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亦山心之月

1916万浏览    91653参与
这是什么,小男孩?超了
给我发邮箱,超了,叫我姐姐,超...

给我发邮箱,超了,叫我姐姐,超的再用力点

给我发邮箱,超了,叫我姐姐,超的再用力点

_阿許
又被西柚背刺了 就是说从来没养...

又被西柚背刺了  

就是说从来没养过老文 光靠歪快歪满了🫠

又被西柚背刺了  

就是说从来没养过老文 光靠歪快歪满了🫠

我的鱼

all世【这那是观影!分明是公开处刑!】

  咳咳咳@安玖请你吃糖 你期待已久的十里红妆来了,你要开学了,我也要开学了,都是苦命开学人

  

  

  

  

  

  

  

  经过凉风满楼的事件后,花景荣学聪明了“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季元启看着一幅要吃了自己的花忱后老实交代,好把同样看过的宣楚两位师兄也贡了出来,花招也说了,在这空间里大家都只是普通人,没有皇室贵族,借此机会花忱把他们仨都训了一遍。

  “咳咳咳咳,都看这里!抽人选啦!”花景荣自觉行动,转盘转了好多遍终于停了下来,“来来来,这次又是那位幸运儿!”花景荣蚌住了,竟然是大公主,“呃,宣昭……你选一个吧……”

  

 ...

  咳咳咳@安玖请你吃糖 你期待已久的十里红妆来了,你要开学了,我也要开学了,都是苦命开学人

  

  

  

  

  

  

  

  经过凉风满楼的事件后,花景荣学聪明了“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季元启看着一幅要吃了自己的花忱后老实交代,好把同样看过的宣楚两位师兄也贡了出来,花招也说了,在这空间里大家都只是普通人,没有皇室贵族,借此机会花忱把他们仨都训了一遍。

  “咳咳咳咳,都看这里!抽人选啦!”花景荣自觉行动,转盘转了好多遍终于停了下来,“来来来,这次又是那位幸运儿!”花景荣蚌住了,竟然是大公主,“呃,宣昭……你选一个吧……”

  

  1凉风满楼(7/9)✔️

  

  2红烛之变 十里红妆

  

  3花亦山梗百科(随机)

  

  宣昭看着这三个选像,已经有一个看过了,他动用了自己聪明的头脑,十里红妆想必就是花景荣替自己出嫁哪一次,嗯!选二“选二”花景荣吓得花容失色(bushi)

  

  十里红妆 二十二周年

  

  今夜,明雍观星楼,最后一课,文司宥。

  展信毕,花景荣微微一愣。上一次文先生写信给我,还是花景荣即将离开明雍前啊玉梁之时。

  而这一次,同样是观星楼见的信,而要离开的,却是文司宥了。望这熟悉的字迹,不禁回想文司宥上一次邀约的场景。

  

  “商人心中,唯信与利二字不可抛”花景荣看着文司宥,“我好像还有几斤作业没交给文先生,我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交……不会是这件事吧……”造孽……“慧眼识局,冷静应对,你也有几分为商天赋,若是将来有几会去越阳,为师道很想亲交你一些行商之道”

  

  “那是我们还是友,而越阳一行后——物是人非啊”文司宥的算计,背叛……让花景荣不知如何去面对他了。或许,一开始就是我的错吧……

  

  “乾门明册背后的秘密,你在你在书阁迷宫内查到的线索,还有你此行玉梁,无论查到什么——”文司宥笑了笑“这些,我全都要”

  

  明明从最开始,文先生便已经在算计我了。那这一次,约我去观星楼,又是为了什么?”

“在文家即将于大公主结亲的这个微妙时间点,文先生为什么要离开明雍?又为何要在离开前,约我去上最后一课?”

  文先生究竟想要什么?若说他想助我,又为何将我的行踪买给大公主?

  可若说文先生想谋害我,那苍阳一行,我又岂会轻易被玉先生搭救?

  疑惑颇多,愈发想当面跟文先生问个清楚,但跟文先生相处久了,明白一个道理,和他聊天,得留个后手。

  【我去书院观星楼见文司宥了,亥时正,花】

  “文司宥当时知道我们去玉梁!”季元启看着花景荣,“呃额额,是的”

  “季学子,注意称呼,你虽为家主,但依旧是明雍学子,而且你欠为师的课业和交给为师呢?”季元启也不去看花景荣了,“呃,那个”

  

  “亥时三刻,这个时辰,可要小心些”文司宥看了看怀表,笑的文雅,但花景荣却紧张了起来。文司宥看着花景荣笑了笑“不必慌张……为师不过是想说,这个时辰,司业最爱在书院里抓晚归的学子”文司宥的话到真让花景荣想起自己来明雍的第一个休沐日,自己与季元启晚归被司业在山门前抓了个正着。

  相比这几月在玉梁的颠沛,在越阳的背叛,在苍阳的危机,这才是书院本该有的样子啊。

  只可惜,自书院封禁书院时,就回不去了。

  

  “确实啊,真希望还能回到那个时候”白蕊儿看着屏幕上的人,这是大家都沉默了一会。

  

  

  

  

  

  

  

  好了,就写到这里,今天一定会更下一篇,真是一整个大无语,写错剧情部分,@安玖请你吃糖 今天一定更完!

安恙

【云陵】血色黎明(4)

  日出之美便在于它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民国背景,罗宛王子X景国先进派(?),文笔超渣,有私设,极致ooc,慎入!

  ps:今天生日,可能会二更哦~

  “哦?有趣。”陵看着云无羁微红的耳尖轻笑着:“那还真是巧合得很了。”云无羁低着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就这么多血怎么还没死。”

          “想让我死可没那么容易,或者……”陵摸了下身旁的手枪:“你现在用它给我一枪,我就必死无疑了。”...


  日出之美便在于它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民国背景,罗宛王子X景国先进派(?),文笔超渣,有私设,极致ooc,慎入!

  ps:今天生日,可能会二更哦~

  “哦?有趣。”陵看着云无羁微红的耳尖轻笑着:“那还真是巧合得很了。”云无羁低着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就这么多血怎么还没死。”

          “想让我死可没那么容易,或者……”陵摸了下身旁的手枪:“你现在用它给我一枪,我就必死无疑了。”

          云无羁抬起眸看了陵一眼:“我还是觉得把你交给那些官兵更划算。”陵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你不会这么做。”

          云无羁处理好陵的伤口,起身把医药箱拿到一旁:“没错,我不会让自己做无用功,更不会让自己前功尽弃。”

          “说实话,你怎么在这里?”陵双手抱胸,审视着云无羁。云无羁带着笑意挑起眉梢:“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打成筛子。”陵切了一声:“好好一张脸非要张个嘴。”

          云无羁也不说话,只是拿起陵顺走的那把手枪看了下,竟然比在自己手里时还干净。陵瞥了眼云无羁,伸手把枪抢了回来:“这把枪现在是我的。”孔雀开屏一样的神气活现。

          云无羁毫不客气的说到:“你可别忘了,这把枪是你从我手里顺走的。”陵扬了扬下颌:“到我手里了,自然就是我的了。要不打一架,谁赢了枪归谁?”云无羁的唇角不自觉的勾起:“切,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瞧不起我?”“我是不想胜之不武。”“你……嘶!”陵轻声吸了口凉气,伤口上的纱布渗出了血红。云无羁垂眸看向陵腰腹处的纱布,毫不意外的叹了一声:“……你啊。别乱动,我去拿药和纱布给你重新包扎。”

          “明明没我年纪大,怎么一副老大人的做派。”陵不满的撇了下嘴。“不要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云无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陵面前。陵眨了眨神采奕奕的黄玉色眸子:“我这是光明正大的说你坏话。”

          云无羁一阵无语,陵坐着的那张床不高,云无羁只能蹲下身给陵包扎,云无羁把手绕到陵的背后缠纱布,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陵的身上,惹得陵一阵不易察觉的轻颤。

          “你离我远点。”陵推了推云无羁,怕又把伤口崩开也不敢太用力,在云无羁看来倒有些欲拒还迎的意味。

          云无羁带着意味不明的笑眯起眼睛,包扎好了伤口,手指还在陵的腰腹处调戏般的碰了两下。等等,他这是在干嘛?云无羁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在干什么。

          “云无羁你TM脑子有病啊!”陵抬脚想把云无羁踹开,却被云无羁坏笑着抓住了脚踝。云无羁抬起头来,好看的碧蓝色眸子晦暗不明:“我给了你和你的同伴们那么多的好处和便利,你就这么报答我?”

           陵瞬间火气就上来了,微红着脸气鼓鼓的骂云无羁:“好啊你,耍流氓还这么理直气壮!”“那是我有资本。”云无羁放开陵的脚踝站起身,趾高气昂的撇了陵一眼,确认了伤口已经包扎好就离开了。

          出了门后云无羁才松了口气,幸好自己身手够快,不然就真的要被他踹了。照刚才那个力度,自己的肩膀还不被他踹脱臼了?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不禁逗。

          “这家伙真是的。”陵骂骂咧咧的看向门口,过了不久自己也穿好衣服,带好枪支装备走出房门。

          灰蒙蒙的天空被压的很低,风呼啸而过,吹起陵的长发,街道上的人们急匆匆的奔走着,看起来是想要找个地方躲雨。“山雨欲来风满楼。”陵突然想到了这句话,凝望着天空一时没有动弹。

          忽而响起一阵雷声,墨色的云块聚集在一起,大滴大滴的雨点砸了下来,砸在房顶、树叶、马路、陵的肩膀上,然后炸裂开来,融入了世间万物。

          像是不曾出现过一样。人们或许会记得今天曾下过一场大雨,曾有雨滴落在自己的身上,却不会记得组成这场倾盆大雨的许许多多的雨滴。

          但对于那些雨滴来说,或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完成了使命。

  

佛了

  

  

  

  

  

  

  

  比起这个更想看黑化郡主和凌云心搞囚禁强制普雷,比如顺完毛的郡主伸手环住凌云心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说“云心先生你真好看”然后还要吮他的耳廓咬他的耳垂等他避开就去咬他脖颈等他终于不耐烦站起身就把他逼到床上去一边挑逗欺负他一边听他骂“大逆不道”“孽徒”一番云雨后又把好不容易顺好的毛弄乱

  

  

  ……人的xp是自由的所以我不是边台

  

  

  好吧,我是边台(摆手),你取关罢

  

  

  

  

  

  

  

  比起这个更想看黑化郡主和凌云心搞囚禁强制普雷,比如顺完毛的郡主伸手环住凌云心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说“云心先生你真好看”然后还要吮他的耳廓咬他的耳垂等他避开就去咬他脖颈等他终于不耐烦站起身就把他逼到床上去一边挑逗欺负他一边听他骂“大逆不道”“孽徒”一番云雨后又把好不容易顺好的毛弄乱

  

  

  ……人的xp是自由的所以我不是边台

  

  

  好吧,我是边台(摆手),你取关罢

潇念
  爷了了早满破了,我都把要求...

  爷了了早满破了,我都把要求降到最低了,只要不是了了,随机ur是谁都行,未央和猫猫我都不建议,结果随机你上来就给我个了了,不愧是你啊,花果山,真的你成功了,成功恶心到我了

  爷了了早满破了,我都把要求降到最低了,只要不是了了,随机ur是谁都行,未央和猫猫我都不建议,结果随机你上来就给我个了了,不愧是你啊,花果山,真的你成功了,成功恶心到我了

千溯

是非沉浮15(郡主)

1.if线,有世郡的替身怎么办?

2.世子和郡主双线描写,互为补充

3.作者有时间写了,应该会有选择分线

4.此则为朝堂篇,权谋逻辑脑洞一般,图看个乐吧

5.无cp,只有亲情向和友情向。

——————————————————

旦日


天刚破晓,一束明媚的阳光探出山头,直勾勾地为大地铺上一层金沙,清晨水雾还未散开清冷凄凉,皇宫庄严肃穆,若大空旷却鸦雀无声,朦胧迷离,而又苍茫肃杀。而这种气氛蔓延入金銮殿,压抑得令人窒息——此时承永帝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户部尚书。

果不其然,保皇派在今日的朝堂再次提出南塘洪水频发却数月未治理好的问题,以及有数人上书弹劾户部尚书,到底是老实...

1.if线,有世郡的替身怎么办?

2.世子和郡主双线描写,互为补充

3.作者有时间写了,应该会有选择分线

4.此则为朝堂篇,权谋逻辑脑洞一般,图看个乐吧

5.无cp,只有亲情向和友情向。

——————————————————

旦日


天刚破晓,一束明媚的阳光探出山头,直勾勾地为大地铺上一层金沙,清晨水雾还未散开清冷凄凉,皇宫庄严肃穆,若大空旷却鸦雀无声,朦胧迷离,而又苍茫肃杀。而这种气氛蔓延入金銮殿,压抑得令人窒息——此时承永帝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户部尚书。

果不其然,保皇派在今日的朝堂再次提出南塘洪水频发却数月未治理好的问题,以及有数人上书弹劾户部尚书,到底是老实出钱赈灾,还是贪污纳贿,私吞国库。


“大景官员奉陛下之命,行忠孝之事,然而数月之前便朝廷出钱赈灾,为何月余已过,这天灾人祸,为何还未修缮完善?”其中一位保皇派官员出面上奏:“然而当地刺史每个月便会上书上报修建状况——此番几度询问朝廷要钱,而近日朝廷国库之出大多是在南塘——户部尚书可否给个解释?这钱究竟去哪儿了?”


此时户部尚书略有慌张,站出来小心翼翼的:“臣秉公办事,所行之事皆是正当——望陛下明鉴。”说着便呈上了账簿,关于近日朝廷南塘支出的。承永帝看完点头示意——这账是真的。


“那么既然这账没问题,当地县令又按时向上禀报修建工程——那么这钱从哪里流出呢?”朝阳大公主出面,出面这算是帮户部尚书解为,转移话题。


“那肯定有人贪污啊。”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掀起了朝堂轰动——


“又不是县令又不是户部尚书贪污,那是谁?”


“不知道哇,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钱去哪啦?是不是,xx你说句话呀。”


……


“ 凌首辅。”此时承永帝发话,四周顿时鸦雀无声。


“臣在。”凌晏如出列回复。


“朕命你彻查南塘洪水是否贪污一案,不论查出是谁定当重惩。”


“臣领命。”有此看出,皇帝其实并不想管这事儿,只是找一个看似很能干的人,彰显自己很重视。


“那……这洪水冲垮的堤坝尚未重建好——是否朝廷还要出资,派人去监察修建?”此时邓司竹提出了承永帝很关心的事儿。


“按照刺史上书的章程,堤坝修建的差不多完善——承认为边疆前些日子才出征,游牧民族逐渐放肆,此时应当保持实力,不宜继续在这件事上砸钱。”是昨天那位“褒奖”花珺的官员。


花珺看向忘轩,他只是安静的站着,未有想表达的意象,更像是在看热闹。此时宣望钧站出列:


“本王不赞同,在此事尚未了结之前,如此妄下定论,将会适得其反——堤坝还未修建完善,如若洪水再来苦的将只有百姓。本王认为将继续出资,下派朝廷官员直接介入。”


承永帝若有所思的样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开口就是王炸:“南国公,认为如何?”


众人只当皇帝重视花珺,却不知花珺心中已经把他拉入黑名单。这可不是一个好迹象——这可是有站队倾,若是选择一位官员那将会被列入保皇派,如果选择宸王将会被列入武将派。这都会与意愿背驰而行……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吗?


“界上有很多都是有多种选择的——比如《老子》中便有记载‘道可道,非常道。’除了这个,你知道哪几个解释?”


“难道不只有这一种吗?”


“只可会意不可言传——‘道可,道非,常道。’此是其二,‘道,可道,非常道。’这是其三。还有许多需要你自己去品,这意味着世间的选项不止有‘是’和‘不是’,还有一种‘很难说’。”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忘轩之前对她说过的话,便出列回应:“臣认为——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守的是百姓的心。我们生于信仰,成长于信仰,若世间没有神明,那信的便只有人皇。若是对南此事突然不管不顾,或者突然减少百姓或许难以接受,若是继续出资,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底洞。臣同意宸王殿下直接前派朝堂官员,但是各项事务需要通过百姓,所以不如有百姓自己主持,根据朝廷和百姓需要自行善改。”


承永帝微微皱眉:“罢了,日后再说吧——退朝。”


“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花珺如释重负,谈不上汗流浃背 ,至少手心已经被冷汗沾湿了。转身抬首,宣望钧看了花珺一眼,又转身离开,不予多言。


花珺回府的路上一直沉默,寻思着承永帝现在应该在怎么怀疑自己,又该怎样在扯一个谎出来?


“花姑娘,到了”桃之扶花珺下车:“秦大夫已经到了,现在应当在为言献诊治。”


“哦,”花珺莞尔:“那随我去看看言献,记着演真点儿。”


花珺刚一来到言献屋外,迎面走来的便是秦歌:“去前厅等我一下。”随即擦肩而过。


花珺刚一进屋就装作很担心的样子,而言献正打算起身作礼:“不必在意,你先躺着。”


“我原本打算昨日来看你的,但是十日已晚,怕不方便……”花珺又带上了愧疚的语气:“昨日谢谢你了,改革之事我并未同意,不必太在意。”


“没事……”言献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昨日请的一位郎中为你诊治,可惜那是一位庸医,竟止不了痛,于是我便叫同村的秦大夫来看看,那位医术高明得很——但是年纪大了便请了他的孙子……”


“啊,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近日你就不必服侍了,好好休息,改日我再来看你。”说完便离开,轻轻地关上门,对一个小丫鬟小声说:“好好看好他。”


在这府中有别人的眼线,也有自己人,所以尽量把事做整密了——装作自己很看重的样子,让别人以为不在乎的东西是弱点,那便是成功。


来到前厅,秦歌已经等候多时了。


“请坐,看茶。”


“近日你便以为侍卫诊治此身份客座府中。”


“难道你不怕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清者自清,浑者自浊,何必过于在意?我的目的只不过让你以正当的身份留在宣京罢了。”花珺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你呢?如果离开,那不怕被人发现吗?”

  “我有人偶顶替着。”

  “一般的人哦,恐怕会被发现……”花珺的话还没说完 ,被打断了。

  “灵息认识吗?”

  “认识。你请他做的?”

  “不是很早以前拖他徒弟姜行做的。”

  “哦,姜行啊,确实得了真传,真希望万无一失。”

“你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就好——只不过想要提醒你一句有一个未知且有趣的人在注意着你。”


“嗯,我知道——有没有想过做我的幕僚?毕竟那个势力还是很想要的。”


“算了吧,我做一个郎中挺好的——出谋划策可不适合我……”


“花姑娘,外面有人求见,是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桃之进入室内禀报。


“那我就先走啦……”秦歌起身打算离开。


“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挺希望你听听他想说什么。”随后便出门迎接。


“好吧……”秦歌四处张望,侧墙后有一个屏风——离的比较远就若隐若现,又不容易引起注意。


“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突然造访,有失远迎。”花珺说着便请他入前厅。


“南国公,”柳青辰拜手作揖:“此番是我不请自来,实属失礼。”


“哪有——请入座。”花珺微笑看着他,直接单刀直入:“不知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明人不说暗话,前来便是探探南国公的口风。今日南塘堤坝一事,引起朝堂重视如——自您刚一入朝,便多得陛下提携,我只是以为你是保皇派。但今日作风应当是他们预谋好,你却出来唱反调。您与宸王亦不熟知,武将派便是难以入手……”又是那帮结派的。


“如你所说,我不站保皇派,也不站武将派。”花珺饶有兴致的听他讲述。


※涉及12章的选项(仅选B.阻止朝阳大公主殿下)


“所以您是站宗亲派吗?”柳青辰也是大胆的很。


“为什么会这么想?”花珺也是颇有好奇。


“我只是来探个口风,不必在意。”


——


此时丫鬟把茶端上来,分别放在花珺和柳青辰木桌边,但两人似乎都没有打算用茶的意思。


“所以您是没有派别吗?”柳青辰略有一丝惊讶,然后看似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温文尔雅:“在如今的朝堂风烟四起,您又为何不拉帮结派?这样能站住脚跟。”


“中立派是一个很好的派别,不是吗?”花珺抬眼看向他:“此番前来不只是为了探口风,若是与想的一致,便是来拉拢的。”


“想到一块去了——不知可否有这个荣幸与您同舟共济呢?”


“荣幸至……”此番正聊到重点上,却又被打断。


“礼部尚书之女黄琴求见。”桃之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花珺与柳青辰闻言同时起身,也不知花珺怎么想的,就对柳青辰说:“你先找一个地方藏起来,我们待会儿聊。”


“其实,不用……”


“看见那块屏风了吗?那你比较隐蔽,看上去不错。”说着便把柳青辰向那边推:“快去。”也不知怎的此时传来咚咚声,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敲击。


柳青辰刚一转进屏风后,便和另外一个人大眼对小眼,没办法,只能默不作声的看着。而此时一位少女已经踱步而入。


“南国公,”黄琴微笑着看着花珺:“抱歉,我知道这样不合礼数,但是我是来找人的。”随即看见桌案上一杯茶,拿起来便喝了下去。


“谢谢啊,有点儿渴。”少女笑的天真无邪。

花珺也没有多说什么,笑着询问:“你不怕我在茶里下毒吗?”


“不怕,有个词叫做人美心善——诶,我听说柳青辰往你这儿跑了,他在哪儿呢?”看来是熟人。


原本花珺想直指屏风,却不料又听见灼其走过来说:“宸王来了……”


花珺一脸震惊地看向灼其和黄琴,黄琴倒是精灵得很:“那我先去躲躲。”说着向屏风后面去。


“诶,别……”罢了反正他俩都认识,于是便出门迎接宸王。


——


“啊,柳青辰。”黄琴有些惊喜。


“嘘,现在不能说话。”


黄琴看着他幽怨的眼神:“你是?”


“不重要。”之前突然来了一个人,现在又来一个。


——


宣望钧正在街道上逛着,微服私访,调查民生价格是否合理?突然看见一辆豪华马车从身边行驶过去不禁询问身边侍从:“这是?”


“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方向似乎是去南国公府的。”


宣望钧没多说什么,又继续逛了一阵,突然一

位骑马少女飞驰而过,宣望君又再次询问:“这是?”


“应当是礼部尚书之女黄琴,也似乎是去南国公府。”


“哦,今日南国公府如此热闹,我们也去看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宸王……”


“我是微服私访,不必再叫宸王。”


“那您莅临寒舍是蓬荜生辉呀。”又是一句客套话,再次请入前厅:“请上座。”


宣望钧打量了周围的陈设,看见桌子上的两个茶杯以及一些水渍,笑了笑:“南国公府今日可真是热闹。”


“您说笑了,今日除了您以外没有门客,哪来的热闹?”撒谎脸不红心不跳。


“……”宣望钧意味悠长的看着她,突如其来的问了一句:“你信神吗?”


“嗯?”


“没什么,罢了。”


“不信,”花珺斩钉截铁:“若是真有神明,怎会全心祈祷也不会降下恩泽,看着如蝼蚁一般的我们,痛苦挣扎。”这才突然意识到:“我失言了。”


“无妨,本就是如此。”宣望钧转身打算离开:“我还有事在身不多留了——并且我从未来过。”


“是……”

——————————————————

作者有话说

  (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会背了吗?)

千溯

是非沉浮15(世子)

1.if线,有世郡的替身怎么办?

2.世子和郡主双线描写,互为补充

3.作者有时间写了,应该会有选择分线

4.此则为朝堂篇,权谋逻辑脑洞一般,图看个乐吧

5.无cp,只有亲情向和友情向。

————————————————————

  旦日


  天刚破晓,一束明媚的阳光探出山头,直勾勾地为大地铺上一层金沙,清晨水雾还未散开清冷凄凉,皇宫庄严肃穆,若大空旷却鸦雀无声,朦胧迷离,而又苍茫肃杀。而这种气氛蔓延入金銮殿,压抑得令人窒息——此时承永帝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户部尚书。


  果不其然,保皇派在今日的朝堂再次提出南塘洪水频发却数月未治理好的问题,以及有数人上书弹劾...

1.if线,有世郡的替身怎么办?

2.世子和郡主双线描写,互为补充

3.作者有时间写了,应该会有选择分线

4.此则为朝堂篇,权谋逻辑脑洞一般,图看个乐吧

5.无cp,只有亲情向和友情向。

————————————————————

  旦日


  天刚破晓,一束明媚的阳光探出山头,直勾勾地为大地铺上一层金沙,清晨水雾还未散开清冷凄凉,皇宫庄严肃穆,若大空旷却鸦雀无声,朦胧迷离,而又苍茫肃杀。而这种气氛蔓延入金銮殿,压抑得令人窒息——此时承永帝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户部尚书。


  果不其然,保皇派在今日的朝堂再次提出南塘洪水频发却数月未治理好的问题,以及有数人上书弹劾户部尚书,到底是老实出钱赈灾,还是贪污纳贿,私吞国库。


  “大景官员奉陛下之命,行忠孝之事,然而数月之前便朝廷出钱赈灾,为何月余已过,这天灾人祸,为何还未修缮完善?”其中一位保皇派官员出面上奏:“然而当地刺史每个月便会上书上报修建状况——此番几度询问朝廷要钱,而近日朝廷国库之出大多是在南塘——户部尚书可否给个解释?这钱究竟去哪儿了?”


  此时户部尚书略有慌张,站出来小心翼翼的:“臣秉公办事,所行之事皆是正当——望陛下明鉴。”说着便呈上了账簿,关于近日朝廷南塘支出的。承永帝看完点头示意——这账是真的。


  “那么既然这账没问题,当地县令又按时向上禀报修建工程——那么这钱从哪里流出呢?”朝阳大公主出面,出面这算是帮户部尚书解为,转移话题。


  “那肯定有人贪污啊。”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掀起了朝堂轰动——


  “又不是县令又不是户部尚书贪污,那是谁?”


  “不知道哇,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钱去哪啦?是不是,xx你说句话呀。”

……


  “ 凌首辅。”此时承永帝发话,四周顿时鸦雀无声。


  “臣在。”凌晏如出列回复。


  “朕命你彻查南塘洪水是否贪污一案,不论查出是谁定当重惩。”


  “臣领命。”有此看出,皇帝其实并不想管这事儿,只是找一个看似很能干的人,彰显自己很重视。


  “那……这洪水冲垮的堤坝尚未重建好——是否朝廷还要出资,派人去监察修建?”此时邓司竹提出了承永帝很关心的事儿。


  “按照刺史上书的章程,堤坝修建的差不多完善——承认为边疆前些日子才出征,游牧民族逐渐放肆,此时应当保持实力,不宜继续在这件事上砸钱。”是昨天那位“褒奖”花释的官员。

花释看向忘轩,他只是安静的站着,未有想表达的意象,更像是在看热闹。此时宣望钧站出列:


  “本王不赞同,在此事尚未了结之前,如此妄下定论,将会适得其反——堤坝还未修建完善,如若洪水再来苦的将只有百姓。本王认为将继续出资,下派朝廷官员直接介入。”


  承永帝若有所思的样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开口就是王炸:“南国公,认为如何?”


  众人只当皇帝重视花释,却不知花释心中已经把他拉入黑名单。这可不是一个好迹象——这可是有站队倾,若是选择一位官员那将会被列入保皇派,如果选择宸王将会被列入武将派。这都会与意愿背驰而行……天要夭我啊!


  “界上有很多都是有多种选择的——比如《老子》中便有记载‘道可道,非常道。’除了这个,你知道哪几个解释?”


  “难道不只有这一种吗?”


  “只可会意不可言传——‘道可,道非,常道。’此是其二,‘道,可道,非常道。’这是其三。还有许多需要你自己去品,这意味着世间的选项不止有‘是’和‘不是’,还有一种‘很难说’。”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忘轩之前对她说过的话,便出列回应:“臣认为——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守的是百姓的心。我们生于信仰,成长于信仰,若世间没有神明,那信的便只有人皇。若是对南此事突然不管不顾,或者突然减少百姓或许难以接受,若是继续出资,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底洞。臣同意宸王殿下直接前派朝堂官员,但是各项事务需要通过百姓,所以不如有百姓自己主持,根据朝廷和百姓需要自行善改。”


  承永帝微微皱眉:“罢了,日后再说吧——退朝。”


  “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花释如释重负,谈不上汗流浃背 ,至少手心已经被冷汗沾湿了。转身抬首,宣望钧看了花释一眼,又转身离开,不予多言。

  花释回府的路上一直沉默,寻思着承永帝现在应该在怎么怀疑自己,又该怎样在扯一个谎出来?

“花公子,到了”灼其请花释下车:“秦大夫已经到了,现在应当在为言献诊治。”

“哦,”花释莞尔:“那随我去看看言献,记着演真点儿。”

花释刚一来到言献屋外,迎面走来的便是秦歌:“去前厅等我一下。”随即擦肩而过。

花释刚一进屋就装作很担心的样子,而言献正打算起身作礼:“不必在意,你先躺着。”

“我原本打算昨日来看你的,但是十日已晚,怕不方便……”花释又带上了愧疚的语气:“昨日谢谢你了,改革之事我并未同意,不必太在意。”

“没事……”言献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昨日请的一位郎中为你诊治,可惜那是一位庸医,竟止不了痛,于是我便叫同村的秦大夫来看看,那位医术高明得很——但是年纪大了便请了他的孙子……”

“啊,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近日你就不必服侍了,好好休息,改日我再来看你。”说完便离开,轻轻地关上门,对一个小丫鬟比较大声地说:“好好照顾好他。”


  在这府中有别人的眼线,也有自己人,所以尽量把事做整密了——装作自己很看重的样子,让别人以为不在乎的东西是弱点,那便是成功。


  来到前厅,秦歌已经等候多时了。


  “请坐,看茶。”


  “近日你便以为侍卫诊治此身份客座府中。”


  “难道你不怕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清者自清,浑者自浊,何必过于在意?我的目的只不过让你以正当的身份留在宣京罢了。”花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你呢?如果离开,那不怕被人发现吗?”

  “我有人偶顶替着。”

  “一般的人哦,恐怕会被发现……”花释的话还没说完 ,被打断了。

  “灵息认识吗?”

  “这么有能耐?你请到他做啦。”

  “不是很早以前拖他徒弟姜行做的。”

  “那可真行……”

  “你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就好——只不过想要提醒你一句有一个未知且有趣的人在注意着你。”


  “嗯,我知道——有没有想过做我的幕僚?毕竟那个势力还是很想要的。”


  “算了吧,我做一个郎中挺好的——出谋划策可不适合我……”


  “花公子,外面有人求见,是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桃之进入室内禀报。


  “那我就先走啦……”秦歌起身打算离开。


  “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挺希望你听听他想说什么。”随后便出门迎接。


  “好吧……”秦歌四处张望,侧墙后有一个屏风——离的比较远就若隐若现,又不容易引起注意。


  “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突然造访,有失远迎。”花珺说着便请他入前厅。


  “南国公,”柳青辰拜手作揖:“此番是我不请自来,实属失礼。”


  “哪有——请入座。”花珺微笑看着他,直接单刀直入:“不知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明人不说暗话,前来便是探探南国公的口风。今日南塘堤坝一事,引起朝堂重视如——自您刚一入朝,便多得陛下提携,我只是以为你是保皇派。但今日作风应当是他们预谋好,你却出来唱反调。您与宸王亦不熟知,武将派便是难以入手……”又是那帮结派的。


  “如你所说,我不站保皇派,也不站武将派。”花释饶有兴致的听他讲述。

※涉及第12章选择(仅选B.阻止朝阳大公主殿下。)


  “所以您是站宗亲派吗?”柳青辰也是大胆的很。


  “为什么会这么想?”花珺也是颇有好奇。


  “我只是来探个口风,不必在意。”

——


  此时丫鬟把茶端上来,分别放在花珺和柳青辰木桌边,但两人似乎都没有打算用茶的意思。


  “所以您是没有派别吗?”柳青辰略有一丝惊讶,然后看似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温文尔雅:“在如今的朝堂风烟四起,您又为何不拉帮结派?这样能站住脚跟。”


  “中立派是一个很好的派别,不是吗?”花珺抬眼看向他:“此番前来不只是为了探口风,若是与想的一致,便是来拉拢的。”


  “想到一块去了——不知可否有这个荣幸与您同舟共济呢?”


  “荣幸至……”此番正聊到重点上,却又被打断。


  “礼部尚书之女黄琴求见。”桃之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花释与柳青辰闻言同时起身,也不知花释怎么想的,就对柳青辰说:“你先找一个地方藏起来,我们待会儿聊。”


  “其实,不用……”


  “看见那块屏风了吗?那你比较隐蔽,看上去不错。”说着便把柳青辰向那边推:“快去。”也不知怎的此时传来咚咚声,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敲击。


  柳青辰刚一转进屏风后,便和另外一个人大眼对小眼,没办法,只能默不作声的看着。而此时一位少女已经踱步而入。


  “南国公,”黄琴微笑着看着花珺:“抱歉,我知道这样不合礼数,但是我是来找人的。”随即看见桌案上一杯茶,拿起来便喝了下去。


  “谢谢啊,有点儿渴。”少女笑的天真无邪。

花释也没有多说什么,奇怪询问:“你不怕我在茶里下毒吗?”


  “不怕,有个词叫做人美心善——诶,我听说柳青辰往你这儿跑了,他在哪儿呢?”看来是熟人。


  “不能用这个词啊,”原本花释想直指屏风,却不料又听见灼其走过来说:“宸王来了……”


  花释一脸震惊地看向灼其和黄琴,黄琴倒是精灵得很:“那我先去躲躲。”说着向屏风后面去。


  “诶,别……”罢了反正他俩都认识,于是便出门迎接宸王。

——


  “啊,柳青辰。”黄琴有些惊喜。


  “嘘,现在不能说话。”


  黄琴看着他幽怨的眼神:“你是?”


  “不重要。”之前突然来了一个人,现在又来一个。

——

  宣望钧正在街道上逛着,微服私访,调查民生价格是否合理?突然看见一辆豪华马车从身边行驶过去不禁询问身边侍从:“这是?”


  “刑部尚书之子柳青辰,方向似乎是去南国公府的。”


  宣望钧没多说什么,又继续逛了一阵,突然一位骑马少女飞驰而过,宣望君又再次询问:“这是?”


  “应当是礼部尚书之女黄琴,也似乎是去南国公府。”


  “哦,今日南国公府如此热闹,我们也去看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宸王……”


  “我是微服私访,不必再叫宸王。”


  “那您莅临寒舍是蓬荜生辉呀。”又是一句客套话,再次请入前厅:“请上座。”


  宣望钧打量了周围的陈设,看见桌子上的两个茶杯以及一些水渍,笑了笑:“南国公府今日可真是热闹。”


  “您说笑了,今日除了您以外没有门客,哪来的热闹?”撒谎脸不红心不跳。


  “……”宣望钧意味悠长的看着她,突如其来的问了一句:“你信神吗?”


  “嗯?”


  “没什么,罢了。”


  “不信,”花释斩钉截铁:“若是真有神明,怎么会在我们真正需要的时候从不出现?置身于绝望中的人不论是什么,即使是一抹信仰,也是救命稻草 ,事在人为,求神不如求己。”这才突然意识到:“我失言了。”


  “无妨,本就是如此。”宣望钧转身打算离开:“我还有事在身不多留了——并且我从未来过。”


  “是……”

——————————————————

作者有话说

  (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会背了吗?)

故事君
  十发出的,由于是新手,不会...

  十发出的,由于是新手,不会玩这几个卡是什么属性的?有没有大佬给我建议

  十发出的,由于是新手,不会玩这几个卡是什么属性的?有没有大佬给我建议

幽幽灵

花亦山 星河主线剧情

主线剧情『出场+梗概』

第三十四章

一(星夜)死里逃生后初遇星河

二(舆论)开席后星河捧场

六(博弈)星河出场替我接下斩魂的攻击

七(人质)星河说要帮我打坏人

八(救月)星河说在暗中保护我

第三十五章

二(举灯)星河提出放灯寄愿


往期:

凌晏如 

玉泽  

主线剧情『出场+梗概』

第三十四章

一(星夜)死里逃生后初遇星河

二(舆论)开席后星河捧场

六(博弈)星河出场替我接下斩魂的攻击

七(人质)星河说要帮我打坏人

八(救月)星河说在暗中保护我

第三十五章

二(举灯)星河提出放灯寄愿






往期:

凌晏如 

玉泽  

木

  文司宥×世子(4)


       直至坐在马车上,文司宥才略微松懈的捏了捏鼻梁,取下单片眼镜依着背垫慵懒的擦拭着,戌时去的许家饭局,现已经是亥时了,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时辰,这笔买卖,不成也得成,文司宥勾着嘴角,越发温柔的擦拭着镜片。

       待事成之后,也是时候该清除一些碍眼的跳蚤了。......


  文司宥×世子(4)

   

       直至坐在马车上,文司宥才略微松懈的捏了捏鼻梁,取下单片眼镜依着背垫慵懒的擦拭着,戌时去的许家饭局,现已经是亥时了,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时辰,这笔买卖,不成也得成,文司宥勾着嘴角,越发温柔的擦拭着镜片。

       待事成之后,也是时候该清除一些碍眼的跳蚤了。

       马车缓慢的行驶着,但文司宥的笑容却越发阴沉起来。

       花逸宬喘着粗气边跑边想,他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好不容易快要将文先生留的课业写完了,怎料司业突然来了兴致跑摘星楼巡查起来,他只得慌忙的收拾好习题册,小心翼翼的出了摘星楼。

       本以为出了摘星楼就安全的躲过司业了,不料恰巧被刚站在楼上观望的司业发现了,若不是司业中气十足的喊到是哪位学子还在宵禁后到处游荡,花逸宬可能都不知道他自己已经被司业盯上了,更不知道已经到宵禁的时间了,原谅他深陷文先生的习题之海当中,不然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宵禁后不回宿舍的。

       花逸宬浑身僵硬的抬头看向站在四楼的司业,看着司业模糊的轮廓,他有一瞬间庆幸摘星楼每一层都修的比较高,因为这代表着司业也看不清他。

  正当司业还想开口询问是哪位学子时,花逸宬直接转身开跑,笑话,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可绝对不能被司业抓到!他飞快的往前冲,一边跑一边还能听见司业在身后气急败坏的呼喊声。

       要死了要死了,要是被司业逮到他就完了,不仅仅是宵禁没回寝室,再加上自己身上还带着文先生未完成的课业,这两条加起来也不够他一个花逸宬挨打,想着他越发加快了跑路的速度。

       七拐八拐,司业追赶的声音逐渐减小。

       不知不觉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跑到哪里去了,直到确定身后没有传来司业的声音之后,他才停住了脚步。

       花逸宬扶着墙大口喘气,断断续续道:“呼...哈.....哈....哈哈,还.....还好没被司业逮到,呼,看来我还是蛮幸运的,哈哈...累...累死我了。”

         正当他为自己的幸运感到骄傲不已时,一阵寒风让他不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他这才留意起周围的环境,望着周围空荡荡的大街,他直接原地石化。

         脑海中飘过无数个这是哪,他是怎么来的,说真的,他虽然来明雍书院就读已有七八天的时长,但对于书院中的各处并不像季元启那样了如指掌。

      眼下他无比后悔当初怎么不多和季元启一起出来领略明雍的美景,不过他那时也没办法出来逛,由于他选了书院里全部的课程,本来课业就繁多,而其中的黑榜第一教书先生文司宥更是出类拔萃。

  只能说不愧是明雍书院黑榜排行第一的教书先生,一肚子坏水不说,每次留的课业也是一大堆,上课的内容也生涩难懂,连季元启那样贪玩的性子都被他整治得服服帖帖,乖乖的写他留下来的课业,不过正确率就不敢保证了,但是写了总比没写好,因为被黑榜第一教书先生逮到了,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虽然他没被逮到过,但季元启被逮到过,不然他现在怎么能乖乖的写文司宥留下的课业,想着季元启当时的惨状,花逸宬越发觉得周围气温低下。

       有时候他虽然也想偷偷懒乱写一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文司宥就像跟他杠上了一样,每次都把他的作业拿出来讲,若是他含糊问题,文司宥就会笑眯眯轻飘飘的问一句“,是吗?花学子竟也没听懂么,为师很是挫败呢”吓得他心脏都快炸裂,从那以后都没敢含糊过文司宥的问题。

  不过文司宥这样对他,想来也是因为他当初帮助了其他同砚回答文司宥出的问题之后,引起了文司宥的注意,才这样的,因为就是自那节课以后,他这悲惨的情况才一直持续到现在!

      想着他就忍不住的怪起文司宥来,都怪他每次都留这么多课业,还每次都要拿他的来当典型讲解,他只想求文司宥做个人,学学隔壁的红榜第一玉泽先生吧,虽然他的课业也不少,但至少不用他来当每次课业的典型例子。

      一想到明天还有文司宥的魔鬼课程,他就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不行,他还得找个地方赶紧将文司宥的习题写完,否则那黑心先生铁定会留更多课业给他,脑海里浮现着季元启的惨状和以后被习题支配的生活,花逸宬只觉未来无望,前途渺茫。

      这当头一棒下来,花逸宬也只得硬着头皮盲目的向前,因为他不知道回去的路线,更何况他也怕自己好巧不巧撞上守株待兔的司业。

     越走,周围的环境就越发的陌生,他心中也愈来愈焦急,四周黑漆漆的,但好在借着月光能看清一点不至于让他摔跤,但同时似有若无的冷风透过薄薄的衣服让他感觉越发寒冷起来。

 花逸宬感觉这风吹得就像要下雨似的,他抬头仔细观察着不知什么时候升起的月亮,只见月亮周围的光轮泛着一丝丝淡红,月亮周围的华小到几乎看不见了。

       糟糕,看样子确实是快要下雨了,当务之急是先找个能避雨的地方,文先生的课业先放一放了。花逸宬紧了紧怀中的习题册,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心里不断祈祷着路上能蹦出个人来,好问问路,但现实总是不如意的。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并没有在路上遇见一个人,本就劳累的身体也愈发疲惫,况且刚刚为了躲开司业拼了命的奔跑,出了一身汗,现在慢下来不少,吹的冷风也不少,透过衣服都能感觉到他整个人在微微颤抖着,但他依旧迈着步子前进着,忽然天空传来一阵雷鸣声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花逸宬想着,完了,虽然避免了毒打和被课业支配的生活,但免不了成为一只落汤鸡了,而且他都走了这么久了,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没有,也是,这么晚了想必也没人会在外面闲逛了,唉,看来天要淋他花逸宬咯。

     就在他垂头丧气之时,他的身后响起了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大街上显得格外动听,他猛地回神,窃喜着,看来天还是舍不得淋他花逸宬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