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城

166.2万浏览    33621参与
云缨.

花怜.我的民间夫人6

谢怜躲在某个角落,窥探


三郎一直看着她胸前的衣服在慢慢散开


“三郎,你看,师青玄把水师带走了!”


“三郎……”


谢怜半点疑问


“三郎,你看哪呢???”


谢怜下意识捂住胸口


“三郎,你干嘛???”


三郎向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三郎!”


“三郎!”


“三郎!……”


谢怜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女儿身


“……”


“诶,是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在干嘛?诶,城主身边的那女人又是谁啊啊啊!”


一只女鬼,哦不,一群披头散发的女鬼


围绕着三郎和谢怜


在一边抱头大叫,谢怜没说话,只有女鬼们的痛哭声


三郎,“滚...

谢怜躲在某个角落,窥探


三郎一直看着她胸前的衣服在慢慢散开


“三郎,你看,师青玄把水师带走了!”


“三郎……”


谢怜半点疑问


“三郎,你看哪呢???”


谢怜下意识捂住胸口


“三郎,你干嘛???”


三郎向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三郎!”


“三郎!”


“三郎!……”


谢怜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女儿身


“……”


“诶,是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在干嘛?诶,城主身边的那女人又是谁啊啊啊!”


一只女鬼,哦不,一群披头散发的女鬼


围绕着三郎和谢怜


在一边抱头大叫,谢怜没说话,只有女鬼们的痛哭声


三郎,“滚。”


“可是,城主大人?!”


三郎速速的帮谢怜穿好衣服


“给我备好轿子,我要送我的夫人回府。”


“等等,三郎,你?”


谢怜回头望过


“姐姐,我还有一个名字姓花名城,自己取的。”花城说。


“我其实……”


还未说完,花城又接着道,“你其实很想知道吧,我的身份?”


“这……”


“这个之前就没有打算告诉你,怕姐姐接受不了。”


“我只是……”


“女儿身?我知道,所以不管是叫姐姐还是哥哥,都无所谓了吧。”花城又说。


“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讲完。”谢怜说。


“好,姐姐你说。”


“我其实一点都不在意你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身份?


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与人相交,看的是投缘不投缘,相性如何,又不是看身份。


我若喜欢你,你便是乞丐我也喜欢,我若讨厌你,你就是皇帝我也讨厌。


我只是比较好奇。”


花城听完了她的话,莞尔一笑


“姐姐说的非常有道理。做我的夫人?指日可待了。”


“嗯……??”


另一边


贺玄还是被师青玄囚禁了起来


每天


师青玄都会去给他盛饭,盛的满满的


这天


他没有再给贺玄送饭了


他遇见了自己的哥哥


并带回了风魇城


“青玄,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师无渡说。


“担心我?怎么不多担心自己一点!”


“什么意思?”


“贺兄没有真杀你,不代表不会对你做些什么?他一定是做了,做了还不坦诚?”


“青玄你忘了吗?他当时给了你两个选择,一个让我死,一个被扔去皇城当乞丐。”


“然后呢?然后我就死了,他还不会死心吗?”师青玄大叫道。


“不会。”师无渡闭上了眼,“毕竟是我骗了你们。”


“为什么?为什么?”


“青玄,都过去了,你也别在杀无辜的人了好不好?听哥哥的话,现在放手,然后回家。”


“不听!不听!你在我面前如此狼狈,而且又脏又丑,不行!太脏了!出去!你快点给我先出去!”师青玄一把拽着师无渡


往门外拖去。


师无渡看着他弟弟那红了的眼眶


已经无力挣扎了


“住手!”


贺玄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一棍子将师青玄打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不是被我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的?!!!”


“师青玄,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打我?打死我?怎么突然又有勇气来打死我了???”师青玄倒在地上,说。


“你给我看清楚,他可是你哥哥!”


贺玄一把将师无渡牵过


指着他道,


“你怎么能如此作贱?!”


“那你杀了我啊!”


“还是不敢了,哈哈哈哈哈”


突然,师青玄从贺玄身后冒了出来


“!!!”


贺玄顿时后退了几步


“贺兄,我突然有个好主意,我们来玩捉迷藏吧,怎么样?”师青玄说完


整个人就消失在了贺玄的眼前


“如果你能找到我,你赢了。如果你找不到我,你输了。就要留下来陪我玩一辈子!”


师青玄的声音飘荡在四周


茫然间,四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浓浓的雾散开,一巨大的迷宫完整显现了出来


然而,贺玄他们被困住了


“怎么会这样?”










生若流萤

不似当初别汝时(六)

 花妈妈上线啦!花花能不能认出来呢

                                              ...

 花妈妈上线啦!花花能不能认出来呢

                                                                                

       锁链从手中滑落,掉落在地发生沉闷的声响。

       抬手这个动作似乎耗尽了女人全部的力气,她想握住花城的手却只能无力地轻碰。花城眼前的一切就像慢动作一样,他看着女人的手无力垂落,看着白皙的指尖轻轻颤抖,看着晶莹的泪珠润湿颤抖的双睫。他本能地回手紧紧攥住这只手,就像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

      手中的温暖让他冰冷的手也沾上了温度,就像女人在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一样。花城脑中一片空白。他记得很久很久之前,冷得他只能无力啼哭,他用力伸出小手去攥住了一个人的指尖,也是这样一只手温柔的回握住他,温暖和清浅的花香包裹着他入眠。

        女人脸上划出水痕,花城回过神,恍然发现自己的泪水早已决堤,泪水打在女人的面颊上。你是谁?他想,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哭泣,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委屈,本能让他去靠近她,他透过这张与自己相似的面容感受着她的悲喜,感受着她的呼唤。

        女人胸口剧烈起伏,柳眉轻蹙,双睫轻轻颤动,她想睁开双眼,她感受到了这份悲伤,她想醒过来。蝴蝶银铃叮咚作响,浓郁的阴气沿着铁锁像棺材汇集,整个石室寒如冰窟。

        在地面上,黑云突然遮盖住南疆的天空,暴雨倾盆,万鬼同哭,怨气如一条条黑河在神树周围盘旋交融。

        仙京钟声大作,铜炉山轻轻震动。“一个鬼王出世了,”国师凝望着南方的异动,心中大骇,“这鬼王怎是依附天地怨气而生!哪个魂魄能扛住如此怨气!逆天而为必遭天谴啊。”

        山神立于树梢,垂眸看着四周,无奈叹息:“那个孩子居然真的回来了,只见一面,真的值得吗?”语毕一声苦笑,竟是说不出的哀伤。

        “殿下!”灵文的声音不似以往的冷静,而且那边听起来声音极其杂乱,谢怜一边抵御着透骨的阴寒,一边听灵文的通报,内心浮起一丝不详预感。“你们挺好,这个邪祟正在成绝!但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外面万鬼作乱,很不对劲,快阻止这个邪祟!”

       果然,谢怜苦笑:“其实,还有更不对劲的……”

       灵文沉默了一会儿,谢怜继续道:“这个绝姑娘,还活着。不是鬼怪那种活,她是个活人。”这下灵文那头所有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等一会儿,我想起来一件事!”梅国师居然也在灵文那,他大声喊到:“殿下,那是不是挂了个蝴蝶铃铛,我没记错是木巫族一种换运之术,不过……”通灵戛然而止,一切归于平静。棺中女人成绝了。

       花城依旧攥着那只手,似乎所有心神都被女人夺去,他看见女人呼吸归于平缓,皮肤透漏出血色,一切都与活人无异。女人红唇微启,发出几声微不可察的低吟。

       “红红儿……”微弱的呼唤却如巨锤狠狠砸在他的身上,他像捧着碳火一般猛地甩开手后退几步,近乎于惊恐的望着女人即将睁开的双眼。


        

源羽墨

咱就是说,好神仙啊!炒鸡好看的!忍不住买了一箱(´இωஇ`)

咱就是说,好神仙啊!炒鸡好看的!忍不住买了一箱(´இωஇ`)

1019

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修图,视频剪辑的,爱豆手幅,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扣11 !! ​白给~白给~ ​ ​​​

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修图,视频剪辑的,爱豆手幅,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扣11 !! ​白给~白给~ ​ ​​​

夜zi

【天官小剧场】成语猜猜猜

  • 天官内大部分人

  • 搞笑小剧场✨


导演:“为了增进大家对彼此的感情,并更深入的了解别人,我们大家一起玩猜成语的游戏吧(。ì _ í。)”

花城:“我与哥哥感情本来就很好,不需要通过玩这破游戏来增进,而且我不想了解除了哥哥以外的人!”

谢怜:“三郎,别这样,大家好不容易聚道一起~”

花城:“好的,都听哥哥的。”

导演:“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


 (导演内心os:他俩天天都秀恩爱,能不能顾忌一下我这只单身狗的感受-_-#)

 


成语【凯旋而归】...

  • 天官内大部分人

  • 搞笑小剧场✨



导演:“为了增进大家对彼此的感情,并更深入的了解别人,我们大家一起玩猜成语的游戏吧(。ì _ í。)”

花城:“我与哥哥感情本来就很好,不需要通过玩这破游戏来增进,而且我不想了解除了哥哥以外的人!”

谢怜:“三郎,别这样,大家好不容易聚道一起~”

花城:“好的,都听哥哥的。”

导演:“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


 (导演内心os:他俩天天都秀恩爱,能不能顾忌一下我这只单身狗的感受-_-#)

 



成语【凯旋而归】

裴茗:我每次打完仗都怎么样

灵文:抱得美人归

裴茗:???不是这个方面的,而且这不是个成语

灵文:得胜回朝

裴茗:对对对,接近了

灵文:凯旋而归

裴茗:答对了!

裴茗:但是我要在这里声明一下,我不是每次打完仗都去找女人

灵文:那为什么别人说裴茗是种马呢?

裴茗:啊这

 

 


成语【眉目清秀】

师无渡:这个成语可以用来形容你自己

师青玄:哥,你需要具体一点,太多词可以形容我了

师无渡:形容你的外表

师青玄:我肤白,貌美,大长腿

师无渡:一个成语,形容你长得很清秀

师青玄:眉目清秀

 

导演:师无渡你们怎么能犯规?这样要取消掉比赛资格的

师无渡:犯规了吗?

导演:你说了成语里两个字啊(。ì _ í。)

师无渡:哦,那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直接退赛,这件事与我弟无关

(师无渡霸气退场)

导演:囧rz


 

 

成语【天长地久】

谢怜:形容我与三郎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

花城:天长地久

谢怜:三郎好棒,一下子就猜中了

花城:哥哥,不奖励我一下吗

 

导演:哎哎哎,花城同学,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要注意一点

风信:正常,他俩平常就这样卿卿我我的

慕情:习惯就好

(此时三万只草泥马在导演脑子中奔过)

 

 


成语【貌美如花】

贺玄: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师青玄

戚容:女装大佬

贺玄:

戚容你咋不说话了。

戚容:你别盯着我呀,你要干什么呀??

贺玄:你给我等着

戚容:???


 

成语【难以下咽】

慕情:形容太子殿下做的饭

花城:这个简单,酸甜可口

慕情:???

花城:不对吗?回味无穷,咸甜适中,鲜嫩多汁

慕情:???

花城:还是不对吗?色味俱全,秀色可餐,麻辣鲜香,香甜软糯

慕情:导演,我想退赛,我觉得这人味觉有问题

(慕情翻了个白眼,然后默默的走掉了)

 

导演:啊,可以的(´・Д・)」

花城:他怎么走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成语【平易近人】

花城:形容太子殿下的成语

戚容:黑心白莲

花城:你给我闭嘴,你才黑心白莲,你全家都是黑心白莲...

戚容:我和谢怜是一家的,我是他表弟

花城:

花城:游戏可以先终止一下,谢谢

 

导演:花城同学,请你住手,场馆内禁止打架斗殴

戚容:啊啊啊啊!救命呀!

戚容:杀人啦!谁来救救我啊!

 

师青玄:贺玄,那边发生了什么呀?

贺玄:不知道,可能谁家在杀鸡吧,咱们还是别管了?

师青玄:哦哦哦,那我们走吧

 

 


导演:大家怎么都走了?身为导演的我可真的是太难了~

导演:(╯°Д°)



 

 

Rineikan

需要领养一只小花城吗?

需要领养一只小花城吗?

狼先生
墨家三宝就冰妹在哭😂,阿羡一...

墨家三宝就冰妹在哭😂,阿羡一看就是想出这个pose的人

墨家三宝就冰妹在哭😂,阿羡一看就是想出这个pose的人

47

速摸一张


哥哥 喝酒吗

速摸一张


哥哥 喝酒吗

Gasoline

花冠舞神

七月半,鬼门开,对于人间来说是不宜出门的日子,可对于鬼市来说堪比新年


半个月前,鬼市众鬼就在准备中元节的庆典


今年要弄一些什么乐子呢?只要城主开心大家就能开心,众鬼沉默,不知道是谁的提议,主办鬼们找到了谢怜


“表演?”千灯观后门,谢怜刚好收完衣服主办鬼就找上门来


“是的大伯公,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了”


“所以大伯公能不能上一个才艺?”


“这个庆典一年一次,我们也想让城主看的开心”


“随便什么都好,跳舞也行”


“好吧,那我想想”


“哇,谢谢大伯公!”


“大伯公再见”


谢怜拿着主办方给的邀请函认真想了一会


胸口...



七月半,鬼门开,对于人间来说是不宜出门的日子,可对于鬼市来说堪比新年


半个月前,鬼市众鬼就在准备中元节的庆典


今年要弄一些什么乐子呢?只要城主开心大家就能开心,众鬼沉默,不知道是谁的提议,主办鬼们找到了谢怜


“表演?”千灯观后门,谢怜刚好收完衣服主办鬼就找上门来


“是的大伯公,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了”


“所以大伯公能不能上一个才艺?”


“这个庆典一年一次,我们也想让城主看的开心”


“随便什么都好,跳舞也行”


“好吧,那我想想”


“哇,谢谢大伯公!”


“大伯公再见”


谢怜拿着主办方给的邀请函认真想了一会


胸口碎大石什么的好像有点过时了


表演什么呢?谢怜灵光一闪,起身奔向鬼市的歌舞坊


花城发现他的哥哥最近早出晚归


他关心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总是被谢怜乐呵呵忽悠过去,花城莞尔谢怜不想说的事他就不会强迫他,只是连着好几天谢怜都不让他碰,他还委屈了好久


于是,庆典当晚,花城百无聊赖倚在长椅上,谢怜今天早早的出门,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花城只好一个人在鬼市里瞎转悠,等到傍晚都不见谢怜回来,发了几次通灵谢怜好像都在忙


庆典开始了,鬼市上下灯火通明,花城坐在珠帘后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节目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个节目


外场的灯光忽然暗下来,吵闹的众鬼也安静下来,花城觉得奇怪,走出珠帘却看见自己最意想不到的人站在舞台上


音乐响起,花城依稀记得这是以前仙乐国的宫廷舞曲,台上的人青衣飘飘欲仙,不对,他本来就是神仙,只是这随着动作飞舞的青纱把人笼罩在茫茫的朦胧中


这身舞衣做的巧妙,上衣只遮到了胸口下面一点,要是伸伸手就好像能看得到那两个粉嫩的小点


下身更是精巧,白色的阔腿长裤开叉到了大腿,外罩着的青纱给人一种穿了但是又没穿的感觉


白嫩的腰肢扭动,若是换成女子跳这样一段舞可能会略显俗气,但是谢怜居然跳出了超凡脱俗的美感


“哇!大伯公的腿好好看啊!”


“嘘,闭嘴,想死吗?城主过来了”


“我们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大家差不多就撤哈!乱都乱了东西明天再收拾!”


音乐终了,谢怜做了一个“收”的动作,却脚底没踩稳,向舞台下摔去


疼痛感并没有传来,他跌入了一个怀抱,花城接住了他


飘飘然的神明被他接住了


于是收紧双臂,神明在和他拥吻,额头抵着额头,明明鬼没有温度,谢怜却感觉花城的脸发烫


众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溜个精光


周围没人于是他干脆捧住那张漂亮的脸蛋

“三郎,那个,我跳的怎么样?”


“好看极了哥哥,三郎都看呆了,哥哥好美”


知道自己嘴皮子上斗不过花城,谢怜刮了刮他的鼻尖,环住他的脖子


“我们回家吧,连着好久早起,我好困”


“行啊哥哥,不过还是要麻烦哥哥再劳累一会”


“?”花城抱住谢怜往上颠了颠


“哥哥的腰太好看了,三郎忍不住想亵渎神明了”


“不是,这衣服是歌舞坊老师给我的”


“哥哥还背着三郎去了歌舞坊,罪加一等,看来今晚三郎要好好振振夫纲了”


第二天谢怜肚子上多了好几个红红的小点点,其实不仅是肚子上,所有露出来的地方都被花城嘬了个遍,导致他第二天早上起不来


“诶,听说了吗?今天寅时,猪屠夫起来进货的时候,看到千灯观的灯还没熄”


“我倒是要看看最新的风月本子怎么写”


“嘿嘿嘿”


——————————

想象力不丰富的我丢张图,一贯的潦草

我微博发了我才想起来我没有写花冠



春風化雨
回头顾影戏灵蝶,红灯伞下人翩然...

回头顾影戏灵蝶,红灯伞下人翩然。

唤起凌波仙人梦,斜倚栏杆满天飞。

        ——花城最美的背影

回头顾影戏灵蝶,红灯伞下人翩然。

唤起凌波仙人梦,斜倚栏杆满天飞。

        ——花城最美的背影

春風化雨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 这一...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

这一拜,桃花也含笑映玉台。

这一拜,三生不改。

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花城在祭祀神时拜见谢怜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

这一拜,桃花也含笑映玉台。

这一拜,三生不改。

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花城在祭祀神时拜见谢怜

春風化雨
月儿已偏西,共赴巫山云雨。 —...

月儿已偏西,共赴巫山云雨。

        ——一恭领证的谢怜花城开始妙妙之事了,哈哈哈!

月儿已偏西,共赴巫山云雨。

        ——一恭领证的谢怜花城开始妙妙之事了,哈哈哈!

春風化雨

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用八年年的等待,去追一场双向奔赴。

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用八年年的等待,去追一场双向奔赴。

春風化雨
两情若是久长时,必在朝朝暮暮。...

两情若是久长时,必在朝朝暮暮。

      ——祝贺谢怜被绑了,要天天了,哈哈哈!

两情若是久长时,必在朝朝暮暮。

      ——祝贺谢怜被绑了,要天天了,哈哈哈!

春風化雨

但使地府有君在,不叫神仙度鬼关。

           ——鬼府第一人

但使地府有君在,不叫神仙度鬼关。

           ——鬼府第一人

春風化雨
光华其外,金玉其内。 灵蝶在手...

光华其外,金玉其内。

灵蝶在手,舞姿翩然。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默然回首,一笑嫣然。

      ——完美的花城

光华其外,金玉其内。

灵蝶在手,舞姿翩然。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默然回首,一笑嫣然。

      ——完美的花城

春風化雨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决胜莲花...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决胜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神武大街惊鸿一瞥,

给了花城八百年生生不息的动力。

       ——花城谢怜初相遇。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决胜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神武大街惊鸿一瞥,

给了花城八百年生生不息的动力。

       ——花城谢怜初相遇。

瓶邪崽
这谁顶得住啊,8块啊 图片来源...

这谁顶得住啊,8块啊

图片来源网络

这谁顶得住啊,8块啊

图片来源网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