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芦苇微微

292浏览    13参与
这里是暗恋超的l

寻文启示

哇塞微微里都是兄弟情啊,

奈何我不入腐和骨科

有没有倾城夫妇同人

求资源!

哇塞微微里都是兄弟情啊,

奈何我不入腐和骨科

有没有倾城夫妇同人

求资源!

蒲苇

《年年有鱼》第二十一章 徒弟

微微看着面前半天没吱声儿明显在私聊的女刀和小甲鱼:……

好友【见贤思齐焉】:范年年,你居然把我丢给别人!「抓狂」

好友【年年有鱼】:鬼吼鬼叫什么 没大没小「打头」那可是 PK榜唯一的女玩家 货真价实的高手

【见贤思齐焉】表示不听不听不听,控诉着女刀的无情无义。

年年打开微信,一张照片甩过去。

宇宙第一小萌齐:卧槽!「震惊」

宇宙第一小萌齐:!!!!!!!!!!!!!!!!!!

一堆惊叹号完完全全表达了他的心情。

过了半分钟,

宇宙第一小萌齐:这照片是真的吗?「思考」

宇宙第一小萌齐:不会是P的吧?「怀疑」

年年嘁了一声,回他:不信你上我们学校论坛去看 这是我们系大二的系花学霸师姐 要颜值有颜值 要身材有身材 聪明...

微微看着面前半天没吱声儿明显在私聊的女刀和小甲鱼:……

好友【见贤思齐焉】:范年年,你居然把我丢给别人!「抓狂」

好友【年年有鱼】:鬼吼鬼叫什么 没大没小「打头」那可是 PK榜唯一的女玩家 货真价实的高手

【见贤思齐焉】表示不听不听不听,控诉着女刀的无情无义。

年年打开微信,一张照片甩过去。

宇宙第一小萌齐:卧槽!「震惊」

宇宙第一小萌齐:!!!!!!!!!!!!!!!!!!

一堆惊叹号完完全全表达了他的心情。

过了半分钟,

宇宙第一小萌齐:这照片是真的吗?「思考」

宇宙第一小萌齐:不会是P的吧?「怀疑」

年年嘁了一声,回他:不信你上我们学校论坛去看 这是我们系大二的系花学霸师姐 要颜值有颜值 要身材有身材 聪明 学习好 游戏还打得贼棒「星星眼」

思齐立马丢开手机,回到电脑上一通操作,三分钟后——

当前【见贤思齐焉】: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当前【芦苇微微】:……

拜师礼成,小甲鱼围着微微各样殷勤,做小伏低,年年简直没眼看。直到在蒲家村,年年和微微完成结拜礼后,小甲鱼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当前【见贤思齐焉】:范年年!!!!!!!!

当前【年年有鱼】:咋的「斜视」

当前【年年有鱼】:小zèi  教你个乖 长辈终究是长辈 游戏里我也依旧高你一头 叫声师叔来听听「傲娇」

小甲鱼转头就找他新鲜出炉还热腾腾的师父哭诉去了。

微微被这姑侄俩逗得不行。

小甲鱼还是个新号,还不到加入碧海潮生阁的资格,微微就每天带着他升级练技能。小甲鱼很聪明,一教就会,经常甩其他同级的玩家一条街,这让微微很有成就感,而且每天对着你无意识卖萌赞美,微微的小心脏啊~

没办法,谁让小徒弟这么帅呢!

微微问过年年,为什么让她侄子当自己的徒弟,亲自带不是更好吗?毕竟是亲姑侄呀。

年年回她:这小子需要经历社会的毒打

微微问了几次才知道,小徒弟游戏打得不赖,以前打游戏经常把年年气得够呛,她需要个能制得住他的教他学做人。微微笑喷了,这姑侄俩杠起来,年年得是何样的咬牙切齿啊。虽然幸灾乐祸不好,但微微很想看看小徒弟练完级后,和年年PK的场景诶,一定很好玩~

后来帮会里的人都知道微微添了个小徒弟,游戏打得不错,嘴也甜,以后还想入帮的,渐渐地都熟络起来,过任务刷BOSS都带着他。

队伍【真水无香】:微微,你那儿找来这么个小徒弟呀?

思齐看着面前这个男射手,想起年年对他说的话:这真水无香只是微微姐名义上的侠侣 两人只是为了任务才结的 以后见着了就要想方设法把他俩隔开 但是面儿上要对他很和气 明白不

小甲鱼第一次这么言听计从,每次见了【真水无香】,一口一个哥叫的可殷勤了。又不知道从哪儿勾搭了几个女玩家,还专挑长得不错的那种,让真水无香帮忙带几个女生过任务刷BOSS,他则和微微欢欢喜喜地组队去了。

年年看着她大侄子这一波骚操作,大写加粗的服!

小zèi  有!前!途!!!

虽然【真水无香】和微微结成侠侣几个月了,但微微一直对他淡淡的,客气得很。起初觉着她独立勇敢,时间一长就觉得有些无味了。他又一向是个喜新厌旧慕少艾的,那几个女生都是有眼色会来事儿的主儿,嘴甜会撒娇,正撞他心坎儿上,一来二去就这么勾搭上了,今天送这个戒指,明儿送那个衣裳,时不时眉来眼去玩玩暧昧,好不快活。只是他玩这游戏很久了,微微又确实是个好搭档,在游戏里相处地挺愉快,从不干涉他的私事,也不想解除侠侣,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外面彩旗飘飘”。

思齐一脸得逞的坏笑,跟年年嘚瑟道:嘿嘿,小爷我的计谋如何?

好友【年年有鱼】:牛*plus  你哪儿认识这么些给力的女玩家

好友【见贤思齐焉】:「得意」我在世界上看到的,就去搭讪,然后就……嘿嘿,你懂的~「奸笑」

好友【年年有鱼】:「棒」不过你没和她们多说什么吧,不然到时候碰上了就不好了。

好友【见贤思齐焉】:放心,我可能装了,只跟她们说我一来就有个高手师傅带我玩游戏,师公帅气又多金,经常送我装备,人也热心,对女生又温柔又有风度,果不其然她们就上钩了。「得意」「得意」「得意」

好友【年年有鱼】:「捶地爆笑」!!!!!!!!!!!!

这天,年年复习完回宿舍,思齐发来微信:快来,英雄剧情。

小甲鱼很给他师傅长脸,如今已经是90级的中号甲鱼了,速度惊人。年年到NPC那儿一看,微微正在教小徒弟怎么造兵器。

进了队伍,年年就发现队伍里还有一个人——【一笑奈何】

微微犹豫着想要退出,【一笑奈何】不知道从哪儿办完事儿刚过来集合。

队伍【一笑奈何】:好久不见。

这话明显是对年年说的。

队伍【年年有鱼】:好久不见。

因为是帮思齐过任务,打的是90级BOSS,甲鱼主攻,三人都在不远处,适时地帮把手加下血。等剧情BOSS次数刷完后,微微说要继续带徒弟去学造兵器,两人就离队走了。

年年也正要离队,就见【一笑奈何】说道:你们谈谈吧。

年年愣了下

队伍【年年有鱼】:不必了

队伍【一笑奈何】:我应该在那之前就跟愚公说清楚的,也不至于后来……

队伍【年年有鱼】:师兄 这不关你的事 是我先找你帮忙的

队伍【一笑奈何】:他这段时间状态很不好,总是胡思乱想的,我想,如果你真的对他无意了,还是当面让他死心的好。就当是回了我当初帮你的忙了。


蒲苇

《年年有鱼》第二十章 芦苇微微

收到调课到晚上的通知,年年只好把电脑交给微微让她帮忙上游戏。

晚上,微微正带着年年的号做任务,忽见两个玩家围着年年的号说话。

当前【猴子酒】:年年,你来了(*^__^*)

当前【莫扎他】:年年,一起刷boss呀。

微微疑惑,这是年年的朋友?

当前【芦苇微微】:呃......她不在,让我带她做任务的。

当前【莫扎他】:你是?

当前【芦苇微微】:我是她朋友。

当前【猴子酒】:啊!我知道你的ID,【芦苇微微】那个上PK榜第六的女玩家!「震惊」我还和你PK过的。

微微回忆了下,猴子酒,好像是前不久PK过,操作挺厉害的。这都能碰上?

当前【莫扎他】:我也想起来了!我记得你的输出很高,轻功也操作的很好!「拱手」

当前【芦苇微微...

收到调课到晚上的通知,年年只好把电脑交给微微让她帮忙上游戏。

晚上,微微正带着年年的号做任务,忽见两个玩家围着年年的号说话。

当前【猴子酒】:年年,你来了(*^__^*)

当前【莫扎他】:年年,一起刷boss呀。

微微疑惑,这是年年的朋友?

当前【芦苇微微】:呃......她不在,让我带她做任务的。

当前【莫扎他】:你是?

当前【芦苇微微】:我是她朋友。

当前【猴子酒】:啊!我知道你的ID,【芦苇微微】那个上PK榜第六的女玩家!「震惊」我还和你PK过的。

微微回忆了下,猴子酒,好像是前不久PK过,操作挺厉害的。这都能碰上?

当前【莫扎他】:我也想起来了!我记得你的输出很高,轻功也操作的很好!「拱手」

当前【芦苇微微】:谢谢。(*^__^*) 久仰二位大名了。

当前【莫扎他】:你也是学生?

微微略一思考

当前【芦苇微微】:是的。

猴子和郝眉见对方没有透露自己身份的意思,当下也识趣不多问,提出想PK两场。

微微同意了。

【猴子酒】是奶妈,远程法术系职业,刀客则擅长近程物理爆发,在一个瞬移拉短二者距离后,刀客的攻击优势就凸显出来了,【猴子酒】挂得很痛快。

【莫扎他】是傀儡师,中程纯物理系职业,自身能打能抗,也具备控制技能,和刀客有相似之处,且傀儡师还可以为自己加血减伤,是个难缠的角色。微微决定快刀斩乱麻,依靠自身强爆发的优势和几个漂亮的闪避,然后,【莫扎他】也找他的小伙伴团聚去了。

二人越挫越勇,越打越兴奋,最后,还拉来了另一个同伴。

微微险些被自己口水呛住,是她眼花了吗?!

一笑奈何!

微微不可置信,点开那个白衣琴师的ID,明晃晃的数据亮瞎她的眼。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笑奈何】大神居然让她给碰上了。

微微深呼吸平复了下心情,

当前【芦苇微微】:一笑奈何兄,久仰了!

当前【一笑奈何】:嗯,久仰。

然后,他俩PK了,微微也挂了,挂得很心甘情愿的那种。

微微:果然是大神啊~! (๑•̀ㅂ•́)و✧

四人欢欢喜喜地加了好友。

他们欢不欢喜微微不知道,反正,她很欢喜(*^__^*)

年年去取电脑的时候,遭到了微微的控诉:你认识【一笑奈何】居然都不告诉我!

年年:黑人?脸

“【一笑奈何】啊!本服第一高手,PVP榜常年占据第一!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就是猴子酒他们的朋友!”微微惊道。

年年:呃......

微微垂足顿胸。

“我都好久没和他们一起玩游戏了,哪里还记得这茬儿。”年年说道。

微微痛心疾首地靠在宿舍外面过道的墙上,颤抖着手指着她,“你…你…暴殄天物啊!”

和这几个人组队刷boss很过瘾,尤其还有【一笑奈何】大神在,第二次和他们组队,正好那天有门派闯关。

队伍【一笑奈何】:你以前打什么程度的?

队伍【芦苇微微】:看队伍成员吧,基本上困难模式的多,偶尔会打英雄模式。

队伍【一笑奈何】:要不要试试疯狂模式?

微微有点跃跃欲试,毕竟有大神加持呀,其他队员操作也很给力,第一次有种“有人罩着”的嘚瑟感。紧张的握了握鼠标,左手虚按着键盘蓄势待发。加载完毕,侠客首当其冲上去吸怪,女刀和偃师一旁协助,琴师主控制和群攻,奶爸加血放毒,安排的明明白白。

女刀虽然擅长单体攻击,但陷阱技能也是一大亮点,尤其是前期的人海战术,恰到好处地弥补了队员部分只能对单体进行控制的不足。

疯狂模式的攻击力太强,微微的血条有点不稳定,忙召唤出分身给自己一点缓冲时间。

队伍【一笑奈何】:他们没那么弱。

微微:……她这不是想着第一次和大神过任务,好好表现表现嘛。

刀客和侠客同属昆仑山门派,加持比较可观。男玩家攻击女弟子伤害会较高,女玩家攻击男弟子伤害会较高。侠客主攻女弟子,由傀儡师辅助,奶爸加血,男弟子这边,由刀客主攻,琴师源源不断的给她加状态,加快回血回蓝的速度,增强防御,并适时发出群控制,给刀客喘息的时间。琴师技能的有效操作率很高,补给十分到位,微微第一次打闯关这么顺,而且还是疯狂模式。等到鹰眼老七一出来,微微的小宇宙熊熊燃烧着,爆发地十分勇猛,后面的万妖宫逍遥观等这些场景,微微一鼓作气,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看得猴子等人啧啧称奇。

队伍【莫扎他】:彪悍彪悍,不愧是PK榜唯一的女玩家!

队伍【猴子酒】:虽然刀客擅长近战爆发,但你和年年的打法有点不一样啊,你这输出跟甲鱼都不差什么了,年年那走位和闪避让人防不胜防,不留神血就刷刷掉。

队伍【芦苇微微】:听她说从小打CS比较多。有次关宁,她在高地附近把对方好些个人耍的团团转,遛得他们气急败坏围攻她,她组了队里应外合,对方支援高地的人硬是被截掉了一半。

队伍【莫扎他】:「惊叹」

队伍【猴子酒】:我还没和她一起打过关宁呢,话说她在109卡得够久了,我记得她有绝技啊,其他技能也很高,到底是要攒什么?

队伍【芦苇微微】:应该是攒蓝。她的陷阱和控制消耗比较大,队友只能帮她补血,要最大限度地供应技能释放。

猴子和愚公对了个眼神,心照不宣。

这时,年年给她发了个消息:

微微姐,收男徒弟不,长得帅又听话的那种哟~「wink」


四月潮生

微微一笑同人虐向#万能的失忆梗#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明晚有个餐会,可能会晚点来,最迟七点半。”

  手指移动在键盘上飞速移动敲出一个太阳表情和一行字:“嗯,那我也晚点来。”

  向后仰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惬意眯眼左右活动脖子筋骨。起身去接了杯水慢慢喝下,刚长吁一口气便听得二喜的声音从上铺幽怨传来,“我看你迟早要得颈椎病。”

  笑嘻嘻地装作没听见蹦哒着跳到窗边看小雨淅淅沥沥。

  可是第二天他没有出现。

  忍不住点开头像私密聊天问他,“怎么没来?是有事么?”没有回应。呆呆看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得不弃权,退出梦游江湖,关电脑。

  试卷做不下去咬着笔头丢到一边...

  “明晚有个餐会,可能会晚点来,最迟七点半。”

  手指移动在键盘上飞速移动敲出一个太阳表情和一行字:“嗯,那我也晚点来。”

  向后仰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惬意眯眼左右活动脖子筋骨。起身去接了杯水慢慢喝下,刚长吁一口气便听得二喜的声音从上铺幽怨传来,“我看你迟早要得颈椎病。”

  笑嘻嘻地装作没听见蹦哒着跳到窗边看小雨淅淅沥沥。

  可是第二天他没有出现。

  忍不住点开头像私密聊天问他,“怎么没来?是有事么?”没有回应。呆呆看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得不弃权,退出梦游江湖,关电脑。

  试卷做不下去咬着笔头丢到一边郁闷趴在床上扯过被子睡觉。

  第三天也没有出现,第四天还是没有出现。

  “在吗?”

  “最近很忙?夫妻大赛的结果出来了,是长安月下服的一对夫妻拿到冠军,不过没关系啦。”

  “早,今天有考试可能不会上游戏。”

  “晚安,看到信息回我一下,如果不玩游戏了麻烦告诉我一声。”

  ……

  点开对话框永远都是自己这边发的一长溜信息,那边一直没有回应。

  没来由地恐慌起来,游戏里太多太多这样的不告而别,而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事情有一天也许也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忍不住问愚公他们,也是两天后才得到回答。

  “对不起三嫂……我们,我们聚餐那天是我开的车,出车祸了。老三头撞得挺厉害,昨晚上才刚刚醒,他不记得了……”

  犹如晴天霹雳刹那间瞠目结舌怔在原地。

  不记得了,是什么意思。

  “老三他,失忆了。”

  握着鼠标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竭力稳住呼吸敲出一行字。

  “奈何怎么样,有没有事。”

 

  “现在没大碍了,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我,猴子酒,还有莫扎他和老三的父母都在医院陪他治疗,医生说以后还是有可能会恢复记忆的。”

  垂眸低视裙角勾勒出的简单花纹只觉一阵恍惚,昨晚开始的小雨到今天下午才停,闻到湿漉漉的泥土腥味夹杂着草木清香涌入鼻腔。头疼得紧忍不住伏在桌上揉着太阳穴喘气不已,终是稳定下来镇静敲击键盘。

  “我知道了,你们好好照顾他,下了。”

  “恩,三嫂,一有进展就通知你。”

  咬唇犹豫片刻还是点开对话框给他留言,“听说你出车祸了,好好休息,不要急着玩游戏。”

  按下发送键后才觉多余,既是失忆,想必暂时也记不起登陆密码看不到留言,何必呢。

  又或许,不是暂时是永远……

  胸口闷得紧,端起桌上水杯大喝几口蹙眉咳嗽几声,原来我们的联系这样薄弱,除了游戏再无交集。

  此后便是埋头于准备六级考试,每天晚上抽空看一眼梦游江湖,依然没有新的信息。

  考完考试的下午,轻呼一口气背着包奔回寝室打开电脑上游戏,弹出新消息的瞬间几乎以为是他惊得快要跳起来,后来才发现是愚公的留言。

  “三嫂,我以后,可能不会再上梦游江湖了……抱歉。”

  “老三还是没有恢复记忆,不过身体已经调养过来了。”

  “猴子酒莫扎他他们应该也不会上了,下个学期我们就要去实习了。”

  大脑里反刍着这几句话的含义,瘫坐于椅子上半天缓不过神。

  所以,这大概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吧,相忘于江湖,却未曾相濡以沫。

  “嗯,我知道了,祝好运。”

  连着下了几天大雨的庆大终于放晴,晓玲撩开窗帘深呼吸一口气,语气欢欣不已,“天气这么好,晚上我要出去和大钟约会!”

  丝丝一个枕头砸过去咬牙切齿:“万恶的恋爱狗,我们单身贵族要和你划清界限!”

  二喜嘴里嚼着糖对着镜子挤痘痘含糊不清地问,“微微,晚上上游戏吗?”

  起身整理凌乱的桌面头也不抬,“不了,我去图书馆看会儿闲书。”

  “你这段时间都没怎么玩游戏,真不像平时的你了呢。”看她将手中卫生纸揉成一团准确扔进垃圾桶,偏头淡淡一笑。

  “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不想玩了。”整理好桌面书籍拿下挂着的包包推门出去,“我去食堂,要带饭的给我发信息。”

  下楼听见有人惊呼彩虹,抬头看宿舍楼后面果然露出七彩一角,路人纷纷掏出手机拍照,想了想不理会还是低头走远。

  “一笑你收寒冰之羽也要做新武器?”

  “没兴趣。”

  “那你干嘛……”

  “给我家夫人扔着玩。”

  “你退帮了?”

  “你看到了啊,嗯,退掉了。”

  “也好,以后和我一起。”

  “那如果是你,你会杀掉女贼吗?”

  “不是我。”

  “嗯?”

  “他不是我,我不会走到那步。”

  “你们三嫂以前所嫁非人,大家不要歧视她。”

  “你觉得这场婚礼怎么样?”

  “很盛大啊。”

  “那你想不想要一个更盛大的婚礼?”

  愈想要摆脱过去却愈抽不了身,原来最缠人的不是没有憧憬的未来,而且留在过去的回忆。梦游江湖,到头来委实不过黄粱一梦,南柯蜃楼。

  “跟我结婚吧。”

  再见,奈何。

北朔霜凝竹

歌词梗(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芦苇微微

*不二臣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从一片浑沌中醒来耳畔有声嗡嗡作响,微微摇首试图摆脱头昏脑胀之感,缓缓直起上身贝齿轻咬朱唇,姆指指腹抚按太阳穴数息后,启眸看见耀眼红光。

手肘支在身前桌上托着额前眯眸适应这无来由的红光,嗡嗡作响之声也渐渐清晰明朗,原来都是前来参加长安城府尹大人家中婚宴的人在谈笑风生。

待得彻底清醒素指顺着颊侧滑落抚过外衫稍稍整理一番,起身仰首笑盈盈杏眸微转扫视在场众人。端起正红桌布上青釉酒杯,双手持盏略颔首向身侧一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敬酒。心间却无不疑惑周遭众人皆非相识,为何自己会在此间同她们应酬,方才...

*不二臣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从一片浑沌中醒来耳畔有声嗡嗡作响,微微摇首试图摆脱头昏脑胀之感,缓缓直起上身贝齿轻咬朱唇,姆指指腹抚按太阳穴数息后,启眸看见耀眼红光。

手肘支在身前桌上托着额前眯眸适应这无来由的红光,嗡嗡作响之声也渐渐清晰明朗,原来都是前来参加长安城府尹大人家中婚宴的人在谈笑风生。

待得彻底清醒素指顺着颊侧滑落抚过外衫稍稍整理一番,起身仰首笑盈盈杏眸微转扫视在场众人。端起正红桌布上青釉酒杯,双手持盏略颔首向身侧一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敬酒。心间却无不疑惑周遭众人皆非相识,为何自己会在此间同她们应酬,方才醒来前难道是酒醉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与身边众人推杯换盏后即刻离席往宅子静谧处去,心中疑虑重重叠加数不胜数急需一僻静处仔细斟酌。

——今日婚宴嫁娶的究竟是何人?
——自己何时而来?同何人一起来?
——为何自己一个江湖小侠客会受邀参加此等宴席?
——刚刚的酒水为何口感如同米醋一般酸涩?府尹大人怎会以劣酒招待宾客?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穿过垂花门走到后花园,远离喧嚣的人群迎来片刻安宁,抬眸望见身负古琴的白衣男子正与娇俏可爱手持拂尘的女子在水榭并肩而立,二人神情依稀可辨。

停足怔立在回廊尽头的柱子后,看着奈何对她宠溺有加深情款款之态,二人眼中只有彼此再容不得旁人插足似的。

——不对,绝不可能如此,奈何与我才是侠侣。

沿着回廊缓步走向水榭,足下不减一分力故意让他们察觉自己的靠近。踏进水榭已感他二人气氛变得微妙,之前那浓浓爱意渐消。

对他二人嫣然一笑,不及开口却被奈何射来冷冽眸光激得失了言语之力,远山微蹙朱唇紧抿回视他,只得来他侧首笑看佳人。

——他这是何意?不认识我?还是怪我坏他二人憨谈之机?

倚栏杆垂首观碧波荡漾心中疑虑加深,远处喜宴欢悦之声隐约可闻,他二人在侧已无话入耳。稍稍侧首余光实见那双纤长白皙素手握住女子皓腕摩挲,犹如往昔之于己。

——酒水有异,人不相识,所有一切皆反常!既如此便豁出去求一真相罢!

起身直立双手後取双刀即出,右腕翻转直刺他二人间隙,刀锋之影寒光凌厉划断女子掌中拂尘。不曾想奈何拂袖拥她入怀一个旋身后撤数步,横眉冷对唇吐寒言凉透人心。

瞬息万物静止奈何扬起衣袖不落,水榭下水流潺潺之声停滞,耳畔忽闻一妖冶魅惑之声道破一切。

——芦苇微微,看着你家奈何同他人情投意合,你心中是不是也愁肠寸断心如刀绞呀?呵呵呵呵~这儿可是姥姥我特地为你们设下的幻境,圆了他二人一个梦回溯时光到他们甜蜜无间之日。当年他俩可是郎有意妾有情的,多般配呀~

——幽冥鬼姥,你在胡说什么?不管过去如何,我只知今日当是你的死期!

——不管过去如何?你可说得好听~你可敢问一笑奈何一句他可曾喜欢过小雨妖妖吗?自欺欺人的事你骗得了旁人,可骗不了姥姥我~

忆起往昔他看自己的模样仿若是透过自己看别处,不由心惊担心如这老妖所言他二人真有如斯过往。心事被他点破不由羞恼,强忍心中酸涩不受其离间蛊惑,已知须得尽早脱离此处。

阖眸定心摒弃杂念,耳听风声寻一丝异象以得其真身所在。万物静滞本因无声无息,回廊尽头确有槐树枝颤音。

——就是它了!

心念合一足尖点地迅疾飞身跃起空中,如御飞燕三踏廊上栏杆掠过九曲回廊,借最后落处提力挥刀劈向树身。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是否确伤到他,一切虚幻成无形,水榭回廊空无物,宾客宴席化为灰,唯有奈何与小雨妖妖相拥之姿仍如方才那般在侧。

——奈何,先解决了幽冥鬼姥再论其他罢!

不想听亦不敢听他的解释或说辞,不论他是为了报复小雨妖妖还是真水无香,如今自己同他已为侠侣,来日不可测多说无益。

赭柚奶

【微微X奈何】绝色

绝色
作曲编曲:估计发歌的时候就知道了
词:赭莓奶

文案:从前有座山,山上住着一位红衣女侠。女侠武功盖世,神出鬼没,两柄绝世双刀舞的虎虎生风,有事没事还爱下山杀几个地主恶霸玩玩儿。山下的老人们常常吓唬小孩儿:“你要是再不听话,就让山上的红衣女妖把你抓走!”女侠看起来风光的很,其实过的很寂寞。
直到有一天......
一个白衣琴师住到了山下的村庄,琴师白衣飘飘,有如天人之姿,说话慢声细语,还会给孩子们弹琴作歌,慢慢的,琴师的在村子里的声望越来越高。
女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好生不服气。她鼓着腮帮子,郁闷的想:“凭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好事还叫我女妖,那个破琴师什么都没干就这么受欢迎!”于是,女侠一怒之下跑下山跟...

绝色
作曲编曲:估计发歌的时候就知道了
词:赭莓奶

文案:从前有座山,山上住着一位红衣女侠。女侠武功盖世,神出鬼没,两柄绝世双刀舞的虎虎生风,有事没事还爱下山杀几个地主恶霸玩玩儿。山下的老人们常常吓唬小孩儿:“你要是再不听话,就让山上的红衣女妖把你抓走!”女侠看起来风光的很,其实过的很寂寞。
直到有一天......
一个白衣琴师住到了山下的村庄,琴师白衣飘飘,有如天人之姿,说话慢声细语,还会给孩子们弹琴作歌,慢慢的,琴师的在村子里的声望越来越高。
女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好生不服气。她鼓着腮帮子,郁闷的想:“凭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好事还叫我女妖,那个破琴师什么都没干就这么受欢迎!”于是,女侠一怒之下跑下山跟白衣琴师打了一架,且很不幸的......输了。女侠趴在地上,既委屈又愤怒的质问琴师:“你到底是怎么蛊惑了大家的!”
琴师微微一笑,认真的望着女侠说:“我从来都没有蛊惑他们,我想蛊惑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啊。”女侠的脸可耻的红了。
从前有座山,山上住着一位红衣女侠和一位白衣琴师。据说这对侠侣四处行侠仗义,女侠有事没事就杀几个奸徒恶匪玩玩,琴师还一派云淡风轻的在旁奏琴,好不风雅。这对侠侣的故事就这样,一时流为佳话。

弦上新雪,眼底秋波,
火煨小炉烹酒热,
月华翩来也若渴。
身在歧路,夜雨瓢泼,
我是京都惆怅客,
何妨摘叶付一遮。

长刀穿叶琴声和
悱恻偏向耳边说,
足踏飞鸟攀天阁,
试问几人肯识你我?

锦城,飞花,
长河,落霞,
愿与君拍马天下,
俯仰人间一客茶。
青簪,白褂,
众里,寻他,
便见阑干拍遍处,
英雄问琴歌相答。

轻舸自去正悠悠,
不论生死只论酒,
醉敢与天争同寿,
醒当与君逞尽风流。

春色,无遮,
春水,一泊,
与君偕肩望山河,
惯看行岁马前过。
长桥,一眼,
此心,沦落,
便于流云经停处,
共谱这风月一折。

锦城,飞花,
长河,落霞,
愿与君拍马天下,
俯仰人间一客茶。
青簪,白褂,
众里,寻他,
便见阑干拍遍处,
英雄问琴歌相答。

五月雨沾红袍,
早荷轻偎露草,
信步长街芳菲处,
但闻弦歌正袅袅。

一碗肉汤
“芦苇微微。” 这个镜头还是挺...

“芦苇微微。”


这个镜头还是挺可爱的。

“芦苇微微。”


这个镜头还是挺可爱的。

一碗肉汤
“芦苇微微。” 看到一笑奈何时...

“芦苇微微。”


看到一笑奈何时的样子。

这个大浓妆真是……哎


“芦苇微微。”


看到一笑奈何时的样子。

这个大浓妆真是……哎


ParisLee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柳外画楼

江湖人远,远不过此间的少年

在知道这本书要改影版和剧版后就像心里放着一件事,其实书因为很懒从来没有看过,但世界上有些事就是很奇妙,好比一个书名就能让我心有戚戚焉。终于听了原版的有声书,顾漫真是写了一本十分魔力的书啊,从我们这代人或多或少都经过的游戏走来,那个飘渺江湖就这么施施然跃然眼底。女侠和琴师的感觉,交织着现实中肖奈和微微的爱情,甜蜜温馨,治愈的一塌糊涂。还好我少年时未遇见这样的故事,不然恐怕更不愿接受现实吧。故事的最后还是很甜,但听到最后心里就是有些微异样,说不清是嫉妒故事还是明白现实。那样纯真坚定的感情,恰好遇见最对的人,毫无阻碍的顺利,连最为刻薄的生活都好像特别眷顾。我不能释怀啊,但这样完美的结局谁都无法抗拒吧...

在知道这本书要改影版和剧版后就像心里放着一件事,其实书因为很懒从来没有看过,但世界上有些事就是很奇妙,好比一个书名就能让我心有戚戚焉。终于听了原版的有声书,顾漫真是写了一本十分魔力的书啊,从我们这代人或多或少都经过的游戏走来,那个飘渺江湖就这么施施然跃然眼底。女侠和琴师的感觉,交织着现实中肖奈和微微的爱情,甜蜜温馨,治愈的一塌糊涂。还好我少年时未遇见这样的故事,不然恐怕更不愿接受现实吧。故事的最后还是很甜,但听到最后心里就是有些微异样,说不清是嫉妒故事还是明白现实。那样纯真坚定的感情,恰好遇见最对的人,毫无阻碍的顺利,连最为刻薄的生活都好像特别眷顾。我不能释怀啊,但这样完美的结局谁都无法抗拒吧。

lovesick
当初看这部小说,还是个爱看言情...

当初看这部小说,还是个爱看言情的年纪,当时看的少女心泛滥,相信爱情也能如此恰到好处,就是我喜欢你,你也正好喜欢我

当初看这部小说,还是个爱看言情的年纪,当时看的少女心泛滥,相信爱情也能如此恰到好处,就是我喜欢你,你也正好喜欢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