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芙蓉铸客

13873浏览    165参与
仿生一页书会梦见电子擎海潮吗

【雪芙】月与人依旧

*红尘雪x芙蓉铸客 架空


华灯初上,辉耀点点,星火燃放让夜晚空气变得不再寒冷,飘雪渐停,行人们都换上笑脸,把胳膊从裹紧的裘衣披风中拿出来。


芙蓉铸客绕过熙攘的元夜灯市,一路追寻狻猊踪迹,渐至野外。城郊风景与城内大不相同,林木葱郁,寒风簌簌,少有人烟。好在十五的月够亮,加上断断续续的烟火,才不至于漆黑一片。


芙蓉铸客裹紧肩上披风,拔簪化剑,放轻脚步,趁着月明进入林中。


山海异志此月公告,珍稀神兽白色狻猊出没于镇,成功捕得者可得黄金千两,另可挑选山海奇观内珍宝一件。


芙蓉铸客已绸缪半月,选在今夜灯火喧嚣时行动,志在必得。


狻猊为龙子,这只神兽通体雪......

*红尘雪x芙蓉铸客 架空



华灯初上,辉耀点点,星火燃放让夜晚空气变得不再寒冷,飘雪渐停,行人们都换上笑脸,把胳膊从裹紧的裘衣披风中拿出来。


芙蓉铸客绕过熙攘的元夜灯市,一路追寻狻猊踪迹,渐至野外。城郊风景与城内大不相同,林木葱郁,寒风簌簌,少有人烟。好在十五的月够亮,加上断断续续的烟火,才不至于漆黑一片。


芙蓉铸客裹紧肩上披风,拔簪化剑,放轻脚步,趁着月明进入林中。


山海异志此月公告,珍稀神兽白色狻猊出没于镇,成功捕得者可得黄金千两,另可挑选山海奇观内珍宝一件。


芙蓉铸客已绸缪半月,选在今夜灯火喧嚣时行动,志在必得。


狻猊为龙子,这只神兽通体雪白更显灵性,想趁猎手不注意间飞身而过,而芙蓉铸客眼疾手快,眨眼间运起单锋剑招。狻猊身受剑气,负伤流血后闪避逃窜于林,藏匿得悄然无声。


“这畜牲,当真难缠。”


芙蓉铸客撇撇嘴,欲顺草木血迹与空气中腥味而寻,无奈风动云聚,遮蔽月色,林中顿时暗黑一片,她轻轻皱眉。


狻猊似也知时机已到,发出了些声响。芙蓉铸客不敢掉以轻心,迈着谨慎的步子向声响靠拢,同时眼睛注意另一侧,可实在是太黑了。若运术法照明,只怕狻猊已迂回上山。


试探间,芙蓉铸客感到神兽气息已近在咫尺,便将手中剑握紧,眼神紧锁树下,只待落招位置。


倏忽间庞然白光闪过,芙蓉铸客这时近处一看才道这神兽比想象中壮大甚多,心领神会间大招即出,不敢拖磨,恐苦战一场。谁料神兽有意声东击西,一个回身蹬地旋跑,直直向芙蓉铸客背后扑来。


芙蓉铸客回身照眼,躲闪不急,狻猊兽头已离她一厘之毫。心下默念“完蛋”,只得紧闭双眼,做好稍后赤手空拳滚地肉搏的惨烈准备。


却在不到一秒后,随一阵劲风,跌进一个有力又温柔的怀抱。


那人凌波瞬移,单臂揽腰把她抱出几步之外,同时左手持枪横扫,十里龙涛,濯尽沧浪。狻猊全身俱伤,无法行动,窝在后方呜咽。


芙蓉铸客闭目时,只听神兽一声巨大的叫喊,轻嗅到身侧飘来的淡淡花香,待双脚落地,才缓缓睁眼。


来人一袭绿衣劲装,肩上绒毛为她添了几分温暖。黑色长发以雀尾金冠在脑后高高束起,鼻梁架玉色蝶形面具,遮住了她的半脸。


“姑娘无事吧?”


非常沉静清脆的声音,又带一点干练,很像她这个人。


芙蓉铸客定定神,长舒一口气,才迎上她的双眼,摇着头道:


“无事,多谢侠士。”


那人笑笑,挽了个枪花将帝诏负在身后,两人一起向狻猊走近。


借月微光,芙蓉铸客捉隙觑到枪上流转的光华,不觉一叹:


“好枪。”


那人似有些惊喜地偏头,“姑娘也懂枪?”


芙蓉铸客压了压心底的得意,只说:“略知一二。”


那人点点头,“姑娘博学,不知可否为我解答一件事?”


“嗯?”芙蓉铸客眨眨眼。


她视线扫过眼前人素袖清波,落在耳畔两点樱红,笑言道:“如此良夜美景,元宵佳节,姑娘何以一人在这荒郊野岭?”


芙蓉铸客歪着脑袋,“怎的不行?你不是也在此。”


“哈,是了,若非我在此,又怎能及时救下姑娘。”她向负伤的狻猊看去,“神兽有灵,我本不愿伤它,方才事态紧急才出此下策,现在该如何?”


“交给我处理就好。”芙蓉铸客拍拍胸脯,俏皮地向她眨眼,“还没问过侠士姓名。”


那人似顿了顿,才说:“玉玺重明。”


芙蓉铸客闻名讶异,“喔!阁下便是有濯缨沧浪、枪中天子美称的玉玺重明?”


红尘雪不愿多谈,遂岔开话题:“那姑娘呢?”


芙蓉铸客也略微思索,才答道:

“雨霖铃。”

尘世茫茫,相逢不易,也许千世轮回才能有一擦肩。如若缘浅,今后不能再重逢,那么芙蓉铸客希望在此泠月影深的良夜,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名。


吟蝉暗续,离情如织,须记东秦,有客相忆。红尘雪听罢,轻言一声“好名”,便转身离去。



那夜之后,芙蓉铸客领完赏金,买了几件平常不舍得买的小玩意,又去书铺准时蹲点。书铺老板看见她来,连忙拉扯招呼,带她去一个大箱子旁,说是今晨刚进的新货,延陵不折柳的新作,限量发售,珍稀非常。


几番话哄得芙蓉铸客两眼放光,也不问价钱,大手一挥,豪气地买了五本。一本珍藏,一本自己翻看,剩下三本送人。


说来也奇,延陵不折柳这次的新作题材,竟是以往从未写过的。新书讲述的是互为好友的一男一女同时爱上另一个女人的故事。芙蓉铸客光是看简介脑补就兴奋激动得不行,窝在青梗山细细品味,一连几天都不曾下榻。


剩余赏金被芙蓉铸客存起,唯独要在山海奇观挑选的宝贝她还迟迟没有决定,便只留待他日。


几日后解锋镝来到时,芙蓉铸客正抱着书本,在花树下怅然凄凄。剧情一波三折,故事在上册暂时完结,徒留悬念余音待续。


解锋镝对芙蓉铸客有恩在前,这次来是请她以补天妙法修补一柄断枪。


芙蓉铸客拂去肩上落花,接过枪包,掀开覆盖其上的布,竟是那夜月下有幸惊鸿一瞥的名枪,帝诏阙九重。


枪头断裂无光,枪杆血迹斑斑,让人不禁想象主人曾处于怎样的绝境。


“这……可是天子枪的枪?”芙蓉铸客指尖轻触枪身,干涸的血迹遇温微融,刺得她心里一痛。


“正是,姑娘果然慧眼。”


芙蓉铸客肃然一叹,“此枪灵气已失,将成废铁,即便铸接,也难复昔日光华。”


解锋镝有些犹豫,她却又言道:“不过在本芙女手里,这把枪只会更胜往日,但我有一个要求。”


“枪成之日,必须要主人亲自来取。”


解锋镝有些为难:“天子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恐怕……”


芙蓉铸客笑笑,将包裹束好,在怀中抱紧。

“她若是不来,枪修也是白修。”



红尘雪在春暖花开日归来,彼时空中正飘酥润小雨,她撑一把伞,向青梗山缓步而行。


芙蓉铸客素衣胜雪,沉静地对着一树丁香,不知想些什么喃喃自语,也不打伞,任由细雨沾湿她的银发。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红尘雪在很远外便驻足,直到看清了熟悉的背影,才轻轻一笑,继续前行。


“若累姑娘感染风寒,岂不是吾之过?”红尘雪伸臂前倾,为芙蓉铸客撑伞遮雨。


芙蓉铸客闻言一惊,先望向头顶的伞,才回身回神。这一眼,流风回雪,皎阳升霞。原来她面具下是这样美若宓妃的明眸丹唇,亦是潇洒王者的英气尊姿。芙蓉铸客看得呆了,一时失语。


红尘雪视线细细扫过眼前人一贯巧笑倩兮的美目,抬手为她擦去脸上水迹,朱唇轻启:

“原来姑娘不只是东炼雨霖铃,更是北铸巧天工,真是让我惊喜。”


芙蓉铸客低头一笑,红尘雪的手还在她面颊上眷恋地轻蹭,迟迟不肯撤去。明明沾了雨水冰凉的脸,很快又像火烧一样烫。


芙蓉铸客放任自己贴了会儿她的掌心,又与她无关絮语甜蜜几句,用尽了书上学来的话术,不料红尘雪句上机锋玩得有来有回,撩得芙蓉铸客招架不住,才带她去看修铸好的新枪。


芙蓉铸客取山海奇观内的神玉玺重新相炼,帝诏脱胎换骨,成碧绿青翠、琉光熠熠的不世神枪。红尘雪甫一上手,绝代之枪便发出认主的耀耀光华。


红尘雪趁兴,轻舞禁章,玉碎冰裂,星辰摇动,龙腾九霄势不可挡,天地俱惊。


“好枪!”红尘雪赞叹不已,手抚过莹莹枪身,“不知此枪之名是?”


芙蓉铸客最喜见这宝刀英雄相配之景,见识天子枪法后更是雀跃,答道:

“辟夜之光。”


辟黑夜之光,一问天下英雄。


“姑娘铸艺绝伦,不知该如何感谢。”红尘雪突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拿出一朵秘法封存的永生拒霜。


“上次元夜一别后,见此花便想到姑娘,采下保存权当纪念,未料会与姑娘有重逢之日,便赠与姑娘吧。”


拒霜花,又名木芙蓉。这朵盛开得娇妍柔美,白粉淡馨。


芙蓉铸客笑盈盈地收在怀中。突然看见她绿衣劲装上凝结着干涸血迹,正是在小臂处。

“你的伤……”说罢便抬手想要触碰。


红尘雪随她视线看去,不自觉收了收手臂,将血迹藏在身后,笑着摇摇头。

“只是小伤,不碍事的。”红尘雪眼睛一转,“对了,方才见你桌上有延陵不折柳的书,你是她的读者?”


“咦!”芙蓉铸客抬起脑袋,“你竟也会知道她!”


红尘雪低眉莞尔,“世人都说她的作品轻浮,流连小家之情,难免落俗,你不这样认为吗?”


“当然不会,”芙蓉铸客抱臂望向远处天空,脑海里浮现出她所珍爱的每段字句,“有人喜高山之庄重,有人爱流水之柔软,本芙女独爱延陵文笔,谁说小家之情不能登大雅之堂?在我看来,她的作品感情真挚,描写细腻,足堪我心中情感文学的第一!……”


芙蓉铸客说得兴起,还加上手势比划,时而看向一旁的红尘雪,时而看向远方回忆。红尘雪一贯处变不惊,但听到后面洋溢各种花样的夸赞也实在招架不住,露出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来,但依然藏在笑意下。


芙蓉铸客不经意间瞧了红尘雪一眼,突然话锋一转:“……唉,但是最近她可让我很苦恼啊。”柳眉一蹙,樱红小唇轻抿,说不出的婉转伤心,惹人怜爱。


“哦?却不知她是如何惹到姑娘?”红尘雪盯着对方的鼻尖,认真开口。


“还不是她的新作,已经好久没更新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红尘雪随人眺向远处青枝,缓缓微笑。

“会是你期望的结局。”



那天之后两人又谈山水,谈书画,谈名器,谈武林,暮色晕染笼罩着两人,成一幅绝美丹青。红尘雪以处理私事之名向芙蓉铸客郑重道别,此去不知何日能还,愿将相思寄予每一瓣落花,随水漂流到芙蓉铸客的行经之处。



在那之后,芙蓉铸客又过上了与往日相似的生活,为名家铸剑,去书铺淘书,兴起时乔装匿名收一二徒弟,指点他们的铸艺。红尘雪从未来信,芙蓉铸客的表现也像生命中从未出现过这个人似的,风轻云淡,并无愁容。可心中的小儿女情思到底如何,只有自己知道,只有那朵贴身珍藏的拒霜花知道,只有绣布上因走神扎破指尖留下的血迹知道。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像所有故事中的情节一样,芙蓉铸客荡漾在藕花深处的小舟,仰面沐浴晴好的阳光,温暖的光影透过莲叶折射,落满一脸斑驳。红尘雪恰在此时归来,凌波微步涉水中央,直登船头,芙蓉铸客连同小舟同时颤抖摇晃,惊得栖叶白鹭纷纷飞离。


红尘雪按定芙蓉铸客的肩拍了拍,索性也侧躺在她身旁,上面那只手便轻轻搭拢在人腰上。


怀中之人一袭白衣,粉雕玉琢,腰肢轻软,颊间又因方才晒着太阳而蕴起一团绯红,真正好像芙蓉出水,又带着姑娘家独有的香气,教红尘雪一时心猿意马,只觉掌心和人相触的地方越来越烫。


芙蓉铸客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将红尘雪打量好久才说:“你回来了?”


“嗯。”红尘雪轻声应了,仿佛脱下所有江湖纷尘喧扰,手揽着人腰贴近自己,在她如画面庞上安慰地一吻。


芙蓉铸客颊间绯色更浓,嘟着嘴不满地看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心悦你,”红尘雪盯着怀中人那双明眸,答得干脆又认真,不自觉加紧了手中的力度,轻蹭着她额头,吐露出的温暖暧昧气息交葛,缠绕着两人脖颈。“与我一同退隐,过诗情山水的生活,可好?”


芙蓉铸客在她怀中泄了气,垂下眉目,鼻底便满是眼前人江湖奔波的尘沙味,抬起眼睛,仍是如月下初见般的惊鸿。


芙蓉铸客索性完全侧过身来,也伸手抱上她,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轻轻叹了口气。奔波江湖、无法书信,这些都没关系,只是……


“我们既在十五相逢,你何不十五再来?”


红尘雪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觉她语气有些伤感,便安慰摸着她的后脑。“我十五来,你便会跟我走么?”


芙蓉铸客没有作答,红尘雪把白色脑袋从怀里拔出,朝她樱唇吻去。

“那我先打个记号。”


温香软玉,荷舟旖旎。




十五那天的月圆却阴暗,藏在惨淡愁云之后,不见一丝亮光。芙蓉铸客被夸幻之父囚禁在八面玲珑,她抬眼望向天上月,勾起一丝苦笑,想象也许这就是今后每一天的生活,又想起青衣墨发的她,酸楚交杂,却强硬忍住不肯发作,一口气哽在胸间。


黑夜中的一点幽光吸引了芙蓉铸客的注意,那光带着独特又熟悉的花香,胜过今晚的月亮。


芙蓉铸客终于叹出那口气,闭上双眼,任泪水肆意流淌。


红尘雪挽个枪花,将辟夜之光负在身后,擦去嘴角血迹,走近芙蓉铸客所在的中央石台。

“你可让我好找。”


芙蓉铸客睁眼定定望向她,抿紧双唇。

“你既看到我留的字条,又为何要来?”


红尘雪陷入她双瞳的哀切,抚上那一泓盈盈,捧起她的脸为她吻去颊上泪水。

“我至青梗山时见别样萧条,便已知不测,无论你留言如何绝情,我都不会信的。”


芙蓉铸客实在流连从那人身上传来的连绵不绝的热度,却抓上她的手臂,又将她狠心推开。

“外围重重把守,你单枪闯入,已负重伤,夸幻之父不时将至,你还是快走,我再想办法周旋。”


若不是真的无可转圜,哪里会到这一步,两人心中其实早就明白,末路至此,只剩苦战。

“虽只是区区几面,我却觉得我们已经十分了解彼此。”

红尘雪笑着,上前一步握紧她的手。


芙蓉铸客也看向她的双眼,努力勾起嘴角,用力回握。



逃亡前路,众兵蜂拥而至,夸幻之父影现天边,传音入耳。

“天子枪玉玺重明?这可真是为卬送了一份大礼,龙观百尺楼何时也参与江湖事了?”


“我今日,势必要带雨霖铃离开。”红尘雪握紧背后长枪,与芙蓉铸客交换一个眼神。


“就不知你有命无命。”


“世人只知枪中天子,却不知我亦剑中洛神,你,可曾见过隐流单锋左右流派的合招?”

红尘雪说罢,芙蓉铸客拔簪化剑,严阵以待。



那夜刀光剑影,铿锵震荡,空气中弥漫血腥,汗水混合血滴落入尘土。


嘈杂中,不知谁的话音问起,烙在每一寸剑光刀锋。


“你说延陵不折柳的新作,究竟会是怎样的结局?”


“会是好结局的。”


日月暗换,战场之上依然剑光连绵,辟夜长枪流金烁动,巍巍汹涌。




-完-



没想到这对能有元宵贺文,我自己都没想到

你快别笑了

八十一次羞辱,六十七个扇耳光,巧天工真有你的,记得真清楚啊哈哈哈哈哈

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记磕cp,真不愧是芙女,关键是居然被她磕到点东西了,太牛了哈哈哈哈哈哈

  

——古原争霸-第84话-生死关(三)

八十一次羞辱,六十七个扇耳光,巧天工真有你的,记得真清楚啊哈哈哈哈哈

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记磕cp,真不愧是芙女,关键是居然被她磕到点东西了,太牛了哈哈哈哈哈哈

  

——古原争霸-第84话-生死关(三)

【九雲碧螺】

【刀芙MV】靈魂伴侶

B站在線

跟小夥伴聊起刀芙,翻了下歌單還真有適合剪小甜餅的歌,趁著手感有立馬開坑!好像是第一次讓他們實實在在HE的吧XDDD


靈魂伴侶(粵語版)(黃齡)


電視劇 守護神之保險調查 插曲

作詞:王奕

作曲:田昌燁(JCY)、尹賑孝


默契依然

要分開了 也默契依然

生命裡

難避免 變化徹底 盼親手放低

求結尾不失禮


碰過的煙火 在新篇章可再數

沒法愛到最尾 請相處萬世

靈魂若 戒了固執 方可燦爛

賜我們智慧


如同靈魂伴侶亦 不必一世

若命運...

B站在線

跟小夥伴聊起刀芙,翻了下歌單還真有適合剪小甜餅的歌,趁著手感有立馬開坑!好像是第一次讓他們實實在在HE的吧XDDD




靈魂伴侶(粵語版)(黃齡)


電視劇 守護神之保險調查 插曲

作詞:王奕

作曲:田昌燁(JCY)、尹賑孝


默契依然

要分開了 也默契依然

生命裡

難避免 變化徹底 盼親手放低

求結尾不失禮


碰過的煙火 在新篇章可再數

沒法愛到最尾 請相處萬世

靈魂若 戒了固執 方可燦爛

賜我們智慧


如同靈魂伴侶亦 不必一世

若命運現已鋪展 必經的一切

如玫瑰 讓你我滿足至安逝

誰能責它浪費


如同靈魂免不了 多翻洗禮

若月亮換了方位 燭光可取替

償還後 換你我角色再相聚

再度敬禮




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日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日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日版!!

三川素

直播间点图,慕容情,凯旋侯,四无君,芙女。

#霹雳布袋戏##慕容情##凯旋侯##四无君##芙蓉铸客#

直播间点图,慕容情,凯旋侯,四无君,芙女。

#霹雳布袋戏##慕容情##凯旋侯##四无君##芙蓉铸客#

赤欲千金酒

芙蓉铸客的幻想,笑死。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狂刀。


芙蓉铸客的幻想,笑死。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狂刀。


赤欲千金酒

堂堂爱之厉这土味情话hhhh

冰无漪:没水的地方叫沙漠~

【摆poss,自以为超帅】

没冰无漪的地方叫寂寞~

巧天工os:震撼我妈!

缉天涯os:我来的不是时候。

冰无漪的内心戏也是够够了

抱着树蹭的模样真的很像白面猴😂

要不还是巧天工机灵,看这一套又一套的,我差点就信了

巧天工:可爱温柔的小妹【暗地里使劲踩冰无漪的脚哈哈】

不过天涯这淡定的样子,恐怕啥都清楚了只是不拆穿而已。


堂堂爱之厉这土味情话hhhh

冰无漪:没水的地方叫沙漠~

【摆poss,自以为超帅】

没冰无漪的地方叫寂寞~

巧天工os:震撼我妈!

缉天涯os:我来的不是时候。

冰无漪的内心戏也是够够了

抱着树蹭的模样真的很像白面猴😂

要不还是巧天工机灵,看这一套又一套的,我差点就信了

巧天工:可爱温柔的小妹【暗地里使劲踩冰无漪的脚哈哈】

不过天涯这淡定的样子,恐怕啥都清楚了只是不拆穿而已。




赤欲千金酒

嗷嗷嗷嗷嗷嗷看看这是谁!

丧失爱之名的爱之厉阿冰a

巧天工和冰无漪这段os笑死

巧天工:白面猴!

冰无漪:水姑娘!

背背这一幕,我打算站一秒

阿冰a还是帅的!既然他在这

寒酸剑布衣还会远吗?【】


嗷嗷嗷嗷嗷嗷看看这是谁!

丧失爱之名的爱之厉阿冰a

巧天工和冰无漪这段os笑死

巧天工:白面猴!

冰无漪:水姑娘!

背背这一幕,我打算站一秒

阿冰a还是帅的!既然他在这

寒酸剑布衣还会远吗?【】


赤欲千金酒

果然啊果然小澡雪长大了…

打开了百合的大门,笑死。

澡雪:我懂我懂,你们是那种关系

巧天工:??不是啦!你听我说!

戴眼镜的芙蓉铸客好好看啊~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这些书…麻烦发给我一份啊!!!

《怪兽总裁逼我嫁》《绝代侠踪》

《纯情刀客俏商人》《枫桥传说》?

《真命浪子枪》好想知道都是谁…


果然啊果然小澡雪长大了…

打开了百合的大门,笑死。

澡雪:我懂我懂,你们是那种关系

巧天工:??不是啦!你听我说!

戴眼镜的芙蓉铸客好好看啊~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这些书…麻烦发给我一份啊!!!

《怪兽总裁逼我嫁》《绝代侠踪》

《纯情刀客俏商人》《枫桥传说》?

《真命浪子枪》好想知道都是谁…



赤欲千金酒

她的这句话是我理解的意思吗?

扭捏…我也想吃肉,不想只喝清水

巧天工真的好可爱hhhhh

【粉丝见太太的实录】

感觉小澡雪在多跟她呆久点

一定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她的这句话是我理解的意思吗?

扭捏…我也想吃肉,不想只喝清水

巧天工真的好可爱hhhhh

【粉丝见太太的实录】

感觉小澡雪在多跟她呆久点

一定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风轻云淡

【纵芙】芙蓉雨

*超短的生活片段 纵芙兄妹向 


我最讨厌那个男人了,把我输在他的棋盘里,把我当成他的赌注。正因为他我才会变得那么不想输,不管做什么都想要做到极致。

我一直梦想有一个人可以带我逃离过往的伤痛,没想到我早已不恨兄长了。兄长,你在何方,小雨很想你,我想快点见到你。


芙蓉铸客闲适地卧在花丛中,敷着面膜,一边看着狂刀带来的书籍,一边往嘴里送着点心。

“义兄,多谢你,特地来看我,还给我带来不少才子佳人的书籍。”有了新的大哥,果然人生美满啊,至于之前那个不靠谱的就算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还说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实在是太虚伪了。

“芙妹客气了,这是大哥应该做的...

*超短的生活片段 纵芙兄妹向 


我最讨厌那个男人了,把我输在他的棋盘里,把我当成他的赌注。正因为他我才会变得那么不想输,不管做什么都想要做到极致。

我一直梦想有一个人可以带我逃离过往的伤痛,没想到我早已不恨兄长了。兄长,你在何方,小雨很想你,我想快点见到你。


芙蓉铸客闲适地卧在花丛中,敷着面膜,一边看着狂刀带来的书籍,一边往嘴里送着点心。

“义兄,多谢你,特地来看我,还给我带来不少才子佳人的书籍。”有了新的大哥,果然人生美满啊,至于之前那个不靠谱的就算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还说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实在是太虚伪了。

“芙妹客气了,这是大哥应该做的,恰巧我最近闲来无事。”

远离江湖的浮躁,重新让心情归于宁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狂刀回想起温婉秀丽的伊人,只觉得很幸福,玉婵一直活在他的心中,从未离开。

“义兄真是越来越开朗了,小妹也放心了。对了,这本书给你。”芙蓉铸客抽出一本书,递给狂刀。狂刀看了眼封面,毫无疑问是他和玉婵的故事,枫桥传说。

“多谢你。”

此时此刻,一名不速之客出现在青埂山上,正是棋邪纵横子。他披散着蓝色长发脸色苍白,神情有些疲惫。

“消失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本芙女的面前,纵横子。”芙蓉铸客迅速扯掉脸上的面膜,取下头上的发簪,二话不说就提剑横在棋邪的脖子上。

棋邪察觉这次芙蓉铸客并没有没有擦过他的肌肤,留下伤口。铃妹果然是在意我的,我们之间的误会必须要解开。

“芙妹,还请冷静,相信棋邪他不是故意的。”

“哼,还不和本芙女解释你这段时间的失踪,还有你怎么一副狼狈不堪的逃难样子。”芙蓉铸客嘴上不饶人,心里却庆幸棋邪这段时间虽然销声匿迹,但至少好好的没整出什么事情。

“芙妹,我想起还有些事情,先走了。”狂刀心知该给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于是编造借口,赶紧闪人。他临走时,给地上留下了两坛酒。

赤欲千金酒

求求了,让我看一看好嘛qaq

一本就好,我能看到山荒地老。

第一次这么强烈的羡慕木头人555

我也想做芙蓉铸客,又有纵横子当哥哥又能看书(*'へ'*)

求求了,让我看一看好嘛qaq

一本就好,我能看到山荒地老。

第一次这么强烈的羡慕木头人555

我也想做芙蓉铸客,又有纵横子当哥哥又能看书(*'へ'*)

落七觞

【冷cp每日挑战】day2 梦里缘分知多少(叹巧)

不一定能成功的每日挑战,随缘吧都是小短篇!

(旧文,好像被删了)

正文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情,心中所念所想又将会是什么?世间有太多的疑问得不到回答,既然从他处得不到,那么不如试着自己思考一下,扪心自问,自己所思所想,心中的爱恨。

叹希奇在重塑自身时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总是有一个女孩,有时任性的像一位大小姐,有时却又什么都懂却无能为力,有时活泼开朗,有时又会悲伤。但,这个女孩始终不曾流过泪。叹希奇不得不说,自己很欣赏这个女孩,她的坚韧不屈着实令他心动。想了想,好像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样跳动过。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叹希奇并不明白,毕竟他的前半生一直所追逐的只有剑道,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应该...

不一定能成功的每日挑战,随缘吧都是小短篇!

(旧文,好像被删了)

正文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情,心中所念所想又将会是什么?世间有太多的疑问得不到回答,既然从他处得不到,那么不如试着自己思考一下,扪心自问,自己所思所想,心中的爱恨。

叹希奇在重塑自身时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总是有一个女孩,有时任性的像一位大小姐,有时却又什么都懂却无能为力,有时活泼开朗,有时又会悲伤。但,这个女孩始终不曾流过泪。叹希奇不得不说,自己很欣赏这个女孩,她的坚韧不屈着实令他心动。想了想,好像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样跳动过。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叹希奇并不明白,毕竟他的前半生一直所追逐的只有剑道,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应该是第一次。“你,究竟是谁呢?”

梦醒,身体也已经重塑完成,将自家大哥哄走后,叹希奇又开始对古原争霸充满了好奇,待问到答案后便去寻红尘雪了。

初见红尘雪,是个端庄大气的美女,可是心中确实很平静的,没有什么波澜。叹希奇轻轻摇了摇头,那,在梦中自己算是动了心吧,只是一场梦,却输掉了一颗心,还真是不划算啊。那名女孩,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虚幻呢?

被耍了的叹希奇心里其实也没有多生气,本来嘛,自己算是偷渡的。不过骄傲如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在夜晚来临时,叹希奇蒙了块黑布,悄悄潜进八面玲珑。

“这里还真是繁华,比封剑塔好看多了。”小声絮叨着,叹希奇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入。到了一处花园却见几名女孩子在练习舞步,这样晚的时间,也多亏她们能坚持得住。恍然间,轻轻的一瞥,叹希奇发现其中一名女孩子,很是熟悉。胸膛中的心脏,竟然加快了跳动的速率。嗯?这感觉,与那场梦中的感觉一般啊。那个女孩,是她。

“确有其人,只是为何她会入我之梦呢?看她的样子只是个婢女,亦感受不到她的功体。我与这位圆公子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怨,想来不至于对我施展什么咒术吧……”这件事,他一定要探个究竟。

“好了,今天就先练习到这吧,大家都去休息吧。”黄钟停下了舞步,看了看天色,已然是深夜。

众人散后,芙蓉铸客一人靠柱而立,“什么时候,才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啊?”

“……你想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叹希奇已经站到了芙蓉铸客的身边。

“……”虽然被吓着了,但是芙蓉铸客并没有惊呼,她反而觉得,这说不定是个机会,不过也不能排除眼前这个人是圆公子故意派来的。“是想出去,毕竟这里再好,看得久了,也会腻的。”

“这倒是没错,无论景色有多好,也终究会有腻了的一天。你,叫什么名字?”

“……芙蓉铸客巧天工。”

“初次见面,还要请阿巧你多多指教了。”

“…阿…阿巧?”

“我听他们都叫你芙蓉,既然是被别人叫了的称呼我自然是不会叫的。铸客这个称呼又有点太笼统,天工感觉怪怪的,还是阿巧叫着比较顺口,你不这样觉得吗?”

“……随,随你啦。”

“等我,我会救你出去的。”叹希奇坚定道。

“……好啊,我等你。”

end


Ran_

[霹雳/部分群像]红楼笔谈(其一)

*一些些八卦

*没有(其二)

*cp都是谣传

*人太多了,tag打不下


笔谈者,昔人退居山林,与二三好友相交,畅所欲言,付诸笔砚。而今天下靖平,苦境侠女闲来无事结伴游春交友,相互之间交流近来所发生的各种趣事,再由一人编纂成册,是为《红楼》。当然,假若尽是一些正经史料那实在无趣,不能记载尘世风雅,实在辜负了笔记的趣味。


洛神红尘雪,这场刀马红颜之宴的主办方,地点就在她家——倚晴江山楼。


蓬瀛小三仙之一小水仙,本次笔谈的主要绘师,所有的拜帖皆是她所绘。


鹭泊雪庭西窗月,本次笔谈的主笔之一,收到邀请后她立刻肝诗赋若干相赠。


芙蓉铸客雨霖铃,号称全苦境最能磕...

*一些些八卦

*没有(其二)

*cp都是谣传

*人太多了,tag打不下




笔谈者,昔人退居山林,与二三好友相交,畅所欲言,付诸笔砚。而今天下靖平,苦境侠女闲来无事结伴游春交友,相互之间交流近来所发生的各种趣事,再由一人编纂成册,是为《红楼》。当然,假若尽是一些正经史料那实在无趣,不能记载尘世风雅,实在辜负了笔记的趣味。


洛神红尘雪,这场刀马红颜之宴的主办方,地点就在她家——倚晴江山楼。


蓬瀛小三仙之一小水仙,本次笔谈的主要绘师,所有的拜帖皆是她所绘。


鹭泊雪庭西窗月,本次笔谈的主笔之一,收到邀请后她立刻肝诗赋若干相赠。


芙蓉铸客雨霖铃,号称全苦境最能磕的人,普天之下没有她一双慧眼看不出的猫腻。


当然,还有两位重量级贵宾。



“小水仙,怎不见梦丹青先生?”杯酒过后,芙女捧着微红的脸颊问道。她今日前来还特地带着几本非笔寻常的名作,想着见到梦丹青本人正好讨要一个签名,如果能有太太签绘就更好了!芙女一边安抚着少女雀跃的心思,一边环顾四周,却没见到梦丹青,心下奇怪便寻了梦丹青的弟子小水仙询问。


这边小水仙方才落笔,一副英姿飒爽的美人论枪图跃然纸上,西窗月与红尘雪笑着为此画题字。忽闻芙女提问,小水仙匆匆收了笔,思索道:“师尊吗?他今日说是前往永旭之巅访友了。”


许是刚刚收笔太急,小水仙脸上也被溅上了一滴墨,西窗月取了一块帕子沾了些水,轻轻为小水仙擦干净脸上的墨迹。她也疑惑起来,“非笔寻常日前传讯还表示十分期待此次聚会,为何突然要去访友?”


小水仙任鹭君为她擦干墨迹,轻轻捻起一块桂花糕,顾盼神飞,“哈,鹭君才可知,风云儿误把师尊的画作带上了恒山,又恰好撞上了玉川先生。至于这画作的内容嘛……”


话语未尽,在场众人都已明白。洛神端来一壶新茶,掩口轻笑,“非笔寻常这怕不是去访友,而是避难。”


避的还是情感败露恼羞成怒的玉枢丹桂、以及可能想要说教一下不要带坏他幼弟的剑谪仙。红尘雪心想:玉枢天雷,剑中谪仙,确实该避一避。何况前往永旭之巅,说不定过些日子又有非笔寻常大作观赏了。


“是啊。”小水仙给芙女递了杯茶醒醒酒,道,“小芙你是没见着,我来之前,风云儿抱头躲进麒麟阁,呜呜哇哇了半天,琴狐并鹿先生一起哄了半天都没哄好。”虽然这只小狮子毛色褪了,但是垂着头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的样子实在是可爱。


小水仙灵感乍现,快步回到案前,信手几笔,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狮软趴趴蹲在山石之后,而山石前是一株张牙舞爪的丹桂树和默然树下的轩昂剑龛。


芙女酒稍醒,见到此画当即拍手称妙,“小水仙,实在可爱!不知本芙女有生之年能否见到与此画相配的……”话未完,芙女一双眼睛往洛神与鹭君身上瞟。


“嗯?练习生发讯说义父近日将归,我诸事缠身啊。”红尘雪顾左右而言他。


“咳咳,小水仙与我说说鹿狐两人近况,我与他二人也许久未见了。”鹭君转移话题。


小水仙笑说:“哎呀,琴狐与鹿先生也就与寻常一样。平日打情骂俏,啊,我是说相互斗嘴,一起投喂芈麒麟,顺便安慰安慰风云儿。”她话锋一转,倒是直指芙女,“小芙,近来你又有什么趣事说来与我们听听?”


被问到这,芙女可是突然来劲了。她双目迸发出异样的光彩,神秘兮兮地说,“你们知道猂族的荒禘想要追求剑风云吗?”


小水仙停笔:哇哦。

西窗月扇止:哇哦。

红尘雪回身:哇哦。


“哈,这就是本芙女的独家情报了。”芙女笑眯眯压低了声音,“你们以为为什么最近恒山谪仙、玉川先生都把剑风云看得死死的?还不是有一日被撞见荒禘单膝跪在剑风云面前。你们说说,单膝跪地,这不是求婚是什么?”


嘶——

小水仙倒吸一口凉气。

西窗月和红尘雪一人掏出一本小册子,提起笔来。


“可是我听说荒禘与同出明脉的明脉原皇和凤翥关系甚密……”一瓜未平,红尘雪又抛出一个新瓜。


小水仙喝口水压压惊,道:“和凤翥难道不是与癒者并称癒和双者?不是说他们有一对双生子?”


还有孩子?这回轮到芙女震惊了,居然还有本芙女没有吃到的瓜?


此时,鹭君施然而来,再度抛下一瓜,“嗯?为何我只见癒者身边有一个与荒禘面容相似的青年?而且……”


西窗月悠然喝一口茶,继续道:“欲天九宸藐烽云似是对癒者十分执着。”


哇哦。精彩。

红尘雪心想:这期笔谈内容十分劲爆,不错。


“咦?花君呢?”芙女忽然发现本次聚会最重要的大咖不见了。


小水仙回忆道,“步夫人方才见我所绘的画作,便笑着往恒山去了。”


恒山?回忆起花君种种过往,芙女觉得自己悟了。


花君这是,去磕代餐了?


而在恒山脚下,花君一身芳菲,笑语盈盈,举目望向这座世外之山,视线却落向缥缈的虚空,那里有一座山、一口炉鼎、一个人。


“恒山剑谪仙,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