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京院典明

67.8万浏览    15904参与
Dio的珍藏版小面包

【承花】徐伦的妈妈是海豚

预警:无。熟悉我文风的都知道前面是沙雕文后面就一定是刀。我佛了。有好多句安娜徐提及。但我就不打tag了(可能)短(可能)ooc严重!!!!我没看过第六部!!

以上可以,祝愉快。

徐伦的记忆中没有妈妈。

于是她问承太郎。

“爸爸,我妈妈是谁啊?他现在哪里?”

承太郎面对这个问题很头痛。

“呀嘞呀嘞,你妈是海豚,在大海里游泳呢。”

天真的徐伦相信了。

直到她长大后知道有一种东西叫……

——【生殖隔离】——

但是无论徐伦怎样问。

承太郎总是一个回答。

“你妈是海豚,现在在海里。很开心。”

徐伦问过波波叔叔。

同样的回答。

阿布叔叔,太爷爷(乔瑟夫),奶奶等等

同样的回...

预警:无。熟悉我文风的都知道前面是沙雕文后面就一定是刀。我佛了。有好多句安娜徐提及。但我就不打tag了(可能)短(可能)ooc严重!!!!我没看过第六部!!

以上可以,祝愉快。











徐伦的记忆中没有妈妈。

于是她问承太郎。

“爸爸,我妈妈是谁啊?他现在哪里?”

承太郎面对这个问题很头痛。

“呀嘞呀嘞,你妈是海豚,在大海里游泳呢。”

天真的徐伦相信了。

直到她长大后知道有一种东西叫……

——【生殖隔离】——

但是无论徐伦怎样问。

承太郎总是一个回答。

“你妈是海豚,现在在海里。很开心。”

徐伦问过波波叔叔。

同样的回答。

阿布叔叔,太爷爷(乔瑟夫),奶奶等等

同样的回答。

徐伦想知道。

很想很想。

所以她趁承太郎不在,进入了他的房间。

承太郎从不让徐伦进去。

然后徐伦推开了房门。

【变态】

【大变态】

徐伦这样想着。

看着一屋子的粉红色海豚,樱桃抱枕,哈密瓜枕头等

徐伦佛了。

【????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爸是变态!(确信)

接着承太郎突然出现在徐伦身后。

“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徐伦此刻说实话真的不想听这个故事。

接着承太郎的朋友们又突然出现在了承太郎身后。

我的天呐,那么多的人。

他们都用悲悯的眼神看着承太郎。

有的已经伸手拦住了承太郎,让他不要说这么难过的事情。

“我?。?”

徐伦满头问号,她又看了一眼承太郎的房间。

确实还是那些恶趣味的东西。

说实话,徐伦想不到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背后到底会有什么样可歌可泣的故事?

徐伦看见承太郎假惺惺地抹了一下眼睛。

?_?怎么有一种狗血玛丽苏剧的开端的样子呢?

然后承太郎开始讲述。

“徐伦呐,其实你的妈妈真的是海豚”

“你现在已经大了,到了可以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了”

“你是知道的,我是海洋学博士。”

“有一天我出海。”

“结果在一个荒无人烟的一片沙滩。”

“遇见了你妈。”

“他当时搁浅了。”

“我看着很可怜。”

“就把他送到了海里。”

“然后他就变成了人形。”

“说要报恩。”

“他缠了我很久”

“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此乃谎言!】

“然后就有了你。”

徐伦嗅到了狗血气息。

“你的下一句话是“可是你妈的家人不答应,你妈被抢走了,现在你也长大了可以去救你妈了。””

“可是你妈的家人不答应,你妈被抢走了,现在你也长大了可以去救你妈了”

???

徐伦的头上落下几条黑线。

“艹。。。呀嘞呀嘞哒贼”

“哦,既然你已经猜到了就去吧。”

@( ̄- ̄)@?_?

“为什么你不去?”

“。。。因为剧情需要我一直都倍受打击,能力弱了很多。”

徐伦看了看承太郎的房间。

看起来可不像倍受打击。

像脑子出了问题。

【痴汉】

徐伦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个词。

“说实话,当时是不是你追的我妈。”

承太郎笑笑。

“呀嘞呀嘞,你真是长大了。”

“聪明了,不好糊弄了。”

“好了这不重要。”

“去找他吧。救了他然后就回来。”

“然后我们就团聚了。”

说到这里承太郎神色有异。

徐伦没有注意到。

然后徐伦就踏上了征途。

“花京院嘛……我妈名字还挺好听。”

“怎么就看上了我爸呢?”

“真是的……”

徐伦露出痛惜的表情。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套路了。

徐伦踏上征途。

结交伙伴。

获得力量

勇气。

爱情。

在处理完所有糟心事后。

徐伦来到了承太郎说的海边。

蓝色的美丽大海。

翻卷着白色泡沫。

带着大海的气息吹向徐伦。

徐伦有一点理解了,为什么承太郎会那么喜欢大海。

大海确实很美丽。

但是徐伦现在最主要的工作是找回花京院。

徐伦看向海面。

“好了,接下来……我妈在哪里呢?”

徐伦牵起身边安娜苏的手。

租了一条船。

然后向海中央驶去。

当到了海中央时

然后突然霎时间风云变幻。

海中出现了水龙卷。

徐伦抓紧安娜苏。

安娜苏也抓紧了徐伦。

海中出现了一只粉色的蓝环章鱼。

徐伦面色怪异的看了一眼安娜苏。

安娜苏惊恐的说。

“徐伦,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和我无关!!”

徐伦有些好笑的说。

“安啦安啦,我只是觉得有意思啦,别怕。”

然后就是打斗场面。

知道你们不爱看。

我就跳过了。

Made In Heaven!(天堂制造)

加速这段时间!

King Crimson!(绯红之王)

跳过加速的这段时间!

然后徐伦和安娜苏就打赢了章鱼。

章鱼在临死之前把花京院拿出来。

(看!这是我熬夜抢到的手办!(不是))

“我要让你们尝尝这样的痛苦!”

然后就要杀了花京院。

徐伦和安娜苏已经精疲力尽。

无力再战。

徐伦想再冲上去。

安娜苏拉住徐伦。

徐伦挣开安娜苏。

“那是我妈!”

从见到花京院的第一面,徐伦就相信了花京院是她妈

安娜苏握紧了徐伦的手。

“徐伦,那就一起去!”

徐伦笑着看向安娜苏。

“可能会死哦。”

安娜苏也笑了。

“没关系。能和你死在一起也好。”

花京院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

不用救我先把它杀死!!

“妈,我做不到!”

徐伦,安娜苏一并冲向那条章鱼。

然后徐伦救下花京院,安娜苏打向章鱼。

章鱼被切成块。

安娜苏也快碎了。

徐伦无能为力。

“我们的能力还是不够!”

这时远处来了一艘船。

“徐伦!我来找你了!”

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声。

徐伦撑不住了就晕了过去。

“我应该是得救了吧。”

“好累。”

“好痛。”

“花京院的眼神好奇怪……”

……

徐伦醒了。

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安娜苏。

“安娜苏,花京院怎么样了?承太郎是不是来救我们了?”

安娜苏疑惑的问。

“谁是花京院?不过请节哀,承太郎先生已经去世了。你也受了伤,这几天都在发烧,我很担心。我知道你很难过……”

接下来的话徐伦一个字也没听见。

徐伦懵了。

“那所有的事都只是我的梦?这么真实?”

“那花京院是谁?”

徐伦感到自己的兜里有什么东西。

拿出来。

是一块有缝边的手帕。

上面写着字。

私はあなたが今何もわからない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

【我知道你现在一头雾水】

迷うな、前に进め。

【不要迷惘,坚持向前。】

人はいつも分離して、しかし私達はずっとあなたの身の回りにいます。

【人总是会分离,但是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

——親愛なる徐倫まで

——至亲爱的徐伦。

徐伦握紧了安娜苏的手。

也握紧了那方手帕。

【お父さん、分かってるよ。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爸爸,我知道的。谢谢您。】

这是一场试炼。

我通过了。

仅此而已。

我将不再迷惘。

我获得了爸爸的勇气。

花京院的温柔。

我已领悟到黄金精神的真谛。

徐伦看向安娜苏。

安娜苏说。

“徐伦,承太郎先生将你托付给我,我是一定要照顾好你的!人总是要向前看……”

徐伦笑着把安娜苏拉向自己。

“安娜苏,我知道了。”

“好了,打起精神,我们要出发了!”

徐伦看向刺眼的阳光。

【爸爸,一起走吧。】

【到时候就可以团聚了】

















写完了!不知道看的开心吗……我没看过第六部。所以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完全可以看做平行宇宙。所以。就这样了。这篇码了很久。有人看就行。

咖啡乃生命之源

记梗:海豚星球

半梦半醒之间脑完了这个奇怪的AU。一个有关星星、太空和欧拉父女的阿强故事。


  空条徐伦驾驶着飞船,准备在生日当天去半人马星座附近观看一颗白矮星爆炸的全程。半路上,她的飞船因为陨石雨而迫降,坠入了一颗不知名的星球。这颗星球上只有海水,除了海洋生物和岩石以外没有其他东西。


   她打开舱门后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阿强,男人的右眼有疤痕,肩上有星星的胎记。他不认得徐伦,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名字,只知道自己有记忆以来一直在这个星球上。他每天骑着海豚出行,在水下呼吸,在鲸鱼的背上入眠,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徐伦送给他一盒万宝路,阿强有点懵但还是很快...

半梦半醒之间脑完了这个奇怪的AU。一个有关星星、太空和欧拉父女的阿强故事。



  空条徐伦驾驶着飞船,准备在生日当天去半人马星座附近观看一颗白矮星爆炸的全程。半路上,她的飞船因为陨石雨而迫降,坠入了一颗不知名的星球。这颗星球上只有海水,除了海洋生物和岩石以外没有其他东西。


   她打开舱门后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阿强,男人的右眼有疤痕,肩上有星星的胎记。他不认得徐伦,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名字,只知道自己有记忆以来一直在这个星球上。他每天骑着海豚出行,在水下呼吸,在鲸鱼的背上入眠,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徐伦送给他一盒万宝路,阿强有点懵但还是很快乐,因为这个星球上只有他一个人类。他向徐伦展示他收集的贝壳,他在海底的岩石上雕刻出的人像【其实就是他潜意识里的各种回忆,徐徐起劲了,说要带他一起去看星星爆炸。她修复了飞船的部分引擎,发现三天后,一场太阳风暴的余波会到达这个星球,刚好可以推助飞船上天。她历经重重波折,终于带着阿强飞走了,可在离开星球的那一刹那,阿强突然陷入休克状态。徐徐只好把他送回去,这时太阳西沉,她的生日已经到了,剩下的时间已经来不及供她去人马座看星星。她万分沮丧。阿强在海水里醒过来,他看着抽泣的徐徐,对着海面吹起口哨。于是整个海豚群在夕阳下跃出水面,场面一度非常壮观,此时阿强向徐徐说生日快乐,并好奇地问她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徐徐流着眼泪没有回答。

  故事的结局是飞船里的徐徐连线场外的花花(对花花终于出场了,花花以过来人的视角总结了阿强“因为救自己女儿失去了所有记忆,然后被spw送到海豚星球上疗养,一旦离开就会死”的前史。徐伦说自己还以为可以努力一下带他出去走走,还以为阿强会记起她,然鹅并没有,他从头到尾都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过。

花花说啊我知道你爹年轻时抽烟酗酒混蛋得一匹,可是小徐伦,他有多混蛋,就有多爱你。

最后的画面定格于徐徐小时候被阿强抱着的合照背后,阿强遒劲有力的签名上———徐徐把照片留在了海豚星球,她驾驶飞船,向太空飞去。over。


啊我好喜欢这个故事啊。

   

YU

【承花】那个博士,流氓(二)

简介:花京院典明终于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与新同事的初次会面却糟糕透顶。那个男人撕烂他的衬衫,还抱着他央求他不要走,这哪里是什么受人尊敬的海洋学博士,不过是个流氓罢了。
 ————————————————

前篇请走这里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评论里的小伙们都太可爱了,真的很开心

————————————————————


美子小姐蹬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推开门时,里面的男人看起来比她还要生气。明明是昨天才到的,空条承太郎桌上的烟灰缸里却已经塞不下烟头了,眼下明显的淡青色和烦躁的表情实在很难让人将他同平日里总是淡然自若的模样联系起来。


“还是联络不到?...

简介:花京院典明终于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与新同事的初次会面却糟糕透顶。那个男人撕烂他的衬衫,还抱着他央求他不要走,这哪里是什么受人尊敬的海洋学博士,不过是个流氓罢了。
 ————————————————

前篇请走这里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评论里的小伙们都太可爱了,真的很开心

————————————————————



美子小姐蹬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推开门时,里面的男人看起来比她还要生气。明明是昨天才到的,空条承太郎桌上的烟灰缸里却已经塞不下烟头了,眼下明显的淡青色和烦躁的表情实在很难让人将他同平日里总是淡然自若的模样联系起来。


“还是联络不到?……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空条承太郎啧了一声,挂掉了电话,雾气缭绕中的他面色更沉。


美子被刺鼻的尼古丁气味呛得剧烈咳嗽,承太郎这才注意到她,熄灭了手上的最后半支烟。


“有什么事吗?”


“我才要问你有什么事,”美子双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掸起一片烟尘。“你为什么要那样对花京院。”


一想到昨天的情形,美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本来是要送报告的,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刚担心地敲了敲门,衣衫不整的花京院便冲了出来,留下满脸失魂落魄的空条博士。美子顾不上那么多,连忙追了上去,听完事情经过以后差点没背过气去。


“我对博士的取向没什么意见,但您的行为真的很失礼,……那么好的孩子,请你立刻去向他道歉!”


“是我认错人了,”承太郎压低了帽檐,有些卸力似的微微后仰靠上椅背,“他和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很像……花京院现在在哪里,我会亲自向他道歉的。”


“去海边了。”准备了一大通说教,对方良好的态度反倒让她有些吃瘪,如同重拳打在棉花上那般不快。


“我知道了,能把花京院的档案给我吗?”


“不能,”美子眯起眼睛凑近,似乎这样就能从空条承太郎的脸上看出端倪,“你想调查他?”


承太郎则直接拿起手边的电话拨给了人事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抬头看了美子一眼,“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


“你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美子这才叉着腰转身离开,临走时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别忘了带礼物。”


档案很快就送来,承太郎又点上一支烟,快速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除了事故的原因是车祸以外,父母、出生地、年龄之类的关键信息几乎全都对得上。那个人的确是花京院典明无疑,那个陪他出生入死的花京院典明。但他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忘了过去,恐怕只有那个老头子才知道了。只是现在的自己,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身份,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这样的花京院。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很多话还没有说出口,很多事情到最后才明白,经历了十年的空白,所有的东西都发生了质变,更何况对方已经忘记了一切,难道还要他重新想起来吗?


如果是十年前的空条承太郎,一定会嘲笑现在的自己,花京院典明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那张合照灰蒙蒙地,隐没在文件堆里,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以防万一,他把相框向下扣在了桌面上,……失去这段记忆也许是件好事。


前辈们正因无意间发现的肥美海胆兴奋不已,商量着晚上做成什么样的下酒菜,经历了繁忙的大采集,这两天都会很清闲。花京院挽起裤脚,在一片浅滩边独自捡拾贝壳,细沙从趾缝间流淌的奇妙触觉让他忍不住隔一会儿就要挪挪脚尖。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近乎透明,露出的脚踝也纤细到看上去轻易就能折断。


这么精致的贝壳,竟然不是人工雕琢出来的。他转身随手拿起一块,放在眼前仔细描摹它的纹理,从贝壳的后面却突然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来。


花京院顿时有些慌张,“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男人轻描淡写地回答,明明脸上已经被晒得有些发烫了。他双手揣在衣兜里缓缓走近,向花京院点头致意,“昨天很抱歉,我认错人了。”


“果然是这样。”花京院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个误会。”


有些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尤其是对方目不转睛的视线,让花京院十分不自在。蹲着的时候还没什么,站起来以后才发现两人的距离近到抬头就是对方下颌的硬朗曲线,他连忙后退一步,轻轻咳嗽两声。


“博士的那位朋友,……和我同名,还长得很像吗?”


“很像。”十年过去了,也许是因为昏迷的关系,花京院就像停止了生长一样,与记忆中的模样几乎没有差别,只是不再用那种憧憬的表情叫他的名字。现在想想,其实很多时候,花京院的心情都有迹可循,只是承太郎没有抓住,或者说,是故意忽略掉了。


“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如果能有机会认识一下就好了。”被专注地盯着看,花京院不由自主地错开视线,向侧方微微倾斜。


“会有的。”承太郎弯起嘴角,“我还有事,先走了。”他转身走向自己的车,沿途的人都热情地同他打招呼,车轮在地上划出两道弧线,然后就毫不迟疑地驶离了。


难道……他是专程来这里道歉的吗?这里离研究所可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寥寥几句话,完全可以等到回去再说。花京院有些动摇,本来还以为自己只是单纯地被流氓骚扰了,对方却这么认真的道歉,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丝内疚。他想起昨天的那个拥抱,还有空条博士看着他时浓到化不开的眼神……那个和他长相相似的人,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难道是恋人?


花京院独自坐在货车后座出神,手指不自觉地抚上腹部,那个人留下的触觉好像还残留着,陌生却熟悉。


前辈说要让大家尝尝自己的手艺,怕他们久等,他换好衣服就急匆匆地去了休息室,回到研究所时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本想马上就走,桌上却静静地躺着一大盒樱桃。他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它装进了包里。


新采摘的海胆配上纯米酒的确是绝品,饭桌上气氛热络,花京院也多喝了几杯,回到家洗完澡,反应有些迟钝的他不小心踢到了背包,撞击塑料壳发出清脆响声,才想起那盒神秘人送的礼物。


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过了……花京院突然有些心痒,他撑着茶几边缘坐下来,拿出那盒樱桃,掂起一颗放进嘴里。闭上眼睛,圆润饱满的果实在舌尖翻搅,轻轻用力,浓稠的汁水就溢满了整个口腔。


好甜……会是谁送的呢。如果是美子小姐或者前辈,应该会直接当面给他的。


脑中莫名浮现出一个名字,花京院一个激灵,差点呛到。他懊恼地捂住脸,自己该不会是会错意了吧,也许人家只是放在那里,并不是要送给我的……还是找个时间确认一下比较好。


话虽如此,第二天却是周末,花京院带上一些海产回家探望父母,给他们讲述在海边的种种见闻,之后又去医院做了定期检查,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新的一周开始,不用出海的日子花京院就帮着大家做做实验,或是看看专业相关的书,连着几天问起空条博士,都被告知对方不在。


将近年末,除了全体职工聚餐,研究所的惯例还会举办手作标本比赛,似乎奖品丰厚,第一名的作品还会展示在入口处的大厅中央,所以大家都很积极地报名了。花京院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填了表格,开始思考自己要选择哪种生物,他喜欢收集贝壳,可是珊瑚也很美,海葵也不错,还有那么多美丽的水母和海螺……


“美子小姐打算做什么标本?”


“啊,我就随便弄点海藻就好啦,”美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手工超级差。”


“何止是手工差,”路过的组员毫不留情地捂着嘴嘲笑起来,“美子她做的标本,会发霉哦,每次都烂到没法看,公认的最后一名呢……”气得她当场跳脚。


外面突然变得嘈杂,“是博士!”“博士回来了!”女孩子们兴奋地聚集起来,像潮水一样涌了出去。和上次一样,花京院只能远远地在人群中看到那显眼的个头,从一米见宽的门口一闪而过。


“空条博士是出差了吗?”


“才不是呢,那个男人一直都这样神神秘秘的,总是好几天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组员压低声音,露出八卦的表情,“大概过两天他就会回美国了吧。”


那……必须得赶在博士离开之前问问才行,花京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失落,等到快下班,想着空条现在可能已经忙完了,他才犹豫着走到302门口。仔细想想一盒樱桃而已,可能不是博士留下的,就为这点小事打扰他也许不太好……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应该表达感谢,他这么对自己说。于是花京院轻轻敲了敲门,无人应答,准备离开时,门却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空条博士,在吗?”


他走进去,空条承太郎躺在沙发上睡得正沉。


奇怪,那是谁开的门?


脱下来盖着的外套大半都滑到了地上也浑然不觉,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头的男人看起来很疲惫,近两米的身高蜷缩在这狭窄的一隅让他小腿都悬空在外面,一定睡得很不舒服。花京院放轻脚步,在沙发前蹲下,将落到地上的白色外套往上提了提。


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让花京院的手不知所措地停在半空中,他的眼神有些迷茫,用力地眨了下眼睛,才让模糊的视线聚焦,像只刚睡醒的大猫。


“花京院……”承太郎慢慢坐起来,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唤着他的名字,目光却一直不离他。胸腔里心脏鼓动得厉害,有那么一瞬间,花京院甚至以为他会抱住自己。


“不是的,我只是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衣服掉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什么,只是慌乱地摆着手后退,然后坐在了地上。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之前我的桌上放了一盒樱桃,在想……会不会是博士送的。”


“是给你的道歉礼物。”


“谢谢……”花京院脸上的热度又上升一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条博士此刻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很喜欢樱桃。”


“我知道。”承太郎俯下身,抬手抚上他微红的耳垂,比常人体温略高的指尖夹住那颗艷色的耳坠。“这很明显,不是吗?”


太近了,花京院甚至能闻到那黑色高领毛衣上属于空条承太郎的味道。


“总之非常感谢,”他侧头避开,站起来微微倾身,“我也对那天太冲动感到抱歉。已经不早了,空条博士还是赶快回家休息吧,你看起来很累。”


不等对方回答就关上门,花京院有些脱力地靠在墙上,捂住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掌心发烫。他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也不敢去触碰自己的耳朵,好像碰一下就会被灼伤。对方身上的气味熟悉得令人安心,差一点就主动攀上了那宽厚结实的肩膀。


花京院典明困惑了,难道这就是英俊男人的魅力吗……



标本大赛报名结束,全所上下都行动了起来,连美子的海藻都干燥好捆在标本夹里了,花京院还没有决定好自己要做什么。仓库里堆积着前几年的参赛作品,一般来说如果没有人需要的话,会组织义卖活动,将得到的经费转移到基金会旗下的慈善组织。这个活动很受欢迎,虽然每两年才举办一次,但每次都能吸引到很多学校或是博物馆来采购,很多人也会买来当作装饰品。刚好,今年又是举办活动的年份,在正式评选之前,需要将仓库里的标本全部清走,为比赛腾出空间。


到了义卖活动的当天,大家都忙得团团转,除了布置活动场地,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要搬运成山的标本。海洋植物类的大多放在木质的相框里用玻璃夹起来,但是一些软体动物或是鱼类都放在瓶瓶罐罐里,大小不一,还很重,花京院甚至看到一只海龟。看来大家为这个比赛真的很拼啊,他苦笑着扛起那只装着海龟的玻璃展示柜。


“露娜,这不是露娜酱吗,”路过的前辈突然停了下来。


“露娜酱?”


“陪伴了我好几年的露娜酱哟,”他颇为怀念地看着展示柜,“我还记得在海边发现她时已经老到没有办法自己活下去了,带回所里度过的那段时光真是相当快乐啊,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挺过去。”


“不然……您把她留下?”


前辈摇摇头,“那种东西放在家里,就像一直提醒自己总有一天也会老去,还是快点搬走吧。不管过了多少年,回想起来还是像短短几天一样没有实感……人生啊……”


确实,十年不过是一场梦的时间罢了。


仓库里的海星标本异常地多,占据了大部分,前辈说是传闻空条博士喜欢海星,所里的姑娘们做的。美子小姐打来电话,义卖活动那边人手不够需要帮忙,让他赶紧过去。为了节省时间,花京院打算一口气把这些海星搬完。三只纸箱,垒起来都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一边说着“请让一下”一边凭着记忆往外走。


“当心!花京院!”他听见有人叫他,纸箱撞上某种障碍物,脚下一个脱力,身子就朝旁边倒去。


不好,标本要碎了,身体也不受控制……希望不要撞到人……


花京院瞪大了眼睛,鸡皮疙瘩从后背带着寒意爬遍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因为恐惧瑟缩了起来,这种感觉,好像在哪里体会过,让他血液都凝固了。虽然动弹不得,感官却异常清晰,周围的一切都如同静止了一般,连时间的流逝都停止了。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从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中传来恶魔的低语,黑色的藤蔓缠上他的脚踝,往下是无尽的深渊……


一秒,两秒……数秒后,花京院发现自己坐在地上,箱子好好地放在一边,他张开嘴大口呼吸,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幻觉。


“你没事吧?”


空条博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


“……我没事……”心有余悸,花京院想要起身,双腿却是软的,勉强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周围人见无事发生,便纷纷走开去忙自己的事了。


“不该一次搬那么多的,我太着急了,”花京院挤出一个笑,“很抱歉。”他转身欲重新抱起箱子,喉咙里却涌上酸意,眼前一阵眩晕。


“花京院,”腰间环上一只手,空条承太郎扶住他,“你脸色很糟糕。”


“抱歉……稍微有点晕……”整个人的重量都托付给对方,花京院发现自己和空条正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他把手撑在两人之间,“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是够了。”男人的语气有些无奈。


身体突然腾空,空条的手臂穿过他的膝弯,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请放我下来。”他吃惊,挣扎着要推开。


“别动。”头顶上方的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温柔,耳侧的温暖胸膛传来有力的心跳声,空条博士身上的那股好闻味道让大脑更加混乱。


真是太令人羞耻了……他想道,索性把头撇进了他的怀里。







——————————————to be continued



你看几点啦
10岁的小学生花,我爱小男孩

10岁的小学生花,我爱小男孩

10岁的小学生花,我爱小男孩

阿姒想看承仗結婚

哪來的大可愛


Twitter@hajnarus

翻譯+嵌字:我

哪來的大可愛


Twitter@hajnarus

翻譯+嵌字:我

我上辈子大概是个JOJO
看庆余年,觉得这身真适合花啊,...

看庆余年,觉得这身真适合花啊,真好看

*有参考

看庆余年,觉得这身真适合花啊,真好看

*有参考

浅木Hazelnut
依旧是滤镜救狗命

依旧是滤镜救狗命

依旧是滤镜救狗命

痞子
滴滴,承太郎先生要上车吗

滴滴,承太郎先生要上车吗

滴滴,承太郎先生要上车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