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茵

1103浏览    62参与
条顿骑士

Year3392 - Mother Tree -1

Ayn was climbing up to one of her favorite tree in forest.  She loved the feeling of this tree and also the smell of this forest.  She reached to her favorite branch, started to look in to a view of entire forest.  The Sunlight through leaves shines tenderly.  Cloud in the blue sky...

Ayn was climbing up to one of her favorite tree in forest.  She loved the feeling of this tree and also the smell of this forest.  She reached to her favorite branch, started to look in to a view of entire forest.  The Sunlight through leaves shines tenderly.  Cloud in the blue sky floats as usually, and the air was clean as always.  She even felt as the time had stopped in this forest.  Before she begins her journey, she wanted to memorize this beautiful view.     “There you are! Ayn!”  Someone called Ayn from lower position of tree.  It was little girl, Sprout.  When Sprout climbed up to branch Ayn was sitting, she jumped on to Ayn.  Then Sprout asked to Ayn sadly,  “You really have to go?”  “Yup.” Ayn answered.  “No...NO! Please don't leave me alone.”  Voice of Sprout was all most crying.  “I'm sorry Sprout, but someone has to go.”  “Is that has to be you?”     There were no experienced warriors left in this forest. Most of them had lost their life or wounded in battle of [Black Night]. Only inexperienced young warriors remained after all. Ayn was one of them. Even though, she was not the greatest one, [Mother of Forest], elder of the forest people, had chosen Ayn as seeker of the [orb].     “Yes. I am going. I need to go.” Ayn said to Sprout.  She could have refused that task; however, she decided to take that honorable but dangerous task, right away. She was proud of herself when she knew she had been chosen as the seeker. Some of jealous young warrior threw mean words to her. She did not care them at all. Some of her friend made advice to stay in forest; however, she did not take that advice. She thought that taking this task was her fate.     Ayn stroked Sprouts hair soothingly.  “Do you still have a nightmare?” Ayn tried to switch subject by throwing question to her. Sprout started to have nightmare of evil maggot after [Black Night]. She had sharp intuition.  “I'm fine. I'm not scared of it anymore. I'm scared more you leaving be alone!”  Sprout brought subject back.  “It will be fine, Sprout.” Ayn continued stroking Sprout's hair tenderly.     “Do you know where [Dark Sailors] are?” Sprout asked.  “Elders have found them, I heard.” Ayn answered.  Attackers of [Black Night] had named by people of the forest as [Dark Sailors].  They started to invade the forest suddenly. They seized forest in one night and took the [orb] away.     “Elder said they are in different world.” Ayn said.  “There are lots of them, right? I'm scared.”  “It will be fine. [Mother of Forest] is on my side. Don't worry.”  Sprout did not say anything. She started to hold Ayn tight.  “Sprout...Please take care of mom and dad.”  “...I will” Sprout nodded slightly.  They stayed there for a while. Then Sprout fell into a sleep.     Ayn knew that she may not be able to come back.  However, before evil maggot finds this forest, she needs to come back with the orb.  She will has to take whatever it takes to defend this beautiful forest, and life of this little Sprout. She thought that strongly.     Sprout moaned. She might of having nightmare of evil maggot.  It scares Ayn to even imagine about it.  Ayn had seen it once.  It appeared in a cloud of dust outside of forest almost close to horizon.  Huge white body was slowly swallowing everything down.  Elders of forest were saying no one will be able to kill it. In the old story, ancient magician made himself into a huge maggot for his vengeance. After long time, he lost his memory and became a real monster. It would swallow everything but the place with the [orb].  No one knows if that story is true or not.  However, maggot exists for real. Ayn need to find and get back the orb.     “Wake up, Sprout.” Ayn awoke Sprout.  “Are you OK?” She asked.  “Yup. I'm fine.” Sprout tried to hide her fear but failed to hide all of it.  “I need to go now.” Ayn said.  “Can I go with you, Ayn?”  “No, no one is allowed to.” Ayn denied a little bit strong this time.  Sprout was shocked for a moment, then said  “So...Good-bye now?”  “Yes...I'm sorry, Sprout”  “Don't be sorry, Ayn. I will never forget about you! Come back here!”  Sprout started to cry. Ayn held Sprout tightly then said  “See you again. We'll meet here.”  “Yes! I'll be waiting for you!”  Warmness through Sprout's body encouraged Ayn.  She left Sprout slowly and started to climb down the tree.  Every time Ayn looked back Sprout, she was waving her hand.     The night has reached to the forest. Star was shining.  Around [Mother Tree] in the middle of forest, 12 elders ware there.  Each of them had a cane made by brunch of [Mother Tree].  They are reciting magic word which Ayn had never heard of.  Even though Ayn could not understand those magic words, she was feeling magical force.  [Mother of Forest] stood in front of [Mother Tree]. When she raised her hand, [Mother Tree] started to shine tenderly.  Large crack opened around the root of [Mother Tree].  Ayn put into crack by elders.     [Mother Tree] exist every where even in different world. Ayn will be sent to other world by using that power.  Ayn took off her cloth and walked towards into the light.  When [Mother Tree] took her inside, it slowly closed its crack.  Ayn closed her eyes. Smile of Sprout and beautiful view of the forest appeared in the darkness. Also the face of [Dark Sailor] showed up. She memorized that face just before he loose her consciousness.     It was a beginning of her honorable journey.  


迅牙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仔貓瑞

四月最後一天混個落書更,推上都發過了。


P1活喵

P2娜汀


今年畫過女孩子了

四月最後一天混個落書更,推上都發過了。

 

P1活喵

P2娜汀

 

今年畫過女孩子了

kaze
12.艾茵 画可爱的女孩子真幸...

12.艾茵

画可爱的女孩子真幸福

早期总觉得是帕秋莉或者尤佳莉……

12.艾茵

画可爱的女孩子真幸福

早期总觉得是帕秋莉或者尤佳莉……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3/10)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後。冰雪的女將軍坐在成堆的屍體上用手指捲弄著髮尾,瞧也不瞧這裡一眼完全陶醉在自己的––或者說只有自己和屍體的世界,看來是沒注意到這裡的談話。

 

「這麼說來,你是和那邊那位……貝琳達正在一同狩獵?真是個詭異的組合。」

 

「是狩獵競賽,作為回地上前的餘興罷了。還有布列依斯也一起的,剛剛先去前面探查了。」

 

「雖然和布列依斯不算怎麼談的來,不過倒是蠻能理解跟過來的理由,放著你們這樣的危險人物亂來還真不曉得會不會提前先毀了星幽界啊。」

 

「無聊的擔憂。」古魯瓦爾多揮劍甩開劍上沾染的血,但對臉上身上同樣的一片狼藉仍是毫不在乎。

 

「呃,當然只是開個玩笑。這麼說來,你部下的那個不死男人沒跟著來是去哪了啊?你打算自己處理屍體?」

 

其實古魯瓦爾多當然自己也能解決,不如說其實是很擅長,在那位少佐被召喚至此之前也都是自己處理的,找部下偕同也只是加強效率省麻煩而已而非必須。古魯瓦爾多或許並不曾將什麼活生生的存在視為必須。

 

而又聽到這問題,畢竟是還沒過幾時的事,王子不禁想起才剛不久前銀髮的協定審問官也問過類似的問題。

 

自己回答不知道,也沒興趣管的時候,對方開口原先打算問自己到底對什麼有興趣,卻又想到相識多久了事到如今說這個也很空虛似的住了嘴。

 

黑王子思量著,有興趣的東西嗎,這或許是少數一直以來都沒變過的。

 

「……說起來回到現世後,這裡的戰士在地上原先的屍體會怎麼樣?」

 

「啊?」

利恩完全沒能跟上這話題的節奏而愣住。古魯瓦爾多則是繼續難得主動的講了不少:「我的意思是,像是我的屍體,大概刺死我的那女人會找人處理掉,或者她已經瘋了沒有思考能力也還是會有人收乾淨吧;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當初應該就直接被火燒乾淨了;你的屍體是死在山邊洞穴裡吧,但像是阿貝爾的只剩下上半身死在街頭––」

 

「古魯瓦爾多,你給我清醒點!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這種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縱使利恩算是脾氣挺好,也一時氣不過的揪住對方領子,然而這卻甚至完全無法改變對方一點表情。

 

「沒什麼,只是在想等等要怎麼解剖那隻小狼。」「啊?話題是不是又換了?所以你果然根本沒在聽人說話嗎––」

 

「快住手!我不會讓你對史普拉多出手的!」

 

古魯瓦爾多和利恩聽見旁邊樹叢中傳來少女的聲音而同時轉過頭,結果看到的竟然是長杖向臉上掃來。

 

「……唔。」「什麼!?等等––」

 

 

 

 

 

 

 

於是布列依斯探查完回來看到的是,艾茵一杖朝古魯瓦爾多臉上打,而古魯瓦爾多為了閃避而往後下腰卻用力過度,連抓著他衣領的利恩兩人一起往坐在怪物屍體上的貝琳達身上倒過去,這樣一幅詭異的畫面。

 

「……哎呀?我才在慢慢感受死亡的美好味道的,這是發生什麼了?」

 

「……我也正想問。」對白色女將軍發出的有如正作夢被打擾般嗓音的提問,審判者只能沉著臉生硬的回答。

 

「真的非常抱歉!我、我在旁邊聽到古魯瓦爾多先生說要解剖狼,一時著急以為……」

 

「什麼,那不就是古魯瓦爾多自作自受嗎?你看看你給人家帶來多大陰影啊。」

 

「但是給利恩先生也帶來麻煩了,實在很抱歉……」

 

「唉,沒什麼啦,說起來也是那傢伙拉著才跌倒的。那麼等等我也要回去找阿貝爾那邊了,妳一個人沒問題吧?」

 

「嗯,找到史普拉多和同行的帕茉小姐之後就會回去了,趁天還沒完全黑……」

見艾茵哭喪著臉連忙道歉,利恩也表示沒打算繼續追究這個了,至於一旁的王子和將軍則是互望一眼發現同為被波及者,兩人的發言權好像被徹底無視了。

 

就這麼目送兩位意外誤闖狂人狩獵大會的來客離去之後,布列依斯嘆了一口氣有點後悔淌這灘混水:「那麼,你們還打算繼續嗎?」

 

「不,」昏暗慾望纏身的王子扛起獵物打算離開,

「剩下的勝負,還是等回到地面上再說吧。」

 

布列依斯沒打算沒抱怨他才探查回來對方又換了想法,大概也因為和從前剛入連隊時,對方那拒人於千里之外毫不打算交流的狀態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

 

雖然當時只是從高貴的言談舉止猜測是哪裡的貴族,並不知道對方竟是王子,但相識時就已深刻認識到,這人雖然有許多和曾經想像過的王族有巨大差異,不聽人講話的任性卻是相當程度的符合,事到如今對這些幾乎也都已習慣了––然而發現古魯瓦爾多說這話時神色竟然帶著一抹愉悅的時候布列依斯還是感到詫異。

 

而這話中對象的貝琳達則是––

 

「啊啊,是呢,到時候肯定會確實的殺死你哦,王子陛下。」

 

同樣在臉上映著異常的狂喜。

 

想到在在證據都指向構成眼前這不祥的女人的精神來源是誰,布列依斯一句話也說不出,只能煩悶的看著自己生前關聯緊密的兩人的身影也漸漸遠去。

 

「…….總覺得已經搞不清楚了,在這裡所經歷的戰鬥,找到的是希望嗎,還是……」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發楞好久,天色都已向晚,身為戰士在這種地方如此毫無防備是相當危險的,要反省的事又多了一件。布列依斯再次嘆氣。

 

但在這恢復警戒瞬間才猛然察覺,有『什麼』一直站在身旁。視線的感覺非常明顯毫無掩飾之意。

 

「––!」

 

一轉身看到的是剛才應該已經離去的貝琳達。

 

「呃,怎麼,剛才不是已經要走了,妳還有事?」大概由於對象的關係布列依斯臉上更是寫滿厭煩。

「盯著我看有什麼意圖?畢竟還都在引導者的管理下,我並沒打算事到如今才在這回到現世之前制裁妳。快從我眼前消失吧!」

 

「在這森林裡走著呀,」貝琳達這次不只聲音,表情也如墜五里霧般顯得為難不知所措:「就會想起好像曾經作夢夢到類似的狀況呢,有某個人拉著我的手,要我小心腳下……」

「那個氣息,那個感覺,那個人是不是就是––」

 

「夠了!別再繼續說下去了!」

布列依斯卻不經意的望見對方眼裡居然也跟自己一樣滿是苦澀。不,簡直有些像小孩被責罵了的神情。

「不管那是誰,像你這樣的……我……」

 

「說的也是。」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過一瞬,貝琳達再次開口:「原本只是想在回去之前把在意的事情問清楚,畢竟之後要再次更加瘋狂更加盡興的大肆殺戮呀,」

如孩童在炫耀般一般雀躍之情洋溢的女將軍滿意的看見銀髮青年眼中的猶豫不決被嚴正的憎惡掃除。

「怎能被這些無聊的感情還是回憶牽絆了,是吧?審問官先生。」

 

「……妳說的沒錯。」布列依斯轉過身率先前進,「各走各的路吧,就算會再見我也不會再次縱容妳了。」

 

雪白將軍就只是望著一片昏暗中那耀眼的一抹銀遠去,直到終於再也看不見,宛如整個世界被黑暗包圍。


我難過

焦躁的不行

我愛小男生(無關硬要講

焦躁的不行

我愛小男生(無關硬要講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2/10)

混亂狀況持續了好一陣子。


在那之後倒還有些人還留在被大家當作平常喝下午茶聊天等休閒用的交誼廳,雖然幾乎是一如往常生活圈般,照生前較有交情交好的各自散開去了聚集起來,但談論的話題果然也跟剛才的消息脫不了關係。


艾妲和佛羅倫斯嚴肅的和魯卡像是報告了些什麼還是單純傾吐煩惱,表情時而憂愁,時而堅決;沃肯倒是一言不發的獨自修整著自己的兵器人偶,不顧碧姬媞剛才幫他拿來放著那杯熱騰騰的咖啡就快冷掉;同樣是一人獨處,庫勒尼西則是誰也不看的,在幻獸的陪伴下早早就快步離開。


而娜汀向林奈烏斯攀談之後才得知,另外的工程師們,似乎打算趁這最後擁有可以說是貨真價實不...

混亂狀況持續了好一陣子。

 

在那之後倒還有些人還留在被大家當作平常喝下午茶聊天等休閒用的交誼廳,雖然幾乎是一如往常生活圈般,照生前較有交情交好的各自散開去了聚集起來,但談論的話題果然也跟剛才的消息脫不了關係。

 

艾妲和佛羅倫斯嚴肅的和魯卡像是報告了些什麼還是單純傾吐煩惱,表情時而憂愁,時而堅決;沃肯倒是一言不發的獨自修整著自己的兵器人偶,不顧碧姬媞剛才幫他拿來放著那杯熱騰騰的咖啡就快冷掉;同樣是一人獨處,庫勒尼西則是誰也不看的,在幻獸的陪伴下早早就快步離開。

 

而娜汀向林奈烏斯攀談之後才得知,另外的工程師們,似乎打算趁這最後擁有可以說是貨真價實不老不死生命的機會,徹底來搞些大的實驗,一早就窩到實驗室裡不打算再出來……門口被里卡多煩得受不了,正打算離開到外面去抽根菸的柯布意外聽到這一個搞不好可能比先前發布的消息更災難的狀況,也不禁乍舌,決定在這段時間都不打算靠近實驗室和旁邊的訓練室。

 

宅邸中佔了相當大一部份成員所屬的共通身分的,連隊的戰士也並不例外地聚在一起。當中比較成為焦點的不知該說意外或不意外,是連隊沉默寡言的劍士。

 

這理由和其個性與生前經歷其實基本上沒關係,大家好奇的果然還是對於『復活』後的事。在這館邸的人大多也都知道了,先前領導人偶在暗房喚醒戰士時,唯一意外的在打開通道前就得到回現世去的權利的,就是伯恩哈德。

 

雖然這事早在當初發生第一時間連隊的眾人就已經圍著他用可以說是審問般的高壓詢問過了,至今再問當然答案也是一樣的。

 

「嘿,這種事情是要講求那個氣氛的啦,都是最後了大家找個名目這樣聚起來熱鬧熱鬧也不壞不是嗎?」

而連隊負責炒熱氣氛的二刀流劍士,同時也是受審當事人的雙胞胎兄弟是這樣評論的。

 

「果然又是這樣嗎。」看著弟弟又從倉庫摸來兩瓶啤酒,總是一臉嚴肅的男人也不禁有些無奈。

 

當然,伯恩哈德給出的答案和當時果然也是相差無幾。看樣子除了在這裡戰鬥時能夠使用回到現世時的能力之外,呼應召喚再次到星幽界戰鬥時,對於在地上世界時做過的事情都只剩個大概模糊的印象。

 

「簡直就和當初剛來到這裡時幾乎沒有記憶的狀況一樣。」伯恩哈德有些心情複雜的說。

 

這話一說意外的引發不少共鳴。大家開始回憶起當初那些記憶模糊時的日子發生過的事倒是有些不勝唏噓。

 

畢竟有隨著回復記憶越來越親密的人們,當然也有後來才想起的仇恨與尷尬、不知所措。

 

作為緊接著最初的戰士之後第二個來到這裡的元老級成員,伯恩哈德確實也記得有不少在這世界發生的過去的糗事或難得熱血沸騰的瞬間。

 

「咳嗯、這麼說起來,」嘴裡才被硬灌了一口香檳差點嗆到的利恩也忍不住笑著說:「當初對連隊大家還一點隱約的印象都沒有的時期,是教官先把這回事記起來的,還會到處跟我們這些晚輩問候,結果因為沒人想起來結果被大家當成裝熟的怪大叔哈哈!」

 

「啊,這我也有印象。」灌了別人酒手上還握著酒瓶的阿貝爾跟著接話:「這麼說來倒是要幸好我們倆都挺快就有回復到有關對方記憶啊,不然被這樣無視真是會挺挫折的吧哈哈哈!」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還真好意思就這麼當著人面這樣說啊!當初教官我可是難過好一陣子只能拉著伯恩哈德喝悶酒欸!」

 

「……」顯然的伯恩哈德回想起的記憶也包括這麼一段,想到當時被強迫聽親弟弟說了些什麼酒後渾話,臉色變得比平常還要凝重不少。

 

隨後在某個好像被後輩們評為比起戰鬥對遊戲要更為在行的樂天派––拉著不是很想陪他一起胡鬧的同中隊同伴––加入話題後場面變得更顯熱鬧,或者說更顯混亂到隔壁桌卡爾杜斯的小姐都忍不住委婉地要他們注意點。

 

「哈哈,沒辦法,還是稍微克制下吧,剛剛那樣場面還真是有點尷尬不是?」

 

「要說尷尬的話倒是還該幸好那幕沒被後輩們看到吧!不然你的風評又要降低囉!」

 

「……唉唷,這也是呢,阿貝爾跟利恩說是去打獵準備弄營火了是吧,這麼說來其他幾個是去哪啦?艾伯李斯特跟他身邊那個,好像一來就沒看到啊。」

 

「這個啊,問問看跟大小姐比較熟的艾茵可能會知道吧,正好有看到她還在交誼廳。喂––」

 

「……」伯恩哈德摀著臉對於弗雷特里西像是忘了才被人提醒要注意音量般嘹亮的嗓門不忍直視。果然被呼喊的艾茵大概也因為突然被這麼大音量喊住而顯得慌亂不已––啊,雖然照這兩人的情況的話到還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是、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呢?」

 

先前在整理大家給引導者的的禮物和信件時就頻頻望向這桌的視線來源,不用猜也很明顯,正是這位才正為了阻止過分引人注目的呼聲而匆忙放下東西小跑步過來的獸人少女。而她好似也以為是這事曝光了才被叫來的,滿臉通紅。

 

「不好意思啊,其實是那個啦……」經過一番說明艾茵也不負所望的馬上回答出了原先的問題。

 

「啊,那兩位的話,應該是被大小姐帶去對戰大廳了沒錯喔。接下來大概幾乎每天都有排這樣的行程,大家都得稍微注意行程安排才好……明天侍僧先生們應該會再公布吧!」

 

「原來是這樣,謝啦。」

 

「嗯?那麼那個王子––古魯瓦爾多又是去哪啦?」

 

「那傢伙跟貝琳達一起往附近森林去啦,該怎麼說呢,如果是平常戰鬥也就算了,休息的自主時間竟然也能看到這兩人湊在一起,果然像是世界末日才會看到的景象啊!真擔心是不是要去狩獵人頭之類的,哈哈。」

 

弗雷特里西當然只是說著開玩笑的,艾茵聽了這消息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般猛然起身。

 

「那個,我、我有點擔心去森林採花的史普拉多,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見少女的背影就這麼匆匆離去,弗雷特里西愣了一會才搔了搔臉從口中吐出了一句:「啊,忘了先告訴她布列依斯也跟著,總之應該是沒事的……她這樣跟過去是不是反而比較危險啊。」

 

 

 

 

 

 

 

大概也因為沒剩幾天就要面臨最終選擇了,不管最後結局是哪一種都要給自己個能接受的理由,許多戰士也因此在宅邸中閒轉也悶的受不了,乾脆到附近森林或打從一創造以來就已荒廢的小鎮村莊去散心打獵。

 

在這之中就連號稱擁有支配一切力量的貧民窟之王,也想著各種可能性而煩的不行––當然他這樣的煩惱是並不打算讓人知道的,一方面也是懷著這樣的想法才出來的。

 

更煩的是,明明是為了避開某些人而出來散心的,竟然就是這麼巧又在這裡碰上其中出於感情面特別難擺脫的那傢伙。

 

––『傑多,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這話,一開始說和現在說分明是不同個意思好嘛!

 

雖然遇上大叔大概總好過遇上另一個也總是對自己多管閒事的臭老頭,但終歸都還是讓他煩的不行。

「大叔,你又是來這裡幹嘛的,總不會說你也是來散心的吧,我還以為看你那個性應該是沒什麼需要?」

 

「這個,雖然對你的講法有些在意但確實不是。我是和利恩一起的,想來懷念一下聯隊時期營火打獵的感覺。阿奇波爾多應該也出來騎馬散心了,你沒見到嗎?」

 

傑多理所當然的選擇性無視了阿貝爾的問句:「利恩是嗎?那傢伙呢?怎麼現在沒跟你一起?」

 

和阿貝爾當初託他找的,也就是因此牽上兩人關係的那個利恩,結果生前雖然沒來得及見過,但來到這裡的戰鬥倒是同行出場戰鬥的頻率高的驚人,加上那層微妙的間接關係,對傑多來說算在館邸中多少比較相熟的。

 

「啊,剛才聽見另一邊有些奇怪聲響,那傢伙先去探探路了,約了等等我把劍清洗乾淨再過去找他。」

 

「哼,是嗎,不過啊,就算不用多算也能猜的到,那傢伙的遇人運氣實在很不好,八成又遇上難搞的傢伙捲入混亂中了。」

 

而這又是一次,讓阿貝爾想反駁卻又無話可說的狀況。

「……雖然有些想替他平反下,但可惜的是,好像確實就像你說的。」


我難過

久違的畫著才想起來我究竟有多麼不會畫PM(吐血

然而並不是說比較會畫人的意思

不管 少爺魔女在一起 結婚!!(無關只是想講

久違的畫著才想起來我究竟有多麼不會畫PM(吐血

然而並不是說比較會畫人的意思

不管 少爺魔女在一起 結婚!!(無關只是想講

我難過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晓次是an信徒

依旧是人傻重写x2…无聊在相册翻翻找到了很多以前画的unlight相关…其中大部分都是库勒尼西…想到还有几天这个页游就…感觉非常怀念过去…希望有一天还能和战士们相遇TUT尼西…

依旧是人傻重写x2…无聊在相册翻翻找到了很多以前画的unlight相关…其中大部分都是库勒尼西…想到还有几天这个页游就…感觉非常怀念过去…希望有一天还能和战士们相遇TUT尼西…

Norokko

(UL/随机全员段子向)猫猫收集2


*时隔多年喵
*还是未完待喵
*以上都喵的话请喵↓

——

阿修罗喵
精通变装,变成纸箱或木桩之类的会完全看不出。不过钻进纸箱是不是喵的本性之一呢。
凶残且冷酷,大体上。追逐着力量和小鱼干。
身形灵活的忍者猫,总之因为蒙着脸又眼神凶凶所以怎么看都是忍者。不要问猫猫为什么蒙脸。擅长抢夺东西,也擅长闪避,还擅长技术奇妙的重复攻击。但是运气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也被和魔女喵放在一起出门。
偶尔摆出顺路的架势偷偷尾行帕茉喵。

玛尔瑟斯喵
美丽的黑猫。皮毛顺滑,身体修……还算修长。其高雅的气质十分适合在玫瑰花园中散步,可是没有小母猫陪着实在有点遗憾。
蓝玫瑰花儿?架不……不存在的。
变成老猫也十分美丽。话虽如此,猫还...


*时隔多年喵
*还是未完待喵
*以上都喵的话请喵↓

——

阿修罗喵
精通变装,变成纸箱或木桩之类的会完全看不出。不过钻进纸箱是不是喵的本性之一呢。
凶残且冷酷,大体上。追逐着力量和小鱼干。
身形灵活的忍者猫,总之因为蒙着脸又眼神凶凶所以怎么看都是忍者。不要问猫猫为什么蒙脸。擅长抢夺东西,也擅长闪避,还擅长技术奇妙的重复攻击。但是运气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也被和魔女喵放在一起出门。
偶尔摆出顺路的架势偷偷尾行帕茉喵。

玛尔瑟斯喵
美丽的黑猫。皮毛顺滑,身体修……还算修长。其高雅的气质十分适合在玫瑰花园中散步,可是没有小母猫陪着实在有点遗憾。
蓝玫瑰花儿?架不……不存在的。
变成老猫也十分美丽。话虽如此,猫还是年轻好。
与苗条秀丽体型不同地,食量是一口吃光一回合小鱼干的特大水平。
青梅竹马是只脖子上系着超长缎带且善于使用大剪刀和怀表的小母猫。艾依查库喵的炸毛对象。艾伯喵的理论上司。……那边那只黑猫是不是想造反?

蕾格列芙喵
咖色长毛小奶猫。用红宝石和白蕾丝装饰着,辅以机械风格,不失高贵气质的前提下也非常地可爱。
——但据说在缸里泡过数百年,已经是个机械猫了。
小星星攻击组之一。特技是隔空伤害。真猫猫远程也可以打人。
萨尔喵等猫的上司,非常显然地,管理着无数猫和一片广大的地盘。漂亮大眼睛的眼神看起来偶尔会有"这届猫猫不行了"的疲惫。

出叶喵
黑白猫。要说的话就是背部黑色嘴巴白色爪爪白色的那种喵。
性格安静而腼腆。与此相符,叫得很少。值得注意的是叫声似乎和其他猫猫腔调略微不同。
擅长隐没在雾中留下残影,要捉住他需要猜猜猜。大部分时候抚摸皮毛时的手感如同摸被雨水浸……不,根本就是淋湿了,反正出叶喵在的话基本都会下雨,还是给他穿好雨衣吧。
和里斯喵等连队喵关系良好。和里斯喵放在一起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烘干了。

艾茵喵
是个真猫。(划去)
拥有漂亮的银色皮毛的小母猫。话虽如此,可能其实是紫的毛吧。
性格超乖巧,且带有明显的少女风味。只用爪子肉垫推人而不会轻易抓挠的温柔的喵。话是这样,有一种办法叫做以眼杀人。
虽然不明白工作原理不过被可爱击中心灵的话就会丢失重要的小鱼干。
和C.C.喵关系良好,会团在一起睡觉。
碰到某只公猫的时候,会"喵呀——"地害羞。说不定很容易被误会成讨厌吧?

林奈乌斯喵
不会有人或喵知道这只猫猫的眼睛颜色,绝不。
眯眯眼公猫,无法知道他睡了还是醒着。温和且热爱自然,有开放式院子会更喜欢待在院子里,没有的话也会找机会出去走走。腿脚不大灵光。即使是这样,饲主们普遍反映,只消一回头的时间,林奈喵就可以从近处→远处或远处→脚边。这实在很厉害。
据说是会吸引白色的叮人很痛的蝴蝶……吸引到别人身边。
泰瑞喵见到会后退。

L_米字九
这周自己过生日,摸了一只艾喵(...

这周自己过生日,摸了一只艾喵(。・ω・。)ノ♡】

这周自己过生日,摸了一只艾喵(。・ω・。)ノ♡】

海豹上岸
cp放在速度那边的小料(*&a...

cp放在速度那边的小料(*´゚艸゚`*)有猫宫格或者咩11宫本可以免费领取,量很多欢迎大力领取了!

cp放在速度那边的小料(*´゚艸゚`*)有猫宫格或者咩11宫本可以免费领取,量很多欢迎大力领取了!

二方条例
有点迟了不过还是赶上了末班车?...

有点迟了不过还是赶上了末班车?!

cc生日快乐🎂!

画了软软的猫猫陪cc,呜呜猫猫

(抽不到活猫所以画了活猫猫()

猫啊,4捆了 求你给我下来……

————————

20170326晚- 我有猫猫了!!!!!!!!!!!!!!!!感谢开涡的大佬们赐予我票票(……

祭品大法好大法好(???

有点迟了不过还是赶上了末班车?!

cc生日快乐🎂!

画了软软的猫猫陪cc,呜呜猫猫

(抽不到活猫所以画了活猫猫()

猫啊,4捆了 求你给我下来……

————————

20170326晚- 我有猫猫了!!!!!!!!!!!!!!!!感谢开涡的大佬们赐予我票票(……

祭品大法好大法好(???

艺子哒啦叻

抽到复活艾喵的我,心情激动!!!她真可爱!!!!!!!!!!!!!

抽到复活艾喵的我,心情激动!!!她真可爱!!!!!!!!!!!!!

张大黑黑黑
尝试了一下厚涂 好难……

尝试了一下厚涂 好难……

尝试了一下厚涂 好难……

张大黑黑黑

图1是之前ULO给人的签绘

图2是前天的摸鱼

图1是之前ULO给人的签绘

图2是前天的摸鱼

红树莓栅栏与金盏骑士

【UL】fate paro 1(下)

上篇地址:【UL】fate paro 1(上)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本章含有泰C、闪喵)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本篇未出现)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Rider 艾妲(本篇未出现)
Assassin 利恩
Berserker 史普拉多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4.正文后含大量私设、严重R卡剧透及个人感想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上篇地址:【UL】fate paro 1(上)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本章含有泰C、闪喵)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本篇未出现)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Rider 艾妲(本篇未出现)
Assassin 利恩
Berserker 史普拉多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4.正文后含大量私设、严重R卡剧透及个人感想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5

“……做得很好,Caster。不愧是你啊。”

泰瑞尔的声音干涩、毫无波动。

“不、不是这样的Master!我只是……”

“够了。如果连身为英灵你都否定自己的话,那么一个普通人类的我到底算什么啊!停止吧,不要让我感到凄惨。”

不再看向Caster的方向,泰瑞尔摘下外套:“我出去一会儿,在这期间工房交给你管理。”顿了一下,“……如果有需要,会使用令咒的。”言毕,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Caster拉起窗帘的一角,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御主渐行渐远,直至离开结界范围。仿佛下定了决心,她放开紧紧扼住左腕的右手,指尖升腾起属于魔术的波动。


对于Master对自己持有的那种敌视的心情,Caster一直有所认知。

说到底是实力不足的原因,作为魔术师的一生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功业,能够被后世熟知也仅仅是因为召唤出了超越自身认知之物,并最终招致了毁灭。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她,也被人呼唤了——现世之时御主那安心与骄傲混杂的神情,太过耀眼地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这样的话,也想要拿出斗志来加油的吧,就算不是什么强力的从者,想要赢得胜利的心情是同样的。这样努力谋划着战局的Caster,却反而被疏远了。

呜,可以的话,也希望像正常的主仆一样互相信任啊!


——自信、优雅,披散着银色长发如贵族般挥舞手杖的年轻魔术师。

——以身为剑守候在御主身前寸步不离的金发骑士。

月光下的誓言,并肩作战抵抗不断袭来的敌人,忠诚与危机交织的巨大考验,降临在主从面前的黑幕到底是……?


Caster放任自己沉浸在妄想中,数十种防护魔术经由她无意识的双手被重新施加,在工房原有术式的基础上融合神代魔术进行再构造,属于Caster自己的空间逐渐铺展开来。


====


对于大多数魔术师而言,其所能达到的高度,早在出生时就已被决定了。

魔术回路的数量与质量都达到标准水准之上,背负的家族刻印也传承到了第六代,或许距离顶尖尚存在着巨大差距,但泰瑞尔无疑是能被称之为优秀魔术师的存在。

如无意外,他本应像家族的各位先祖一样,花费毕生心血追求通往根源之路,再将饱含数代研究成果的魔术刻印传给合适的继承人……这一切,都在他遇到名为洛斐恩的男人之后终止了——

尽管老师早已失踪多年,泰瑞尔仍然忘不了男人私下所透露过的关于“第三法”的只言片语。由于遭到协会的封印指定,有关洛斐恩的资料大多经过了处理,记录暧昧不明;而动用手段仔细查阅了他在时钟塔任职期间的研究后,泰瑞尔将目光投向了远东之地——在那里举行的名为“圣杯战争”的魔术仪式也许能带给他答案。

男人的前期准备十分充足,毕竟一直以来支撑他立足的不仅仅是家世,自身的修行更是严苛到了过分的地步。完美主义者般的性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在于魔术师本就是一种“活得比谁都要辛苦、比谁都要骄傲”(※注1)的矛盾存在。理所当然地召唤出了想要的从者,被过度的喜悦驱使着问出了那个令自己后悔不已的问题,对方的回答让泰瑞尔瞬间取回理智。

答案是……不可能。

扭曲的好胜心开始膨胀,想要证明给她看,想要超越,想要被认同。得意的工房也好,拿手的魔术也好,灌注了泰瑞尔这一存在的值得为之自豪的部分,都轻易地在名为英灵的现象面前败下阵来。

再说一遍,对于大多数魔术师而言,其所能达到的高度,早在出生时就已被决定了。

但这都不是泰瑞尔拒绝与Caster友好交流的原因。

事实上,泰瑞尔认同着Caster,他知晓她的优秀,也欣赏她的判断。越是挫败,越是体会到女魔术师独一无二的能力,也越是感到不甘心,泰瑞尔甚至会因Caster过低的自我认知而被触怒。

高昂的战意与冰冷的理智循环交织,难以言表的复杂感情盘踞在男人心中。泰瑞尔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赌上生命所追求的——


属于Rider主从的洋馆近在眼前。



========

6

打开门的时候,红发的从者已经在了。

一身武装换成了不知从哪翻出的家居服,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趿着拖鞋在摆弄留言板上的照片。屋子里没有开灯,阿奇波尔多摸索着打开了电灯开关。

“哦,Master,你回来了呐。”Assassin转过身,顺手取下口中叼着的香烟,对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

“没被其他人发现吧?”

“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的。嘛,不过话虽这样,也仅仅是在外围侦查的程度就是了。”

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阿奇波尔多将手中一直拎着的购物袋放到矮桌上,掏出饭团自顾自吃了起来。Assassin也凑过来,饶有兴趣地挑了一款标有激辣口味的便一同挤到沙发上。

一时间只能听到两人无言的咀嚼声在屋内回响。

“我说啊,这样的日子差不多该终结了吧,另外几组都已经有所行动了。”率先打破沉默的是Assassin,扔掉包装纸稍微擦了擦手上的油污,“我们可是来参加圣杯战争的,缺乏紧张感也要有个限度。”

仿佛没有听到从者的抱怨,阿奇波尔多依旧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中第三个饭团,久到Assassin几乎以为他要就这么无视过去了。

“我没有要向圣杯许下的愿望。”

“哈?你在开玩……”

“你自己不也是一样没有。”

滑到嘴边的话语被硬生生咽了下去,没想到当初甫一见面便将愿望如实相告的白痴行为,反过来却成为打击自己的最好武器,红发英灵不禁抱头蹂躏起自己的头发。

“啊啊啊……好啦!我是说过对圣杯没有兴趣之类的话!但是Master你呢?总不能跟我说你是活得太轻松想要找点乐子吧?不需要圣杯的话到底为什么要参加这场战争啊!”

“我并没有说过我不需要圣杯。”

够了。Assassin第一次兴起干掉自己Master的念头。虽然凭借相性他们相处得还挺不错,但男人从来不肯把话说明白的毛病实在是令人生气。就算是做事全凭喜好不问原因的他,也对男人这种明显是在挖坑的态度恨得咬牙切齿。

“不用摆出那副想吃人的表情,我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男人抽出烟盒中仅剩的一支烟,夹烟点火一气呵成。略带感慨的呼了一口气,烟雾混杂着点点灰烬吹起他的额发,许是回忆起了什么,未被帽子遮挡的双眼看向远方。

“我要救一个人,Assassin,帮助我吧。”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是群极度危险的家伙们,不过勉强还在人类的范畴内,以你的力量应该不难解决。比较麻烦的是怎样从其他参加者手中活下来,我没有强力的Servant,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能尽量避免战斗。”

“喂喂,我也不是自愿要以Assassin的职阶跑下来的。属性弱成这样到底是哪个半吊子魔术师的错啊!”

“不过,嘛~”离开依靠着的门框,Assassin难得站直了身子,一脸严肃地向着自己的Master伸出手来,“不管怎么说,愿意告诉我实情还是十分感激了,谢谢你,Master。”

阿奇波尔多覆上刻有令咒的右手。微弱的魔力从他们相触的地方流过,阿奇波尔多认出那是发源于他家乡的一种古老仪式。

“——暴风的子民啊。旷达、坚韧、无畏的流浪之民啊。请见证我的誓言。献上这副躯体的所有苦难,必将成就友人一切心愿。”(※注2)



============

7

乌云散去,乳白色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倾泻在走廊上。奔跑着的少女却无暇驻足,她只是不断驱使着双腿,极速跳动的心脏仿佛随时都要从胸口炸裂,冰冷的杀意始终紧贴在脑后。

只要放松一秒,恐怕就会和病房中的“那些东西”变得一样了吧——

====

少女的家族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而来,被灾兽所苦,住民们只得在萨满的领导下背井离乡。到底多久了呢,久远得已经记不清家乡的名字,族人们却一刻未曾忘记重返故土的愿望。成年式后,艾茵被带到姑祖母们面前,不知活过了多少岁月的老人们注视着她,星星正式宣告了她的命运。

“艾茵。”

女孩怯生生躲藏在门后的样子总让艾茵想起某种小兽。“怎么了史普拉多?不要害怕,进来吧。”艾茵对着如同自己妹妹般的女孩伸出双手。

“艾茵要离开了吗?”

“……没错呢。”艾茵将史普拉多拥入怀中,下颌靠上女孩柔软的蓬发,声音中怀有几丝歉意,“对不起,史普拉多,不能陪你了。”

“不可以拒绝吗?”

“我必须去。这是已经决定了的事。”

“好吧。”史普拉多挣脱了怀抱,小心翼翼地将一直佩戴的骨牙项链摘给了艾茵,“这个,据说有着神树的加护。艾茵,一定要平安回来哦,我等着你。”

明白女孩早已理解自己即将前往怎样的战场,艾茵却没有办法说出哪怕一句安慰的话。无法达成的承诺只是谎言,所以艾茵仅仅是沉默着将史普拉多送回房间。

在十二位姑祖母及祖母的见证下,艾茵召唤出属于她的从者。简单收拾了一番,她便如最初所安排的那样离开聚落独自前往新都内的公寓,准备迎接属于她的圣杯战争。

独居的生活平淡且乏味,尽管一直居住得隐匿且远离人群,少女依然能够很好的融入社会。只是作为同居人的Berserker实在不是个好的交流对象,拜狂化的副作用所赐,艾茵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从者的真实身份,虽然自己这边的命令能够听懂的样子,但是反过来“啊”“呜”“嗷”之类的拟声词实在是理解困难。

稍微有点寂寞呢。抚摸着小猫般安静枕在自己膝上被头发披覆全身看不清面容的从者,艾茵垂下眼睑。

====

“……!”

艾茵死死掩住口鼻,逼迫自己不能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屋内那位她所熟识的神父正俯下身,对着被绑缚在病床上露出惊恐眼神的“物体”耳语了些什么,随后便是猩红的液体喷溅到他的脸上,一个、两个、第三个……

必须尽快离开。理智警告着。恐惧却早已扼住全身。做点什么。快。快动呀!

“看清楚了吗?”

冰冷不包含一丝感情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同时到来的还有破空袭来的铁锤,有着少年身躯的从者瞬间完成实体化用手臂挡下这一锤。

下一秒,艾茵就被比她还要矮小的Berserker抱起跳离了刚刚的位置,风压来不及睁眼的艾茵感到有什么紧跟着——

“Ber……!”“咚——”

艾茵狠狠撞击了地面,钝痛从背部扩散开来,来不及抱怨,她立即翻滚着爬起向前跑去。赶在受击前一瞬将她扔出的Berserker不知被拍到了哪里,到处都是砖石破碎升腾起的烟尘。

“啊啊啊——”

仿佛只是一道残影,野兽般的从者挟着冲势扑到对手身上,近身距离让枪兵擅长的长柄武器难以施展,但Berserker的利爪并未感到穿透血肉的实感。他正欲向对手的头部挥爪,紧接着便被箍紧手腕一同撞向窗外。

现在不是担心Berserker的时候。艾茵相信自己的从者不会这么简单地落败,通路的另一端还在源源不断索取着魔力。她不知晓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战斗,只是能感觉到,Berserker为她争取的这段时间,恐怕也根本不足以令她活下来。

破空之声再一次传来,这次是从身侧展开,艾茵舌尖滑过几个音节,踏于地面的左脚突兀地改变了方向。

“双身!”

青色的屏障如雪花般碎落,仅仅将锤面阻碍了半秒,幸运的是它足够艾茵刚刚好从边缘擦过。

艾茵已经能够看到窗外Lancer漆黑的裙摆了。少女阖上眼帘。

“当——”

艾茵睁开眼,黑色的剑身架住锤柄,火花混合着魔力波动在激荡,她不敢相信地转过头,眉间有着刀疤的男人将她拽到一旁。

轻松舞动着看起来就极其沉重的铁锤,Lancer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肉眼很难跟上她的动作。但显然Saber的速度更快,不论枪兵怎样试图拉开距离,铁锤都刚刚好被他用剑身【防御】住。

Lancer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她能感受到每一次武器相碰撞时出现的那种不协调感,即便她的圣锤有着破除【异质】的威能,战局依然一点一点向着不利于她的方向倾斜。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穿破了地板落到距离他们十米远的对面,Berserker彻底舍弃了人的姿态,前身趴伏四肢着地,凶兽般的目光穿透毛发直射而来。

『归来吧。』

以Lancer为中心,庞大的魔力洪流形成风暴。狂风散去,女性英灵的身影消失不见。

“先不要放松!快离开她!”

Saber高喊着警告自己的御主,纵使Lancer已被令咒带离了战场,他依然维持着戒备的姿态,双手持剑由上而下架于身前。

Berserker仍在用危险的姿势注视着男子和艾茵。

“停下!不要啊Berserker!”

接收到少女的呼唤,纤细的野兽放松了一瞬,终于逐渐化为棕色的光粒。

意识到发生的一切都意味着什么。男人放开艾茵的手,慢慢移动到Saber身边。

“我……我从未想要与你为敌,弗雷特里西……”

少女的音调满溢忧伤。



【End】

============================

※注1:忘记出处的一句话,大概来自Fate本篇或者相关同人?全凭记忆记错请勿怪

※注2:根据fgo第六特异点阿拉什最后那段缩减改编。大英雄真好啊(哭)


=========以下是话唠比正文还长的分割线=========


故事的起源来源于大约半月前的某天看到的闇之王民太太的fatePA漫画,感觉很带感就鸡血上头给ul人物按职阶适性做了个表格,然后用随机数每阶抽一人,再通过确定好的从者直接加关联角色形成一场的配置,所以基本是开头公布的阵容啦。
不过实际上是经过改动的,比如一开始的Rider选的是奥兰……再比如Archer和Assassin全是利恩……所以就根据个人喜好任性地更改了一下!不过总体来说这组随机数还是很有写出来的欲望wwwwwww

写得最顺的大概是Archer和Berserker组
中间隔了一段时间所以前篇和后篇字数差异蛮大的,所以后面为什么爆了这么多?!(冷静)
一开始觉得R组应该最难写吧,贝姐和队长的相处方式大概改了三、四种,由一上来就用令咒到暗流涌动都试过,但是眼看着有些展开明显用一篇都写不完所以果断换掉了。
然后就遭遇了C组……这次倒是没有换的必要但是一卡就卡了一周多!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为什么这么复杂啊?!(不,明明是你自己不会抓)
总之终于卡完C组的后果是Assassin组和B组顺畅得根本停不下来,不过阿奇利恩那边原本有构想过一段和姐妹俩的遭遇战的,不过碍于篇(lan)幅(ai)作罢了。(阿奇:“抱歉了女士们,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事。”)(被Duang)

大体上是克叔修女vs艾茵兽太,姐姐妹妹vs阿奇利恩,贝姐队长vs闪闪伯恩,泰瑞C.C固守家中靠阵地(原子之心)和道具(白银战机)以逸待劳这种感觉。


【Lancer组】

大善这边基本按照fate里的教会来安排,不过不担任监督者的职责。如果真的有监督者应该是人偶和侍僧们来担任吧。

教主
基本是教会中地位很高、活过岁月很长、身份比较隐秘可以换身份走动的设定(和原本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因为发现了克叔获得令咒就安排克叔使用新身份潜伏了两年,在圣杯战争开始前自己也以教会新派来的助手身份前来观战。顺便圣遗物是他根据克叔要求派人准备的。

克叔
在教会中大概是稍弱于教主的清理部门高层(代行者?),令咒很早就出现了,前两年里一直用类似于魔术的东西掩盖着,快要召唤了才假装用手伤的借口包扎起来。笑的时候是真心啦。被艾茵发现的地方是教会资助的医院,当时正在用清理“不洁物”的方法让修女补充魔力(参考修女R1的感觉)。艾茵逃跑时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观察着战况,判断二打一不利后使用令咒。
许愿当然是大善世界!

修女
使用L卡面的烛台为圣遗物召唤。生前因帮助教派清理敌人、叛教者、异教徒等而被传扬。
虽然锤不属于穿刺道具但是长柄应该勉强可以算吧……职阶需要高敏捷所以强化了敏捷的印象。如技能一样大锤可以清理状态,好的坏的只要是不正常的都能清理。
其他大部分组都必须面临的强敌,退场时间很靠后了。
愿望不知道。某种意义上也许能成为尺子?


【Archer组】

姐姐
出自魔术师家族,安定的妹控,妹妹在几年前因为魔术和人造人的缘故去世了。(基本按照R卡的姐姐带入)
愿望的话好像连魔法都没办法复活死者来着?所以是希望Archer能留在身边。

妹妹
混沌的英雄,生前一定是安定的姐控,和艾莉亚娜互相成为情感寄托。基于相性召唤而来。
射出的子弹可以随机攻击英灵和御主,被攻击到的人将一段时间内无法治愈伤口(乱枪扫射)。
希望待在姐姐身边。


【Rider组】

贝姐
如果是fate对应的话就是爱家的伊利亚吧,作为小圣杯诞生的人造人,全身都是魔法回路的优秀魔术师,但是因为已经扭曲了所以痛恨人类。
曾经想要召唤好控制的Berserker,不过在泰瑞的劝说下转而决定正常召唤队长,表面合拍不过实际上最讨厌队长这种性格的人了。
愿望是(所有人类都死亡就能)停止战争
机能十分优秀,可以一直运作到圣杯成形还保有活动能力(这是很严重的私设)

队长
使用魔偶残骸的圣遗物召唤。生前为国家奋战而以自己决意牺牲的卫国英雄。
有意按照姬骑的相处走,不过队长在中途就发现了贝姐存在的恶意最终亲手毁掉圣杯。
宝具是四技不是ex四技哦。


【Saber组】

闪闪
Saber的后人,是一直以双胞胎为特色的魔术师家族,刻印传承独特。不过闪闪作为魔术师的能力很差,基本还是近战强化自身的战斗方式。
为了调查双胞胎哥哥失踪的真相而参加圣杯战争。在梦中感受到的和醒来后的心情实际上是属于Saber的弟弟的,弟弟死后也会觉得虽然没有遗憾但是如果能够守着点Saber或许就不会入魔了。
大概退场会比较早吧。(是粉)

伯恩
相性召唤,不过说血缘是圣遗物似乎也说的通。
参考旧设设定成守护世界的军团的强力战士,
却因为各种原因最终入魔一度毁灭世界的魔王。召唤的时点是还未入魔前的姿态,因为有着之后的记忆而困扰着一直不信任自己。(伯恩lily)(开吼肯!)
弟弟的死亡并不是入魔的诱因,对于弟弟的人生是尊重且认同的,但是能理解伯恩的人越来越少,如果弟弟还在的话至少能够拉着一点。
因为机智所以敏捷大概是A+,如果能够防住对手就可以为自己增加强化状态,并且按照一定次数可以直接破甲造成伤害。宝具是咒剑!
愿望是回到入魔前阻止灭世(圣杯应该是没办法实现的吧)


【Caster组】

泰瑞
原本的追求死者复生似乎是连魔法都无法达成的事情所以改成了第三法。
想要试试人生中没有C.C而一路走下来的泰瑞会怎样,大概会一直坚持着理想探寻下去吧。
随着洛爷的记录发现了爱家,主动与贝姐联盟,因为贝姐表示自己的Rider会让她自决的所以泰瑞是希望消灭掉其他六个英灵让Caster帮忙完成第三法的。
在上学时就对Caster的故事很感兴趣,选择英灵时也是特意召唤的Caster,但是太兴奋了就说出追寻第三法的愿望,被Caster一脸严肃的表示“那种东西是不应该被人类追寻的”,原本以为能互相理解的原来是错觉。
对Caster感情复杂,一方面对方否定了自己的追求,另一方面她又是魔术的专家真的很有资格评价。于是就出现Caster展现能力泰瑞很受挫→受挫但认同于是默认按照她的做→心情不好不由得对Caster态度不好→Caster真的怀疑自身能力了又生气她怎么能这么贬低自己的死循环中。(有参考C妈原本Master石油王,但是泰瑞和石油王非常!不一样!)
战术比较成功,但是到后期Caster为了保护泰瑞惨遭贝姐吞食,意识到贝姐那边出了问题的泰瑞联手队长解决掉战争。结束后回到时钟塔思考人生。

C.C.
根本没有内容的手稿残片作为圣遗物召唤。
生前和小夏接头为了完成第二法而努力,结果导致自己灭亡和世界的混乱→认为人不能驾驭超出认知之物直接否定了泰瑞
隐约意识到泰瑞和自己关系的缘由,但是潜意识不想触及就鸵鸟心态等以后再说,结果那些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如本人一样压力大的话会妄想,妄想原型参考盟友的R组主仆。
工房强无敌!宅在家里就可安然度过大部分袭击,远程战机轰炸就好。
愿望是成为人类活下去。


【Assassin组】

阿奇
好友被魔术师收为了弟子,很久之后得知了好友一家遭遇惨剧。
受到好友妻子临终前的拜托到处寻找有着极其特殊资质的好友儿子。
多年努力后终于找到好友儿子踪迹,得知魔术协会要对其进行封印指定?!追查下去才发现是有魔术师们为私人目的骗过协会带走了好友儿子。
并不是魔术师的阿奇为了得到Assassin参与圣杯战争。
原本想要一直躲过战争直接救出孩子的,没想到中途遭遇Lancer拦截,Assassin战败消失。
Assassin最后的宝具化为小刀赠予阿奇,阿奇凭借着遗产独自一人闯入敌阵,性命相搏将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后安然离世。

利恩
相性召唤。有着Archer和Assassin的双重适性,对于自己被Assassin阶召唤这件事情有点失望。
生前为了友人的请求尽力直至付出生命,对一生没有不满,只是对没能赴另一位前来帮忙的友人的约而遗憾。
由于生前有着出借武器的逸事,所以宝具也是可以将自己英灵的力量出借的。
和阿奇所做的仪式就是他的承诺,真的将生前死后所有苦痛都化为力量全力帮助阿奇了_(:з」∠)_
“下次召唤Archer的我吧~”


【Berserker组】

艾茵
肩负一族重任的魔术师少女,使用的是偏向萨满之类的魔术。
想要全心全意为了族人而战的少女,即使还是遇到关注的人但这次会选择家族。
和闪闪在圣杯战争前就有过接触。队长和伯恩的那场遭遇战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就是艾茵。
会去医院做义工的好孩子,但也因此发现有过几面之缘的神父的罪恶。

兽太
圣遗物召唤,是的就是那个兽骨项链。
等待着艾茵回来的史普最终等来的是姐姐的死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在未来成为了森林的守护者。
族群本身有着对森林和野兽的自然崇拜,所以兽太成为的是类似于概念集合体的象征这样的东西,又因为是兽天然有狂阶适性。(说起来如果没有人加狂化咒文狂阶到底怎么挑?)
无法说出的真名,由女孩子变为男孩子,类似于四技立绘全身披覆长发看不到真容。
技能是只要有一项属性比对手高,这项属性就会在与此人战斗时加倍。

=======================

回顾了一下发现最后的唠叨居然比正文还要长……果然脑洞才是最开心的_(:з」∠)_


感谢您的耐心观看,以上。
(如果能和我说说话我会很开心的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