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芦芳生

4223浏览    110参与
兔爷Tuyear
黑猫警长丁春秋😎办案奶茶两不...

黑猫警长丁春秋😎
办案奶茶两不误🤣

黑猫警长丁春秋😎
办案奶茶两不误🤣

我的cp都是真的!

雷佳音
易烊千玺
周一围
芦芳生
亲笔签名
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随机赠送签名照

雷佳音
易烊千玺
周一围
芦芳生
亲笔签名
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随机赠送签名照

潮生.

上传两张八百年前合的图。


(记得双击么么哒?

上传两张八百年前合的图。


(记得双击么么哒?

太玄白首
今天继续补原著翻找资料的时候发...

今天继续补原著翻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姚胖胖年轻时候的照片……
卧槽!天啊!这是什么日系型男啊啊啊啊!
(我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貌似在几部抗日剧里见过几个带胡茬的有点坏帅的泥轰军官,好像都是芦老师……带了胡子没看出来)

p.s.:靖安司的男生们建议可以组个团,叫做Jing'An Boys。司丞队长,阎罗胖胖崔器徐宾队员。流量肯定可以赶上永新!

今天继续补原著翻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姚胖胖年轻时候的照片……
卧槽!天啊!这是什么日系型男啊啊啊啊!
(我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貌似在几部抗日剧里见过几个带胡茬的有点坏帅的泥轰军官,好像都是芦老师……带了胡子没看出来)

p.s.:靖安司的男生们建议可以组个团,叫做Jing'An Boys。司丞队长,阎罗胖胖崔器徐宾队员。流量肯定可以赶上永新!

茗玥

哈哈哈哈哈姚胖胖,不对芦芳生也太可爱了吧~


看cp向视频居然看到了葛老x姚汝能~


(所以说这到底是看了多少才能看到这个啊~)


窥屏官方实锤了哈~

哈哈哈哈哈姚胖胖,不对芦芳生也太可爱了吧~


看cp向视频居然看到了葛老x姚汝能~


(所以说这到底是看了多少才能看到这个啊~)


窥屏官方实锤了哈~

折叶zy

重新抹了下水印,加了张忘记的图,按时间顺序排的,重传,截修。

战损真是绝美我爱了。

重新抹了下水印,加了张忘记的图,按时间顺序排的,重传,截修。

战损真是绝美我爱了。

巧克力果子

爱惨了他的眼睛(இωஇ )
姚酒窝这个角色真的是贱怂萌集体一

爱惨了他的眼睛(இωஇ )
姚酒窝这个角色真的是贱怂萌集体一

师团长的行军锅

岸谷雄一,一个一言一行都在深深戳我苏点的男人。

岸谷雄一,一个一言一行都在深深戳我苏点的男人。

师团长的行军锅
姚汝能这个眼神真的好绝啊!!

姚汝能这个眼神真的好绝啊!!

姚汝能这个眼神真的好绝啊!!

茶萸

受不了了……

从学校一回来信息量又大了……

官方要干什么?!

受不了了……

从学校一回来信息量又大了……

官方要干什么?!

黎叶我不是衬衫

【岸谷×宋烟桥(麦)】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岸谷君就有美好的燕麦

(PS,感觉岸谷这熊一,就,更受,可咋整。)

他被反绞着手,腿上也一样锁着铁链,铁链的另一头连接着两根铁柱。

从我这里看过去,他跪两根铁柱中间,大开着腿。

这是个难受的姿势,却会让我方便的多。

“长官,你到底要问俺什么呀?俺真不知道啊。这衣服是俺捡的,俺真不知道当官的才能穿呀!”

他又操着那一口滑稽的方言,像个乡野村夫。

如果不是两个小时前他穿着渡边的警服炸了供暖系统想要趁乱逃脱,我可能会相信他。

他嘴里不停冒泡的抱怨几乎像咒一样。

从前我不能让他闭嘴,今天却很想试试。我拿出防止犯人咬舌的软塞,捏着他的脸塞了进去。

他不满地哼哼几声,被我粗暴的打断。

「闭嘴!咬住!」吼完我...

(PS,感觉岸谷这熊一,就,更受,可咋整。)

他被反绞着手,腿上也一样锁着铁链,铁链的另一头连接着两根铁柱。

从我这里看过去,他跪两根铁柱中间,大开着腿。

这是个难受的姿势,却会让我方便的多。

“长官,你到底要问俺什么呀?俺真不知道啊。这衣服是俺捡的,俺真不知道当官的才能穿呀!”

他又操着那一口滑稽的方言,像个乡野村夫。

如果不是两个小时前他穿着渡边的警服炸了供暖系统想要趁乱逃脱,我可能会相信他。

他嘴里不停冒泡的抱怨几乎像咒一样。

从前我不能让他闭嘴,今天却很想试试。我拿出防止犯人咬舌的软塞,捏着他的脸塞了进去。

他不满地哼哼几声,被我粗暴的打断。

「闭嘴!咬住!」吼完我轻飘飘蹲在他面前,捏起他的裤边。

「从渡边那儿偷来的吧,有些小了。」

他不以为意地斜我一眼。

我失笑,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每次看你穿着细瘦的裤子,我就想这下边是什么样儿一双腿。是不是像看着似的那么细长。」

我的手侵略似的拉开了他的裤链,带着满满的恶意。他的眼睛圆睁到极限,鼻腔里挣着粗重的鼻音。

仿佛才意识到会有什么样的难堪即将加诸在他身上。

「别这样看着我。」

我把他尺寸不错的形状握在手里,粗暴地导出了拉链。

他怔到极点,几乎成了一尊雕塑,只剩眼睛有一分活气。

我嗤地一笑。

他终于活过来,之前伪装出来的满眼傻楞霎时凝成了冰,随着我挑逗的手,又淬成锐利的杀气。

那是猎物在濒死时才有的不顾一切的杀气。

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两个月来时时刻刻绕在我心头,快把我逼疯的宋烟桥!

「终于不装了么?」我笑着说,「你好宋烟桥先生。」

他用眼神威胁我,一副不怕英勇就义的模样,脸上的腥红却蔓延到了脖子。

我没想到他还是个会害羞的男人。我的左手覆上他的眼睛,他不住挣扎,却在被握紧要害的时候僵直了脖子。

「宋先生,两个月来忍得辛苦吧。把眼睛闭上,好好享受这份——耻辱。」

我加大了力道。

我以为他会挣扎或者叫喊,他却只是浑身一颤,呼不出气。

我的左手心竟然有了星点潮湿,他还会因为这个哭泣么。还没来得及嘲笑他的脆弱,我右手里握着的东西就硬挺了起来。

哦~原来是因为身体的背叛。

「宋先生,你的身体,很有意思。」

我左手扣住他的后脑,逼他看着我,右手一刻不停地慰藉着他的下身。

他泪闪闪的隐忍让我很受用——到这份上他还没向我认输。

是了,如果轻易就认输,哪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宋烟桥。
所以我不能让他的求饶变成“轻易”

我狠扣住他,逼着他看自己的小兄弟在我手里硬挺的样子。他慌忙闭上了眼,却努力地夺回了大脑的控制权,整起呼吸来。

我得承认我很惊讶。

不到一分钟,他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故了么。

不,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出于他趋利避害的本能。

他暗暗收紧的猎豹一样的背部肌肉告诉我,他在积蓄力量,等待着我不留神的时候奋力一击。

宋烟桥的的确确是一个优秀的特工。

但在这事儿上,他没半点经验。他或许有过妻子或者女人,但是男人……

我可以保证他还是个处子。

泛黄的光从头顶摇晃着洒下来。

在他脸上荡起一潮一潮的影,连高耸入眉的鼻梁也不漏过。

他紧闭的眼微微颤抖着,我看见他太阳穴上几乎要破皮而出的青筋,不必说,这都要归于他咬紧的牙关。

原来我的手能让他那么不安?

我停下来,笑着等他睁开眼的瞬间,用我利刺似的得意把他击败。

他却依旧闭着眼睛,梗着脖子不发一言。

倒像是固执的索一个吻。

我一笑,俯下身去,他在我眼中慢慢放大,最后视野里只有他撒娇似的翘起的唇。

用吻来形容我们双唇间的接触或许不准确。

因为他狠狠咬了我。

Tbc

青山见我应如是

【岸谷雄一x宋烟桥】《猎物》

脑洞来自电视剧《爱国者》
 宋烟桥×岸谷雄一
 可能有些ooc
 没找到粮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大家一起来萌cp啊!!!
 ——————————————

岸谷雄一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天生的猎人。

他自认追捕猎物的经验还算丰富。从他父亲冬天带他去山里打猎开始,一直到他长大成人,当了警察。

他不愿意过朝九晚五得过且过的平庸日子,于是他选择远离家乡,来到这一片动荡不平、瞬息万变的土地。

古老而神秘的国度即使沉睡也从不缺乏狡黠的猎物。这充满挑战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能让他热血沸腾。

果然。

自认天生的猎人遇到了他自认命定的猎物——宋烟...

脑洞来自电视剧《爱国者》
 宋烟桥×岸谷雄一
 可能有些ooc
 没找到粮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大家一起来萌cp啊!!!
 ——————————————

岸谷雄一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天生的猎人。

他自认追捕猎物的经验还算丰富。从他父亲冬天带他去山里打猎开始,一直到他长大成人,当了警察。

他不愿意过朝九晚五得过且过的平庸日子,于是他选择远离家乡,来到这一片动荡不平、瞬息万变的土地。

古老而神秘的国度即使沉睡也从不缺乏狡黠的猎物。这充满挑战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能让他热血沸腾。

果然。

自认天生的猎人遇到了他自认命定的猎物——宋烟桥。

从满铁警局初遇,到宋烟桥的两度逃跑,岸谷雄一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激情澎湃过。

他遇到了。

他遇到了生平最难应付的猎物。

他和他的猎物斗智斗勇。在监狱这个大牢笼里,他或威逼,或利诱,猎物却机敏而轻松的躲开了所有的陷阱,猎物近在眼前,他却始终抓不到,甚至让猎物跑掉了。

他第一次感到愤怒。

不单单是愤怒,或许还有一些快感,那是连岸谷雄一本身都未曾察觉的或者说刻意忽略的扭曲的快感,压在他的心里。

这是第一次,他看上的猎物从他手上逃脱。

直到他第二次把他的猎物包围起来时,他感到了自己心底的快意在不可控制的蔓延。他想,他终于要亲手抓住这只狡黠的猎物了。

可命运偏生爱捉弄人。

澡堂爆炸了。

现场只剩残余一些人体组织碎片。

他有一瞬间几乎陷入了绝望,那是他追逐了这般久的猎物,却突然消失了,而且可能再也没有抓到的机会。

宋烟桥死了。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告诉他,包括他敬重的前辈横烟。

可他不信。

他不甘心。

即使从沈阳调到了哈尔滨,即使别的同事再也没提起这个人,但他总觉得宋烟桥没死。

他到达哈尔滨的那一天,飘着鹅毛大雪,他站在火车站外,哭了。

他突然觉得寂寞。

没有人懂他,没有人理解他,他热烈燃烧的内心没有人能看到。

他之后忍不住对他的前辈倾吐心中之言,前辈也没有给他他想要的回答。

“我想宋烟桥会懂你,有一天我在监狱里,曾看到他对着朝阳流泪,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哭。”

他听到前辈这样对他说。

他的心仿佛被砸了一下,并不疼,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似乎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是啊,或许他是懂我的吧。

岸谷雄一需要一个懂自己的人,可这个人,偏偏是他的猎物。

当在河边发现那具尸体,他就有强烈的感觉——这是宋烟桥干的。

前辈横烟再次强调,宋烟桥已经死了。

“我希望他活着。”岸谷雄一脱口而出。

宋烟桥还活着。这种可能令他兴奋。

“一想到宋烟桥,我的血就会变成火,变成赤红的火焰,在燃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带着光,横烟看得一清二楚。

“你爱上他了?”

这是疑问语气的肯定句。

他的心突然跳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他勉强扬起了嘴角,听到自己在说话。“一期一会。他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对手。”

横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车,没再说话。

岸谷雄一松了口气。

离开之前,他抬头望了一眼月亮。

宋烟桥,你是我的猎物,也只能是我的猎物。

这一次,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你。

茶萸

天哪官方卖腐,

还是抗战剧。

一切都太突然了。

不过冲着芦芳生这么帅,站1s。

(觉得芳生的声音有点像王凯。)

天哪官方卖腐,

还是抗战剧。

一切都太突然了。

不过冲着芦芳生这么帅,站1s。

(觉得芳生的声音有点像王凯。)

是梨不是橙

【海牧】迷途 (all牧云勤)5 (完结)

不敢打TAG系列

一人圈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烂尾预警


牧云勤见到了那个年轻人。

传闻中会毁了他大端王朝的穆如寒江,脊背如竹,高傲冷峻。

是穆如寒江找上的他。

现任的大将军早已发觉昔日的挚友眼中的光彩真诚不再,从不肯离身的穆云珠也不知所踪。他知道所有的秘密都在那座重重把守的宫殿之中,对穆如寒江来说,进入那里轻而易举。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见到牧云...

不敢打TAG系列

一人圈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烂尾预警


牧云勤见到了那个年轻人。

传闻中会毁了他大端王朝的穆如寒江,脊背如竹,高傲冷峻。

是穆如寒江找上的他。

现任的大将军早已发觉昔日的挚友眼中的光彩真诚不再,从不肯离身的穆云珠也不知所踪。他知道所有的秘密都在那座重重把守的宫殿之中,对穆如寒江来说,进入那里轻而易举。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见到牧云勤。那个给予他全部灾难与痛苦的帝王,现在就在他面前,如此虚弱无助,哪怕此时他将利刃逼近他的喉咙,牧云勤也没有半分反抗的力气。

可是他没有。

鬼使神差的,他走到了他的身旁。

牧云勤一眼就认出了他,那种属于穆如家族与生俱来的气质,是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的枷锁。

他问他他的父亲,和牧云氏的他自己的孩子。

穆如寒江突然感到没有由来的愤怒,是为了牧云勤的一无所知还是牧云笙所有的所作所为,他说不出来。

牧云勤终于相信,没有人会来带他离开这里,除了……远在宛州城那位让他思念成疾的他的兄长。只有他可以让笙儿逃出这背德的困囿当中,之后牧云勤会用他自己,换来笙儿的一线生机。

他只是想笙儿好好活着,像他答应过银容的那般,终此一生,平安喜乐。

 

牧云笙太多次的利用秘术,让他的力量无法阻止的衰退下去。年轻骄傲的帝王敌不过运筹帷幄韬光养晦的宛州王爷,天启的皇宫中早已遍布了他的探子,而当年牧云勤给他的妻子,在很多年之前,他就不需要她掩人耳目了。只是那是牧云勤送给他的东西,因而养在了身边,不舍得有一丝毁伤。只是不知道在哪个凉薄的帝王的心里,自己是否也如此重要。他牧云栾一生虚伪,唯有一颗真心,确实早早托付给了牧云勤,又让他残忍的挥霍殆尽。

他知晓了牧云笙的事情,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他只是提前做了我想做的事。”波澜不惊,若无其事,却生生将手里的瓷杯捏碎。他想,牧云勤,你可别死了,我还等着你亲眼看着我百万大军兵临城下的那一刻。

迟到了十几年,牧云栾终于拿回了本应属于他的东西。

他曾说过,再见就是你死我活,可到底是不忍心杀了牧云勤。

即使他欺瞒他利用他背叛他费尽心思的与他明争暗斗,依然是舍不得的。

牧云勤嗤笑:“你已杀遍千万世人,独独对我一人,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慈悲为怀起来。不觉得,太可笑吗。”

“既然愿意在我这儿当个好人,那么我求你,留笙儿一条性命。”

牧云栾知道,面前这个人,他的血脉至亲,太过清楚他的弱点。只要他开口,他永远都没有办法拒绝。

即使是危险,是后患,他也会让牧云笙活下来。

他轻轻叹息,贴近了牧云勤。

他和他的身体依然像多年前那样契合。

从心底油然而生,盘旋向上的快感,冲破层层阻隔,眼前却黑暗的没有一丝光辉,生生留下泪来。

牧云勤还是没有办法控制的喜欢他。

即便他是他的兄长,他不知廉耻的囚禁他占有他,他对他的恨意那么深那么重,依然是,喜欢他的。

他们缠绵在一起,牧云勤白衣黑发,似是得尽了岁月的眷顾,恍惚间一切都还是曾经的样子。没有背叛,没有阴谋,时间停留在了过去,他只是和他互相爱慕着的兄弟。可是他的眼睛里早已经没有了当年沉溺在情欲里诱惑的迷离,而他也饱经沧桑,韶华不再。

他紧紧拥着他的身体,连质问都带着颤抖:“你当初……怎么狠得下心来骗我……”

那些迷恋和热切,到底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

牧云勤只是摇头,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皇兄,不想让你当皇帝的人,从来都不是我……可惜,如今无论我再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

牧云栾突然愣住,如遭雷击。

他以为他是父亲最优秀的儿子。他以为牧云勤口口声声说的爱只是他的不择手段。他和他十几年的误会和怨恨,竟然是这样荒唐可笑的结局。

他早该知道的。

他该知道他们的父王的心机深沉,知道牧云勤的真诚。他是他的弟弟啊,他怎么会不了解他,只是在宛州漫长的日子里不想去承认,为了……他最后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尊。

他张口,不知道是想要说抱歉还是重新开始,全都被牧云勤打断:“可是我再也不能原谅你了,哥哥……你的手上沾了太多的鲜血……无论如何,我们,永远都回不去了。”

牧云栾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他和他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已经不知道,究竟哪一件才是症结所在。

最后他和他之间只剩下不可思议的平静和沉默。

牧云勤突然开口:“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遭报应?”

“报应?如果真的有报应,我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为何还活在这个世上?甚至活的心想事成,坐拥整个天下,还有你。”

“那么死后,恐怕是要入地狱了。”牧云勤笑的轻松,“反正我这一辈子,早已经无可救药。”

所有的事情,起源于那个冬日夜宴的一切,根本都是错的,如今已是无计可施。

“如果当初做皇帝的人就是我,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在你的长剑之下,我把那个位置拱手让给你?”这江山的诱惑的味道,牧云栾太过熟悉了。

“皇兄,你忘了吗。我曾经说,离开了这里,我永远都不会回来。说不定,我已经与银容相携半生,儿女成群,不会有预言说我的儿子是亡国的皇帝,而你自可在这天启城里千秋万代。而我失去的只有你,怎么算,也是值得的。”

 

牧云栾知道,牧云勤是在向他道别。

他说其实他早该死在那场冬天的鹅毛大雪里,而不是苟延残喘到今天。

他没有说再见,因为相见是所有悲欢爱恨的开始。

于是最后,死在没有雪的八月。

牧云栾没有流眼泪,只是感到燥热的暑气刺得眼睛干涩的发疼。

“那时候你问我,怎么才肯放过你。如今你终于自由了,这可是你想要的结局。”

他记得牧云勤年少时温和软弱,是个谦谦君子的性格,所以他才会想永生永世的保护他,守护住那种不谙世事的笑,可是最后也是他亲手葬送了那个牧云勤,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个他为之头破血流的皇位,似乎也不再重要。

牧云栾召了牧云笙入宫,少年满眼只有轻狂的不屑:“我处心积虑不择手段的爬上那个位置,不过是希冀着他多看我一眼,如今他人已经不在了,我要这皇位有什么用?愿陛下从此在茫茫寒夜中,千秋万代,百年常青。”

他向他叩首,之后转身挥袖间尽是决绝。

他低垂了眼眸,不经意一般扫过殿上侍卫的佩刀,朱红色的剑柄,像血,转眼间刺进牧云笙的胸膛,从背后穿过层层皮肉,温热的液体翻涌而出。

他终于知道,自己终究没有赢过他,无论是牧云勤,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曾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心想要他的儿子继承他的大统。可是他既然不愿意,他也要他牧云栾的江山永固。

原来生与死,只是这一刹那的光阴。

可牧云栾得到了什么呢?这天下人惊疑惧怕的顶礼膜拜,朝堂上的各怀鬼胎,还是如牧云笙所说的那般,无数个凄冷苍黄的月色里的孤寂?

那又怎么样呢。他想,这不都是一直以来所渴求的一切吗?而其他的,不过是随之而来的附属品。我从未因什么人而疯狂执着过,从来不是。

   END


总算肝完了这一篇OTZ

是梨不是橙

【海牧】迷途 (all牧云勤)4

不敢打TAG系列

一人圈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本章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父子乱伦

强迫性行为

写的最差的一章

不是肉

可以接受请继续

默认读者已阅读并接受所有警告

因而作者拒绝任何KY言论,逆CP言论


喜欢上牧云勤这样一个人,大概是全部生命的岁月都误入歧途,可是他们都那样执迷不悔。

有人远走他乡,有人堕入魔障,有人心甘情愿倾尽...

不敢打TAG系列

一人圈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本章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父子乱伦

强迫性行为

写的最差的一章

不是肉

可以接受请继续

默认读者已阅读并接受所有警告

因而作者拒绝任何KY言论,逆CP言论


喜欢上牧云勤这样一个人,大概是全部生命的岁月都误入歧途,可是他们都那样执迷不悔。

有人远走他乡,有人堕入魔障,有人心甘情愿倾尽一生守护在他身旁。

牧云笙想,难怪早有预言说,他是最后亡国的祸水。

名副其实。

三月的春风温柔,轻轻拂过面颊,整个皇宫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牧云笙只是看着牧云勤,眼中尽是无辜清澈,却不知不觉,摄人心魂。

“父皇,诸位兄弟均与谋反有所牵连,都该是死罪吧。”早已失了心跳的温度的君王极好控制,牧云笙的声音轻如细雨,漂浮蔓延,在他的父亲耳边久久不肯消散。

牧云勤茫然的点头,在灰暗混沌之中下了令,问斩诸皇子满门。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陛下病重,太子牧云笙摄政,朝臣偶有异议也在太子温和的眼神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只是穆如槊倒是心志坚定忠心耿耿,没那么容易摆弄,可是对牧云笙来说也不困难,不过是一道圣旨的事罢了,他太过熟悉穆如槊看向牧云勤时早已超越君臣的暧昧情愫。

边境军情告急,大将军领兵支援,战死沙场,再合理不过。

那一年的仲夏时节,牧云勤禅位牧云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坊间传闻是太上皇思念陛下生母,隐于宫中祭奠银容娘娘。而真相如何,其实从来都没有人在意,既然在当今陛下的统治中海晏河清,天下太平,那些宫闱中彼此心照秘而不宣的故事总是轻而易举的遗忘在青史背后的角落。

牧云笙不愿意再用秘术让牧云勤永远沉浸在幻梦中,他贪心的想要更多,想要他的父亲心甘情愿的爱上他。

牧云笙永远无法忘记牧云勤恢复清醒之后的那个早上赤身裸体的恐惧和惊慌,唤他时连声音都颤抖,他太过熟悉自己身上的痕迹,却不愿意去承认,只是疑惑的看着身边他的亲生骨肉:“笙儿……”

牧云笙的眼睛里炽热的燃烧着欲望,狠狠的去亲吻牧云勤。

他感到自己的血液一点一滴的冷下去,如坠冰窟。

他面对的这个人,强迫着他的这个人,是他的亲生儿子,在数十年的生命里,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绝望和害怕,所有的抗拒和躲避,都徒劳无功。

之后牧云笙极尽温柔的拥抱着他,在他耳边低语:“等朕回来。”

牧云勤挣扎着起身下了床,只感到身上绵软无力,却还是摇摇晃晃去够床头的辻目剑,这柄剑曾伴随他无数个清晨与黄昏,熟悉的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这一回却从他手中滑落,在地上发出脆响,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他跌坐在一旁,抬眼看了闻声而来的小宫女,是陌生的脸孔。苦笑一声,这谨慎多疑的性格倒是从他这里继承了十成十。

他问那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女孩叫什么名字,却迟迟得不到回答,一瞬间的疑惑之后便明了,牧云笙是在宫外选了个不会说话的哑女。

 

牧云勤是在牧云笙温热的呼吸的包围中醒来的,是傍晚时分,殿里掌了灯,将牧云笙的轮廓描摹的柔和暧昧。牧云笙又亲了他的嘴角,语气一如旧时,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他还是那个低调的隐居皇子:“父亲还好吗?”他执起他无力的双手,“这秘术留下的后遗症,恐怕要一段时间才能好了。”

牧云笙开始轻轻吸吮他的指尖,是太过强烈明显的暗示。

他仍然想要阻止这在他毫无意识的时候已经发生过无数次的事情:“笙儿……”他实在不齿说出他和他的身份,只是推拒,“我们不能……”

刚刚开口,余下的话便已封缄在牧云笙缠绵的亲吻里。

牧云笙抚摸过牧云勤光滑的下颚,重生之后再度被续起的胡须又已经消失不见,他言语中带着轻佻,是牧云勤以前从没有想象过的模样:“以前还没有注意到,那般威严高高在上的父亲竟然如此年轻。老是留着胡子,是想震慑住满朝文武吗?可是穆如大将军究竟是为何对父皇忠心耿耿?莫不是父皇真的有什么妖术,让我们都这样痴迷沉沦?”

他似是不经意提到的穆如槊让牧云勤瞪大了眼睛:“你把穆如槊怎么了?”

牧云笙有几分不屑:“父皇这样的反应真是让朕怀疑你和他的关系。放心,大敌当前,朕不会杀了他的。不过他和父皇其他子嗣的性命现在可是握在您手里了。”

牧云勤屈辱的垂下眼睛不再说话,任由牧云笙的撷取掠夺,他下意识的反抗,却在笙儿一半魅灵血统的控制下无法挣脱。

之后他的笙儿眼中闪烁着天真无辜的光芒,带了点委屈,就像儿时得不到父亲的宠爱看着其他皇子在他膝下承欢那般。

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伪装,可是仍然无法控制的感到心痛。

“父亲是又嫌弃儿臣是个异类了?父皇向来如此,甚至从来都不舍得多看儿臣一眼。”

“唉……”所有的抗拒终于化为一声叹息,是对牧云笙儿为所欲为的默许。

是我欠了你太多,若能让你快乐,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什么人伦道德,统统都可以不顾。

我的笙儿啊……



PS:

其实一开始只想随便撸一个三千字左右片段灭文,结果现在9000+

希望可以万字结束

没人看就当写给自己的腿肉好了

这篇完结之后就正式更新长篇《归途》和《余生》以及尽快完结《魂与君同》 

是梨不是橙

【海牧】迷途 (all牧云勤)3

不敢打TAG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笙鹅上线啦

剧情发展速度堪比火箭


牧云笙幽居的别苑周围层层叠叠缠绕着绵延的翠竹,春来抽芽,秋去落叶,每一年都在等待苍苍竹叶由绿变黄,落进泥土中度过。

有雪飘落,已积起厚厚的一层,火红的灯笼在茫茫的白色里投下阴影,深不见底。

是一年结束。

牧云笙支起窗,任由寒风裹挟着雪花,大朵大朵融化进玄色的衣袍。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大抵...

不敢打TAG系列

注意:

本文(伪)牧云勤总受

不逆CP!不逆CP!不逆CP!

包括牧云笙×牧云勤和牧云栾×牧云勤

短篇,牧云笙黑化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lo主没看完海牧,都是为了花痴黄桑爸爸

所有BUG都是私设


笙鹅上线啦

剧情发展速度堪比火箭


牧云笙幽居的别苑周围层层叠叠缠绕着绵延的翠竹,春来抽芽,秋去落叶,每一年都在等待苍苍竹叶由绿变黄,落进泥土中度过。

有雪飘落,已积起厚厚的一层,火红的灯笼在茫茫的白色里投下阴影,深不见底。

是一年结束。

牧云笙支起窗,任由寒风裹挟着雪花,大朵大朵融化进玄色的衣袍。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大抵也是这般情景,却是梨花凋谢的时节,远远的白了他满头乌发。

那时他八岁,从此学会将倾慕和思恋诉诸笔端。

他是他的父王,惊艳了他日后所有的岁月。因而他不愿叫他父亲,只想直呼他的名字,或是什么更亲近暧昧的称呼,一遍遍念着,描摹树下那个不曾回眸的背影,又无数次将世人千金难求的丹青画卷扔进烈火,化为飞灰。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归。

他执笔,落下最后一个字,嘴角扬起轻笑,温柔之中两分狠厉,之后转身,熊熊燃烧的火苗瞬间将那人吞噬。

圣旨到时,夕阳刚刚消逝进地面尽头,华灯初上。

他是妖物,无诏不得面见帝王,只有每逢年节,宴饮前后,能与牧云勤相聚一时半刻,却只能匍匐在阶下,永远看不到那人眼中糅合悲哀怅惘的情愫。

然而在牧云勤不知道的地方,带着罪恶感,他曾悄悄窥视过他无数次,却不足以慰藉丝毫,在他内心的深处掀起汹涌的波澜。

 

牧云笙从未如此接近过牧云勤。

他跪在榻旁,熏香燃起烟雾袅袅,掠过他的双眼,朦胧的看不真切近在咫尺的君王。他冷眼看着贵为皇后的女人一个人在台上唱她的独角戏,而她的陛下凉薄的不肯回应她所有的热切痴狂。

好一个皇家。

好一个帝王。

这样的人,何谈爱呢。

可是他却无可避免的被他所吸引,举手投足,转身回眸,无论是曾经蓄须,还是如今干净年轻的样子。是注定的喜欢,流淌在血脉里,无处可逃。

很久以前,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独属于他的微笑,一句赞扬,就像他曾看见的牧云勤对待其他皇子那般,然而他从来都不肯施舍给他哪怕一个眼神,因为他是妖孽,他是君主。

他要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宏图大业。

于是经年累月,年深日久,不知不觉变成隐秘疯狂的欲望。

什么天下共主,不过是个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敢相见的懦夫。

所以牧云笙要去争,要去抢,哪怕粉身碎骨,众叛亲离,也要走上那条无法挽回的道路。等到那么一天,他就会在他心里有一席之地,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心安理得的去占有他。

不是整个大端王朝都是他的吗。

以前是我自己想不通透,堕入了迷障。我是半个魅灵,只要我想,又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他却不愿意让牧云勤躺在这里等待这一切,那也未免太过无趣。他要想办法把他变回曾经的样子,再亲眼看着牧云笙是如何拿走他执着了一生的东西,最后是他自己。

是征服的快感,到头来是不是真的喜欢也不那么重要了。

他想要看到他臣服在自己身下,匍匐在他脚边,一点点磨平他的棱角,剥夺他的所有骄傲,心甘情愿的感激涕零。

既然全天下都说他是个妖物,他理所当然该成全他们。

 

牧云笙看向牧云勤的眼神冷淡漠然,又藏了同情和悲悯,唯独没有对亲生父亲应该流露出的敬重。

牧云勤轻轻叹了口气,到底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他就要死了。

撒手人寰。

如此也好,之后那些朝堂之上的暗流涌动,那些狼子野心,谋逆造反,便都由着他们去吧。

他劳累一世,不也没有人感念他的功德吗。

“可是我怎么舍得让你就这样离开呢。”

他听见牧云笙在他耳边的低语,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时出现的错觉。

原来这就是死亡吗。

会在那一刻得到一切穷极此生苦苦追求寻觅的痴心妄想。

他知道他的笙儿恨他,永远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牧云笙用盼兮换回了牧云勤,之后看着他和他的皇后琴瑟和鸣,转瞬间连太子的位置也给了牧云合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只是牧云笙不再作画,执笔的手握紧了三尺青锋。

牧云勤想,大概是自己一生作恶多端,连老天也不愿意收回去这条性命,既然不要他死,那便活下去,反正对他来说都一样,不过是苟且和消磨。

银容早已离去,走的彻彻底底,连最后的思念也不曾留给他,他原本就不该这么执着,毕竟南枯明仪总是在他转身回眸时等着他呢。

牧云勤穿的是白衣,悠闲懒散,在亭子里温酒赏雪,胡子还没长出来,眼波流转,是清澈的光芒,是南枯明仪想看到的曾经。

可她依然是装扮华丽,满头珠翠随风叮当作响,冷冷淡淡的目光不去看她的君王。牧云勤诛了南枯家满门,独独留下一个她,依旧是万人之上母仪天下的皇后,什么也没有变,却在怀抱着她的时候,感受不到温暖。

他屏退了下人,热切诚恳:“明仪,我们回到从前去好不好。我最爱的儿子是你所出,我们和睦亲密,共享天伦,直到老的再也走不动的那天,仍要相互依偎去看日出与黄昏……没有银容,谁也没有,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南枯明仪低头嗤笑,勾起的薄唇是在嘲讽他的天真,一如多年前的懦弱幼稚。

“陛下,臣妾对陛下的情分较之当年不减分毫,只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他和她知道,这是对牧云勤最残酷的惩罚,南枯明仪不肯原谅他,等待着他溃不成军。

“明仪……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过是想要一个人,陪我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罢了……银容不可以……你也不可以……”

南枯明仪站起身来,眼神没有离开牧云勤:“陛下的心不在我们这里!臣妾该怎么去爱一个心里已经放不下臣妾的人!”

她记得十五岁那年海棠花里的少年心脏跳动的声音,如今他的温暖中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那一瞬间,是喜欢过的呀。因而她贪恋,她渴求,却永远永远,再也没有了,如今施舍给她的陪伴,她宁可不要。

牧云勤的眼中掠过一丝惊恐,声音有些颤抖:“你……你都知道什么?是谁告诉你的?”

“山有木兮,心悦君兮。”她轻轻吟咏,“臣妾亲眼所见。”

她的声音平静,依旧是一个皇后的威仪,而她的陛下,这大端朝的王,却那样仓皇失措的落荒而逃。他以为那些直白热烈的喜欢,永远只属于他和他,藏在不见天日的角落,千秋万载之后随他们的尸骨一同腐朽,是心照不宣永恒的秘密。

他拆开那枚平安符,想在铺天盖地涌来的窒息当中寻求一线生机,大口喘息,泪流满面,那是他亲手写上的他的名字,和那八个字。

“山有木兮,心悦君兮。”

便是他此生全部的相思。

 

下一PART皇兄就又上线啦

之后大概还有一点点就结束了

结束之后会把它统一成一篇的

空白

皇帝粑粑不渣,皇帝粑粑是好粑粑

其实黄桑很喜欢牧云陆吧,至少在朝臣以及世人心目中,牧云陆是得他心的第一人。至于笙鹅,更像是帝王心术中最不愿被外人窥见的一处柔软之地,他一直记得银容的嘱托,不愿意让生性纯良的牧云笙搅到这些乌七八糟中,想护他又想护着天下子民不被牧云笙的星命所祸。估计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前,他大概是属意牧云陆来继位的。
细节一:犹记得浩二在杀死他的最后一刻告诉他牧云陆凶多吉少,这绝对是为了打击他的,也可反证,至少在这一刻里朝臣们心中对于储君的猜测仍然是牧云陆。
细节二:死而复生霸气回归之时,那句平身之后第二句话就是问浩二牧云陆失踪的事情,由此可见这位陆殿下在自家老爹心目中的位置。
父子生离就不多说了,全是刀。十几...

其实黄桑很喜欢牧云陆吧,至少在朝臣以及世人心目中,牧云陆是得他心的第一人。至于笙鹅,更像是帝王心术中最不愿被外人窥见的一处柔软之地,他一直记得银容的嘱托,不愿意让生性纯良的牧云笙搅到这些乌七八糟中,想护他又想护着天下子民不被牧云笙的星命所祸。估计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前,他大概是属意牧云陆来继位的。
细节一:犹记得浩二在杀死他的最后一刻告诉他牧云陆凶多吉少,这绝对是为了打击他的,也可反证,至少在这一刻里朝臣们心中对于储君的猜测仍然是牧云陆。
细节二:死而复生霸气回归之时,那句平身之后第二句话就是问浩二牧云陆失踪的事情,由此可见这位陆殿下在自家老爹心目中的位置。
父子生离就不多说了,全是刀。十几岁做的诗,父亲全记在心里,谁说天家无情呢,只不过有太多诱惑,可以让人去放弃这点亲情。
沐浴露啊沐浴露,真是个白眼狼啊,要说牧云寒是战事吃紧不敢轻离,你呢,听到老爹终于康复,居然不巴巴的赶回来,也不问问老爹这几年过的什么日子,还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可以想象如果牧云勤知道他是为了苏语凝,会不会气出一口老血。
啰里八嗦一堆,只想说现在的皇桑真是孤家寡人了,他还要除掉盼兮,妈呀,不敢想不敢想,笙鹅,你可多理解下你老爹吧,太惨了……

Mond水幺

171113九州海上牧云記發佈會 芦芳生2P

黃桑!請問您家基因為何這麼好!讓我加入你們家家族後援會好不好!


171113九州海上牧云記發佈會 芦芳生2P

黃桑!請問您家基因為何這麼好!讓我加入你們家家族後援會好不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