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芈月

79517浏览    921参与
小羽转晴

春节番外

历史考究党勿进,脱离时代背景(爆竹烟花皮影等并非春秋时期产物,只为烘托气氛)

科普侠勿进🙏


芈月望着窗外愣神,葵姑悄声走近身旁将斗篷轻盖到她身上。

“好端端一人在这楞怎么神呢,外头那么大的雪还穿得这样单薄,若是冻坏了大王可又要对太医令动怒了。”

芈月伸手将斗篷上的绳带系好“姑姑,这是咱们来秦国的第三年了吧。”

葵姑笑着说道“是啊,日子过得真是快,转眼间咱们月儿都是做娘亲的人了,稷儿如今都已快会喊人了。”

“是啊,日子过得真快。”芈月轻叹口气。

“往日你总是没什么心事,怎的今日倒多愁善感起来。”葵姑抚了抚芈月的肩膀。


“昨晚做梦,我梦见娘亲了,她就站在我的床头。一口......

历史考究党勿进,脱离时代背景(爆竹烟花皮影等并非春秋时期产物,只为烘托气氛)

科普侠勿进🙏



芈月望着窗外愣神,葵姑悄声走近身旁将斗篷轻盖到她身上。

“好端端一人在这楞怎么神呢,外头那么大的雪还穿得这样单薄,若是冻坏了大王可又要对太医令动怒了。”

芈月伸手将斗篷上的绳带系好“姑姑,这是咱们来秦国的第三年了吧。”

葵姑笑着说道“是啊,日子过得真是快,转眼间咱们月儿都是做娘亲的人了,稷儿如今都已快会喊人了。”

“是啊,日子过得真快。”芈月轻叹口气。

“往日你总是没什么心事,怎的今日倒多愁善感起来。”葵姑抚了抚芈月的肩膀。


“昨晚做梦,我梦见娘亲了,她就站在我的床头。一口一句月儿的唤着,让我想起了好多在楚国的事。儿时日子虽苦了些可每一日都好高兴,也不知是为了什么高兴,摘到了果子,斗了蛐蛐,抓到了蚂蚱……总之什么都能让我高兴。”

这突如其来的感慨倒打了葵姑一个措手不及,此时一人声打破了寂静。

“今日是除夕,宫里热闹的紧,到处都闹哄哄的,你这倒是冷清。”

芈月也不起身,只管继续手撑着下巴瞧着外头。

“大王若喜热闹恐是来错地方了,臣妾只能败兴了。”

嬴驷无奈浅笑,遣退了葵姑,悄声走到芈月身旁轻轻抱住她。

“愈发大胆了,见了寡人也不知行礼还想驱寡人。”

芈月心中伤感渐渐淡去,展开笑颜道“都是大王教的。”

“小丫头,是老伯太过纵你了,如今这嘴真是越发厉害。”说罢轻扯了芈月的脸颊。

芈月装作吃痛捂住脸颊,笑着瞧了眼身后的嬴驷。

见小丫头心情总算放开,嬴驷这才开口说道“今日是好日子,怎的月儿却不太高兴。”

芈月轻摇脑袋“没有,只是到了过年想起些陈年往事罢了。”

嬴驷知她心中所感,转脸笑颜瞧着她“也罢,既是陈年往事伤感那便该抛之脑后。今日除夕,寡人陪你出宫闹一闹如何?”

芈月转头瞧向嬴驷,高兴地站起身来。

“真的?!”

“老伯何时骗过你。”嬴驷笑着抬头瞧着她。

可很快,芈月眼神黯淡下来“可是……除夕,大王不是该在宫中举办宴会。臣妾听闻,王后已准备了两个多月了,大王和我又怎的出的去。”

嬴驷有意逗她“寡人竟忘了这事,看来这外头的皮影舞龙,花灯闹市咱们是看不了。”

“原看不着也就罢了,月儿不知也就不想着了。非大王来提一嘴,倒白高兴一场。”芈月倒真觉几分扫兴。

“那月儿可是不去了?既如此,只得作罢。”

芈月一听这话忙跑到嬴驷跟前“老伯这是什么意思。”

嬴驷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水,抬眼间带着几分调笑“晚间你便知道了。”


夜色降临,宫里一片喜乐融融。屋内竟听见外头宫人的叫声

“快点快点!礼都备齐了吗?”

“这是往哪个殿送的,可别送错了!那边的灯笼可挂上了?若是漏了我可不饶你!”

“姑姑,这么大的宴会,大王能有什么办法带着我出宫?别是诓我高兴的。”

“这话说的,自打月儿进这秦宫,大王何时骗过你,为你破了多少回例?”

芈月心中这才平静两分,可外头的人已来唤了。

“八子,宴会快开始了,王后吩咐各宫夫人都快过去呢。”

芈月顿时泄气“你瞧。”



芈月到时,嬴驷已端坐在芈姝旁边。芈月看了一眼心中些许不悦,这等场合自是不能发作。

“大王,王后。”芈月福身行礼。

嬴驷笑着瞧着她,芈姝今日倒是高兴“妹妹可算来了,快入座吧,今日来的都是自家人,没这么多虚礼。”

芈月洋装镇定笑着回道“多谢姐姐。”随后走到座旁坐下。

宫人都到齐了,只是嬴驷边上似是还少了一人。

芈月小声问道“赢夫人怎的没来。”

“许是有事耽搁了,再者从前赢夫人也是少参与这些个宴会席面,也不算稀奇。”

芈月若有所思点点头。

“今日是除夕,大家也不必拘束,尽欢尽饮吧。”嬴驷笑着说道。

芈月无声坐在一旁,手拿着竹筷,已将面前一颗橘子捅了又捅。

嬴驷余光从未离她,瞧她一副模样当真有趣。芈姝瞧嬴驷脸上红光满面,举起酒樽起身敬倒“今日是好日子,臣妾祝大王圣体康泰,国运昌盛。”

嬴驷举樽应到“多谢王后了,王后这宴会准备的甚好,有你这样的贤后是寡人的福气。”

芈姝顿感大喜,含笑饮尽杯中的酒。


这时,穆监急匆匆跑到嬴驷身旁。众人目光齐齐聚到嬴驷身上。

“大王,赢夫人那边派人传话,说是赢夫人病了,病的严重起不了身,让大王与诸位夫人尽情享用美酒歌谣。”

“既严重,寡人理应去看看。”随后望向芈姝“赢夫人病重,寡人不得不先去看望,这的事就先交给王后了。”

芈姝心中虽有些许不悦,只是如今刚被夸完贤后要是如今发作未免不好,只得强颜欢笑“大王快去看看吧,臣妾自会带好一众姐妹,大王也要注意身子。”

嬴驷满意地点点头大步向殿外走去。


嬴驷这一走,这宴会便冷清不少。只留池中管乐舞蹈,芈月也无甚兴趣只得在旁发呆。这时香儿趴到芈月耳边“八子,奶娘说公子在店里哭闹的厉害,怎么哄都哄不好,请您快过去看看呢。”

芈月慌了神,忙起身“姐姐,我宫里人说稷儿在殿中哭闹地厉害,许是离了我怕生,月儿能否先告辞。”

芈姝笑着说道“那快快回去,孩子身体要紧。”

“是。”说罢,芈月小跑着走出殿外。

“好端端的怎会哭闹呢,稷儿平时是最乖巧的从未哭闹过。”边说边向殿中快步跑去。


刚迈入殿中,嬴驷便已站在眼前。芈月大惊失色,“大王?大王不是去赢夫人那了吗?”

嬴驷将她推攘进殿“眼下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快换了衣裳随寡人出宫,若是晚了皮影戏结束了可别恼。”

芈月还未回神“那稷儿呢?”

“稷儿好着呢,乖的很,快快快。”说罢拿起旁边备好的衣裳递给芈月。

芈月又气又喜,撇嘴接过衣裳换好。


上了马车,芈月兴奋地不行。拉着嬴驷望向窗外。

嬴驷忙拉紧帘子“你若再偷看被人发现了可不好。”

芈月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月儿知道了。”

“只是赢夫人究竟怎么了?大王不是说要去看望赢夫人吗?”

嬴驷笑而不语。


「【北郊行宫】

赢夫人正在宫里看书,抬眸瞧见嬴驷走进殿中笑着说“当真是稀客,怎的大王有空到我这来坐坐。”

嬴驷不好意思地笑道“寡人想到姐姐这讨杯茶喝。”

“哦?我这竟有比大王那更好的茶?你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到我这必是有事求我,还给我来这套虚的。”

“说吧,到我这来有何事。”赢夫人捋了捋袖摆。

“寡人知道瞒不过姐姐慧眼,除夕那日我想出宫一趟。”

“你要出宫便出宫好了,如今你是大王谁还能拦你不成?”赢夫人笑瞠道。

“怕不是自己想去,还想拖着谁一块呢吧。”

“姐姐怎的还拿寡人打趣,这宴会的歌舞杂技寡人也从不感兴趣。”

“我看你哪是对歌舞杂技不敢兴趣,只是那兴趣都投在芈八子身上了吧。”

嬴驷无奈笑笑,“罢了,你难得求我一回,我总不好驳了你的面子。”

嬴驷举起身前茶水“那寡人便以茶代酒,谢姐姐了。”」


到了宫外,街市上火树银花人潮攒动,倒是比宫里更热闹。不等嬴驷扶起芈月已先一步跳下车厢。

嬴驷瞧她那活脱样一脸宠溺,“慢点。”

“不过一阵子没出宫瞧给你急得。”

“老伯还说呢!自怀了稷儿事事拘着我。”

 嬴驷无奈笑道“若不拘着你,你还不翻了天。”

爆竹声不觉于耳,嬴驷怕她胆小欲捂住她的耳朵,还未动上手芈月早已跑到跟前拍掌叫好。

“早该明白的,这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怎会怕这些。”

嬴驷只得乖乖跟在她身后,芈月见旁无人这才回过神,忙回头去寻嬴驷。紧紧拉住嬴驷的手“老伯走快点,若丢了可怎么办。”

“有卿如此,何不乐哉。”嬴驷低语道。

“那有卖兔子灯的,可喜欢。”一群孩童已牢牢围住那卖灯的老翁,拉着自己的爹娘撒娇“爹爹,孩儿想要这个兔子灯。”过年孩子想要的东西家里哪有不许的,便高高兴兴掏出银两换取了那灯,小孩拿了灯便向街头跑嘴里还撒欢地叫着。

芈月瞧那兔子灯灵动好看,到底还是有颗小女孩的心。瞧面前那孩童如此撒娇,便也有样学样拉紧嬴驷袖摆晃动娇嗔道“老伯,月儿想要这个兔子灯。”

嬴驷瞧她那模样轻拍了她的额头“不学点好的。”随后牵着她的手走到老者前“老人家,也给我家夫人拿个兔子灯。”

老者满脸笑意“哎呀,夫人真是好福气能得夫君如此宠爱。”

芈月不禁脸红,从嬴驷手中接过兔子灯。

“夫人可喜欢。”

芈月不再回话,脸红着赶紧要拉嬴驷走,却被一把拉回“唉,夫人走那么快做甚,这钱还没给呢。”说罢从怀中掏出钱币。

“多谢了。”



皮影戏刚好开场,前头已坐满了孩童。

“看得见?”嬴驷弯腰问道。

“有点瞧不到,前头人太多了。”芈月低声问道。

“老伯背你。”嬴驷说罢弯下腰去。

芈月浅笑一声“我又不是孩子了,被人看到可不丢人。”

嬴驷起身瞧她“你不是寡人的小老虎吗,怎的不算孩子了。”

芈月羞着脸慢慢伏上身。“夫人这下可瞧得真切了。”

芈月紧紧围着嬴驷脖颈轻语道“真切。”


皮影结束,已快至午夜,城头池边已站满人,等着一块放水灯。

嬴驷从旁的铺子中买来两盏水灯,递给她一只笔“可有什么盼的,写在水灯放在池中便都可实现。”

芈月笑着接过“老伯竟拿这些骗小孩的来框我。”

嘴上说着不信,可还是背过身去一笔一划写下“与君相知共白头”写完便藏到身后。

“给我看看写了什么?”

“不给,给别人看到就不灵了。”

“刚刚不还说这是哄孩子的。”

“哎呀,等会放的时候不就知道了。”说罢拉着嬴驷跑到岸边。

午夜已到,整个街市的上空都被烟花照亮了,染红了。一团团盛大的烟花象一柄柄巨大的伞花在夜空开放;像一簇簇耀眼的灯盏在夜空中亮着;像一丛丛花朵盛开并飘散着金色的粉沫。

二人紧紧相依蹲下放下水灯,

「与君相知共白头」

「与卿相悦共此生」

二人瞧那两盏水灯上的字对视一笑

“老伯是不是偷看我写的了!”

“哪有,这叫心有灵犀。”

嬴驷轻轻抱住芈月“这若是哄孩子的把戏,老伯倒是愿意哄一生。”

芈月不禁眼底含泪紧紧拥住“月儿也愿意一世被老伯哄着。”

烟花绽放在天空,无数水灯随风越飘越远,只是那两盏水灯穿过万盏水灯永远紧紧相依……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九章 初见黄歇

楚宫 御花园

芈月如今已经七岁了,虽然有些嫡公主的仪态,但是内心却改不掉玩闹的性情。前世的芈月成为八子,甚至是成为了太后之后,就再无这般可以肆意玩闹的时光了,芈月偶尔亦是会怀念在楚宫时无忧无虑的生活。

芈月身着粗布裙试着上树,不过脚下一滑就从树上径直跌倒,不过芈月摔下来后却没有痛感,却见着身下有个人。

这个人身着锦缎,是位男子,看似是八九岁那般,芈月仔细看了看这个男孩,却发觉这是前世芈月的初恋情人黄歇。

芈月见状连忙起身扶起了黄歇,询问道:“公子可有事?”

黄歇此时仍旧是彬彬有礼,起身后便作揖行礼:“姑娘,子歇无事。”

芈月当然知道他是子歇,不过却装作无知的样子问道:“原...

楚宫 御花园

芈月如今已经七岁了,虽然有些嫡公主的仪态,但是内心却改不掉玩闹的性情。前世的芈月成为八子,甚至是成为了太后之后,就再无这般可以肆意玩闹的时光了,芈月偶尔亦是会怀念在楚宫时无忧无虑的生活。

芈月身着粗布裙试着上树,不过脚下一滑就从树上径直跌倒,不过芈月摔下来后却没有痛感,却见着身下有个人。

这个人身着锦缎,是位男子,看似是八九岁那般,芈月仔细看了看这个男孩,却发觉这是前世芈月的初恋情人黄歇。

芈月见状连忙起身扶起了黄歇,询问道:“公子可有事?”

黄歇此时仍旧是彬彬有礼,起身后便作揖行礼:“姑娘,子歇无事。”

芈月当然知道他是子歇,不过却装作无知的样子问道:“原来公子名子歇,听闻屈原屈夫子有一高徒,名为黄歇,可否就是公子?”

子歇依旧恭敬答着:“屈子正是子歇的师父。”

不过这时,有一侍女急匆匆地跑到芈月身旁道:“九公主,婢子可是找到公主了,王后让婢子来找公主回渐台。”

黄歇见那侍女称呼芈月为九公主,忽然就想起了她的身份,再一次对着芈月行礼:“子歇适才冒犯九公主,还望九公主宽恕。”

芈月的语气忽然间温和些许,对着黄歇道:“无碍,讲来黄公子亦是救了本公主,本公主应是感谢公子才是。母后刚刚派侍女传我回去,那本公主先走了,黄公子请自便。”

芈月讲完便与侍女一同回到渐台,而黄歇却是呆滞了很久才离开了原地。

楚宫 渐台主殿

芈月进殿后,先给楚王后行了礼,便走至楚王后跟前,见芈姝亦在此处,便也打招呼道:“姝姐姐。”

楚王后笑着给芈月用帕子拭去汗水,便看向芈姝问道:“姝儿,你今日找母后来是有何事?”

芈姝略微垂下头,恭敬地对楚王后道:“母后,姝儿想拜屈夫子为师。”

楚王后听此有些不解:“你父王近来是有些想给宫中的公子公孙们去请师傅,不过公主们可从未让师傅们去教习,而是让高唐台的女师们来教习诗词歌赋。”

这时芈姝还未等继续同楚王后讲话,楚威王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公主为何不能去拜师习六艺?”

楚王后见楚威王进来,连忙拉起芈月,芈姝此时亦是上前同楚王后以及芈月一同行礼:“给(大王)父王请安。”

楚威王扶起了楚王后,又同时拉起了芈月与芈姝,满是威严的面庞却透出不合时宜的微笑,并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

楚威王领着芈月与芈姝走到正位上坐下,对楚王后温和道:“王后无需管束姝儿与月儿太多,姝儿知道上进可是好事情,再者,姝儿是我大楚的嫡公主,合该有着最好的一切,月儿亦是如此。”

楚王后见楚威王不反对,可还是有些忧心忡忡:“那若是这般行事,大臣们不会议论大王吗?”

楚威王并不在意,轻笑道:“自是不会,再者,寡人前些日子就想着让屈子去教习咱们的几位公子与两位小女儿,这件事情已经同屈子讲过,寡人想着过些时日告诉王后,不过想着姝儿自己提起,寡人倒是要同王后讲这些了。”

楚王后内心惊喜,起身给楚威王行了大礼:“妾替姝儿与月儿谢过大王,大王如此为着妾的孩子们思虑,妾甚是感激。”

楚威王扶起了楚王后,拍了拍王后的手温言道:“寡人都是为了咱们的孩子思虑,毕竟,公子公孙都能被师傅教习,而公主们却仅仅同女师学习,但是寡人亦是舍不得姝儿与月儿被冷落在一旁。”

楚王后温柔地对着楚威王笑了笑,而身旁的芈姝有些欢喜,芈月却是平静无波。芈姝见芈月面无表情,就轻轻拍了拍芈月问道:“月儿,咱们可以同哥哥们一起拜屈夫子为师,你为何不甚欣喜?”

芈月前世就已经拜了屈夫子为师,亦是学习过一些,不过,她这一世不想同黄歇过多纠缠,于是就有些平静。

芈月有些尴尬,却依旧稳住心神道:“姐姐,今日月儿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跌下来,砸到了屈夫子的高徒黄歇,月儿适才想着,怕见面会有些尴尬。”

芈姝听着此话,不由得心神一荡,前世芈月与黄歇是恋人,未成想两个相爱的人还会遇见,说不准她们今世可以顺利地在一起。

若是芈月知道芈姝的想法后,就会觉着这是天大的误会,前世芈月与黄歇的情感逐渐地因各种事情消耗殆尽,最后亦只是普通友人那般,芈月前世真正放不下的人就是秦王嬴驷,毕竟他带给了自己很多,并给了她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芈月暗暗想着:姐姐,今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嫁给黄歇,毕竟已经没有情了,不过月儿希望姐姐嫁一个如意郎君,并非秦王,愿姐姐不要再重蹈覆辙……


爱做饭的守约

王者荣耀雍容华贵女性组(武则天,女娲,芈月)改图

这三个中间谁最失态我不说了,你们懂的😃

王者荣耀雍容华贵女性组(武则天,女娲,芈月)改图

这三个中间谁最失态我不说了,你们懂的😃

小羽转晴

第五十六章:解药(二)

嬴驷下令让穆监联合庸芮彻查此案,很快嫌犯中行期和范贾被捕,可通过二人却并未找到解药。

“大王,那个中行期曾经与张子有来往。”

嬴驷不免诧异“此话当真?”

“当真。”穆监微微点头。

“让那庸芮好好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秦国得知各国都在招兵买马,欲联合对秦。秦王一面在国内加大征兵力度、竭力筹集兵粮,一面让司马错和嬴华操练军队,铸造兵器,以准备迎战。


日夜交替,嬴驷眼瞧芈月的脸色愈发不好,身子也渐渐凉了下去。太医令在旁冷汗直流却是毫无办法,嬴驷脾气本不是急躁之人,但只要眼前人是芈月他便再顾不上什么。

“无能无能!你便只会说这两字吗?”嬴驷的吼声又一次在偏殿响......

嬴驷下令让穆监联合庸芮彻查此案,很快嫌犯中行期和范贾被捕,可通过二人却并未找到解药。

“大王,那个中行期曾经与张子有来往。”

嬴驷不免诧异“此话当真?”

“当真。”穆监微微点头。

“让那庸芮好好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秦国得知各国都在招兵买马,欲联合对秦。秦王一面在国内加大征兵力度、竭力筹集兵粮,一面让司马错和嬴华操练军队,铸造兵器,以准备迎战。



日夜交替,嬴驷眼瞧芈月的脸色愈发不好,身子也渐渐凉了下去。太医令在旁冷汗直流却是毫无办法,嬴驷脾气本不是急躁之人,但只要眼前人是芈月他便再顾不上什么。

“无能无能!你便只会说这两字吗?”嬴驷的吼声又一次在偏殿响起。

“大王恕罪。”李密短短两天多少次怕自己人头不保。

这时,穆监的声音从旁响起“大王,魏夫人求见。”

“寡人没空见她。”嬴驷冷冷抛下一句。

“大王,魏夫人说……你不想见她无妨,只是若是耽误八子病情恐怕大王会愈加上火。”

嬴驷微微一震,稍平息几分。“让她在宣室殿侯着,寡人稍后就过去。”



嬴驷到时,魏夫人已侯着些时候了。

“大王。”魏夫人行礼道。

“免礼,你让穆监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臣妾知道大王为了八子心中焦虑,臣妾感同身受。”

嬴驷却不愿看她做戏,厉声道“寡人问你,到底有何事。”

“臣妾想,这和氏璧送到宫中,要经过多少人手,很难算计到一定会害到谁。所以,这胆大包天的下毒之人应当是在宫中。”魏夫人一字一句说得似乎极其恳切。

“何以见得。”嬴驷问道。

“大王不相信臣妾的话?”魏夫人眼角竟已噙了泪。

“眼下谈不上信与不信,你要拿出根据来。”

“宫中若有人敢做这样的事,除非她手中早有解药,因为她在害人之前首先要确保自己无恙。再之,她必定心中有数,知道谁会死。不然她煞费苦心,伤害的却可能是对她无关紧要的人。既然这样,臣妾已经找到了这下毒之人 。”

“谁。”嬴驷声音不免提高几分。

可这时,魏夫人又装作一副为难不好开口模样。

“说啊,谁?!”嬴驷焦急吼道。

魏夫人跪下答道“是王后。”“臣妾知道一定是王后 。”

“王后?你大胆!”嬴驷斥责道。

“这和氏璧在王后手里拿的时候最多,她有机会让人做手脚 !”

嬴驷沉吟片刻仍不敢相信“你是说,王后为了这和氏璧要杀害她的亲妹妹?”

“王后怎么想臣妾不知道 ,但是臣妾可以断定,皇后手中还有那解毒之药 !”

见嬴驷仍有几分疑虑,魏夫人接着说道“大王是否还记得 ,上次芈月临盆。王后昏睡不醒,就是吃了从楚国带来的安神药。王后的媵女景氏曾经透露,皇后有一只匣子 ,里面装的都是从楚国带来的所谓的神药 。据说这些药十分珍贵 ,连我们宫内的御医都没有见过,其中就有解各种奇毒之药。 ”

嬴驷仍不敢相信,他虽知芈姝与芈月有嫌隙,但却犯不上药下毒害死自己亲妹妹如此。

“即便如此 ,也无法证明 那里面有芈月所需要的解毒药。”

魏夫人有备而来早已准备好一切“女医挚已经断定,芈月所中之毒是楚国的蛇毒 。芈月中毒当晚,王后被景氏提醒,他自己也染上蛇毒 ,便唤人拿来了那个匣子,吃了匣子里面的药 。 ”

“大王,臣妾猜测,那定是芈月需要的解毒药!”魏夫人越说越大声。

嬴驷遣退了魏夫人将穆监唤来。

“去,把王后喊来。”

穆监不解“大王……”

“让她,把匣子也带着。”嬴驷冷冷抛下一句话。

“是。”穆监不再多问。


穆监快步赶到椒房殿中,“大王宣王后即刻去宣室殿。”

芈姝虽有几分疑虑却仍起身准备现在赶过去。只是接下来穆监的话让她差点惊愕倒下。

“大王还叫老奴转告王后 ,别忘了拿上从楚国带来的匣子。 ”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八章 芈戎出世

自打芈月与芈姝二人想到了前世的事情之后,二人心中好似确定了什么一般。 芈月不依旧是按照前世那般,每日都在楚宫中玩耍,偶尔还去云梦台附近,通过婢子的谈话来打听向八子的情形。
而芈姝却是捧起了书卷,因着前世自己的学识不如芈月,导致在很多情况下吃了大亏,芈姝就决定努力读书,让自己充实起来。
不过,这样平静的时间亦是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就到了向八子生产的日子。
楚宫 渐台主殿
芈月与芈姝二人在楚王后身边学一些嫡公主该有的礼节,芈姝因着前世学过,稍微有些心不在焉,不过芈月倒是听得极其认真,前世即便是成为了太后,总归还是有人诟病她出身低微,因此芈月就想着多学一些东西,或许可以改变这一切。
母女三......

自打芈月与芈姝二人想到了前世的事情之后,二人心中好似确定了什么一般。 芈月不依旧是按照前世那般,每日都在楚宫中玩耍,偶尔还去云梦台附近,通过婢子的谈话来打听向八子的情形。
而芈姝却是捧起了书卷,因着前世自己的学识不如芈月,导致在很多情况下吃了大亏,芈姝就决定努力读书,让自己充实起来。
不过,这样平静的时间亦是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就到了向八子生产的日子。
楚宫 渐台主殿
芈月与芈姝二人在楚王后身边学一些嫡公主该有的礼节,芈姝因着前世学过,稍微有些心不在焉,不过芈月倒是听得极其认真,前世即便是成为了太后,总归还是有人诟病她出身低微,因此芈月就想着多学一些东西,或许可以改变这一切。
母女三人正是其乐融融,而玳瑁却是走进来禀报:“王后,云梦台那边来报,向八子发动了。”
楚王后一听,面上依旧平静,可还是起身带着芈月芈姝二人去往了云梦台。

楚宫 云梦台
楚王后一行人到达云梦台后,见楚威王亦是在此,就行礼道:“给大王(父王)请安。”莒姬见是楚王后,亦是行礼:“妾拜见王后。”
楚王后冷淡着问莒姬:“免礼罢,向八子如何了?”
莒姬低眉顺眼地答到:“八子进产房已经一个时辰了,或许还要过一阵子才能生。”
楚王后听此便也不讲话,就同芈姝芈月在一旁等候,又过了一个时辰,云梦台偏殿处传出了婴儿啼哭,只见女医挚抱着一个襁褓跪在楚威王面前。
“恭喜大王,向八子诞下了一位小公子。”
楚威王一听大喜:“好,寡人甚是欣慰,尔等重重有赏。”
楚王后亦是面色平静地恭喜着楚威王,而楚威王却上前把芈月抱在怀里,对楚王后道:“看来,月儿确实大楚的福星,大楚子嗣繁茂,定会千秋万代。”
楚王后轻轻摇头,忙赔笑道:“大王可不该如此宠月儿,妾想着,若是向八子诞下了小公子,大王打算赏她何物?”
楚威王看着芈月,看着王后亦是欣喜,便道:“向氏如今是八子,本应抬为良人,倒不如抬为美人较好,算是奖励她为寡人填后嗣。”
莒姬此时听闻,心中有些不愉,不过还是行礼道:“妾替向美人谢大王恩典。”
这时,楚威王想到了一事,对着楚王后道:“寡人还未曾想到给向美人的公子取名,王后有主意?”
楚王后笑着拒绝道:“妾并不知这些,一切谨遵大王吩咐。”
芈姝见自家母后有些拒绝,就上前对着楚威王行礼道:“父王,姝儿觉着有一字,给向美人新诞下的弟弟较为合适。”
楚王后不解芈姝的作为,想去拦着却被楚威王打断,楚威王饶有兴致地问道:“姝儿觉着哪一字可赐给你弟弟?”
芈姝落落大方答着:“自然是‘戎’字,姝儿近来阅览书籍,忽然看到一些文章,深觉男儿应戎马一生,为国尽忠,因此女儿希望弟弟叫戎,将来可以为楚国开疆拓土。”
芈月亦是插言道:“姐姐讲得极其有道理,将来芈戎弟弟可以为了楚国戎马一生,为父王与太子哥哥打下更多的江山。”
楚威王见两位女儿都喜欢芈戎,便同王后夸赞道:“王后教导有方,姝儿与月儿都喜欢戎儿,到时候戎儿大些可让他们一起玩。”
楚威后宠溺着望着两个女儿笑笑不语,过了很久,楚王后就带着芈月与芈姝回到了渐台,而楚威王亦是看了看芈戎,问候了向美人,便亦是回到章华台去处理政事了。
时间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三年,芈月此时已经七岁,芈姝亦是九岁,就连芈戎都已经三岁了……

Different World

芈月:“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王太后,可以富国强兵!”

吕雉:“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皇太后,可以富国强兵!”

武则天:“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女帝,可以富国强兵!”

慈禧:“我会让你们仨的努力变成笑话……”

芈月:“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王太后,可以富国强兵!”

吕雉:“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皇太后,可以富国强兵!”

武则天:“我证明了女子可以当好女帝,可以富国强兵!”

慈禧:“我会让你们仨的努力变成笑话……”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七章 两姐妹的烦恼

楚宫 渐台东偏殿
芈月在偏殿中独自一人呆着,想到今日见到了向氏,不由得心中担忧,感觉悲凉。明明眼前的那个是前世自己一直念着的亲生母亲,可因为今世身份有别而无法靠近。
芈月见四下无人,悄声的自言自语道:“娘亲(此处指向氏),你可知月儿一直在想你,你那么早就抛下月儿独自离开,让戎儿与小冉都失去了娘亲。”
“月儿前世未能帮你报仇,可今世楚威后成为了月儿的亲生母亲,月儿不能做什么的,不过月儿会想法子尽力让娘亲平安的在宫内终老,亦让葭儿还有戎儿得个好去处。”
芈月想到娘亲,忽然又想到了前世的恋人,分别是黄歇,秦王嬴驷,以及义渠君翟骊。芈月毕竟是真正的付出心力爱过这三个人,不过,前世下来,对于黄歇最终还...

楚宫 渐台东偏殿
芈月在偏殿中独自一人呆着,想到今日见到了向氏,不由得心中担忧,感觉悲凉。明明眼前的那个是前世自己一直念着的亲生母亲,可因为今世身份有别而无法靠近。
芈月见四下无人,悄声的自言自语道:“娘亲(此处指向氏),你可知月儿一直在想你,你那么早就抛下月儿独自离开,让戎儿与小冉都失去了娘亲。”
“月儿前世未能帮你报仇,可今世楚威后成为了月儿的亲生母亲,月儿不能做什么的,不过月儿会想法子尽力让娘亲平安的在宫内终老,亦让葭儿还有戎儿得个好去处。”
芈月想到娘亲,忽然又想到了前世的恋人,分别是黄歇,秦王嬴驷,以及义渠君翟骊。芈月毕竟是真正的付出心力爱过这三个人,不过,前世下来,对于黄歇最终还是没了最开始的爱情,只不过当成亲人而已,至于义渠君翟骊,芈月最多的还是对于他感到愧疚,但是秦王嬴驷,不仅让她再次感受到了父亲的宠爱,又教会了她许多,并且嬴驷是真真切切地爱着芈月,珍惜芈月,可谓是一种高岸深谷的情意。
芈月不由得轻声道:“子歇,若是有缘再见,那我们就仅仅当兄妹罢了,希望你可以遇到你喜欢而且真正能够和你在一起的女子,咱们的缘分前世就已经结束了,这一世,我不愿纠缠你。”
“翟骊,我总是说你是个野马驹子,看来真的不假,前世的我还是利用你,之后取了你的性命。不过,你的天地应该在广阔的草原,并非王城,希望你今世可以在属于你的天地大展宏图,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大王(秦王嬴驷),月儿前世本以为自己可以喜欢子歇一世,可后来发生的一切,都会让月儿不由自主地想起你,若是今生我们有缘,那我们就在一起,若是无缘,月儿亦是希望你实现你的抱负。”
芈月讲完这些后,突然间想到了自己的姐姐芈姝,起身望着芈姝所在的偏殿,悄声道:“姐姐,前世是月儿做错了,你放心,这一世月儿什么都不和你抢,你前世在秦国活得很苦很累,今世月儿希望你嫁给其他人,可以过得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楚宫 渐台西偏殿
芈姝同芈月,还有楚威王与楚王后看望完向八子与芈葭之后,亦是挥退下人,独自思考着前世今生。
前世的芈姝作为嫡公主,嫁到秦国成为王后,一举诞下嫡子,不过最好的筹码却因为她自己的愚蠢输了个精光。
但是,芈姝心中还是有一些心结,那就是芈月。前世芈月被威后关在离宫的月华台,是自己以嫡公主身份冲过去救下芈月与黄歇,还不顾自身危险,喝下有毒的水,让自己的母后为了芈月去请女医挚。
那时候的她们特别开心,互相诉说着自己喜欢的人,芈月亦是保证过她不会抢芈姝喜欢的人,后来由于威后从中作梗,将黄歇许配给芈茵,芈姝不得不带着芈月一同去秦国,还想着法子让她与黄歇私奔。
不过,义渠人却来抢亲,导致黄歇生死不明,芈月亦是为了黄歇报仇才随着芈姝来到秦国,芈月亦是承诺过绝不侍寝,可后来,秦王嬴驷却是一直都宠爱芈月。这让芈姝尝尽了孤独寂寞,最后发生了一些事,使得嬴驷对芈姝逐渐疏远,让芈姝生不如死。
芈姝想到这些,不由得抱着头潸然泪下,喃喃道:“月儿,你说过绝不侍寝,还说过不与我抢,可是你处处同我较劲,无论是大王的宠爱,还是儿子的宠爱,甚至其他的方方面面,你都要与我争。”
“你说你侍寝留在秦宫是身不由己,我看是未必,你的心中早已抛下了黄歇,转头就爱上了大王,还有了他的孩子,后来黄歇回来,求你跟他一起走,你却不走。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你的那份情简直消失殆尽。”
“自打我做了惠后之后,我就想着报复你,可我最后得了什么,还不是你的禁足,你想找我恢复姐妹情,可惜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不过,后来不知不觉间我想起了咱们在楚宫时的生活,以及刚来秦国时你待我的好,我都记得。”
“月儿,前世的事情姐姐还是放不下,不过,对你的怨恨可能会少很多,毕竟这一世咱们都是母后的女儿,你也无需经历那些仇恨,姐姐希望你能做一个快乐的小公主,将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嬴驷,姝儿承认确实喜欢过你,心里一直在想着你对我的温柔,若是今世有缘的话,希望姝儿能同你再叙前缘。”
芈姝想完之后,抹干眼泪,拿起书卷开始看,这一世的芈姝比上一世喜欢看书,她上一世学识不如芈月,这一世,希望能够补全不足之处罢……

——————写在最后的话——————

芈月与芈姝要不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或许她们就会一直是好姐妹,不过这一章是为后面小虐芈月芈姝做铺垫,毕竟两个人重生后想法不同,就会有隔阂,不过,她们最终还是会说开一切的,最终就会做真正的好姐妹。(请看后面的章节)

注:电视剧的芈月有些绿茶,可是这个文章不会那么塑造,不然的话我都会觉得ex;亦是会增加一些芈月在原著中思虑周全,谨慎小心的性格,不会让芈月那么的鲁莽,那么的绿茶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六章 楚宫的美好生活(二)

楚宫 渐台
今日由于楚威王的到来,使得楚王后所出的芈槐与其他四位公子们亦是来到了渐台同父王母后以及姐妹们用膳。
芈月前世几乎没有注意过楚王后所出的其他四位公子们,如今的太子芈槐已经是19岁了,而坐在芈槐身旁同芈槐一样高的公子如今亦是17岁,名为棋,坐在他们对面的两位公子,分别是13岁的芈枰,与11岁的芈皓,同芈姮坐在一处的公子则是15岁的芈柏。
这些公子们面相清秀,不过隐约看出有一丝丝楚王后的模样,不过就是没有那般刻薄之气,芈槐与那些公子以及芈姮都坐在下首,而芈月与芈姝便坐到了楚王后与楚威王身旁用膳。
待用完膳后,楚威王又考教了公子们的功课,又关心了一下芈姮,之后就打算宿在渐台,楚威王刚要进......

楚宫 渐台
今日由于楚威王的到来,使得楚王后所出的芈槐与其他四位公子们亦是来到了渐台同父王母后以及姐妹们用膳。
芈月前世几乎没有注意过楚王后所出的其他四位公子们,如今的太子芈槐已经是19岁了,而坐在芈槐身旁同芈槐一样高的公子如今亦是17岁,名为棋,坐在他们对面的两位公子,分别是13岁的芈枰,与11岁的芈皓,同芈姮坐在一处的公子则是15岁的芈柏。
这些公子们面相清秀,不过隐约看出有一丝丝楚王后的模样,不过就是没有那般刻薄之气,芈槐与那些公子以及芈姮都坐在下首,而芈月与芈姝便坐到了楚王后与楚威王身旁用膳。
待用完膳后,楚威王又考教了公子们的功课,又关心了一下芈姮,之后就打算宿在渐台,楚威王刚要进入内室,外头有人来禀报:“大王,云梦台来报,莒姬的媵女向氏有喜了。”
楚威王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吩咐道:“既然向氏有喜,且两年前诞下了十公主芈葭,那就赐她向八子的位分罢。”
楚王后一听向氏有喜,内心虽是不舒服,但亦是故作大度地劝道:“大王,既然向氏有喜了,大王该去云梦台看看她。”
楚威王否决了楚王后的提议:“不了,今夜寡人就宿在你这,明日寡人下朝后,你就随寡人去云梦台罢。”
楚王后内心欣喜,表面仍是平静:“是,谨遵大王吩咐。”
一旁的芈月听见向氏有喜,心里比较担忧,前世的向氏的确是因为诞下芈月与芈戎得到了向妃之位,但是后来却被楚王后算计离宫。而今世向氏不过是个媵女而已,诞下的无论是公主还是公子又不会影响储位。
过了不久后,楚威王与楚王后就歇下了,而楚王后的孩子们亦是回到了各自的住处。
楚宫 渐台偏殿
芈月躺在塌上,不由得回想起前世与今生的所有,前世向氏虽诞下芈月,不过还是媵女的位分,待后来诞下芈戎后才升为了向妃。在宫内,无论是嫔御或是媵女都会被称为夫人,夫人就是个统称。
今生芈月与向氏以及莒姬再无任何干系,她是王后所出的嫡公主,应该要大方得体,不能太过亲近于后宫嫔御与楚威王的庶子女。可芈月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情感,毕竟向氏是自己的生母,莒姬亦是看顾过自己三载,自是无法割舍,还有向氏未出生的孩子,亦就是芈戎,前世的他一直受苦,而今世芈月想着给他芈月所能给的一切。
芈月思及这些,便放心地睡下了,无论如何,芈月都会尽力保那些人平安。
第二日,楚威王与楚王后带着芈月芈姝一同去云梦台来看望怀孕的向氏。

楚宫 云梦台偏殿
“妾莒姬拜见大王。”一位美艳但是只有温和的女子向楚威王与楚王后行礼,她就是云梦台的主位莒姬,莒姬本姓己氏,是莒国公主,后来莒国被楚威王所灭,莒国王族被纳入到楚国之中,成为楚国的贵族。
而八子向氏亦是出生于向国,可向国比莒国还小,自是被灭,而向国王族就成为了莒国公主的媵妾。
楚威王见莒姬行礼,忙虚扶一下,而芈月此时突然开口问道:“莒夫人,葭妹妹在何处?”
莒姬见是芈月开口,忙行礼道:“回九公主,十公主在偏殿中,待会儿妾就让女葵带您与八公主过去。”
莒姬口中的女葵,自是前世照顾芈月很久的葵姑,芈月一听是葵姑,内心激动,却又保持端庄,而芈姝却看出芈月心不在焉的模样,倒是因人多不好张口,便想着有机会在问问芈月。
过了大约一刻钟,向八子进入了主殿,给楚威王,楚王后以及莒姬行了礼,又拜见了芈姝与芈月这二位嫡公主。
芈月见到前世的生母,险些流泪,同时女葵亦是遵着莒姬的吩咐,带芈月与芈姝到了偏殿与看望芈葭。
芈姝与芈月随着葵姑进了云梦台偏殿后,看见小小的芈葭自己在床上玩,便一同过去坐在芈葭旁边。
芈姝对这位前世没有的姐妹倒是无感,因为在她心中,最重要的姐妹就是大姐姐芈姮以及前世在她身边的妹妹芈月。
芈月却是因为前世生母的情结,对于这位生母所出的妹妹很是喜欢,一直逗弄她。
芈葭亦是开口叫着:“姐姐,姐姐”不知是叫芈月还是芈姝,而且芈葭亦是能说几个字,于是芈月就端起了姐姐的范,开始教她学说话。
一旁的女葵见芈月与芈葭玩得开心,心中亦是欣慰,女葵是从莒姬年幼是便是服侍在侧,一直到嫁到楚宫都是她,她见着芈姝倒是没什么感觉,芈月虽是嫡公主,不过却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特别想要亲近她。
大概半个时辰后,楚王后就带着芈月芈姝回到了渐台。
楚王后回到渐台后,让芈月芈姝一同去玩,自己就同心腹说话。
“今日看到向氏,不知为何心里总归是不舒坦。”楚王后愁容满面,而玳瑁在一旁宽慰着楚王后:“小君(对王后的称呼,类似于娘娘),婢子本不该讲这些,可见到王后忧愁,婢子心中亦是不舒服。其实太子之位已经,又是小君的亲子,还是楚国的嫡公子,身份自是尊贵,其他庶子根本无法威胁到太子的储位。”
楚王后见玳瑁如此关心自己,难得的展露笑颜:“玳瑁,咱们主仆多年,情感已经超越主仆,我心中亦是把你当成亲姐妹,你的话有道理,毕竟槐儿是太子,若是大王想易储,还得在乎那些老臣是否同意。”
玳瑁听了楚王后的话之后,亦只是笑而不语,便下去给楚王后去准备膳食……

玖幺

这个狄仁杰真的超厉害

这一局基本都是他带飞

而且聊天也挺有意思

这个狄仁杰真的超厉害

这一局基本都是他带飞

而且聊天也挺有意思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五章 美好的宫中生活(一)

楚宫 章华台门外

有一位小女孩不断地在台阶上走着,她的身形娇小,上大殿的台阶较为费力,这位小女孩就是芈月,说起来,芈月亦是重生了。

芈月发觉自己重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楚王后腹中了,后来出生之后,见抱着自己的女子是楚王后,亦是前世害死她生母,逼死她养母的楚威后,内心很是复杂,但是芈月出世之后,发觉自己如今成为了嫡公主,楚王后以及他的子女们,还有前世与她不对付的玳瑁都对芈月关爱有加。

逐渐地,她因为这些人的疼爱,对前世的事情亦是逐渐地放下内心的芥蒂,坦然接受这一切,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忧着自己前世的生母向氏与养母莒姬。

她如今年岁尚幼,自然不好去打探这些事,她只好每日呆在渐台享受楚王......

楚宫 章华台门外

有一位小女孩不断地在台阶上走着,她的身形娇小,上大殿的台阶较为费力,这位小女孩就是芈月,说起来,芈月亦是重生了。

芈月发觉自己重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楚王后腹中了,后来出生之后,见抱着自己的女子是楚王后,亦是前世害死她生母,逼死她养母的楚威后,内心很是复杂,但是芈月出世之后,发觉自己如今成为了嫡公主,楚王后以及他的子女们,还有前世与她不对付的玳瑁都对芈月关爱有加。

逐渐地,她因为这些人的疼爱,对前世的事情亦是逐渐地放下内心的芥蒂,坦然接受这一切,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忧着自己前世的生母向氏与养母莒姬。

她如今年岁尚幼,自然不好去打探这些事,她只好每日呆在渐台享受楚王后的照顾疼爱,有时,楚威王亦是会来到渐台来看望她与芈姝。

可近来半载,楚威王不知为何一直忙于政事,根本不入后宫,芈月这才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就来到了楚王所在的章华台,虽然叫台,但是亦是一个大殿,楚威王平日就是处理证事,偶尔会宿在此处。

芈月走进大殿前,想着直接进去找楚威王,却被侍卫拦下,抓着手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章华台,大王有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芈月一时挣脱不了,但是想到了前世,就用强硬的态度对那侍卫道:“你放开我,我自己回去。”

那侍卫放开了抓着芈月的手,而芈月用小短腿快速进入了大殿,侍候楚威王的总管寺人吴,发觉了芈月的存在,恭敬道:“月公主,您怎么来此处了?”

芈月见是楚威王身边的随侍寺人,语气温和:“月儿是来见父王的。“

寺人吴本想拒绝,可内室传来了一声:“还不快些让月公主进来。”

原来是楚威王发话,寺人吴把芈月带到内殿门口就先行告退了,芈月独自一人走进内殿,见楚威王在看奏折,忙跑到他身边行了个礼:“月儿见过父王。”

楚威王抬头见是芈月,眸中有些笑意,就招手让芈月坐到他身边,芈月兴高采烈地走过去坐在楚威王身边,安静地看着楚威王处理政务。

楚宫 渐台正殿

芈姝如今已经六岁,正是百无聊赖地坐在了内殿中,而楚王后吩咐玳瑁做些点心给楚威王带过去,楚威后吩咐完之后,便笑着问芈姝:“姝儿,待会儿随母后一同见父王可好?”

芈姝不再像前世那样畏缩,很是大方得体地回着楚王后:“当然,姝儿亦是思念着父王,正好随母后一同去章华台,连月儿前些日子亦是在念叨着父王。”

楚王后对芈姝的回答很是满意,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儿,忙问身边的玳瑁:“月儿在何处?”

玳瑁恭敬地回道:“照顾月公主的傅姆与奴婢今早来报,月公主独自一人离开了渐台,不知去向何处?”

楚王后一听眸中有些忧愁,可却有些释然,她生了五子三女,各个都很稳重,除了小女儿芈月,芈月自打会走后,就开始在楚宫中到处玩耍,不过却是很少闯祸。

楚王后想及此,同时见着婢女们拿来点心,就带上芈姝离开了渐台去往楚威王所在的章华台。

楚宫 章华台

这时,楚威王还是在处理政事,芈月就起身给楚威王用小手捶背,边捶边问道:“大老虎舒服吗?”

楚威王威严的面庞出现了笑容:“有小老虎敲背,大老虎自是舒服。”

在芈月捶背的时候,楚王后带着芈姝走了进来,见到芈月之后,面上亦是笑着,拉着芈姝先给楚威王行礼,之后芈月见到楚王后,连忙跑至楚王后身旁,笑着问道:“母后与姐姐亦是来看望父王的吗?”

楚王后宠溺地用手指轻轻碰了芈月的额头,嗔怪道:“你个小丫头,母后本以为你自己又出去玩,未曾想你亦是来看望你父王。”

芈月听了此话后轻轻的微笑,而芈姝本是稳重,可还是有一点点紧张,而芈月就拉着芈姝走到楚威王身旁坐下。

与此同时,楚王后从食盒拿出了点心,芈月一看眼睛都亮了,可能想着这是给楚威王做得并没有伸手,同时楚王后亦是替芈姝对楚威王道:“大王,这是姝儿的一片心意,姝儿想父王就让膳房特意给大王做您爱吃的点心。”

芈姝亦是顺着楚王后的话接着道:“父王忙于政事甚是劳累,姝儿身为女子不能做什么,但是可以在小事上让父王放松些。”

楚威王很是意外,本以为芈姝有些拘谨,可近日能说出这般话,简直让他刮目相看,不由得摸了摸芈姝的头发,夸赞着楚王后:“寡人多谢你,给寡人生下这么孝顺的两个女儿,况且王后教育她们亦是辛苦,回头寡人就赐你一些近日新到的锦缎,就让你还有姮儿,姝儿还有我们的小月儿穿上新衣可好?”

楚王后很是高兴,连忙谢恩:“妾多些大王赏赐,有大王这句话,妾就是再辛苦亦是值得。”

见楚王后甚是欢喜,芈月与芈姝两姐妹亦是相视一笑,待楚威王处理完政务后,便同楚王后以及芈月芈姝去往渐台用膳。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四章 芈月出世

楚宫 椒室

“啊……”“啊……”椒室中传来了凄厉的叫声,这让在殿外等候的人都有些紧张,楚威王亦是担忧,不断踱步。芈槐与其他的公子亦是紧张到不敢动,只有芈姮,她虽有些紧张,但是一直在宽慰芈姝。

而椒室内,女医挚一直在给楚王后接生,身旁的婢女都一直不断地忙碌,而御医亦是在外面等候着,并适当的注意內殿的情形。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后,楚王后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诞下了一个女婴,女医挚见到楚王后平安生产,亦是松了一口气。

女医挚将孩子抱到楚王后面前,低头恭敬道:“恭喜王后,王后诞下了一位小公主。”楚王后见着襁褓中刚出生的女婴,心中充满了柔软,而且自打有喜以来的那种担忧亦是彻底落下了。...

楚宫 椒室

“啊……”“啊……”椒室中传来了凄厉的叫声,这让在殿外等候的人都有些紧张,楚威王亦是担忧,不断踱步。芈槐与其他的公子亦是紧张到不敢动,只有芈姮,她虽有些紧张,但是一直在宽慰芈姝。

而椒室内,女医挚一直在给楚王后接生,身旁的婢女都一直不断地忙碌,而御医亦是在外面等候着,并适当的注意內殿的情形。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后,楚王后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诞下了一个女婴,女医挚见到楚王后平安生产,亦是松了一口气。

女医挚将孩子抱到楚王后面前,低头恭敬道:“恭喜王后,王后诞下了一位小公主。”楚王后见着襁褓中刚出生的女婴,心中充满了柔软,而且自打有喜以来的那种担忧亦是彻底落下了。

楚王后看了看孩子,忽然想起楚威王与子女们在外面,忙道:“你去把孩子抱给大王看一眼。”

此时,天色已暗,楚威王亦是等候了很久,见到女医挚抱着孩子出来,上前询问道:“王后一切可还好?”

女医挚回道:“王后无大碍,只需好好歇息就可。”讲完,女医挚面带喜色跪下行礼道:“恭喜大王,王后诞下了一位小公主。”

楚威王听着楚王后诞下的是小公主并非小公子,某中略微透出失望,然后芈姮却是带着芈姝上前看了看她们的新妹妹,芈姮笑着对楚威王道:“父王,母后又给我与姝儿添了妹妹,而且妹妹长得竟是这般可爱。”

芈姝见到襁褓的一瞬间,感觉被吓到了,这个女婴有些神似前世的芈月,难道自己与芈月这一生竟是有如此深的牵绊吗?

芈姝见着襁褓中的婴儿,笑着道:“妹妹,以后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会好好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她人欺凌。”

芈槐与楚王后诞下的其他四位公子亦是上前看了看她们的妹妹,同时也讲了很多好听的话并做下了一直保护她的承诺。

楚威王见着孩子们都喜欢这位新妹妹,内心亦是欣慰,就走上前亲自抱起襁褓,同时打发了孩子们先回去,自己却进了内室来看望楚王后。

楚王后刚刚有些累,此时见楚威王进来有些欢喜,楚威王亦是满面喜色地走到楚王后身旁道:“王后,寡人多谢你给寡人这么好的女儿,虽然她是霸星,但是她又是寡人的嫡公主,这亦是天要兴我大楚。”

楚王后见楚威王如此夸赞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心中不安,温和道:“大王,妾并不在乎自己的女儿是否为霸星,妾只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平安康健幸福就够了,其余的虚名妾都不在乎。”

楚威王对此很是满意,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楚王后的玉手道:“王后的心思寡人明白,适才寡人想着,给咱们的孩子取何名?寡人看今夕月光皎洁,不如咱们的小公主取名为“月”吧。”

“芈月…”楚王后轻轻念着这二字,温柔地望着楚王与自己的女儿道:“妾替小公主多谢大王赐名。”

楚威王亦是开心,不过想着楚王后刚刚生产完有些劳累,并把孩子交到了楚王后手中就离开了。

而这时玳瑁走了进来,见楚威后抱着襁褓中的芈月有些心疼她,并主动接手了小公主逗弄,楚王后看着这一幕有些欣喜却有些忧愁,不断地叹气。

玳瑁有些不解,问道:“王后是否有烦心事?”

楚王后双眼无神,一直在思虑,过了一小会儿才主动开口道:“大王如今已经有九位公主,除了姮儿(大公主),姝儿(八公主)还有月儿(九公主)是我生的孩子,其他都是嫔御所出。”

“嫔御所出的公主名字都是与香草有关,而我的女儿的名字倒是极好的寓意,姮是月中仙子之意,姝是婉顺美好,而月本身指的就是月亮,月亮是可以容纳仙子的。我担心有人来日挑拨月儿与姮儿的关系,让她们反目成仇。”

玳瑁抱着小公主芈月,恭敬地劝着楚王后:“王后无需多虑,姮公主与月公主是一母所出亲姊妹,况且大公主亦是爱护姝公主,那自然亦是会爱护照顾着月公主。”

楚王后淡淡道:“亦是这般,但愿以后月儿能够平安幸福地长大罢。”

玳瑁微笑着点头道:“那是自然,月公主是最有福气之人,自然是可以平安长成的。”


三日后 楚宫 渐台偏殿

芈姝此时坐在芈姮身边,轻轻依偎着芈姮。芈姮亦是轻轻拍了拍芈姝,不由得笑出来:“你这丫头,这几日见到姐姐就一直赖着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

芈姝很想知道楚王后新诞下的公主的姓名,就问芈姮:“大姐姐,母后给咱们的妹妹起名字了吗?”

芈姮笑着抚摸着芈姝的头:“起了,叫月,是妹妹出生那日给起的名字,当晚月色皎洁,就给妹妹起了这般的名字。”

芈姝听到“月”这个字,就想着:原来该来的还是会来,不过今世姐姐与月儿你当上了亲姊妹,那么姐姐一定会照顾好你的,把欠你的一切都给你。

芈姮见芈姝不发一言,问道:“姝儿可是累了,累的话就先睡一下罢。”

芈姝点点头,就靠在芈姮的怀中睡着了,而一转眼间,芈月却是已经4岁了……


爱做饭的守约
王者荣耀芈月大秦宣太后改图 这...

王者荣耀芈月大秦宣太后改图

这个皮肤官方真的该优化一下出场和特效了,不然每出一个荣耀典藏都会有一个诸葛亮和芈月受到伤害,不然真的就是真是失态呀  

王者荣耀芈月大秦宣太后改图

这个皮肤官方真的该优化一下出场和特效了,不然每出一个荣耀典藏都会有一个诸葛亮和芈月受到伤害,不然真的就是真是失态呀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三章 芈姝重生

本文的一些情节与人物既以电视剧为基础,又参考着原著小说,不过人物性格就直接参考电视剧,不过不会特别极端(除了芈月,芈月的性格会是电视剧与原著的结合)

—————我是一条分割线——————

楚宫 渐台 后殿
在一个比较大的床榻上,躺着一位三岁的小女孩,她便是楚王后的女儿芈姝,楚国的嫡公主,她的眼睛缓缓睁开,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她发觉如今是白日,借着光亮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发觉自己的手很是柔软稚。她自己并未穿鞋,就下了塌,在殿中找到了一面镜子,她一看几乎吓了一跳,芈姝未曾想自己居然回到了三岁的时候。
她的思绪有些混乱,明明闭眼前是秦国的清凉殿,睁眼一看却发现是楚宫,芈姝顿时明白...

本文的一些情节与人物既以电视剧为基础,又参考着原著小说,不过人物性格就直接参考电视剧,不过不会特别极端(除了芈月,芈月的性格会是电视剧与原著的结合)

—————我是一条分割线——————

楚宫 渐台 后殿
在一个比较大的床榻上,躺着一位三岁的小女孩,她便是楚王后的女儿芈姝,楚国的嫡公主,她的眼睛缓缓睁开,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她发觉如今是白日,借着光亮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发觉自己的手很是柔软稚。她自己并未穿鞋,就下了塌,在殿中找到了一面镜子,她一看几乎吓了一跳,芈姝未曾想自己居然回到了三岁的时候。
她的思绪有些混乱,明明闭眼前是秦国的清凉殿,睁眼一看却发现是楚宫,芈姝顿时明白她又重来一次了,这一次,她要守护好自己所在乎的人:父王,母后,王兄,大姐姐,以及几位哥哥,还有芈月。至于往后的姻缘,芈姝暂时不会去考虑。
芈姝捋顺了情况之后,又回到了塌上,外头忽然传来宫婢的窃窃私语:“听闻怀上霸星的居然是王后,看来王后还是有福气,若是霸星是嫡子的话,那么王位自然是小公子的。”
芈姝一听见“霸星”二字,脑袋像是炸开了一般,她想起了前世楚王后在她出嫁前告诉的关于芈月的霸星的种种事迹。不过刚才听着宫婢道怀上霸星的竟然成为了自己的母后,前世则是莒姬的媵女向氏怀着芈月。难道今世却是彻底改变了?
芈姝很想知道一切的真相,刚想叫人,却见一位侍女走了进来,自是服侍楚王后的玳瑁,芈姝见到玳瑁倍感亲切,不由得掉下泪来。玳瑁见不得芈姝掉泪,忙快步上前哄着她:“姝公主,您是身子不适吗?”
芈姝摇了摇头,用自己的小手抹干眼泪,朝着玳瑁微笑道:“多些姑姑,姝儿没事,只是做噩梦了。”
玳瑁被吓了一下,又听着芈姝道自己无事,心稍微放松了一下,不过,芈姝又拉起了玳瑁的袖子问道:“姑姑,可否带我见见母后?”
玳瑁恭敬道:“那是自然,适才王后亦是派奴才来接公主去椒室。”
芈姝听着有些疑惑:“椒室?为何母后会在那里?”玳瑁耐心劝道:“王后是在椒室养胎,况且王后怀得是兴我大楚的霸星。”
芈姝听得云里雾里,但是还是回归了一些思绪,而此时玳瑁不由得懊悔,觉着不应该同芈姝讲这些,于是玳瑁让宫婢进来给芈姝熟悉打扮,并带着她去往了王后如今所居的椒室。
楚宫 椒室
楚王后坐在大殿中,手扶着脑袋在闭眼假寐,而身旁有一位女子在给楚王后打扇,这位女子衣着亦是华丽,长得极其类似楚王后,连王后刻薄之气在她身上都有一二分的体现,如今已经是八岁的年纪,却出落得美丽却又不失傲气。
她自然是楚王后的嫡长女芈姮,芈姮轻轻的给王后打着扇子,安静的不发一语,而此时,玳瑁带着芈姝走了进来,楚王后听见动静,慢慢地睁开眼睛,面上的冷淡在见到芈姝的那一刻,逐渐露出了笑脸。
芈姝见到自己的母亲,立刻不管不顾地扑倒楚王后的怀里,而芈姮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芈姝,有些疾言厉色,并摆出一副长姐的谱提醒着芈姝:“八妹妹,母后如今有孕,可经不得妹妹这般莽撞。”
芈姝突然想到楚王后有孕,悄悄地退至一边,面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楚王后见芈姝委屈,连忙招手让芈姝走至自己身边,抱住了芈姝,不过,楚王后亦是没有责怪芈姮,只是淡淡地教导着芈姮:“姮儿,无需待你妹妹如此严厉,母后知道你担心母后的身子,不过母后亦是怀过你们兄弟姊妹几人,自然知道该如何。”
“如今姝儿刚刚醒来,你就这般严厉,难道你就不怕吓到你妹妹吗?”
芈姮亦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面带歉意地看着芈姝,芈姮从楚王后手中抱过芈姝,安慰她道:“姝儿,是姐姐不对,姐姐不该疾言厉色,刚刚妹妹是不是被姐姐吓到了?”
芈姝见着芈姮的面容,深觉恍如隔世,不过芈姝未曾多思,便主动抱住芈姮道:“大姐姐,姝儿无事,姝儿只是太想母后与大姐姐了。”
芈姮见芈姝没有生气,便亦是释然一些了,芈姝见着芈姮的笑容,忽然想起芈姮前世嫁到齐国后,本来过着安稳的日子,可自己的夫君齐宣王突然崩逝,自己的四妹亦是媵女芈荞搭上了齐国新王田地,之后借着新王的手致使芈姮被禁足,最终病逝。
芈姝对于自己大姐姐的结局有些唏嘘,不过自己最终亦是那般结局,虽然芈姝被芈月禁足于清凉殿,但是衣食无忧,吃穿用度用度还是一国母后的规制,亦是比较安稳的活完了余生。
芈姝看着自家母后的小腹,不由得伸手摸了起来,楚王后亦是慈爱地看着两个女儿,温和道:“姮儿,姝儿,母后腹中是你们的弟弟妹妹,而你们亦是母后最爱的孩子,你们要答允母后,要好好地照顾她,可以吗?”
芈姮点了点头,而芈姝却是走神,前世向氏诞下的就是芈月,而今世霸星在楚王后腹中,难道今世自己与芈月能够成为同母的姐妹,若是这般的话亦是不错的,芈姝就不会存在着忧虑与芥蒂,可以全心全意地待芈月。
芈姝愣了一会儿神,转身对楚王后道:“母后,姝儿是姐姐,自然会爱护弟弟妹妹的。”
楚王后有些欣慰,可一转眼,时间过得亦是很快,转眼就临近了楚王后的临盆的日子…

文艺青年路易先生

第二章 重生前事

楚宫 章华台 

“臣夜观天象,发现有霸星降临,四辅变,六甲乱,主天下大变,天要兴我大楚。”

唐昧向上位的楚威王禀报着自己看到的星象,楚威王一听大喜,忙道:“你同寡人细细道来。”

唐昧只道了一句:“主后宫有孕者,必诞下霸星。”楚威王听后,更是欣喜,忙传来了永巷令,问道:“近日后宫中可有人有娠?”

永巷令回道:“妃嫔无人有孕,连嫔妃宫中的媵女亦是这般。”

楚威王面色有些冷淡,吩咐道:“近日让御医去给嫔御们看诊,若是有孕者切不可隐瞒。”

永巷令应了一声,便退出了章华台。


楚宫 渐台

在渐台中,有一装扮华丽,气质高贵且又威严的女子,听着回报的消息,面色......

楚宫 章华台 

“臣夜观天象,发现有霸星降临,四辅变,六甲乱,主天下大变,天要兴我大楚。”

唐昧向上位的楚威王禀报着自己看到的星象,楚威王一听大喜,忙道:“你同寡人细细道来。”

唐昧只道了一句:“主后宫有孕者,必诞下霸星。”楚威王听后,更是欣喜,忙传来了永巷令,问道:“近日后宫中可有人有娠?”

永巷令回道:“妃嫔无人有孕,连嫔妃宫中的媵女亦是这般。”

楚威王面色有些冷淡,吩咐道:“近日让御医去给嫔御们看诊,若是有孕者切不可隐瞒。”

永巷令应了一声,便退出了章华台。


楚宫 渐台

在渐台中,有一装扮华丽,气质高贵且又威严的女子,听着回报的消息,面色冷淡,有些愤怒。

“你是说,霸星会降临在楚国?”

跪着的寺人道:“是,奴才听闻唐昧就是这般讲的。”

上位的女子不由拍了桌子,而身边的侍女装扮的女子却替她顺气:“王后稍安勿躁,天象之事不可尽信,说不准就是唐昧在欺骗大王。”

被称为王后的女子有些不满:“是啊,如今这宫中居然出了个跟我槐儿争夺太子之位的孽障了。”楚王后吩咐了跪着的寺人道:“你速速去查,看宫中何人有孕,要在大王知道之前告知于我。”

那寺人应下后,便离开了渐台,楚王后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芈槐的太子之位不保,顿时有些恼火,而身旁的侍女玳瑁亦是不发一言。

楚王后顿时无法忍耐,直接对着玳瑁讲道:“近来真是让人烦躁,太子不努力上进,姮儿学规矩亦是有些懒怠,姝儿忽然晕倒,再加上如今出了这事,真是让人不得安生。”

玳瑁不知如何应答,楚王后却气急攻心,忽然晕了过去。玳瑁见状,忙叫人传御医。

御医到了之后,立刻给王后诊脉,而此时太子芈槐,大公主芈姮以及其他的楚王后所出的四位公子们都因听闻自家母后晕倒,就来到了渐台。

御医诊完脉后,眸中立马出现喜色,朝着芈槐抱拳道:“王后有喜,已二月有余。”芈槐与其他人感到惊喜,就立即派人去禀报楚威王,而楚威王听后,亦是赶来了渐台。

这时候,楚王后渐渐醒来,扫了一眼自己的子女已经满面喜色的楚威王,有些困惑:“大王怎的来妾这里了?”

楚威王牵起楚王后的手,抑不住的喜悦:“王后,你又有了寡人的孩子,而且还是楚国的霸星,这真的天要兴我大楚。”

楚王后不由得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看着一脸喜色的子女们以及楚威王,心中有着不断的担忧,楚王后与楚威王寒暄几句之后,便离开了渐台,回到了章华台处理政务。然而,楚王后打发了其他的子女回去,却单独留下芈槐,楚王后有些担忧的看着芈槐,便道出了心中的想法:“槐儿,母后适才听闻霸星降临后宫却是有些忧虑,怕是影响了你的太子位,可如今霸星降临在母后腹中,他亦是母后的孩子,你的弟妹,母后并不在意什么霸星之言,母后在意的是你们这些孩子,你们好母后自然就好。”

芈槐听了楚王后的话,深知母后担心自己会对腹中的孩子生出嫌隙,但是芈槐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即便不是同母所出亦是愿意关照有爱的。

他劝慰着楚王后:“儿臣自知能力不足,忝居太子之位只因是嫡子,若是母后给儿臣诞下弟弟,那儿臣定会护着他长大,若是他长成且能力超群,太子之位给他亦是无不可,毕竟,这亦是有利于楚国的兴盛。”

楚王后见儿子的见解如此远大,内心有一些触动,毕竟自己是后宫女人,只着眼于后宫这小小的地界,而芈槐是男子,又是太子自然要胸怀宽广,心怀大楚社稷。

楚王后见儿子这般明事理,抚摸着芈槐的脸庞,有些欣喜:“看来槐儿是真的长大一些了,你要记得,无论母后有几个孩子,母后都不会忽略你们这些兄弟姐妹的,尤其是你,你是母后的第一个孩子,母后怎么可能不心疼你呢,只不过你的弟弟妹妹都需要母后的照拂,所以有时候会忽略你一些。”

芈槐笑着对楚王后道:“儿臣自是明白,儿臣身为太子又是长兄,自然要照顾好弟妹,母后无需愧疚,儿臣从未怨过母后。母后有娠辛劳,儿臣就先回去,不打扰母后休息了。”

芈槐离开后,楚威后虽有些心绪不宁,但亦是比之前好些,于是就唤玳瑁进来服侍自己睡下了。

第二日,楚威王下旨让楚王后搬进椒室居住养胎,这道旨意一出,令后宫众人侧目,楚王后这是第二次进椒室,第一次进去是怀着太子芈槐的时候,而这一次又怀上了霸星。

不过这时,在渐台的后殿中,有一个三岁的小女孩逐渐地清醒过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