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芒种

5146浏览    687参与
宇文楚崖

芒种,美妙的声音让你身临其境

芒种,美妙的声音让你身临其境

半树Lee
孩童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

孩童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

孩童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

入若耶溪

一想到你我就
Wu
空恨别梦久
Wu
烧去纸灰埋烟柳
于鲜活的枝丫
凋零下的无暇
是收获谜底的代价
余晖沾上 远行人的发
他洒下手中牵挂
于桥下
前世迟来者 (擦肩而过)
掌心刻(来生记得)
你眼中烟波滴落一滴墨 wo
若佛说 (无牵无挂)
放下执着 (无相无色)
我怎能 波澜不惊 去附和
一想到你我就
Wu
恨情不寿 总于苦海囚
Wu
新翠徒留 落花影中游
Wu
相思无用 才笑山盟旧
Wu
谓我何求
谓我何求
种一万朵莲花
在众生中发芽
等红尘一万种解答
念珠落进 时间的泥沙
待割舍诠释慈悲
的读法
前世迟来者 (擦肩而过)
掌心刻 (来生记得)
你眼中烟波滴落一滴墨 wo
若佛说 (无牵无挂)
放下执着 (无相无色)
我怎能 波澜不惊 去附和
一想到你我就
Wu
恨情不...

一想到你我就
Wu
空恨别梦久
Wu
烧去纸灰埋烟柳
于鲜活的枝丫
凋零下的无暇
是收获谜底的代价
余晖沾上 远行人的发
他洒下手中牵挂
于桥下
前世迟来者 (擦肩而过)
掌心刻(来生记得)
你眼中烟波滴落一滴墨 wo
若佛说 (无牵无挂)
放下执着 (无相无色)
我怎能 波澜不惊 去附和
一想到你我就
Wu
恨情不寿 总于苦海囚
Wu
新翠徒留 落花影中游
Wu
相思无用 才笑山盟旧
Wu
谓我何求
谓我何求
种一万朵莲花
在众生中发芽
等红尘一万种解答
念珠落进 时间的泥沙
待割舍诠释慈悲
的读法
前世迟来者 (擦肩而过)
掌心刻 (来生记得)
你眼中烟波滴落一滴墨 wo
若佛说 (无牵无挂)
放下执着 (无相无色)
我怎能 波澜不惊 去附和
一想到你我就
Wu
恨情不寿 总于苦海囚
Wu
新翠徒留 落花影中游
Wu
相思无用 才笑山盟旧
Wu
谓我何求
谓我何求

–⑨号

大宇的单人cut,大宇微博1018更新练习室版本。
野狼disco+芒种+我不知道是什么
反正帅炸!看看帅哥吧!
微博指路☞@冯建宇DTX

大宇的单人cut,大宇微博1018更新练习室版本。
野狼disco+芒种+我不知道是什么
反正帅炸!看看帅哥吧!
微博指路☞@冯建宇DTX

陶秋依依

刚刚在《开门大吉》节目中巧遇 大少在家时哼🉐️最起劲的一首歌

刚刚在《开门大吉》节目中巧遇 大少在家时哼🉐️最起劲的一首歌

心想事成886699

【剑网3指尖江湖】李忘生洛风剧情向mv芒种

剪了个主李忘生舔颜向,洛风咩为剧情向的mv,B站视频链接放评论,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原版,爱你们,么么哒^3^

【剑网3指尖江湖】李忘生洛风剧情向mv芒种

剪了个主李忘生舔颜向,洛风咩为剧情向的mv,B站视频链接放评论,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原版,爱你们,么么哒^3^

扶风

芒种 十八 【德云社】

❌请勿上升正主❌


“子衿,你走吧。”纪姜站在车厢连接处,看着窗外的呼啸而过的风景。

纪姜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文艺电影里的主人公们总是喜欢凝望。

看的不是风景,可能是心情,也可能是远方,窗外的美丽不属于任何一个过路人。

车厢连接处,也是吸烟者的天堂,烟雾缭绕而呛鼻,偏生多了一股人间烟火的味道。

“小姜,你在说什么呢?”何子衿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突然来电话让她走?

何子衿脱下自己的实验服,走出了实验室。

“我们导师的实验我还没做完呢。”何子衿揉了揉酸疼的脖子,一手拎起了背包。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陪陪我,发发恼骚。”纪姜也觉得自己莫名,苦笑了一声,一上来就说这种话。

秦霄贤的秘密啊,真希望不是真的,子衿啊,我猜我...

❌请勿上升正主❌


“子衿,你走吧。”纪姜站在车厢连接处,看着窗外的呼啸而过的风景。

纪姜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文艺电影里的主人公们总是喜欢凝望。

看的不是风景,可能是心情,也可能是远方,窗外的美丽不属于任何一个过路人。

车厢连接处,也是吸烟者的天堂,烟雾缭绕而呛鼻,偏生多了一股人间烟火的味道。

“小姜,你在说什么呢?”何子衿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突然来电话让她走?

何子衿脱下自己的实验服,走出了实验室。

“我们导师的实验我还没做完呢。”何子衿揉了揉酸疼的脖子,一手拎起了背包。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陪陪我,发发恼骚。”纪姜也觉得自己莫名,苦笑了一声,一上来就说这种话。

秦霄贤的秘密啊,真希望不是真的,子衿啊,我猜我想的是假的吧,秦霄贤怎么会跟踪你呢。

“那你什么时候来北京,我带你玩去。”何子衿也没多想,自从纪姜的哥哥死了,她就总是说一些莫名的话。

对了,纪姜的哥哥纪年,是干什么来着?

何子衿心里突然多了一个疙瘩,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哪里奇怪。

“再过两个小时,我就到北京了。”

“天啊,你在说什么,你没在骗我吧?”简直是在扯淡开玩笑,这个世界变得玄幻了?何子衿真的觉得纪姜变得越来越怪了。

“纪姜,你没和我开玩笑吧?你来北京做什么。”

“子衿啊,你别慌,我真的要去北京了,我也请好了假,办好事我就回去了。”

“你就是在扯淡,我们一个地方来的,你家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你家在北京哪里有什么亲戚,你能在北京做什么?”何子衿第一次说脏话也是为了她,现在还是为了她。

“治病啊,你知道到的,我哥那么努力赚钱,不就是想给我治病吗?”

“那,你钱够吗?”

“够的,我哥出事的时候,他单位给了我抚恤金的。”

“好,那我等会过去接你。”

“不用了,有人来接我的。”

何子衿心里的压着的火,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就被点燃了,“纪姜,我不管你到底在什么,搞什么事,认识了什么人,你绝不能让你自己出事。”

“知道了,何妈妈。”纪姜只想做自己的事,反正这条命啊,也活不了不多久了。


秦霄贤的手机突然推送了关于何子衿的消息。

是电话录音。

本来兴高采烈的点开了音频,越听却越心慌。

有人发现了?纪姜,纪姜这个名字好耳熟,总感觉在哪里有听过。

纪年,这个名字,却让秦霄贤的心跳漏了一拍。

秦霄贤的嘴里念叨着纪姜和纪年的名字,本来就不太聪明的显得更加呆滞。

“喂,老秦你在这做什么呢?”周九良拍了一下秦霄贤的肩膀,心情倒是不错的样子。

“九良,你觉得纪年和纪姜这两个名字耳熟吗?”

在七队,每个人对周九良都抱有绝对的信任,不是因为信任,也不会找他帮忙,

周九良一愣,倒退了一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不是不知道,也不是知道,是问这个干什么,这代表,知道和认识。

“谁啊?”

“纪年就是纪霄年啊,你霄字科的师弟自己都不记得了?”

“他啊,我记得他算是霄字科里最早进队里的了,基本功很好,稳扎稳打的。”周九良一提,秦霄贤算是想起来这个早逝的师弟,“他也是进的七队吧。”

“是啊。”

“那纪姜呢?”

“他妹妹,那年她还来过北京。”周九良眼里闪过光,轻轻抿了嘴,“问这些做什么。”

“我有一个朋友,认识他们兄妹俩。”


韦鹿森

       我不常听中文歌
       也就是在高二的时候我萌生了自己做电音的念头,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在网易云音乐和哔哩哔哩上关注一些独立原创电音人,他们的粉丝从几万到几百不等,其中有一个不管从头像到歌曲的封面,还是音乐风格我都很喜欢的网易云音乐原创作者,粉丝只有两千出头,最火的一首首歌也才刚刚评论过千,一共发了不到二十首,那天他刚发布了一首曲子,我给他评论了,他立马回复了我,说这首曲子是写给他住的那个可爱的加拿大小镇的,我真想请教他一下怎么做电音,于是就私信了他,他教了我很...

       我不常听中文歌
       也就是在高二的时候我萌生了自己做电音的念头,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在网易云音乐和哔哩哔哩上关注一些独立原创电音人,他们的粉丝从几万到几百不等,其中有一个不管从头像到歌曲的封面,还是音乐风格我都很喜欢的网易云音乐原创作者,粉丝只有两千出头,最火的一首首歌也才刚刚评论过千,一共发了不到二十首,那天他刚发布了一首曲子,我给他评论了,他立马回复了我,说这首曲子是写给他住的那个可爱的加拿大小镇的,我真想请教他一下怎么做电音,于是就私信了他,他教了我很多,也聊了很多其他的,我知道了他是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中国人,也在学电音,并且打算一两年之后回国发展,就这样聊了几天之后就结束了,以后渐渐忘记了这件事。
        到了大学我的室友总是在放一首很火的歌,我一直都不懂第一句歌词写的是啥,就去搜了一下,结果在制曲人看到了那个人的名字。
        那个人叫乔凡三
        那首歌叫芒种

薛定谔的滑板上有只鸽子

一想到你我就呜呜呜呜——
呜呜呜快期中了我TM怎么还没有背政治
我怀疑期中那天我会发凉凉或者是北风吹之类的(ノ_ _)ノ

一想到你我就呜呜呜呜——
呜呜呜快期中了我TM怎么还没有背政治
我怀疑期中那天我会发凉凉或者是北风吹之类的(ノ_ _)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