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莎

47969浏览    1073参与
一碗旧冰雪

Elsanna之《裙下之臣》完结篇

共四篇,见微博或者……

共四篇,见微博或者……

醉大冷

【Elsanna】《向日》(短篇完结-花纹症梗)

 @诗九兜着走  点的花纹症梗,暗恋向小甜饼。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设定,涨姿势了!

花纹症:

患病判断:暗恋对方的那位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会有暗恋的人喜欢的花朵的花纹。

症状描述:类似纹身的图案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每一次花期,长有花纹的地方都有强烈的灼痛感,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若无法得到好结果,患者将遍布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宿主将消散成花,转眼即逝。

解救方式:被暗恋者吻患者花纹处。

1.

Anna察觉到Elsa的不对劲是在一场庆祝晚宴上。

彼时的Arendelle女王身着一件贴身的天青色礼服,皇家裁缝辛苦制作、更改了一月有余,...

 @诗九兜着走  点的花纹症梗,暗恋向小甜饼。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设定,涨姿势了!

花纹症:

患病判断:暗恋对方的那位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会有暗恋的人喜欢的花朵的花纹。

症状描述:类似纹身的图案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每一次花期,长有花纹的地方都有强烈的灼痛感,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若无法得到好结果,患者将遍布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宿主将消散成花,转眼即逝。

解救方式:被暗恋者吻患者花纹处。

1.

Anna察觉到Elsa的不对劲是在一场庆祝晚宴上。

彼时的Arendelle女王身着一件贴身的天青色礼服,皇家裁缝辛苦制作、更改了一月有余,使得这件礼服精美得像是一件艺术品,衬得他们本就美丽无双的女王更加佼佼不凡、气度天成。

那一晚的Elsa将头发盘在脑后,露出了修长细致的脖颈。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女王是如何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场内所有权贵之中。

按理来说,与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这过分的殷勤,就是最大的不一样。

高坐在王位旁,Anna的视线蕴藏担忧,一刻也不离地黏在女王身上。

整整一晚,Elsa都没有回到她的王位之上,都没有……回到Anna的身边。

2.

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Anna的担心和愤怒在看到那道窗边遥望着月亮的身影之时达到顶峰。

她几乎是气冲冲地走过去的,但在真的快走到Elsa身边的时候,她又不自觉地放柔了脚步和声音。

她总是会没有缘由地原谅Elsa,这或许已经是Anna流入血液里的习性和羁绊。

“Elsa。”

如Anna所料,Elsa其实一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但她却选择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解释。

她只是转过身,在月光下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妹妹,“Anna,怎么还不睡?”

Anna皱着眉,一半因为Elsa的态度,一半因为始终对Elsa生不起的自己,“这句话该我问你吧?Elsa,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你今天都没有怎么得到休息……”

Elsa笑了笑,打断了Anna喋喋不休的关怀,“今晚月色很美,我忍不住多看了一会,马上就睡了。如果没有其他事,Anna也早点回去吧?”

不动声色地下了逐客令,Elsa当真走到了自己床边,听到身后没有动静的时候她又回头望了一眼,那眼神里好像写着——

你怎么还不走?

Anna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蓦然升腾的委屈和怒气,她缓缓地说:“我要和你一起睡。”

和妹妹一样皱起了修长秀美的眉,Elsa回答得还算得体,“是因为我今晚冷落你了吗?我很抱歉,Anna。明天我一定会给你补上一个礼物。”

“不是因为我。”Anna踏着月光走了过去,她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姐姐,“是因为你,Elsa。你今晚很不对劲……不,应该说,你这段时间都很不对劲。”

3.

Anna说完这句话就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中,她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这段时间以来Elsa的种种奇怪之处,比如偶尔会忘记叫她起床、不再和她拥抱、找各式各样的理由拒绝每晚的姐妹卧谈会等等等等……

她觉得她们好不容易和缓的关系又越来越疏远了。

想到这里,她微微抬眸看着Elsa,眼神里满是倔强和伤心:“Elsa,是我哪里做错了,所以你不再喜欢我了吗?”

是她终于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糟糕又任性的妹妹了吗?

Elsa似乎讶异于她的自惭,“你怎么会这么想,Anna?”脸上现出心疼不已的神色,Elsa看起来有些懊恼,Anna又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心了。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Anna,永远不要怀疑和否定你自己。”

“那、你还喜欢我吗?”

言语里的期盼和不安让Elsa闭起了眼,她像是在回答Anna,又像是不仅仅只是在回答Anna,“……喜欢。”

姐姐真情实感的告白让Anna转悲为喜,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Elsa,“我也喜欢你,我最喜欢——Elsa?你怎么了?!”

怀里的纤瘦躯体不住地颤抖着,Anna拉开距离,看见来不及掩饰的痛苦从Elsa的面容上一闪而过。

……她好像很痛,是因为我的拥抱吗?

Elsa没有回答,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浸出来,染出了几分的楚楚。Anna睁大眼,想要上前却又不敢触碰,只能无措地环着自己的姐姐,看着她把自己的下唇咬得血肉模糊。

那一刻,巨大的无力感将Anna淹没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没用到就连一个拥抱都不能给Elsa。

4.

“这就是你不对劲的原因吗?”Anna的嗓音里带着疼惜和不忍,“你痛了多久了?”

Elsa勉力扬起微笑,“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Anna,疼过就好了。”

“你骗人!”近日里来的委屈都在这一刻迸发了,Anna想要发火,却又不肯向Elsa发火,于是只能哑着嗓子低吼,“如果不是我发现,你还打算瞒我多久?Elsa,我们明明说好,不再向彼此隐瞒了!”

Elsa沉默良久,才轻轻地说:“Anna,除了这件事以外,我没有再瞒着你什么。”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这件事?”

Anna无心的追问却问得Elsa哑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只能保持缄默。

本以为Anna会继续喋喋不休,但没有,她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然后轻声说:“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没有门了,但原来都只是我一厢情愿。”

心里尖锐地疼了一下,Elsa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患上了花纹症。”

Anna握住了她的手,暖得近乎发烫,“要怎么治?”

她看了她那么久,最后仍然只是说:“治不好的。”

被握着的手被放下了,抬头的时候跌进了那湾蓝绿相间的湖泊里。

她听见她说了三个字:

“我不信。”

5.

Anna最后在一个吟游诗人那里打探到花纹症的消息。

听到详细的病症和救治方式的时候,Anna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个彪形大汉一拳打到了鼻梁上,昏昏沉沉的疼。

Elsa有暗恋的人了?会是谁?

心里的酸涩很快被疑惑取代,她……为什么要说治不好?

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难以说出口的人吗?

所以自认无法被救赎,所以自认无药可救?

这样的Elsa,才是真的无药可救!

6.

主动出击是Anna一直以来奉行的行为准则,她又气冲冲地推开了Elsa的卧室门。

Elsa果然又因为疼痛不敢入睡,沉默地站在窗边看着一步一步走近的Anna。

心思玲珑剔透的女王显然已经猜到了Anna的此行目的,而她却仍然什么也没有说。

但很快就有人替她打破了一室寂静。

“Elsa,你喜欢上了谁?”

Elsa依然没有说话。

Anna耸了耸肩,好,你不说,那我就替你多说一点。

她从Elsa的书桌上抽出了国民名册,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念了过去。

从A念到Z,厚厚的一本名册翻到了最后一页,Elsa仍然没有什么动作。

于是Anna放下了名册,说出了一个不在名册上的名字。

“Anna。”

终于看到Elsa的脸上松动的痕迹。

Anna欺身而上,一字一顿地问:“你喜欢我,对不对?”

她没有再追问,因为她看到她的姐姐在月光下抬起头来,定定地对上她的眼睛。那双大海里的眼眸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情绪,但她却只看见释然和妥协。

她说:“对,Anna,你就是我的解药。”

7.

但她仍然拒绝救赎。

“Anna,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巧克力的吗?”

Anna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提起这样无关的话题,她疑惑地眨了好几下眼睛,但还是决定顺着姐姐的意问下去:“什么时候?”

“在第一次吃过巧克力之后。”Elsa看向了窗外的星空,“在没吃过巧克力之前,我一点也不喜欢巧克力,因为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味道的,是甜或苦,是软或硬?但在吃过一次以后,在品尝过那样的甜蜜细腻之后,我就忍不住想要尝试更多口味……牛奶榛子,亦或是牛奶榛子一半一半。”

她说:“Anna,人就是这么贪心。我就是这么贪心。你没给我以前,我一点也不想要,但如果你给我一点,我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

“但我想要的东西,你是没有办法全部给我的……Anna,既然如此,那么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给我。”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就这样化作向日葵也没有什么不好,向日葵永远凝视太阳,而她永远凝视Anna。

长久的沉默后听到Anna的问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知道Anna在问什么,于是她敛了眼眸,“两年前,我的加冕礼上。”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她已经爱她那么久。

她已经痛了那么久。

“疼吗?”

清脆的嗓音里仍然是那么清晰的疼惜和爱意,Elsa落下了眼泪。

“……疼。Anna,越靠近你,我越疼。”

8.

下一秒被一点一点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Anna不敢接触她疼痛的地方,只能轻轻地扶着Elsa的脑后,“让我治好你,好吗?”

怀里的人仍然执拗地想要拒绝,“Anna,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以前是我喜欢你,但如果你给我希望,我会贪心得想要你也喜欢我。”

很快听到Anna的回答:“我喜欢你,Elsa。或许不及你喜欢我那样多,但应该……嗯,应该也没有少很多。”

她没有再等Elsa说话,轻柔地剥下了她的包裹,就如同花农轻柔地剥下了花朵的枝叶。

她的Elsa,会是她摘下的最美的那朵花。

9.

Elsa本应该纯白无垢的肢体上横盘着无数的粗茎旁支,但她身上却只开了一朵单瓣的花。落在尾骨处,美得扣人心弦,美得触目惊心。

她的姐姐将自己开成了一朵花,是她最爱的向日葵。

她的姐姐就是她的向日葵,是她最喜欢最喜欢的花。

Anna是带着几分虔诚吻下去的。

10.

满身的暗色花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羞赧不已的Elsa想要穿回衣服,却被Anna更紧地拥在了怀里。

“Anna……?”

“Elsa,或许之前你说错了。”听到她的妹妹在她耳边这样说着,“因为我现在竟然觉得……想要更多的人,其实是我。”

(完)

搞个怪:

Anna得了花纹症,她冲到Elsa房间里一把捞起自己的衣服,得以让Elsa看到她腰间绽放的帚石楠:

“Elsa!我得花纹症了,要Elsa亲亲才会好QAQ!”

【更多小短篇请看合集目录】

黑嘎白嘎五彩嘎

Release my Soul

37.复活.诗


长久的、亢奋且活跃的思考,辅之以风寒产生的虚弱,Elsa陷入了沉眠。醒来时已经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全然默祷要求的寂静是否已经施展开来。

待眼睛可以逐渐适应房间里的事物,大脑也因逐渐充满的养分开始重新运作时,Elsa看到了坐在自己床前椅子上的Anna,向后仰着,手上写满拉丁文的抄写簿摇摇欲坠。她的小豪猪大概是陪伴她时自己也睡着了。

金发女孩温柔地接过恋人手中的书本,放在自己的床头;把枕头拍成一个舒服的形状,小心地垫到她后仰的姜黄色小脑袋和椅子靠背的缝隙间;最后,把自己挂在那里的黑色修女罩袍轻轻盖在恋人身上。

做完这一系列充满母性的举动,Elsa满意地回到自己的床...


37.复活.诗


长久的、亢奋且活跃的思考,辅之以风寒产生的虚弱,Elsa陷入了沉眠。醒来时已经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全然默祷要求的寂静是否已经施展开来。

待眼睛可以逐渐适应房间里的事物,大脑也因逐渐充满的养分开始重新运作时,Elsa看到了坐在自己床前椅子上的Anna,向后仰着,手上写满拉丁文的抄写簿摇摇欲坠。她的小豪猪大概是陪伴她时自己也睡着了。

金发女孩温柔地接过恋人手中的书本,放在自己的床头;把枕头拍成一个舒服的形状,小心地垫到她后仰的姜黄色小脑袋和椅子靠背的缝隙间;最后,把自己挂在那里的黑色修女罩袍轻轻盖在恋人身上。

做完这一系列充满母性的举动,Elsa满意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她不想思考任何问题,只想好好看着自己熟睡的恋人。这不是第一次,但愿也不是最后一次。

Anna熟睡的面庞和她刚刚还执著攥着的书写簿都昭示着她的青春年纪,一个听说下了大雪,便会立刻从卧榻上起来的年纪;一个眼睛里闪烁着磷光而且面色绯红,能看出其原因的年纪;一个将爱情和自由定义为超越生命的存在的年纪。

金发女孩在心中酝酿着爱意,并试图勾勒那种瞬息万变却又亘古不变的情感的形状。Elsa拿起枕边属于恋人,大概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属于自己的抄写簿。

盆栽叹了口气,

轻轻靠在了墙上。

金翅小虫光临我的手掌,

勾连起旧梦和下午记忆。

我待你如姐妹,

诞出因你而存在的血肉感。

一直在寻找承载我们的船,

你就是。

短暂地写了几句,金发女孩把本子合起来。她的诗,如果那几句没有严格按照规矩来的交叉韵短句可以算诗的话,是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渗出的液体,是汗,泪和血。那些液体,因为面前这个熟睡的女孩而存在,或者说因为她,Elsa感受到了它们的存在。

金发女孩将本子放回床头,从床上探出身去,用手指轻轻拨开女孩前额的碎发,指尖轻触她有着细小绒毛的颧骨。即便只是一盏小烛台,也想盛起恒星全部的光芒。

Elsa的手还没有完全离开时,那颗恒星苏醒了。她燃烧着爆炸激情的湖蓝色眸子睁开,倒影着恋人近在咫尺的脸颊。她机敏又深谙情爱的小脑袋立刻做出了反应:Anna张开了嘴,眼神示意着,她在等待Elsa的指尖光顾。

阴暗的房间和灰黄的烛光挑起了两个神职申请人的情欲。金发女孩几乎没有迟疑地,把手伸向恋人微张的嘴,带着几分信任的默契,姜发女孩将那温柔扫过自己唇瓣的拇指含住。滚烫的口腔用于接纳,柔软的舌头前来招待,有些小小固执的牙齿负责将她的指根挽留......

腔体与擘指温存了一会儿,自然分离。Elsa低垂着眼帘,把全部的情欲注入了恋人浅红的嘴。

这会儿,她的手轻轻扣住Anna的下巴,感受她有力的颌骨。继而,带动她的面颊转向自己。Anna着急地去亲吻Elsa的唇,却被女孩躲闪开。也许是不想把风寒传给恋人,又或许老实的她也终于学会了调情:金发女孩微微颤抖的、鲜嫩欲滴的唇瓣分明在引诱恋人。

Anna锲而不舍地追过去。这次,她至少小小地啄到了金发女孩的嘴角。被躲开后的下一次,她品尝到了上唇......

恋人之间你追我赶的游戏持续了数个回合,终于迎来了缠绵的胜负局。所有的动作都不再需要引导和暗示,隐秘的爱火精巧地操纵着两具少女躯体,她们互相配合着,演绎一出背景燃着熊熊火焰的木偶戏。

那个艰辛的吻造就的暧昧氛围,也终于在喘息的终止和唾液黏连起的白丝断开后趋于平静。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的,Anna。”

嘴上虽这样说着,金发女孩的手却迟迟还不愿意离开恋人的身体。Anna戴着戒指的手抓起她的,又吻了吻她的手指。

“你醒着,我怎么舍得睡着呢。”

那天晚上,人们把修道院小角落的病房遗忘了,就连深夜复杂查房的修女都意外地默许了纰漏的存在。

钟声响起,钟声消褪。静默被留下,静默又在这个小病床上被击碎。

小火炉Anna没有回到自己孤单的房间独自燃烧,而是紧紧搂着她恋人灯心草般寒凉的身子,用肌肤替她取暖。

一夜过后,风寒被沉眠,汗水和爱情驱散。金发女孩也不再发烧。她感激地吻了一下恋人的小鼻子。

                                  ❄ ❄ ❄ ❄ ❄

四月,搭载着松鼠灵活的大尾巴,从因被雨水刷洗数遍,而颜色愈发清亮的树叶丛中探出,裹挟着蒲公英的小伞兵升腾到空中,在广袤的碧蓝下纵情铺展。

修道院开始准备复活节的相关活动。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没有什么是比迎接主的复活日更为重要的事情。实际上,意义重大的远不止那个周日。从棕榈星期日(复活节的前一个周日)开始,耶稣受难周也随之拉开帷幕。

必须完美地度过复活周。院长mother Claudia在晨间弥撒时以俯视苍生的主的视角,望着自己麾下的女人们。她们都跟自己一样放弃了尘世间不值一提的污秽,将主视作唯一的爱人,无论是裹着一身黑衣的发愿修女,披着白色头巾的见习修女,还是那些年轻的孩子们,神职申请人。

一切必须照旧。神圣的安排,严苛的规矩。一切必须如铁链的勾扣一般,容不得半点亵渎的裂缝,否则冰冷的铁链断裂时会抽打在所有人身上。

黄杨,银柳,圆柏枝会被采颉来,编成吉祥帚;神父会吧圣水洒在前来参加活动的人们手中,并赐予祝福;为水祝圣的仪式会在复活日守夜时举行,届时神父会念着冗长的拉丁祷文,将俗世的液体封圣......

修女们成了这个季节最勤劳的工蚁,她们披着黑色衣衫,忙前忙后地寻觅一切材料,用于装点这场以一个男人为核心的盛宴。

由于会驾车,在课程结束后的任务分配时,Anna和Elsa被委派和sister Grace一起去集市采购些材料。

这意味着,她们要一起踏入尘世了。那对恋人,要和差不多猜到她们秘密的导师一起;Anna要和在自己身上看到亡去胞妹的女人同行;Elsa要和暗自嫉妒,甚至有些排斥的年长女性,共享这次和姜发女孩回到尘世的机会......

那位看上去充满热情的修女脚下,悲剧的阴影里,只站着Anna一个知情人。金发的恋人到现在为止,并不知道sister Grace过去的故事,这是Anna有意为之。

虽然,她们曾经起过誓,要共同承担一切,不把秘密之锁在自己心中。但这次这是一个涉及到局外人的秘密,Anna选择了尊重sister Grace的边界。

自从知晓了过去,那位女性便没有再邀请她们参加过小型音乐会了,或者更准确的说,sister Grace似乎在有意回避着跟Anna的相处。以至于Anna无法判断这位优雅的导师,是否为轻率地就在自己面前展露了真实而苦恼或者后悔。

Elsa这边好像也没对消失的演奏会产生什么多余的执念。相反,从那场风寒痊愈以后,金发恋人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写诗。

音乐带来的感动固然美妙,但钢琴演奏这项特长实际上链接着金发姑娘不堪的童年记忆。所以现在,她更加倾心于摆脱阿伦戴尔以后自己培养出来的兴趣爱好。

果然不出Anna所料,Elsa身上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当她被解放,当她身处舒适环境,当她被爱滋养,她的周身开始流动鲜活的热情,配合着她丰富又敏感的内在,她会成为一个艺术家。

现在的Elsa俨然已不再是外祖母葬礼上那个蓝色的女孩,她正在撕碎她忧郁的皮囊,逐渐捅破可怜的心脏,想着如何取而代之。

“在想什么呢?”

去往湖边劳作时,和她一起掉在队伍的末尾,好偷偷牵手的金发恋人轻声问她,并且展露了笑颜。

“我在想,Elsa是一只螃蟹。”

姜发女孩俏皮一笑,抛出一句没头没脑的隐喻。望着恋人张大的眼睛,她本人更像一只诡计得逞的小猎狗,骄傲地随风摇晃着露在头巾外的姜黄色犬毛。

“因为我横行霸道吗?”

这句话出来的时候,Elsa还故意往Anna身上靠了靠,故意显出螃蟹横走的滑稽模样,逗得Anna想放声大笑。姜发女孩一边用手擦干眼角憋出的、甜美的泪,一边解释道:

“因为你有螃蟹的眼睛。比普通人看到的世界缤纷数倍。凭借它们,你能捕捉瞬息的表象和永恒的根源。你真是一件宝物。”

听到这样突如其来的赞美,Elsa沉默了一会儿。

“对我而言,你更是天赐的珍宝,Anna。”

“那你可别忘了,我们两个珍宝要好好怜惜彼此,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

话音刚落,Anna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神情,眯着眼睛。她在心中暗自开始期待明天,以及一起返回俗世的小探险,尽管有sister Grace跟着,但她有一个计划。

暗煜
不该两个同时尝试的( :∇:)

不该两个同时尝试的(   :∇:)

不该两个同时尝试的(   :∇:)

栓不酸
为同学准备的明信片ovo

为同学准备的明信片ovo

为同学准备的明信片ovo

嘲风

今日的沙雕表情(po  hai  ai sha  )


老规矩

最后两张情头

今日的沙雕表情(po  hai  ai sha  )


老规矩

最后两张情头

Elizard
Aurora 她乘着极光而起舞

Aurora 她乘着极光而起舞

Aurora 她乘着极光而起舞

醉大冷

【Elsanna】E l'Alba Verrà(在黎明之前带走我)【70章】

上一章(69章)

上章结尾:

“那、”说话的时候,Anna转过了身,直直地看向她姐姐的内心,“你想吗?”

“……我想。”

“那就没有错了。”Anna的脸上浮现出餍足而欣慰的笑容,“这就是我,能够坚持走到这里的原因。”

——————————————————————————

70.

次日清晨Elsa起了个大早,打好热水端进来的时候她的妹妹还像个小虫子一样裹在被子里哼哼唧唧地不肯起床。

Elsa瞧她可爱,忍不住放下水隔着被子抱住她的小虫儿,“Anna,天已经醒了,所以你也该起来了。”

淅淅索索一阵响,被子里先是钻出一个顶着一头乱发的脑袋,然后又伸出两只不怀好意的手臂,一环就把深入虎...

上一章(69章)

上章结尾:

“那、”说话的时候,Anna转过了身,直直地看向她姐姐的内心,“你想吗?”

“……我想。”

“那就没有错了。”Anna的脸上浮现出餍足而欣慰的笑容,“这就是我,能够坚持走到这里的原因。”

——————————————————————————

70.

次日清晨Elsa起了个大早,打好热水端进来的时候她的妹妹还像个小虫子一样裹在被子里哼哼唧唧地不肯起床。

Elsa瞧她可爱,忍不住放下水隔着被子抱住她的小虫儿,“Anna,天已经醒了,所以你也该起来了。”

淅淅索索一阵响,被子里先是钻出一个顶着一头乱发的脑袋,然后又伸出两只不怀好意的手臂,一环就把深入虎穴的Elsa抱了个满怀,“不想起……”

呢喃声里还带着久睡未醒独有的慵懒和软糯,Elsa觉得自己仅仅只是听着她的声音,便就这么暖了整个心。

她俯下身顺着Anna的意和她慢慢咬着耳朵,“Anna,你一定是Arendelle最会赖床的女王。”

“才没有。”Anna打了个哈欠,抱着Elsa的手转为环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撩拨着Elsa自然垂下的头发,“你走之后我都没有睡过懒觉了,所以现在才要把之前欠的都补回来!”

“歪理不断。”Elsa摇了摇头,顺势对着她的颈侧轻轻一吻,“一会水该冷了,起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Anna没有再挣扎,安静地和她又抱了一会才懒懒地起床。

做好一切准备刚要出门的时候,Elsa背后忽然一暖,却是她家的小虫儿又软软地缠了上来。

“大胆刁民,刚才偷亲我的就是你吗?”

清脆的声音里携了几分显而易见的留恋和缱绻,Elsa听得直发笑,“我刚才回忆了一下我国律法,倒还不知道偷亲女王会是个什么罪名呢。陛下准备现场指教吗?”

“哼……要知道我这个人睚眦必报,最是喜欢以牙还牙。你偷亲我,我自然要亲回来。”堂堂正正地说着胡话,Anna的吻从耳后一路烧到背上,偏偏边亲还要边说话,恼人得很,“刚才亲我哪了……让我想想,是这里吗?”

“Anna。”Elsa捏了捏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真的该走了。”

Anna闻言抬起头,瞥见自己的姐姐虽然看似冷静自若,耳朵却早就烧红了。她得意地晃悠了两下脑袋,伸手握住了Elsa,“你要带我去哪?与我有关吗?”

Elsa想了想,“与我们有关。”

——————————————————————————

“水是有记忆的。”

Anna沉默地看着颇有几分自得说出这句话的姐姐,又看了看她身后那些土黑色的小人像。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讷讷地说:“这玩意还能循环播放?Elsa,你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奇怪癖好吗?”

Elsa有时候真的觉得Anna是她命定的克星,她总是能轻易夺取自己想要理智思考的权利。她深吸一口气,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当初回皇宫除了复刻文书以外,我还带了一些‘水’回来。”

“……可是为什么是这个颜色的,这样显得我皮肤好黑。”

“这得问你吧。”Elsa皱起了眉,“你不知道在书桌上打翻了多少杯热巧克力了,Anna,你是不是有过量吃甜食?”

Anna面目严肃:“Olaf真的向你告状了?!好啊这个小叛徒!下次见面我一定要打他屁股,狠狠地打!”

“不要妄想转移话题,Anna。”看着眼光四处游移就是不敢看自己的Anna,Elsa已经对情况了然于胸,“看来的确是这样,接下来一个月都不准再吃巧克力了。”

“先不说这个了!”Anna十分大气地决定翻过这一页,“所以你并没有在我的房间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是吗?”

“不是的,Anna。”Elsa的笑容很淡,她的目光一一扫过场内的所有Anna雕像,就算是看了一万遍也不觉得倦,“我知道你很伤心,这就足够了。”

Anna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一个土黑色的自己,穿着赶走Elsa时的那身睡衣,孤零零地立在最角落里,泫然欲泣。

“Anna,对于我来说,我已经得到了我唯一在意的信息。”

其实Anna仍然记得那一天的心情,她望着洞开的窗户,直站到黎明。她亲眼看到广阔的天幕,是怎样一点一点抓走星星。

“Elsa,明天我会赶回Arendelle。”她看向了自己的姐姐,“我保证,Arendelle以后不会再赶你走了。我……不会再赶你走了。”

Elsa点头微笑的时候,看到Anna一步一步走进了她的怀里,“我知道Arendelle不是你的向往,所以,你想来再来,不想来也没有关系。因为……无论你在哪里,无论我们因何分离,我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奔向你。”


一顾
因为喜欢这张手书稿就单独拎出来...

因为喜欢这张手书稿就单独拎出来再发一次ww

这一段的绿蓝色(我也不知道这颜色怎么叫)和红色代表elsa的魔法。地精说恐惧会让elsa陷入危险的时候,它展现出来的幻象一下子变成了红色,吓到了elsa。

目前是elsa对未来的恐惧吧,就,嗯。

因为喜欢这张手书稿就单独拎出来再发一次ww

这一段的绿蓝色(我也不知道这颜色怎么叫)和红色代表elsa的魔法。地精说恐惧会让elsa陷入危险的时候,它展现出来的幻象一下子变成了红色,吓到了elsa。

目前是elsa对未来的恐惧吧,就,嗯。

一顾

手书进程+1

本来想问大家意见来采用四版中的一个来着,但突然喜欢上了上色的这一版,就干脆用了ww.

虽然画的不多,但今天想剪一下视频先看看效果

(在旷课区来回翻滚中…)

P2P4是分镜

手书进程+1

本来想问大家意见来采用四版中的一个来着,但突然喜欢上了上色的这一版,就干脆用了ww.

虽然画的不多,但今天想剪一下视频先看看效果

(在旷课区来回翻滚中…)

P2P4是分镜

当尼尔

a sister more like me第二弹


a sister more like me第二弹

当尼尔

非常喜欢绘本a sister more like me,尝试电影版制作~

非常喜欢绘本a sister more like me,尝试电影版制作~

ZYN
又改了改奥!可以翻前面的对比一...

又改了改奥!可以翻前面的对比一下。

又改了改奥!可以翻前面的对比一下。

眠狼RDJ
带上耳机,嗷莎昂娜在你屋里扛着...

带上耳机,嗷莎昂娜在你屋里扛着音响转着圈唱歌,舒坦~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587521?p=2

带上耳机,嗷莎昂娜在你屋里扛着音响转着圈唱歌,舒坦~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587521?p=2

一顾

感觉跟换了一个人画画一样,马上又换回p2了…

感觉跟换了一个人画画一样,马上又换回p2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