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卷

28184浏览    1092参与
Bless姜竹川
泥到不敢打tag惹 花卷:.....

泥到不敢打tag惹

花卷:....这谁


(还是打了

泥到不敢打tag惹

花卷:....这谁



(还是打了

Alpha先生

关于月老改行当主播这件事1

假的,别信。


虽然主播的收入确实不错,但是他,瓜子,爱岗敬业的21世纪三好月老,是绝对不会屈服在现世货币的淫///威之下的!


啊谢谢老板的飞机,老板大气。


咳,其实开直播也是迫不得已的事。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青年选择单身,这就导致姻缘部门业绩直线下降,为此主管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于是,为了冲业绩,主管下令让全体月老下凡,以助攻的形式,确保撮合成功率。


于是瓜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赶下了凡间,还是房租贵的要死的S市。那没办法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会打工的,只能开开直播勉强维持生计...

假的,别信。

 

虽然主播的收入确实不错,但是他,瓜子,爱岗敬业的21世纪三好月老,是绝对不会屈服在现世货币的淫///威之下的!

 

啊谢谢老板的飞机,老板大气。

 

 

 

咳,其实开直播也是迫不得已的事。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青年选择单身,这就导致姻缘部门业绩直线下降,为此主管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于是,为了冲业绩,主管下令让全体月老下凡,以助攻的形式,确保撮合成功率。

 

于是瓜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赶下了凡间,还是房租贵的要死的S市。那没办法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会打工的,只能开开直播勉强维持生计这样子。

 

毕竟神仙也是要恰饭的嘛。

 

 

 

最近瓜子接到一个新任务,对象是某个大财阀的少爷。据说这是对方父母亲自来求的姻缘,为此还在月老庙投了不少钱,所以上头也挺重视。

 

问题是姻缘簿上没写他的名字,这意味着对方命定孤独终老,就很烦。上级阿巴阿巴地说着些废话,总而言之就是要瓜子硬凑一个给他,好歹把对方父母应付过去,好给玉帝交差。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吗?爱了爱了。

 

 

 

回到现在,瓜子带上耳机,调试好设备后,从容不迫地打开直播,便被铺天盖地的弹幕刷了满脸。

 

【我将带头冲锋!】

【我来了我来了!今天也是瓜瓜大王的头号粉丝(比哈特)】

【主播终于来了!!!】

【五分钟!你迟到了五分钟!你知道这五分钟对我有多宝贵吗?】

【不知道,下一个】

【瓜瓜大王终于想起了他的账号密码,兄弟们把泪目刷在公屏上】

【泪目】

【泪目】

……

 

瓜子被弹幕逗得差点没笑出声,被狂pin问号后才清了清嗓子说:“最近工作有点忙,一直没找到时间玩儿游戏,这不有点空就过来了嘛,我还是爱你们的。”

 

瓜子确实没说谎,这两周他都在到处联络人脉打探花卷——他的业务对象的消息,花了三顿火锅的价才从对地联络部的年糕口中套了点出来。

 

花卷是商家的未来掌门人,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有保镖保护,只有早上带宠物去公园遛弯时才有半个小时的独处时间,不过这时候他的保镖也会守在公园口或者便衣尾随。

 

这能去套近乎就有鬼了!

 

瓜子决定先填满钱包。

 

“今天这个游戏是一款恐怖向的双人解迷游戏,当然也有单人本,但两个人打起来要好玩一些,所以我邀请了你们的双拼甜筒大大,欢迎欢迎!”瓜子打开游戏内的麦克风,就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大家晚上好啊,我是双拼甜筒,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想想想!】

【哇!!!甜筒大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我可以这句话臣妾已经说累了】

【小甜筒不愧是瓜瓜的御用陪玩,我酸了,手动流泪猫猫头】

【不过如此(柠檬/柠檬/柠檬)】

【合理怀疑瓜瓜是因为打不过单人本才call的甜筒,你的手段我都已经看腻了,哼】

【前面的你干嘛呀】

【欸不一定,甜筒好像还没玩儿过恐怖游戏】

 

“话不多说我们开始游戏吧!”

 

 

 

英国的天气总是这么阴沉,即使现在正值下午两点,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密布的乌云也没有给阳光穿透的机会,以至于能越过层层障碍到照亮林间小路的光所剩无几。本次的委托人是庞尔维家族的现任家主,他在一封信件里描述了最近庄园发生的怪事,并希望我能尽快赶到他的庄园。在收到大笔定金和庄园地图后,我带着助理瑞恩,开着车出发了。

 

汽车的轮胎碾过水坑,激起小片泥水,居然是这片寂静森林里仅能听到的声音。不得不说,作为英国古老家族之一的庞尔维,将祖宅的地址选在如此阴森的森林深处,着实令人费解,当然,更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几乎不与外界接触,却好像有花不完的钱。漫长而单调的路程让人感觉疲惫。坐在副驾的瑞恩已经睡着了,我摇上车窗,打开了空调,让暖空气慢慢填充车内,若不是我还要专心开车,恐怕也要睡过去。终于,在漫长的驾驶后,我看见了不远处的庄园大门,绷着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但也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黑雾般的人形身影猛然向我们袭来……

 

再次睁眼,我似乎正躺在庞尔维庄园的地下室。这里潮湿阴冷,布满青苔,老鼠在角落活动,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存在,不知从何处渗透的水在洼地聚积,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恶臭。我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搬到这里,也不清楚对方有何目的,但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找到我的搭档瑞恩,然后完成这该死的委托。

 

 

 

“哇哦,这个游戏的建模和渲染做得好棒啊,你们看我走过去还会把老鼠吓跑。”获得控制权后瓜子便迫不及待地操纵着人物在地下室走了几圈,人物随着走动四处观察,踏过水坑时还会有“啪嗒啪嗒”的声音,十分细致。

 

“让我看看角色面版,我们的这个角色叫莱德·隆恩,是个私人侦探社的侦探,最近接到委托函,来调查这个闹鬼的庄园,刚刚主角提到的瑞恩应该就是我的助理,也就是甜筒操纵的角色。甜筒,你出生点在哪儿?”

 

“我刷在卧室了,好像是被人打晕搬进来的。我这里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委托函和一些资料,委托人是西蒙,庞尔维庄园的继承者,他说最近总是在半夜听见鬼魂的叫声,庄园里的仆人也一个接一个地得了怪病,所以请我们来调查。这里还有些资料和庄园的地图,一会儿碰面的时候给你看吗?”双拼甜筒一边念着背景一边操纵着角色调查卧室。这个游戏的开发商非常良心,里面的大部分物品都是可以拾起来的,但并不都有用,双拼甜筒便只能频繁地敲击键盘和鼠标,柔和的声线配着咔哒咔哒的键盘声很是耐听。

 

【庄园为什么还有地图啊哈哈哈哈】

【哇,这个游戏氛围好棒啊】

【呜呜双拼甜筒大大的声音真的好听啊,现实估计也是个帅哥叭】

【已经预感到等会儿鬼出来我会叫成土拨鼠了(悲戚)】

【这个游戏我玩儿过,主角和助理……嘿】

【我也玩过,吓成狗】

【前面的不要剧透哦】

 

 

 

门好像被锁住了,我尝试用身子撞开,但除了让老旧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尖叫外别无作用,我只能看看有没有钥匙或撬棍。瑞恩还不知道在哪儿,我必须快点找到他。

 

地下室的角落里放了几个空了的酒桶,朝墙的方向破了一个洞,散发着诡异的气息,似乎下一秒就要从中钻出什么东西。我试着把手伸了进去,除了湿滑的粘液并没有摸到什么。抬起酒桶,粘液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黑紫色,它的内壁还似乎粘了个东西,我拿起来在衣服上擦拭干净,发现是一把钥匙。可惜这把钥匙太小了,并不能打开地下室的门,只能暂时收好。

 

获得【生锈的钥匙】×1

 

 

 

“我这地下室太空旷了吧,都没东西可以捡的。”瓜子百无聊赖地操纵着人物在原地绕圈圈,“小甜筒你那里有什么发现吗?”

 

“你没法开门吗?那可能要我下来找你了。”另一边传出木门开合的吱呀声,听上去双拼甜筒是在往地下室赶了,“我刚刚在卧室找到了一个八音盒,但是它锁住了,我没找到钥匙。”

 

“我倒是找到了一把小钥匙,说不定可以打开……欸!我这里有一只死老鼠可以互动,获得死老鼠?拿来当诱饵的吗?”

 

“也许?说不定可以召唤一只猫。”

 

“能召唤三花吗,会窝在人怀里喵喵叫的那种?”

 

“这个嘛,蛋卷怎么说?”

 

“喵~”

 

蛋卷是双拼甜筒养的猫,小名卷卷,最喜欢的就是窝在人怀里睡觉,很是粘人。甜筒之前发过好多蛋卷的照片,统一姿势就是团成个球,留下尾巴一扫一扫的,挠得人心痒痒。

 

【主播是在暗示什么?】

【合理怀疑主播馋甜筒(的猫)的身子】

【好巧,我也。】

【小甜筒年纪轻轻就有猫,而我连自己都养不起还要给瓜瓜刷飞机】

【人间不值得,泪目】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生吃个人,我很抱歉】

【又开始了是吗】

【老网抑云了】

 

“我到地下室了,我看看有什么可以开门……哇!!!”

 

“怎么了!你没事吧?”瓜子正准备喝口水,被双拼甜筒吓得洒出去半杯,还来不及擦就赶紧询问对方情况。

 

“为什么有一个骷髅站在楼梯口啊!”

 

“额,可能因为这是个恐怖游戏?”

 

“……告辞!”

 

 

 

开个小玩笑,游戏还是要进行下去的。幸运的是那个骷髅只是一晃而过,双拼甜筒很快就找到一根撬棍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把瓜子操纵的角色放了出来。

 

“你怎么没告诉我这是恐怖游戏!”甜筒的声音很清亮,但此刻带了些嗔怪,倒是软软的像在撒娇。

 

瓜子下意识揉了揉鼻子:“这不是怕你不陪我玩嘛,一个人多无聊的。”

 

“我会做噩梦的。”甜筒小声嘟囔了一句,操纵角色掏出八音盒,让瓜子可以用钥匙打开盒子的底部。

 

 

 

这个八音盒似乎是个老古董了,我一度以为钥匙会直接断在锁孔里,所幸还是能够打开。八音盒的发条已经断掉了,打开看盒子里面的齿轮也腐朽得不行,但音筒和簧片还算完好。瑞恩伸手拨了拨齿轮,让它带动音筒转动,簧片立刻颤动着奏出我们从没听过的小调。

 

“真难听。”我对音乐不感兴趣,何况如此诡异的曲子,但瑞恩似乎很感兴趣,一直低着头仔细观察着八音盒的内部。

 

“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我说。

 

 

 

“八音盒里有东西。”甜筒一直用鼠标在八音盒里面戳戳点点,居然真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点到一个可互动的东西,“半张被油污染黑的旧照片,隐约能看到一个站着的男人。”

 

“这都被你找到了,”瓜子眼睛一亮,接过照片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名堂,“看来我们得去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能擦干净照片的东西。”

 

“行。”

 

【注意这半张照片】

【总感觉这个男人很奇怪】

【我玩过,这个照片非常关键了,而且两半都很难找到,我一周目没找到结果怎么读档重来都是BE,不得不说甜筒运气真好。】

【我看其他主播也有没找出来但打出好结局的啊,前面BE的真的不是因为个人原因?】

【?】

【制作组也没想到那么多小聋瞎吧。】

【不是运气吧,甜筒之前就展现过他惊人的观察力了】

【这个男人可是后期boss之一,当然奇怪】

【前面的别剧透】

【别剧透啊!!】

 

这边瓜子倒是完全没注意到弹幕都说了些什么,专心致志地打游戏。

 

穿过一条黑暗曲折的走廊,他们来到了大厅。庞尔维庄园的建造者毫不吝啬彰显自己的财富,这点在大厅的装潢上就体现得淋漓尽致。刚进便可以看到雕满了复杂花纹的圆柱;近处,每一个家具都用金片作为镶边,摆在了讲究的位置,连收纳物品的木柜也是肉眼可见的昂贵;远处巨大的落地窗被厚重的红色窗帘遮挡,留一小条缝隙给月光;高高的穹顶上画满了天堂样式的壁画,华丽的水晶吊灯从正中间垂下,将整个客厅照射得金碧辉煌。然而,就在这么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却有一架老旧的钢琴摆在了不起眼的角落,和一切格格不入。

 

“我以我瓜瓜大王的名誉担保,这架钢琴必有问题。”瓜子一脸笃定。

 

“我也觉得。”甜筒刚操纵角色走过去,电脑就提示点击“E”键弹奏钢琴。

 

摁下“E”,视角切换到了钢琴键上方。拜游戏优秀的建模所赐,甜筒能清晰看见几个发黄的琴键上有明显的磨损,就好像它的主人偏爱着某一个旋律,而且频繁演奏一样。瓜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问:“我记得甜筒好像也会弹钢琴?你能看出来弹的是什么吗。”

 

“我是学过一点,”甜筒说,“但说实话,光靠几个键认谱子还是有些难。

 

“你再想想,万一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呢。”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小星星啊”甜筒失笑。

 

“那不然就是野蜂飞舞。”

 

“为什么?因为你就知道这两个是吗?”

 

“是的”瓜子骄傲的挺起了胸脯。

 

“……好吧。”

 

【笑死,瓜瓜眼里的甜筒是万能的】

【瓜瓜大王の骄傲】

【甜筒无奈的语气哈哈哈哈】

【当我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完美的,瓜瓜:】

【哈哈哈哈有画面了】

【瓜瓜的奇妙脑回路。】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自从进入庄园以来,这里都太安静了。虽然西蒙说过很多仆人都得了怪病被遣返回家,但贵族不可能一个照顾自己日常起居的仆人都不留下。而且,从接到委托到现在,我都未曾与西蒙见面,那个体弱的庞尔维家主在信里说只要来到庄园,会有人负责接待,但目前而言,我们遇见的唯二“动物”除了楼梯口的骷髅,就是庄园门口袭击我们的黑影。我本能觉得它就是我们要找寻的答案,但它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它与这一切又有什么关联?我不得而知,只能继续在庄园里寻找线索。

 

庄园大厅很豪华,也很冷清,除了那架旧钢琴,几乎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瑞恩还在研究钢琴,他的艺术细胞在此时主导了他,可惜我是个五音不全的音乐白痴,实在无法进入他的世界。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大厅后方的正中央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听瑞恩的描述,他便是从二楼的卧室下到地牢救出的我。在确认大厅真的什么都没有后,我们决定继续往上走,去卧室和书房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满脸血污的女仆站在了楼梯口。

 

水晶灯骤然熄灭。

 

 

 

随着画面变暗,女仆和甜筒的尖叫几乎同时从麦里传来,那么一瞬间瓜子甚至怀疑自己会当场失聪。没有时间安慰甜筒,瓜子几乎是下意识地按下了R键牵起对方的手,扭头冲向大厅的储物柜。鬼女仆离他们有一段距离,让瓜子得以在她冲到柜子前时关上柜门。

 

丢失了目标,女仆停在了柜子前,在茫然地巡视了几圈后突然发出凄厉地哭声。瓜子能明显听到从甜筒麦里传来还带着颤音的喘息,在女仆尖叫哭泣时甚至不受控地发出“呜啊”声,好像某种受惊的幼兽。

 

瓜子没想到甜筒反应会这么大,更没想到居然有男生可以喘得如此色///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得红着脸安慰对方:“没事没事,我们在无敌柜里,她抓不到我们。”

 

甜筒小兽般地回了个“嗯”,没再出声了。

 

过了大概半分钟,女仆似乎是哭累了,耳语般地咕哝了什么,渐渐走远了。

 

等到声音完全消失后,瓜子才拉着甜筒走出柜子,这期间甜筒的麦一直安静得过分。瓜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道:“不好意思啊,没想你这么害怕,我该提前告诉你的,如果你不想玩了,我们也可以换个游戏。”

 

“没事,”甜筒的声音还是有点发颤,“我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跳脸杀,没有心理准备。我也挺好奇剧情的,我们继续吧。”

 

“那好吧,”瓜子再次点击R牵起甜筒操纵的角色的手,“害怕就说出来,我一直在的。”

 

“好。”

 

【卧槽卧槽卧槽吓死我了】

【这段真的好搞笑,官方暗示莱瑞出柜】

【没被鬼女仆吓到,却被甜筒的尖叫吓得半死呜呜呜】

【无论看几次都觉得这个牵手的设计好妙】

【救命,虽然我也被吓到了,但是甜筒喘得好///色///啊!!!这是不付费就能听的吗???】

【草草草我幻///肢起立】

【我宣布甜筒是我老婆了】

【前面想什么桃子?】

【老婆…老婆…嘿嘿[痴///汉黄豆]】

【前面sp收收味】

【只有我觉得瓜瓜那句“我一直在”很苏吗?】

【谢谢,我磕到了】

【我是恶俗铜仁铝,我现在就要恰到瓜甜的粮!!】

【救,CP名都取好了吗】

【好期待瓜瓜打出he后的表情】

 

再出来时,整个大厅已经完全变了样了。原本金碧辉煌的大厅此刻就像百年无人光顾的老宅一样残破不堪,曾经精雕细琢的家居摆件此刻都落满了灰尘,散乱地摆放在各处。蜘蛛网爬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给所有物品蒙上一层细白的纱。就连曾经华美的水晶吊灯如今都变成了散落一地的碎玻璃。只有那架旧钢琴,现在却像崭新的一样,漆黑瓦亮,在月光下反射着诡异的光。

 

“哇,这是怎么回事?”瓜子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破败的景象,说。

 

“不知道,”甜筒同样困惑,他本来想四处查看一番,但移动方向键就会让两人的手松开,而他微妙的不想这样,“或许现在我们可以在大厅找到线索了?”

 

“好主意。”瓜子似乎也没有要松开手的打算,拉着甜筒就开始在大厅里搜索起来。

 

场景改变后,大厅内可互动的东西明显多了很多。瓜子拉着甜筒一路戳戳点点,终于如愿以偿的在碎玻璃堆中找到了一把钥匙,又用大块的玻璃碎片割下了桌布的一角,擦干净了之前找到的那半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虽然面容已经因为照片氧化的缘故变得模糊,依然不难看出他气质过人。他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贵族服饰,正站在椅子的斜后方,然而真正吸引他们的,是另一只搭在扶手上的,明显属于男性的手。

 

“我之前看过关于英国中世纪的书,这种袖子的设计风格明显是男性的。”甜筒说。

 

“也许是西蒙的祖先?”瓜子摩挲着下巴,“西蒙的太太太太——爷爷和他的儿子。”

 

“哈,也许?”甜筒被瓜子故意拉长的语气逗笑,心里的恐惧减少了几分,“反正线索还是很少,我们得再去二楼看看。”

 

“你不怕那个鬼又跳脸吗?”

 

“说实话,挺怕的,”瓜子听到甜筒软软的嗓音从耳机里传来,“但你还拉着我呢,大不了你再带我钻一次柜子。”

 

瓜子失笑,操纵角色晃了晃拉在一起的手:“没问题,我保护你。”

 

【纯路人,他们是不是南通?】

【我刚入瓜甜股就暴涨,谢谢,非常满足】

【瓜田李下,你侬我侬~】

【口意,gay得我连夜爬上崆峒山】

【我像条狗,走在路上被踹了一脚】

【救命,他们还没打到正剧,怎么就gay起来了】

【害怕】

【想起steam上的一条评论,这是个披着恐怖游戏外皮的恋爱游戏】

【正确的,中肯的,后面忘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快用狗粮砸死我吧!】

 

这次上二楼的过程异常顺利,除了光线昏暗外,没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他们一路来到了甜筒开局醒来的卧室,门不知为何锁上了,所幸他们有钥匙,但是在甜筒将要打开门的一瞬间,瓜子却叫住了他。

 

“怎么了吗?”甜筒有些不解,握着钥匙的手悬在了空中。

 

“不对劲,”瓜子严肃道,转动视角面向走廊,“我觉得正常人家应该不会在走廊里放这么多柜子,以我玩恐怖游戏的经验来看,这里必有追逐战。”

 

甜筒倒吸一口冷气,再开口语气又回到之前害怕的样子,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事,我观察过了,二楼走廊有两个柜子和一个屏风,一般来说恐怖游戏里的鬼都是目力找人,我们只要在鬼出现时躲进柜子,然后绕屏风进卧室就好。”瓜子顿了顿,又说,“一会儿你就负责开门,把耳机摘下来闭着眼睛开,剩下的我带着你躲。”

 

“好的。”甜筒乖乖应声,深呼吸了几下,像是在为自己打气,然后说道:“我准备好了。”

 

“好,我数321,你就开。”

 

“3、2、1开!”

 

门打开的瞬间,刺耳的尖叫响彻庄园,女仆血肉模糊的脸从门后弹出来,几乎塞满了整个屏幕,然而瓜子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迅速拉着甜筒躲进最近的柜子。鬼女仆这次并没有因为丢失目标而放声大哭,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巡视着“L”型走廊。

 

甜筒的麦里传来稍显粗重的喘息,显然即使摘下了耳机,他依然听到了这恐怖的音效,随着鬼女仆接近会逐渐变得尖锐急促。瓜子紧张地从柜门的缝隙观察着鬼的动向,在她消失在拐角的瞬间拉着甜筒蹲在了屏风后面。屏风是斜着摆在走廊上的,刚好能造成视野盲区,瓜子卡住视野一点点挪动,终于等到鬼再次消失在拐角后才飞速地冲进了卧室。

 

“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确认安全后,瓜子长舒一口气,语气里带上了自己都没察觉的骄傲。

 

“怎么样,一遍过,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甜筒笑着应答。

 

“这里应该是你的出生点,现在看看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嗯,我看看,我记得我是在衣柜下面的柜子里找到的八音盒。”甜筒说着,操纵角色打开柜子,却没有看见八音盒,反而是一封发黄的信代替它躺在了柜子里。

 

瓜子打开了信:

 

 

 

亲爱的撒克逊:

展信安。

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离开了庄园。

我知道我的不辞而别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但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是受到诅咒的存在,本不应降生,若不是令尊的仁慈收留我甚至无法健康长大。但你,撒克逊,你是庞尔维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你将拥有财富、权利和幸福美满的家庭,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我不希望你会因为我而遭受厄运,所以我选择了离开。

希望你不要花费心思寻找我,庞尔维家族远比我更需要你,而我也会去到一个不会被任何人找到的地方。

祝您永远幸福。

你的

阿莫斯




————tbc————

就是说诈尸第一天就被lof的排版和审核折腾得死去活来(?

这篇是之前写过的一个片段的续写,终于下定决心开成连载,请把泪目打在公屏上

本章7000+,不出意外之后的更新也是这么多字数,章节数不确定,更新频率也不确定,但我尽量在这个暑假完结

食用愉快

 

 


沈三水.

暗月.19

19


徐必成走到肖温年身边坐下。

“年年,周五打滔搏你来看吗?”


“不来啦,要在基地直播呀。”

“等月底比赛我再来,反正也不需要我到场。”


徐必成打开手机给肖温年看了一个聊天记录

/湘军:我们打比赛小年来不来?

湘军:你把他抓过来行不行

湘军:好久没见他了🥲

湘军:诺队?

湘军:行不行?

湘军:求你了🥺

一诺:我问问他/


“他怎么发给你了?”


“肖小年要不要回忆一下你手机呢?”


手机…?艹,在基地,没带!

徐必成看肖温年一脸复杂就知道他想起来了。


徐必成轻轻敲了敲肖温年的脑门

“不是提醒过你了吗?没有手机你丢了怎么办?”...


19


徐必成走到肖温年身边坐下。

“年年,周五打滔搏你来看吗?”


“不来啦,要在基地直播呀。”

“等月底比赛我再来,反正也不需要我到场。”


徐必成打开手机给肖温年看了一个聊天记录

/湘军:我们打比赛小年来不来?

湘军:你把他抓过来行不行

湘军:好久没见他了🥲

湘军:诺队?

湘军:行不行?

湘军:求你了🥺

一诺:我问问他/


“他怎么发给你了?”


“肖小年要不要回忆一下你手机呢?”


手机…?艹,在基地,没带!

徐必成看肖温年一脸复杂就知道他想起来了。


徐必成轻轻敲了敲肖温年的脑门

“不是提醒过你了吗?没有手机你丢了怎么办?”


肖温年抱住徐必成的手臂蹭他

“不会丢的,年年很乖的,会一直跟着必成哥哥哒~”


“也不知道之前是哪个小朋友走丢了蹲在墙角哭。” 肖温年把羞红的脸埋进徐必成怀里。


“才没有呢…”


到了基地肖温年立马去找手机,打开微信就看到了曾湘军的短信轰炸。


/胖娃:2号比赛你来吗?

胖娃:你来好不好?

胖娃:好想见你

胖娃:年崽?

胖娃:在干嘛呢?

胖娃:怎么不理我🥺

胖娃:宝宝?

年崽:我可能会去现场

年崽:刚才在场馆,没带手机(。 ́︿ ̀。)

胖娃:那星期五见~~~~~

年崽:好der👌🏻/


这几天肖温年就一直在努力直播,尽量把直播时长早点播完,毕竟自己可能每次比赛都会被拉去现场,不早点播不行呀。


时间来到了4月2号


AG和滔搏在进场馆时碰见了。

曾湘军第一个上去从后面揽过肖温年。

汤佳杰看到曾湘军也把牵着肖温年的手放开,任由着曾湘军把肖温年带走。反正自己天天都能见到肖温年,不差这一会儿


到休息室后曾湘军就一直把肖温年抱在怀里,连坐都只能坐在他腿上。

肖温年自然也没觉得啥,坐在曾湘军腿上和一旁的吴育涛打闹,累了就靠着曾湘军休息一下。


“卷神怎么说?今天法刺最少得安排一局吧?” 


“看教练呀,但是说到法刺还是小年厉害。”


“玩尬的是吧,卷儿?”

“要说法刺还得是卡特,法刺的王呀。” 吴育涛笑着摸了摸肖温年的头。


陈正正的法刺是联盟公认的强,自然也是他们这些中路选手心中的偶像。

肖温年轻轻锤了锤曾湘军的胸口。


“好好打知道吧,把你们该有的东西打出来。”

“他们快打完了,我就先走啦。”


离开滔搏休息室的肖温年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

他打开手机发现是张世豪发的消息。


/CC:诺言明天回来你来吗?

小温崽:!!!

小温崽:我去问一下!/


肖温年先去找了叶靓说明了一下,叶靓同意了肖温年再发消息给菲菲姐请一天假。

菲菲姐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肖温年自然也没忘了和队里那些人说。


肖温年已经好久没见到郭桂鑫了,俩人不是一个战队的,不在一个城市。

去年的比赛郭桂鑫下半年都没打,就算去了现场也鲜少有机会见到他。

于是肖温年……失眠了


第二天的肖温年一整个人像是没了魂儿似的。

但他竟奇迹般的没啥黑眼圈。

看着迷迷糊糊的肖温年,汤连杰生怕一个不注意肖温年就一头跌进了面汤里。


汤佳杰下楼吃饭时从后面环住了肖温年,轻轻掰过他的头,给了他一个吻。


“怎么看起来这么困?”

“太激动没睡?”


肖温年头靠着汤佳杰蹭了蹭。

汤佳杰揉了揉肖温年的脸就要坐下吃饭了。

肖温年看着面前大半碗面感觉快崩溃了。


“笑神~”


正打算开吃的汤佳杰推开了面前的面,把肖温年剩下的拿到自己面前开始吃。


“笑神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你没事也不会叫他笑神啊。” 汤连杰看着汤佳杰一脸无奈直接替他回答了。


“才没有呢~”

“笑神就是最强的中单!”


“跟老帅卡特比起来呢?”


肖温年顿了一下,一头埋进汤佳杰怀里撒娇。


“妹妹~” 


汤佳杰摸了摸肖温年的头

“行了行了,去玩儿吧。”


“好的哦,妹妹和饼干好好吃,木啊~” 说完肖温年就跑走了










—无 法 获 取 用 户 名—
这张是单子,不公开使用 二编...

这张是单子,不公开使用

二编

本来,这只是张美术课摆烂摸的鱼

然后我的大冤种澈澈花重金让我画成电子绘。

算了,还是继续让我烂在草稿箱里吧

这张是单子,不公开使用

二编

本来,这只是张美术课摆烂摸的鱼

然后我的大冤种澈澈花重金让我画成电子绘。

算了,还是继续让我烂在草稿箱里吧

璟堾

关于我和我姐是怎么反目成仇的…

抖音:

我姐:我敲!瓜子和花卷的爱情好甜!......


抖音:

我姐:我敲!瓜子和花卷的爱情好甜!

                                              没错吧!我就说吧!:我

我姐:我这就去码文!(<——写在本子上) 

                         

                                     15:37

我姐:码完了!

         【图片】

                                                好甜!我爱了!:我

我姐:卷瓜yyds!

                                         ???不是瓜卷吗!:我

我姐:?!对家!白切黑小少爷×大学生网店店主!

         不香吗!

                           【总之一直在对骂】

Kole-Beet

汤圆的桌面

女孩子们的合照

绿崽娃娃

架子上乌龙的菜谱

书上有乌龙的图案(不愧为做菜好师父

做饭照片是之前汤圆邀请大家的 P2和P3

汤圆的桌面

女孩子们的合照

绿崽娃娃

架子上乌龙的菜谱

书上有乌龙的图案(不愧为做菜好师父

做饭照片是之前汤圆邀请大家的 P2和P3

吃货新哥爱美食
盘龙花卷嘎嘎好吃,想吃不会做的跟我一起来吧
盘龙花卷嘎嘎好吃,想吃不会做的跟我一起来吧
郑说电影zk
普通馒头吃腻了,试试这个双色花卷,不需要提前发面,好看又好吃
普通馒头吃腻了,试试这个双色花卷,不需要提前发面,好看又好吃
—无 法 获 取 用 户 名—

书到了,然后快速的进行了一个舔(雾)

P2无滤镜

书到了,然后快速的进行了一个舔(雾)

P2无滤镜

美食二哈
懒人一锅出:1个独特做法,既让花卷松软白亮,也让鸡肉滑嫩软烂
懒人一锅出:1个独特做法,既让花卷松软白亮,也让鸡肉滑嫩软烂
Emmy

今天的!!!突然畫了很多瓜子!!!

P4的麻花告訴我們要先擦草稿再卡閉塞,否則會翻車

順便把以前的順便勾個線!!!(不敢擦草稿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突然畫了很多瓜子!!!

P4的麻花告訴我們要先擦草稿再卡閉塞,否則會翻車

順便把以前的順便勾個線!!!(不敢擦草稿哈哈哈哈哈


高光爱好者

⚠️非cp向⚠️

测试朋友被亲时的反应

兮:没什么事干,搞下大卷子玩玩

卷:线下单杀🤬🤬🤬👊👊👊

(p2原梗

⚠️非cp向⚠️

测试朋友被亲时的反应

兮:没什么事干,搞下大卷子玩玩

卷:线下单杀🤬🤬🤬👊👊👊

(p2原梗

Bless姜竹川

这回真是官方先动的手了 我忍不jio啦!!!

这回真是官方先动的手了 我忍不jio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