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城

55.9万浏览    19762参与
夜弦大人
浴室滤镜是真的之花怜 不知道为...

浴室滤镜是真的之花怜 


不知道为啥从浴室里出来就会不大一样(情人眼里)你妈眼里你还是邋遢的你😶

浴室滤镜是真的之花怜 


不知道为啥从浴室里出来就会不大一样(情人眼里)你妈眼里你还是邋遢的你😶

君❂  楚歌

为太太的文配个表情包hhh

今天的花城主依然毛发旺盛jpg.

看什么看?没看过哥哥的头发吗?jpg.

@查理

点我收获快乐

为太太的文配个表情包hhh

今天的花城主依然毛发旺盛jpg.

看什么看?没看过哥哥的头发吗?jpg.

@查理

点我收获快乐

凌时

占tag致歉

长话短说,我又来占tag找作者了🌚

X•9应该是原作者的标注证明这是他的吧?或者是作者的简称?问题是X•9是谁😅

占tag致歉

长话短说,我又来占tag找作者了🌚

X•9应该是原作者的标注证明这是他的吧?或者是作者的简称?问题是X•9是谁😅

喵不二v

cn:虞余鱼于
摄影:喵不二v
后期:喵不二v

cn:虞余鱼于
摄影:喵不二v
后期:喵不二v

蓝青蘅

【花怜】追逐信仰

        本文文风偏暗黑,不喜者走。

  不标双引号的第一人称语句是花花的心理。

  .

  接下来请大家做好看前准备: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拿出耳机,把声音调到60%~70%

  🍀搭配张韶涵、肖战版《呐喊》食用更佳

  🍀回想太子殿下被万箭穿心的景象。


图源:天官赐福漫画

[图片]


正文:

  『我一个人站在放眼无际的荒原

  看着地的尽头天的边缘看不见』

  —

  身边是无穷无尽的惨叫声和血腥味……

  .

  手上是风干溅上再风干再溅上再...

        本文文风偏暗黑,不喜者走。

  不标双引号的第一人称语句是花花的心理。

  .

  接下来请大家做好看前准备: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拿出耳机,把声音调到60%~70%

  🍀搭配张韶涵、肖战版《呐喊》食用更佳

  🍀回想太子殿下被万箭穿心的景象。


图源:天官赐福漫画



正文:

  『我一个人站在放眼无际的荒原

  看着地的尽头天的边缘看不见』

  —

  身边是无穷无尽的惨叫声和血腥味……

  .

  手上是风干溅上再风干再溅上再风干再溅上的血液。

  .

  甩甩有几根被血液黏在一起的长发:我还记得……我还记得为什么要来这里……

  .

  第三次了,殿下——你等我!

  .

  你会等着我吗……

  .

  反手又是一阵凌厉的刀法,血液又一次溅上青丝、脖颈、肩头、手腕、皂靴、右眼——弯刀上的右眼。

  .

  皂靴踩着一只又一只懦弱逃窜的草精虫怪,踏着一点又一点星星欲灭的青色鬼火,蹴着一具又一具惨不忍睹的遗尸残骸……

  .

  『我一个人等待经过无限的时间

  感觉所有回忆旋转围绕我身边』

  .

  耳边又是熟悉的惨叫声——三百年来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耳骨间、发丝旁、骨血里的惨叫——神台上那白衣身影,那染了鲜红暗红的白衣身影!!

  —

  —

  “啊——!”

        .

        利箭颤抖着刺入心脏,没有溅起一丝血迹,却在拔出之时拽出一大滩鲜红的稠血!

  .

  你们放开他!!

  松开他!!

  .

  “啊!——!!”

  .

  被捅出一道剑痕的地方又被利刃割开,幸存的未断掉的神经也被猛地刺激后断掉。

  .

  这样做没有用!你们放开他啊,不要动我的神明!不要碰他!!啊——!

  .

  “呃唔——唔——!”

  .

  纤细却布满皱纹的一只手,攥着白嫩又粗短的小手,一起攥着芳心,像推纳鞋垫的粗针一般往心口处扎,剑刃穿过表皮刺入骨头觉得自己没有捅穿,拔出来又一次通入!被擒住的手脚剧烈而又无用地挣扎着,被紧捂的口中传出破碎却撕心裂肺的闷喊!

  .

  我要杀了你们!!

  .

  一小撮鬼火越烧越大,越烧越旺,覆盖了整个破旧的太子殿,从鬼火中化形的少年没有心情去看那些在火中挣扎呐喊的人们,他也不敢去看高台上,那被鲜血覆盖的高台之上躺着的,喉咙、胸口、腹部被捅得血肉模糊的,那一只被他供奉着的,放在心尖的太子殿下。他跪在那里,跪在血里,跪在台下失声痛哭哀号,仿佛整座山都在痛哭。

  .

  『现在回荡在天空的,只有悲凉的呐喊』

  .

  殿下,殿下……对不起……

  殿下……

  .

  我要拯救苍生!

  “跟随我,杀了他们。”

  如果天道认为我做得不对,那就是天道错了。

  “我当初,该杀死他们的,无知又愚蠢的贱民!”

  .

  『冷风吹皱一片水面唤醒沉睡着的时间

  隐约看见你的容颜只是眼神已经改变』

  .

  “既然没有名字,就唤你无名罢。”

  “谢殿下赐名。”

  .

  原本停息的阴风乍起,吹得眼前面戴悲喜面具的人儿浑身的缟素紧贴单薄的身躯。瘦削的肩膀,纤细的手臂,无不显示着他这几个月来悲惨的遭遇:

  贫穷——

  辱骂——

  欺压——

  “背叛”——

  友散——

  亲故——

  万箭穿心——

  饥寒交迫——

  .

  从云端跌进泥潭,挣扎无用,静待无用,求人无用。还有人一直把他往潭底按。

  .

  透过悲喜面具,似乎能看到那令无名魂牵梦萦的金枝玉叶的太子殿下现在的表情,那原本充满活力、骄傲神采的双眸……不复存在。现在那双眼眸布满了血丝,活力变颓靡,骄傲变黯淡,犹如一口干枯的古井:风来无纹,雨来无澜,人来无生。

  .

  “别用那个称呼叫我。”

  “殿下永远是殿下。”

  我的心爱之人,永远是您。

  .

  殿下,无论如何我都会追随您。

  .

  如果您不想拯救苍生,那我就杀尽苍生,我愿将杀戮之罪全部归到我的名下,就算这样会不得安息,我也愿,永不安息!!

  —

  —

  『我这一颗心从此再不会有别的方向』

  .

  马上,您就不必再受到这些伤害了!

  .

  轻轻吻过最后一座神像的眉心,他顿了一下,微微屈膝、偏头,吻上神像那冰凉的嘴唇。他站起来,紧紧抱住那毫无温度的神像,似乎抱地再紧些,怀中的东西就会回抱住他。

  .

  殿下,我好想,像现在这样,像拥着这座神像一般拥着你……

  .

  眼泪滑落,滚烫的泪水沾染了他周身的血腥气,打在神像的肩上,他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猛地转身!往洞口跑去,往外面的血腥之地冲去,往铜炉山中心的中心奔去!

  .

  这次,我一定会——

  —

  『Ho hi yian ho hi yian Ho hi yian ho hi yian』

  .

  “轰!!!”

  .

  铜炉大开,绝境鬼王出世!!

  那万众瞩目的新鬼王,身挂一件遍布刀痕,绛中寻缟,已经烂透的麻衣;脚踏一双蹚过血海,践过蚀骨,已经邦硬的皂靴;手持一把萦绕血气,遍粘怨气仍然锋利的弯刀。弯刀上那只活灵活现,布满血丝的眼睛与新鬼王那空洞洞的,血肉模糊的右眼眶相互照映着……

  .

  万鬼屈膝伏地,迎接他们这第三位绝境鬼王!神官蓄势待发,准备把新鬼王在最疲惫的状态下扼杀!而谢怜,刚刚商讨好了废品价格,只是看着铜炉山的方向,心中泛起了异样的感觉……

  .

  殿下,我做到了,你在看吗?

  .

  “轰!——轰——!!”

  .

  滚滚雷海和闪电集结成一张覆了半边天的光网,打开了仙京与人界的屏障——

  .

  天劫,是天劫!!

  .

  天劫?我何德何能,触发天劫?

  .

  新鬼王勾勾唇角,扯到嘴唇上因为干渴而掀起的死皮,渗出丝丝血迹。他周身爆出强烈的法力,那夺目的光芒甚至盖过了天劫雷海的光网。

  .

  衣袂轻飘,一股力量托着那坚硬如铁的皂靴往天空升去。那破损的缟衣变成了轻盈的道服,发丝以及脸颊上的血迹全部被抹去,弯刀刀刃上的怨灵被打到地上,在雷劫中痛苦地扭动着。

  .

  脚底站实,那还沾染着杀气的左眼携着空洞洞、血肉模糊的右眼混着背后依然大作的雷声扫过他周围的神官,手握剑柄的武神们和仍执律卷的文官们警惕地看着他。

  .

  殿下……为什么没有看到他?

  他不是飞升了吗?

  .

  “仙乐太子呢?”

  .

  在他张开口的那一刻,武神们的剑粉粉拔出,直指他的诸多要害之处。只这五个字,众人面上的细微表情就轮番变了一遭。

  .

  “他在第二次飞升后与君吾大打出手,被贬下去了。”

  .

  最终是一道女声解了他的惑,他微微眯眼,心中却是狠狠地失落一下。

  .

  “也就是说,他现在不在仙京,在凡间。”

  .

  众神眼中的那位新神官似是嘲讽一般勾唇一笑,后退一步,再一步,转身,往仙京的尽头跑去!

  .

  他要干什么?!!

  .

  既然仙京没有你,那我做神官又有什么意思?殿下,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做神官我做你的信徒,你被贬下凡我也不会在天界多待!风光无限又如何?不及你,都不及你!!

  .

  “回来,你会——”

  .

  『天晴朗,天蔚蓝,我的心,好黑暗』

  .

  “轰!!!”

  “轰!——!!!”

  .

  随着天劫雷声又一次奏响,那素衣身影奔到了仙京尽头——

  .

  纵身一跃——从仙京坠下!!

  .

  半空中,他张开双臂,吻着迎面来的阴风,拥着地下鬼魂的信仰,就这么,回到了铜炉山顶。

  .

  众鬼见到了怎样的一场景象?

  .

  那素衣之人,从天空的缝隙中,从滚滚的雷声中,从闪烁的电光中,从圣洁的祥云中,拥着阴风,张着臂膀,由至圣至尊的神官,又做回了至恶至强的绝境鬼王!

  .

  是什么原因,让他放着风光无限的神官不做,都到了天上又要跳下来自甘堕落?

  .

  那人却笑笑,站定,从山顶眺望繁华的人间,眼中柔光泛起。

  .

  不是自甘堕落,是追逐信仰,我毕生的信仰。

  .

  .

  ———————THE END———————


  

 
(花花跳下去的样子可以想象一下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中易遥跳河的场景)

  












。
【花怜】文 明灯三千为一人(上...

【花怜】文    明灯三千为一人(上)

原著向,婚后甜甜腻腻顺便打怪小日常。

数百年后,太子殿下再次被刺伤,本想掩盖,谁知抬头就是匆忙赶来的鬼王大人?(不刀不刀,我舍不得)

【花怜】文    明灯三千为一人(上)

原著向,婚后甜甜腻腻顺便打怪小日常。

数百年后,太子殿下再次被刺伤,本想掩盖,谁知抬头就是匆忙赶来的鬼王大人?(不刀不刀,我舍不得)

Flackobaby
【天官赐福】谢怜 / 花城 对...

【天官赐福】谢怜 / 花城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今天也是为花冠武神和血雨探花的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怜妹被我画的有点女相,但我真的尽力了555555


【天官赐福】谢怜 / 花城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今天也是为花冠武神和血雨探花的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怜妹被我画的有点女相,但我真的尽力了555555


可期

金枝玉叶养成记10

      今天是灵文的生辰,谢怜答应了要去上天庭参加灵文的生辰宴。

      今天一早,花城就跟在谢怜旁边:"哥哥,让我跟着你好不好?哥哥……哥哥~~我不捣乱。也不砸场子,我就去伺候哥哥吃饭好不好?"

       谢怜已经站在门口了,等着出门,拒绝道:"不行。昨天晚上灵文特意嘱咐我单独去。"...


      今天是灵文的生辰,谢怜答应了要去上天庭参加灵文的生辰宴。

      今天一早,花城就跟在谢怜旁边:"哥哥,让我跟着你好不好?哥哥……哥哥~~我不捣乱。也不砸场子,我就去伺候哥哥吃饭好不好?"

       谢怜已经站在门口了,等着出门,拒绝道:"不行。昨天晚上灵文特意嘱咐我单独去。"

      谢怜看花城变了脸,连忙道:"不过三郎还是很招人喜欢的,大家都很喜欢你的。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

      花城想了一下:"那哥哥把我做的饼干带上好吗?"

      谢怜:"我就是去吃饭去了,怎么还自带吃的呢?"

      然而……

      "太子殿下你怎么不吃啊?这可是上天庭最丰盛的饭菜了,平时应该吃不到吧?"灵文笑道,"不用拘束快吃吧。"

      谢怜看着桌上未挑刺的鱼,未剥皮的虾和那连骨头都要自己挑的排骨,笑得勉强:"确实很难吃到这样的饭菜。"

      以前谢怜穷的时候吃不到这样的饭菜,跟了花城以后,一顿普通的早餐都要比这好几百倍,这种饭菜怎么可能吃的到。

       谢怜勉强尝了一小块鱼,差点吐出来,味太淡。

      灵文以为谢怜不好意思,笑着夹了一块排骨给谢怜:"太子殿下虽不住在上天庭了但也不用跟我如此生疏吧,怎么这般拘谨?"

      旁边的慕情翻了了白眼,那天他代灵文去给谢怜送请帖,留下吃了顿午饭,虽然就四个菜,但个个都是色美味佳,一顿普通的饭就这样,更别说大型宴会了。这样比起来,灵文这饭菜倒像是在随手打发乞丐了。

      没办法,谁让花城主畏妻呢?怎么敢让谢怜受委屈。

      谢怜下去果然回去的很早,第一句话便是:"三郎,可还有什么吃的?"

      花城笑了:"我正等着哥哥回来吃饭呢!走吧,我准备了哥哥最喜欢吃的。"

      晚上,灵文打开谢怜送来的生辰礼…鬼市的著名小吃。

麋鹿同眠

双玄换命12

**若贺玄没有被换命展开的故事

**人物是秀秀的 ooc是我的


师青玄僵在原地,任游行的表演者们缓缓经过,周围的人群拥挤推搡,不少女人和孩子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上前看去,这看见了却又被吓得尖叫后退。


游行队伍非但脑门上各有利器,各自游行动作也不一致,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肠穿肚烂,有的在地上爬行,哭天抢地。到了后面更夸张的是几个人抬着木头架子,横梁上吊着一个白衣女子;后面还有两个人拖着一个人,那人脸朝下被一路拖行,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风青玄怔怔看着,旧日的情景夹杂着幽幽的乐声,不容他拒绝般扑面而来。


一样的惨景,一样的陈尸遍地。他看着眼前面目全非...

**若贺玄没有被换命展开的故事

**人物是秀秀的 ooc是我的




师青玄僵在原地,任游行的表演者们缓缓经过,周围的人群拥挤推搡,不少女人和孩子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上前看去,这看见了却又被吓得尖叫后退。


游行队伍非但脑门上各有利器,各自游行动作也不一致,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肠穿肚烂,有的在地上爬行,哭天抢地。到了后面更夸张的是几个人抬着木头架子,横梁上吊着一个白衣女子;后面还有两个人拖着一个人,那人脸朝下被一路拖行,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风青玄怔怔看着,旧日的情景夹杂着幽幽的乐声,不容他拒绝般扑面而来。



一样的惨景,一样的陈尸遍地。他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尸体,其支离破碎的程度足以看出下手者的恨意,每一刀都是带着无穷无尽的愤懑与绝望,每一刀都是发泄。尸体把整条长街都占满了,一眼望去仿若人间炼狱。


而长街的尽头,站着他。


筋疲力尽,恨意滔天。满手鲜血,满心绝望。


他实在是恨透了,受够了,满心里只想着同归于尽。他面对着满目疮痍,内心毫无感觉,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


是梦吧。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或者说是怎么死去。他只知道面对着第无数个为难他的人,觉得真是够了,一切都结束吧。


他拔出了剑。


怎么会这样呢,这些人说起来是很无辜的,并没做过什么极大的坏事,反倒是他,相较被杀掉的那些人来说,杀孽深重,犯下了大罪。他们有的不过是给他的酒掺了假,他上门理论,反被对方说得无地自容变本加厉的难堪;有的是家道中落后打着亲戚的名义欺负他们年幼,强夺他们家的财产和房子。他无法,兄长那时又苦于修炼未成,去对簿公堂,不料青天被孔方兄一现,立刻不问青红皂白斥责他们兄弟二人挥霍无度不识好歹。有的是惯会小偷小摸的,拿了他的钱袋一转头肆无忌惮地当着他的面花出去……


他一开始会去理论,去辩解,去对簿公堂,甚至会拳脚相加。可是,理论从来说不过商人一张巧嘴,辩解从来没人听,对簿公堂,遇上的都是狗官,拳脚相加,要么打不过,要么他倒霉崴了脚。


总之,他事事不顺,路路不通。被嘲笑,被打压。无数次想我曾经造了什么孽。


他其实知道,他没造什么孽,他只是早就被判定,不得善终。


那些人,小恶罢了,真要按律法论起来,关进监牢里也是几年的事,起码罪不至死。


无关紧要的。


可是每一件小恶,每一点伤害累积起来,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人,由身到心。


经年累月的重压,且他从小被父母娇养,以前在父母庇护下时受了伤吃了亏,回家还有父母的安慰和安抚。后来父母也没了,哥哥无暇顾及他,他只有一个人面对那个三百年的老精怪。听着他日复一日在他耳边或轻声或尖利地说:


"不得善终,不得善终。"


他逐渐长大后,发现了酒这个好东西,可以让他短暂地逃离那个无处不在的声音,逃离这个充满了恶意的现实。


哥哥很担心他,拼了命的刻苦修炼,为的就是救他。师无渡想尽快飞升,尽快把胞弟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他深知胞弟自小并无什么坚定心志,万一来不及,不等他飞升,即有可能一死了之。


他不想接受至亲就这样不清不楚地过完他的一生,他的弟弟值得很好的人生。


他没有多虑,一次酒楼高台喝酒,师青玄尽可能小心了,结果不知脚下怎么一绊,整个人摔下了高台,摔断了腿。


他闻讯赶回,师青玄面色惨白,刚被从医馆接回,婢女在帮他处理其他擦伤,他浑然不觉,对师无渡说:"哥,我受够了。我活着为了什么啊,我到底为什么遭受这一切啊。"


"为什么啊,哥,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语气很平静,师无渡的心却前所未有地在颤动,尽量平和地说:"青玄,没事,等哥哥,再等等哥哥,哥哥救你。快了,快了,再忍忍。"


师青玄盯着他,他亦看着师青玄,心里满是悲伤和恐惧:"相信哥,真的。哥哥一飞升,就把你提上天庭。它再厉害,也不可能追到天上去。"


师青玄说:"好的,我听哥的。"随后垂下了眼帘。


师无渡记得,那是师青玄少有的不是人间潇洒客的情态。


师青玄虽天生厄运缠身,他却总摆出一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一副无惧无畏的模样,叫人找不到一点同情他的契机。他不想要别人同情的眼光,也不想摆出一副丧家之犬认命的模样,他甚至苦中作乐地想,就算不得善终,也把这短短数十年华过够本,过一天算一天,起码临死不会后悔。


可是他低估了厄运,厄运终究不是小打小闹。是父母离世,家破人亡。是家财散尽,衣不蔽体。


哥哥不能帮到他,他只求厄运不会波及到哥哥。有时候不想打扰正在潜心修炼的哥哥,他会将遭遇的事隐瞒下来,不想让哥哥更加累,肩上的压力更重。



直到那天,师无渡出了岔子,陷入昏迷。几天几夜未醒。


师青玄想尽了一切办法,道观长老也表示束手无策,从未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根源也无从追究。师青玄看着师傅手忙脚乱,觉得这是轮到哥哥了。


他的凶恶命格,终究波及到了哥哥。


他摇摇晃晃下了山,没再去求医问药,而是下意识去了酒楼,点了一壶黄梁醉。小二端上桌,他失魂落魄,斟了一杯就一饮而尽,随后直接喷了出来,把酒杯狠狠砸到地上。


声音很响,小二慌慌张张跑上来,他的眼睛已经带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猩红,沉声道:"掺了水,还有劣酒。"小二赶忙解释,随后大堂经理也来了,他根本听不清面前的人在说什么,只看见他们的嘴一张一合,在辩解。


又似在嘲笑。


他拔出剑,神情不复往日恣意,恶狠狠似厉鬼,一剑劈了面前的桌:"欺 人 太 甚!你们!欺人太甚!"经理大惊,想避开已是来不及,被一剑砍翻。随即师青玄冲出去,找到师家旧宅,一脚踹开大门,仆从慌忙要去禀告,他一脚狠命踹出,踢得仆从爬不起来。提着剑杀入上房,面对惊愕的自称是他们家亲戚的人举起了手中的剑。


随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抬头,那些曾经为难过他,他哥哥,他的父母的人,横七竖八躺在了地上。他们的血液不断流出,在他面前渐渐汇成了四个大字。他一生的诅咒。

他用剑撑着,剑在颤抖,似强弩之末。


他的眼前越来越模糊。


他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双手双脚。他的神智被焚烧殆尽,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没有自裁。原来不论娇养还是穷养,人的心志是共通的坚韧。


"玄儿。"是母亲在唤他。


他想睁眼去看,却一丝气力也无。


他不能够,他缓缓倒下。


"嘣。"


剑断了。

——————tbc——————

风青玄的一些事


其实我一开始有想过血社火的屠杀能不能够避免,但是想想,洁白无瑕永远不会淬炼出从铜炉山闯出的鬼王的所以……

这刀子 必须有

黄叽

关于花城主和太子殿下的婚后生活

ooc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       ~( ̄▽ ̄~)~………………………………


        老早之前,花城主诞辰时。不知哪家的小鬼兄送了一瓶得子丸。

         谢怜当时虽说有些羞耻,但还略感好奇,悄悄把装那东西小木盒子给藏起来了。...


ooc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       ~( ̄▽ ̄~)~………………………………




        老早之前,花城主诞辰时。不知哪家的小鬼兄送了一瓶得子丸。

         谢怜当时虽说有些羞耻,但还略感好奇,悄悄把装那东西小木盒子给藏起来了。

         真是时光如白驹过隙啊,谢怜想。虽说三郎依然对自己宠爱有加,但他还是担心总有一天,感情会淡。(自信的女人最美啊!呸,男人。黏黏上!)

         “生活总需要有些乐趣嘛,给三郎个惊喜吧,”太子殿下不知是不是在对自己说。

         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xxoo前, 太子殿下一本正经小心翼翼的吞了一颗。

         

         据当事人花总说,他家哥哥当天的夜里格外兴奋。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



         三月后……

         最近谢怜总在想那瓶得子丸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么长时间都没反应。怪糟心的。

         “哥哥,又想什么事情吗。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 花城一直被瞒在鼓里。(有点可怜hia)

          看哥哥闷闷不乐,城主又是豪气的安置了一桌吃食,都是谢怜最爱的。

          鬼市某角落:“噶,城主对大伯公还是这么好啊噶。”   “可不是嘛,人家超羡慕的。真是好①对郎才郎貌”

           两人几百年过去了,仍是蜜里调油。鬼市邻居们都这么评价。

           “呕~”这边正笑着闹着,千灯观里就出状况了。太子殿下突然开始干呕。

            花城眉宇间出现了一瞬凌冽之气。以最快的速度吧哥哥抱到塌上,把其揽在自己怀里查看了一番病因。

             没什么问题,但是令花城奇怪的是自家殿下的腹部倒是有些异动。像是有个小生命。

            不过很快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一是殿下本就为男儿之身。二是没有谁有胆子给城主夫人送些乱七八糟的药的。除非……没有除非,不太可能。

             “…………三郎。”殿下赶着点醒了,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和花城坦白。也确实一五一十的坦白了。

             “殿下,你大可不必的。三郎永是你最忠实的信徒啊。” 花城主不行要小孩子,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太吵了。想撕了熊孩子

             但,谁让他将会是哥哥的骨肉呢。他自然是不舍得动分毫的。



              没几天,大伯公怀胎的消息就传遍了黑市天庭。前来拜访探望的人不少。不过都被三郎黑着脸谢绝了。

               谢怜把小小花的名字都想好了。

               就叫“花从心”!    乳名“谢小花”



               fafa:(ノ=Д=)ノ┻━┻






END

          

             

             


夜逸

【花怜】超凶的小红花(5)

原著向,花花还童,弥补怜怜的遗憾,本篇含双玄小广告。

以下正文:

自居所走到山下市镇可不是几步的路程,昨晚又下了一夜雨,更是难行。谢怜本想背着红红儿走,可是小崽儿执意不肯,只好牵牢他的小手,并而同行。

红红儿不会向谢怜说自己累了,谢怜问起他时,也只是仰起小脸摇摇头,握着谢怜食指的小手攥得更紧了,小腿也迈动得越加卖力——这孩子不想成为谢怜的拖累。

谢怜看在眼里,了然于心,经过一片樱桃林,谢怜擦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面上作出几分疲态,拉着小崽要休息一会儿。

谢怜打开水壶递给红红儿,小家伙慢慢喝水的模样可爱至极,谢怜不禁伸手想揉几下。

寒光忽闪,谢怜眸光一凛,指节如闪电般挟住,却捉了个空,...

原著向,花花还童,弥补怜怜的遗憾,本篇含双玄小广告。

以下正文:

自居所走到山下市镇可不是几步的路程,昨晚又下了一夜雨,更是难行。谢怜本想背着红红儿走,可是小崽儿执意不肯,只好牵牢他的小手,并而同行。

红红儿不会向谢怜说自己累了,谢怜问起他时,也只是仰起小脸摇摇头,握着谢怜食指的小手攥得更紧了,小腿也迈动得越加卖力——这孩子不想成为谢怜的拖累。

谢怜看在眼里,了然于心,经过一片樱桃林,谢怜擦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面上作出几分疲态,拉着小崽要休息一会儿。

谢怜打开水壶递给红红儿,小家伙慢慢喝水的模样可爱至极,谢怜不禁伸手想揉几下。

寒光忽闪,谢怜眸光一凛,指节如闪电般挟住,却捉了个空,定睛一瞧,原来是小崽儿头上的绿叶不堪重负,折腰落下积存的雨水。

轻舒眉梢,谢怜接过红红儿递回的水壶,揽过小家伙让他坐在自己怀里。

轻风徐徐吹拂,更多清凉水珠撒下,谢怜不禁仰起头:密匝匝的枝丫上硕果累累,樱桃已经成熟,红彤彤的,还缀了些水珠,在阳光下闪烁摇曳,煞是好看。

谢怜摘了几串樱桃给小崽儿,看着他被樱桃汁染红了唇,高举小手把那甘甜多汁的果子送到自己唇边,眼里似有星辰涌动。谢怜咽下果子,总结出一个词:天真烂漫。

稍作休息,一大一小继续赶路,不多时便到了目的地。百年过去,太苍山一带越加繁荣,恰逢天气极好,街行人络绎不绝,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一派热闹非凡。

谢怜今日要处理的,是一位大信徒的祈愿。

林家是此地方圆百里的商贾大户,而家主便是林员外,娶过三房夫人,但一直没有子嗣,年纪大了,也不再抱什么念想。未曾想到,年过半百,老树新花,正室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大喜过望,视若珍宝,取名为林珍。

林珍自幼对花鸟鱼虫不感兴趣,却很喜欢蛇。林珍八岁生日这天,仆人从山上捉了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装在密实竹笼里献给他,林珍十分喜欢,走到哪里都带着它。不想第二天清晨,林珍便失踪了,无论怎么都寻不到,那条雪白的小蛇也不见了。

有人说,山上有一蟒蛇妖,那条小白蛇怕是它的亲族,让林小少爷遭了报复。

林员外急得病了,跪在神堂老泪纵横,额头都磕出了血,只求能救他的儿子。

谢怜敲开了林府的门,说明来意,看门的仆人不敢怠慢,把谢怜请了进去,闻讯而来的林弘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几乎是奔去见客,抓住谢怜的手就不放了。

“道长啊,请您一定要救救珍儿,他是我的命啊!您若是救了珍儿,林某一定重金酬谢!”

谢怜好不容易摆脱牛皮糖般的林员外,安抚了他几句,便要在林府四处察看一番。

红红儿看起来不太高兴,拉着谢怜的手,走在谢怜和林员外的中间,把他们远远隔开。林员外救子心切,并没有注意。与他们同行的,便是捉回那条白蛇的人,也是看着林小少爷长大的贴身仆从林弘。

林弘面色十分憔悴,十指缠满了绷带,目光不时凝在红红儿身上,想是见了年龄相仿的小孩,念起少爷了罢。

谢怜去了林小少爷的卧房,正四处察看着,忽听一惊叫,转身一看:只见被子掀开,床榻上蜿蜒着好些小蛇,吐着信子,扭动在绣花褥子上。林弘抓着被子一角,两股战战。

站在一旁的林员外更是受了惊吓,叫了一声“我的儿啊”便晕过去不省人事,被闻声而来的家丁们手忙脚乱扛走了。

旁人见了一床蛇,只觉头皮发麻,不敢上前,谢怜让红红儿在一旁等他,便走上前,捏起一条蛇的七寸,上下左右翻看一会儿,便放了回去,正欲再抓一条,便被撞开了。红红儿站在他原本的位置,一条黑蛇咬在他瘦小的手臂上扭动着躯体,谢怜瞳孔一缩,闪电般的出手掐爆了它的脑袋。

想必是这条黑蛇鬼鬼祟祟缩到谢怜手臂下方,弓起身想给他一口,被红红儿看个仔细,冲过去推开谢怜,使它的阴谋流产了。

谢怜蹲下身,握着红红儿的手臂,眉心微蹙,挤着那两个血洞,垂下颈子吮了吮,见流出的血是红色的,才稍稍放下心来。

红红儿见谢怜脸色不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着小脑袋,另只手背在身后。

谢怜本想责备,花城那张少年像的脸浮现在眼前,他发脸色及其差,小心划开谢怜的手臂,为他吸取蝎尾蛇的毒。

回过神来,那张少年的脸与红红儿重合在了一起,谢怜鼻子一酸,入了喉头的话也止住了,只是找仆从要了绷带和药水,处理了红红儿的伤口,沉默片刻,拍了拍小家伙的头,沉声道:“以后不许这样了。”小崽见他消气了,用力点了点头。

谢怜找了一只筐子,把床上的蛇都放了进去,交给家丁。闹了一圈,已入了夜,林员外也醒了,见到谢怜便苦苦哀求,说儿子没了自己这条老命也就不要了。谢怜安抚了一会儿,承诺自己一定会前往那座山上,把他的儿子给他带回来,林员外喜极而泣,抓紧谢怜的手连道活神仙,念得谢怜一瞬间险些忘记了自己是真神官。

林员外设宴款待谢怜,叫了车马,准备明日一大早就送谢怜到雀灵山。

宴席上,林员外瞧了瞧正在咬鸡腿的红红儿,疑惑道:“道长,这孩子看起来不像出家弟子,为何与道长...”在一旁斟酒的林弘也直直看向红红儿。

谢怜喝了口茶:“这是我俗家时的弟弟,来投靠我的。”

小崽眨了眨眼,跟着谢怜的话点头,谢怜又夹了一块鸡肉给他,他便继续吃了。

林员外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赞叹:“道长弟弟虽年纪小,却敢舍身救兄,真是有情有义,将来必成大器啊!”

谢怜心道:您没看错,这孩子确实成大器了。

晚饭过后,林员外安排了客房给谢怜住下,那间华丽居室对面却是格局相对简单的房屋,林员外歉意道:因为林小少爷的八岁生辰,他请来了不少宾客,客房只剩下这一间,对面的是仆人的居所,并非林某刻意不敬,还请道长不要嫌弃。

原来林员外待下人十分宽厚,每个下人都有单独的房间,虽不如主人房子那般华丽,装潢也颇讲究。

谢怜当然不是在乎那些繁文缛节的人,送走了林员外,便要来些热水,调好水温端着木盆回屋,让红红儿在榻上坐下,自己则蹲下身,挽起衣袖,刷刷两下脱了他的小靴子,把那双小脚按进温水里。

白天带着小崽走了很远,谢怜想给他泡脚解解乏。

小崽儿忽然像一只着急的小狗,挣扎了一会儿,努力想起身拉起谢怜,好半天才憋出几个字

“殿下,使不得!”

谢怜愣了一会儿,噗嗤笑了,握住人儿的小脚丫按着穴位,漫不经心的逗着他

“叫错人啦,我可是你哥哥。”

屋里安静了一会儿,谢怜终于等到了那一声奶萌奶萌的“哥哥”,心都化了。

红红儿低着小脑袋,小手扒着谢怜的胳膊

“哥哥,这不行的...我自己来。”

谢怜忍着笑,继续按摩着那只小小的脚,唇角却上扬着。

“怎么,弟弟是讨厌哥哥么,都不想让哥哥碰你?”

“没有!”红红儿急忙否认。

“那就别乱动。”谢怜已经快崩不住了,好在红红儿不再说什么,两只小脚也不在绷得那么紧,谢怜拢了它们,不一会儿就按完了,换了盆新的水准备自己也泡泡,红红儿跳下床坚决要帮他洗,谢怜推辞不过便答应了。

看着小家伙一脸认真的学着他给自己按摩,按的还很不错,谢怜欣慰极了,搂了小家伙啵一口小脸蛋。

谢怜让小家伙睡在床榻榻里侧,随即躺在床上想事情。

一整天,都是蹊跷至极:捉了小白蛇的是林弘,但遭报复的却是小少爷林珍;林珍是在卧房消失的,若是妖邪所为,必留蛛丝马迹,但是谢怜里里外外查看一番,一丝妖气也无;林珍床上的蛇没有一条是带毒的,且体积小,几乎不能伤人,用这些蛇摆在这里,达不到报复的目的..

正想着,一阵风吹来,屋里火烛全灭,谢怜心中警铃大作,却没有起身,躺在枕上佯作睡态。

屋内忽有一年轻男子的声音响起“贺兄,看看你,都被人造谣到头上了,怎么还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今天必须和他们把话讲明白,不然,你就别想走!”

“我根本不在乎这种事。”另一男声响起,冰冷中又带些许不耐烦。

谢怜心里一惊,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动。

“你不在乎我在乎!我不可能由着那些人胡说八道...我看看,这个应该就是那个道长了吧,咱们一起托个梦给他,让他转述给那老员外就好了。”

二人争论着,脚步声靠近。

“二位不必托梦了,我还醒着,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

谢怜端坐起身,看向来人。

月光之下,一位白衣人与一位黑衣人立在床头,只见那白衣人相貌清秀,华丽银饰束发,手持折扇,腰系玉带,上面刻有云月风旋,羽衣飘逸;黑衣人则面相俊美,气质清冷,黑衣上缀着金蟒鳞纹,暗光浮动。

不是师青玄与贺玄又是谁人?

师青玄惊了一下,缓过来后握着折扇走到谢怜面前,好奇打量着。

面对这张友人的脸,他对自己的眼神却是完全陌生的,谢怜心中五味陈杂。

百年前,衰老的师青玄在破庙中去世,全城乞丐为他送行,没人注意到,一个目光暗淡的小乞丐拿着破旧的风师扇消失不见。而师青玄一生为善,将入轮回,得到福报。

谢怜也曾欲寻找转世的友人,但转念一想,既然轮回,便一定会忘记前世的喜怒哀乐,何必又再去刻意寻他,让他重温上一世的痛苦呢?便作罢了。

谢怜仔细打量了师青玄,确定现在的师青玄是妖体,灵力充沛,体态轻盈,多半为珍禽化妖,而一旁的贺玄在一旁默默给谢怜递眼色。

谢怜还未开口,师青玄便抢先搭起了话:“这位道长好面善,我仿佛在哪见过你....不过我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要说的!一会儿我们再交个朋友好好聊聊。”

贺玄立在一旁扶额,谢怜则暗道师青玄善交好友依然没有改变。

师青玄微笑着一拱手“在下师青玄,是住在雀灵山上的白孔雀妖,这位是贺玄公子,是蟒蛇妖,兼我最要好的朋友。”

“那是谁,我怎么不认识。”贺玄冷声

师青玄大怒,要求贺玄必须承认他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屋里一时鸡飞狗跳。

谢怜阻止不得,忽然感觉衣角被扯了扯,回身一看,红红儿揉着惺忪睡眼,被吵醒了。

tbc

没错,这篇有双玄小广告,我想写完小红花后单独开篇双玄,伪蛇妖×白孔雀设定,作弊解开双玄死局,转世有,故人有,不知道会不会雷到人...不过我还是很想写的,因为太想让双玄有个美满结局了。

大龄巨婴

搭配你们小勺老师福字的门神花花。

参考了唐卡。我家附近好像没比较好的快印店自己来不及印了~这张开放一到两张的自印,还有一张门神怜怜你们等等六六!

搭配你们小勺老师福字的门神花花。

参考了唐卡。我家附近好像没比较好的快印店自己来不及印了~这张开放一到两张的自印,还有一张门神怜怜你们等等六六!

蓝墨忘羲(浅缘)
知道那些特别明显的红色是什么吗...

知道那些特别明显的红色是什么吗?

是我的口红………

知道那些特别明显的红色是什么吗?

是我的口红………

明灯三千花开满城
終於有電繪版了(拍手拍手((啪...

終於有電繪版了(拍手拍手((啪几啪几啪几

過了這麼多年

終於有願意陪著太子殿下一起傻的人了

😁😁

終於有電繪版了(拍手拍手((啪几啪几啪几

過了這麼多年

終於有願意陪著太子殿下一起傻的人了

😁😁

王小花
#带着花怜去广东#旅游的脑洞,...

#带着花怜去广东#
旅游的脑洞,第一张终于终于终于好了!
(不要弃不要弃不要弃不要弃……(●°u°●)​ 」)

#带着花怜去广东#
旅游的脑洞,第一张终于终于终于好了!
(不要弃不要弃不要弃不要弃……(●°u°●)​ 」)

秋雨老大
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了? 当时……...

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了?

当时……好像是一时起兴画的情头?

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了?

当时……好像是一时起兴画的情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