹,艾米莉.琼斯,她安静的坐在床上等着她心爱的鸟儿。

等来的人是国王的皇后,梅格.威廉姆斯。

“琼斯殿下你叫我来是为了讲述你的罪行吗?”

艾米莉望着眼前心爱的人,她淡紫色的眼睛里倒仰着她狼狈的身影。

冷,她不再如学院时一样包含着温柔的和善意的目光望着她,现在的她如在看下水沟里的老鼠和臭虫,淡紫色的瞳中全是厌恶,她终是和兄长一起亲手毁坏了她眼里的星星。

“琼斯殿下,如果您叫我过来只是为了盯着我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梅格,为我跳支舞吧。”

“我早就不会跳舞了,琼斯殿下。”

“真讨厌啊,明明我们还有场茶会还没办。”

“你真是不知悔改啊琼斯。”

梅格留下这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连自己掉落下了一个小玩意儿也没注意到。

但艾米莉注意到了那个熟悉的小东西,她小心翼翼的捡起那个东西,捧在掌心静静观赏回忆。

她们[第一]次相见是梅格独自一人在舞室练舞。

夕阳为梅格披上一层橙色的温柔的纱,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美的人。

她飞舞着她洁白的裙纱,如她胸口处带着的小鸟胸针一样,张开着双翼准备飞翔。

艾米莉不想承认她,看入迷了。

“好看吗?”

“啊啊啊抱歉,打扰到你了吗?”

美丽的鸟儿没有一丝被打扰到的恼怒,反而依旧笑的灿烂。

“不并没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而自己望着眼前因玻璃折射下五彩缤纷的光芒中如天使一样的人儿,艾米莉红着脸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回复了一句

“好看”

冰冷的风从身后上方的窗口吹进。

“我们熟悉后举行了多少次茶会了呢?但是她还欠了我一次。”艾米莉边把弄着手上的小玩意儿边想。

她不停不停想着,她和梅格每次午后都会去她的后花园,那儿种满了如梅格眼睛一样漂亮的紫色玫瑰。

一次她精心挑选了最美的华服,手上拿着挑选好的紫玫瑰准备向梅格表白。

她都可以想象到梅格同意后她会多幸福。

哒,哒。

她的鸟儿来了!

她望向一脸幸福笑容的梅格正准备说出自己排练了许多次的告白时。

“艾米莉!我定婚了!”

【什么?】

“我要和我最爱的哥哥结婚了!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手上的玫瑰掉在地上,我踩碎了它。

“当然啦【我不会!】,梅格!我当然会祝福你!【我一定会杀了他!】”

后面她们手牵手像平常一样笑闹着离开,而地上却留着一支她踩坏的玫瑰。

【是我的错吗?才不是我的错!】

我的鸟儿,只能是我的,艾米莉死死捏紧手上的东西,却又怕捏碎了而又放轻了力度。

艾米莉她记得那场正式的舞会,她的鸟儿盛妆打拌,如天使一样,而她边上挽着的是她那个碍眼的哥哥,不,或者叫未婚夫?

艾米莉走向他们打断他们之间那名为甜蜜的气氛。

“梅格,我可以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可爱的小姐,我可以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身旁响声熟悉的声音。

【是国王!】

【国王邀请那个女跳舞了!】

我只能干瞪着我的哥哥,我们国家的国王,从我身边带走了梅格去领第一支舞。

我气愤的抓过在我身边,梅格的哥哥也滑入舞池。

尽管我这样做身边全部响起他人倒吸凉气的声音以及小声讨论我。

舞池中只有我们四人,我的鸟儿看见我们也进入时会心一笑,并在我们每次擦肩时对她哥哥露出爱意的神色。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那种爱意!那个关住你的笼子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我只能沉下眼神满心憎恨,我要放手吗?

不!

所以当我的哥哥问我

‘想留下那只鸟儿吗?’时我同意了。

我与他联手除掉了【马修.威廉姆斯】

但我没注意到他只说【留下】而不是【为我留下】

所以我满心欢喜以为【马修.威廉姆斯】这个最大的阻碍死去后我的鸟儿就可以是我的了的时候。

他们结婚了,我的哥哥【娶】了梅格。

我在兄长与梅格结婚后的第二天拿着一块黑纱找到梅格。

我的鸟儿,紧紧抱着我在我肩上痛哭着。

我安慰她告诉她

【一切全部是我的哥哥,阿尔弗雷德做的】

我要把自己摘干净!所以全部都是[阿尔弗雷德]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我有去质问他,我的哥哥

“为什么!明明说好了为我留下她!为什么你娶了她!把梅格还给我!”

‘艾米莉,我有说[留下]她,但不是为了你,还有她是我的皇后’

“你利用我”

‘是的,怪你自己太蠢吧!’

“你以为你可以留住她?留住梅格?不!她之前之所以会在舞会上对你笑!她之所以会收下你的香槟玫瑰!只是因为那个是她哥哥最喜欢并向她求婚时用的花!阿尔弗雷德!你什么都不是!”

“艾米莉你闭嘴!”

我们那天还是闹的不欢而散,我气冲冲的出去时,发现大厅地上躺着一支让踩碎的紫玫瑰,我厌恶的踢开它然后离开。

光从窗户处照进,天亮了。

我随士兵去向刑场。

经过主城,我望了过去,我的鸟儿还是没有来啊。

“快点走!磨蹭什么呢!”

我让推着向前,刀落下时,白光一闪。




我站在我最喜欢的花田中央无力的望着眼前这因芽虫大片大片枯萎的紫玫瑰花田,心情沉到了冰点。

也可能也是因为梅格少见的爽约了。

【算了,我去找梅格吧。她肯定在香槟玫瑰花田一个人喝下午茶。】

我走去香槟玫瑰花田,果然发现在花田中央被玫瑰包围着的梅格。

但发现花田外围的玫瑰也因为芽虫开始枯死了。

“天!园丁们干什么吃的!这可是梅格最喜欢的花!”

但当我走到了花田中央时,却发现梅格不见了,她喝下午茶的桌上只摆设着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支有点枯萎了的宝石蓝玫瑰。

“梅格!你在哪?梅格!”

听不到回应的我生气的把花瓶扫到地上,破碎的花瓶碎片溅射到了边上一只早已死去的[金丝雀]身上。

“梅格。。。。”






艾米莉手上紧握的东西掉出,是一只展翅的金丝雀胸针,它沾上血液,在人群的走动中,翅膀让踩坏,身躯也陷入浸了血的烂泥里,无声悲鸣

赤影RS

第五朋友圈(1)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在?来看看他们的奇葩朋友圈?






在?来看看他们的奇葩朋友圈?

aBc

有缘细化的几张草稿

我真的考完再画了!!!

这么晚应该没人 标签满天飞

有缘细化的几张草稿

我真的考完再画了!!!

这么晚应该没人 标签满天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