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园

26299浏览    3877参与
核鑫玩佳

选秀(就当是恋爱节目吧)3

不喜勿喷


请勿上升正主


小学生文笔

――――――――――――――――――――――――――

(就当是恋爱节目吧)

――――――――――――――――――――――――――

“我们有见面了,我是主持人”


“经过两轮的作品,大家有没有更期待后面的作品”


“来直接上场,是我们的翔霖”


“日光明媚 蝴蝶与你缠绵”


贺峻霖温柔的声音传来,场下欢呼3秒又安静


“呼吸迷醉 当我身陷你的花园”


“我的喉咙  我的指尖”


“为你开成玫瑰”


“蔷薇花是  你发香的迷迭”


严浩翔成稳又深情...

不喜勿喷


请勿上升正主


小学生文笔

――――――――――――――――――――――――――

(就当是恋爱节目吧)

――――――――――――――――――――――――――

“我们有见面了,我是主持人”


“经过两轮的作品,大家有没有更期待后面的作品”


“来直接上场,是我们的翔霖”


“日光明媚 蝴蝶与你缠绵”


贺峻霖温柔的声音传来,场下欢呼3秒又安静


“呼吸迷醉 当我身陷你的花园”


“我的喉咙  我的指尖”


“为你开成玫瑰”


“蔷薇花是  你发香的迷迭”


严浩翔成稳又深情的声音,对上贺峻霖的眼神


“薰衣草是  你唇语细腻的催眠”


“灵魂绽放  肢体昏厥”


“渐欲繁花迷眼”


……………………

(这首歌有把我听哭)


“浩翔这次咋没唱rap ”


“呃呃呃,我不知唱啥,就不唱了”


“要不要来一段即兴发挥”


“行吧”


“我站在舞台太高他们够不到”


魔性的rap 声,正惊了成员


“不管功夫有多高  哥们时刻准备好”


“没时间陪你瞎胡闹”


盐汽水大喊“严浩翔别人都亲了,你快亲亲霖霖吧”


丁程鑫好像心灵相同,在翔霖准备下台时


“你俩咋不亲一个”丁程鑫调戏着


成员们表示,我们虽然是来选队长的,但这都第几个节目几次狗粮了!


现在又来一对,表示很无语


贺峻霖也就亲了下,就跑去丁程鑫那,真实丁程鑫


―转微博―


#翔霖都哭了

#好想的rap 太帅了

#盐汽水和丁程鑫真勇

#丁程鑫台下被真实

#下期泗源


―and ―

None

   后面还会发这些天有进步的 精图比如P6古风场景是目前在练习的, 有想约图的宝子们可以评论区留言,你给关键词句我出图,是无偿的~

   第一次玩LOFTER,就浅浅发下我刚入门的几张小破图叭,不是很好看我猜没人想要,纯属就记录一下成长过程

    赞转评+私信我=无水印原图,目前此条动态还不开放(因为我觉得不好看),实在想要私信我就可以了

    我后面发布的所有插图都可以做非主体商用,截取一部分做oc背景啥的也可以,但是...

   后面还会发这些天有进步的 精图比如P6古风场景是目前在练习的, 有想约图的宝子们可以评论区留言,你给关键词句我出图,是无偿的~

   第一次玩LOFTER,就浅浅发下我刚入门的几张小破图叭,不是很好看我猜没人想要,纯属就记录一下成长过程

    赞转评+私信我=无水印原图,目前此条动态还不开放(因为我觉得不好看),实在想要私信我就可以了

    我后面发布的所有插图都可以做非主体商用,截取一部分做oc背景啥的也可以,但是发布相关作品时要有标注出处

    希望大家有用到的可以返图,就酱~

洛汐晨

把美好的时光赠予你

这次上了淡彩

是A3的大作业

是找了很多素材进行拼贴(详见彩蛋),最后构成了我梦想中的花园

(最后是日常求评论)


把美好的时光赠予你

这次上了淡彩

是A3的大作业

是找了很多素材进行拼贴(详见彩蛋),最后构成了我梦想中的花园

(最后是日常求评论)



郗言超温柔
落日余晖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落日余晖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稿件勿用

落日余晖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稿件勿用

Threads

“花园”

  (2)


  “花语吗……是希望我成为那样的人吗?”


  p3

  “跟紧点!”


  朦胧的月光洒在队员们的后背上,高高挂着的圆月看着他们翻过一座又一座沙丘。


  “停下。”


  耶鲁罗斯用手语示意。


  “前方,哨所。”

  “哨所,未,看见,哪。”

  “石头,后面,暗,脚印,人。”

  “了......

  (2)



  “花语吗……是希望我成为那样的人吗?”




  p3

  “跟紧点!”


  朦胧的月光洒在队员们的后背上,高高挂着的圆月看着他们翻过一座又一座沙丘。

  

  “停下。”


  耶鲁罗斯用手语示意。


  “前方,哨所。”

  “哨所,未,看见,哪。”

  “石头,后面,暗,脚印,人。”

  “了解。”


  几个人静悄悄地靠近营地,耶鲁罗斯说这里是敌人的“眼睛”,长在国土上的别人的“眼睛”,因此“排异反应”很合理地解释了我们所做的一切,该除掉这只不属于自己的“眼睛”。

  

  “卧倒。”


  耶鲁罗斯扔出了一颗手雷。

 

  夜空中一粒尘埃拂过,顷刻间火光四溅,崩裂而出的木片插入细沙,几人借着爆破声制定了作战计划。


  “分头行动,‘矢车菊’,‘绿萝’和我一队,‘勿忘我’和‘太阳花’一队,开始行动。”

  “收到!”


  哨所的警报像半夜被吵醒的婴儿的叫声一样大声响着,红色的灯光四散开来。


  “敌袭!敌袭————”

  “刺啦————”

  “砰——砰砰————”

  “呃啊!”

  “卓尔!可恶,我看到你了,你(脏话)会开枪的老鼠!你呃?!”

  “你不觉得你很吵吗。……报告队长,这里是‘太阳花’,东部哨所清理完毕。”

  “做得好。前往北部哨所。”

  

  弗洛还没出手,几名敌人就已经丢掉了性命。


  “你还真能干啊……”

  “……嗯。”


  另一边由“黄蔷薇”带队的三人小队进入了西部哨所。


  里面只有一个人。


  “歌颂第七朵纯白之花的情人啊……请用大自然的手写出最美的诗吧…………哦?搅局者来了?”


  他轻捷地从窗台处跳了下来。


  “砰————”

  “砰————”

  “砰砰————”


  木板碎裂的声音接连不断,唯独没有血肉被撕裂的音效。


  “心急啊——这种狭小的空间确实不好躲避子弹。”


  身着黑衣的男人在月光下连续躲避了四颗子弹。


  “如此心急可不行。”


  他一拳打碎了玻璃,扶着上方的窗框在空中绕了半圈,最后落在了哨所顶部。


  “可恶!快追啊!”

  “——等等!”


  耶鲁罗斯没拉住格林,他一下子跳到了窗外。


  男人一把扯住了格林的衣服。


  “这么急着杀我?”


  “放开他!”


  耶鲁罗斯连续向屋顶开了数枪,木屑不断从上空落下来。


  对讲机中又传来了声音。


  “这里是‘太阳花’。报告,北部哨所清理完毕。”

  “快速前往西部哨所进行支援!”

  “收到。”

  

  趁着耶鲁罗斯和“太阳花”对话的时间,‘矢车菊’拿着手枪跳出了窗户,他在一瞬间内完成了空中转体、举枪、射击一系列的连贯动作。


  子弹平行人体射出,精准地落在了男人的手上,钢铁碰撞的声音随之传来。


  “‘矢车菊’!”


  “呃——有两下子。”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男人扯住“绿萝”的手松开。


  “接住了!”

 

  “矢车菊”在半空中用脚勾住了窗框,右手接住了落下来的“绿萝”。


  耶鲁罗斯也成功地抓住了“矢车菊”的脚腕,将他们一起拉了回来。


  “你的枪法不错。”


  男人的声音从上方响起,话说完的瞬间上方屋顶被一脚踩破。


  “钢铁之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应声落地。


  “砰————”“砰————”


  耶鲁罗斯又开了两枪,命中后只有钢铁的回响。


  “啧……”


  “浪费子弹!”


  男人冲了过来,耶鲁罗斯为了保护队友硬挡下了一拳。


  这一拳就将耶鲁罗斯嵌入了木墙中,扭曲的血肉从空中落下。


  “耶鲁罗斯!可恶啊!”


  “还有你的那份!”


  他又转身向着“绿萝”奔来。


  “这一拳就将你————”

  “叮。”


  金属碰撞声从他的手臂上传来。


  “你废话很多。”


  “太阳花”及时赶到了现场,用一把匕首挡下了一拳。


  p4

  “这力量?”


  “连这你都要说一句话吗?”

  “咔咔咔————”


   铁皮被摩擦出的火花撕开。


  “等会我啊!我还在后面呢!哈啊……哈啊……”

  “啧……”


  “太阳花”一脚将男人踢出了数米远。


  “怎么可能?!”


  “除了惊叹没有别的了吗?”


  “太阳花”猛地侧身向前滑行,右手向上一挥就斩断了男人的手臂。


  所有人都被彻底惊呆了。


  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砍下来的手臂,电线滋滋声不断响彻哨所。


  “太阳花”的花语多么热情,此刻大家却一点都感受不到,或者说是感受到了另一种“热情”的方式。


  “永远的闭嘴。”


  利刃像西瓜刀切开西瓜一样划开了男人的脖子,切开外面的铁皮后,里面的“西瓜汁”不断向外迸溅。


  “啧……麻烦。”

  “………………”

  “……这个时候,呃……哇啊,好厉害?该这么说吗?”

  “死弗洛,我建议你闭嘴喔,面对大佬要尊敬。”

  “那可是铁皮啊?铁的!刀……刀也是铁的!就这么……这么啪嚓一下!划开了?!”

  弗洛看向了“太阳花”,他一声不吭地在一旁擦着刀具,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

  “噗!”


  弗洛看到了墙里的队长,两人对视了一眼,耶鲁罗斯的脸上满是尴尬。


  “快把我整出来啊!卡住了!嘶……好疼!”


  经过一番努力之后,耶鲁罗斯像钉子一样被拔了出来。


  改造人…………已经出现这种东西了吗。


  



  

  


  




  

  

  


  

LI_JI
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Threads

“花园”

 (原创文)

   拥有永恒名义之人不懂「永恒」的意义。

  第一幕

  名为「悲悯」

  P1

  “耶鲁罗斯,这是你的名字。我将它赋予于你,是希望你能够拥有黄蔷薇一样的永恒笑容。”


  我是耶鲁罗斯。


  “这里是耶鲁罗斯,当前时间为十二月七日晚间七点十分。目前我军已突破敌军的‘新嘉德堡’战线,‘花园’作为后备军正在前往支援,报告完毕。”


  对讲机中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微弱幽暗的绿色荧......

 (原创文)

   拥有永恒名义之人不懂「永恒」的意义。

  第一幕

  名为「悲悯」

  P1

  “耶鲁罗斯,这是你的名字。我将它赋予于你,是希望你能够拥有黄蔷薇一样的永恒笑容。”


  我是耶鲁罗斯。


  “这里是耶鲁罗斯,当前时间为十二月七日晚间七点十分。目前我军已突破敌军的‘新嘉德堡’战线,‘花园’作为后备军正在前往支援,报告完毕。”


  对讲机中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微弱幽暗的绿色荧光显示着数字。


  “总部 MP 001”


  “收到,继续前进。”


  杂乱的脚步声掠过草地来到沙漠,沙漠中的寒冷夜晚给予双手血红的颜色。


  “耶鲁罗斯……”


  “嘘。”


  呼唤的声音被手势与口型中断,接替而来的声音来自于一队披着月光的敌军。


  “就在此地……不要打草惊蛇……那些……”


  凄冷月光下的草丛中喷溅出火光,足以击破耳膜的枪声打开了注定喧闹的夜晚。


  “唔啊!”

  “有敌袭!敌袭!”


  “耶鲁罗斯!你太心急了吧……”

  “再不行动就错过最佳时机了。”

  “啧……”

  

  拨动草丛的沙沙声和奔跑的脚步声都被枪声和叫嚷声遮盖。

 

  “我军遭遇突袭——”


  “蠢材,喊这么大声。”


  未说完的话语被利刃割开咽喉。

 

  “尝尝这个!”


  “哪个?”


  “咳呃!”


  手雷被一脚踢开,它前一秒的主人的血溅了一地。


  “卧倒!”


  绚烂的烟花绽放于夜晚,血色四溅,落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坑。


  “最后一个。”

  “砰————”


  最后的残留污物被火光清洁。


  “耶鲁罗斯,我还是无法适应你的作战方式啊。”

  “嗯。辛苦了。”


  耶鲁罗斯递给了格林普宁特一罐汽水。


  眼前的这位是我相处了两年的老战友格林普宁特,最近几天我被选为了后备军的队长。


  “嘛,不了。我们得快点赶往前线,不少人在等着我们。”

  “必要的补给……”

  “必要的补给也是作战计划中的一部分。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别学我说话。”


  草丛中又走出了一个人。


  这人叫瑞德·弗洛提·盖蒂莫里,是前几个月因伤被从前线调配回来的老兵,这几天伤养好了,要和我们一起前往前线。


  “他不要的话就给我吧,这在战场上可是得不到的好东西。”

  “你不怕子弹吧?死弗洛。”

  “哈?”

  “脸皮比钢板厚,死弗洛。”

  “嘁……”

  “给你了。”


  金属铁环被拉开,滋滋的汽水活泼地跳动。


  “耶鲁罗斯——我还没喝完呢,怎么走的这么快啊?”

  “你先喝着,一会儿再追上我们,你不是老兵吗?”

  “对啊,死兵弗洛~”

  “别给我加奇怪的前缀啊。”


  弗洛想了想又说。


  “等抵达下个补给站的时候队长说了,要给每人都发一包饼干!”

  “好!!”


  部队里除了训练外很少听过大家如此一致的声音,反倒令人感觉头疼。


  “啧……好,好,到了我会发的。”


  凹凸不平的黄色沙丘被众人踩出一个又一个脚印,风中的细沙将双眼的视线局限,无从安放的双手此时目标明确——挡在脸前。


  “起风了……坚持住,只剩下六百米了!”


  远处村庄微弱的灯火摇曳,不知是风还是别的原因,村庄的轮廓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风越来越大了!坚持住!”

  “耶鲁罗斯!‘矢车菊’和死弗洛已经被落在后面了!”


  呼啸的北风打转着声音,犹如恶魔之口的沙漠此时和北风有个阴谋——吞没这些无知的人们。


  “天啊!这风,认真的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人!拍成竖排!给我死死地抓住前一个人的肩膀!我不许任何人掉队!”

  

  我们能挺过这阵狂风的吧?所有人的心声和话语被即将带来死亡的怒吼风声堵的死死的。


  刚刚抬起的脚下狂风拂过,将脚底大力地抬起,举步维艰。


  在狂风中艰难存活并前行的人们眼前出现了希望——前面有一个背风坡。


  “呼……呼……所有人都还在吧?”

  “‘矢车菊’报告,我在。”

  “‘太阳花’。”

  “‘绿萝’(格林普宁特)和‘勿忘我’(弗洛)呢?!”


  风沙中出现了两个身影——是格林背着弗洛走来了。


  “报告,我们都在!”


  看来战场上能掠夺性命的不只是人类和冰冷的武器。


  P2

  狂风已过。


  “报告,这里是耶鲁罗斯。我们已经抵达第一个补给站,申请休息与整备,目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停下脚步,报告完毕。”


  “总部 MP 001”

  “收到,批准进行一小时的休息。”

  “呼……真险呢。”

  “死弗洛,我为了接落在队伍后面的你时差点被风刮跑!你的那份饼干归我了!”

  “啊?我又没说让你来接。”

  “行了别吵了,好好休息吧。”

  

  谈话间村民走了过来。


  “长官们,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们舟车劳顿,吃点东西吧。”


  一个身形佝偻,满发苍白的老妇人拿着慢慢一箩筐的胡萝卜和一只瘦弱的公鸡。


  “这样的话,那我们——”

  “我们不能收。”

  “诶?为什么啊长官。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

  “我们绝不会收下你们的东西的。并非我们之间没有信任,而是我们还有任务在身。”

  “这样啊,好吧,长官,您如果有困难的话请来告诉我们,我们都会尽力帮助您的。”

  “哪有,能让我们住在这歇息就已经是最大的帮忙了。您先回去吧,别冻坏了身体。”


  老妇人关上了房门。


  耶鲁罗斯什么都没有再说下去,他转身拿出了背包中的一堆饼干。


  “这有吃的,我们不能要村民的东西。”


  耶鲁罗斯一边缩着肚子一边这么说,他努力地不让肚子再警告自己到底有多饿。


  “队长,你不吃吗?”

  “谢谢你小菊,我不饿。”

  “耶鲁罗斯~过来一下,我有点事要说。”

  “嗯?”

  

  弗洛和耶鲁罗斯走出了房子,深邃的黑暗包围住了村庄,火光化作防线尽绵薄之力抵御寒霜,缺口的木栅栏里养着几只瘦弱的不行的鸡,由石砖砌成的老旧房屋零零落落地分布着。


  “你挺能装啊。”

  “呼……被你看穿了吗?”

  

  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星空。

 

  “我们亲爱的队长和我们一样,也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哦。”

  “别那么叫我。”

  “我的话重点在后半段。”

  “我比你更清楚自己,但我得负起这个责任。我必须带领你们,一个不差地抵达前线。”

  “真是伟大的理想和艰巨的任务呢~”


  包装袋被拆开的声音暂停了两人的对话,弗洛将饼干递给了耶鲁罗斯。


  “呵……吃吧。如果感激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弗洛前辈~’哦。”

  “你……”

  “行了,我先回去了。”


  房门打开关闭声音两次响起,耶鲁罗斯看着弗洛的背影消失在门处。


  “啧……”

  “弗洛还真是伟大啊。”

  “格林?你在这干什么?”

  “当然是边吃边偷听了。你啊,总是太勉强自己了,多犒劳犒劳自己吧。”

  “有吗……”

  “不自知啊。”


  格林也回去了。

 

  耶鲁罗斯不一会儿也回到了房屋内。


  一个小时的时光飞速流逝,对讲机准时响起声音。


  “总部 MP 001”

  “呼叫‘花园’第一后备军。”


  “报告,这里是耶鲁罗斯。”


  “即刻启程,你们的下一个补给站在北方108°的十公里处。”


  “收到。……所有人!集合!”


  耶鲁罗斯召集了所有人。


  “瑞德·弗洛提·盖得莫里(勿忘我)!”

  “到~”

  “格林普宁特(绿萝)!”

  “到。”

  “颇·路德·矢昼(矢车菊)!”

  “到!”

  “叁尼·福劳斯(太阳花)!”

  “到。”

  “耶鲁罗斯(黄蔷薇)!到!”

  “好了,点名完毕!现在出发!”

  “收到!”

  

  月夜之下,脚步声重现,没人任何事物能比过守护的任务。

  


  

  

  



  



  



  

  



  

  



  

孟德很忙
花園 - 久石譲

茸茸bgm 七(下)

茸茸bgm 七(下)

ww

五六十年代人的记忆

处处显露历史的沧桑

💡 拍摄灵感:历史

📷 摄影风格:电影

🎨 后期修图思路:夏日

五六十年代人的记忆

处处显露历史的沧桑

💡 拍摄灵感:历史

📷 摄影风格:电影

🎨 后期修图思路:夏日

蓝衣边走边画
水彩花园 花开年年岁岁

水彩花园 花开年年岁岁

水彩花园 花开年年岁岁

叶春春春
你温柔的样子,像夏日阳光一样暖

你温柔的样子,像夏日阳光一样暖

你温柔的样子,像夏日阳光一样暖

。Curry
第三张 独眼之地

第三张 独眼之地

第三张 独眼之地

画着画不完的画

月下游园

夜色朦胧月光明,花香馥郁满园清。

人间最是多情处,不见故乡无数程。


古有苏轼寻张怀民夜游,今有吾独游于玫瑰园中。

月下游园

夜色朦胧月光明,花香馥郁满园清。

人间最是多情处,不见故乡无数程。


古有苏轼寻张怀民夜游,今有吾独游于玫瑰园中。

画着画不完的画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huhhuu
吾等乃地狱繁花,在此迎您参见阎...

吾等乃地狱繁花,在此迎您参见阎罗

吾等乃地狱繁花,在此迎您参见阎罗

huhhuu
莎士比亚的花园为每个心怀浪漫之...

莎士比亚的花园为每个心怀浪漫之人盛开(哪怕是近视眼)

莎士比亚的花园为每个心怀浪漫之人盛开(哪怕是近视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