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莉亚娜

790浏览    19参与
kaze
62.艾莉亚娜 手下留情姐姐!...

62.艾莉亚娜

手下留情姐姐!我数学不好!

62.艾莉亚娜

手下留情姐姐!我数学不好!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1/10)

-應該無特別意識CP盡量以官方程度感情為主,但保險起見還是標幾個上去以防萬一(

-自己紀念用,平常沒寫文習慣幾乎所有角都是第一次寫OOC不可避,可能不少bug

-出場角色基本上套用本人卡冊狀態,流水帳而且很……長,所以分幾篇分開發

-參考R卡和主線對話,為省麻煩姑且當作角色皆恢復至最後更新進度這樣

-各種御都合解釋有

-至於SC,都寫了是分裂編年史了就徹底當它平行世界(譯:跟那邊故事設定就算有什麼矛盾也不管啦)

-ㄍㄋㄊㄎㄨ


----------------------...

-應該無特別意識CP盡量以官方程度感情為主,但保險起見還是標幾個上去以防萬一(

-自己紀念用,平常沒寫文習慣幾乎所有角都是第一次寫OOC不可避,可能不少bug

-出場角色基本上套用本人卡冊狀態,流水帳而且很……長,所以分幾篇分開發

-參考R卡和主線對話,為省麻煩姑且當作角色皆恢復至最後更新進度這樣

-各種御都合解釋有

-至於SC,都寫了是分裂編年史了就徹底當它平行世界(譯:跟那邊故事設定就算有什麼矛盾也不管啦)

-ㄍㄋㄊㄎㄨ

 

 

 

 

 

 

 

-------------------------------------------------------------------------- 

 

 

 

 

 

 


聖女之子睜開了眼。

 

唐突的,或者又該說是一如往常的,毫無預警的––聖女之子又再次回來了。這是從掌管暗房之外還總是負責在入口第一時間迎接他口中所謂大小姐的侍僧那裏傳來的消息。

 

已經好一陣子這位難以溝通的引導者都是這個樣子,像是喪失一切熱情與生命力似的,失去靈魂的人偶倒在聖女之館大廳也不再在意行動能源早就儲滿導致溢出的浪費,就這麼過了長久時光才讓靈魂回到這裡,每次回來也只是大量消耗先前囤積的碎片來釋放期間累積的能量來回復戰士們的記憶。

 

雖然當初確實是那麼努力累積了雄厚的資本可供揮霍的,但有稍微注意的話早就會察覺到這樣坐吃山空下去就算不再召喚新的戰士也絕對是不夠的。

 

但從侍僧口中要傳達的消息卻不是這件事。

 

布勞把有意願聽的人召集的差不多,正要開口繼續解說時卻被另一位––在宅邸中出場陪伴引導者戰鬥最久的一位侍僧接過了話;梅倫大概是怕布勞一貫的表情態度太過若無其事不喜形於色的樣子,更容易使其他戰士產生反感引發衝突吧。

 

畢竟這話題是對這裡的所有戰士而言都很重要的切身的問題。梅倫慎重的視線將等待他開口的眾人掃過一遍。

 

然後他說出的,卻是大家從來沒想過或不願去想的,關於引導者即將再也不能接連上這個世界的事。

 

 

 

 

 

 

 

「……所以,大小姐打算在最後結束之前前往迴廊之後的聖女玉座。在這次打開玉座那裏的通道,接通現世之後便能讓大家都復活了。畢竟根據我們的推測,最後的敵人正是我們一路的旅行所要前往去見的那一位,這也就代表了在打通玉座那一刻,進入這世界而遭到米亞……聖女大人限制的記憶應該全都能夠恢復了。」

 

對部分人來說又好似是不在意或並不意外,但聽了這樣的說明當然引發不少議論和混亂的狀況,由擔任引導者的聖女之子也罕見地開口說明後才讓大家都真正相信這事實。

 

之後引導者又好像再普通不過似的,如往常交代了要出戰的名單、確認一切準備就緒後就帶了人走,留下侍僧只好擔起責任對仍對狀況抱有疑問的戰士說明到底。

 

「是啊,這次大小姐回來正應證了確實如同先前猜測的那回事。雖然在這段漫長休養期途中,有挑戰渦中的各種怪獸、或是和這裡的大家擁有相同面貌的來自異端幻象戰鬥過,但地圖上的進度終究是在玉座的迴廊終點前徹底停擺。」

「這種心境確實是相當好懂的。就算不懂,在事到如今這時期現在確實也已相當明顯……」

「這只是我自己的猜測:或許大小姐是認為把最後的敵人打倒之後失去目標、面臨和大家分別的狀況會很寂寞吧。畢竟從最初到現在,一路走來的經歷的回憶和培養出的感情都是貨真價實的。」

 

「現在比起當初真的是熱鬧了……好多呢。」艾茵是除了初始的戰士和其師之外,第三位來到這宅邸的,可以說是相當初期的成員了,當然對此也是感慨萬千。

 

知道這消息後,平時就有製作飾品興趣的獸人少女提出邀請,和有意願的人一起製作給引導者的臨別贈禮­––雖然知道這些她可能也帶不走,也希望能傳達出那份心意吧。

 

也有其他戰士們準備了表現出各種十分個性的不同的禮物,共同的想法大概都是表現對星幽界的旅行正式宣告休止或多或少的不捨。

 

但相反的,管理者的聖女之子暫時離開的現在,果然也有人隱忍不下率先發難了。

 

梅倫正應了艾茵的要求,答應等等會拜託路德開了商店的門讓人進去,轉頭就見到布勞正備受刁難。

「機械人偶就是不能信任,這些說明也太過含糊不清了吧?至少也該說說引導者在這之後會怎麼樣?就此完全消失,再也沒有回來的可能性了?」

 

其實受到這位黑禮服長捲髮的少女這般針對也並不是第一次,況且她的針對對象可說是包含幾乎所有人偶,梅倫自己也深刻體會過。

 

看了路德一眼,發現對方也正忙著回答其餘的戰士,梅倫想想還是自己先來替布勞解圍了。

「其實也並不那麼嚴重,就只是像先前失去靈魂的時期一樣」

 

「靈魂?那種機械人偶真的有靈魂嗎?這話也真是漏洞百出呢。這種根本不該存在這世上的怪物,怎麼能相信它有心,這種事又有誰能證明呢?」

艾莉亞娜神情是那麼地柔和平靜而優雅,毫無任何扭曲,卻顯得眼神中濃稠的憎恨更加混濁。

「就像你們一樣,總歸的都是令人完全無法信任吶。明明是怪物卻恬不知恥的裝作若無其事正是沒有心的怪物的證明不是嗎。」

 

「您希望看到的是什麼樣的證明呢?事實上就算是人類,這種事也從來也都是沒辦法證明的不是嗎?對於身為機械這點我並沒有任何的羞恥或需要感到羞恥的必要。我相信自己是有個人意志的,但就算如此我想表達的也絲毫無法傳達給您吧。」

 

「啊,是嗎。再繼續跟你們這樣對話下去我怕會忍不住想動手破壞了,就先告辭了。畢竟我們的目的非常明確,對回到地上之後要做的事毫無迷惘,跟其他人也是沒什麼話好談的。」

 

「我明白了,那麼有需要和大小姐另外單獨的話對談再託人告知吧。」

梅倫被那樣當面幾乎可以說是令人難堪的侮辱卻也是平靜的回答,甚至有禮的鞠了個躬,但這並不是因為他真的就如傳統人偶那般不具有會受傷的心,反倒該說或許正好相反––先前在收集要給聖女之子的告別贈禮時意外地看到,本以為對人偶全無好感的她放入了明顯是手工製的美麗刺繡。

 

或許只是給她最珍愛的親人和同樣身為卡爾杜斯的其他同伴之餘多下的部分,但梅倫認為––他知道那種能分享的愛非常有限於是對其他變得愈發無情的悲痛––可能是這種情結讓他對憎恨自己存在的人也能和氣相待而不同樣加以抱持憎恨。

 

布勞對這樣的他是不予置評,而路德像是有些顯得多愁善感的感到悲哀似的,又感嘆這種思考上的差異也正是他們個人意志的展現。

 

 

 

 

 

 

 

陸續送走一批批戰士離開後,梅倫也有些不支的坐倒在交誼廳的長椅上。

 

「辛苦了,剛才謝謝你幫忙解圍。」

 

「啊、是你啊布勞,還以為還有問題得應付……真是久違的疲勞成這樣呢。」

 

路德皺著眉望著梅倫,「別人的事情也差不多就這樣了,那麼現在可得想想關於你自己的事了吧。在這之後你打算怎麼辦呢?」

 

「你指的是通道開啟,大小姐也失去聯繫之後嗎?」提到這事,梅倫也不由自主地變的有些感傷,「理論上是在通道打通那一刻,所有的戰士也就都能真正自由,回歸現世了。是的,這應該也包含我們侍僧……」

「到那時候大家陸陸續續的都離開,這曾經熱鬧的館邸就會顯得寂寞冷清多了呢……我或許會留下來,等待大小姐再次歸來的那一天。」

 

「果然是這樣嗎。」

 

「哎呀,一點都不意外嗎?那麼你們呢?還有奧蘭呢?」

 

「因為是你啊。」這次倒是布勞接了話,「奧蘭現在正被那個熟識的小男孩追問個不停呢,那傢伙在那孩子面前態度也會表現得比較收斂些,看起來倒真的像是個比較稱職的吉祥物了。」

 

「這樣啊。」想想自己剛才被人包圍的窘況梅倫也不禁苦笑。「不過還沒回答呢,那你們打算––」

 

「也和你一樣,畢竟……不,」路德說一半卻又收口了,「我們的想法你應該也明白,之後的也不用多說了吧。」

 

梅倫眼神瞬間閃過一絲詫異,卻又有種溫暖的、近似幸福的奇妙感情。

「說的也是。幸好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來尋找在這之後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難過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韶春成眠。
画了姐姐!!!姐姐超好看超厉害...

画了姐姐!!!姐姐超好看超厉害大家都要喜欢!!

画了姐姐!!!姐姐超好看超厉害大家都要喜欢!!

红树莓栅栏与金盏骑士

【UL】fate paro1 (上)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如本章含有些微双子cp)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本篇未出现)
Rider 艾妲
Assassin 利恩(本篇未出现)
Berserker 史普拉多(本篇未出现)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1

“……感谢,那...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如本章含有些微双子cp)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本篇未出现)
Rider 艾妲
Assassin 利恩(本篇未出现)
Berserker 史普拉多(本篇未出现)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1

“……感谢,那么打扰了。”

送走最后一对前来祷告的夫妻,克洛维斯关闭了大门。

派临的时间不足两年,克洛维斯却出奇迅速地收获了居民的信任,抛却原已有一定规模的信徒们,连一些居住在附近的普通人也时常过来进行礼拜,怎么想都只能是作为神父的男人自身魅力所致了。

当然,如果是往常,关门的时间或许有些稍早,然而如果作为主管者的神父身体抱恙则另当别论。

回想起熟悉的年长者“伤势恢复得如何”“可以的话果然还是不要勉强交给他人”之类的关怀,克洛维斯不禁展露出了笑容。

并非是苦笑抑或嘲笑,而是发自内心、十分欣喜的笑容。

隐藏在层层绷带下、随着快步行走不断挥摆的右手手背散发着灼热。

宛如烙印在皮肤表面、三枚鲜艳的令咒正在催促——

推开尽头的房门,房间内早已有人等候。与他装扮无二的年轻男子转过身来。

“看来都已经准备好了呐。”

“是,一切都已就绪。”

“召唤的人选。”

“正如您所见。”

克洛维斯颔首,望向矗立在召唤阵中央的烛台。

圣人之血融合秘银炼制,周身镌刻【净化】、【排除】的咒文,更重要的是其包含的惩戒与审讯的概念本身。即便以克洛维斯自身的权限,那也着实是件极难入手的圣物。

克洛维斯再一次地,向着自己名义上的“助手”俯身。

“古斯塔夫大人,感激不尽。”

不存在着第三人,也便无人能对本该远在教廷之中那位大人的名讳此刻却被安放在这样一名见习不久的新神父身上提出异议。

“无妨。”被冠以古斯塔夫之名的青年挥了挥手,“前往远东之地,得到圣杯的承认,壮大组织,这一切都是吾友你自身的能力,与吾并不相关。吾所做的,仅仅是奖励优秀的下属罢了。”

“之后的事情一切依据你的判断。吾此行,只为见证你的胜利。”

“是。我,克洛维斯•迪瓦尔,必将圣杯贡献于我主。”

抬起的视线,和似笑非笑的双眼相对。

二人的话语重叠在一处——

“一切都是……为了大善世界……”




2

“Archer?你在吗?”

艾莉亚娜停在客房前,腾出一只被托盘占据的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啊啊请等一下Master,这就来。”

并不十分真切的女孩子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

这座大宅中,已经多久没再听到这样的声音了呢?

如此思考,艾莉亚娜恢复了优雅的站姿,静静等待着。

“抱歉久等了,请进Master。”

身着睡衣的少女从内侧打开了房门,同时自然地接过艾莉亚娜手中的托盘,转而放到书桌上。

“很重吧?”艾莉亚娜问到。

“没有呢,这点重量对英灵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也是。”

将翻转的茶杯拿起,艾莉亚娜倒入散发着花草香气的热茶,递给Archer。

“想着也许你也累了,就放了点舒缓神经的药草。尝尝看,味道如何?”

“十分的美味,谢谢你Master,我很喜欢!”

双手捧杯,Archer随意地坐在房间正中的大床边,两腿晃来晃去,与淑女应有的仪姿不符,却显现出她那个外表年龄段的女孩所特有的活泼来。

“Archer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

微笑着拉开书桌旁的座椅,艾莉亚娜也坐了下来。随意地打量了几眼房间,和出借前没什么显著变化,只有床上散乱地堆弃着几件新睡衣——是她特意准备的,但很显然,Archer似乎更中意那款青色的旧睡裙。

“是……不合身吗?”

注意到她的视线,Archer跳下床,将手中的茶杯放回托盘,便极为亲昵地依靠到艾莉亚娜脚边。

“才不是,Master拿来的衣服我全都试过了,每一件都合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她试探性地枕上艾莉亚娜的膝头。

“只是我觉得,这一件和Master召唤那晚穿着的那件,是同样的款式不是吗?”

啊啊。

眼框几乎承受不住的干涩。

急于用什么遮挡过于刺目的灯光,却瞥到手背如血般的令咒。

圣杯,万能之杯,满足一切愿望的许愿机。

如果真的可以,如果……

那么……

“Archer。”

“是,Master?”

“可以的话,是否可以用‘姐姐’来称呼我呢?”

感受到身前控制不住的颤抖,聆听到御主几欲恸哭的压抑之声,Archer轻轻拉下艾莉亚娜遮住表情的双手。

缓缓地。

缓缓地放到自身面庞之上。

多么、多么像在爱抚。

“是,姐姐大人。”

甜美。温柔。

少女的笑容,满溢着疯狂。




3

“Rider的愿望是什么呢?”

仿佛只是随口的闲聊,当事人若无其事般提出了问题。

地点是正处于晚高峰的商业街,正是行人最密集的时候,也许是有自信绝对不会在此刻遭到袭击,被迫实体化的Rider与御主一同采购着食物。

拥有明显异于当地人的西洋风貌,又都有着无可挑剔的精致容貌,主从二人颇为惹眼。“……真有气质啊……”“……是从哪里来的外国人吧……”街边的女子高中生们在低声私语着。

对于这种程度的注目已经习惯似的,Rider目不斜视反问道。

“愿望是指……寄托于圣杯之上的心愿吗?”

“没错。不过因为只是我个人的好奇,Rider会为难的话不回答也可以。”

“不,没有关系的。只是正如Master你所了解,对于我的结局,我个人并没有什么不满。”

“……主动和犯国的死灵军队同归于尽吗。”将找回的纸币放入钱包,贝琳达接过店员递来的购物袋,“真是忠诚而英勇的骑士。既然如此,为何会接受召唤呢。”

认命抱起剩余几个纸袋,半人高的纸袋遮挡住了Rider微微泛红的脸颊:“或许是连我自己都未意识到的小小遗憾被圣杯回应了吧,一次也好,想要支持我主到最后。”

“呵呵呵,记载中的Rider的和主君情同姐妹,看起来没有写错呢。为了联合王国共同抵御入侵,自愿让位给其他更有威望的继承人,的确是位令人尊敬的女王。”

“陛下她,十分的痛恨战争。为了早日结束战争,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牺牲,陛下做出了她认为最合适的选择。那么身为她的骑士,我必竭尽所能去阻止战争。”

“说的没错。这正是我等的夙愿。”

看不到跟随在身后的Servant的表情,从语气中判断Rider想必是十分自豪。贝琳达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夕阳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Rider,我啊,想要结束地上所有的纷争。”

女人一如往常地微笑着。

临近傍晚的商店街,来往行人步履匆匆,伫足其间的Rider却不知为何,仿佛只看到地狱般的死寂。




4

触目所及遍是尸体。

晦暗无光的天空中,黑色太阳高悬,照耀焦土般的大地。

啄食内脏的死鸦群感受到了什么,一齐停了下来,猩红的双目直指地平线尽头。

全身浴血的男子。

没有目标。仅仅是宛如死尸般、机械地行走着。

斑驳血液浸染着看不出本色的军服,没有一滴来自男人自己——它们曾经属于敌人,而今亦也包括了同伴。

——那是,不断失去的男人。

幼年爆发的战乱带走了男人的父母与故乡。

为了保卫世界,男人加入军团。日复一日来不及思考、连明天都是奢望的战斗过后,男人依然活了下来,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白色墓碑插满山岗。

有一个兄弟,偶尔能见上几面,更多时候只能通过死亡名单确认平安。很久之后的某一日得到了他的死讯,不曾怨恨过谁,男人选择将弟弟的人生一同背负。※

即便是这样,男人最终还是失去了——

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决心保护的世界。

战士的资格都被夺去,无人能再理解,持续低语的魔剑诉说着不详——

弗雷特里西醒了过来。

稍早些和Rider的那场遭遇战还令他心有余悸,驾驭着武装魔偶的女骑士,还有操控冰之盾难以近身的白衣魔术师,真是十分棘手的组合。

虽然想要一决胜负,不过由于发现了其他从者的气息,双方也就十分有默契地各自收手离开了。

魔力消耗得比想象中大,甫一回到藏身的阁楼,弗雷特里西便睡倒在沙发上,感觉上像是睡了一天之久,实际上也仅仅过了四个小时而已。

头脑尚处于不十分清楚的状态,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内容朦胧不清,悲伤、悔恨的心情却透过胸口直缚心脏。

令咒与肩上的魔术刻印同时疼痛起来。

拜其所赐,稍微清醒了一点。弗雷特里西这才发现,进屋时被随意丢到哪里的外套,此刻正好好地盖在自己身上。

绝对是自己的Servant所为。

向着空无一人的窗口,他呼唤道。

“Saber。”

持剑的英灵于月光下逐渐显现出身形。

“你醒了啊,Master。”

喑哑的嗓音,逆光下看不清Saber的表情。

“我会注意着周围。离日出还有段时间,尽管休息吧。”

“不必了。”弗雷特里西伸展了一下腰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魔力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只要不像昨天那样进行加速,供魔不成问题。大概。”

“呼。”

对他的补充说明,Saber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样的话,恐怕一两天内还是期盼不要碰到敌人的好。

“对了对了,稍微有些饿了,我去煮面。Saber也来怎么样?”

“恕我直言,英灵现世的魔力消耗不是用来……”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弗雷特里西“好啦好啦,不要在意……”地勾着肩膀拉到了厨房。

距离天亮还有五个多小时。


【TBC】

=================

※这句话最早是在 @卡尔杜斯之眼 的伯恩介绍那里看到,借用了一下,如有不妥请告知会尽快改掉的!

以上,感谢阅读。

零崎灼识
失去耐心,就這樣吧 姐姐好難畫

失去耐心,就這樣吧

姐姐好難畫

失去耐心,就這樣吧

姐姐好難畫

痴虫

unlight相关,我是个废人了【躺

unlight相关,我是个废人了【躺

Kirisame
给面包的七夕活动图ww 夏天就...

给面包的七夕活动图ww

夏天就是要水着啊!!【骚动】


给面包的七夕活动图ww

夏天就是要水着啊!!【骚动】


黎诏

分享两只夏天的绿毛虫姐妹❤(

*衣服有参考  虽然已经被我改的面目全非了

说起来打tag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认真读姐姐的名字吧……。((是的团长的名字我至今还没念对过(。


分享两只夏天的绿毛虫姐妹❤(

*衣服有参考  虽然已经被我改的面目全非了

说起来打tag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认真读姐姐的名字吧……。((是的团长的名字我至今还没念对过(。


沙裡與雲衫
試了一下新的上色方法!

試了一下新的上色方法!

試了一下新的上色方法!

SX73

旧图混更……本来想画2015本命来着但是后来懒得画第五个了所以就没有完整的(

1-パンキッシュ

2-アリアーヌ

3-磯子ハタ

4-鬱P (参照twitter头图

旧图混更……本来想画2015本命来着但是后来懒得画第五个了所以就没有完整的(

1-パンキッシュ

2-アリアーヌ

3-磯子ハタ

4-鬱P (参照twitter头图

Norokko
而是你要享受这个duang的过...

而是你要享受这个duang的过程
大家找我打牌呀(爽朗)

而是你要享受这个duang的过程
大家找我打牌呀(爽朗)

LenirTy

混更

今年的两张明信片(*´∀`)~♥

混更

今年的两张明信片(*´∀`)~♥

乙酰辅酶酥

卡尔杜斯的小姐姐们与玫瑰(ฅ>ω<*ฅ)

会印成无料在cp上发放,也许(๑•ั็ω•็ั๑)

卡尔杜斯的小姐姐们与玫瑰(ฅ>ω<*ฅ)

会印成无料在cp上发放,也许(๑•ั็ω•็ั๑)


LenirTy
女子偶像团体的艾莉亚娜

女子偶像团体的艾莉亚娜

女子偶像团体的艾莉亚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