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芙炎

2447浏览    6参与
糜离
给念总的! @嘤嘤成韵 快来吃...

给念总的!  @嘤嘤成韵
快来吃一口姐妹😭😭好冷好好吃!!
我是北极圈钻木取火原始人😭😭😭

给念总的!  @嘤嘤成韵
快来吃一口姐妹😭😭好冷好好吃!!
我是北极圈钻木取火原始人😭😭😭

Itsuki

来世也要做你的妹妹💜

没时间,上色就随便搞搞了(

请大家都去看一看星极的档案吧,收获两对绝美姐妹百合(

来世也要做你的妹妹💜

没时间,上色就随便搞搞了(

请大家都去看一看星极的档案吧,收获两对绝美姐妹百合(

嘤嘤成韵
我要让你们都知道姐妹是真的,我...

我要让你们都知道姐妹是真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姐妹就是真的,听我的。
官方发姐妹的糖难道还不真吗。!!!给我磕啊!!!(按头)

我要让你们都知道姐妹是真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姐妹就是真的,听我的。
官方发姐妹的糖难道还不真吗。!!!给我磕啊!!!(按头)

0丁0雷尔

【明日方舟】关于吵架

主凯娅

带有一些其他cp(见tag)黑钢组,塞赫,鲸鲨,陈塔,凛真,芙蓉和炎熔(姐妹tag不知道怎么打 哭

!真的是主要都是凯娅!

私设女博,在线助攻

爽文错字ooc怪我


  阿米娅和凯尔希吵架了。

  这件事不到一下午就被传遍了整个罗德岛。


  其实凯尔希和谁出现口头冲突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她冷着一张脸能把所有人说的话都完美的回敬过去,根据对象不同偶尔还顺带着一些讽刺与攻击性。


  但问题的特殊性在于,是和阿米娅。阿米娅...

主凯娅

带有一些其他cp(见tag)黑钢组,塞赫,鲸鲨,陈塔,凛真,芙蓉和炎熔(姐妹tag不知道怎么打 哭

!真的是主要都是凯娅!

私设女博,在线助攻

爽文错字ooc怪我




  阿米娅和凯尔希吵架了。

  这件事不到一下午就被传遍了整个罗德岛。

  

  其实凯尔希和谁出现口头冲突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她冷着一张脸能把所有人说的话都完美的回敬过去,根据对象不同偶尔还顺带着一些讽刺与攻击性。

  

  但问题的特殊性在于,是和阿米娅。阿米娅与之相反是极少与人冲突的。尤其对于罗德岛上的干员。她一向温柔友善,明明是个孩子,却处处想着照顾大家。是一个温柔却又勇敢的好孩子。


  “不止这种原因哦,而且——”

   小小的紫发医师踮起脚尖,用力将手拍在桌子上,脸上呼吸做出很严肃的样子。


  “而且是阿米娅生气地说了很多,然后一气之下离开,但凯尔希医生什么也没说哦。”


  “唉……真的假的,那个凯尔希医生。我以为她是无论谁都会回敬过去的呢。”

  本来一手拄着脸的炎熔,表现出了兴趣,开始抬头看自己那位喋喋不休的姐姐。


  “就是说啊,凯尔希医生在吵架上明明不会输的,但却没有说话呢。”


  “然后呢,是因为什么吵架?”

  “这个不清楚,但很多人都看到她们这样了。”

  “有点在意啊,那位医生沉默的理由,究竟是说了什么。”

  两个孩子看起来很感兴趣的讨论着,丝毫没有发现公共休息室走进了人。


  都已经传到孩子们耳朵里了啊。


  路过的博士无奈笑笑,走过去摸了摸芙蓉的头。

  “啊,博士。”

  “跟说了什么没有关系,大概是因为凯尔希医生很温柔吧?”


  博士拉下半掩起面容的衣领,一边回答着那孩子刚刚的疑问,一边像是思考着什么。

  


  这件事发生在上午,而一上午她都在办公室处理文件没有出门,中午处理完就趴在桌子上睡到了下午。

  在听到这件事之前她其实见过她们两个人了,就在她一睡醒出办公室去医疗部找凯尔希那个时候。倒是很平常的样子在交谈工作。然后凯尔希和往常一样提醒阿米娅第二天的身体检查,然后阿米娅说好。

  

  那个时候她似乎没觉得两个人有什么不同。阿米娅走后她就开始和凯尔希讨论工作,这也一切正常。

  直到和凯尔希聊完,刚出门就被华法琳拽了过去。

  

  “呐,博士,你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吗?”

  华法琳像是翻了个白眼,博士才意识到为什么医疗部的办公室空荡到她进去前只有两个人。再仔细想想,阿米娅好像没有和往常一样在临走前说“辛苦了,凯尔希医生。”



  是不是有点严重呢。

  在找到黑钢的两位干员时,博士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


  “您是指凯尔希和阿米娅她们吗?”

  雷蛇因这句没由来的话思考了一下,得出了结论,博士点点头。


  “嘛,那两位的确很难想象呢。”

  芙兰卡用手支撑着腮帮子,脸上带着点懒散的意味,但嘴角微微上扬。

  “不也挺有趣的吗。”


  “芙兰卡!”

  雷蛇瞪了她一眼,以提醒她不要说出这种看热闹一般的话,然后又转而向博士礼貌的道歉。

  “抱歉,博士,她就是这个性格。”


  博士点点头,表示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发问。

  “你们二位吵过架吗?”

  

  “嗯……好像没怎么吵过。”

  仔细思考后,雷蛇得出一个让博士有些意外的回答。

  记忆中,这两人总是拌嘴的。


  “芙兰卡是很多时候和我意见不一致……但这家伙总是那么不认真的样子,根本像是在耍别人,我一个人生气吵架也吵不起来。”


  雷蛇看起来无奈极了,而听到这些话的芙兰卡忽然笑起来。

  “嗯?听起来像是我的功劳嘛。”

  “没在夸你,笨蛋。”


  两个人看起来相处很好的样子,大概是搭档的时间很长了吧。

  只是可惜没有什么借鉴价值。博士不知是否是遗憾的感叹了一下,就在完成任务后告辞了。



  话说,她们今天晚上会回同一个房间的吧。

 

  博士等催了两个小干员去睡觉,回忆结束后,忽然想到。


  那应该没问题了,今天她俩一起讨论工作看起来也没问题,什么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肯定就好了——

  如此放下心来的博士在打开门后看见熟悉的身影后,浑身一震。


  “博士。”

  小兔子正坐在助手的位置上抬起头,看起来刚刚正写着东西。


  “阿米娅……?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博士,您今天睡了一天。”

  小兔子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您还不能休息,但我会陪您熬夜的。”


  这倒是难搞了,不管是哪一方面。


  博士站在门口,脸上带着纠结和犹豫,觉得总需要做些什么。


  “阿米娅,你工作一天了,你回去吧。我会好好工作的。”

  “没关系的博士,本来我也有要做的工作没有弄完。”

  “明天弄吧,明天还有巡逻,你不能精神不佳。”

  “放心,我巡逻的之前会保证精神充沛的。”

“……我已经约了助理了。”

  “斯卡蒂小姐我已经重新帮忙排班了,她现在大概去了幽灵鲨小姐的病房里。”


  那看来不好叫回来了。

  博士突然想到上次那两位也正好是起了冲突,还没等幽灵鲨怒火的苗头起来,斯卡蒂一下压倒她开始强吻。

  在自己一脸惊讶中,她缓缓起身,面无表情的声称这是道歉。

  然后幽灵鲨居然也接受了。


  回过头来看这只小兔子,她倒真是有所准备。思考片刻,博士挑了挑眉毛。

  “那既然这样,我去把凯尔希医生叫过来一起工作好了,一起熬夜也有个伴。”


  那双耳朵动了动,阿米娅刚想反驳什么,却忽然闭上了嘴。低下头,小声而无力的反对着。

  “不……我们两个就够了,博士。”

  在动摇了。

  博士当然和阿米娅一样知道凯尔希已经连着熬夜两天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哈……这不就是小孩子闹变扭吗。


  不过阿米娅的确还是个孩子,这样的孩子知道在工作上保持正常和凯尔希的交流已经很不错了。


  算了,和好差不了一天两天。莱茵生命那两位不就是冷战和吵架开始的吗,她也见识过多次持久战之后两个人终于和好如初了。

  这样想着,博士在她面前放下一把钥匙。


  “阿米娅,你还是去休息吧。”

  她接着补充。

  “这是我房间的钥匙,我今天晚上会在办公室好好工作的。”


  阿米娅的脸微微红了些,意识到自己的心思被博士发现了。过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

  “谢谢,博士。”

  

  阿米娅离开后,博士松了口气。

  她回想着今天凯尔希的状态,仍然很平常。她应该和阿米娅不一样。


  “既然当时她也没说什么……那应该代表她不在意吧?”

  博士揉了揉眼睛,想起答应过阿米娅的工作,最终还是放下别的思考,认真工作起来。



  不在意个鬼。


  等凌晨五点左右,博士出门去餐厅的路上遇上了值夜班也没有睡的赫默,旁边还有早起的赛雷娅。

  两人本来在交谈什么,在博士路过后赫默突然叫住了博士,看起来在担心什么,塞雷娅的表情也很严肃。


  “博士,凯尔希昨天晚上又熬夜加班了,我觉得这不太好。”

  她顿了顿,继续说。

  “应该是因为和阿米娅的事情……虽然这很无奈,但希望博士能帮忙调节一下,毕竟这样的争吵终究是不好的。”

  

  已经到了由莱茵的这两位来劝说的状态了吗。

  博士脸上的惊讶转变为苦笑。她看着两个人,点点头。



  “她是个孩子,你也是个孩子吗?她赌气不回房,你也不回房?”


  进了医疗部的办公室,博士忍不住开始直接对着凯尔希吐槽。


  凯尔希医生抬起眸子只是淡淡的看了博士一眼,就把视线转回文件上。

  “看来博士熬夜过后仍然很有精神,不愧是昨天睡了一白天的人。”

  “唔……”

  “你白天落下的工作我想您一个晚上也不见得弄得完吧。整天不是睡觉就是瞎逛,除了管闲事你还会什么。”


  博士可不是阿米娅,博士说凯尔希是会被怼的。

  博士把这口气憋了回去,别扭的坐到椅子上。


  “我今天不是跟你说这个的。”

  “……如果不是工作的事,那么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博士闭上了嘴,她自知进来的时候不对,主要是因为精神涣散,一时间气上头就冲进来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通。


  于是她只好走出了房间。叹了口气。

  这种情况,怕是只能等等了。

  


  她没想到着一等又是三天。

  这三天阿米娅睡在她的卧室里,她也很理解的睡在办公室的备用床上。而凯尔希又整整熬了三个晚上,偶尔趴在办公桌上睡一段时间。


  就算知道阿米娅这几天都没有回房间,凯尔希却也没有回去。

  阿米娅曾经因为对占用房间感到歉意,提出自己睡在办公室,但博士拒绝了。


  “我受不了了!”

  倒不是不能睡办公室,只是这个状态让她很难受,一种说不出的不自然。

  失忆的坏处在于,她完全不记得过去是否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要是她们能像斯卡蒂和幽灵鲨那样赶快接吻一下就能和好不就轻松多了。


  正坐在助理位上的陈吓了一跳,不过看着博士抓着自己头发的样子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嘛,凯尔希和阿米娅的事情的话,博士不用担心。”

  陈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博士身旁靠在桌子上,用手拍拍她的后背以作为安慰。


  “怎么说呢,已经很长时间过去了,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

  “没关系的。”

  陈的声音听起来很笃定。


  “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我相信她们两个人都想着对方,这样的话之后一定也能互相理解的。”


  似乎是这么个道理,又好像是暗指别人。

  博士抬起头,看向那双坚定的眼睛。那位警官一直有这样的自信,但今天却感觉那份自信里面夹带着别的东西。

  “就算有一天她们反目?”


  陈看着博士,点点头,嘴角上扬。

  “我是这样相信的。”

  

  博士好像知道陈在指谁了,她叹了口气,想到她们俩人的时候她也有时候会感到无奈。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繁重的情况下又想了很多,博士觉得头有点沉了。


  “博士?如果累了的话,凯尔希医生让准备的理智合剂就放在桌子边上。”

  

  果然她们不会让我休息啊……

    这样感慨着的博士,把头靠在桌子上,用手探到一个瓶子,想也没想就灌了下去。


  “唉……我好像真的忽然清醒了不少……”

  感觉比以前更有效果,味道也不太一样。


  她猛地站起来,重重的把手拍在桌子上,这是她第二次吓了那位龙门警官一跳。


  ……忽然感觉很有力量,很有信心的样子!


  凯尔希和阿米娅这件事一定要在今天解决!看着接下来的自己外出的行程,若有所思。


  —


   “喂,阿米娅,博士在巡逻的时候,忽然被一条突然窜出来的猎犬咬住了。”

  华法琳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过来,听起来十分急切。

  “伤口咬在腰部,难以愈合,现在失血过多,博士进入休克状态了,而且看来,感染矿石病的风险很大……你快点来。”


  当阿米娅以最快的速度感到时,凯尔希也正好到。现在两个人顾不上什么吵架后的隔阂,交换了一下眼神后阿米娅马上显现出担心的样子。


  “凯尔希医生,博士她……”

  “别急,先看看情况。”

  凯尔希看起来阿米娅冷静很多,但她的眉头也皱着。两个人一起进入了病房。


  ——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嗯……?”

  是报错房间号了吗……


后面的门锁似乎很合时宜的响了一声。

  

  凯尔希第一个反应过来,马上转身去拉门把手,却意料之中的知道已经晚了,外面那位罪魁祸首已经得逞了。


  “博士。”

  她咬着牙,把每一个音节说的很重,确保这一声传过去仍然透着威慑力。


  “你们二位安心啦,我发誓下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使这种办法了,不会发生狼来了的故事的。”


  外面熟悉的声音似乎无视了凯尔希这一声具有威胁性的呼喊。


  “床头柜里有两个自热盒饭,是你们的午饭,还放着一些水果和小零食之类的……顺便一提显示屏下面有几部老电影和音乐盘,配备的小型卫生间和浴室你们随意,枕头底下有换洗衣物。” 

  

  “唉……博士?”

  阿米娅仍然充满疑惑。


  “这是为什么……?”

  “嗯……简单的来说,在本博士的光荣引领下……”


  “你们俩被强制休假了。”

  是华法琳的声音,凯尔希的脸都黑了。


  “你在干什么,华法琳医生。赶紧给博士吃理智合剂。”

  “抱歉啦,凯尔希,这已经不是理智的问题了……不知道谁把伏特加放到桌子上了,博士把那个当成合剂喝了。”


  “……你都多少岁了,还陪着醉鬼闹。”


  “不许聊天!继续听我说!”

  已经理智负数的人像是表达不满一样重重拍打着房门。


  “里面的电影盘有陈sir推荐的《我的天降系青梅竹马不可能那么可爱》,芙兰卡推荐的《黑钢相声》,白面鸮推荐的《hm与sly办公室.avi》……唉,那是什么?我好像还没看过?”

  

  神志失常的博士已经连华法琳都看不下去了,终于给拉走了。博士在回去倒头睡下前下了命令,没有特殊情况在她醒过来之前禁止开门。

  

_

 

  “我错了。”

  一天一夜后,脖子上挂着这个牌子的博士被按在桌子上熬夜赶工。

 

  不明所以的凛冬被迫作为助理一同熬夜。

 

  “可恶,你这个丢人的家伙。”

  “我错了。”

 

  凛冬骂骂咧咧的,但好歹还是坐在助理位置上按部就班的整理文件。博士靠到椅子上。

 

  博士不知道她们和好了没有,她只知道醒来后一脸懵逼的想起发生的事,赶忙通知打开房门,被凯尔希用可怕的表情臭骂了一顿。

 

  “真是的,本来还和真理说好了今天晚上在寝室看电影的,你这家伙。”

  忽然听到了那位助理的抱怨,博士起了好奇心。

 

  “呐,凛冬。”

  “干什么。”

  “你和真理吵过架吗?”

  “嘛……这种事情,怎么也会有吧。”

 

  凛冬抬起头,似乎开始了思考。

 

  “那家伙有时候会意外的在小事上想的很多呐……然后生气了也超不好哄啊。”

  “如果吵架后在一个房间待着,会和好吧。”

 

  “那肯定吧,毕竟之前她都一句话不说的开始给我包扎外伤,然后就我们也没在吵架了。”

 

  博士看见那位助理虽然语气里传达出无奈,但嘴角弯了起来。

 

  啊,那太好了。看来应该没问题了。

  想到这里,博士松了口气。

 

 

  —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

 

  凯尔希真的累了,不久就靠在床头睡着了。

 

  小兔子担心这样的姿势睡起来会不舒服,凭借训练出来的体力。轻轻抱起她,让她平躺在床上,盖上薄被。

 

  那为医生的睡脸看起来很疲劳,毫无防备的样子躺在床上,发丝落在脸颊。

  阿米娅下意识伸手,轻轻拨开那些发丝,忽然听到那人的唇间轻柔的音节。

 

  “阿米娅。”

 

  阿米娅的脸一下有些发烫,确认那人还在睡梦中后,轻轻附身在那位医生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晚安,凯尔希医生。”

 



嘤嘤成韵
“晚安咯,炎熔。” “……”...

“晚安咯,炎熔。”

“……”

——————
妄想的感染前姐妹相处(似乎和现在差不多的亚子x

“晚安咯,炎熔。”

“……”

——————
妄想的感染前姐妹相处(似乎和现在差不多的亚子x

反向操作

【芙炎】紫发术师

#CP:芙炎【芙蓉×炎熔】

#感谢夜墨大佬又来帮我捉虫【你们看,还是她】

#角色受伤注意

#可能OOC注意

#小剧场注意

#以上没问题就可以看啦——BY周树人

  

  炎熔迅速的躲在能天使撤退前待的高台后边,怕逐步搜寻的敌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把呼吸的频率逐渐减少,从自己原本所在的高台上坠落时,武器已经不知道掉在了哪里,而现在躲藏着的她手臂和侧腹被整合运动术师烧伤的地方在泛着焦黑,热辣的痛感涌进大脑,炎熔眼中闪着淡淡的泪光,咬紧的牙关是为了不发出疼痛的声音,从而引来更多的敌人,她竖起耳朵听着敌人越搜越近的脚步声,此时炎熔不禁想起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是紫色的头发,手...

#CP:芙炎【芙蓉×炎熔】

#感谢夜墨大佬又来帮我捉虫【你们看,还是她】

#角色受伤注意

#可能OOC注意

#小剧场注意

#以上没问题就可以看啦——BY周树人

  

  炎熔迅速的躲在能天使撤退前待的高台后边,怕逐步搜寻的敌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把呼吸的频率逐渐减少,从自己原本所在的高台上坠落时,武器已经不知道掉在了哪里,而现在躲藏着的她手臂和侧腹被整合运动术师烧伤的地方在泛着焦黑,热辣的痛感涌进大脑,炎熔眼中闪着淡淡的泪光,咬紧的牙关是为了不发出疼痛的声音,从而引来更多的敌人,她竖起耳朵听着敌人越搜越近的脚步声,此时炎熔不禁想起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是紫色的头发,手里却捧着冒黑气的一碗绿色的物质。


  

  哈,事到如今还想着她干什么?

  炎熔在心里咂了咂嘴。

  也就只有比起被整合运动那帮混蛋弄死,还是被她的“营养料理”毒死要来的好而已……


  

  炎熔忍着疼痛缓缓的抬起手,手掌上被紧紧抓着的挂链上扣着的是一个可爱的Q版炎熔——要是撤退时没有想着跑回去捡这个东西就好了……


  不过……我会替你把它撰得紧紧的,除了你,没人能从我……的尸体手中拿走它。


  好累啊……

  好想睡……今天也叫我起的好早啊……芙蓉。

  顶不住困意的眼皮合上又再慌忙睁开,就这样不断的挣扎着,困意似乎正渐渐压过疼痛,将挂链紧紧捂在胸口,炎熔朦胧的目光里,是整合运动发现她的身影。


  “快看!这里有一个罗德岛的感染者!”最先发现炎熔的士兵指着靠在高台后的她,嘴里说着怒意十足的话语:“是那个可恶的术师!”

  “紫色头发的术师!杀害了我们多少同胞!”另外的士兵们也渐渐聚拢过来。

  “报仇!报仇!替死去的同胞们报仇!”士兵们拿起武器的声音也越靠越近。


  可恶!可恶!

  炎熔内心挣扎着,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在拼命扒拉着沙地——想要站起来!

  可恶!可恶!要是、要是武器还在手上就好了!——

  

  “咳……”强行撑着自己从坐着靠高台的姿势变成站着紧靠高台:“唔……我改主意了……咳……我更想吃那家伙的毒【营养料理】吃死……咳咳……”那只没受伤的手拿着从地上捡来的一块铁片,指着因为她的动作而停下包围并且横起武器警惕着的整合运动士兵。

  

  “我……咳咳……是能群体攻击……唔的术师……拥有了媒介后,咳——你们还敢靠过来的话!咳咳——我就是死也会带着你们所有人一起!咳咳!——”炎熔眉头紧皱,铁皮也在炎熔语毕后染上一些法术的光芒,虽然是微弱的,但炎熔的话语确确实实的有镇住整合运动士兵,他们开始犹豫的互相小声讨论了起来。

  “混蛋!区区受伤的术师能炸得死我们所有人吗?!”站在比较靠前的士兵看着炎熔的伤,便大喊起来,通过他的大喊,其他的士兵们像是受到鼓舞一般再次纷纷提起武器,继续向炎熔的位置前进。

  

  “你们真的不怕吗?!咳咳!——”炎熔看到不要命的士兵们继续包围她,眉头就皱得更紧了:“可恶!都不要命了!——”拿着铁片的手也下意识的收回来一点,炎熔自己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使用强大的法术攻击,但她还不能放弃——

  博士也一定不会放弃她的——

  增援说不定很快就会到!——

  

  芙蓉——

  也一定很快就会来给她治疗,虽然很讨厌、但嘉维尔治疗起来太可怕了,炎熔非常害怕这个阿达克利斯人——

  

  感到手臂被人轻易的抓住,轻轻一扭,手中的铁皮应声而落,炎熔很快就被士兵限制住了行动——

  芙蓉——

  赶快来啊!姐姐!——

  

  

  “你是什么人!啊!啊!——”就在炎熔被稳稳的制住手臂的时候,后边的整合运动士兵突然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炎熔睁大了眼睛,是罗德岛的增援!

  “啊!——”敌人一个个的倒下,鲜血喷涌而出,这幅景象就像博士派来的增援是拉普兰德一般。

  “什么?!——”前边的士兵们也慌张的一个个往身后看去,接连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是术师!——啊!——”一道法术组成的“利刃”穿透了抓着炎熔的手臂的士兵的胸口,喷泉一般的血液撒在了另一个惊呼的士兵白色的衣服上,形成点点“梅花”,随后那个士兵自己的脖子一歪,就再也无法醒来了。

  

  “术师!紫色头发的术师!——”

  “不对!是个近卫!——”

  不论如何惊呼、不论如何猜测,士兵们最后的下场都是倒在血泊之中,术师、近卫……罗德岛根本没有双重职业的干员,这无疑让炎熔感到奇怪,就在她也向法术发出的方向投来带着一丝恐惧的目光时,那个一路破关斩将的人影出现了。

  紫色的头发、和自己一样的双角,一手拿着法杖,一手拿着炎熔的那本书,被法术控制而漂浮在来者身边的是炎熔的匕首,上边还沾着大量的血,难道这人就这样一路用法术匕首和法杖突破层层包围的吗?!

  

  “为什么……”看清了来者的面容,炎熔便感到鼻子一酸,眼泪也莫名其妙的止不住的流:“呜、你为什么不去叫增援——反而自己回来救我啊!”

  不,其实理由她自己是知道的,因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那个不喜欢使用源石法术力的——

  姐姐。

  

  芙蓉的动作行云流水,躲过士兵的一刀之后迅速旋身,匕首在基础的源石法术力的操控下,迅猛的穿透身后逼来的敌人的喉咙,而另一只手的法杖也在这之后准确无误的砸在刚刚攻击她的士兵脖子上,力气之大只见士兵的脖子一折,就咽了气。

  这一套下来,难怪会觉得是术师又是近卫。

  

  “嘿嘿——”芙蓉轻笑一声,看着已经清出来的一块空地,便纵身一跃,就来到了炎熔的身边,一手扶住自己没了支撑快要跌倒的妹妹,将书和匕首交还给了炎熔:“要问为什么我会折回来,当然是因为占卜的结果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大获全胜!”说完,一边的炎熔便看到自己身上冒起了绿色的光芒,一切的疲惫、伤痛都在慢慢消失,再看向芙蓉,她的法杖上也散发着绿色的光。

  望着此时已经满头大汗的芙蓉,炎熔也不禁露出了笑容:“那是我的台词,你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吧?”

  “嘿嘿,因为你这句真的挺帅的嘛。”咧嘴一笑,芙蓉拍了拍因为这句话耳朵已经有些微红的炎熔的肩膀。

  

  

  最后还好博士的增援终于来了,杀红了眼的拉普兰德回到罗德岛后在华法琳的治疗中开心的与一边的能天使谈笑风生。

  

  而炎熔经过末药治疗后绑着绷带一路跑到甲板上,夕阳下那个熟悉的身影好像在嚼着什么。

  那人听到脚步声便转过身来,手里还拿着德克萨斯给的一盒pocky,晚风轻轻拂来,吹起两人紫色的发,炎熔拿出口袋里,当时紧紧护住的挂链,几步走上前去。

  “以后不要做这种傻子一样的事情了。”语气意外的有点生气,炎熔的脚步停在芙蓉的身边。

  “没办法,你没有我的照顾,是不行的。”芙蓉微笑着侧过头,夕阳下这温暖的笑容驱散了炎熔要说的原本口是心非的话语。

  “……啧,傻子。”炎熔嘟着嘴偏过头,还是忍不住嘴吐违心的话语,但手却将挂链递给了芙蓉。

  “这是……”芙蓉低头一看,正是自己在战场上丢失的挂链:“难道你当时不跟着撤退而是就算遇到危险也要绕回去,就是因为这个?!”

  “……嗯。”头虽然没转过来,炎熔却发出一声鼻音,点了点头。

  “笨蛋!就为了这个东西!我如果再也见不到你该怎么办?!”芙蓉一把抓起炎熔手里的挂链,随后紧紧的抓住炎熔的领子,没吃完的pocky掉了一地。

  “呃……”炎熔被芙蓉这个动作吓得一惊,还在思考该怎么回答时,就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唇。

  

  

  吻没有持续太久,蜻蜓点水似的,就离去了,芙蓉脸红得像颗苹果,双唇颤抖着却半个词都吐不出来,人反倒手脚迅速的就抛下一切往楼梯走去。

  只留下被吻懵的炎熔在甲板上像被石化一般一动不动。

  

  

  事后一脸开心的萨卡兹博士缠着芙蓉想授予她近卫勋章,被芙蓉狠狠的拒绝了。

  当其他干员疑惑的问起芙蓉这些战斗技巧都向谁学的时候,芙蓉干员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因为下班了而拉着艾丝黛尔的手往食堂走的医疗干员·阿达克利斯人·嘉维尔身上。

  意外的是众干员只是纷纷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丝毫没有惊讶的意思。

  

  

  附赠小剧场——

  芙蓉:炎熔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

  被五花大绑绑在椅子上听芙蓉教育的炎熔则不以为然甚至悄悄的在芙蓉不注意的时候朝她做鬼脸。

  芙蓉:因为那个挂链其实我不只有那一个呢。

  说着拉开宿舍的桌子抽屉,里边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Q版炎熔挂链,还被分类得清清楚楚。

  炎熔:???!!

  一股恶寒从炎熔的脊背窜了上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