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儿爷

14081浏览    725参与
齐不落八荒
昨晚财神没给钱。 【动态有参考...

昨晚财神没给钱。


【动态有参考】


昨晚财神没给钱。



【动态有参考】



十律

#瓶邪##黑花#
新刊-十年。永遠(繁體豎排小說,請自行謹慎評估)
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試閱2
通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ft=t&id=698603595876

#瓶邪##黑花#
新刊-十年。永遠(繁體豎排小說,請自行謹慎評估)
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試閱2
通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ft=t&id=698603595876

十律

 #瓶邪##黑花# #乙棘# 

新刊-十年。永遠(繁體豎排小說,請謹慎考慮)

新刊-盜墓小日常1-4(漫畫)

新刊-乙棘本-與你同行(漫畫)

🌟1/26晚上八點開賣🌟

(無差別試閱)

  盜墓小日常4-有財(神)能使鬼推磨

通贩:盜墓小日常1-4  

无差别:試閱 

十年。永遠

通贩:十年永遠 

无差别:試閱 

與你同行

通贩:與你同行 

无差别:試閱 

 #瓶邪##黑花# #乙棘# 

新刊-十年。永遠(繁體豎排小說,請謹慎考慮)

新刊-盜墓小日常1-4(漫畫)

新刊-乙棘本-與你同行(漫畫)

🌟1/26晚上八點開賣🌟

(無差別試閱)

  盜墓小日常4-有財(神)能使鬼推磨

通贩:盜墓小日常1-4  

无差别:試閱 

十年。永遠

通贩:十年永遠 

无差别:試閱 

與你同行

通贩:與你同行 

无差别:試閱 

十律

#瓶邪##黑花#
新刊-十年。永遠
本子:瓶邪、黑花、老九門短篇+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繁體豎排(淘寶近期上架)
*****
【瓶邪黑花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試閱1】
**所有CP都必須經歷過交換身體的這個梗……照理說應該要這樣的……= =bbb**
當小哥和黑瞎子交換了身體,吳邪和花兒都傻眼了0-0

#瓶邪##黑花#
新刊-十年。永遠
本子:瓶邪、黑花、老九門短篇+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繁體豎排(淘寶近期上架)
*****
【瓶邪黑花加筆小說-靈魂交換  試閱1】
**所有CP都必須經歷過交換身體的這個梗……照理說應該要這樣的……= =bbb**
當小哥和黑瞎子交換了身體,吳邪和花兒都傻眼了0-0

十律

#黑花#
黑花 -帶娃 試閱2
收錄在新刊-十年。永遠
繁體豎排
(淘寶上架會公告) 

#黑花#
黑花 -帶娃 試閱2
收錄在新刊-十年。永遠
繁體豎排
(淘寶上架會公告) 

十律

黑花 -帶娃 試閱1
收錄在新刊-十年。永遠
繁體豎排
(淘寶上架會公告) 

黑花 -帶娃 試閱1
收錄在新刊-十年。永遠
繁體豎排
(淘寶上架會公告) 

余安子
  原价含邮费一共38.8 想...

  原价含邮费一共38.8 想要可以议价可以刀

  原价含邮费一共38.8 想要可以议价可以刀

十律

 #黑花##0123黑瞎子生日快乐# 

今天是開心的日子,必須與🌸ㄧ起慶祝😊😊😊 ​​​

 #黑花##0123黑瞎子生日快乐# 

今天是開心的日子,必須與🌸ㄧ起慶祝😊😊😊 ​​​

十律

  #0123黑瞎子生日快乐# #黑花# 

黑爺生日快樂~

  #0123黑瞎子生日快乐# #黑花# 

黑爺生日快樂~

布丁玛雅
“这下我的眼睛和你一样了呢”...

“这下我的眼睛和你一样了呢”

年轻小解在过年的时候收到了老头送的新年礼物!

我姐金丝是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P.S.参考了太太的bjd,但忘了是哪个神仙太太⚠️)


“这下我的眼睛和你一样了呢”

年轻小解在过年的时候收到了老头送的新年礼物!

我姐金丝是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P.S.参考了太太的bjd,但忘了是哪个神仙太太⚠️)


十律
#瓶邪# #黑花# 新年快樂~...

#瓶邪# #黑花# 

新年快樂~


#瓶邪# #黑花# 

新年快樂~


十律
 #黑花# #瓶邪# #万山极...

 #黑花# #瓶邪# #万山极夜# 

留鬍渣渣的小花~

(任何能抵債的方式天真都不能放過!

***

萬山極夜看完了,我終於要追王母鬼宴了....

 #黑花# #瓶邪# #万山极夜# 

留鬍渣渣的小花~

(任何能抵債的方式天真都不能放過!

***

萬山極夜看完了,我終於要追王母鬼宴了....

十律
#黑花 #万山极夜 瞎.......

#黑花 #万山极夜

瞎.....你真吃了?😱

#黑花 #万山极夜

瞎.....你真吃了?😱

blue.

 一点都不虐,可甜了🌚

 看见那个小蓝手了吗?点它🌚

 一点都不虐,可甜了🌚

 看见那个小蓝手了吗?点它🌚

不知欢喜yh
  花爷真是绝美,但我一个只在...

  花爷真是绝美,但我一个只在九年义务教育中上过“美术课”的人画不出来

  花爷真是绝美,但我一个只在九年义务教育中上过“美术课”的人画不出来

十律

 #黑花# 

幫黑爺買了台重機,有了大長腿感覺就是不一樣,就是帥😆,馬上載花兒去兜風~(可惜手不夠長,就只能靠角度處理了😂 ​​​

 #黑花# 

幫黑爺買了台重機,有了大長腿感覺就是不一樣,就是帥😆,馬上載花兒去兜風~(可惜手不夠長,就只能靠角度處理了😂 ​​​

十律
  #瓶邪 #黑花 祝大家新年...

  #瓶邪 #黑花

祝大家新年快樂

  #瓶邪 #黑花

祝大家新年快樂

慕鱼

  个人最喜欢刘学义老师的,当时看怒海潜沙就很有感觉,云顶天宫也是为了他才看的(但是还是没看到最后)

  其他几位也挺不错的

  可能是看过《老九门》的原因,看张艺兴的花爷有点出戏,毕竟二爷太深入人心了

  

  

  

  

  

  (图片为网图,侵删)

  个人最喜欢刘学义老师的,当时看怒海潜沙就很有感觉,云顶天宫也是为了他才看的(但是还是没看到最后)

  其他几位也挺不错的

  可能是看过《老九门》的原因,看张艺兴的花爷有点出戏,毕竟二爷太深入人心了

  

  

  

  

  

  (图片为网图,侵删)

十律
#瓶邪# #黑花# 新刊封面完...

#瓶邪#  #黑花# 

新刊封面完成啦~ 

因為是瓶邪黑花短篇集,所以就以形象圖來呈現,然後收錄的篇章都在封面喔~

收錄:瓶邪黑花老九門短篇集+短篇小說-靈魂交換

另含15張插圖(共131P)


#瓶邪#  #黑花# 

新刊封面完成啦~ 

因為是瓶邪黑花短篇集,所以就以形象圖來呈現,然後收錄的篇章都在封面喔~

收錄:瓶邪黑花老九門短篇集+短篇小說-靈魂交換

另含15張插圖(共131P)


许幸之

一月花开二月红,解语花枝娇朵朵(1)

“你这小子,说什么你倒都记得住。好,我给你起一个。你老子叫解连环,你叫解雨臣,不如,解语花吧?”

“解语花枝娇朵朵”

眨眼之间,二月红去世竟已经二十年了。

曾经那个总是锣鼓喧天的梨园如今破败不堪,从前充满烟火气息的红府如今寂静无声。

解雨臣以前每年都会抽出时间来回长沙看一看红府,但他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少,连回红府的时间都被各种的开会和大小事宜挤干净了。

夜里,解雨臣难得的做了个梦。

梦里是温暖的小院儿,二爷爷的温声教导,打在身上一点都不疼的竹鞭。

猛然惊醒,什么都没有了。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他忽然想起来,他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长沙看看了。......

“你这小子,说什么你倒都记得住。好,我给你起一个。你老子叫解连环,你叫解雨臣,不如,解语花吧?”

“解语花枝娇朵朵”

眨眼之间,二月红去世竟已经二十年了。

曾经那个总是锣鼓喧天的梨园如今破败不堪,从前充满烟火气息的红府如今寂静无声。

解雨臣以前每年都会抽出时间来回长沙看一看红府,但他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少,连回红府的时间都被各种的开会和大小事宜挤干净了。

夜里,解雨臣难得的做了个梦。

梦里是温暖的小院儿,二爷爷的温声教导,打在身上一点都不疼的竹鞭。

猛然惊醒,什么都没有了。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他忽然想起来,他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长沙看看了。

他披上衣服下了床,打开了衣柜,衣柜底部最里面有一个暗格,里放着一个小木盒子,里面放着一颗铁弹子,那是他从二爷爷那里得来的。

晚年二月红已经不再用铁弹子了,但是还是会习惯性的带在身上。有一次解雨臣好奇问起的时候,他也只是笑了笑问他:“花伢子想要?”

解雨臣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掌心就多了一颗冰凉的铁弹子。

他还记得二月红说:“这铁弹子的绝技,我也只教过一个徒弟”

他当时还缠着二月红问那个徒弟是谁。但是二月红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默默把铁弹子攥在掌心,温暖的手掌将冰凉的铁弹子捂热了。

第二天,他推了所有事,登上了去长沙的火车。

他没有带行李,只带了一串风铃和那颗铁弹子。

他来到红府,不少地方都已经结上了蜘蛛网,院中那颗大树落下的枝叶堆了厚厚的一层,填满了整个院子。

他去找了一把扫帚,那把扫帚就已经快坏掉了,但是他还是拿着那个扫帚把地面上的树叶扫干净,然后把蜘蛛网也都扫了个干净。

坏掉的地方他修不好,没有带工具。

解雨臣小心翼翼的把那串风铃挂在了屋檐下。

他知道这一举可能是逾距了。但是他还是想挂。

他后退了几步,深深鞠了一躬。

他起身时,好像看到了二月红坐在堂前,那一双温和的眸子正看着自己,耳边恍惚又听得一句:“花伢子又调皮了?”

“没有,二爷爷……”

他下意识回答,抬头一看,眼前只有破旧的桌椅。

他在原地呆愣了很久,才转身离开。

他去了他小时候的那个房间。床上的被褥十分整齐,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

他把整个红府都大致扫了扫,忙完已经是月上中天。

一日水米未进,但他并不饿。

他坐在那颗大树下,抬头看着夜空,今天是满月啊。

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未接电话有瞎子打来的,吴邪打来的,还有秘书打来的。

但是他都不想接。

他又站了起来,脱掉沾了灰尘的外衣,闭了闭眸子,抬手置于身前,缓缓张口: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大王啊,那汉兵,那汉兵他他他,他杀进来辽!”

唱罢,已是泪流满面。

二月红从不让他叫一声师父。

但是在他心里,二月红是除了爷爷以外,对他最好的,亦是最亲的人。

他在心里已经把他当做了师父。

他想师父了。

“二爷爷……花伢子想你了”

身后似又传来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轻轻地叹息。

他猛然回头,借着月光,看到了那抹鲜红。

“一月花开二月红”

“解语花枝娇朵朵”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