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芬妮

19999浏览    180参与
竹琥

沉金(德西蓝三子)

 夜鸦被通天的火光浸染了羽翼。

  家族的战士不停放箭,追击着有序撤退的游窛;高价雇佣的怪物大师进入火场,在令人窒息的烟雾中掀开烧毁大半的毛毡,这些富有油脂的皮毛最易燃烧,过高的温度几乎让怪物也无法忍受。此时正是青坝草原的枯水期,高级水石正被一箱一箱地搬过山岗,德西蓝家主指着因为距离太远而简洁的那串黑点,严肃得可怖的表情快要符号般飞出他的脸。

  他最终是咬了咬牙,出人意料地带着随同的亲信后退了。他们月白色的长靴被狂风吹得猎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风助火势,又向上窜了一截。


  火场的烟、气味、光线不断地刺...

 夜鸦被通天的火光浸染了羽翼。

  家族的战士不停放箭,追击着有序撤退的游窛;高价雇佣的怪物大师进入火场,在令人窒息的烟雾中掀开烧毁大半的毛毡,这些富有油脂的皮毛最易燃烧,过高的温度几乎让怪物也无法忍受。此时正是青坝草原的枯水期,高级水石正被一箱一箱地搬过山岗,德西蓝家主指着因为距离太远而简洁的那串黑点,严肃得可怖的表情快要符号般飞出他的脸。

  他最终是咬了咬牙,出人意料地带着随同的亲信后退了。他们月白色的长靴被狂风吹得猎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风助火势,又向上窜了一截。

 

  火场的烟、气味、光线不断地刺激着感官,让家主忍不住躬身咳嗽。急促的马蹄声敲击着地面,逐渐停止,另一位家主用嘶哑的声音唤着被火焰震慑的骏马,即使它已经裹足不前。她那群衣衫奇特的手下围着火场散开,开始挖掘隔离带,并用沙土覆盖火源。

  祖尔法看着芬妮的眼角被熏出了一颗闪亮的光,芬妮伸手去拭,却让更多纷飞的灰烬沾上了脸,她驱使着矮脚马向祖尔法走过去,微微仰着头颅,两个光杆司令会和了。

  她的尖而颤抖的声音像羽毛那样落在兄长的肩膀上。

  搜救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找到了!”

 

  祖尔法在小丘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兄弟被搀扶着走上来,被人群簇拥得像是在押解囚犯,血和肉的味道顺着狂风涌入鼻腔,他竭力把视线集中在那个焦黑的人体上,心弦一寸一寸地松弛下去,满腔怒火都软弱下去,一时间连怜悯的感觉都被他抛之脑后了,他心中只充斥着名为庆幸的狂喜。

  原来并没有那么糟。

四肢都还在,没有折断;皮肤上的焦黑更多是蹭上去的灰,并不是被活活烤成那样的。尤金离他们越来越近,他尝到自己嘴里的血腥味,而芬妮身体一歪,呕吐物差点全都泼到他发顶。

在尤金身后,更多的亲信背着受伤的老人,昏过去的孩子,像骆驼那样缓慢而平稳地走来。祖尔法敛起衣袖,快步走上去,想要伸手碰一下尤金,或是说几句安慰的话;最后他的动作确是拎起了尤金的衣领,在尚未熄灭的火光中,死死地盯着尤金的眼神。

侍卫下意识地想要拉开他们,但祖尔法作为金主,对另一位名存实亡的家族成员做些什么,又怎能由他们干涉呢?

尤金的脸上都是凝固了的血,干得发黑,是从额发里流出来的,健壮的草原汉子如脆弱的羊羔般被他人架着,眉骨下的眼虚弱地望着他,像……

“带他去找医师。”

祖尔法掷下一句话,让以为二人要叙旧或祖尔法要摆谱的亲信一时间有些无措。

“……没看到吗,他满脸都是血。”泼墨般的夜色中,祖尔法的声音对抗着猎猎的风,“还拖着走干什么,拿担架来!”

那个眼神空洞无物,像即将干涸的湖面……深得发褐的虹膜……像已经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水了,空虚得开始自我怀疑的茫然,困兽般……祖尔法脑中的思绪拧成一团乱麻,上次分别时尤金的身影还历历在目,火将他的一切毁灭了,绝对的力量将超常的个人碾碎了,那群暴徒,应该被千刀万剐——

芬妮用鞋尖碰了碰祖尔法的后脑,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像野兽那样喘着粗气。

——我替尤金向你说声“谢谢”吧。

啊?

听不懂吗。芬妮拉紧缰绳,矮脚马打了个响鼻,向着即将熄灭的火场走去,他现在只是太疲倦了,但并不会被这种事情打败……我们流着相似的血,斗志比火焰更难熄灭。


俾寺影视
他们本该玩耍纪却要为了生存不停地奔跑芬妮旅程
他们本该玩耍纪却要为了生存不停地奔跑芬妮旅程
my pleasure
捣鼓点全员恶人/ 交个党费,是...

捣鼓点全员恶人/


交个党费,是动画版1—4季✓(花里胡哨)

黑库你咋那么难画我恨你


顺便祝小瞎哈皮波斯day!


捣鼓点全员恶人/


交个党费,是动画版1—4季✓(花里胡哨)

黑库你咋那么难画我恨你


顺便祝小瞎哈皮波斯day!


竹琥

挂霜(德西蓝三子)

*我在的城市降温了所以写了

*给我们高三好虾虾炖的饭


  “再来一扎啤酒!”

  芬妮搂着尤金的肩膀,喝得眼角亮晶晶的,那头柔顺了许多的长发温暖地蹭着他的脸,倒是不讨厌,尤金单手拿起硕大的玻璃杯和她碰了碰,放回桌上,乖巧地点点头。芬妮乐呵得傻笑,一仰头就吞下去半斤,液体滚进肚子里“咕咚”一声很明显。

  祖尔法瞥了她一眼,“幼稚。”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移动的钱包,实际上也正是这样,坐在这家脏乱差的小店里脱了外袍都要叠起来放在腿上,喝多了的人的目光多半不怀好意。

  尤金跟被...

*我在的城市降温了所以写了

*给我们高三好虾虾炖的饭



  “再来一扎啤酒!”

  芬妮搂着尤金的肩膀,喝得眼角亮晶晶的,那头柔顺了许多的长发温暖地蹭着他的脸,倒是不讨厌,尤金单手拿起硕大的玻璃杯和她碰了碰,放回桌上,乖巧地点点头。芬妮乐呵得傻笑,一仰头就吞下去半斤,液体滚进肚子里“咕咚”一声很明显。

  祖尔法瞥了她一眼,“幼稚。”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移动的钱包,实际上也正是这样,坐在这家脏乱差的小店里脱了外袍都要叠起来放在腿上,喝多了的人的目光多半不怀好意。

  尤金跟被强绑来北之黎似的,头也不抬地吃烤串,后来喝了几杯啤酒,也用上磕磕巴巴的通用语和伙计说要加菜,他食量真的不小,和芬妮铆足了劲一样吃得满嘴油花,两个人靠一块一人喝一杯,现在已经像两个散发着啤酒花香味的甜面包,热气腾腾,发根都是汗水。

  呸呸呸,酒鬼像什么甜面包,糟臭得让人烦。祖尔法晃了晃脑袋驱走不合适的比喻,但面前这对表姐弟真的相当好笑——尤金一个草原汉子,对自己的酒量有数,主要是在陪喝,实际上更想赶紧把芬妮哄睡着了;芬妮在条凳上挪挪,偏要往他那边靠,两个人的厚衣服就得鼓鼓囊囊地压在一起,芬妮立刻把他推开,解开大衣的衣扣甩到一边,趴在桌上用脸贴着玻璃杯,“好热啊好热啊……”

  为了保存热量,狭窄的小店四面落着兽皮,当然不会凉快,芬妮这女酒鬼因此喝下一杯又一杯冰啤,酒精在胃里发酵成更多的热量,她金色的发丝一缕一缕地被汗水结在脸边,连拍桌子都没什么力气了,小声地喊着,“祖尔法……”

  祖尔法把手里的卷轴一合,伏耳去听她在说什么。

  “你算男人吗!出来——连口酒都不喝!”芬妮一把搂住少爷娇生惯养的脖子,烤串志在必得地塞到他嘴边,“给老娘吃!这点东西都嫌脏你怎么和鬼市的人打交道!”

  祖尔法脖子一梗,正准备宁死不屈,芬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水光闪烁。他最后还是难为情地咬了一口那串鸡翅,变态辣的,刺激得他想抠喉咙。

  尤金早有准备地把行囊里的生牛乳拿给他,顺便把那串鸡翅拿过去自己啃了。

  这里比青坝草原的纬度要高一些,也许因为是城市,气候反而没有草原恶劣。他在酒精里慢慢想象,嗯……娜拉他们的帐篷会很热闹,整个部落的人都能进去,大家喝酒,吃肉,讲故事……

  他看一眼眼泪都快掉出来的祖尔法,再看一眼正在嘲笑他的芬妮,突然想起来:他们三个喝酒的时候从来没说过故事啊。

  芬妮看起来就一肚子故事,祖尔法看起来很严肃,但其实对那些新鲜的事情也特别好奇。他们刚进门的时候隔壁桌就在吹嘘怎么猎到了那头作为主菜的大野猪,芬妮听了只是一笑,带着两个人在屋子角落的小桌坐下了,他们太年轻,还是不引人注目的好。

  “祖尔法——”芬妮双手抱着啤酒杯,又在喊他。尤金悄悄地挪到祖尔法那边去,祖尔法也很自觉地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同仇敌忾,共同对付打算故技重施的芬妮。

  “结账吧,我想去厕所……”芬妮揉揉肚子,一手扶着额头,脑子的确是昏昏沉沉的,她掂量着仅剩的脑浆想了想,“要几个打包袋,回去之前先到鬼市去……我再给卖了。”

  祖尔法骂了一句“守财奴”,把钱包丢给尤金去付钱,深知自己这张脸会被宰。

  三个人晃晃荡荡地出了店门,祖尔法肩负着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感觉像拖着两条融化的年糕,要不是芬妮的披风宽大,仨人能冻成一整根大冰棍。

  尤金在后座和芬妮划拳,笑声不断,和烧烤一起把他的星天牛腌入味了。


  芬妮在鬼市中间有个小摊。

  以前主要负责“评估”和“仲裁”,好久不开张,芬妮把挡灰的白板一翻起来,在上面唰唰写字,再拉着彩灯的电线把别人的门敲开,借完厕所回来,铺子已经吸引了不少还在找东西取暖的小孩。

  他们嘴里嚼着芬妮的烧烤,尤金的牛肉干,还从祖尔法那里拿了一杯捂暖了的牛奶,芬妮一个个问过去:最近有没有好好工作?家里的妹妹呢?新来的管理没找你们麻烦吧……

  “芬妮姐姐,你好久没给我们讲故事啦!”一个小男孩说了这么一句,立刻得到了附和,芬妮被群起而攻之,转转眼珠想把攻势转移到祖尔法身上,扑了个空,只逮到一个尤金。

  “表姐,你肚子里故事不少的呀。”尤金想起她在草原张弛有度的样子。

  芬妮和他咬耳朵,“我的故事都是……拿来骗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我们三个一起讲好了。”祖尔法抱来几张毛毯,眼睛不停地往旁边瞥,耳朵都冻红了,“还算是……不错的故事吧。”

  “好——那就从祖尔法哥哥跟踪伟大的冒险家芬妮和她的小队开始——”

  “喂!”

逆陆考试加油♡
谁不和芬妮玩是吧,叫库库鲁打他...

谁不和芬妮玩是吧,叫库库鲁打他。


哎,好可爱。好喜欢公主。

谁不和芬妮玩是吧,叫库库鲁打他。


哎,好可爱。好喜欢公主。

余uu

是高质量花仙们(?)


和小空调一个组合x


给铁们的不能用啦

是高质量花仙们(?)


和小空调一个组合x


给铁们的不能用啦

手绘党很沉默

虾米爹爹好神!

(请原谅我私自画了!)

看得我直接口水直流!


(这拍出来的效果真是迷惑……)

虾米爹爹好神!

(请原谅我私自画了!)

看得我直接口水直流!


(这拍出来的效果真是迷惑……)

虾米翻身还是咸鱼

是真的很喜欢一些非人类德西蓝

是真的很喜欢一些非人类德西蓝

竹琥

融雪【德西蓝三子】

*写了之后才发现他们三人真是好可爱啊ᕕ( ᐛ )ᕗ

*给可怜的高三虾米写的


 融雪

  尤金醒得比部落里最准的那只报时鸟早十分钟,每一天。

  早十分钟看到的光景和别人并无一二,从盖着毛毡的窗子望出去,阳光正在一寸一寸地爬上离它最近的草地,把深绿的颜色冲成亮眼的水绿,尖峰部落的牲畜在栏里嗷嗷叫着,等待着主人把它们赶出去吃河滩上最嫩的草芽。然而尖峰部落的族长对这些声响充耳不闻,只是静静地坐在原地,双眼定定地看着阳光把大半个草原照透,那双金眼仿佛完全感受不到光的刺眼和热度。

  报时鸟的破锣嗓子...

*写了之后才发现他们三人真是好可爱啊ᕕ( ᐛ )ᕗ

*给可怜的高三虾米写的


 融雪

  尤金醒得比部落里最准的那只报时鸟早十分钟,每一天。

  早十分钟看到的光景和别人并无一二,从盖着毛毡的窗子望出去,阳光正在一寸一寸地爬上离它最近的草地,把深绿的颜色冲成亮眼的水绿,尖峰部落的牲畜在栏里嗷嗷叫着,等待着主人把它们赶出去吃河滩上最嫩的草芽。然而尖峰部落的族长对这些声响充耳不闻,只是静静地坐在原地,双眼定定地看着阳光把大半个草原照透,那双金眼仿佛完全感受不到光的刺眼和热度。

  报时鸟的破锣嗓子撕开了黎明,也把他从入定般的状态惊醒过来,他在孩子的哭声里慢慢扶着旁边时兴的衣帽架站起,在生牛乳泼进锅里的痛快声音里整理好衣装,拉起门帘的前一秒,他心有余悸地回望那张已经收拾齐整的床,好像他的噩梦还凝聚在上面。

  是他的梦,他的恶,他的罪……是对他单纯的折磨或痛苦吧,这种能力无法治愈身体,无法安抚人心,这也算是神明的伟力吗,让凡人看清每一条枷锁的走向,也是所谓恩赐吗。

  尖峰部落的早晨从族长面带微笑的巡视开始,即使他们收成不好,老弱病残,缺少粮食,但仿佛族长还站着,他们就永远不会在这片草原上被除名。


  尤金很难想象同时拥有“权势”和“预知”的角色能拥有多大的力量。

  毕竟母亲从来没和他说过德西蓝家族的荣耀,大概是怕他想多或者走偏;而在尖峰部落里他的预知能力改变不了母亲的疫病,回溯不了一个个隆起的坟包,所以当祖尔法和芬妮半夜一前一后潜入他的房间把他晃醒,给他细说德西蓝的荣光和地位,他的大脑还在预知梦中浮沉,大概也没听进去多少,只是诺诺点头。

  祖尔法非常不满他的态度,认为他留在草原上简直像是在拿金勺子掏粪,还掏得乐在其中,差点和他打起来,最后大概是想着他没念过什么书不懂事,慢慢地放下了装饰性的拳头,把它按回月白色的长袍上:“总之,你回一趟德西蓝就都明白了,我父亲会告诉你的,尤金,你可以做到很多事。当然,如果你不跟我们走,以后大概也少不了各路人马来纠缠,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向德西蓝家族求助,这不是示弱,而是我们对血脉延续名正言顺的保护。”

  尤金听得很新鲜,祖尔法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花瓶的样子,正坐跪在双腿上,上半身挺直,以家长而不是表兄的身份向他陈述事实,手掌时而伸平,时而握拳,能感受到那些词汇在他的掌握中熟悉无比,势在必得,那双金瞳比他的明亮,像是两轮月光。

  后半夜的芬妮倒是没说太多,喝了几口冷掉的酥油茶,和他拉起了部落里的各种杂事,他们三人如此不同,像是三个迥异的选项:拥有“权势”,拥有“预知”,空无一物。他们竟然是同一个大家族中的平辈,每个人都竭力想要拉住其他人的手,共同面对未来的惊涛骇浪。

  “尤金,说实话,你如果回到德西蓝,你会过得很好。”芬妮用手指头推着空碗往前了几厘米,“不仅是你,尖峰部落也能过得不错,你有很多亲人在德西蓝,如果你愿意,随时都可以回来和我们站在一起。”

  芬妮笑了笑,“虽然我们应该不会到需要向你的能力求助的地步,其实说那么多,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幸福而奔走而已。”

  尤金报以微笑,两人一前一后地惊扰他的睡眠,前者晓之以理,后者动之以情。他交叠双手按在地上,芬妮察觉到他的意图,但他的额头已经贴在了上面,向着面前的人行了一拜。

  “我并没有过于珍惜这个能力。”他的声音触碰泥土,再传出来,“如果这是一柄能够让德西蓝叱咤蓝星的弯刀,我很愿意奉上……因为它在我手中,什么也做不到。”


  和荣光,金钱比起来,那些在他面前流逝的生命太短暂,也太轻了,只要有一个医疗怪物大师的正确引导,就是那些孩子为部落采来娇嫩的花朵,而不是他和老人一起编制花环,放在被青草掩埋的凸起上;只要一针特效药,他就不用见证父母前后离开人世。真正能致人于死地的事物很简单,一口水,一袋粮食,一份不应延期的特快专送……

  然而他预见了,又能如何改变,呼风唤雨来足够的降水,还是向族人坦白已经掉入山谷的物资?不可能,都不可能,一缕青色季风都比他有力,一位战神都能让整个草原下跪。

  他只能像普通人那样往前走,带着他伤痕累累而萌发新芽的部落,带着他对草原生活技艺的熟悉,带着无法释然而毫无作用的预知梦——现在似乎成为他手中最有重量的筹码。

  他说不出口:从见到你们两人的第一天,我就梦见你们满身鲜血置身火海,仍然向我伸出手,想要把我从废墟里拽出来,火中到处都是惨叫,我至今为止的努力毁于一旦。

  他也说不出:我也曾在梦境中拉住别人,他们要投水,要送死,要远走他乡去为富商卖命,也许就是为德西蓝这样的家族,我竭尽全力想要拉住他们,因为我知道这会成真。

  芬妮握着他的肩膀把他硬扳起来的时候,他拍了拍胸前的泥土,手指滑向衣襟里的一个小摆件,轻轻握住了它,缓缓开口:

  “无论如何,我都会为幸福而奋斗,而不是为痛苦。”他把那个摆件扯下来,放在芬妮手里,“所以你们也要一样。”

  德西蓝三子性格迥异,道路不同,但心意相通。

  尤金今早从湖泊走过的时候,和部落里的小孩撞了个满怀,对方壮得像头小牛犊,一下就把他撞到冰冷的湖水里去了,他勉强扒住湖边的石块,在水里沉浮,隐约能看到小孩被吓傻了,“啊啊”地喊着想要跑回驻地,身后的高草里却窜出两个人影,趴在湖边拉住了他的手,拼命往上拽。

  芬妮叫得比那只报时鸟响一千倍,祖尔法也不和她计较了,他狼狈得要命,浑身都在发抖,皮肤被冻得发红,在水里呛了好几口,针刺一样的寒冷从湿衣服上传过来,上面的黄铜片完全是沉重的累赘,他只穿着内衣,身上盖着麻雀一样蓬松粗糙的外套和做工精良的大衣,消耗了大量体力的三人并排躺在草地上吸收太阳的热量,谁也不想先动一根手指头。

  普通人也是可以互相拯救的。

  他突然想起这件事,忍不住笑了,仿佛融雪。

暴怒
也是FNF风格。 动画芬妮真的...

也是FNF风格。

动画芬妮真的好好看啊,我的心头宝

是给朋友的

也是FNF风格。

动画芬妮真的好好看啊,我的心头宝

是给朋友的

魚子禾
很认真的过一次七夕 (勿cue...

很认真的过一次七夕

(勿cue库库鲁谢谢)

很认真的过一次七夕

(勿cue库库鲁谢谢)

塔梅yyds

是安芬哦!٩(๑•ㅂ•)۶我真不愧是邪教主教……🌝🌝

我很烂……请勿ky🌚🌚

是安芬哦!٩(๑•ㅂ•)۶我真不愧是邪教主教……🌝🌝

我很烂……请勿ky🌚🌚

百茯

乱搞一个日常现pa 第二张画布开太大了画不下去了属于 而且我真不会搞背景(死了)

p3是一个八百年了还是觉得发小被拱的梅

乱搞一个日常现pa 第二张画布开太大了画不下去了属于 而且我真不会搞背景(死了)

p3是一个八百年了还是觉得发小被拱的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