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芙兰达

23299浏览    135参与
一只理智曜🇭🇰
请来帮我分析一下我的x……好像...

请来帮我分析一下我的x……好像明显到不用分析了

不过这几位性格倒是迥然不同……天然腹黑傲娇都有了,甚至可以形成克制链😂😂

请来帮我分析一下我的x……好像明显到不用分析了

不过这几位性格倒是迥然不同……天然腹黑傲娇都有了,甚至可以形成克制链😂😂

搞二次元百合的号

【泪芙】仅存的记忆

#ooc


佐天泪子再一次经过了家庭餐厅。

她一如既往地往里看了一眼,但窗户边的四人桌空空如也。

「也对,我在自作多情什么啊……」

如果她不想与我有关联的话,就算我们再次相遇,也只会擦肩而过吧。

(我们的世界不同。留下这样一句话就拉开距离……我怎么可能接受啊。)

说到底,之所以会在经过这时往里看,还不是因为那天——

黑长直少女回忆着,十月九号,那一天她经过家庭餐厅,正巧望到了里面的人影。除开另外几人,还有那抹金色的身影,以及标志性的贝雷帽。

虽说那天有发送讯息,但并没有得到回复,当然,之后的咖喱鲭鱼也没有等到品尝者。

「算了,回家吧。」

佐天摇...

#ooc

 

 

佐天泪子再一次经过了家庭餐厅。

她一如既往地往里看了一眼,但窗户边的四人桌空空如也。

「也对,我在自作多情什么啊……」

如果她不想与我有关联的话,就算我们再次相遇,也只会擦肩而过吧。

(我们的世界不同。留下这样一句话就拉开距离……我怎么可能接受啊。)

说到底,之所以会在经过这时往里看,还不是因为那天——

黑长直少女回忆着,十月九号,那一天她经过家庭餐厅,正巧望到了里面的人影。除开另外几人,还有那抹金色的身影,以及标志性的贝雷帽。

虽说那天有发送讯息,但并没有得到回复,当然,之后的咖喱鲭鱼也没有等到品尝者。

「算了,回家吧。」

佐天摇了摇头,想要甩走难过的回忆,可是走了没多远,她惊讶地看着前方。

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她再熟悉不过的人——颤抖着身体不知该如何开口,而对方却抬头看了过来。

「是你啊,居然又在路上遇到了,结果看来,我们真的蛮有缘分耶。」

与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佐天愣了几秒才回应:

「是、是啊!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因为向前走了几步,佐天紧紧盯着前方的少女,金色的卷发和蓝色的眼瞳,自己没有看错,就是她。

「我出来买东西哦!啊说起来,突然好想吃咖喱鲭鱼,不如——」

「嘀嘀嘀!」

手机铃声打断了金发少女的话,她急急拿出手机,朝佐天说了句「稍微等我一下」便按下接听键。

「你还打算在外面玩到什么时候啊?!有活来了!」

「啊啊啊麦野,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看到对方这副模样,佐天担心地问:

「你的前辈催你回去吗?」

「是啦,结果居然没法一起吃饭吗……啊啊对了,那你晚上来我家吧,第十五学区的类钻高层!我会准备好食材的!」金发少女边说边挥手跑走。

待佐天反应过来,对方与她的距离已经到用喊都无法对话的程度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我行我素诶,而且只告诉我这么模糊的地址吗。」

(不过……能再次遇见真是太好了)

佐天在心里这么想到。

(说不定她只是忘记了账号的密码,晚上见到面问问看好了。)

因为想的太过入神,她没有注意到前方,于是——「哎呀?!」结实地撞了上去。

男生似乎是特地走到自己前方,佐天原以为他是来找茬的小混混,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满脸歉意地说:

「我刚刚在不远处练习能力,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你,真的很抱歉。」

佐天摆手道:

「应该没有吧!话说你的能力是什么啊?」

「幻术使。」

「诶?」

而后男生似乎还说了什么,但少女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下午的原计划是听歌消磨时间的,但难以言说的感情堵在胸口,佐天最后还是联系了好友。

「初春,可以帮我查查『幻术使』这个能力吗?大概就是作用?」

「佐天同学要好好学习了吗?」

「跟这个无关啦!是有一些在意的事情……」发送讯息,佐天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真的有可能会是幻象吗?)

「好吧,等我一下。」

看到这条消息,她又紧张起来,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没过一会,对面发来一大串文字,也没去管能力的概念和原则,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最后一栏。

注意:制造的幻象』与目标当下的精神有关,『幻象』也会遵循自身的『原则』行动;根据能力强弱,持续时间为6-8小时不等。

虽然自身是无能力者,但佐天多少还是明白了一些。

(意思是,她只是因为我内心的意愿而出现的?那些回答也是,遵循她这个人的性格?)

(等等……)

少女突然想起来。

(这也表明,那个地址就是她的家。)

佐天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离晚上还有很久。她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打开了社交软件。

对方的头像还是那个有点渗人的玩偶,佐天下拉聊天记录。她们以前聊过很多,喜欢的东西,见过的风景和未来想去的地方。

又将记录拉到最后,是自己发送的讯息。

『在吗?』

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自己一定会后悔吧。

(而且……要是她真的在做会被风纪委员逮捕的事,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她唤出键盘。

「我晚上七点去找你哦。」

即使知道不会有回复,她还是盯着界面好一会,最后大概是明白自己的行为没有意义,她放下手机。

(如果是真的,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少女抱着这样的想法睡去。

 

「啊啊啊要来不及了!」

晚上七点四十分,佐天从床上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准备好后,她冲出家门。

第十五学区有最大的商业街,所以即使学园都市有完全放学时间,这里也依旧热闹。而类钻正是这里的标志性建筑,聚集众多名流的综合商业大楼。

「哇,居然住在这里吗……」

佐天深吸一口气往里走,在得到工作人员的指引后,她抬脚往电梯走去。

「话、话说,这里的门都是双扇的耶,好大啊。」刚走出楼层,佐天突然停下。

(我不知道门牌号!而且这里看上去有很多层住宅区诶,要从这里面找出来吗……)

虽然在这么想,但佐天还是走到旁边的几扇门前看了看。

(毫无章法的门号,是按照所有者的喜好所设置的吗?)

(那么——!)佐天在楼道里快速地行走起来。

她记得的,那个金发少女的喜好。那段时间正流行数字占卜,所以自己要来数据后帮对方测了,测出来的结果还是好运呢。

(嗯,0和9会选9,1和8是1,2和7是7,3和6喜欢6……)

突然,佐天停住脚步。

「找到了。」

门牌号『1679』

朝前一步正打算敲门,佐天发现双扇门中间有缝,门没有锁?!

「诶诶?这是什么情况?」

也是正巧,隔壁的住户似乎要出门,佐天走过去询问,可得到的回复是:

「噢,我也很久没见过她了,之前也有人来过这里,说是来拿『遗产』」

(遗产……?)

佐天恍然想起那一次两人经历的事情,自己还未离开时就已经见识她们之间的战斗,后来新闻上也说那里发生了爆炸。

虽然她那次回了自己的消息,但是之后——不,不会的,她那么厉害。

朝住户道了谢,佐天打开双扇门,里面是一个很宽阔的空间,完全没有那种『生活』的感觉。

(啊啊,这里看起来可没法做咖喱鲭鱼请我吃哦。)

「那个,有人在家吗?」

少女喊道,然后朝正前方的纸门走去。

可是没想到是,纸门后面的起居室更加夸张,没有几件家具,取而代之的是许多纸箱,里面放有很多包装精美的盒子。

墙壁上挂着日历,佐天走过去看了看。叉号停止在几个月前,日历上没有标记人名的日子比较少。

(诶?停在十月八?说起来,十月九之后她就没有回过消息了。)

佐天在脑中努力回忆那一天的事情。

(啊,初春好像跟我说过,那天好几个组织之间发生了乱斗,死伤无数……)

「啪!」

「诶?!」佐天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张纸片。它原先应该是夹在日历里的,因为自己刚刚的动作而掉了出来。

纸片上写着一个日期,很熟悉的日期。

突然,佐天抬手翻起日历,果然不出所料,自己生日的那一天旁边写有一句话。

「一起吃饭、逛商场、纪念礼物」

少女过了好一会才重新动起来。纸片上还有两位数字,环视一周,佐天发现纸箱上也有数字。

(是礼物的编号吗……?)

她开始按着数字寻找对应的纸箱。

(到头来,我根本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嘛,居然就这样——)

「Ha det bra。」

佐天泪子说出了这句北欧的语言。

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她抬手擦了擦眼泪,然后从纸箱里拿出那个贴有对应数字的盒子。

(会是什么东西啊。)

盒子是没有封上的,佐天猜想里面或许还有一层,所以她直接打开盖子——

最上面的是一个相框。

金发少女的笑容很清晰,还能看到厨房里自己的背影。

(居然偷拍,不过、不过……)

「我以为我们没有合照的。」佐天轻声说着。

转过相框,后面还写有字。

『9.28日,记第一次相遇。

芙兰达·塞维伦和       』

「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呢。」

后面还留有一段距离,黑长直少女抽出照片,用随身携带的笔写上了名字。

「我的名字是佐天泪子哦!」偌大的房间里回响着这一句话。

于是盒子里还剩下一个黑色的方匣子和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佐天摁下了黑匣子上的按钮。

随着「嘀」的一声,少女明白了这是录音设备。

「喂喂?」

匣子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再说一次——生日快乐!结果是和你玩了一整天哦!你回家听到这段录音一定会吓一跳吧,嘿嘿嘿……毕竟我们可是要一起尝遍各种鲭鱼料理的朋——』

「咔——」

佐天泪子又一次按下了开关,那欢乐轻快的声音戛然而止。

「谢谢。」

少女蹲坐在地上,用低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会永远记住的。」

 

 

END

蜡笔小花
🍃🍃🍃 “...朋友,我...

🍃🍃🍃


“...朋友,我曾有个认为是朋友的人,搞不好是在做会被风纪委员取缔的那类事的人。

“说着‘所处的世界不同’而拉开了距离,

“最后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




“...朋友,我曾有个认为是朋友的人,搞不好是在做会被风纪委员取缔的那类事的人。

“说着‘所处的世界不同’而拉开了距离,

“最后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芙伊.yu

“我们居住的世界原本就不同”

“我们居住的世界原本就不同”

芙伊.yu

高贵芙兰达

我爱芙兰达

本人芙兰达老公谢谢

高贵芙兰达

我爱芙兰达

本人芙兰达老公谢谢

玖绮

【泪芙】再次相遇

佐天泪子在门口捡到了一只小猫。

那是三天前的事了。

夏夜的暴风雨混杂着灼热的空气在窗外肆虐着。泪子叹了口气,任由地心引力将自己拉到床上。她望向天花板,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出现了那名金发碧瞳少女的身影。

“我们居住的世界本就不同,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就赶紧忘掉吧。”泪子反复推敲着这句话,却整理不出一丝头绪。她为那女孩准备的青花鱼罐头仍安静地躺在冰箱中。

“不可以浪费食物哦。青花鱼罐头我屯了很多……”泪子茫然地向窗外望去,对着在雨帘中隐约可见的建筑物轻声说。

“喵——“门口传来了一声微弱的猫叫,声音在暴风中摇曳,好像将要在雨中消逝一样。泪子感觉自己的心跳不住地加快起来。学校宿舍里肯定不能养宠...

佐天泪子在门口捡到了一只小猫。

那是三天前的事了。

夏夜的暴风雨混杂着灼热的空气在窗外肆虐着。泪子叹了口气,任由地心引力将自己拉到床上。她望向天花板,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出现了那名金发碧瞳少女的身影。

“我们居住的世界本就不同,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就赶紧忘掉吧。”泪子反复推敲着这句话,却整理不出一丝头绪。她为那女孩准备的青花鱼罐头仍安静地躺在冰箱中。

“不可以浪费食物哦。青花鱼罐头我屯了很多……”泪子茫然地向窗外望去,对着在雨帘中隐约可见的建筑物轻声说。

“喵——“门口传来了一声微弱的猫叫,声音在暴风中摇曳,好像将要在雨中消逝一样。泪子感觉自己的心跳不住地加快起来。学校宿舍里肯定不能养宠物,但若放任门外的小猫不管,它大概率会死吧。

泪子将门打开,撑着把伞走了出去。一只瘦弱的猫颤抖着蜷缩在她的脚边,腹部不断地起伏着。它的毛色呈浅黄色,不知为何带着点自然卷,一对小耳朵为整张看似无辜的脸添了几分狡黠,眼睛微微眯着,但能看见那双海蓝色的瞳正闪烁着顽皮的气质。

泪子看向了它的眼睛,突然感觉自己的记忆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开了,所有和那个金发女孩的回忆都在一瞬间倾斜而出。,猫不解地看向了她,但它的眉眼见却透露着泪子熟悉的气息,那名金发少女的气息。

泪子将猫紧紧贴在了她的胸口,猫出人意料地没有挣扎,反而用湿漉漉的脑袋蹭了蹭泪子的胸,满意地喵了一声。泪子把猫放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立刻沾上了一滩灰蒙蒙的水。泪子从卫生间取出吹风机与香皂,仔细地为猫清洗了一遍。

泪子扶着额头,一幅幅带有金发少女的画面似幻灯片一般从眼前闪过。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些什么,但她摇了摇头,又把那个荒诞的想法清除了。

猫和人肯定不一样啦,那只猫怎么可能是她呢?只是巧合啦。她用苍白的话语安慰着自己,但曾经看过的都市传说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人不太可能变成动物吧……”泪子苦笑了一下,但脚却不受控制地把她带到了冰箱前,在她反应过来前,一罐青花鱼罐头就被她拿了出来。

泪子叹了口气,打开了青花鱼罐头,摆在了猫的面前。

猫蓝色的眼睛中迸发出了光,灵巧地扑在了罐头上,眼神略带警惕地望着泪子。

“嘛,我是不会和你抢吃的啦,你要想吃的话,冰箱里还有。“泪子觉得自己好像看透了猫的心思,善意地向后退了一步。

猫抬起头,脸上好像浮现出了感激的神色。它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泪子,把头靠在了她的脚腕上,满意地喵了一声。又抬起头,双眼闪闪发亮,好似在祈求着下一份食物。

“你和她真的很像呢,你该不会是她变的吧?”泪子半开玩笑地说着,她弯下腰,轻轻地挠了挠猫的后脑勺,猫回头看向了泪子,视线在一瞬间接触,泪子感觉自己内心中的什么东西被唤醒了。

那只猫的眼睛和金发少女眼睛好像啊。

虽然宿舍里禁止养猫,但泪子还是购置了猫爬架和猫窝,给那只猫准备了一个家。

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三天。

在第三天晚上,泪子做了一个梦,梦中的金发少女朝她眨了下眼,吐出了浅粉色的舌头。

“结果还是附在一只猫身上了…佐天同学,要照顾好它哟!”

娇小的金发少女猫似的舒展着自己被丝袜包裹着的腿,向前走了过来,那张皎洁的脸庞近乎占据了泪子的全部视线。

“结果竟是以这种方式真正意义上认识你,也不知道算是不幸还是幸运呢?


梦断了,只剩下几个残缺的片段徘徊在泪子脑中。

泪子知道自己无法留住这只猫,但她就是舍不得它离开。

“我们现在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泪子摸着猫蓬松的毛发,在心中暗暗发誓。

第四天早上,她照例和初春一起去巡逻。

“那个……佐天同学,你身上好像沾到了几根猫毛。”初春用手拂去了几根淡黄色的毛,“你难道养猫了吗?但是宿舍里不许养啊。”

“啊……这个嘛……”泪子只好用一连串尴尬的笑声掩饰自己,毕竟自己确实养了一只猫。

“佐天同学,你肯定在宿舍里养猫了吧!”初春看上去有些生气。

泪子想要掀初春的裙子来缓和她们二人间的氛围,但她能感受到初春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她只好作罢。

“佐天同学,我想现在去你家看看。”

“诶?这不好吧。”泪子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初春的态度会如此坚决。

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她啊,毕竟和她再一次相遇是几乎不可能了吧。

“一定要去吗?不能缓缓吗?”她用一种几乎祈求的语气说着。

“佐天同学你不用担心啦!”初春微笑了一下,“肯定能给小猫找一个好主人啦。”

……

 到家后,泪子一把抱起了猫,仔细端详着它的面庞,想要把这一切都记下来。

 “泪子,有人来了!”初春在门口喊着。

泪子迅速把猫放在了身后,缓缓地移动到了门口。

来的女子看上去很友善,身上天然地散发着一种猫草的味道。

“佐天同学,她住在附近,可以算是你的邻居,”初春走到了佐天身后,把猫抱了出来,“你也可以去看它啦。”

“它有名字吗?”女子突然问了一句。

“还没有……”

“那就叫它…芙兰达吧,小猫很像挪威人呢!”

芙兰达吗,感觉是个和她很契合的名字。

或许这就是她真正的名字吧。

“那我明天回来看你的,芙兰达。”泪子摸了摸猫的头。

“我们现在已经居住在同一个世界里了,芙兰达。是不是就可以每天都见面了呢?“泪子在心中默默说着。

晞葵

【超炮】问答10连

草率,完全凭个人感觉写,极度ooc
其实就是一篇水文

对话体

顺便庆祝一下祖国给了我写文的时间

多个cp乱炖,注意避雷


1【黑琴黑】两位的关系到底是“黑琴”还是“琴黑”呢?

琴:咳咳废话,当然是琴黑了。

黑:是黑琴没话说好吧。

佐:盲猜琴黑。

初:看平时学姐和黑子的关系,应该是黑琴吧。

蜂:当然是没有关系啊,黑子是我的好吧(走错片场了欸)

DY:正确答案是(怎么后背有点发凉),一切皆有可能。

琴:(点点头)嗯,这是私事。


2.【佐初】为什么泪爷喜欢掀初春裙子?

黑:典型的因为爱的行为啊,就像我和姐姐大人一样。

琴:也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呱太的原因嘛。

蜂:就...

草率,完全凭个人感觉写,极度ooc
其实就是一篇水文

对话体

顺便庆祝一下祖国给了我写文的时间

多个cp乱炖,注意避雷


1【黑琴黑】两位的关系到底是“黑琴”还是“琴黑”呢?

琴:咳咳废话,当然是琴黑了。

黑:是黑琴没话说好吧。

佐:盲猜琴黑。

初:看平时学姐和黑子的关系,应该是黑琴吧。

蜂:当然是没有关系啊,黑子是我的好吧(走错片场了欸)

DY:正确答案是(怎么后背有点发凉),一切皆有可能。

琴:(点点头)嗯,这是私事。


2.【佐初】为什么泪爷喜欢掀初春裙子?

黑:典型的因为爱的行为啊,就像我和姐姐大人一样。

琴:也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呱太的原因嘛。

蜂:就像我为什么喜欢甜品一样。

茵:赞同短发说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吃的原因嘛。

初:说实话就连我都不太清楚。

佐:嘿嘿,懂的都懂。


3.【禁止通行】如果对方生气了会怎么做?

方:很简单只要送她呱太就好。

黑:像极了我哄姐姐大人的方式。

琴:别乱说黑子

蜂:怎么能这么吼小白井呢亚马逊女人,你喜欢呱太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好不好。

方:咳咳。

黑/琴/蜂:。。。。

方:让最后之作说。

last order:当然是哄他就好啦,御坂御坂如此坦率的发表自己的观点。

(画外音:你就宠她吧大爷。)


4.【布琴】请问布束,为什么会在当时那么无助的时候教菲布理说“御坂美琴”这个名字?

布;呃,这个嘛,就是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

(画外音;可否具体?)

布;其实就是因为sisters事件的时候,我偶然遇见她睡在大街上,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知不觉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吧。

琴:(脸红)。。。


5.【蜂黑】请问女王,为什么喜欢让黑子抱呢;请问黑子为什么抱女王的时候,脸上是一脸纵容?

蜂;让她抱和我喜欢吃甜点是一个理由,因为爱所以爱。

黑;这个嘛,她喜欢就好;还有,脸上的表情又不是我能控制的,试想如果一个人抱着另外一个,脸上是面无表情,那才叫奇怪吧?


6.【蜂琴】对方最喜欢对自己做什么呢?

蜂;想逗我但是每次都是自己先脸红。

琴;无脑,天天都在尝试调戏我。


7.【泪芙】请问两位对对方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泪;我被绑架,她来救我,明明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最后就只是轻飘飘的一句“为了报答你的料理。”

芙;第一次见面吧,我告诉她只有吃罐头才能遏制我对家乡的思恋的时候,她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动容,然后就把罐头递给了我。


8.【上茵】对方日常的言谈举止中,对你而言印象最深的是?

上;每次我一打开家门,无论我后退几步,总是冲过来咬我,然后盯着我说,当麻我饿了。

茵;不出意外的话,平均每天他大概会说三到四次“不幸啊”,然后下一次再遇见小混混胡作非为的时候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上去。


9.【妹琴】对对方什么样行为感到无语过?

琴;第一次遇见9982号,刚刚玩扭蛋抽了呱太,于是就突发奇想把徽章别在她校服上,她开始吐槽我的审美,我就想,不要就算了,于是就打算取下来,结果她不肯,说是我的第一个礼物,她要好好珍藏,她那种嫌弃却又舍不得的表情,真是。。。

妹;正如姐姐所说,我嫌弃的就是她那幼稚的爱好。御坂如此直言不讳的表达自己的心声。


10.【妹黑】请问两位初次相遇对对方的印象是?

黑;第一反应是“姐姐大人怎么会在这”然后主动去聊天,就发现不对。

妹;第一眼的话是白井从墙头跳下来,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好帅”,御坂如此高度评价白井同学。


好的终于水完了

欢迎评论或者私信点梗

阿嗝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手书】如何诱捕常盘台的各位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手书】如何诱捕常盘台的各位

晞葵

【小短文】超炮的故事

极限短打,很短很快乐

内含多个cp,注意看tag避雷

——————————————————————

1.【蜂黑】为什么我不记得昨天的作业了。

某一天,老师气呼呼的叫来了白井同学。

“为什么不交作业,解释一下。”

白井:哈?有作业?(石化)

老师:“解释不清楚就罚抄。”

食蜂:hahahahaha,叫你昨天忘了给我买蛋糕,小~黑~子~☆

白井卒,死于罚抄作业。

——————————————————————

2.【佐初】日常的上升气流为什么今天不起作用了。

刚刚下课,佐天便要去给初春“打招呼”。

望了望前面那个熟悉的声影,佐天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初春却头也不回的侧过身来...

极限短打,很短很快乐

内含多个cp,注意看tag避雷

——————————————————————

1.【蜂黑】为什么我不记得昨天的作业了。

某一天,老师气呼呼的叫来了白井同学。

“为什么不交作业,解释一下。”

白井:哈?有作业?(石化)

老师:“解释不清楚就罚抄。”

食蜂:hahahahaha,叫你昨天忘了给我买蛋糕,小~黑~子~☆

白井卒,死于罚抄作业。

——————————————————————

2.【佐初】日常的上升气流为什么今天不起作用了。

刚刚下课,佐天便要去给初春“打招呼”。

望了望前面那个熟悉的声影,佐天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初春却头也不回的侧过身来,佐天扑了个空。

佐天:???为什么失败了?我不明白。

初春:谁叫你跑过来的脚步声那么大的说。

——————————————————————

3.【黑琴】如果呱太和女朋友不可兼得的话。

某天,黑子忍不住去问美琴。

”如果姐姐大人必须从我和呱太里选一个,会选哪个。“

美琴:这是哪门子的送命题。。。

开始嘀咕:”如果呱太和黑子选一个。“

黑子:”嗯嗯,选一个。“

”呱太。“

黑子;”嗯?“

”黑子,(停了几秒)还是呱太?“

”黑子还是呱太。“(嘀咕着走远)

黑:嗯?这么不禁问的嘛?

——————————————————————

4.【泪芙】鲭鱼罐头

佐天泪子很疑惑。

为什么自己经常会做咖喱鲭鱼饭,并且还是两份。

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一家不知名的便利店前转悠,而且一呆就是两三小时。

似乎,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从脑海里消逝的记忆,似乎与某个金发碧眼的少女一同埋进了土里。

永远不见天日。

(食蜂:如果你把蛋糕店包下来送我我就考虑把记忆还你~☆)

——————————————————————

5.【妹琴】如果我嫌弃姐姐的幼稚喜好应该怎么做。

”姐姐又开始送御坂这么幼稚的绿色生物了,do御坂带着些嫌弃的语气试图面无表情的陈述这个事实。“当美琴试图把手中的手指呱太递给御坂10032号时,她不禁吐槽。

”啊是吗,不过我可是每次送你呱太时都看见你抑制不住的笑容呢。“美琴挑了挑眉,对着御坂10032号调侃道。

”那只是对姐姐的心意感到满足而已,并不是因为送的东西,do御坂如此坦率的说道,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好吧,我去找最后之作,她肯定喜欢的。“

”那是,毕竟最后之作只有十岁,跟姐姐您更聊得来,do御坂如此开诚布公的表达。“

”你,你说什么!“

某位傲娇又开始不坦率的行动了。

——————————————————————

6.【上一】如何正确的阻止男朋友进行危险的运动。

一方通行忍无可忍的向着后面那个黑发刺猬头吼道。

“老是跟着我干什么,你个下三滥不知道去干自己的事么?”

闻讯旁边的行人2用着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两位。

上条丝毫不在意,伸出手捏了捏对方的脸颊。

轻笑一声,“一方同学,考不考虑跟我回冥土医生那里治疗。”

凑近对方的耳朵,将下半句话吐了出来。

“这样的话我今天晚上考虑放你一马。”

“你,你个下三滥!”对方这样说到。

然后乖乖跟着上条后面回医院去了。

一方通行:爷出去做个复健运动也不行么,你个下三滥。

上条当麻:你确定你那叫“复健运动”?

——————————————————————

7.【布琴】说话请用敬语。

某天,美琴得知菲布理佳妮姐妹以及她们的监护人布束砥信回来的消息,于是决定去看看。

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美琴迫不及待的开口。

“你好,我是来看。。。”

"啪啪“美琴感觉到脑门上受到了两记重创。

”你为什么打我!“美琴愤怒的喊道。

下一秒,她躺在地上。

”Remember,给我用敬语。“

”您好,我是来看菲布理的。“

御坂美琴:我真的没习惯啊。

布束砥信:多打打就长记性了,是吧?

——————————————————————

本月23号起停更

肆月剪辑
我们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像我这样不会再次遇到的人你干脆忘掉就好
我们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像我这样不会再次遇到的人你干脆忘掉就好
肆月剪辑
纯路人,这就是暗部 道具的成员嘛
纯路人,这就是暗部 道具的成员嘛
肆月剪辑
芙兰达最后一个青花鱼罐头是咖喱味的。
芙兰达最后一个青花鱼罐头是咖喱味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