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妮

88729浏览    558参与
修正者国道飙车800里
如果你的cp: 是bg 男方是...

如果你的cp:

是bg

男方是黑毛白挑染,习惯独自肩负着某项职责

女方是黑长直鸭舌帽活泼可爱美少女

女方很喜欢和男方贴贴

男方觉得女方有点难缠

那你的cp是:

如果你的cp:

是bg

男方是黑毛白挑染,习惯独自肩负着某项职责

女方是黑长直鸭舌帽活泼可爱美少女

女方很喜欢和男方贴贴

男方觉得女方有点难缠

那你的cp是:

六月的酒(嚼坟头草版)

花妮|不解之词

◇花家大我×西马妮可◇


白情快乐!由于坟头作妖,故不在此放全文,提供与文章毫无关联的摘要和关键词供试阅,看文请移步微博 liuyuedejiu 或爱发电 六月的酒 。之前的文章也已搬运,会逐渐将这边的正文删除替换。感谢阅读!


摘要:随着游戏病医疗领域研究的不断深入,对抗bugster疫苗成效显著,游戏病专门医生工作效率大幅提高。本文以游戏病领域专家花家大我为例,通过田野调查、访谈等方式,对其与女友西马妮可的甜蜜情感生活进行描述。并探访了圣都大学附属病院CR,夯实研究成果。最终得出以下结论:bugster疫苗的发明与优化有利于减轻医...

◇花家大我×西马妮可◇



白情快乐!由于坟头作妖,故不在此放全文,提供与文章毫无关联的摘要和关键词供试阅,看文请移步微博 liuyuedejiu 或爱发电 六月的酒 。之前的文章也已搬运,会逐渐将这边的正文删除替换。感谢阅读!


摘要:随着游戏病医疗领域研究的不断深入,对抗bugster疫苗成效显著,游戏病专门医生工作效率大幅提高。本文以游戏病领域专家花家大我为例,通过田野调查、访谈等方式,对其与女友西马妮可的甜蜜情感生活进行描述。并探访了圣都大学附属病院CR,夯实研究成果。最终得出以下结论:bugster疫苗的发明与优化有利于减轻医生工作量,帮助医生投入安居乐业的生活,拥有情投意合的精彩爱情。
关键词:情侣;异国恋;傲娇;CR

彧宸yuchen

占tag致歉 想问下有没有老师一起建设花妮七夕24h

  占tag了对不起喵orz

  占tag了对不起喵orz

alie
  爱画气呼呼小情侣🥹

  爱画气呼呼小情侣🥹

  爱画气呼呼小情侣🥹

西

嘻嘻,贴贴

妮可的高饱和穿搭可为难到我了T T

嘻嘻,贴贴

妮可的高饱和穿搭可为难到我了T T

柚紀き
 これ見て!!(摸个大头

 これ見て!!(摸个大头

 これ見て!!(摸个大头

六月的酒(嚼坟头草版)
喂啊融啊?我看你能不能给我整第...

喂啊融啊?我看你能不能给我整第二对花妮出来

喂啊融啊?我看你能不能给我整第二对花妮出来

西
我肝,我肝,我肝我肝我肝,嗑鼠...

我肝,我肝,我肝我肝我肝,嗑鼠我乐

我肝,我肝,我肝我肝我肝,嗑鼠我乐

惜澄

游戏少女&主治医师

一些日常,建设一下 

 花家大我坚信自己不是因为西马妮可求自己的样子很可爱才和她去游乐园,他告诉自己是因为想给自己放个假,他的说辞很有说服力,如果忽略他因为妮可一句“好像约会哦~”而半夜还在纠结穿什么去游乐园的行为。

  

  

        花家大我觉得西玛妮可特别像猫,阴晴不定,并且很喜欢乱窜,比如周末他和西马妮可一起逛街,妮可拉着他穿梭于各类饰品店小吃店游戏厅,在他拒绝递过来的过甜的糕点时生气地快步离开,但是一会又会拿着另外的小吃凑过来“大我吃吗~”

  

  

西马妮可做了新美甲,跑到花家大......

一些日常,建设一下 

 花家大我坚信自己不是因为西马妮可求自己的样子很可爱才和她去游乐园,他告诉自己是因为想给自己放个假,他的说辞很有说服力,如果忽略他因为妮可一句“好像约会哦~”而半夜还在纠结穿什么去游乐园的行为。

  

  

        花家大我觉得西玛妮可特别像猫,阴晴不定,并且很喜欢乱窜,比如周末他和西马妮可一起逛街,妮可拉着他穿梭于各类饰品店小吃店游戏厅,在他拒绝递过来的过甜的糕点时生气地快步离开,但是一会又会拿着另外的小吃凑过来“大我吃吗~”

  

  

西马妮可做了新美甲,跑到花家大我的面前炫耀,花家大我看了一眼,继续专注于屏幕上的股票,妮可撇撇嘴走开了。手机弹出一条新闻消息,一位女孩因为做美甲而感染了传染病。花家大我皱了皱眉清除了那一条消息。第二天妮可看见了花家医生的诊所里多了一副美甲工具,花家大我开设了美甲新业务,不过只服务西马妮可。

  

  

  

有段时间西马妮可沉迷了一款射击游戏,但是卡关了,她向花家大我求助,但是花家医生以她打游戏熬夜太多了拒绝帮忙。“不帮就不帮,我自己也可以通关!”说完就走了。妮可因为卡关的痛苦没有再打,时隔几日,她再打开游戏,看见了游戏通关的字样,她看见了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的花家医生以及他眼下浓厚的黑眼圈,后者被看的不自在,只是说了句“熬夜了”

  

  

宝生永梦有时会找西马妮可玩,有时是妮可去找永梦,这天早上花家大我起床后没有听见西马妮可的声音,他想不过下午应该就要回来了。过了晚饭时间,西马妮可才回到诊所,“抱歉,大我,今天玩得有点久了~我已经吃过晚饭了哦”,花家停住了点外卖的手,说了句“哦”。宝生永梦的手机收到了消息:

花家医生:以后找西马妮可可以来我诊所,她走了诊所人手不够。

  

  

西马妮可一直觉得花家大我很帅,尤其是在水池里,虽然很狼狈但是说出“不要离开我身边”的时候尤其帅气。 

kooo~
又是约稿,www感觉妮可真的很...

又是约稿,www感觉妮可真的很像活泼的小松鼠。


围巾是大我的嘿嘿嘿

啊啊,想给大我也约个动物拟,但是不知道什么动物适合他啊...

私心打花妮tag

又是约稿,www感觉妮可真的很像活泼的小松鼠。


围巾是大我的嘿嘿嘿

啊啊,想给大我也约个动物拟,但是不知道什么动物适合他啊...

私心打花妮tag

地府就业中

【花家大我x西马妮可】猛毒注意

上一棒 @ROL 

  

  【可食用款心意售卖小店】

    今日菜单——葡萄马卡龙

  

  手书视频bv号: BV14e4y1w78e

  

上一棒 @ROL 

  

  【可食用款心意售卖小店】

    今日菜单——葡萄马卡龙

  

  手书视频bv号: BV14e4y1w78e

  

云鹤栖野

【花妮】谈恋爱不需要理性

上一棒: @🍁 


【可食用款心意售卖小店】


今日菜单——可露丽


  花家大我站在机场里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似乎不太清醒。


      作为一名医生,在非休息日内关了诊所停了工作,甚至不惜驱车近半个小时来到目的地,仅仅是因为某人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我回国的飞机马上就要落地了哦。”西马妮可在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上一棒: @🍁 


【可食用款心意售卖小店】


今日菜单——可露丽


      

  花家大我站在机场里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似乎不太清醒。


      作为一名医生,在非休息日内关了诊所停了工作,甚至不惜驱车近半个小时来到目的地,仅仅是因为某人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我回国的飞机马上就要落地了哦。”西马妮可在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虽然现在的游戏病不像从前那样肆虐,但好歹他已经挂着正当的营业执照问诊了,擅离职守怎么看都不是合格行为。


      ……但西马妮可就是他的关注患者。


      花家大我终于为说服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人潮从不算宽敞的门内纷纷涌了出来,提着行李箱的人们或风尘仆仆地快步赶路,或走走停停地四处张望着接机的亲朋好友。


      花家大我没有像周遭众人一样带着夸张的大型名牌,他身形高挑,足够鹤立鸡群了。


      西马妮可还是一贯戴着那顶星空色的鸭舌帽,懒散的步子在看见那抹醒目的白发之后当即调转了方向。


      “咦,大我——”她拖着浮夸的长音展开双臂,状作拥抱般朝这边奔来。后者后知后觉地也张开怀抱,却被对方来到近前时从后背甩下的背包砸了个结实。


      女孩心情颇好地欣赏着男人在踉跄中变换不定的神色,掩饰不住恶作剧成功的笑容:“非常感谢!”


      上一次花家大我飞去美国找她并没有待多久,毕竟在国内还有本职工作,而西马妮可的比赛也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大我独行惯了,做什么都偏向雷厉风行不拖泥带水,哪怕连离开告别这种事,也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便表明了去向。


      所以在妮可拿这件事做文章非要去诊所看看的时候他自知理亏,最后还是又像从前一样莫名其妙地住在一起了。


      西马妮可将自己的小玩意儿一个个拿出来整齐摆放在床头,宣示主权般道:“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不许越界!”


      分明还是那个位置,就在花家大我办公桌旁边。


      “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嘛,不过装修看起来确实正规了不少。”妮可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又从包里摸出游戏机,看起来一路奔波后并没有打算休息。


      她这种像是回家的自然感倒让许久没有这样相处过的花家大我有些局促,空气几度沉寂下来,只隐隐有几阵游戏音效弥散在不大的空间里。


      大我心不在焉地翻看了几页病历,构思良久还是只佯装咳嗽几声,开口生硬地问道:“你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哦,本来比赛刚结束还想在那边多玩几天的。”妮可盯着游戏画面回道,“碰巧幻梦公司的新游戏机想找我代言来着,过两天就要拍宣传照,所以回来了。”


      听到这花家大我脑海里似乎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


      没记错应该就是前几天,某个小年轻在街边塞给他一张传单。对方说了什么他没听,接过之后也只是扫了眼没什么兴趣的内容,转角就喂了垃圾桶。


      人脑说起来真是奇葩,他这个时候竟然隐约记起来上面好像确实有西马妮可的名字。


      “原来如此。”想也不是什么他隐隐有些希冀却别扭说不出口的原因,大我的语气冷了不少。


      游戏通关的音乐响起,西马妮可扔了游戏机坐起来,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我说,主治医生,你这里生意怎么样?”


      “你想做什么?”花家大我警惕道。


      对方兴奋地跳到他跟前,伏在他肩膀上笑得无辜:“一个人照顾病人肯定忙不过来的吧,要不以后我给你打下手吧~”


      “哈?开什么玩笑?!”


      某位复岗医生和没什么自知之明的患者无疑都是两个倔脾气,但前者似乎从没在后者的发作中获胜过。


      


      星期日的天气很好,也本该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周末,而花家大我此刻又一次觉得自己不甚清醒。


      西马妮可这几天因为游戏机宣发的事情一直早出晚归地跑活动,两人的交流除了通讯设备最多也只限于入睡前的拌嘴而已。


      恰逢日光极好的休息日,兴许是暖和的温度把人的思考能力都晒得融晕,花家大我本只想出门溜达两圈,莫名就走进了那家和新开的影院一起做活动的蛋糕店。


      甜腻的香气和店员充满活力的推销绕在花家大我周身,鬼使神差的,他买下了那块免费赠送电影票的奶油蛋糕。


      花家大我盯着电影票出神的思绪收回,这时才反应过来的他早就离开商路身处街边的公园里了。


      明明不是什么新款的蛋糕,也不是什么才上映的新电影。


      ……到底在干什么啊。花家大我腹诽自己。


      “开业医生?你怎么在这里?”镜飞彩略带疑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花家大我转头,是提着各种用具和菜式的宝生永梦一众人,poppy挎着一只野餐用的竹编篮,看见他之后热情地挥着手。


      哦,还有站在最后边抱着一堆杂物的帕拉德。


      花家大我没看懂他们的阵仗,习惯性开口呛道:“看你们的架势,难道CR倒闭了?”


      “是在准备野炊的工具啦,偶尔也会想找空闲时间大家一起吃点东西什么的。”宝生永梦解释道,“我们正想着要不要邀请您呢,毕竟妮可也正巧回来了。”


      花家大我刚想开口拒绝,poppy就眼尖地发现了他手里没来得及收起来的东西。


      “唉——那是电影票吗?难道花家医生在计划和妮可的约会?!好浪漫!!!”配色鲜亮的游戏小人四周漂浮起的粉红泡泡几乎马上就要凝出实体。


      花家大我急忙把那两张票塞进口袋,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偏开头道:“谁…谁要和她约会啊,哪有医生找病人约会的道理。”


      “医生……和病人?”镜飞彩双手插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迟钝如宝生永梦,也在这种沉默的诡异气氛里终于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问道:“唉?!原来花家医生没有和妮可交往吗?!”


     

   花家大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堪称狼狈地逃窜过,他只扔下一句“多管闲事”就快步离开了,甚至有些不敢回头看那群人的神情。


      那块蛋糕和两张电影票还是被好好地摆在了办公桌旁边,不管它最后会不会被用到,都总不能就这么扔掉。


      西马妮可终于不再玩突然袭击那一套,发了讯息告诉大我她今天工作算是彻底结束,会早些回来,特别叮嘱对方记得给自己买点吃的。


      大我纠结半刻还是把那块奶油蛋糕的照片发了过去。


      “只有这个。”


      “啊——好小气啊医生。”


      “自己的晚饭本就应该自己解决。”


      “飞拳连击.jpg”


      花家大我盯着屏幕上那个不停敲敲打打的小人,无意识地哼笑出声,反应过来后只得尴尬地强迫自己投入到工作里。


      天空刚刚泛起一丝橙色时,西马妮可哼着小调踏进了办公室的门:“我回来了!”


      大我正关注着近期股票的走向,简短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妮可凑上前看了眼红红绿绿的走线图,颇感无趣地拿走了桌上的奶油蛋糕。


      “嗯?这是什么?”


      电影票的颜色实在显眼,花家大我划拉屏幕的动作一顿:“啊,买蛋糕送的。”


      西马妮可拿起来看了看,是一部几年前上映过的动漫电影,因为画风可爱受众年龄还挺广的。剧情也还算精彩,所以就算是免费发放倒也不用担心没人去看。


      “谁会看这么幼稚的东西啊。”她随手将电影票扔回桌上,拆开蛋糕尝了一口。


      听到这话花家大我的身形比之前更僵硬了几分,黑如锅底的面色是再也遮不住,他将座椅转了个方向,冷冷开口道:“也是,反正是送的,本来也用不上。”


      西马妮可看向对方明显气鼓鼓的背影,突然察觉到自己刚才直白的话似乎是有些浪费某个别扭怪的好心。


      她轻手轻脚靠过去,舀起一勺蛋糕送到对方嘴边,像妈妈哄小孩子一样道:“大我~蛋糕来喽~”


      “我不吃。”花家大我扭过头,完全不领情。


      “尝一口嘛。”


      “说了不吃。”


      两个人僵持着闹了半天,桌上的通讯屏幕突然毫无征兆地亮了起来。


      西马妮可正一只膝盖抵在花家大我身下的座位上,勺子依旧坚持不懈地贴在对方嘴边。就着这种尴尬的姿势,四个人像是被按下暂停键一样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啊,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九条贵利矢率先反应过来,调侃着起身,作势就要关掉通讯。


      这边的两个人才像是被烫到一般火速分离开,西马妮可甚至直接飞出了屏幕。


      花家大我颇为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白大褂领子道:“有什么事。”


      “就是之前那件事啦。”宝生永梦忽略掉刚才的画面,“我们今天晚上要去野炊,花家医生想好了吗?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也没关系的,毕竟二人世界也很重要嘛。”九条贵利矢懒洋洋地将双臂枕在脑后,压根没想要藏住充满戏谑的眼神。


      “贵利矢先生!”宝生永梦用脸色示意对方不要再让人家难堪了,转头对着花家大我摆出温和纯良的笑容。


      西马妮可突然又从画面外窜进来,一把将花家大我推开,怼在屏幕前颇为不满道:“谁要接受你的邀请啊!”


      “不对!在我没有彻底打败你之前,除了你的决斗邀请,我们通通都不同意!”她义愤填膺地说完就利落地关闭了通话,转头又看向旁边的花家大我。


      对方同她对视了几秒,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拿起桌上的资料不再搭理她。


      “呐,大我,电影票也是今晚吧?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发?”西马妮可拿起那两张小纸片,送到男人眼前晃了晃,她可不想给宝生永梦任何机会。


      花家大我的视线从苍白的纸张转到女孩的脸上,前所未有地收到了可怜兮兮表情的暴击。


      这局是他被K.O了。


      

  新开业的店铺总是搞得特别隆重,电影院门口的工作人员头顶闪亮亮的鹿角发箍,喊着口号热情地招待着每一位来客。


      两人才刚走到门口就被几个小姑娘簇拥着来到一块装饰精美的展台上,混乱中西马妮可头上不知什么时候还被戴上了一个同款鹿角发箍。


      展台对面架着相机的工作人员大喊着:“两位笑一笑——”随后快速按下快门,将几秒后打印出来的照片送到花家大我手上。


      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少结伴而来的男女都被施以了同样的招数。


      什么强买强卖啊。大我有些尴尬地接过照片,领着妮可进了内厅。


      相比起外面喧闹的人群,电影院内部倒是安静了不少,食物的香味萦绕在封闭的室内,让微凉的夜晚开始显得暖洋洋起来。


      西马妮可忙着去排队买零食,花家大我趁着这个空隙仔细端详起这张照片。


      画质不错,但怎么也算不上好看。


      图画中的两个人面上都带着没搞清楚状况的疑惑,西马妮可无意识地攥着大我的衣袖,头上的鹿角发箍歪斜着。


      从零食区回来的女孩抱着大桶的爆米花和饮料,毫不客气地一脚踢在男人腿上:“你看什么呢!”


      “少管。”花家大我把照片收进口袋,还了对方一个脑瓜崩,顺手将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那支鹿角发箍果然还歪歪扭扭地待在女孩的头顶上。


      他们看的这场不算冷清,带着小朋友的家庭也十分安静,总的来说应该算是一次不错的电影体验——如果西马妮可的头没有靠上来的话。


      室内光线太暗,花家大我正专注于剧情走向,一边的肩膀突然多了个重物。他几乎不用转头去确认那是什么,因为西马妮可的发丝已经贴上了他的侧颈。


      对方已经取下了那个发光的发箍,柔顺的刘海遮盖住她的双眼。花家大我怕被察觉般微微扭头,但始终没看清女孩的神情。


      他僵硬了几乎快半场电影的时间,最后才发觉西马妮可早就在那时候睡着了。


      花家大我意识到事实的那刻心情已经无法用复杂二字形容,他气结了半天,最后妥协似的叹了口气,在保持着这种姿势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往妮可那边偏了偏。


      索性西马妮可的困意没让她睡满整场,厅内的大灯重新亮起时,她被晃了眼睛立刻坐起来迷糊着左顾右盼道:“咦,结束了吗?”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把你扔在这了。”花家大我没好气地开口。


      两人出来时天色已晚,晚场电影也没有多少人再来光顾了。西马妮可打着哈欠跟在花家大我身后,怎么也不愿意自己走了。


      “大我,我好困——背我回去吧。”她抱住对方的手臂晃晃悠悠道。花家大我沉默着没搭理她,倒是让她更加夸张地表演起来。


      “你就忍心把你柔弱的病患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吗?”西马妮可开始吊住男人的手臂让他没法再往前走了。


      “知道了,吵死了。”花家大我最终还是很受用这套,他将自己的披肩解开裹在西马妮可身上,盖住女孩单薄的身形,看起来百般不愿地屈起腿。


      西马妮可得意地跃上对方宽阔的背脊,把手里的鹿角发箍戴到大我头上,打开了小亮灯的开关压着嗓音古怪道:“是小鹿驮着我呢~”


      花家大我紧了紧抱住女孩双腿的手,颇为无语地接话:“你没睡醒吧。”


      女孩低低的偷笑混着气息贴在他耳边,瞬间就把他整只耳朵染得通红。不过西马妮可已经将头靠在了他的背上,似乎并没有发现花家大我的窘迫。


      电影院离诊所不远,走到半程大我都以为妮可是真的又睡着了,结果却听到她突然问道:“你觉得那个陪女孩子冒过险又离开的男孩是喜欢女孩的吗?”


      花家大我察觉到她问的是电影内容,揶揄道:“你那时候不是睡着了吗。”


      “又不是什么新电影!我以前看过不行吗!”西马妮可箍住他的脖子开始挣扎起来,“你快点老实回答我!”


      花家大我差点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带倒,连忙稳住身形道:“喂!你别乱动!”


      女孩折腾了一会又焉了下去,没精打采地耷拉着双手。她的脸贴在男人后颈滚烫的皮肤上,显然被大我拒绝回答的态度惹的不甚高兴。


      花家大我背着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终于低声开口道:“……应该喜欢吧。”


      西马妮可疑惑地抬头,可她这回也看不见对方的神色。只有交错的彩灯穿过男人黑白的发隙,迷迷朦朦投射在她的眼里。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在离开之际对女孩说……一个人的冒险很孤单呢。”花家大我补完下一句。


      背上的西马妮可很久都没有出声,在抵达诊所的最后一个路口,她靠近大我的耳边轻声道:“也许,女孩也同样喜欢男孩哦。”


      信号灯由红转绿,花家大我掂了掂压根不算重的女孩,迈过车水马龙的大街,鼓噪的心跳在两具相贴的身体里无处遁逃。


      西马妮可并不需要花家大我多余的回应了,她只是搂住对方的脖颈,晃着脚又开始哼她喜欢的歌。


      

      花家大我突然觉得,有时候不那么清醒……似乎也不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