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芥川

15907浏览    521参与
Lu灼露仪

P1-2 龙王芥X人鱼敦

龙王芥是群里的梗哈哈哈然后人鱼敦是个意外

P3-4是魅惑中原中也和可可爱爱乱步桑

整理完就爬了 望喜.

P1-2 龙王芥X人鱼敦

龙王芥是群里的梗哈哈哈然后人鱼敦是个意外

P3-4是魅惑中原中也和可可爱爱乱步桑

整理完就爬了 望喜.

茶香七里

第三代双黑好绝好甜呜呜呜,芥川太可爱太杀我了!!

第三代双黑好绝好甜呜呜呜,芥川太可爱太杀我了!!

瑬馨

病娇芥,话说漫画和动漫差距好大(p1漫画,p2动漫……同一幕)

病娇芥,话说漫画和动漫差距好大(p1漫画,p2动漫……同一幕)

小咩

来自叨叨

芥敦

所以哒仔的小迷弟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悄咪咪问一句昨天有多少人吃了我的安利)

来自叨叨

芥敦

所以哒仔的小迷弟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悄咪咪问一句昨天有多少人吃了我的安利)

桃桓月一

敦芥还是芥敦。我突然陷入沉思。

    最近有点冷哦,要多喝热水。(最好五十度以上,听说还可以减脂)有网课的小朋友一定要好好听哦,回放可以倍速。认真听会发现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正文↓


✨七✨

   “……所以想请您帮忙查一下樱井西江和井藤诚。还有一个叫上户秀香的人。”敦和芥川走在路上,和樋口通话。挂断电话后敦侧过头问芥川“饿了么,芥川?”“在下不饿。”芥川咳嗽一声说“你饿了的话不必问在下。”敦点了点头,说“上户秀香会是始作俑者吗?”“在下认为这个可能不大。”“嗯……”敦突然停住脚步,“我们是不是得找到井藤诚和樱井西江问问啊?”芥...

    最近有点冷哦,要多喝热水。(最好五十度以上,听说还可以减脂)有网课的小朋友一定要好好听哦,回放可以倍速。认真听会发现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正文↓


✨七✨

   “……所以想请您帮忙查一下樱井西江和井藤诚。还有一个叫上户秀香的人。”敦和芥川走在路上,和樋口通话。挂断电话后敦侧过头问芥川“饿了么,芥川?”“在下不饿。”芥川咳嗽一声说“你饿了的话不必问在下。”敦点了点头,说“上户秀香会是始作俑者吗?”“在下认为这个可能不大。”“嗯……”敦突然停住脚步,“我们是不是得找到井藤诚和樱井西江问问啊?”芥川转过听他继续说“不然不就又要死人?”敦说话时引得几个路人侧目打量他们。其实芥川也不是没想过,但是中也说不必要的话不用着急。。。所以芥川就觉得没什么必要,不过芥川点点头“是得死。”“回去回去。”敦抓起芥川的手就往回跑。芥川先是怔了一下“人虎!不要用这种口气命令在下。”芥川气的罗生门都忘用了。敦没管那么多,拉着他没停,芥川有点吃不消,凉气吸得一直咳嗽。敦一听见芥川咳嗽就心疼的跑不动道儿,不过好在已经到酒店了(芥川:逼我当武松?)既然都到了,凉气不能白吸,芥川已经做好打人的准备了。

    到了十三楼,敦敲了半天门,没人应,芥川正准备一脚踹上去,门就开了。“干什么啊?有病……”话还没说完,抬头看见满脸黑线的芥川,胆儿都没了。“您设计一起连续杀人案。”敦站过来说。“什么杀人案,我不知道。”敦没有理会男人的拒绝,又说“希望您配合一下。”“谁啊。”屋里响起女人的声音,只穿了一件浴袍的男人尴尬的说。“我换一下衣服。”准备关门却发现芥川卡住门不让他关上。“……不关也行,你们等一下。”男人转身回去。“芥川 抱歉啊,刚才太着急了,忘记你身体不好。”“在下还没有柔弱到那种程度。”“我不是那个意思……”芥川踢开门,走了进去。井藤诚坐沙发上尴尬的抬头,芥川直接问到“最近,有三名女性接连被害,她们都和你发生过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咳咳咳…”敦看见芥川咳嗽,接过话说“您先冷静,您和她们三个,也就是松下泉子、日向小雅、春景美奈当然还有这位樱井小姐是怎么认识的?”敦有些不舒服的扯了扯假发,发现每说一名死者的名字,樱井西江的脸色就差几分,到最后甚至不敢和敦对视。

                                     —待续—

     这是一个破案的文章。

     最近哥哥特别喜欢给我买奶茶,我觉得我胖了不止三斤。我心里不想喝,但嘴又特别诚实。姐妹们,你们怎么戒的奶茶?跪求秘方啊!

桃桓月一

快速推进距离。芥川他俩不快点在一起,我先受不了

  今天没话说。放弃挣扎。今天我打字的时候,被妈妈当场抓住。我妈看了几眼,说“真有材料。”(因为她是语文老师)我可以理解为嘲笑么?谢谢,又双叒叕被冒犯了。


  ↓正文↓


    “请问这个人原名是什么?”敦把登记表对着前台。“……”“我们是来调查案子的,请务必配合!”敦急切的说。“咳咳咳…”芥川咳嗽了几声,把答案吓出来了,“井藤诚!”“对上了。”敦吐了一口气又翻了几页,手指依次点过几个名字,问“这几个名字都是假名吧,都是井藤诚。”“……是。”男人猛的把头抬起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话没...

  今天没话说。放弃挣扎。今天我打字的时候,被妈妈当场抓住。我妈看了几眼,说“真有材料。”(因为她是语文老师)我可以理解为嘲笑么?谢谢,又双叒叕被冒犯了。


  ↓正文↓


    “请问这个人原名是什么?”敦把登记表对着前台。“……”“我们是来调查案子的,请务必配合!”敦急切的说。“咳咳咳…”芥川咳嗽了几声,把答案吓出来了,“井藤诚!”“对上了。”敦吐了一口气又翻了几页,手指依次点过几个名字,问“这几个名字都是假名吧,都是井藤诚。”“……是。”男人猛的把头抬起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话没说完,他突然指着电梯口小声说道“她!她和诚似乎认识,你们要问就问她吧。”芥川和敦看过去,电梯口的站着一个女人是保洁的打扮,还推了个小车“这里晚上保洁还要上班?”“按理说也不是上班,她好像喜欢诚,每次诚来之后总是打着保洁的噱头不死心的想上去看看。”语气中满满鄙夷和之前不敢抬头的仿若两人。女人走上电梯,电梯门关上之前,芥川把想追上去的敦拦下。“她叫什么?”芥川问。“上户……秀香?应该是这个名字,我记得不是很清。”电梯停在十三楼,是井藤房间的楼层,芥川让男人开了一间井藤旁边的房间,正好对面没人。两个人开,了房?到了十三楼。电梯到达前敦 牵起芥川的手,芥川眼皮跳了跳看向敦。敦不看芥川,说“也要装像一点吧。我都女装了牵一下你的手怎么啦”芥川出乎意料的没有打掉敦的手,而是任他牵着。

    所谓的上户秀香,呆站在属于井藤的门前看着紧闭的房门,听到脚步声和开门声没有动一下。进了对面,敦通过猫眼看上户,但始终没见她动一下,正准备放弃,下一秒就倒吸一口凉气退开。芥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怎么了?”“她好像发现我在看,回头盯着我。”“……”芥川没说话,心里指不定怎么吐槽。“不对,她的眼神绝对不是正常眼神。”……里面暗含的情绪像是钝针一样。门铃响了。敦打开门,没说话。上户秀香声音像是蚊子翁“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女人似乎是不敢抬头,如果刚才她没有看敦那一眼,顿就信了。“您说什么?”敦没有听清。“我说,您有什么需要吗?”女人抬一张平凡甚至说有的难看的脸,眼中有明显是自卑和小心翼翼,和之前简直天差地别。“没有,谢谢您的好意。”敦关上门又看向猫眼,她转身就走,没有看对面一眼。

      敦对芥川说“她的确叫上户秀香,从名卡上看到的。”芥川点点头,起身道“快要死人了。”“……回去吧。”敦看了一眼周围。芥川看了敦一眼出了房门。

                                       —待续—

下下一次应该会极其可爱。

狐狸宰是我的!

今日份的小洋裙芥芥~

(新人画手,不喜勿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今日份的小洋裙芥芥~

(新人画手,不喜勿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Lu灼露仪
……校霸梗香x 柔弱的芥川爱打...

……校霸梗香x

柔弱的芥川爱打架这点真的绝了

爬啦。

……校霸梗香x

柔弱的芥川爱打架这点真的绝了

爬啦。

小咩

来自叨叨

新双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买一送一在下可以吃两个

来自叨叨

新双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买一送一在下可以吃两个

桃桓月一

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我问了好多小朋友,如何在不ooc的情况下让敦芥上×床。

不ooc?上 什么床不可能吧。

是真的不可能啊。   但是我又迫不及待想让他们上。啊哈哈哈哈嗝?而且我发现,浏览量好多,然后点的就一点儿。所以我觉得那几个点赞的还有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啊!请务必再多亿点啊。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名字大概叫做芥川今天也没眉毛。作为一个芥吹,我他喵是何其想笑啊!!

好吧,然后这是一个 破案  爱情故事


↓正文↓


五✨

    敦坐过去之后和那个男人很成功的聊了起来。芥川受不了酒气熏天的酒吧,咳嗽了起来,但咳嗽声很快淹没在喧闹声中。...

不ooc?上 什么床不可能吧。

是真的不可能啊。   但是我又迫不及待想让他们上。啊哈哈哈哈嗝?而且我发现,浏览量好多,然后点的就一点儿。所以我觉得那几个点赞的还有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啊!请务必再多亿点啊。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名字大概叫做芥川今天也没眉毛。作为一个芥吹,我他喵是何其想笑啊!!

好吧,然后这是一个 破案  爱情故事


 

↓正文↓


五✨

    敦坐过去之后和那个男人很成功的聊了起来。芥川受不了酒气熏天的酒吧,咳嗽了起来,但咳嗽声很快淹没在喧闹声中。芥川 这种货色  扔到酒吧里绝对不缺人搭讪,当然前提是他看起来不这么可怕。(胡说,我们芥芥最可爱了!) 芥川透过人群再看向敦的时候,就看见井藤手搭上了敦的肩膀,芥川眯了眯眼睛,敦起身向自己走来。

“芥川是怎么知道他姓井藤的?”敦放下没有动过的红酒。“在下随便说的。”芥川一脸正色道。“他好像在等一个网友。刚才问我是不是樱井小姐来着。”敦见芥川盯着酒杯,拿着手往回一撤,随即对上芥川的视线,敦移开尴尬的轻咳一声说,“咳,不能喝酒。” “……”芥川把视线转向井藤,看见敦刚才坐的位置上有一个女人。“这大概是樱井小姐。”因为酒吧很吵,大声说又容易引人注意,所以敦说话时下意识离芥川近了不少。芥川没有回头看敦,紧紧的盯着井藤,(这稳稳的害羞啊哈哈) 井藤好像意识到什么,回头望了望,无果,这才继续说话。“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吗?”敦问。“……”芥川犹豫了一下才看向敦,微微点了一下头。敦站起来,拉起芥川的手向井藤走去,站在近些的地方,端着酒,敦压低声音说“你配合一点儿,笑一下。”芥川没说话,也没笑。“好吧,意料之中。”敦心里暗想。然后看芥川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嘴角。假笑男孩。 已经很惊喜了。虽然听到的断断续续,不过也能听出来大概都是调qing的话,还能看见男人的手已经放在女人腿上了。过了不一会儿,井藤的手就放在了樱井腰上,准备走出酒吧。

    两人都没说话,但一起跟上了他们。街上人很多,跟着并不显眼。没跟多久,两人转进一家酒店。敦尴尬的看了芥川一眼,芥川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酒店10:30 P.M.

    前台站的是一个男人,可以清楚的看出,他看向井藤时,明显放松了一下,随后是刻意的严肃还带了点戏谑的表情。“他们认识?”敦和芥川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应该常来。”芥川看见两人走向电梯,就起身向前台走去。敦跟着起身,“先生您好,请问需……”“登记表请给在下去看看。”芥川语气强硬的不置可否。“我有规定,非工作人员禁止查看的。”芥川没说话,只是看着对方。对方迫于压力不和芥川对视,过了几秒,顿正准备开口说话,对方就默默递出一叠纸。敦无奈的笑了一下,和芥川一起看了起来。芥川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刚才等级的名字,是一个男人的名字但却不是井藤。芥川又翻了几页,看到前三名死者的名字,而前面登记的名字,都和井藤不搭边。“查错了?”敦想,“不可能。”

                                     —待续—

我觉得我说了其实也没有用,但我还是想挣扎,请给我留下小爱心和评论吧!不要下次一定!这次就好!


Lu灼露仪

美型人偶什么的最爽啦!大本本真好画

p2是崩坏芥川 人体崩啦!

爬啦爬啦。

美型人偶什么的最爽啦!大本本真好画

p2是崩坏芥川 人体崩啦!

爬啦爬啦。

YOTTA

愚人节快乐~~

画残了(。)

服饰源于官图)


愚人节快乐~~

画残了(。)

服饰源于官图)


老烟佐子

P1:敦,我怀疑你记仇。被骑已经很不爽了,那就拽个领子报复下之前的那次。

P2:所以敦是车,上敦就是上车,我在说什么...

P3P4:经过上一篇“关于打是情骂是爱”的正确解读后,这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以为我和你啪拖(or啪啪or淦)多少次了”毕竟身体已经十分熟悉对方了呢😏

P1:敦,我怀疑你记仇。被骑已经很不爽了,那就拽个领子报复下之前的那次。

P2:所以敦是车,上敦就是上车,我在说什么...

P3P4:经过上一篇“关于打是情骂是爱”的正确解读后,这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以为我和你啪拖(or啪啪or淦)多少次了”毕竟身体已经十分熟悉对方了呢😏

Lu灼露仪

前几天搞的垃圾条漫。

背景是高中生放学 也许

不知道是不是甜饼

爬了爬了 我不配搞条漫

前几天搞的垃圾条漫。

背景是高中生放学 也许

不知道是不是甜饼

爬了爬了 我不配搞条漫

桃桓月一

敦芥/强行女装我可以!我决定放飞自我,什么人设,都没有真香来的爽!

    让我说点除了ooc以外的废话啊

   话说,我看了看我觉得,艾玛真香!不是我说,all芥不香么,不香么!说文:这是之前写的了,我费尽心机让整个案件没有破绽——我尽力了!以至于它它它爱情不明显了!我一想到甜,我的嘴角就要与太阳肩并肩啊!姐妹们!这一篇可能有点沙雕了。


↓正文↓


四✨


   敦在心里默念:“我没有想法,我没有想法,我没有想法,我只是觉得很可爱以至于我想上……我没有想法!”

    大概六点...

    让我说点除了ooc以外的废话啊

   话说,我看了看我觉得,艾玛真香!不是我说,all芥不香么,不香么!说文:这是之前写的了,我费尽心机让整个案件没有破绽——我尽力了!以至于它它它爱情不明显了!我一想到甜,我的嘴角就要与太阳肩并肩啊!姐妹们!这一篇可能有点沙雕了。

  

↓正文↓


四✨


   敦在心里默念:“我没有想法,我没有想法,我没有想法,我只是觉得很可爱以至于我想上……我没有想法!”

    大概六点半,敦开始寻思着怎么叫醒芥川,“这样醒不会很尴尬吗,芥川会不会尴尬到要干架。”敦心想。(别解释了你就是想继续让芥川在你怀里睡觉) 敦戳了戳芥川,这个叫人的方式似乎有点不对,也许敦就是单纯的想戳戳芥川 但芥川是真的醒了。芥川动了动,“唔……”下意识轻声道“还想睡……”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的,让虎心都化了。敦心里冒出奇怪的想法“像小猫一样……(你喜欢撸 芥川 猫吗)”下一秒,芥川睁开眼睛,然后爬起来,淡定的说:“罗生门!”敦心道:“……我应该说我就知道吗?”不过随即芥川想起来中也的话,虽然没有收回罗生门,但也没有进攻的意思,只是看起来吓人了一点。“芥川,快要七点了那个酒吧……”敦抬头看着说。“在下刚才想了一下,既然被害人都是女性,人虎你可以女装试试。”芥川脸色严肃,加上罗生门,完全是威胁的意思。“我没有女生的衣服,你看这就……”敦摆摆手推辞推辞又推辞。

    五分钟之后,樋口按响了门铃“前辈,我来晚了,这是您要的衣服和假发。请问您是……”“樋口,有点吵。”芥川接过衣服说:“换上之后你帮人虎化妆。”“是”樋口强忍笑意。“你怎么坐着不动?”芥川顶着敦。“我……腿麻了”敦满脸悲壮。“麻了?怎么会麻了?”樋口插嘴到。“哦,刚才啊不是芥……”敦还没说完,芥川脸色一变,说“是被自己压麻了。”“哦。”樋口忍笑的看向敦。

(敦:“这你都信……”樋口:“前辈说的都对!前辈是光!是信仰!”)

 芥川看着换上小裙子的敦说:“在下只是想完成任务。”“这是在下任务的一部分。”

   【幻想】(酒吧)8:00 P.M.

     推开玻璃门,吵闹的声音像是江潮扑面而来,芥川蹙紧 可能不存在的 眉头。舞池里各色的人喧闹、扭动仿佛在用身体诉说欲望。芥川避开贴上的男人女人们,走到吧台坐下,芥川没喝过什么酒,最熟悉的就是中也每天吨吨吨喝的柏图斯。“一杯柏图斯。”芥川对调酒师说。看来是完全把敦给忘了。“您要些什么?”调酒师转身问敦,敦有点别扭的拉了一下裙子,答到:“不用,谢谢。”然后在芥川旁边坐下。芥川接过柏图斯说:“请问松下小姐在吗?”调酒师和旁边像是服务员的人对视一眼,说“如果说是泉子的话,她死了。”敦看向芥川,等他的下文。“井藤先生大概还不知道吧。”芥川看着调酒师,很吵的环境,芥川说话声音也不算大,但就是能让人听的清清楚楚。“井藤先生?”“松下小姐死前几天,和他一起的男人。”“他就是井藤啊,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来…嗯……是哪个吗?我记不清了。”两人顺着视线看过去“是他,劳您费心了。”又来了客人,调酒师说声失陪便抽身离去。敦犹豫了一下,端起芥川的酒走过去。

                                     —待续—

哦豁!没了。你看这个爱心,它不香么,你让它充满红色儿的热血吧!我多努力啊!



老烟佐子

P1P2:你说说你们俩,一个奋不顾身救人于枪下,另一个看到对方被擒就马上紧张。

身体下意识的反应是最诚实的,还老是嘴硬相互较劲,好吧,“打是情骂是爱”的最佳教学指导,我就当这是你俩独特的调情方式了。

P1P2:你说说你们俩,一个奋不顾身救人于枪下,另一个看到对方被擒就马上紧张。

身体下意识的反应是最诚实的,还老是嘴硬相互较劲,好吧,“打是情骂是爱”的最佳教学指导,我就当这是你俩独特的调情方式了。

到燈塔去

我前两天做了一个梦,我跟芥川一起出任务,那个任务很艰难,太宰给的方案出了问题,黑手党全军覆没,芥川浑身是伤,风衣被血浸的僵直

然后下起了大雪,大雪迅速没过我的膝盖,我抱起芥川在雪地里跋涉,然后他开始流泪,一滴红色的眼泪流下来滴在雪地上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他死在了我的怀里

我前两天做了一个梦,我跟芥川一起出任务,那个任务很艰难,太宰给的方案出了问题,黑手党全军覆没,芥川浑身是伤,风衣被血浸的僵直

然后下起了大雪,大雪迅速没过我的膝盖,我抱起芥川在雪地里跋涉,然后他开始流泪,一滴红色的眼泪流下来滴在雪地上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他死在了我的怀里

桃桓月一

还是ooc啊,ooc!我想继续严重一点

不是我说,我是真的忍不住想ooc了,就像是让芥川和敦发展快一点,我想这也是很多人的愿望(别说这不是你的愿望,我不听)我今天中午一边吃饭一边想怎么甜,还偷笑,笑的差点把饭喷出来,说文:这个什么鬼的连续杀人是我自己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写到后面我自己改了又改还是有小小的破绽,不过你要知道这写的是爱情,不是案件。可是!我总觉得越写越像破案的—于是我开始增加了一些看似有的奇怪但实际更奇怪的真香。最后一次警告:前方大型OOC现场请慎行。


↓正文↓


  ✨

  制造机会是机会,任务还是真正的。

  这是一起异能连续杀人。下午的时...

不是我说,我是真的忍不住想ooc了,就像是让芥川和敦发展快一点,我想这也是很多人的愿望(别说这不是你的愿望,我不听)我今天中午一边吃饭一边想怎么甜,还偷笑,笑的差点把饭喷出来,说文:这个什么鬼的连续杀人是我自己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写到后面我自己改了又改还是有小小的破绽,不过你要知道这写的是爱情,不是案件。可是!我总觉得越写越像破案的—于是我开始增加了一些看似有的奇怪但实际更奇怪的真香。最后一次警告:前方大型OOC现场请慎行。


↓正文↓


  ✨

  制造机会是机会,任务还是真正的。

  这是一起异能连续杀人。下午的时芥川和敦已经开始调查。“调查进展如何?”芥川站在江边第一起事件现场。“是一起连环杀人案,虽然死者身上所有伤痕都是自己所为,但都存在异能的痕迹。”敦停了一下,继续说“因为伤痕是自己所为,直接定性自杀,警方没有深入调查。三名女性在被害前都去过同一间酒吧,第一名死者正是那所酒吧的女招待,所以我觉得,这名女招待就是一个突破口”“嗯。”芥川看着地上用石膏灰画的人形,开口说“现场找不到什么线索了。先回去,晚上去酒吧。”“回去?”芥川转身就走,走了一会儿才说:“临时公寓。”“那个,芥川君…”“……”没说话,见他又不说了才惜字如金的“嗯。”了一声。“那个……”“请不要吞吞吐吐的,在下要梳理思路。”芥川的视线从资料上移开。(我想让他表白了) “这三名女性都面容体态较好,年龄在20-30岁之间,且脸部均被毁容,会不会是报复社会的人?啊,到了。”“有这个可能。”芥川站在公寓楼下不动。敦问:“怎么了?”芥川说:“在下忘记了是那一间。”“……”空气突然安静“我记得。”

    进了屋子芥川坐到沙发上说:“在下要休息,你随意。”“……为什么芥川这次不紧不慢的……”中岛敦看着闭上眼睛的芥川心想。“中也前辈告诉在下不要着急,最好是慢一点。”芥川语气中带着一点疑惑心想“还说任务很重要的一点是和人虎好好相处。”说是休息其实脑子里还是在想,只不过线索有限,也想不出来什么。想着想着,也许是这几天睡眠质量不好的原因,就有些困意。敦坐在一边拿起资料又看了一边,听见左边有动静,以为是芥川醒了,准备和芥川讨论一下。紧接着肩膀一沉,有什么东西靠上了。芥川像是被肩膀硌了一下,不舒服的动了动,滑向敦怀里。“欸?”敦有点意外,看向脸上失去平时戒备神色的芥川,手不受控制的戳了一下芥川的脸,随即被自己吓了一跳,芥川的睫毛像是蝴蝶一样轻微的颤动着,笑了笑,让人继续窝在自己怀里,准备再看一遍已经差不多看烂的资料。

   但是发现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待续—

芥川醒了之后怎么办,会打起来吗——

你看见这个小心心了吗,你点一下,你就会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