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家世子

141.1万浏览    19323参与
狐啾Ss.

第二章小季金言

  #激情产物


  #纯属整活


☞端庄郡主被世子带坏成为大景搞笑女的故事


  #剧情稀碎,会按主线来但是跳的比较快


  #无cp


  


  注意注意郡主的时间线是与哥哥一起搞逍遥过生日的时候(不是主线,是花忱的结缘)


  ----------------


       世子:老姐,干!


       郡主:?


  ......


  #激情产物


  #纯属整活


☞端庄郡主被世子带坏成为大景搞笑女的故事


  #剧情稀碎,会按主线来但是跳的比较快


  #无cp


  


  注意注意郡主的时间线是与哥哥一起搞逍遥过生日的时候(不是主线,是花忱的结缘)


  ----------------


       世子:老姐,干!


       郡主:?


  


       季元启:老花!干!


       郡主:..


  


       郡主:..你们城里人玩的真花。


  


  


  


  


  “快走快走,今天出成绩!”一位学子拉着她的朋友往学堂门口跑去。


  


  花华望正找着逃课的季元启,不经意间看见了正在收拾书本的花青琳,问道:“呃..卷..”


  


  花青琳嘴角一抽,多日来的适应,她也明白了“内卷”的意思,她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这个花世子思维这么跳脱。


  


  “花青琳。”少女报出姓名。


  


  “花?”花华望惊奇的说:“我也姓花,我叫花华望。”


  


  “你姓花我也姓花,咱们说不准就是一家人呢?哈哈哈..”花华望开玩笑的说道


  


  郡主得体一笑:我还是你姐姐呢!没想到吧?


  


  “那花同砚想问在下何事?”郡主停下收拾书本的手,看着面前的少年。


  


  只见他指着那个被夕阳染红的成绩单,“你不去看看吗?”


  


  花青琳起身,朝他行了一礼,“意料之中的事,无需再看,在下告辞。”说罢便走出了学堂。


  


  “真是个奇怪的人。”花华望喃喃自语。


  


  此时季元启跑进来,“花老二!”


  


  “我和你说,咱们学院出了个全课满分的神人!”


  


  ‘意料之中的事,无需再看’花华望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少女刚刚的话语。


  


  “就是新来的那个人,叫花..花..”


  


  不会这么巧吧?


  


  “花青琳!”


  


  卧槽!


  


  “哎?花老二你干什么去啊?”季元启追着花华望跑了出去。


  


  花华望跑到榜墙面前,花青琳那一栏清一色的甲。


  


  “要不她说那句话呢,原来人家是个学霸啊..”


  


  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


  


  “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她不会是抄的吧。”


  


  花华望一听,立即反驳道:“我呸,人家天天泡书阁里,一天做八套算学题,你转口造谣人家是抄的,你有病啊?”


  


  远处的花青琳听到了他的话语,好奇的看着他的动作。


  


  少年修长的身体染上了夕阳的红晕,一头黑发如瀑布般垂直而下,衬托出那张白皙英俊的脸庞,剑眉微扬,一双眼眸似有星辰般闪耀。


  


  “嚯!真帅!”花青琳忍不住赞美一声。


  


  可周围的人突然停止了争论,齐刷刷的看向少女,满眼震惊。


  


  少女回过神,尴尬的挠挠头,对周围人抱歉的笑笑,然后又继续看榜文。


  


  花青琳:这人们耳朵咋这么好啊!!!!!!!!!好尴尬好尴尬好尴尬!!!!!!!!!来个地缝让我钻钻吧!!!!!!!!!!!!


  


  “她好像就是花青琳啊。”


  


  “是哎,她刚说什么来着。”


  


  卧槽!别说了别说了没人听见求求了!!!!!别问了!!花青琳内心的小人张牙舞爪的飞来飞去


  


  “我听见了,是‘嚯,好帅’”


  


  完蛋了,本郡主的一世英名..小人花青琳瞬间凄凄惨惨的哭起来。


  


  而故事的主角花华望也看到了她,走到她身前。


  


  郡:hello?



  世子好兄弟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眼光不错,走咱们喝酒去!”


  


  郡主:I don't want it! !


  


  花华望拉着她一路狂奔:“你这说的什么洋文,走你!”


  


  “季老二!!!!”


  


  “来喽!!”


  


  “咱们逃课!!”


  


  你们密谋这么大声的吗?郡主惊恐。


  


  “什么?!”


  


  季元启兴奋的举起手,好字还没开口,就呆在了原地


  


  “我的妈!是司业啊!”季元启拉着花华望就跑。


  


  “快跑啊!”花华望拉着花青琳就跑。


  


  “我没逃课啊!”花青琳欲哭无泪。


  


  三人的呐喊声响彻了整个学院。


  


  一所酒馆。


  


  季元启看着上齐的菜,冷静的开口道:“花姑娘,你也知道我们的目的了吧。”


  


  花青琳整理了一下衣摆,没有纠正这个怪异称呼:“我一次性说完吧。”


  


  “我是花青琳,花家家主,你们不要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还有你花华望,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给季元启对的口型。”


  


  花华望闻言收起,他刚给季元启递给的两个字“不信”。


  


  “我正和我的哥哥花忱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一道白光闪过,我来到了这。”


  


  “就是你在书阁里见到我的时候。”


  


  花华望举手,“报告,有疑问。”


  


  花青琳端起一杯茶,“讲。”


  


  “请问您和您哥哥吃的火锅是什么味的。”


  


  花青琳忍住将茶水喷出来的冲动,颤抖的回复他:“..不重要咳。”


  


  “还有,我来的时候旁边有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我是花家流落在外的二女儿,要打脸花家世子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花华望突然西子捧心,“原来你靠近我,只是为了花家家产,你真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咳咳..”


  


  花青琳看向季元启,“咱俩一起把他搞死,来日我花家家产分你一半。”


  


  季元启一拍桌子,“成交。”


  


  花华望立马正色,“今日我们三人齐聚一堂。”



  季元启也开始搭话:“美景美食应有尽有。”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兄弟三人结拜于此,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富。”季元启举起一杯酒。


  


  “老姐,干!”花华望敬了花青琳一杯。


  


  “老花,干!”季元启敬了花青琳一杯。


  


  “干..干。”花青琳猛灌自己三大杯。


  


  半个时辰后。


  


  花华望躺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花青琳和季元启一杯接一杯的玩猜拳。


  


  “我嗝..我以后就叫你小季吧..”花青琳拍着季元启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感觉。


  


  季元启摇摇头,“不..不行。”


  


  “那叫你..大季吧..”


  


  “不是这个大小..嗝..”季元启又拒绝了。


  


  但他说出了一句金言:


  


  “说季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6”


  


  于是三人就在这愉快的氛围里被司业好心的拖回学院,并“自愿”抄了三遍院规,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郡主:我是被迫的啊!

晓
 新衣服好看!!有被惊喜到,感...

 新衣服好看!!有被惊喜到,感觉比立绘还好看,玩这游戏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大早上的有些兴奋了

  甚至为这衣服专门换了个妆容

 新衣服好看!!有被惊喜到,感觉比立绘还好看,玩这游戏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大早上的有些兴奋了

  甚至为这衣服专门换了个妆容

寄尔枝月

[玉世] 山回路转又见君

来lof产粮满一年啦!!最开始写的玉世,所以最后也写个玉世🥰🥰

也算是首尾呼应

—————

  

  玉泽承认,他从未见过像花颂书这样的人——如此热烈,如此令人心动。

  

  他和花颂书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属实不太好。当朝皇帝突然得了奇病昏迷不醒,不论是御医还是游医都束手无策。只可惜在皇帝昏迷之前并未明确定下玉泽为太子可管理政事,造成了如今朝堂上分了三派。

  

  一派是以看热闹不嫌事大为人生趣事,一派以渊亲王为首想要趁机夺取大权,而另一派便是以玉泽为首的皇帝派。

  

  玉泽手段不差,只是遇上了渊亲王这种老的不能再老的老油条便无处发挥了。再加上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江湖中...

来lof产粮满一年啦!!最开始写的玉世,所以最后也写个玉世🥰🥰

也算是首尾呼应

—————

  

  玉泽承认,他从未见过像花颂书这样的人——如此热烈,如此令人心动。

  

  他和花颂书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属实不太好。当朝皇帝突然得了奇病昏迷不醒,不论是御医还是游医都束手无策。只可惜在皇帝昏迷之前并未明确定下玉泽为太子可管理政事,造成了如今朝堂上分了三派。

  

  一派是以看热闹不嫌事大为人生趣事,一派以渊亲王为首想要趁机夺取大权,而另一派便是以玉泽为首的皇帝派。

  

  玉泽手段不差,只是遇上了渊亲王这种老的不能再老的老油条便无处发挥了。再加上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江湖中有一奇人,名叫花颂书,手握天下名士,势力大的可怕——于是玉泽就派人把花颂书绑了,并且绑的过程十分简单容易。

  

  玉泽看着在餐桌上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花颂书,无奈感叹。

  

  果然啊,谣言不可信。

  

  刚绑回来的时候玉泽也曾怀疑过自己绑错人了,可是经过多方求证之后,玉泽知晓了一件事。

  

  眼前这人如假包换。

  

  起初玉泽是想把花颂书放了的,但自从他绑了花颂书,渊亲王一派的官员不是告假就是被大理寺查出贪污、豢养私兵,皇帝也醒了,就连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一派也隐隐偏向自己这边后,他不想放了。好在花颂书也不想走。

  

  谣言可能不真,但花颂书一点是他的贵人这件事情一定是真的!

  

  但时间一久,感情就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去了。

  

  他喜欢花颂书,很喜欢。

  

  花颂书吃东西的时候也是闹腾腾的,但经不住每次吃饭前玉泽都告诫他一句话:

  

  食不言,寝不语。

  

  花颂书戳着自己碗里的糖醋黄瓜,问:“玉泽,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私塾里长着白花花胡子的小老头啊?”

  

  皇子府里没有花颂书喜欢的菜式,于是玉泽就重金请了一个会做江湖菜的厨子。糖醋黄瓜便是其中一种,虽然不如糖醋鱼、糖醋里脊之类的名字好听,但入口的味道也是实打实的惊艳了玉泽。

  

  跟着花颂书学吃饭的玉泽,那长年不长肉的身子也是破天荒的重了几斤。

  

  玉泽不答,反问道:“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花颂书放下手中的筷子,仔细回想自己当时的心理活动:“反正就是,给我的感觉很像啦…都很喜欢管人。”说罢,又光明正大的打量了玉泽几眼,撇了撇嘴道:“就是太过于俊俏了。”

  

  还没等玉泽回答,花颂书无意间往窗外瞥了一眼,猛地站了起来。

  

  一眨眼,花颂书就没影了。

  

  自然也没听到玉泽之后那一句饱含温柔和宠溺的一句话。

  

  玉泽起身,吩咐一旁的侍从落日前记得备些荷花酥,不加红豆沙,换些别的顶上。

  

  正直冰雪消融之际,南飞的大雁也该回来了。玉泽一出门就看见往树上爬的花颂书,爬的十分熟练,看起来是没少干这事。

  

  树上有什么呢?

  

  玉泽认为花颂书又要上树看看有没有鸟蛋,抬头一看。

  

  树上有个拿着竹箫的季元启。

  

  

  

  

  

  

  

  

是个大怨种啊~

【all世】亲不得的花家世子一枚·三

       *亲不得的花家世子

  *我来更新啦

  *第一章https://mingyueqingfeng97757.lofter.com/post/31ee1635_2b827f013 

  *第二章 https://mingyueqingfeng97757.lofter.com/post/31ee1635_2b827fbd5 

  ————

  “不是,小王爷你怎么就这么给交出去了呢?万一要不回来怎么办?”

  

  季元启暴跳如雷,要不是楚寓挡着,他真想过去给他一拳,那么...

       *亲不得的花家世子

  *我来更新啦

  *第一章https://mingyueqingfeng97757.lofter.com/post/31ee1635_2b827f013 

  *第二章 https://mingyueqingfeng97757.lofter.com/post/31ee1635_2b827fbd5 

  ————

  “不是,小王爷你怎么就这么给交出去了呢?万一要不回来怎么办?”

  

  季元启暴跳如雷,要不是楚寓挡着,他真想过去给他一拳,那么小一个,万一被捏死了怎么办!

  

  宣望钧:“这错在我,我会想办法要回来的。”

  

  ……

  

  深夜,文司宥的观星楼。

  

  “文先生,其实,其实这小东西是我的……我那天出门急,不小心丢了,然后被那小王爷捡去,我也是一时心急,不是故意闹事,文先生,您就把它还我吧~”

  

  季元启可耻的用了撒娇,但文司宥面无表情,明显不为所动,甚至有点想打人的感觉。


  刚刚送走宣望钧,文司宥坐在椅子上,厚重的毛皮大衣披在身上,手里是课书,他一边听着季元启的解释,一边瞥在瓜子堆里穿梭的小仓鼠。

  

  这稀奇玩意他见过,但没想到的是居然这般好玩的。见到不是头一次见,南边王国使臣的献礼,上次接见的见过,不过这小东西不多而且都被宫里拢断了,一开始他不太理解,小东西虽然稀奇,毕竟也是属于鼠类,他提不起兴趣也不理解女人为什么会感兴趣,不过现在他理解,小东西不仅毛茸茸的还软乎乎,稀奇的好捏,难怪宫里人喜爱。

  

  这般想着,文司宥就上手捏了捏,小东西不高兴的躲过去,文司宥的手跟着往前,小东西继续躲……几个来回,文司宥乐此不疲,见小东西躲到边缘,便不紧不慢把它提了回来。

  

  小东西已经被宫里垄断,没想到的是季元启居然弄到了一只。想到这里,文司宥抬头瞥了眼正滔滔不绝的季元启,也是,他爷爷是太傅,想弄一只也确实不难。其实一开始使者是想送他一只的只是他不感兴趣,便没有要了,现在看来……

  

  不过他记得当时使臣除了给自己送,好像也给他弟送了一只,不然……回去要?

  

  反正要还回去,文司宥便想逗逗季元启,“这样,你告诉我,花予今天去哪里了,你给我透露他的行踪,我把它还你,怎么样?”

  

  季元启:“啊这……”

  

  我能说人就在你面前吗?这当然不能,先不说你信不信,如果你问花予为什么会这样,我有怎么说,难道说我亲了他一口,那他不得被群起而攻之,他们之前可有过约定,在花予开窍之前,所有人不可以随意坦白心意。

  

  他还不想死。

  

  “这……”

  

  文司宥把玩着小仓鼠,笑着捏了捏花予,他看着季元启,“不方便吗?”

  

  “这小东西现下正稀奇得紧,你若是不要,我也是养得起的。”

  

  季元启:……

  

  抢劫啊,抢劫啊,大理寺的人呢,大理寺的快来啊,这有人抢劫啊!

  

  这些文司宥是听不见的,他的注意都被手里的小东西吸引住,小东西摊着小小的爪子躺在他手心,一副任他拿捏的模样,叫人很是心动。

  

  收紧手指,看着毛茸茸被捏起来,搓圆滚爬,跟没有骨头一样。看的季元启心里一紧,花老二怎么没反应啊,不能被捏死了吧。

  

  文司宥也发现了小东西的反常,他挑了下眉头,真捏死了?

  

  手掌心打开,花予开花一样的打开毛茸茸的肚皮,他没有生无可恋,主要是困了。文司宥见它昏昏欲睡,好笑的从一旁拿来一颗瓜子递给花予,几乎是下意识的,花予便捧起来啃了。

  

  这小东西意外的好玩,文司宥拢紧身上的衣服,心里更加肯定回去一定要把文司的要来。

  

  季元启发现文司宥对小东西的兴趣肉眼可见的漫出来,不行,得快点想办法,不然要不回来了。

  

  谁知道,刚刚想到这里,文司宥突然把花予放在瓜子堆里,自己也拍了拍身上小东西啃下的瓜子壳,“下不为例,拿回去吧,下次不要带到课上了。”

  

  虽然小东西有趣,但他不喜欢和别人抢除了花予以外的东西。再者,这东西他想要多少有多少,真没必要为去抢这个小东西,坏了和气,毕竟他是一位优秀的商人,商人都是要权衡利弊的。

  

  ……

  

  揣着着花予回去的路上季元启不敢相信他居然就这样要回来了?

  

  他居然从黑榜棒首手里要回来了?

  

  因为太过怀疑人生,于是,花予又一次被弄丢了。文司宥给的都是好东西,花予舍不得就叫季元启都带回来了,被踹在装满瓜子的包里,花予不小心被甩下来了。

  

  花予:……

  

  真神奇。

  

  更神奇的是他被摔晕了。

  

  再一次睁开眼,天已经很亮了,头上的太阳很刺眼,花予下意识的抬手遮阳,看着伸出来的胳膊,花予一下愣住,他变回来了?

  

  下意识的想站起来,花予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光着的!

  

  这是哪?看周围,这些是一个花园,有一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小路。不过这里很眼熟,好像是……对了,季元启才从文先生的观星楼出来,所以这里是一条从学堂通往寝室的路!!!

  

  花予白了脸,连忙抬头看太阳,看完,花予的脸更白了,表情慌乱起来,马上正午,而正午是下课的高峰期,他必须马上离开。

  

  正要起来,花予忽然听见了脚步声,他脸色惨白起来,连忙躲到身边的草从中,想接茂密的草从遮住自己。

  

  想法美好,但天意弄人。

  

  小路的尽头探出来一片青色衣角,正是史学先生玉泽,他手里捧着课本,表情是很熟悉的笑容,但眼底是说不清楚的暗沉。

  

  “花学子?”

  

  

  

  

艾咕咕的草(看置顶)

跟我比心,真可爱,抄了😍

跟我比心,真可爱,抄了😍

夜梦深秋

【all世】景朝诡事录-4

#私设如山

#又名《社恐世子的寻夫路》

#前文看合集,不喜误入


步夜拿着卷宗去找凌晏如了。

事情是这样,关于礼部尚书林旺死在自己家中,虽然他查到了点苗头,可是线索断了,在一点方向都没有的时候找上司凌晏如就对了。

只是他来的不巧,大半个月过去科试以然结束,凌晏如、玉泽和花忱正在文轩阁内批阅试卷,只见到了外头等候花忱下班的花清渊,还有在和花清渊下棋的宣望钧。

“宸王殿下,花世子。”步夜朝二人点头,“请问首辅他们何时结束?”

花清渊笑答,“还要一个时辰左右,步大人可有急事?”

步夜抬手扬了杨卷宗,“是有急事要找首辅。”

“可是为了林旺一案?”宣望钧抬头看了过去,“若是步大人......

#私设如山

#又名《社恐世子的寻夫路》

#前文看合集,不喜误入



步夜拿着卷宗去找凌晏如了。

事情是这样,关于礼部尚书林旺死在自己家中,虽然他查到了点苗头,可是线索断了,在一点方向都没有的时候找上司凌晏如就对了。

只是他来的不巧,大半个月过去科试以然结束,凌晏如、玉泽和花忱正在文轩阁内批阅试卷,只见到了外头等候花忱下班的花清渊,还有在和花清渊下棋的宣望钧。

“宸王殿下,花世子。”步夜朝二人点头,“请问首辅他们何时结束?”

花清渊笑答,“还要一个时辰左右,步大人可有急事?”

步夜抬手扬了杨卷宗,“是有急事要找首辅。”

“可是为了林旺一案?”宣望钧抬头看了过去,“若是步大人有空,稍等可随我们去季府。”

“季府?这与季太傅有关?”步夜不禁有些怀疑,季太傅为人明月清风是众所周知,若是真牵扯了什么不干净的,怕是要寒了天下学子的心。

“季太傅或许知晓一些事情。”宣望钧没有多说,他们今天要去季府,只是因为季太傅的孙儿回来了。

当朝季太傅有三个孙子,长孙季元生于朝中任督察御史,次孙季元启是季家少主,最小的季元鸿尚在书院读书,这次回来的便是季元启。

宣望钧和季元启同为明雍学院学子,是师兄弟的关系,私底下两人交情也好,宣望钧还想把他介绍给花清渊认识,季元启比他活泼许多,也比他会玩,在适合带花清渊游玩大景不过。

“既然你们还有事,那么我先回去了。”花清渊在下完这一盘棋之后起身,谢绝了宣望钧要送自己离开的意思,来到外头时已经看见祈安在等。

“主子不是说了要等大少爷?”祈安扶着花清渊上马车,接着放下帘子,驾着马车回府。

“哥哥之后还有事,我们先回。”花清渊懒散的倚靠在软枕上,眼神里多了几分精光。

来了宣京半个月,在哥哥的帮助之下他结识了不少人,比如那不爱说话的宸王,看着性子冷,骨子里还挺温柔,而宸王的哥哥怀王,怎么看都是个狐狸,整日挂着微笑都难掩眼中的心思。

还是自家哥哥好,不管自己是什么样子,永远都是最疼自己的人。

回府后花清渊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院子,只见祈年待在院子里吃糕点,看见他时眼中闪过一丝“惨了”的意思。

这让花清渊不禁挑眉询问:“怎么了?”

祈年尴尬笑了笑,指着屋里,“陵公子来了。”

话音刚落,花清渊便听见朝朝的笑声,无奈摆了摆手,“知道了,你们守在外头,不要让人靠近。”

“属下明白。”

花清渊推开房门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副景象,陵脱了鞋盘腿坐在床中央,怀里的朝朝正朝空中伸出小手,要去抓住陵手上的老虎布偶。

“你怎么来了?”花清渊倒是有些意外,坐到了正对着床的榻上,单手撑着头目光柔和的看着朝朝。

“有个任务在寒江,结束之后过来看看你。”陵抱着朝朝下床来到花清渊的身边,“我听说他也来了?”

花清渊自然知道他说的人是谁,只是摆了摆手,“应该回去了。”

“你没有把他留下来?”陵边说边把朝朝还给他,收手的时候还不忘在撅起的小屁股上拍一下。

闻言花清渊笑着摇头,“听你这话是希望他留下来?”

“怎么可能,他走了才好。”趁着屋里头只有两人在,朝朝又还小,陵不免有些放肆,虚伏在他身上,眼底是藏匿不住的欲望。

花清渊抱着朝朝,让儿子伸手去抓陵的头发,只听朝朝欢愉的笑声,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陵有些无奈,可偏偏眼前的人他哄着都来不及了,那还有功夫生气,“我大老远的跑来见你,你就这样让儿子欺负我发?”

“这是我儿子。”花清渊将朝朝搂回怀里,亲昵的在小脸上亲口。

黑发如墨散在榻上,月白衣裳衬托着让花清渊更显白皙,瘦弱的手腕他只要一用力就能着断,偏偏是这样一个不会武功的文弱少年,是他在深渊了唯一的光。

陵在叹了不知道第几声气,一手将这对父子揽进自己怀中,“一会儿我就回去。”

“这么乖?”花清渊抬眸看着他,“原以为你要多留几日,看来是我想错了。”

“不,你没有想错。”陵低头靠在他的肩上,“我是打算留下来,就怕打扰到你的计划,那还不如跟他一样回去等你。”

“你这样我有点不习惯,还是放肆一点……唔……”正要低头的花清渊被陵的吻赌上。

狂风骤雨中夹带着难分难舍的缱绻,直至花清渊双颊泛红喘不上气,陵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理会花清渊带着撒娇意味的怒视,而是伸手去揉好奇看着他们的朝朝。

“主子,是您要我放肆的。”


“你们可算来了。”季元启站在门口看着陆陆续续下马车的几人,脸上难掩高兴,因为他被爷爷指派在这了等贵客,这下子终于可以不用在门口罚站。

“许久不见,还是这般有精神。”玉泽边说边摇着扇子随季元启进府,“望钧,你随他玩去,我们见过季太傅这儿后在与你们吃饭。”

宣望钧点头,在目送一行人进到书房,才又跟着季元启离开。

“师兄知道他们要谈什么吗?”尽管已经离开书院,季元启对宣望钧的称呼依然没有改过来。

宣望钧应了声,又问:“你可知礼部尚书死了?”

季元启岁未当官,可是季家在朝为官者多,从小耳濡目染便懂得一些道理,“知道,早上回来时我哥才说过,这都半个月过去了大理寺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对方也是朝中的。”

“不错,仿佛与林旺当年科试有关。”宣望钧说到这里突然笑了声,然而只是一瞬,“季御史给你报了今年科试,然你未参加。”

说到这个季元启连忙拒绝,“我才不要当官,正天面只会跩文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吃糕点抓山鸡,饮酒作乐快意生活。”

“小孩心性。”宣望钧之他心中怀有天下,却不愿被规矩束缚,亦不想遵守那些繁文缛节,就这么快意下去也不错,“说来,忱哥的弟弟来宣京了,你若无事可带他玩。”

“忱哥的弟弟?”季元启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确认没有见过此人,不过既是花忱的弟弟,那么结交一下也无妨,“玩可是我的拿手强项,这个自然没问题。”

“不过清渊怕生。”宣望钧想起了这几天相处下来,花清渊的一举一动都不负世家子弟的名声,就是为人实在是怕生的很,“大多时候都待在花府,你们还是先熟悉之后在出去玩也不迟。”

季元启认真点头,怕生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他天生的自来熟,跟谁都能说上几句,“师兄都直接唤他名字了,想来也是个有趣之人,那么我定不负师兄所托,会照顾好这位新朋友!”

“还有,他有个很可爱的儿子。”

季元启还沉静在自己的出游大计之中,对宣望钧的话连连点头,“知道了,不就是有个儿子吗?我还有弟弟呢……儿子?!”


季府书房内,季太傅已经猜到了几人来意,吩咐仆从上茶,这才缓缓道出了二十年前的事。

当年正逢新皇登基举办的第一场科试,心怀天下的学子们都想为国效力,从大景各地进京赶考,也是在那一年里除了许多人才。

林旺祖籍安庐,当年已经二十三的林旺在考生中的年龄偏大,若是此次再不中榜,那么就只能回家接受家里的小本生意,过个相对平凡安稳的人生。

当年阅卷的便是季太傅,林旺有幸进入殿试,却在最后一关无缘探花,得了这第四的名号已然不错,可林旺却不甘心止于此。

就在皇上与季太傅拟放定榜文书时,内侍来报,说原来钦定的探花郎被送饭的小厮发现一道毙命,死于客栈上房中,皇上这才将林旺提至探花郎的位置。

步夜听到这里还是觉得不对,“即便如此,当年的榜首和帮眼如今只是四品官,而林旺短短数年以至二品,这很不寻常。”

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玉泽,“当年的榜首陈岳和榜眼柴进都是不可多得的至世之才,他们到策论如今还在明雍书院教授,如何慧混到一个不起眼的县令,和一个主簿?”

“首辅怎么看?”季太傅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看向一旁的凌晏如,“除了老夫之外,你与林旺同朝为官的年数最久,你怎么看他这个人?”

“绝非善类。”凌晏如眼中看到的林旺和大多数朝臣的不一样,哪怕竭力隐藏,都隐藏不了本质。

听了这么多之后花忱也不傻,一下子给说出你关键,“这么说,当年那位探花郎的死与林旺有关?”

季太傅点头,“没错。”

新科探花郎在放榜前夕死于客栈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都猜想会不会是神眼红了而出手杀人,这么一来大家的怀疑对象都在林旺身上,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人给林旺作证,作证的还是当年的宣京知府许玮之。

又因为大理寺查到探花郎陈尸的客栈房中疑惑了魔教令牌,故而把这件案子归在魔教随意杀人上,最后草草结案。

步夜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过还是想让季太傅来证实,“那么太傅是如何得知杀害那位探花的凶手是林旺?”

“就在放榜之后不久,老夫收到一封信,信中写了林旺为了探花这位置,不惜花重买命。”言至于此季太傅无奈摇头,“单单只有这封信老夫证明不了是否为真,然信中最后一句留下‘二十年后来取林旺狗命’,半个月前林旺死于家中便是最好的证明。”

众人沉默良久,玉泽才问了:“只能这么结案吗?”

“林旺为官二十年虽然有小动作,却也安份。”季太太傅可惜着要,“除非有更好的证据,否则只能如此。”

为了这个案子忙了大半个月的步夜突然觉得不值,然而若真是江湖人所为,他也确实抓不了凶手,“此事该如何告知陛下?”

季太傅知道步夜为难之处,此事他亦有知情不报的嫌隙在,若是陛下要罚也无可厚非,“老夫明日同你进宫一同面圣。”

等到众人离开季太傅的书房,花忱才说了:“那么陈三之死怎么算?”

几人一时间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想起陈三到底是谁。

“他的死状和林旺一样。”步夜摸着下巴思考,“国公是不是觉得,这两案子有关连?”

“了如果真的有关连,我们已经知道林旺为什么死,那么杀害陈三的目的是什么?”玉泽问完之后又自己回答,“难道是想转移注意力吗?”

“显然并没有分散多少,还记得陈三的妻子柳氏说的吗?有人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来诬陷世子。”步夜想了想,看向一旁的凌晏如,“首辅觉得呢?”

“我怎么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回答步夜的是花忱,“不管这个案件如何,我们现在知道了有江湖人在干涉朝廷,那么江湖事就该江湖了。”

步夜望着要去找季元启和宣望钧吃饭的三人,一个是碧水楼楼主,一个是花叶堂堂主,另一个虽然身在庙堂,可自幼师承剑仙,武功造诣深不可测。

由此事以然可见真凶现在是抓不到的,他倒是有几分好奇真凶的目的,是要搅乱朝廷,还是祸乱江湖了?


这日花清渊要去给朝朝买些东西,小孩长身子快,最初从南塘带来的衣裳已经不能穿了,只能带着朝朝去街上铺子看看。

他一个人怕是不成,所以昨日约上刚认识不久的季元启,这季家少主是他到目前为止见过最活泼的人,几日相处下来不禁让他羡慕,若是自己也能长成这么一个潇洒的少年就好了。

“吃吗年兄?”季元启将带来的桂花糕给了门外的祈年,侧身靠在门边,“这可是锦歌楼今日第一屉出来的,我可是半夜就让小厮去排。”

祈年笑着摆手,“属下怎么能和主子抢吃的,我一会儿在拿着食盒去多买几样,这些给主子在路上垫胃。”

“主子出来了。”祈安从旁小声提醒,顺便迎上去伸手抱过小主子,“主子坐马车吗?”

花清渊正犹豫着,便问一旁的人,“小季,我们要去的铺子远吗?”

“差不多要两刻钟的时间。”季元启边说边伸手去抱朝朝,虽然认识不久,但是他对这乖巧的奶娃娃很是喜欢,把自己年幼玩的都整理出来送给朝朝,“你还是坐马车去吧虽然现在已经四月,风还是有的,别让朝朝染了风寒。”

“如此,便听你的。”花清渊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不喜欢待在太多人到地方,街上人来人往的,走在路上反而会让他紧张。

季元启说的铺子叫锦轩记,在宣京里是一等一的铺子,既有成衣,也接私人订制,是权贵们四季换衣的首选。

此外这里服务好不说,还有地方让客人停放马车,若是等久了则会奉上茶点,整个宣京里也就这间铺子能坐到这地步。

“这不是季公子吗?”锦轩记的掌柜凤娘笑着走了出来,瞧见他抱着个小娃娃还有些惊讶,“您什么时候成亲的?”

“风娘说笑了,这不是我的孩子。”季元启指着马车,“是我朋友的儿子,他最近刚到宣京定居,又逢孩子大了,就出门挑几件。”

“那你们来的可真是时候,我这儿昨日刚进新布,还有许多新样试,既然来了就慢慢挑。”凤娘招呼季元启的同时,眼角余光瞧见了马车里出来的人,她瞧了那么多年的客人,什么样的公子美人没见过,然而那些人都比不上眼前这位半分,“想必这便是季少主的友人?”

“是,小心伺候了,他是花国公的弟弟。”季元启将朝朝抱给了花清渊,两手一叉腰,“走,你只管买,等会儿让算账的列单子找你哥讨钱去。”

“买衣服的钱我还是有的。”花清渊将朝朝仔细护在自己怀里,朝着风娘一笑,“麻烦带路。”

“不麻烦,今儿我亲自接待您二位,里边请。”凤娘笑着将他们往里头带,路上又吩咐让最好的秀娘过去。

花清渊来到一间门外挂着“松”字牌的雅间,里头三面摆放着各色布料,倒是让人眼前一乱。

朝朝趴在爹爹的肩膀上看着四周,突然瞧见了什么,伸手指着,“爹爹看,白白……穿给朝朝看。”

花清渊顺着朝朝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是他长穿的月白布料,笑着握住儿子的小手,“先给你买衣服,爹爹的不着急。”

季元启也想给自己买两身,便找了样式图看看。

绣娘来给朝朝测身量记着,等到不料选好之后好开始做衣裳。

“祈安祈年,你们也看看,给你们做几身回去穿。”花清渊抱着朝朝在挑布料,只要朝朝说好的他都让做一套,而自己的只吩咐用最好的料子,用月白、浅云两色各做三套。

季元启那边买玩之后就在这儿等他们,听见花清渊说了这些连忙摇头,还是花忱宠弟弟,这几身做下来没有个几百两是跑不掉。

怎么他家哥哥一天到晚就知道让他看书呢?

祈安和祈年一直都晓得花清渊在他们身上是肯花银子的,吃穿用度跟旁人家的护卫影卫相比要好上不晓得几个层次,平日里买的衣衫就够多了,不过主子既然发话便是要他们买,所以兄弟俩选各自选了两套。

一个半时辰下来还是给朝朝买的多,花清渊在给银子时发现不够,直接从袖子里拿出几张百两银票,让祈安去把银子结清了。

季元启直到走出锦轩记的大门时都还在纳闷,“同样是四大家,同样有个在朝为官的哥哥,为什么我身上连五十两都没有?”

“好了,我请你吃饭吧。”花清渊无奈笑着,恐怕得用三顿饭才能把季元启哄好。

这锦轩记人来人往的,花清渊是跟在季元启后面出来,与一旁要进门的人相撞,撞这一下他没站稳,险些朝前倒去,就在他用手护着朝朝小脑袋的同时,一只手搭到腰间稳住了他。

“多谢相救。”待到花清渊站定这儿后才对着来人道谢,只是当他看清眼前人是谁时,心上不由自己的顿了一下。

藏于镜片之后的眼神带着笑意,确定被自己撞的的人和怀里的来没怎么样才将手收回,“是我撞了你,该道歉的是我。”

花清渊只是笑了笑,朝他点头便快步朝马车而去。

留下男人站在原地,看着颇有落荒而逃意味的人,走这么做什么,难道他看起来像食人的猛兽吗?


Tbc


广告:《离人歌》印调 

回答上一个问题,杀林旺的是一个组织,一个之后才会浮出水面的组织,至于陈三的死是世子的试探,至于试探什么,动动小脑袋!那么今日问题来了:

Q1:请问世子知道杀死林旺的组织吗?

Q2:已知在江湖上玉泽有碧水楼,花忱有花叶堂,星河有云汉阁,弋兰天有穷奇会,璇玑涯属于谁?

以上,又是在愉快的阴间时候更新,大家晚安!


【幕后小剧场之初识(文世篇)】

三年前,南塘某酒楼——

文司宥看着投怀送抱的小美人,伸手戳戳人泛红的脸颊。

文:你是谁派来的?

柿:(醉酒误食某药难受中)

文:不说吗?(捏捏人的腰)

柿:(伸手抱住眼前人蹭蹭)

文:投怀送抱?那我不可起了

于是乎放下帘子,从此老文不算账

哒咩加葱花

  关于世子单人的图,那时候比例还有问题,也没啥技巧,全是感情

  图1是考试的衣服

  图2是世子的可爱女装😍

  图4是世子私设,大冬天就要穿厚一点(什?  喜欢紫色的眼睛版本,

  😍😍😍我的好大儿么么叽,可惜技术不够,没能把脑海里最完美的初稿画出来😭我会继续努力😭

  

  怀旧怀旧

  关于世子单人的图,那时候比例还有问题,也没啥技巧,全是感情

  图1是考试的衣服

  图2是世子的可爱女装😍

  图4是世子私设,大冬天就要穿厚一点(什?  喜欢紫色的眼睛版本,

  😍😍😍我的好大儿么么叽,可惜技术不够,没能把脑海里最完美的初稿画出来😭我会继续努力😭

  

  怀旧怀旧

何楚榆

[星世]鹿

  这篇文不要带脑子去看

  当乐子看看就好

  希望大家喜欢


  我从小就爱四处游玩,整个大景我都去过,装扮成凡人模样,家底深厚,可以让我游戏人间,这么多钱财一辈子足够了。

  我生在南塘,很喜欢飘在湖中去闻那些莲花。

  大景现下经历变革倒也是一片繁荣景象了。

  “小殿下。”

  叫我小殿下的,叫星河。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类朋友,也是唯一知道我是鹿的,我知道我生前是花家世子,却不记得人和事,我只知,我是坠崖而亡。

  “星河!”花时跑向他。

  “殿下慢些跑。”星河扶住他“又不穿鞋,会冻到的。”

  “我初见你时,便是这幅装扮,怎么到现在还在唠叨?”花时有些不满。...

  这篇文不要带脑子去看

  当乐子看看就好

  希望大家喜欢


  我从小就爱四处游玩,整个大景我都去过,装扮成凡人模样,家底深厚,可以让我游戏人间,这么多钱财一辈子足够了。

  我生在南塘,很喜欢飘在湖中去闻那些莲花。

  大景现下经历变革倒也是一片繁荣景象了。

  “小殿下。”

  叫我小殿下的,叫星河。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类朋友,也是唯一知道我是鹿的,我知道我生前是花家世子,却不记得人和事,我只知,我是坠崖而亡。

  “星河!”花时跑向他。

  “殿下慢些跑。”星河扶住他“又不穿鞋,会冻到的。”

  “我初见你时,便是这幅装扮,怎么到现在还在唠叨?”花时有些不满。

  “我知殿下现在能跑能跳,但我还是担心。”

  “对了,既已到了南塘,我们去上街游玩可好?”花时,挽住他的胳膊。

  “自然,不管殿下做什么,星河都会陪在身边。”星河看着他,笑得温柔。

  花时诞生时,便是一副十几岁的模样,到如今,有着少年该有的样子,却也定型在此了。

  他初见星河时,是在星河演出之时。他觉得台上之人,莫名的感到熟悉。在观众嘴里也得知他叫星河,星河在人群中也一眼见到了他。他本以为是错觉,但一模一样的少年,映入他的眼帘,与那个少年完全重合。他便慌了神。演出结束后,便邀请他,去团里观光。

  其实也没什么好观光的。

  “那个姑娘是莹儿吗?还有他旁边的是阿虎吧。”花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殿下,真的是你……”

  “我,星河?你怎么哭了?”花时显得慌张“我,我应该,见过你们。 但……我,我记不得了。我明明……才刚出世啊,我是不是忘了很多事情?”花时说着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花家世子……是我,你……我是不是……”

  “殿下,莫要想了。”星河轻轻地抱住他。

  星河告诉我的事情不多,我想起来的也不多。他只说我是花家世子,曾经是。他说我是花家世子时有个兄长。我是什么时候坠崖死的。星河他是温柔的,对我很好很好。他本想继续讲下去,但直觉告诉我,都是些不好的事情。我便没再让他讲了。毕竟那是以前,现在我是一头鹿,不想有太多的烦恼。星河听到我这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笑意的点点头“若不想知道许多,那我便不讲了。”之后我便留在了他的身边,直觉告诉我他是安全的,他永远不会背叛我。




  “好好吃!”

  “殿下喜欢就多买些吧。”

  “会胖的吧。”花时看着星河。

  “怎么会?”星河掏钱买下“殿下吃什么都不会胖,不管怎么样,星河都会抱着你。”他把那袋花时看上的点心,放在他的怀里。

  花时吃得开心极了,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 ,脚腕上的银铃铛,也跟着步伐响。

  渐渐的,嘈杂的人声安静了下来,花时也停了脚步。

  “这里……让我觉得好熟悉。”

  “殿下,要去看看吗?”星河看着他“若你想去,便去看看,毕竟那是你以前的家。”

  花时看着不远处的门府,想到什么一样,突然开了口“是不是曾经的我还有些执念,与天神交换的代价,让我变成了一只鹿,行走在人世间寻回我丢失的记忆和丢失的亲朋?”

  “我不知,我只知你坠崖是被他们所害,我恨他们所有人,但只要殿下还有念想,我便不会去恨他们。”

  “我也不知。”花时看着那门府“回去吧。”

  “小花!”

  花时被那声小花叫住了,转了个头,看了一眼,便抬脚走入人群了。他把糕点塞入口中,低着头,轻轻唤了一声“星河,这糕点……怎么不甜呢?”




  他们的第2站到了

  越阳

  不知为何,一入了越阳,花时就觉得有人一直盯着他。

  错觉吗?

  花时摇了摇头。

  “殿下,怎么了?”

  “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人盯着我看。你这几日准备演出之事,我还是在客栈休息吧。”

  “小鹿不该被束缚的,你若觉得不舒服,我们现在便离开越阳。”

  “无事,可能是这几日周车舟劳累,困乏的吧。”

  确实,花时这一路下来,都蔫了吧唧的。

  “那便听殿下的,但殿下若是真的有什么不舒服的,还是要与我说才是啊。”

  “累了……”花时挂在他的身上,星河把他抱回了客栈。

  花时睡了一天,果然精神多了,竟也没觉得有人盯着他了。

  星河看着殿下如真好了很多便放下心来了。

  花时看着他“我在卧室里看到了这个。”

  同文大会的请帖。

  “殿下的东西,只能让殿下定夺。文家送的,现今文家的执掌人,是你曾经的先生。送帖子的人,是文司宥的弟弟文司晏。”

  “我应该去吗?”

  “若是我自己的话,肯定不愿意去,怕你又出了什么危险。但是,殿下也应该去看看这世界。你可是灵动的小鹿啊。”

  他去了,当然,虽没有带星河,却带了莹儿。

  他拿着帖子入了同文大会,迎客的人却让我等等。之后,便来了一个人。

  “世……请跟我来。”

  花时点着头,和莹儿一起跟在他身后。

  “客人,我叫文司晏,是同文会的副会长。你可以直接叫我文司晏。”

  “直呼你的姓名不妥,我还是直接唤你副会长吧。”花时好奇的四处张望“我没有姓,你可以直接换我阿时。”脚上的铃铛叮当作响,响的清脆。

  “到了,这里都是旧相识所待的地方。”

  “好的,谢谢副会长。”花时,被人带到座位旁,便没人管他了。

  ……

  为什么这个椅子他这么高?

  花时看着已经到自己腰间的椅子。

  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这么高的椅子?

  “哥哥……莹儿上不去。”莹儿,很努力的扒着椅子试图上去。

  然后就是花时把莹儿,抱了上去,花时借了她的手顺势上来了。

  两个人的腿都悬着。

  两人就这么等着,等来了第一个人。

  花时愣了一下,对方也愣了。

  是凌晏如。

  莹儿看着花时“哥哥?”

  花时回过神来“无事。”

  “哥哥……”莹儿一脸担忧 。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全来了。

  花时陷入了恐惧里,他不知为什么这么害怕。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吓人的东西。

  他想不起来。

  他想得起来与他们的关系,但他想不起来事情。

  一件也想不起来。

  身体在抗拒他们,他在恐惧。他不知为何恐惧。

  这么多人,谁都没说一句话。

  花忱,凌晏如,玉泽,季元启怎么都来了,他们怎么都来了?他们为什么要过来?

  不

  不对

  我怎么来了?我为什么要过来?

  花时从椅子上下来,其他人跟着警觉了起来,他看向门口,走了起来,走得越发快。

  星河……星河……

  “哥哥!”莹儿在他后面跟着。

  花时提着裙摆,他不知往哪走去了,但还是一直走一直走,浑身都在抖。“星河……我要星河!……快带我走……星河……”

  “殿下!”

  熟悉的声音在花时身后响起。

  “星河……快带我走。快带我走……”花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他的衣袖,往他怀里钻。“快带我走……求你……求求你……”

  星河看着自己的殿下“别怕,睡一觉殿下,睡一觉,我们就离开了。我的小鹿别怕,我会护着你的。”他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花时,渐渐安静了下来,闭上了眼,那股安心逐渐放大,竟让他把藏起来的鹿角一点点的显现了出来,星河在他们震惊的眼神中,抽出个披风给他盖上了。

  莹儿气喘吁吁的。

  “我说过,莫要伤害殿下。”星河看着他们“殿下不如从前一般,他对你们的恐惧,不止一星半点。以后殿下若是想见你们,我不反对。但如果我的殿下不想见到你们,我也不会让他出现在你们面前。”

  星河看着那群人,不再多言“我们走。”














  在离开的马车上,花时还是时不时的就发抖,星河甚是心疼。

  殿下,不怕。我来了,我在这哦。










一个破灵感,喜欢就点个赞吧



·

  还是素颜的眼妆看着顺眼。已经平静接受自己不合群的审美了。我高兴就好。

  还是素颜的眼妆看着顺眼。已经平静接受自己不合群的审美了。我高兴就好。

明哲煲参
哎呦我说画个宝贝柿子结果开个透...

哎呦我说画个宝贝柿子结果开个透视我愁啊…画不完

存一下,估摸着等三月回来画了

哎呦我说画个宝贝柿子结果开个透视我愁啊…画不完

存一下,估摸着等三月回来画了

热心市民小桦同学
“这伤口得赶快处理掉,可不能让...

“这伤口得赶快处理掉,可不能让哥哥看见…….”

今日睡前摸鱼造谣,是我家私设小世花舒岚,浅造谣一个战损版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我好像终于不是完全依赖不透明的笔刷画图了,感觉比昨天进步一点了嘿嘿,俺继续加油! ​

“这伤口得赶快处理掉,可不能让哥哥看见…….”

今日睡前摸鱼造谣,是我家私设小世花舒岚,浅造谣一个战损版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我好像终于不是完全依赖不透明的笔刷画图了,感觉比昨天进步一点了嘿嘿,俺继续加油! ​

新晋居民_2796082

  多放一张图都得露馅😋

  我终于抽到弋老大了😭

  真的好爱弋老大的设定😘

  多放一张图都得露馅😋

  我终于抽到弋老大了😭

  真的好爱弋老大的设定😘

夜梦深秋

《离人歌》印调

如题,现在开始做一个正式的调查

All世本,全文20w↑↓,内含三篇未公开番外

随书周边目前已定:明信片*2,立牌*1,吧唧*1

特典立牌*1,前五名限定

暂定周边(须加购):小卡一套(十张),吧唧一套(六个)

根据印调人数决定以上暂定周边要不要解锁

印调时间:2/4-2/22

调查方式:在评论区随便评论一句即可

(切勿聊起来扰乱计算)

另外,封面试阅如下↓

[图片]

预售时间预计在二月底三月出左右!


如题,现在开始做一个正式的调查

All世本,全文20w↑↓,内含三篇未公开番外

随书周边目前已定:明信片*2,立牌*1,吧唧*1

特典立牌*1,前五名限定

暂定周边(须加购):小卡一套(十张),吧唧一套(六个)

根据印调人数决定以上暂定周边要不要解锁

印调时间:2/4-2/22

调查方式:在评论区随便评论一句即可

(切勿聊起来扰乱计算)

另外,封面试阅如下↓

预售时间预计在二月底三月出左右!


新月

只知逐胜忽忘寒,小立春风夕照间


p1我漏画了铃铛,所以才有了p2,是屑柿子抢小朋友的铃铛绑双马尾

只知逐胜忽忘寒,小立春风夕照间


p1我漏画了铃铛,所以才有了p2,是屑柿子抢小朋友的铃铛绑双马尾

湾不回家不改名

花家世子重生了?【九】

  这些花祁渊可都不知道了。

  丢了烫手山芋,花世子愉悦得很,退学的书信刚刚被他塞到了渊亲王…哦不,院长的房里,回到芝阶舍将本就不多的东西趁宸王殿下不在随意拾撵了一下,到山门前后猛的一吸空气。

  恍如隔世。

  呵…可不是隔了一世么?

  他并不着急,先是坐马车回了趟南塘,洗去一身风尘,因为他并未提前通知花家众人,所以只是在客栈暂住一晚,才回了花家。

  到了门口他也不敲门,而是翻墙进去,走到院内喊一声:“微霜!你在么?”

  刚出声便引来一群人:“谁…世子!”

  “真的是世子?!”

  少年美如冠玉,头发披散,比走时多很多说不出口的东西,谈吐不凡,让一众女使忍不住脸红。...

  这些花祁渊可都不知道了。

  丢了烫手山芋,花世子愉悦得很,退学的书信刚刚被他塞到了渊亲王…哦不,院长的房里,回到芝阶舍将本就不多的东西趁宸王殿下不在随意拾撵了一下,到山门前后猛的一吸空气。

  恍如隔世。

  呵…可不是隔了一世么?

  他并不着急,先是坐马车回了趟南塘,洗去一身风尘,因为他并未提前通知花家众人,所以只是在客栈暂住一晚,才回了花家。

  到了门口他也不敲门,而是翻墙进去,走到院内喊一声:“微霜!你在么?”

  刚出声便引来一群人:“谁…世子!”

  “真的是世子?!”

  少年美如冠玉,头发披散,比走时多很多说不出口的东西,谈吐不凡,让一众女使忍不住脸红。

  他先是在院中与众人寒暄一二,见木微霜走过来,他赶紧迎过去:“微霜,我回来了。”

  “少主,您回来了?怎么也没传信说一声?”不知道他已退学,木微霜以为他只是休假回家。

  “这个么…”花祁渊将众人轰走,正色道,“微霜,我退学了。”

  木微霜不出意外的瞪大了双眼:“退学?!少主为何…”

  “嘘…”花祁渊将食指放在唇前,笑盈盈道,“小声些,微霜,你觉得我是一个不懂分寸之人吗?”

  木微霜下意识回答:”少主自然不是…”

  花祁渊开扇半掩面,只露一双含笑的双眼:“那便好了,既然你不觉得我是一个糊涂的人,那么微霜,相信我,我绝不会害花家。”

  后面半句花世子说的时候已经全然不见笑意,颇有高人范儿。

  “我自是相信少主的,”木微霜表情凝重,“可国公大人那儿…”

  “这个你务需担心,”花祁渊正色道,“兄长大人那里,我自会解释清楚。”

  木微霜仍有疑虑,但也还是道:“既然少主已打定主意,那微霜也不会说什么,少主只需知道,我会一直追随少主。”

  那眼中是他从小到大都沐浴着的忠诚与信赖,花祁渊鼻头微涩,笑了起来,这次眼中也带着笑意。

  他将关于明雍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换上一件竹里春秋衣,束上高马尾,青云扇别在腰间,又往怀里扔了几十两碎银,估摸着够用后就留下一封信便连夜去了蜀中。

  而第二天看到信件的却并非木微霜,而是林珊,其实她因为昨天的交谈本可以猜到什么的,但无奈花世子去了趟明雍后不知怎的,说话变得云里雾里,她所看到的都是花祁渊想让她看到的,其他的更是刚找到点苗头又断的一干二净。

  于是她看着信上熟悉的笔迹深深叹了口气,转头望着枝头上的飞鸟,少主,一路保重。

  而这边,刚到了蜀中的花世子像上次一样进竹林里溜达,不出意外的遇到了正在逃跑的少年胡小梁,他的眼神落在胡小梁的竹篓上,思考片刻,笑了笑,然后转身和胡小梁一起大跑。

  “哎哎,这样不行——”花祁渊喘着气,“你会爬树吗?看着前面那棵竹子了么?快爬上去。”

  胡小梁转头看他:“那你呢!”

  “我爬另一个!行了,你快点吧!”

  其实按他一重生就继承全部武力值的状况来说,收拾几只食铁兽又不伤到它们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出于某些想让某人来段英雄救美的目的,他还是打算躺平。

  等等!他妈的不是这个躺平!!

  只见花世子刚爬到竹子上,那竹子便不堪重负般倒了,可怜的花世子一头栽了下去,只留旁边的胡小梁瞪大了双眼。

  流年不利。

  他只能归功于运气了,刚准备摔个狗吃屎,却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那人戏谑道:“这么轻,能把竹子都压断了?”

  “弋兰天!”花祁渊下意识喊出来他的名字,不动声色的将指环掩住。

  高大的红发青年一勾嘴角:“呦,还认识我,不过,挺大一小伙子,你是打算待在我怀中不下去了吗?”

  花祁渊一点尴尬也无,笑着摇摇头从那人怀中下去。

  “喂!”胡小梁见花祁渊没事,松了一口气,但低头一看那巨大的食铁兽还在,登时大喊,“这食铁兽怎么只追我啊?!”

  知道真相的花世子毫不心虚,反倒调笑了一句:“看你秀色可餐?”

  “啊!!快救我啊!”

  见弋兰天还在旁边立着,花祁渊笑了起来,摇摇头:“好,我这就来救你!”

  青云扇还别在腰间,他赤手空拳便冲了过去,看起来特别炮灰。

  胡小梁大惊:“你行不行啊?!”

  这时旁边立入一杆枪,声势浩大,一下便将食铁兽吓跑。

  “男人不能说不行,”花狐狸勾起嘴角,“虽然我的确打不过那位食铁兽兄。”

  说罢转头看向弋兰天:

  “哦,还未向弋老大道谢,谢谢你救了我们,听说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了,到时候我一定带份特别的礼物到穷奇会给你祝贺。”

  弋兰天一挑眉,收起枪扛在肩上,转过身离开:“恭候大驾。”

  花祁渊摩揣着那小凤凰蛋的指环,抬头看向胡小梁:“怎么样?敢下来么?”

  先前只顾着爬,胡小少年自然不敢下来,花祁渊笑着:“跳罢,我接着你。”

  胡小梁只得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因为闭上眼睛只感觉有人扶了他一把,带着浅浅的莲花香,他便牢牢站住了脚,晃都没晃一下,他立刻发自内心的称赞:“哇,谢谢你,哦,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叫胡小梁。”

  “鄙姓花,花祁渊,胡公子叫我祁渊便好。”

  胡小梁点点头:“你也是,不用那么客气,叫我胡小梁就行。”

  “方才那位…”

  犹豫胡小少年一直待在竹子上,又被吓得不轻,加之两人说话声音不大,所以并没听到两人交谈的东西,自然也不清楚弋兰天的身份。

  花祁渊也不多做解释:“这个,我也不认识,估计只是路过的侠士。”

  胡小梁点点头,不多做纠结,:“哦,看你的样子,不像是蜀中人…”

  “哦,”花祁渊笑道,“我是从南塘到这儿的,来寻人。”

  闻言,胡小梁果然像上一世一般将蔷姐姐介绍给了他,只是这次两人去百花镖局路上再次偶遇弋兰天时,这位穷奇会的新老大显然难得意外,对着花世子挑挑眉:这么巧?

  花世子一勾唇,用眼神回答:看来我们和弋老大很有缘。

  由于之前谈过,弋兰天也不多和他说话,只瞥了他一眼就走了,倒是胡小梁表达了惊讶,并让他离穷奇会远点。

  花祁渊笑着应和,自从到了蜀中,遇到了这些人,他的笑容便从不少,而且达了眼底。

清霽臨空
花家貼貼! 雖然春節已經過了....

花家貼貼!

雖然春節已經過了......

花家貼貼!

雖然春節已經過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