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芈月传

34387浏览    576参与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43集:函谷关秦国大胜
《芈月传》第43集:函谷关秦国大胜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9集:魏琰造谣芈姝蒙冤
《芈月传》第39集:魏琰造谣芈姝蒙冤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41集:魏冉回咸阳姐弟相见
《芈月传》第41集:魏冉回咸阳姐弟相见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42集:芈姝离间孟嬴芈月关系
《芈月传》第42集:芈姝离间孟嬴芈月关系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40集:芈月苏醒破解谜题
《芈月传》第40集:芈月苏醒破解谜题
小羽转晴

第十六章:四方馆

大公主婚事已经了当,嬴驷心中却仍乱如麻。世人皆当他冷漠无情,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也有软肋,自己也有柔情的一面。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嫁与自己不爱的人,心中怎能不疼。可他是帝王,帝王是不能有感情的。


嬴驷孤身一人来到北郊行宫,嬴夫人早在那等候多时。


“姐姐。”嬴驷缓步走向嬴夫人。


“大王来了,姐姐有失远迎。”嬴夫人装作无事人笑着向嬴驷行礼。


“寡人去祖庙,顺便到这歇歇脚。”嬴驷的借口烂的不行。


嬴夫人听到这话不免觉得好笑。


“祖庙在东面,大王却来了北郊,南辕北辙啊。”嬴夫人没留半分情面一语道破真相。


嬴驷表面冷漠实则心中感伤,如今最后一点嘴上的骄傲与倔强也......

大公主婚事已经了当,嬴驷心中却仍乱如麻。世人皆当他冷漠无情,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也有软肋,自己也有柔情的一面。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嫁与自己不爱的人,心中怎能不疼。可他是帝王,帝王是不能有感情的。


嬴驷孤身一人来到北郊行宫,嬴夫人早在那等候多时。


“姐姐。”嬴驷缓步走向嬴夫人。


“大王来了,姐姐有失远迎。”嬴夫人装作无事人笑着向嬴驷行礼。


“寡人去祖庙,顺便到这歇歇脚。”嬴驷的借口烂的不行。


嬴夫人听到这话不免觉得好笑。


“祖庙在东面,大王却来了北郊,南辕北辙啊。”嬴夫人没留半分情面一语道破真相。


嬴驷表面冷漠实则心中感伤,如今最后一点嘴上的骄傲与倔强也被打散。


“寡人……”


嬴夫人打断了他“大王不必讲了。你呀,从来都是有事情纠葛不下的时候才会想起我。”


嬴驷语气和缓道“世间也只有姐姐才知道寡人心中也有懦弱。在别人眼中,寡人从来都是个只知利害的无情之人。”嬴驷慢慢低下头叹息。


“列国联姻各有所图,年龄样貌不相称的比比皆是,只要孟嬴能想通就好。”嬴夫人宽慰道。


嬴驷看向远方眼神流露伤感“但看孟嬴郁郁寡欢,寡人心里也痛。”脑海中回忆起孟嬴出生,第一次抱孟嬴,孟嬴第一次叫父王……


“孟嬴性子要强,作为公子妃倒也罢了。但是,要作为一国的王后,那要忍许多不得不忍的事情。”


嬴夫人叹息道“我是吃过那个苦的……”


“回头想想,我如今过的日子,真比那时候高兴多了!”


“如何高兴?”


嬴夫人爽朗地笑道“你看看,这赏鱼、赏花、打猎、抚琴、酿酒。”


“大王,去年秋天的时候山果繁盛,我还亲自去酿了一些果子酒呢。送了庸芮几坛子,他赞不绝口。大王若是喜欢也带走一些,尝尝我的手艺吧。”


嬴驷心情舒缓了不少,低下头笑道。“说到酒啊,寡人还记得儿时你第一次酿酒,酿的比醋还酸,还硬要寡人喝,如今手艺大有长进了吧。”


嬴夫人笑道“如今也没有人敢硬要大王做什么了。”


嬴驷感伤到“逝者如斯,如今寡人坐拥江山,却更怀念当初的岁月……”


这边,芈月正在为小冉和芈戎赶制新衣,这时穆监进门了。


“大王口谕,宣芈月今晚承明殿侍寝。”


“是。”芈月微微俯首。


“还不帮八子梳洗打扮,接她的撵轿马上就到了。”穆监向香儿惠儿催促到。


香儿惠儿一脸高兴,前些日子大王一直未宠幸八子,还以为大王心里头忘了芈月,如今看来是她们多心了。


“八子,老奴告退。”穆监行礼退下。


香儿慧儿激动坏了,忙拿出各类首饰到芈月跟前,可芈月却兴致怏怏“不需要麻烦,平常装饰便好。”


嬴驷在承明殿中静等芈月的到来。他心中也没底气,这个丫头向来倔强,为了孟嬴以她的脾气抗旨不来也绝非她做不出之事。


穆辛拿出一卷书简给他。嬴驷微皱眉头“不是这个,寡人要的是寡人昨日看过的那卷秦律。”


“是。”穆辛赶紧放下书简到书架上寻找。


嬴驷默默叹息一声。这时,芈月如约而至。


“拜见大王。”芈月微微福身行礼。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嬴驷嘴上虽这么说,心中的巨石却已然安稳落地,小丫头愿意见他可见还未对自己完全失望。


“大王召见,怎敢不来。”


“你可以给我一个理由,病痛、不适。女孩子这些借口随手拈来。”嬴驷打趣道。


“大王洞若观火,被拆穿的把戏岂不没趣。”


想起自己从前称病被嬴驷拆穿的那些小伎俩,芈月又怎会再自讨没趣。


“虽然不情愿,可是你还是来了。”


“虽然来了,可还是不情愿。”芈月眼神始终不肯正视他。


嬴驷抬头“你这个丫头,为何如此倔强呢。”


“芈月只是说真心话罢了。大王若不喜欢,那芈月以后慢慢学着说假话。”


嬴驷被她这句话一时噎住又觉得有趣朗声笑道“宫里只有你一人敢于寡人顶嘴,你可知错。”


芈月从小性子就是不服输的劲,又怎会轻易改变。


“大王恕罪,可芈月还是不知自己错在何处。”


嬴驷微微笑道“穆辛,下去吧。”


“坐。”嬴驷吩咐芈月坐下。


“谢大王。”芈月心中还有怨气,赌气道正欲坐在嬴驷正前。


嬴驷见她欲坐下傲娇地开口“坐到寡人身边来。”


芈月虽有些不情愿,却还是应他的话坐在了他的身旁。抬头瞧了瞧嬴驷嘴角还带着些胜利者的骄傲。


“你说,寡人喜欢你吗?”嬴驷温声问道。


芈月撇了撇嘴装作不在意“或许有那么几分吧。”


嬴驷听到这个回答又好气又好笑“坏了良心的小丫头。可无论寡人有多喜欢你,还是常常要到宫中其他嫔妃那里去,你说为什么。”


芈月昂起头,心中还有几分怨气眼神仍不肯与嬴驷对视“因为……您是大王啊。”


嬴驷看芈月的眼神多了几分柔情“此刻,我与你在承明殿内,我是你的夫君。”芈月听到夫君二字,眼神不由自主对上他的目光。


“明日,我出了这承明殿,便是一国之君。这大义小义,轻重之别,你该有数。”嬴驷语重心长道。


“芈月,只是一普通女子。”芈月低头说道。这些话嬴驷本不用跟她解释,他是君王,君王做什么都是对的。


“芈月有普通女子没有的胸怀。”


芈月望向嬴驷,嬴驷眼神中流露出尊重与爱意。她本是一女子, 世人都当女子就应在家中相夫教子,可嬴驷却与她一同讨论天下大义。


“大王是想要芈月学会做宫中女子?”


嬴驷加重了几分语气“寡人不要你做宫中女子中的一个,只要你在寡人眼中独一无二。”


芈月听到这话,心中一股暖流冲上,嘴角慢慢扬起笑意。


“行了,别跟寡人赌气了,寡人找你来是有正事。听说,整理皇后陪嫁书简之事已快了结,你近来在演练新招来的乐师。”嬴驷虽前几日不肯见芈月,可一直暗中关心她的一言一行。


“芈月只是不想让时间荒废了。再者,也可以让楚国的编钟与其它乐器物尽其用。”芈月感慨道。


“既然如此,你可愿意每日来给寡人整理书简和奏章?”整理书章是不假,可根本意愿是这样一来便可日日与芈月相见,嬴驷想想都心中都高兴。


“我?”芈月听到不免惊讶,她一女子怎可靠近君王的书简与奏章。


“寡人要用的书简和奏章浩繁众多,无人分类归档,翻找起来耗时耗力。你可每日免召进入承明殿,为寡人整理书简和奏章,归类收藏。”


芈月望了望一屋子藏书与书简,心中不免兴奋震撼。“这么说,这里全部的书简和奏章都由我管辖?”


“是。”嬴驷点头。


“我可以随意翻阅这些文字啊。”芈月向嬴驷确认道。


嬴驷见她一脸难以置信深觉有趣“那是自然的。”


芈月听到这话心中的高兴再也藏不住,蔓延到嘴角。“谢老伯恩典,芈月求之不得。”


“怎么又叫寡人老伯了。”


“芈月更喜欢大王做邻家老伯,不喜欢邻家老伯变成大王。”芈月语气中带着些许傲娇,只有在老伯面前她才能如此自由自在无话不说。


嬴驷朗声笑道“小丫头,你一准知道,你笑起来比哭顶用多了。”


芈月撇撇嘴“月儿不知。”


“精兵利器,足以毁掉寡人的社稷。”


芈月娇羞地低下头去,嘴角流露笑意。


“对了,明日是七月初一,寡人想带你去个地方。不过,到时要让穆监为你准备一身男装。”


“明日要去哪啊?”芈月好奇中带着兴奋。


“明日,你就知道了。”嬴驷故作神秘道。


芈月满脸期待,又看了看身后的书简,想到以后自己能读这许多书心中更是雀跃。


黄歇得知庸芮要进秦宫,让庸芮带自己进宫增长见识,实则是为了探探芈月如今的处境。庸芮答应,但提醒黄子歇得跟紧他并带黄歇前往四方馆。


马车上,芈月满心欢喜地看着街上的人人事事。嬴驷见她如同孩童一般扒着窗看“有这么兴奋吗?”


“这可是臣妾进了秦宫第一次来集市上,还记得以前在楚国我常偷偷跑出宫在集市上转悠。楚国的集市可有趣了!斗鸡的,斗蛐蛐的,下棋赌注的……”芈月越讲越兴奋,嬴驷看着她满脸笑意。


“那等会,咱们办完事,寡人许你也在街上逛逛?”


“真的!”芈月几乎要在车上跳起来,双手紧紧拉住嬴驷的衣角。


嬴驷见她兴奋成这样无奈地笑笑。


到了地方,嬴驷扶着芈月下了马车。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芈月好奇道“这是什么地方?”


“四方馆,寡人知道你一定会喜欢。”嬴驷笑着回道。


芈月一身男装,她本就长得英气,穿上男装倒真是一副秀气小生的模样。


二人进了大院,见形形色色的志士在互道自己的主张。芈月来了兴致,高兴地冲嬴驷笑了笑兴致勃勃地听他们各展说辞。


“可听出什么了?”嬴驷问道。


“各家说各家的理,却都未必能压倒别人。”


“百家争鸣已数百年。谁能说服谁,谁又能压倒谁呢。”


芈月不解轻声问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争呢?”


嬴驷听讲台上那人听得入迷,一时未回过神。芈月也随着他的目光定格在那人身上。嬴驷回过神俯身问道“小丫头,你刚才问我什么?”


“我说,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争呢?”


“争,是为了发出声音来。各种声音意味着推陈出新和长进。原来这世间只有周礼一种声音,四方沉寂。我大秦在俗人眼中也不过是为牧马的边鄙野人。”


芈月低下头细细揣度,嬴驷继续缓声说道“周天子的威望倒塌,才有了列国和我大秦的崛起。有了各方人才的投奔,有了这四方馆中百家争鸣,激荡文字,人才辈出!”


芈月费解道“可臣妾……”


嬴驷点头示意她轻声,芈月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用词忙放低声音。“可臣妾昨日在大王的承明殿里翻阅商君书。商君斥其他学说为贼!大秦用的可是商君之法?”


嬴驷听了朗声笑道“在我看,任何一种学说都在尽力排斥他人。但总有聪明的学人在不断吸取他家之长,丰富自己。而君王,择一家为主,数家为辅,内佐王政,外扩疆域。”


芈月听了嬴驷的见解豁然开朗“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每逢初一十五,这里都会有大争辩。既然你这么喜欢,寡人准你初一十五凭令符过来。不过……必须要着男装。”毕竟自己家月儿这么漂亮万一被别的登徒子看上可如何是好。


芈月高兴的直点头。“还可以……”


“还可以让臣妾下注!”芈月争着说出口。


嬴驷笑着应允。芈月激动的直跳,嬴驷忙按捺住她。这小丫头……真是拿她没办法。


秦宫内,黄歇趁机跟内侍打听羋月,正好被穆辛听见他打听八子问他寓意何为,还好庸芮前来替黄歇解了围并将黄歇给带走。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6集:芈月死里逃生诞皇子
《芈月传》第36集:芈月死里逃生诞皇子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5集:芈月决心留秦
《芈月传》第35集:芈月决心留秦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7集:芈月芈姝日渐疏远
《芈月传》第37集:芈月芈姝日渐疏远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8集:芈月芈姝争夺和氏璧
《芈月传》第38集:芈月芈姝争夺和氏璧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0集:公孙衍出逃魏国
《芈月传》第30集:公孙衍出逃魏国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2集:芈月怀孕秦王宠爱
《芈月传》第32集:芈月怀孕秦王宠爱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4集:歇月相会四方馆
《芈月传》第34集:歇月相会四方馆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1集:黄歇芈月缘悭一面
《芈月传》第31集:黄歇芈月缘悭一面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33集:芈姝心机初显露
《芈月传》第33集:芈姝心机初显露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26集:芈月被秦王宠爱
《芈月传》第26集:芈月被秦王宠爱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29集:孟嬴出嫁燕国
《芈月传》第29集:孟嬴出嫁燕国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25集:为 救小冉芈月四处奔波
《芈月传》第25集:为 救小冉芈月四处奔波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28集:燕国向孟嬴提亲秦王应允
《芈月传》第28集:燕国向孟嬴提亲秦王应允
琪琪看剧
《芈月传》第27集:芈姝诞下嫡子 秦王专宠芈月
《芈月传》第27集:芈姝诞下嫡子 秦王专宠芈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