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节选

1439浏览    431参与
Olina

理智与情感

简·奥斯汀在《理智与情感》中所写:生活毕竟要告诉我们,你过去相信的大半是错误的,而且你会用自己的行动来否定自己的格言。

简·奥斯汀在《理智与情感》中所写:生活毕竟要告诉我们,你过去相信的大半是错误的,而且你会用自己的行动来否定自己的格言。

墨客离人

“文章结局之难在于,文章再短小也要求作者在此处能踌躇满志并且达到自观忘我的境界。我只是由于我的文学使命才对其他一切没有兴趣从而冷酷无情——此语的真实性或可能性有谁可以为我证实呢。忘我不是清醒,它是作家生活的首要前提。”

----卡夫卡

“文章结局之难在于,文章再短小也要求作者在此处能踌躇满志并且达到自观忘我的境界。我只是由于我的文学使命才对其他一切没有兴趣从而冷酷无情——此语的真实性或可能性有谁可以为我证实呢。忘我不是清醒,它是作家生活的首要前提。”

----卡夫卡

_Lothlorien

晏殊-珠玉词节选(一)

破阵子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


破阵子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鹊踏枝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清平乐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采桑子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木兰花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踏莎行

      绿树归莺,雕梁別燕,春光一去如流电。当歌对酒莫沉吟,人生有限情无限。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燕,尊中绿醑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

Olina
想起来毛姆的那段话:“我对你,...

想起来毛姆的那段话:“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有时候爱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是,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而是爱上了你浑浊不堪的内心。”

想起来毛姆的那段话:“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有时候爱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是,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而是爱上了你浑浊不堪的内心。”

叶若轩

《藤野先生》节选

         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

         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到第二学年的终结,我便去寻藤野先生,告诉他我将不学医学,并且离开这仙台。他的脸色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

        “我想去学生物学,先生教给我的学问,也还有用的。”其实我并没有决意要学生物学,因为看得他有些凄然,便说了一个慰安他的谎话。

        “为医学而教的解剖学之类,怕于生物学也没有什么大帮助。”他叹息说。

        

        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

        

        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这篇散文写于1926年10月12日,当时作者鲁迅正遭受北洋军阀及其御用文人的迫害,从北京南下,来到厦门大学任教,作者作此文予以怀念藤野先生,此文最初发表于同年十二月出版的《莽原》半月刊第23期,后收入散文集《朝花夕拾》。


叶若轩

记念刘和珍君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


  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 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竞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

汤
放一点上篇文的节选

放一点上篇文的节选

放一点上篇文的节选

Olina
岁月静好是片刻,一地鸡毛是日常...

岁月静好是片刻,一地鸡毛是日常,

即使世界偶尔薄凉,内心也要繁华似锦,

浅浅喜,静静爱,

深深懂得,淡淡释怀,

望远处的是风景,看近处的才是人生,

唯愿此生,岁月无恙;

只言温暖,不语悲伤。

——杨绛

岁月静好是片刻,一地鸡毛是日常,

即使世界偶尔薄凉,内心也要繁华似锦,

浅浅喜,静静爱,

深深懂得,淡淡释怀,

望远处的是风景,看近处的才是人生,

唯愿此生,岁月无恙;

只言温暖,不语悲伤。

——杨绛

慕羽茜

《秘密》节选(透露:两人已是恋人关系)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么多年我都在守护一个秘密——一旦与人有任何的接触,都会像火一样炙烤着我的心,这也时常让我做出过激反应。

这个秘密,我从未告诉任何人,包括‘他’。

一旦被发现,我就会像在狼群里的一只小绵羊,一样的无助,最终也不过是自投罗网。」

————《秘密》


正文

(时间:新年教室一聚)

[当守护秘密的人,变成两个人时]


这年的天气很变化无常,如同我的心难以安定。

“今天是新的一年,同学们不要忘了在学校里学的,免得开学的考试,都给我交白卷!”

“新年新气象嘛,安老师,您就不要生气嘛~”

这一天晚上,是新年的第一天,教室里难得这么热闹,不过温柔的人,总是会有一...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么多年我都在守护一个秘密——一旦与人有任何的接触,都会像火一样炙烤着我的心,这也时常让我做出过激反应。

这个秘密,我从未告诉任何人,包括‘他’。

一旦被发现,我就会像在狼群里的一只小绵羊,一样的无助,最终也不过是自投罗网。」

————《秘密》


正文

(时间:新年教室一聚)

[当守护秘密的人,变成两个人时]


这年的天气很变化无常,如同我的心难以安定。

“今天是新的一年,同学们不要忘了在学校里学的,免得开学的考试,都给我交白卷!”

“新年新气象嘛,安老师,您就不要生气嘛~”

这一天晚上,是新年的第一天,教室里难得这么热闹,不过温柔的人,总是会有一天会生气的(比如今晚)

“安老师,您这一年要对我们温柔一点,我可不想安老师变成和谢主任一样!那还不如让我现在就在教室里面做一百套真题卷来得好!”

“小明同学,你可真有上进心。”

“哈哈哈!”

邹明被这么一说,脸红的不像样,身边围着看戏的人也不亦乐乎,不出意料的大笑了一番。比平时的师生关系更近一步,我也算是看戏中的一员。

只不过在很远的地方,教室里热闹的气氛,与窗外白皑皑的雪格格不入。偷偷的把窗户开到能伸出一只手的缝隙,看到了飘在手心的雪,又被融化成了小水潭,有点冷,不过能让跳动的心此刻平静下来。

这靠窗的位置,是我用成绩换来的。

不知不觉中,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从前还是一个人的时候,只觉得脸上的热度快被吹散了。而教室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安老师很细心的把每位学生送到学校门口,又想起了什么,回到了教室里。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轻轻的关上了那条缝隙。在睡觉的人儿离得近的一个位置上,静静的看着那睡熟的人儿。

此刻,教室外的小雪人,露出了笑容。


某某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就是你啊

选自木瓜黄的危险人格

(狠狠的心疼了一把)

(52)

解临挂断电话后目光仍停留在案件现场照片上。

他对着照片看了很久,一张张仔仔细细看过去,每一个细节都不落下。然后他往后靠、仰头闭上眼,在心里想:你为什么杀他?杀他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他这样想着,仿佛跟着这几个问题走进罪案现场,半梦半醒间他推开一扇门,缓步走进一间漆黑的、带着很浓血腥味儿的小房间里。

小房间里有张铁板床(照片上尸体背部站着些许铁锈),尸体的手脚四肢都被人用铁链绑得紧紧的(照片中四肢有明显勒痕),他甚至能听到铁链和据子摩擦滑动的声音。

这个梦境异常逼真,以至于解临走近之后看着凶手穿着黑色大衣的背影说了一声:“住手...

选自木瓜黄的危险人格

(狠狠的心疼了一把)

(52)

解临挂断电话后目光仍停留在案件现场照片上。

他对着照片看了很久,一张张仔仔细细看过去,每一个细节都不落下。然后他往后靠、仰头闭上眼,在心里想:你为什么杀他?杀他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他这样想着,仿佛跟着这几个问题走进罪案现场,半梦半醒间他推开一扇门,缓步走进一间漆黑的、带着很浓血腥味儿的小房间里。

小房间里有张铁板床(照片上尸体背部站着些许铁锈),尸体的手脚四肢都被人用铁链绑得紧紧的(照片中四肢有明显勒痕),他甚至能听到铁链和据子摩擦滑动的声音。

这个梦境异常逼真,以至于解临走近之后看着凶手穿着黑色大衣的背影说了一声:“住手!”

然而黑色身影动作微顿,之后缓缓转过身来,一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从阴影里走出来,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光源此刻被他完全遮挡,等男人走近后,这才露出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

“你应该知道凶手第一刀会从哪里开始下吧,”站在黑暗中的那个‘解临’拎着锯子冲他微笑,“你甚至知道凶手为什么用锯子,没人比你更清楚了。”

那个‘解临’走到他跟前,那抹微笑像是画在脸上似的,也僵硬无比,像他又不像他,‘他’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就是你啊。”

漆黑的地下室里,摆设凌乱,随意竖在墙角的几样铁器斑驳生锈,地面上干涸的血迹在这片黑暗里显出比黑更深的颜色,唯一的一点光源,来自地下室中央的那盏白炽灯泡。

那点光极其微弱。

灯源接触不良,电线直接裸露在空气里,那点光忽明忽灭。

解临面对着‘他’,没有说话。

他站在原地努力去回想解风的声音,以及解风那句:“我永远相信你。”

但是这个梦境古怪地让他迟迟想不起解风的声音,或许十年的距离实在太久,或许是这个梦里根本就没有关于解风的设定,只有‘他’站在对面,继续用毛骨悚然的微笑看着自己。

———————————————————

“很擅长破案算优点吗。”


“可你难道不觉得,”

“了解凶手是一个很危险的特点么?”

墨客离人

“我也不认同当时所谓的网络文学的说法。不存在这样的分类。所有写作者写的,都是作品。网络文学、网络作家之类的概念,忽略了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必须具备的基本特性和内在精神。就如同有女作家、畅销书作家这样的称谓,一开始就给予了某种偏见的界定。文学作品只有好的和差的区分。作家也是这样。不过现在这些所谓的网络写作的概念已经被淘汰了。事实也是如此。这是一些伪概念。很多事物最终只能通过时间来过滤和确认。 ”——庆山

“我也不认同当时所谓的网络文学的说法。不存在这样的分类。所有写作者写的,都是作品。网络文学、网络作家之类的概念,忽略了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必须具备的基本特性和内在精神。就如同有女作家、畅销书作家这样的称谓,一开始就给予了某种偏见的界定。文学作品只有好的和差的区分。作家也是这样。不过现在这些所谓的网络写作的概念已经被淘汰了。事实也是如此。这是一些伪概念。很多事物最终只能通过时间来过滤和确认。 ”——庆山

墨客离人

“我现在觉得写作与阅读行为也许是对真理的传承与传递。真理的意思是,从古到今地球上所有的人类,为个体身心存在的平衡与升级,所做出的各种精神与信念的探索。”


“利用对境,活在当下,去实践与验证学习到的观念与方法。写作是在学习、实践与验证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心流表达。是深化自己的闻思修。”


“我觉得这二十年来的写作,写的各种体裁的作品,长篇小说,中短篇,散文,采访,摄影册,问答,读者们基本上是按照各自的心力与理解力在里面各取所需。这些作品可能是雅俗共赏老少兼宜的。因为它们里面有情感,也有哲理。有情绪,也有自我训习,有真善美也有黑暗深渊。读者们可以在里面只取自己能够感应到的部分。”...


“我现在觉得写作与阅读行为也许是对真理的传承与传递。真理的意思是,从古到今地球上所有的人类,为个体身心存在的平衡与升级,所做出的各种精神与信念的探索。”


“利用对境,活在当下,去实践与验证学习到的观念与方法。写作是在学习、实践与验证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心流表达。是深化自己的闻思修。”


“我觉得这二十年来的写作,写的各种体裁的作品,长篇小说,中短篇,散文,采访,摄影册,问答,读者们基本上是按照各自的心力与理解力在里面各取所需。这些作品可能是雅俗共赏老少兼宜的。因为它们里面有情感,也有哲理。有情绪,也有自我训习,有真善美也有黑暗深渊。读者们可以在里面只取自己能够感应到的部分。”


——庆山

狻猊

十一月二十七日 多云

一没指名二没道姓

为什么急着对号入座?

最近发言困难

得夸一句“你们'好厉害'呀!”

今天不说别的,学习文字哈,懒得找,都是随便节选

       “直谅无闻,奸回有素,负恩弃德,毁信废忠,言必矫诬,动皆蒙蔽。官由党进,政以贿成。”

       “逐臭市利,何狂妄之甚也!”

       “古来固有凶人一变而为吉人者,亦有清流一变而为浊流者。噫!罔念克念,其机在我而由人乎...

一没指名二没道姓

为什么急着对号入座?

最近发言困难

得夸一句“你们'好厉害'呀!”

今天不说别的,学习文字哈,懒得找,都是随便节选

       “直谅无闻,奸回有素,负恩弃德,毁信废忠,言必矫诬,动皆蒙蔽。官由党进,政以贿成。”

       “逐臭市利,何狂妄之甚也!”

       “古来固有凶人一变而为吉人者,亦有清流一变而为浊流者。噫!罔念克念,其机在我而由人乎哉?”

       “特计出下下,为所反噬,故善良皆不免。当日有所拘忌,不得不深诛而力诋之。”



墨客离人

“我期待着给人安慰的故事,这是一种每天需要被唤醒的安慰,这样的安慰可以成为生命、生活的范本,提醒我们‘生活的奥秘没有答案’。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小说拥有智慧。虽然‘智慧’不论作为一个词汇还是一个概念都显得有些老派,但实际上,如果说这些短篇故事有什么统一的主题,那就是它们都具有深远的智慧。” ——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我期待着给人安慰的故事,这是一种每天需要被唤醒的安慰,这样的安慰可以成为生命、生活的范本,提醒我们‘生活的奥秘没有答案’。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小说拥有智慧。虽然‘智慧’不论作为一个词汇还是一个概念都显得有些老派,但实际上,如果说这些短篇故事有什么统一的主题,那就是它们都具有深远的智慧。” ——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Gaby pole
一颗心拿什么来驾驭自己?去爱吗...

一颗心拿什么来驾驭自己?去爱吗?没有比这更不确定的了。我们可以知道爱会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却不知道爱究竟为何。在此它对我而言是剥夺、懊丧、两手空空。我不再有冲动;剩下的只有焦虑。一座看起来像天堂的地狱。还是地狱。今日令我感到虚无缥缈者,我称之为生命和爱情。出发,限制,分手,这颗没有光亮的心在我的体内散落一地,泪水和爱的咸味。——《加缪手记第一卷》

一颗心拿什么来驾驭自己?去爱吗?没有比这更不确定的了。我们可以知道爱会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却不知道爱究竟为何。在此它对我而言是剥夺、懊丧、两手空空。我不再有冲动;剩下的只有焦虑。一座看起来像天堂的地狱。还是地狱。今日令我感到虚无缥缈者,我称之为生命和爱情。出发,限制,分手,这颗没有光亮的心在我的体内散落一地,泪水和爱的咸味。——《加缪手记第一卷》

清雾扰山河

陌上花开

     “好吧。”岱渊看着面前隐在白雾里的女孩道:“可愿说说你的故事?”


    作为一名禁厌师(ps:与亡灵沟通,帮助其完成执念的玩意儿。。。)这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女孩愣了愣,轻轻开口,讲起尘封已久的回忆。


   微凉的风拂起女孩的发丝,吹向那年开了漫山遍野的雏菊花。 


   穿着粉蓝色裙子的女孩一蹦一跳地穿梭在...

     “好吧。”岱渊看着面前隐在白雾里的女孩道:“可愿说说你的故事?”

   

    作为一名禁厌师(ps:与亡灵沟通,帮助其完成执念的玩意儿。。。)这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女孩愣了愣,轻轻开口,讲起尘封已久的回忆。


   微凉的风拂起女孩的发丝,吹向那年开了漫山遍野的雏菊花。 

 

   穿着粉蓝色裙子的女孩一蹦一跳地穿梭在花海里,像只欢快的蝴蝶。 

 

   她凑近一朵雏菊闻了闻,却和一只圆滚滚的蜜蜂来了个近距离亲密接触,蜜蜂挑衅地冲她挥了挥翅膀。 

 

  “啊!!”女孩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突然踩到一个有些硌脚的玩意儿。 

 

  “啊!!”一声惨叫响起,女孩吓的往旁边一蹦,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突然坐起的男生。 

 

   “……你瞎?”男生揉着手腕,语气不善道。 

 

     那人俊朗清秀,鼻梁高挺,薄唇紧闭,一双眼半眯着。 

 

  “抱…抱歉,我…我没注意。”女孩看的一时失了神,半晌才结结巴巴说。 

 

   “你在看什么?”男生站起身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孩。 

 

   “那…那个……”女孩捏紧了裙摆,小声说:“你长的真好看。” 

 

   男生愣了愣,看着一望无际的花海。 

   “嗯,你也很好看。” 

 

   女孩盯着自己鞋的目光一顿,她知道自己长的很普通,扔大街上一不小心就完美融入人海了,所以自己不太在乎也别人的评价。可是……可是有人夸,哪怕只是客套话,感觉也很开心啊。 

 

   “那个……我,我叫陈沫。”女孩抬起头,像是鼓足勇气般大喊道:“我想和你做朋友!” 

 

   男生笑了起来,他转身如同绅士般向女孩鞠了一躬,“你好啊,我是宋年。” 

 

   “宋年……”陈沫轻声念了几遍,脸上绽放出笑容。 

 

   “那……我可不可以经常来这儿找你啊?”陈沫靠近宋年,闻着他身上的雏菊花香,试探着问。 

 

   “嗯,好。”宋年笑着答应了,伸出手,一只蝴蝶轻轻碰了碰,放心地落在他手上。 

 

   “!!”陈沫盯着面前指节分明的手,眼里满是兴奋的光。 

 

   “……”宋年看着她,将手朝她面前递了递,“喏。” 

 

  “给,给我嘛?”陈沫受宠若惊地朝蝴蝶伸出手,却一巴掌拍在了宋年手心。蝴蝶受了惊,扇动翅膀飞离,温柔的风拨动了漫山菊,撩动了少年心。 

 

  宋年手心一痛,他顿了顿,随即飞快抽出手,不自在地朝后退了几步。 

 

   陈沫望着收回的手,尴尬道:“那个…对不起啊。我这人笨手笨脚的,你要是介意的话我……” 

 

   “没事,我不介意。”宋年打断她,又重复道:“我不会介意的。” 

 

   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陈沫都会去那开遍了雏菊花的山野,找那个带着满身雏菊花香的少年。 

 

   他们一起穿过花海,在溪水里打闹,在树林里捉迷藏……雏菊花开了又谢,谢了再开,他们一起赏红枫,又见证了冬天的第一场雪,他们陪伴了彼此的童年,相约来年花开时再见。 

 

   又是一年雏菊花开,早已长成大姑娘的陈沫照例去找宋年,可是等了好多天也没有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宋年,你看啊,雏菊花开啦,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 

 

  “陈沫?” 

 

   望着雏菊花出神的陈沫听到声音,转头望向来人。 

 

   微凉的风儿调皮地掀起少年的白衬衣,又害羞着放下。那人迎风而来,身后是漫山遍野正艳的雏菊花。 

 

   “宋年……”陈沫愣愣开口,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哽咽。 

 

   “别等了。”宋年看着眼前快到他下巴的女孩,轻声道:“我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啊?你…你说过的,只要我想,我来这儿,你就会在的。你说过……”陈沫忍住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我要结婚了。”宋年无视她通红的眼眶,直白道:“孩童时的羁绊,就让它随风散了吧。” 

 

  宋年说完,无视女孩撕心裂肺地哭喊,转身走了几步,迈开腿跑出花海。 

 

  “宋年……你回来!你个骗子……”陈沫任由再也忍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们好久没见了啊,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我们度过了懵懂的童年,忍过了一次次花谢,熬过了冰冷的冬天,却没能熬到迟来的春天。 

 

   那次分离,陈沫再也没见过宋年,她尝试过给宋年打电话,甚至前往那人家乡去找他,却都石沉大海。 

 

  后来去山里采药,坠入河里后,陈沫没有害怕,也没有挣扎,只是有些遗憾,看不到来年的雏菊花开啦。 

 

  “宋年,你看啊,雏菊花谢啦……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不过…我等不到啦。”陈沫缓缓闭上眼,意识逐渐昏沉。 

 

    蝴蝶溺亡在花海。 

 

   ………………… 

 

    “落进水里失去意识前,好像感觉顺着河水往下去了。醒来了在这儿了,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现在是2120年。”岱渊沉默了会儿,才柔声问:“那么…你的执念是?” 

 

  “竟然20年了么……”陈沫惊讶了片刻,听到他说后半句,忙道:“我想……回去看看,看看他过得好不好,只要远远的看一眼就好。”陈沫吸了吸鼻子,勉强笑了笑。


    岱渊没说话,沉默地点了点头。


    次日


   “……你确定这儿还有人?”岱渊怀里的小黑猫望着眼前荒芜破败的小山村,震惊道。 

 

   “以前不是这样的…小是小了点,但是挺热闹。”陈沫的声音从盒子里传来,听起来闷闷的。 

 

   “如果找到人发现他儿孙满堂怎么办?”猫儿话音刚落,岱渊满脸黑线。 

 

   猫儿抬头看了看他黑不溜秋的脸色:“……”完球球了,说错话了。

 

   “……”陈沫不能出盒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完小黑猫的话后愣了愣,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来场人鬼情未了吗?“知道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啊。” 

 

   “小兄弟,你是外地人吧?”说话间,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岱渊身后传来,岱渊按住怀里的猫,转过身。 

 

    面前的年轻人背着背篓,一身过时的白色运动服,黑发随意的支愣着,看起来不过25岁。 

 

   “啊,您好,请问您认识宋年吗?”岱渊在听到声音转身的几秒内脸色和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变。 

   小黑猫盯着他人畜无害的笑容,被这人变脸的速度再次震惊了一把。 

 

   “啊,你好,小兄弟是外地的吧?”年轻人看了看他怀里的猫,“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替一朋友来寻故人。”岱渊想了想,补充道:“我朋友她不方便,我就代她来了。” 

 

   “真好啊……难得还有人惦记着他。”年轻人笑了笑,叹口气道:“唉……可是小年哥二十年前就病逝了啊。” 

 

   岱渊一愣,小黑猫下意识看了看他手里的香盒,一般来说,渡灵需要满足灵的执念或者愿望,而当这两者的最坏结果超出了灵所能承受的范围时,大多数灵会当场恶化,灵恶化后很难再恢复理智,必须当场驱散。但现在陈沫没反应,这才是最危险的,因为不知道她是否恶化,也不能贸然打开盒子。 

 

  “病逝……?”岱渊沉默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问:“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也好…向朋友交代。” 

 

   年轻人看了他许久,才低声道:“小年哥是个好人,小时候有次和家里人吵架就往后山跑,后山是片荒野,久而久之他也对地形熟悉了。他可怜,打小就没有妈,没多久他爸也走了,留下个领养来的孩子,小年哥就在后山种了些花,没事总往那儿跑,一待就是一整天,年复一年的,荒野开满了花。小年哥那几个月总是乐呵呵的,说是遇到个小姑娘。” 

 

    那年轻人说到这儿,无声地笑了笑,抬头看着后山的方向接着说:“在那之后没多久,那孩子发高烧,眼看着就快不行了,小年哥冒着大雨去替他采药,自己却因为淋了雨回来又帮忙煎药,忙前忙后累出了病,在医院躺了很久也没什么好转,好不容易气色好些了,趁医生不注意又跑后山去了。回来的时候满脸是泪,眼睛红的不成样子,他说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 

 

  “他去后山,是想见那姑娘最后一面,他告诉那姑娘,他要结婚了,让姑娘别再等了。那天过后,小年哥的病越来越严重,没多久就病逝了。” 

 

   那年轻人说到这儿,声音里带着哭腔:“是那个姑娘让你来的吧?你能不能告诉他,小年哥不是故意瞒着她的。小年哥说过,他真的很爱很爱她,包括那个女孩来村里找他,他也是知道的。” 

 

   “他只是……只是不想那人看到他虚弱的样子,他说…他说……呜……”年轻人忽然蹲下,拼命想忍住哭声。 

 

 

   他永远忘不了那时,宋年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明明脸色苍白,声音却温柔的像那漫山的雏菊花,他说:“虽然最后一面效果不太好,但我希望她以后要是想起我时,会是那个满身雏菊花香的少年,而不是病魔缠身的行尸走肉。” 

 

   岱渊垂眸,轻声道:“嗯,我想她知道的。抱歉,方便问一下您是……?” 

 

   “我就是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孩子。”年轻人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时笑得无奈,“这么多年了,村里人死的死,走的走,就剩下我和几个念旧的老人家。” 

 

  “那花还在吗?”岱渊看着手里安静的香盒,问道。 

 

   “啊,在的,那儿也没什么人去。”年轻人指了指旁边弯曲的小路,朝他弯了弯腰,带着鼻音真诚道:“谢谢你们,还能来看看小年哥。” 

 

   岱渊道过谢,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山村里,才默默收回目光踏上了那条小路。 

 

   “大人。”安静了许久的陈沫突然道:“谢谢您。” 


    岱渊没说话,沉默着打开香盒,陈沫从白雾渐渐恢复成先前模糊的轮廓,她怔怔地看着那漫山遍野的雏菊花,眼前的花海逐渐与记忆中重合。 

 

    面前穿着白衬衣的男孩笑起来,脸上是浅浅的酒窝,他说:“沫沫,我啊,有句话想告诉你……”突然吹起的风掩盖了少年的话音,他看着女孩手忙脚乱捂住裙子,摇了摇头,无声道:“不过……算啦。” 

 

 

   陈沫捂住嘴,眼泪止不住的滑下。 

 

  “阿年……原来……”原来我们熬过了迟来的春天,只是输给了时间。原来我们曾经离彼此那么那么近,却好像远在天边。 

 

   “阿年,雏菊花开啦。”她揉了揉通红的眼眶,笑道:“还有啊,我很喜欢你……” 

 

    那个惊艳了陈沫一辈子的少年,他安静地睡在岁月的长河里,如那时夏夜里的安静燥热,冬夜里的冷清薄凉,但那时的少年脸庞,青涩明朗。 

    

    他带着春天前来,又悄无声息离开,不要任何回报,却留下漫山花开。 

 

  “阿年……雏菊花很美,谢谢喜欢。” 

 

   陈沫张开手臂,任由微风抱住她,一同当年少年带着满身花香将她抱紧。执念化作点点星光融入风儿,又洒在漫山遍野,像是一场盛大的告别。 

 

   蝴蝶溺亡在花海,被抱了满怀。 

 

    岱渊望着眼前的花海,低声道:“深埋心底的爱。”


     我爱你,不一定要告诉你,我只是希望你过得开心,而我的爱,风会替我记在心里。


   小黑猫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嗯,雏菊花代表深埋心底的爱。” 


蓝魔冰儿

文章节选,鸭梨的发现

鸭梨,鸭梨!樊胜美到处寻找着自己狗狗,已经是晚餐时间了,鸭梨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她于是就到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去找,比如那条沿街小路。她边找遍腹诽着:“等下让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就在这时,就在不远处传来阵阵狗叫的声音,樊胜美一听,那不是鸭梨的叫声吗?于是她跑过去一看就在一颗树下躺着一个人,在这个人身上趴着一只通体雪白的蝙蝠这两位身上都有伤,鸭梨对着他们一直叫,一直叫,樊胜美拾起那只蝙蝠小心的放进自己口袋里,然后扶起那个人,往自己家走去,她在前面走,鸭梨跟在后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生怕他突然醒来对自己的主人不利。

鸭梨,鸭梨!樊胜美到处寻找着自己狗狗,已经是晚餐时间了,鸭梨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她于是就到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去找,比如那条沿街小路。她边找遍腹诽着:“等下让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就在这时,就在不远处传来阵阵狗叫的声音,樊胜美一听,那不是鸭梨的叫声吗?于是她跑过去一看就在一颗树下躺着一个人,在这个人身上趴着一只通体雪白的蝙蝠这两位身上都有伤,鸭梨对着他们一直叫,一直叫,樊胜美拾起那只蝙蝠小心的放进自己口袋里,然后扶起那个人,往自己家走去,她在前面走,鸭梨跟在后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生怕他突然醒来对自己的主人不利。

FishLy

《飞鸟集》(节选)还有我自己的

(以下所有为 郑振铎 译)

(所节选的只是自己较有感触的)

最后还有我写的,放最后是为了不脏大家的眼。

有些我发现真的可以当文梗用。


你看不见你自己,

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我的存在,

对于我是一个永恒的奇迹,

这就是生活。


你微微地笑,不跟我说什么话。

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很久了。


心是尖锐的,不是宽博的,

他执着在每一点上,

却并不移动。


人对他自己建筑起堤防来。


道路虽然拥挤,却是寂寞的,

因为它是不被爱的。


我...

(以下所有为 郑振铎 译)

(所节选的只是自己较有感触的)

最后还有我写的,放最后是为了不脏大家的眼。

有些我发现真的可以当文梗用。



你看不见你自己,

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我的存在,

对于我是一个永恒的奇迹,

这就是生活。



你微微地笑,不跟我说什么话。

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很久了。



心是尖锐的,不是宽博的,

他执着在每一点上,

却并不移动。



人对他自己建筑起堤防来。



道路虽然拥挤,却是寂寞的,

因为它是不被爱的。



我一路走去,从我的水瓶中漏出水来。

只剩下极少极少的水供我回家使用了。



全是理智的心,恰如一柄全是锋刃的刀。

它叫使用它的人手上流血。



当人是兽时,他比兽还坏。



当我死时,世界呀,请你在沉默中,

替我留着“我已经爱过了”这句话吧。



我曾经受苦过,曾经失望过,

曾经体会过“死亡”,

于是我以我在这伟大的世界里为乐。



集会时的灯火,点了很久,会散时,灯便立刻灭了。



“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作我的最后的话。





1.

你的火焰灼烧我,

可到春天,纷杂的思绪还是像野草一样疯长。


2.

上帝牵着我的手,轻轻鞭打着。

“孩子,不要停下。”

“死亡在追赶你。”


3.

黑天鹅,在被发现前是梦幻。

发现后,是灾难。


4.

黑暗并不肮脏,

那只是上帝留下的眼泪。


5.

我看你低头,

你看我转身。


6.

黎明惊叹于你的美貌,

而我哭泣,因为那不属于我。

直到黄昏拉上帷幕。



















Gaby pole

加缪手记第一卷 节选

欧洲和伊斯兰的对话。

——每当我们凝视着你们的墓园,并想着你们是怎么造坟的,我们就会打从心里生出一股悲悯之情、一种敬畏之心,有人竟然可以这样去呈现他们的死亡,并与之共存……

——……我们也是,我们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可怜。这样可以让日子好过一些。这是一种你们完全无法想象,甚至会觉得毫无男子气概的情感。您对此深有所感,却是我们之中最有男子气概者。因为我们所谓的男子气概,其实就是那些明智的人,而缺乏洞见的蛮力,我们不削一顾。相反地,对你们来说,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没有指挥权。

[图片]

欧洲和伊斯兰的对话。

——每当我们凝视着你们的墓园,并想着你们是怎么造坟的,我们就会打从心里生出一股悲悯之情、一种敬畏之心,有人竟然可以这样去呈现他们的死亡,并与之共存……

——……我们也是,我们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可怜。这样可以让日子好过一些。这是一种你们完全无法想象,甚至会觉得毫无男子气概的情感。您对此深有所感,却是我们之中最有男子气概者。因为我们所谓的男子气概,其实就是那些明智的人,而缺乏洞见的蛮力,我们不削一顾。相反地,对你们来说,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没有指挥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