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芙雷

73207浏览    223参与
Five

【芙雷】她在身边

芙兰卡死了。

雷蛇点了点头,向通知她的人示意了解了,她的态度平淡到足以让通知的人觉得是自己没讲清楚报告。但雷蛇是真的明白,芙兰卡已经去世了,或者说这天她们两个人都早有想过,只不过有些早了。雷蛇捂了捂胸口,自己的心情意外的很平静,没有烦人的沃尔珀在身边影响自己的步调也挺好的。


只有心里时不时传出来的震震闷痛,让雷蛇处于平静和难受之间的喘不上气。对啊,芙兰卡不在了。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看着梳妆镜前成对的洗漱用品,她还记得当时芙兰卡说情侣款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小欣喜,之后被芙兰卡察觉到时候的恼羞成怒。


“我当时应该坦率的。”雷蛇看着这些小声喃喃道。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看着自己做好...

芙兰卡死了。

雷蛇点了点头,向通知她的人示意了解了,她的态度平淡到足以让通知的人觉得是自己没讲清楚报告。但雷蛇是真的明白,芙兰卡已经去世了,或者说这天她们两个人都早有想过,只不过有些早了。雷蛇捂了捂胸口,自己的心情意外的很平静,没有烦人的沃尔珀在身边影响自己的步调也挺好的。


只有心里时不时传出来的震震闷痛,让雷蛇处于平静和难受之间的喘不上气。对啊,芙兰卡不在了。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看着梳妆镜前成对的洗漱用品,她还记得当时芙兰卡说情侣款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小欣喜,之后被芙兰卡察觉到时候的恼羞成怒。


“我当时应该坦率的。”雷蛇看着这些小声喃喃道。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看着自己做好的双人早餐,习惯性的做成了双人份,这让雷蛇有些头大,倒掉浪费而放着也没有吃的人了。雷蛇暗暗提醒自己下次一定不这样了。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休假的时候看见与芙兰卡很配的小狐狸挂件,想着她可能会喜欢,等到买下后才想起来,她已经用不上了。雷蛇一个人站在街头和手上的小狐狸对视,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放到外套里面的口袋里。


芙兰卡不在了。雷蛇无意间收拾房间的时候,大大的尾巴碰倒了放在柜子上的小盒子,盒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她和芙兰卡的照片。雷蛇蹲在地上每看一张照片,总能回想起拍那张照片时的场景。直到雷蛇看到,芙兰卡出任务前的最后一张照片,那是芙兰卡一定要拍的两个人的合影。


那时,雷蛇有些别扭的在芙兰卡的强烈要求下,亲了她的脸颊。水滴滴落的声音叫醒了沉浸在回忆里的雷蛇,不知道什么时候,雷蛇的泪流了下来。


“芙兰卡,我好想你......”雷蛇小心地把照片收拾起来,把最后一张照片抽了出来,随身携带。原来并不是没有感觉,而是早已压在心底习惯了她的存在。


柴郡猫Cat_NOW

【黑钢组】一往无前的狐

大家好这里是绊桜!

这次是和小幽灵老师一起写的! @小幽灵灵灵灵 

黑钢组!是刀(被打死)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w

------------------------------------

这是罗德岛突击切尔诺伯格的战斗,阴云蔽日的天空一片阴暗,明明是正午却寒冷的令人战栗。整合运动的包围圈不断缩小,圈子的正中心则是四位黑钢干员

 

那场战斗是黑钢经历过最艰难的战斗

 

芙兰卡咬紧嘴唇,握紧了手上的铝热剑,几轮战斗下来,她早已筋疲力尽,切城的敌人果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若是换做平时的战斗,只需做好规划,就定能将敌方击溃。然而这次的敌人几乎

大家好这里是绊桜!

这次是和小幽灵老师一起写的! @小幽灵灵灵灵 

黑钢组!是刀(被打死)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w

------------------------------------

这是罗德岛突击切尔诺伯格的战斗,阴云蔽日的天空一片阴暗,明明是正午却寒冷的令人战栗。整合运动的包围圈不断缩小,圈子的正中心则是四位黑钢干员

 

那场战斗是黑钢经历过最艰难的战斗

 

芙兰卡咬紧嘴唇,握紧了手上的铝热剑,几轮战斗下来,她早已筋疲力尽,切城的敌人果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若是换做平时的战斗,只需做好规划,就定能将敌方击溃。然而这次的敌人几乎全部都是整合运动的精锐,每一次的攻击都被轻松化解

 

“你没事吧”

面对雷蛇简短的问候芙兰卡摇了摇头:“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所以,来势汹汹的,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原来这么不堪一击啊”梅菲斯特的笑脸一如既往让人想揍他一顿

 

包围圈正在缩小,速度很慢,压迫感却如山般压在她们的身上,被加热的铝热剑散发着微微红色,一向满脸笑意的芙兰卡此刻的笑容也凝固了起来

 

包围圈进一步缩小,刚刚还可以稍微分开作战一点的四人瞬间被逼到背靠背,众人都心知肚明:如果包围圈再缩小,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喂,雷蛇。”正做好防御准备的雷蛇突然听到芙兰卡喊她,还用这样不正经的语气

“干嘛,别走神。”她捅了捅芙兰卡的手臂。后者却笑嘻嘻的对着她说,“看到后面没有,从那边突袭。你和香草杰西卡他们先冲,我殿后。”

 

“喂!”面对同伴完全违背平时战斗常理的要求,雷蛇刚想转过来教训她,却已经晚了,她看见芙兰卡举起被高温染得橙红的铝热剑朝着背面整合运动最集中的地方径直冲了过去,或许是想抢到这位沃尔珀小姐的性命好领赏,所有敌人的注意力全被芙兰卡吸引,无数的弩箭铳弹向着她飞去

 

“芙兰卡!!”雷蛇刚想过去,杰西卡和香草就将她架了起来,带着她冲向另一头被撕裂开的突破口

 

“喂,好好活下去啊。”芙兰卡笑了笑,脸上难得浮现了一刹那的严肃神情

“喂,梅菲斯特,你可真是个熊孩子”芙兰卡轻轻勾起嘴角“所以我得好好管教管教你”

 

那天,在淅淅沥沥的雨中,雷蛇看见了,看见了美丽的狐狸,看见了蓬松的狐尾,看到了那从容赴死的笑容,沃尔珀女孩鲜红的毛发挣扎着,飞舞着,蝴蝶一般,飞舞在彼岸花丛中,在令人窒息的绝望中赌上性命,撕裂出一条生命的缺口

 

再见到芙兰卡是在黑钢本部了。

黑钢为芙兰卡准备了一场葬礼,雷蛇作为亡人的配偶拿着鲜艳的康乃馨站在棺材边,眼前仍然能看见那天她看见的残像

 

橙色的身影在整合运动中越动,和雷蛇手中康乃馨的颜色一样,带着银色的剑光,和鲜红的血

 

雷蛇没有勇气掀起那条覆盖着棺材的的白布,因为她知道,白布之下是一位美丽的沃尔珀,美丽的快要燃烧起来的沃尔珀,她的枕边一定会有橘色的康乃馨,她一定很美,之前是,现在也是。雷蛇仍手握勇气,只是失去了内心深处的柔软粉红,她知道那束粉红色的温柔随风飘去了哪里,它飘向天堂,深刻的印在芙兰卡的胸口

 

一串晶莹的亮珠从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溢出来

“芙兰卡……”她默念

“傻瓜……”

Beànous
幹員芙蘭卡礦石病病灶位於體內。

幹員芙蘭卡礦石病病灶位於體內。

幹員芙蘭卡礦石病病灶位於體內。

Optimg

怎样谈起它?

配对:芙兰卡/雷蛇

分级:PG


唉写得没头没脑的。其实个人更能理解芙兰卡的性格…有机会从芙兰卡的角度构建吧…


芙兰把头发扎在脑袋后面。雷蛇有些痛苦地看着她的背影,捏着手里的诊断单。

“怎么样?”芙兰卡轻快地说,“我的结果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雷蛇声音干涩,咬牙切齿地说。

“那和我想的一样。是不是也和你想的一样?”她笑了,转过头来看雷蛇,完全没有被雷蛇悲伤又愤怒的神情动摇半分的意思,她步伐轻快地朝站在椅子前面的雷蛇走过来。她身上的病号服很宽大,让她浮肿的身体看起来相当滑稽,她曾经常邀请雷蛇在这种做完手术的时候时候摸一摸自己的胸脯,宣称它“拥有了更令人愉快的尺...

配对:芙兰卡/雷蛇

分级:PG


唉写得没头没脑的。其实个人更能理解芙兰卡的性格…有机会从芙兰卡的角度构建吧…

 

芙兰把头发扎在脑袋后面。雷蛇有些痛苦地看着她的背影,捏着手里的诊断单。

“怎么样?”芙兰卡轻快地说,“我的结果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雷蛇声音干涩,咬牙切齿地说。

“那和我想的一样。是不是也和你想的一样?”她笑了,转过头来看雷蛇,完全没有被雷蛇悲伤又愤怒的神情动摇半分的意思,她步伐轻快地朝站在椅子前面的雷蛇走过来。她身上的病号服很宽大,让她浮肿的身体看起来相当滑稽,她曾经常邀请雷蛇在这种做完手术的时候时候摸一摸自己的胸脯,宣称它“拥有了更令人愉快的尺寸”,并在雷蛇羞赧到不知所措终于伸出手不情愿地要停止她的胡闹的时候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说她居然真的敢这么做。芙兰卡站在她面前,雷蛇低着头看着地板,芙兰卡的病号服很大,她的夹趾拖鞋只露出来一点点。她的脚趾甲很短,脚上的皮肤非常苍白。

“那我又要住院了!”芙兰卡说,“我每天都能按时见到你了,我很开心。”

芙兰卡咯咯笑着,开始咳嗽。雷蛇被她的咳嗽声弄得心烦意乱,不得不抬起眼睛看她。夕阳照在芙兰卡的脸上,她一边笑一边咳嗽,看起来就像在游乐园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又喝可乐呛到一样。雷蛇的眼泪差点流下来,她只好狼狈地瞪着芙兰卡的脖子看——那里苍老得不属于主人年龄的静脉曲张和密密麻麻的黑色感染伤痕让她一阵生理性的反胃。雷蛇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她之前每次和芙兰卡来医院的时候,芙兰卡都要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跟她说这些人的感染又丑又恶心,都病入膏肓了怎么还来医院治疗,不如早些找点自己喜欢做的事好,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

“这伤痕挺恶心吧,我也觉得恶心,”芙兰卡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有点疼,你也要被传染了。”

“是挺恶心的。”雷蛇狠狠地眨了眨眼睛,盯着地板说,“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是你?”

芙兰卡从鼻腔笑了,“这问题真的很蠢,你当然知道这东西没有选择性,你其实就只是不想让我死而已但是没处发泄怒气。”

雷蛇甚至没有力气让她像平时那样闭上那张从来不会考虑情景的嘴,她只是静静地盯着地板看。

“你不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烦,”芙兰卡说,“你说话吧,我说错话了,我脑子不太清楚。”芙兰卡伸出手想去碰雷蛇的脸,那动作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了下来,随便地插在自己的口袋里。雷蛇立即明白了为什么,她因芙兰卡的迟疑感到一阵强烈的悲伤。

“你是挺恶心的。”

“说得挺好,”芙兰卡惊喜地说,“其实,话说回来,我觉得你的脑袋里总是想一些没必要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雷蛇抬起头来瞪着她,芙兰卡仍然对她眼睛里的愤怒无动于衷。

“你为什么总对这件事这么在乎?”芙兰卡说,“我是真的不在乎。我觉得你也不要太在乎。”

“你不在乎这件事,你还要管我在不在乎这件事?我没有在乎它的权力了?”雷蛇提高了声音,“我每次很在乎它,在你面前就像个小孩子,或者什么都不像。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要——”

“人都会死掉啊。”芙兰卡打断她。

“我当然知道,但是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它对于我来说——”雷蛇哽咽了,“你可能不在乎我吧,但是就算对于大家来说,在乎你的大家来说,它都不是什么很轻松的事情啊,你为什么——”

“你刚刚就连‘死’这个词都说不出口,”芙兰卡说,“你还说你不是个小孩子?”

“你——我是个小孩子,我是。我在你面前就是。我……我不知道了。你非要逼我说这些话,”雷蛇的眼泪流下来了,“我……”

“我没有逼你,”芙兰卡说,“你是自愿的。”

“是,你没有逼我。”雷蛇用力地擦着眼睛。芙兰卡靠过来,但是仍然没有拥抱她。雷蛇雷蛇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那味道已经虚弱得几乎闻不见,医院的消毒水气味已经把她本来的气味驱散。

“还有一个月呢,”芙兰卡轻快地说,“我们可以天天见到,想到这件事我就好开心。”



fin.

患大萝卜榨菜
是很久之前糊的一张黑钢,没画完...

是很久之前糊的一张黑钢,没画完就咕了(咳咳)
今天突然翻到,觉得黑钢两人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这什么人间绝美爱情我哭了

是很久之前糊的一张黑钢,没画完就咕了(咳咳)
今天突然翻到,觉得黑钢两人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这什么人间绝美爱情我哭了

🦈
天冷了就一起喝奶茶吧!吃一口黑...

天冷了就一起喝奶茶吧!
吃一口黑钢相声组吧,孩子饿疯了

天冷了就一起喝奶茶吧!
吃一口黑钢相声组吧,孩子饿疯了

Beànous

早上好⋯把衣服穿好啦,要著涼了🍲

早上好⋯把衣服穿好啦,要著涼了🍲

鱼灯桡

【黑钢组】星际旅行

by木泠



*是暧昧期出游


*细节全是我瞎编的



天地是漆黑的幕布,艳丽的颜料泼洒在上面,回转着黯沉沉的光。


哥伦比亚21号洲际公路纵向穿过戈壁腹地,在缤纷的荒漠上留下一道灰黑色的划痕。夜色下,洁白的落雪掩盖了一切本该铺陈开来的色彩斑斓。


车载音箱传出的乐声充盈在车内不大的空间里,雷蛇单手扶着方向盘,偏过头去看副驾座上半坐半躺,睡得正香的芙兰卡。


车速更慢了些,雷蛇又一次伸手把音乐音量调低、空调温度调高,才继续专注于行驶。


黑色的越野车在雪地上留下黑色的足迹。


雪飘飘悠悠地下了一整天,入夜后才渐渐停了下来。浅灰色的云从纵容明月露出来半...

by木泠




*是暧昧期出游


*细节全是我瞎编的




天地是漆黑的幕布,艳丽的颜料泼洒在上面,回转着黯沉沉的光。


哥伦比亚21号洲际公路纵向穿过戈壁腹地,在缤纷的荒漠上留下一道灰黑色的划痕。夜色下,洁白的落雪掩盖了一切本该铺陈开来的色彩斑斓。


车载音箱传出的乐声充盈在车内不大的空间里,雷蛇单手扶着方向盘,偏过头去看副驾座上半坐半躺,睡得正香的芙兰卡。


车速更慢了些,雷蛇又一次伸手把音乐音量调低、空调温度调高,才继续专注于行驶。


黑色的越野车在雪地上留下黑色的足迹。


雪飘飘悠悠地下了一整天,入夜后才渐渐停了下来。浅灰色的云从纵容明月露出来半边脸,向大地倾倒她的皎洁。


驱车行驶在荒原上是一件枯燥且无聊的事情,哪怕是在这般雪息月下,沿着一条笔直的公路,驶向一座目不可及的城市。


眼前千篇一律的景物看得雷蛇眼睛又干又涩,忍不住把视线从前方收了回来,转而又扫向了自己身边。


芙兰卡就在这时突然睁开了眼,不只是脸上眼底,甚至就连四肢指尖都沾染着笑意,“原来优等生是会分神偷看自己搭档的吗?太令人吃惊了!”


这夸张的捧读惹得雷蛇轻轻拧眉,她绷着脸目不斜视,“刚一睡醒话就这么多,有这功夫不如过来替我一会儿。”


芙兰卡没再接话,而是把手穿过雷蛇披散下来的长发,贴在了她的耳朵上。


“呜哇!好烫!”


雷蛇的脸有些红,她下意识地抚了一下挂在左手手腕上的防电手环,并没打算理她。


芙兰卡见状则是更加得寸进尺——她支棱起身往雷蛇身上贴,还到处乱蹭。


“芙兰卡!”雷蛇实在是受不了她毛茸茸的耳尖在自己的颈间扫过,声音不可控地提高了几分,“现在距离下一座移动城市还有将近一百公里,你要是选择继续捉弄我而不是轮班驾驶的话,那么今晚我们将会在戈壁中过夜!”


“优等生小姐果然是处事泠静呢,”芙兰卡还撑在离雷蛇很近的地方,单手捋开打结的发尾。


“那我们今晚就在戈壁中过夜吧!”她贴在雷蛇耳边用气音说道。趁雷蛇还没反应,一把抢过方向盘,顺时针打满了整整一圈!




雪积得不算厚,睬在上面咯吱作响,雪铲斜插进去会发出嗤的一声。


雷蛇看着面前刚被清扫出来的一小块空地,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空地,看上去像是雪白的地毯被她打上了一个暗黄色的补丁。


芙兰卡没下车,直接从副驾钻进了后备箱。完成清扫回来的雷蛇看见她在后备箱里也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垂眼立在车旁擦拭着雪铲上的残雪以方便收纳。


“真无趣。”芙兰卡轻哼,从身侧的一堆行李中把露营帐篷抻了出来,走去那块空地上开始鼓捣。


云从渐渐散开,整轮满月披着银纱。


“这么冷不穿外套你是想冻成冰糖狐芦?”雷蛇走近,毫不客气地把大衣撂在正忙活着的芙兰卡的头上,叹了口气,“还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当然要!”芙兰卡套上衣服,手脚利索地把帐篷架好,“这种时候当然要吃点热乎的来暖暖身子。”


“还不是因为你!”雷蛇着手组装天然气炉,准备热点东西吃,“明明只是保持车速就可以住进酒店温暖又舒适的房间!而不是在这荒郊野外守着这小炉子睡帐篷!”


“风餐露宿多有意境!”芙兰卡笑道。




吃饱喝足的两人并排坐在天然气炉跟前烤火,睡饱了的芙兰卡精神状态极佳,睁大眼睛四处乱看。反倒是疲劳驾驶的雷蛇有些萎靡,盯着眼前的火光发呆,看上去昏昏欲睡。


芙兰卡被她吸引了目光——也不知道那双半睁未合的褐色眼眸里,是不是把天上的月亮掰碎了撒进去才这样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她们,相识三年,搭档两年半,半年前她被确诊为矿石病。


搭档染病,还是矿石病。在这任谁都会选择自保,申请调职的时候,雷蛇却像是变成了她的另一条尾巴,跟来到了罗德岛。


而这次出游是好不容易才从黑钢国际、从罗德岛博士、从凯尔希医生手底下一一要来的申请许可——她想去走走哪怕是旅行计划书上勾画的最短的一条线路,和雷蛇一起。


这简直像是一场跳脱出泰拉的星际旅行。


“去睡觉吧,”雷蛇累极了,头歪过来和芙兰卡轻轻靠在一起,“也不早了。”


“好,”芙兰卡轻笑,拉着雷蛇躺进了被烘烤得暖洋洋的帐篷里。不消片刻,雷蛇均匀的呼吸就清清浅浅地扫过耳边。


雷蛇的防电手环被芙兰卡顺下来扔得远远的。重新牵起的手,没有防电手环,没有静电,交叠在一起。


旅行、美食、爱人,这些或许就是幸福的代名词。


又或许不是爱人,而或许是相爱的人。


她们在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中相拥而眠。




——END








postscript:次日清晨,晨光熹微。习惯早起的雷蛇在芙兰卡的眉间印下一吻,她没有发现原本作为保障的防电手环被人摘了下来,芙兰卡就被这个酥酥麻麻的吻唤醒了。


柴郡猫Cat_NOW
如果这样还不行我以后就只在群里...

如果这样还不行我以后就只在群里开车了

如果这样还不行我以后就只在群里开车了

Beànous

董老伯家的魚丸好吃
龍門今天也是核平的一天

董老伯家的魚丸好吃
龍門今天也是核平的一天

星子Stargazer.

舟·黑钢组

雷蛇一直觉得芙兰卡的头发是带着香味的。

她喜欢趁对方午休时把玩那深色的发丝,用纤细的手指抚过那顺滑的秀发,然后暗自庆幸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被她发现过⸺

要是芙兰卡知道了的话肯定又要被嘲笑了吧?

她不自觉地弯了嘴角,她想起每次出任务时搭档总会不经意间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最先映入眼帘的定是那一头漂亮的亚麻色,微微带起的一阵风似乎快要掀起她的石榴裙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她了?明明当初还是反感的……

她望着掌心那一捋发丝出了神,鬼使神差地凑近了去,落下一个轻吻在她的发梢。

果然很香啊……

雷蛇无意间一瞥,见玻璃窗上映过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才恍然是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落荒而逃了。

⸺真的...

雷蛇一直觉得芙兰卡的头发是带着香味的。

她喜欢趁对方午休时把玩那深色的发丝,用纤细的手指抚过那顺滑的秀发,然后暗自庆幸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被她发现过⸺

要是芙兰卡知道了的话肯定又要被嘲笑了吧?

她不自觉地弯了嘴角,她想起每次出任务时搭档总会不经意间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最先映入眼帘的定是那一头漂亮的亚麻色,微微带起的一阵风似乎快要掀起她的石榴裙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她了?明明当初还是反感的……

她望着掌心那一捋发丝出了神,鬼使神差地凑近了去,落下一个轻吻在她的发梢。

果然很香啊……

雷蛇无意间一瞥,见玻璃窗上映过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才恍然是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落荒而逃了。

⸺真的愚蠢吗?某位早就醒来的沃尔珀小姐从不这么觉得。

SatoSatoSatoTOto

关于发型?

*一个奇怪的联想。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总是披着头发呢?不觉得热,或者战斗的时候不方便吗?”

  巡逻回归的路上,雷蛇突兀地询问道。

  的确,在雷蛇接触到的许多黑钢国际的女性雇员中,为了战斗的方便,她们都将头发束起或是直接留短发,一如同到罗德岛的杰西卡与香草,包括雷蛇自己。而芙兰卡则是一个“将披发贯彻到底”的奇怪个体,从雷蛇结识她到现在都没见她有过外出绑头发的经历。虽然凭着那家伙的性格大概能摸出一些…不过,雷蛇仍旧会在空闲时稍微好奇一番,比如已经询问出口的现在。

  听到这个问题的芙兰卡没有放缓脚步,也没有做出任何思索的动作,仅仅是敷衍的拉出了...


*一个奇怪的联想。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总是披着头发呢?不觉得热,或者战斗的时候不方便吗?”

  巡逻回归的路上,雷蛇突兀地询问道。

  的确,在雷蛇接触到的许多黑钢国际的女性雇员中,为了战斗的方便,她们都将头发束起或是直接留短发,一如同到罗德岛的杰西卡与香草,包括雷蛇自己。而芙兰卡则是一个“将披发贯彻到底”的奇怪个体,从雷蛇结识她到现在都没见她有过外出绑头发的经历。虽然凭着那家伙的性格大概能摸出一些…不过,雷蛇仍旧会在空闲时稍微好奇一番,比如已经询问出口的现在。

  听到这个问题的芙兰卡没有放缓脚步,也没有做出任何思索的动作,仅仅是敷衍的拉出了个“姆——”的长音,紧接着用十分随意的口气回应:“大概是因为飘起来比较帅气吧~?”

  …这家伙又来了。瓦伊凡人为搭档一如既往的敷衍态度暗叹一声,用冷下十度的声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你的回答和没说差不多。”

  “欸?但是雷蛇你不觉得吗?比如我战斗的时候头发飘起来的身姿——什么的。”沃尔珀的近卫将自己的长发向后捧起、放开,发尾在空中划出一个颇有些潇洒的弧度。

  “…只有你才会在意那种事吧!”对方看起来完全不理解她的浪漫,甚至还表现得更加不满,还闷闷地补上一句:“稍微认真一点回答啊…?!”

  “所以说奇怪的是你嘛。这种事,哪有什么理由。”芙兰卡用一种“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摇摇头,但过后却罕见地摆上了稍有些认真的表情。

  “非得思考理由的话…喏,雷蛇,在你把头发扎起来的时候,有没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呢?”

  “什…我已经习惯了,当然没有什么感觉。”雷蛇虽然以第一反应回应了对方,却还是稍稍思考了一番,“扎头发的感觉,是指…头发拉扯头皮的感觉?”

  “还挺机灵,雷蛇选手加十分哦。”狡猾的沃尔珀小姐眼睛眯成两条缝,话语里逗小孩的感觉满得快要溢出来。见雷蛇一脸阴郁地要回嘴,她却迅速地一转语气,先前一闪而过的正经又回到了她脸上。

  “我并不喜欢像那样被束缚的感觉。不太舒服,也不能习惯。”

  雷蛇略微有些惊讶地注视着芙兰卡的侧脸,那张脸的线条此刻竟有些柔和。除了惊于“这家伙居然偶尔也能说点人话”之外,更多的是这句雷蛇从未听到过的话语,似乎将芙兰卡戏言之下深不可测的内心掀开了一角。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她来说也算是情理之中。雷蛇想。但在她回应之前,对方却先一步走到她之前,甩出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再一次打断了她的回答。

  “是假——的。所以说哪里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理由,只是兴趣使然而已哦。”

  “所以说你哪句话都不可信吧?!”雷蛇不由得提高了声音,涨红的脸颊上恼怒的情绪一览无余,反而激得芙兰卡不顾形象地笑出了声。拿这人没办法的雷蛇气呼呼地快步往前超过了某个讨人厌的家伙,却被对方拽住。从手臂传来的触感来看,她还在笑得发抖的状态中。

  “哎,雷蛇。你有多的发圈吗?”芙兰卡的声音还带着颤,不过一会儿便好好平复了——真是把她憋得太难受了点。

  “偶尔做些改变,也不错。”

  准备周全的百宝箱式雷蛇当然有备用的发圈,即便是正在生气的状态却也好好地递给了芙兰卡。不料狡猾的沃尔珀人不仅将她递过去的发圈拿走,还把手伸进她掏发圈的衣兜里飞快地抢走剩下的部分。就当雷蛇一头雾水地想询问时,她的马尾处传来被拉扯的触感。她下意识地想躲开,束住头发的发圈却被芙兰卡手疾眼快地拽下来,微卷的浅灰色发丝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肩上。

  “…喂、芙兰卡…!!你干什么!”反应过来的雷蛇恼羞成怒地想去把芙兰卡抢走的发圈夺回来,却被这个以灵活著称的资深近卫干员灵巧地躲开。芙兰卡迅速把从雷蛇口袋里掏来的部分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手上拿着从雷蛇头发上摘下来的发圈,心满意足地给自己扎了个高马尾。

  “你也需要偶尔做些改变哦,优等生小姐。尝试一下‘自由’的感觉~放心,看上去还不赖,好好整理过就又是可爱的小个子瓦伊凡人了哦?”

  扎起高马尾的芙兰卡和平时的气质相差不少,利落的发型使她的慵懒都散了许多,更像那个出剑干净利索的黑钢国际资深近卫干员。可惜雷蛇暂且没心思欣赏这些——特别是在对方调侃的话语里还特地加重了“小个子”的音,顺带挺直了身子,还略微抬起头。

  于是所谓“可爱的小个子瓦伊凡人”披着散下来的头发快步往前走去,看上去完全没有要等待芙兰卡的意思。而还甩着高马尾的沃尔珀人则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依旧十分悠闲地缓步跟着——大概再走几步就会看见老实人雷蛇小姐带着愠怒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停下来等她吧?


江肆♡懒人

#COS预告#
#芙兰卡·雷蛇#

“防化干员芙兰卡,为了最大限度抑制矿石带来的污染,就让我贡献一份力量吧。”
“重装干员雷蛇,待命中。我曾参与数次要人保全,据点攻坚,人质解救,威胁肃清的特种行动。在此次派遣行动期间,我会严格保障您的人身安全。”

芙兰卡:懒人
雷蛇:江肆

摄影:白鹰
后期:江肆

辛苦大家啦!
现在还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我们(
当天拍片儿太冷惹qw
再也不想冬天拍片儿了

(骗你的)

#COS预告#
#芙兰卡·雷蛇#

“防化干员芙兰卡,为了最大限度抑制矿石带来的污染,就让我贡献一份力量吧。”
“重装干员雷蛇,待命中。我曾参与数次要人保全,据点攻坚,人质解救,威胁肃清的特种行动。在此次派遣行动期间,我会严格保障您的人身安全。”

芙兰卡:懒人
雷蛇:江肆

摄影:白鹰
后期:江肆

辛苦大家啦!
现在还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我们(
当天拍片儿太冷惹qw
再也不想冬天拍片儿了

(骗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