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幻

426.8万浏览    4737参与
塔

真的会有人愿意看这种东西吗。


是处境非常不妙的猫猫……

真的会有人愿意看这种东西吗。


是处境非常不妙的猫猫……

疯狂打牌的ππ
给朋友摸的小卡,大概就是🌸?...

给朋友摸的小卡,大概就是🌸🐴开房但是又很害羞的实录,,

给朋友摸的小卡,大概就是🌸🐴开房但是又很害羞的实录,,

shakespear威廉摇梨

莫名想看一些幻酱心冷抛弃渣男花,结果被博爱捡到,小花无能狂怒的故事(x我在说什么

莫名想看一些幻酱心冷抛弃渣男花,结果被博爱捡到,小花无能狂怒的故事(x我在说什么

好随便的溺水鱼

躲猫猫(重发版)

[图片]

[图片]

all某幻,all蕾进

洁癖党勿入

链接被屏蔽了,需要看的去wb搜:好随便的溺水鱼

正在申请解屏中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all某幻,all蕾进

洁癖党勿入

链接被屏蔽了,需要看的去wb搜:好随便的溺水鱼

正在申请解屏中


芥似嘛呀

  悲伤の小摸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cp向但还是私心了呢哈哈)

  悲伤の小摸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cp向但还是私心了呢哈哈)

FE.间槿er
  摸鱼   我没有梗了不知道...

  摸鱼

  我没有梗了不知道画什么呜呜

  摸鱼

  我没有梗了不知道画什么呜呜

塔

擅自画了吸师@⭐⭐ 的bt小花……!

设定实在太香没忍住(什么

p1大概是这个 的前奏ww(直播中的花老师小课堂)

 p3和p4是和吸擦茶绘时画的 

非常好玩 (-^〇^-) 

擅自画了吸师@⭐⭐ 的bt小花……!

设定实在太香没忍住(什么

p1大概是这个 的前奏ww(直播中的花老师小课堂)

 p3和p4是和吸擦茶绘时画的 

非常好玩 (-^〇^-) 

⭐⭐

额和擦师还有塔师一起茶的发上来水水。。。。

额和擦师还有塔师一起茶的发上来水水。。。。

安唐没有米字旁

来些我西皮蹲大牢🎉(在高兴什么)

(cp越磕越阴间甚至搞了这种。。。)


(🌸的号码比较小所以算是🐴的监狱前辈吧(这是什么前辈))

来些我西皮蹲大牢🎉(在高兴什么)

(cp越磕越阴间甚至搞了这种。。。)


(🌸的号码比较小所以算是🐴的监狱前辈吧(这是什么前辈))

撰写问号

分享一波参考 不得不说花幻真的绝55555

p1自己画的

p2bilibili减老师原图

这个画风有点好上手但是对于只会画证件照的我是真的画拉了💔💔

分享一波参考 不得不说花幻真的绝55555

p1自己画的

p2bilibili减老师原图

这个画风有点好上手但是对于只会画证件照的我是真的画拉了💔💔

易泱

填个小问卷

以及——封叹&花k是yyds!

填个小问卷

以及——封叹&花k是yyds!

北北睡觉了没

【幻花幻】心理医生可以治相思病嘛?(3)

后来心理咨询室门口的衣架被花少北搬走了,他的身边也多了一位助手,让平常沉默寡言的心理咨询师竟有说有笑起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花少北再没有被过分的患者叨扰了,他有时也会想,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真的挺好的。有时又会转念一想,只要是他在身边就好,就算还有危险,但只要他在就好,不用自己忍受着这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下班后某幻如愿以偿地去带花少北练一些防身术,花少北到底还是文弱,某幻经常要一个动作带着他练好久,不过他并不烦,正相反,他希望花老师学得再慢一点、再慢一点,一辈子都学一个动作也好,他希望他可以一直这样放下一切心事在自己面前无忧无虑地笑,开着玩笑地怼人。花少北喜欢和某幻在一起,他会让自己长期紧绷的...

后来心理咨询室门口的衣架被花少北搬走了,他的身边也多了一位助手,让平常沉默寡言的心理咨询师竟有说有笑起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花少北再没有被过分的患者叨扰了,他有时也会想,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真的挺好的。有时又会转念一想,只要是他在身边就好,就算还有危险,但只要他在就好,不用自己忍受着这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下班后某幻如愿以偿地去带花少北练一些防身术,花少北到底还是文弱,某幻经常要一个动作带着他练好久,不过他并不烦,正相反,他希望花老师学得再慢一点、再慢一点,一辈子都学一个动作也好,他希望他可以一直这样放下一切心事在自己面前无忧无虑地笑,开着玩笑地怼人。花少北喜欢和某幻在一起,他会让自己长期紧绷的神经安心地放松下来,他会充当第一个愿意听花少北抱怨的人,他是第一个花少北可以毫无保留地展露心理医生隐藏住的脆弱的那一面的人。某幻也喜欢和花少北在一起,喜欢他的笑他的嗔,花老师平时总是带着职业假笑,他愿意大胆猜测自己是唯一见过他发自内心的笑的人。他笑起来,干净的眼睛弯弯的,两个很清楚的酒窝恰到好处地挂在脸颊上。他很可爱,与在人前不同,他会向他抱怨糟心事,也会因为自己阴阳了他一句大喊“崽种”,他终于见到了他没那么理性的样子,而那样子是为了自己表现出来的。

“诶,不行了累了。”“那就不练了,花老师进步很大,兄弟请你喝点啥怎么样?”“走走走,不白嫖是傻子。”他们从馆场走出来,天色渐晚。“…某幻,你说的喝点和我说的好像不太一样啊,”花少北满脸无奈,他看看奶茶店的菜单,“爷想喝酒啊某幻,这TND一滴酒精都妹有的。”“啊?别了吧,兄弟酒量不是很好。”“不!不要!我累一天了,体内极度缺乏酒精!再说了,大老爷们酒量再差少喝点也是没问题的。某幻,某幻,我不想喝这个,某幻…”某幻禁不住花少北这样“撒娇”:“好好好,瓦去出去给你买,你在这里等着柠檬水。”某幻知道花少北酒量很好,不过防止他不舒服,某幻没有买太多。“你还真的只喝柠檬水啊。”“酒量真的不行。”“嘁,没意思。”“没意思你才能少喝点,喝太多身体不舒服。”花少北柱着脑袋,眼带笑意地盯了某幻好久,最后温柔地笑了:“你要是个女孩多好。”“怎么回事,你喝醉了?”花少北顺势握住了某幻想要按住酒杯的手:“能不能别低估北神!我说真的,你要是个女孩你绝对早晚成我女朋友。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温柔这么浪漫,像艺术家一样,身上的气质也这么吸引人,还很细心体贴,还有泪痣和卷发,怎么看怎么喜欢。”某幻脸颊绯红,有点难以置信:“花老师你,你没开玩笑啊。”花少北紧了紧握住某幻的手满眼温柔:“认真的,你自信点嘛,谁见了你不迷糊啊。”某幻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幸福击中,有点不知所措:“我可当真了,你别骗我啊,我受不了的。”“啧,不相信兄弟是不是!过来!”花少北一把揽过某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吻了上去。花老师果然是喝多了,某幻这样想着,因为一股酒精的味道在他唇齿间绽放开来,让他也晕晕的。某幻果然不胜酒力,片刻便醉在酒香的吻里。

仲珂松
“阿幻你又在打电动啊——” 有...

“阿幻你又在打电动啊——”


有点cp要素

“阿幻你又在打电动啊——”


有点cp要素

赛博流体蛋挞

【花幻】生长痛

*我流青春竹马文学

-


认识某幻的时候花少北12岁,刚刚小学毕业,每天的烦恼就是咬着笔杆冥思苦想该在同学录上写点什么才能让所有人把自己铭记于心。花少北的时间总过得很快,躺在蝉鸣里消磨着一整个夏天。暑假里一个如同往常一般的炽热的夏日,家门被人砰砰砰地敲响,花少北躺在床上交叠着手垫着后脑勺,听着妈妈啪嗒啪嗒地踩着拖鞋跑去开门,紧跟着细声细气的询问声,小朋友,你找谁?


花少北走出房间的时候家门已经安安稳稳地被关好,他问妈妈:“妈,刚刚是谁来了?”他已经开始不习惯叠字地亲昵地称呼父母。妈妈看他一眼:“楼上新搬来了一户,他家孩子——叫某幻,来送了点吃的。”......


*我流青春竹马文学

-


 

认识某幻的时候花少北12岁,刚刚小学毕业,每天的烦恼就是咬着笔杆冥思苦想该在同学录上写点什么才能让所有人把自己铭记于心。花少北的时间总过得很快,躺在蝉鸣里消磨着一整个夏天。暑假里一个如同往常一般的炽热的夏日,家门被人砰砰砰地敲响,花少北躺在床上交叠着手垫着后脑勺,听着妈妈啪嗒啪嗒地踩着拖鞋跑去开门,紧跟着细声细气的询问声,小朋友,你找谁?

 

花少北走出房间的时候家门已经安安稳稳地被关好,他问妈妈:“妈,刚刚是谁来了?”他已经开始不习惯叠字地亲昵地称呼父母。妈妈看他一眼:“楼上新搬来了一户,他家孩子——叫某幻,来送了点吃的。”

 

花少北这才发现餐桌上多了个硕大的铁锅。

 

成年人的世界讲究着礼尚往来,某幻馈之以铁锅,花少北回之以铁锅。花少北抓着铁锅两端的把手,三步作两步地跑上楼,他不会三头六臂,分不出一只手敲门,便在人家门口颇为激昂地大喊一声:“某幻!我妈叫我来给你送东西!”

 

把那小孩吓得连滚带爬地出来开门,瞪着眼睛叫花少北闭嘴。

 

那一年某幻还只有11岁,却比花少北更像一个大人。花少北不好意思拒绝某幻父母的热情,一跨就走进了某幻的家。

 

某幻的房间里摆了整整一面墙的书籍和课本,某幻尽着东道主的责任跟他讲起西方文学和东方文学,侃侃而谈莎士比亚和余华。在已经脱离小学生队伍的花少北眼里无论是战争与和平还是人教版小学六年级语文课本,它们都并无差异,它们的归宿无非都是废品回收站。

 

在某幻如蝉鸣一般不舍停歇的声音里,花少北的意识也像长出了两片薄薄的蝉翼而腾空飞去。他在心里模模糊糊地想,某幻是一个总是喜欢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的人。

 

 

上了初中以后花少北的烦恼变得更多,课间里他咬着笔杆冥思苦想该如何拒绝女生纯情的告白。来不及回应的粉扑扑的情书被他胡乱地压在一本本厚实的练习册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更多的烦恼裹挟着冲走。信封的主人挽着朋友的臂弯,娇羞地说他没有给我写拒绝的回应,他是不是已经默许了?

 

花少北经常在小区门口见到某幻。他和同路的朋友道别,便狂奔着追上去,顾不上背上的书包颠簸得厉害。花少北冲上去猛地拍一下某幻的肩膀,把正陷在沉思里的人吓一大跳,然后得逞地哈哈大笑着跑走,听着背后的人抬高了声音怒气冲天地骂人,只到变得模糊,只到耳畔只有呼啸的风声。

 

那一年花少北15岁,把浅浅的烦恼当作人生命运痛苦的全部,把qq签名改成时下流行的短句,即便他其实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

 

某幻在同龄人里显得太过格格不入,有些过分地喜欢胡思乱想——他常常陷入莫名的沉思,和花少北一起回家的时候会在对方咕咚咕咚地往喉咙里灌汽水的时候突然问,北子哥,你觉得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

 

花少北一头雾水。比起死了以后的精神世界,他更关心明天能不能喝到好喝的汽水。夏天的烈日里,掌心透着橙子汽水的凉意,花少北眯着眼睛细细地在心里思索这个问题。

 

花少北:“会去橙子汽水天堂。”

 

某幻:“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花少北咯咯咯地乐得像个姑娘。成熟一点,某幻常常这么对他这么说,语气里总有几分道不明的语重心长。成熟,花少北觉得自己很难抓住这个词汇的概念,像是有一天心血来潮量起身高发现自己已经比童年高了一大截,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儿时的尖细与稚气,每天他的桌子上都能被摆上一张粉嫩的情书——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个人对他说,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世界树向外舒展着翠绿的枝叶,花少北心安理得地品尝着其中的酸涩。那一年流行很多都市言情电视剧,女主角每天晚上黄金档准时大哭一次。他的母亲看得低头擦泪,花少北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打瞌睡。他的青春如同零碎的珠子被一点点串起来,有人一板一眼地告诉他这样不对这样不好。花少北在白茫茫的朦胧里看到了某幻的脸。

 

 

 

中考并不算发挥得好,花少北只是去了一个不差也不好不大也不小的高中。至此他见某幻就开始见得比以往要少。听某幻的妈妈说,他还在备战中考——某幻的人生总是比花少北慢半拍——在学校一节节的补习里把夜晚消磨。

 

花少北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遇见了一个姑娘。长长的乌黑的头发,为了方便工作就在头上梳一个乌黑亮丽的马尾,别着两个粉红色的水钻蝴蝶结。她身材自然比普通的高中女生更加窈窕,用力摇奶茶的时候小臂上微微颤抖的赘肉都像勾青春期男生陷入爱情的引子。花少北只是定定地看着,就觉得她是那一缕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在夜晚与她会面,她穿着奶茶店的工作服,娇羞地笑,花少北傻傻地盯着,感觉四肢都在如同火燎一般发烫。她轻轻地凑过来,跨坐在他的腿上,娇嫩的嘴唇慢慢地凑近....

 

他猛地惊醒。花少北像一条脱水的鱼在床上捂着胸口大口喘气,心脏在胸腔凶猛地跳动着,耳朵里都是扑通扑通如擂鼓般的心跳。

 

花少北放学回得晚了。

 

他和某幻见得更少了。

 

 

花少北散发着粉红泡泡的美梦结束得很快,那女孩只是一个短期工。从奶茶店出来的他像是丢了魂,眼睛酸胀得流出泪来。花少北捂着眼睛不让来往的同学看见,一股脑地往家里使劲跑,耳边都是风响。花少北的眼泪打湿了脸颊。

 

他一路飞奔到小区门口,碰巧遇到了正在进小区大门的某幻。花少北扶着膝盖在某幻面前大口喘着气,把人家吓得不轻。

 

“...你这是...?”某幻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倒像是怕他突然掏出什么武器。花少北呼哧呼哧喘了许久,抬起湿漉漉的脸对某幻说:“我再也不想恋爱了。”

 

 

 

高考前的那几个月花少北觉得自己已经尝完了人生所有的痛苦。他才刚刚成年,方才还在为摆脱未成年人的名号而神气转头就一头栽进如山的功课里——成年了有什么用,在高考前还得当一条累死累活的傻狗。

 

他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手机。他点开通讯录存电话号码,存父母,存死党,存座机号码,存手机号码....

 

花少北突然想,他好像忘记了一个人。

 

某幻中考前几天没日没夜地学,花少北白天见不到他,晚上也见不到他。最后某幻如愿以偿去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花少北的妈妈有时候怀着点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谈起这事,花少北的心里却格外的坦然。某幻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努力的人,他优秀是正常的。花少北眼前莫名地浮现出了小时候见到的某幻家里那一墙的书,和一个滔滔不绝的孩子。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某幻了。

 

 

高考动员大会上,台上的唾沫横飞,台下的七倒八歪。花少北没有搭理身边的兄弟正在喋喋不休地发牢骚,他呆呆地望着台上的校长,再抬头看着那一条猩红的横幅——高三不博,人生白活。

 

人生?

 

校长一遍又一遍苦口婆心地说你们的人生在自己的手里,花少北在心里想真的在我手里吗?他的脑子里把自己的人生从童年舒展到现在,他好像一直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推着前行,为了父母,为了工资,为了买房买车。他在为自己的努力不断地寻找着一个借口,但那个借口永远不会是自己。

 

花少北没来由地又想,某幻平时想的也会是这些吗?

 

 

 

高考那几天不知为何比以往更加头晕,花少北用几瓶风油精都不管用。他的思绪像浸水的棉花一样肿胀,堵在脑仁里兀自发酵。

 

走出考场的脚步就像踩着软绵绵的云,外面的烈日如每一个夏天一样炙热。花少北突然很想哭,冰凉的眼泪涌到眼眶又被憋回去,因为他看到妈妈身侧的某幻。

 

妈妈很热情地拍着某幻的肩膀——即便这样有些吃力,告诉他某幻也即将高考,让这位前辈可得多多传授经验。

 

某幻比以前瘦了许多,把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也不理他。花少北在烈日里被纷飞的话语说得晕头转向,只到跨进某幻家门的那一刻都晕乎乎的。

 

五点下考,现在已经临近七点。昏沉的夕阳光晕投进窗,像是一汪金黄的湖水。某幻的妈妈有些抱歉地说有点热,等会就去开空调。花少北站着,方才吞下去的眼泪又要涌出来。12岁的那个燥热的夏天如潮水向他奔涌。

 

在想什么呢?

 

“在想什么呢?”

 

某幻用手肘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脊骨。花少北一整天都是这样晕沉的状态,全然没了记忆里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许久未见,某幻心里挺不是滋味,难说是担忧,还是失望。

 

花少北跟着某幻进了房间,满墙的书籍换了一批又一批,摆得整整齐齐,还有几张烫金的奖状,全然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花少北站在书柜前看着,某幻站在他身后:“我最近学习学得头都要炸了,也不怎么看书,你刚考完,要不要带几本书回去看?正好放松一下心情。”

 

花少北若有所思:“好啊。”

 

某幻大惊,如今叫他看书他都肯答应,看来确实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今日的花少北早已是脱胎换骨。某幻看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敬意。

 

说是交流学习经验,两人也只是一起坐在床上默默无言。花少北发现自己比以前更喜欢沉思,他常常淹没在情绪的海底,在飘飞的思绪里坠入焦虑与恐惧。陷入花少北不曾考虑过的种种。毕业,大学,朋友。

 

某幻。

 

两个人开始慢慢地聊起高中的故事,某幻说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大家还谁也不认识谁,过了几个月就开始成双成对。花少北说青春期的男女总是渴望着恋爱,人类的这一点像是春天的动物,不同的是人类渴求爱情不分季节。

 

某幻笑得前俯后仰,花少北也笑了。笑着笑着花少北就哭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出两道长长的轨迹。某幻手忙脚乱地去抽餐巾纸,问他,怎么,你也想恋爱想疯了?

 

花少北含糊不清地骂了一句脏话。

 

某幻凑近了帮花少北擦眼泪,暖橘色的阳光凝固在花少北的睫毛上。某幻低低地说,你长这么帅,难道没人找你谈恋爱?

 

于是花少北想到了课桌里那一沓情书,想到奶茶店的那个姑娘头上闪闪发光的水钻蝴蝶结。他沉吟片刻,说了句很欠揍的话:“但是没遇到合适的。”

 

某幻也骂了一句脏话。

 

他们凑得很近,金黄的夕阳洒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某幻的头毛茸茸的。花少北想说眼泪已经擦干了,你干嘛还凑这么近一直擦?

 

花少北能听见某幻的心跳,扑通,扑通。能感受到某幻湿热的吐息,花少北目不斜视地看着某幻有些发红的脸,心想都到这种氛围了,不亲一个真是可惜了。

 

于是他们真的亲了。

 

他们接吻的时间里花少北脑子里闪过了很多,像走马灯一样闪烁着童年。想到从前每天放学和某幻一起回家,想到橙子汽水的玻璃瓶子,从掌心隐隐地凉到心底。

 

但眼下是多么炙热。

 

嘴唇好热,脸好热,融融的阳光也好热。炽热的夏日。

 

 

 

某幻的妈妈叫某幻把花少北送到门口,某幻倚着门框叉着手地看他:“你是不是故意在高考前来耽搁我的。”

 

花少北觉得莫名其妙:“那下次别亲了。”

 

某幻呵呵干笑两声,脑子里只有不解风情四个大字:“不亲就不亲。”

 

花少北认真想了想,说:“那还是算了——我想亲。”

 

 

在某幻如蝉鸣一般不舍停歇的声音里,花少北的意识也像长出了两片薄薄的蝉翼而腾空飞去。他在心里模模糊糊地想,某幻是一个总是喜欢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的人

 

花少北回过头。

 

某幻还站在门口,眼底带着点隐隐约约的笑意。就像是初次见面那样,被自己嘹亮的一嗓子吓得赶紧出来开门,看见花少北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样子。瞪着眼睛像要跟他急眼,但掩不住点点笑意。特别可爱。

 

 

花少北转头,心里暗暗地想,某幻是一个像橙子汽水一样的人。


END

小刘先生

翻到了四月写的哨向

翻到了四月写的哨向,嘛,现在肯定是写不下去了,堆到lof上吧。以下是我翻到时的样子。


————————————————————

一些彩笔文手只会在看到神仙画后反复鸡叫然后写一些相关但不相关的玩意。

如果你觉得作者脑子有病,那你对了。

国际三禁。哨向。哨兵花向导马。没有大纲没有想法纯纯为写而写。

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我主页刨一刨,之前好像写过一点花幻哨向文段。但是最好别去,容易被创。本篇也建议各位慎看,创四了本人不负责任。

----------(现在的我的批注:别去,删了。)


很多很多画面在某幻眼前闪过,或是血腥,或是恐怖,或是压抑,大片红色黑色灰色在他眼前飞舞,头......

翻到了四月写的哨向,嘛,现在肯定是写不下去了,堆到lof上吧。以下是我翻到时的样子。


————————————————————

一些彩笔文手只会在看到神仙画后反复鸡叫然后写一些相关但不相关的玩意。

如果你觉得作者脑子有病,那你对了。

国际三禁。哨向。哨兵花向导马。没有大纲没有想法纯纯为写而写。

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我主页刨一刨,之前好像写过一点花幻哨向文段。但是最好别去,容易被创。本篇也建议各位慎看,创四了本人不负责任。

----------(现在的我的批注:别去,删了。)

 

很多很多画面在某幻眼前闪过,或是血腥,或是恐怖,或是压抑,大片红色黑色灰色在他眼前飞舞,头好痛啊,眼好花啊。某幻皱着浓眉,左手捂住脑袋,挣扎着抬起头,直视那一堆诡异的图片。头疼是真的,那感觉像是一只手伸进脑壳里胡乱搅拌,把神经扯断再打结。自从他申请调低痛感阕值后鲜少感受到这种痛苦,今天可真是舍命陪君子,亏大了。

 

“某幻,任务。”

“欸,知道了。”

 

任务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儿,不就是识别一张图嘛,轻轻松松。目光快速搜索半刻,某幻的眉头终于舒展开,自信地向前迈出一步,手指轻轻触碰那张混乱的图片:“是你。”

 

伴随着一阵令人费解的下课铃声,酷似老番茄声音的系统音在他耳边响起:“您好,某幻君,您已完成本轮训练,评分,九十二分,”切。某幻暗自不爽。如果他不需要重新适应疼痛,或者,以他前几年的身体,这种小训练拿100分不在话下。“请您尽快退出。”得得得我退我退,师傅别念啦别念啦。眼前闪过一道金光,某幻睁开眼睛,王瀚哲的脸出现在眼前——“我滴妈你吓死人了王瀚哲。”

 

王瀚哲直腰尴尬地搓搓脸,辩解道:“没有我看你一直不睁开眼睛以为你不行了,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你叫医疗救援呢。”

 

“瞧不起人啊?这点小测试还能醒不过来?”某幻从手术台上坐起来,一把扯掉贴在胸膛上的电极,飞快地穿好衬衫,嘴也不闲着,“你们能不能改进一下,不要总是让我们做测试的时候脱衣服好不好?”

 

“你以为我们想啊?麻烦死了。而且不知道总部怎么想的,把系统音改成老番茄的声音了,搞得老番茄都不来做测试了。”

 

“刚才没把我乐死。”

 

“正经的,今天下午你就要和花少北连接了,你做好准备,他的精神网络特别乱,跟月老的红线似的。”王瀚哲正色道,“一旦感觉不对劲赶紧退出来,扯断几根他的精神束也没关系,他不差那几根的。”

 

“这么凶残?”

 

“你是不知道上次我给他梳理,我去,累死人了,又多又细,全结在一起,我在那解了半天扣儿,还被弹出来了。”

 

“哇,还能让我们的全配适顶级向导憨哲这么为难。”某幻已经走到门口,“我能放弃吗?我怕我刚进去就被弹出来。”

 

“那不能,你俩匹配度有百分之99呢,我跟他匹配度才50多,哪儿能弹开你呢。不过也是很奇怪的事情,你俩从来没有任何交集,怎么会匹配度那么高呢?”

 

某幻点点头,张嘴刚要说话确被王瀚哲抢白:“知道名字不算有交集。”

 

“行。”某幻笑笑,“那我走啦?”

 

“走吧走吧。拜拜拜拜。”

supun-two

我好像喜欢上救过我的消防员了 【幻花幻/茄蕾】12

论坛体  

歌手花✖️消防员幻  

主花视角


接上


771L

我觉得咱们还是再等等消息


772L

是啊,楼主别太担心,

消防员他们身上有装备保护


773L

楼主真的别多想,现在现场还有很多救援在的


774L

我去打听了一下,好像是里面餐馆的煤气罐的事

现在里面塌了但是还没有肯定消息说有消防队员受伤

可能只是像楼主上次一样被困进去了


775L

楼主你要不再讲讲你们上次的事吧


776L

转移一下注意力


777L

是啊楼主,别太担心,消防员他一定没事的


778L

每次听楼主讲他们......

论坛体  

歌手花✖️消防员幻  

主花视角


接上


771L

我觉得咱们还是再等等消息


772L

是啊,楼主别太担心,

消防员他们身上有装备保护


773L

楼主真的别多想,现在现场还有很多救援在的


774L

我去打听了一下,好像是里面餐馆的煤气罐的事

现在里面塌了但是还没有肯定消息说有消防队员受伤

可能只是像楼主上次一样被困进去了


775L

楼主你要不再讲讲你们上次的事吧


776L

转移一下注意力


777L

是啊楼主,别太担心,消防员他一定没事的


778L

每次听楼主讲他们当时是怎么脱险的,就对消防员的水平多了一丝信心


779L

真的是,我还是相信消防员的水平和临场反应的


780L

对,楼主你多说说上次的事也可以增加对消防员的信心哇


781L 楼主

谢谢大家

我不是特别的慌,我感觉这次最糟也不过是之前我们遇见的那种情况而已

我相信某幻


782L

你们上次是怎么出来的楼主


783L

我记得楼主说好像是被困在火场中间也不能再往上走了好像?


784L

是,因为外层保温着了所以去楼顶也没法救,楼下的是着了几层,消防通道又被堵了,真的太惨了


785L

妈耶,结果楼主你们当时到底怎么做到的


786L

感觉现在能和楼主说话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787L

真的是奇迹,当时那种情况感觉插翅难飞啊


788L

要是我估计会选择当场跳楼


789L

楼上你之前已经跳过一次了哈哈哈哈哈哈


790L

所以到底怎么逃的啊


791L 楼主

本来我们也是毫无办法的,某幻和boy他们在分析火情说实在不行了从窗户外把我们转移到一个伸出来的装空调外机的平台上,看看能不能再撑一会

然后那个红毛就突然说要不然走电梯井。

某幻他们就愣了一下,boy说电梯井刚才还炸伤了你的手你这就忘了?

某幻倒是突然特别激动说明白老番茄的意思了,就是说电梯井里没多少可以燃烧的东西,所以刚才炸那一下可能就是最后一下了,而且里面有固定电梯厢的缆绳可以攀爬。

Woc他真的是个天才家人们,之后老番茄也是点点头说现在着火的楼层其实就是16到19楼之间,如果爬过这几层,我们就到达高压水枪开辟的安全面的窗户。


792L

wow牛哇!


793L

我真的没想到你们是这样下来的,这也太有创意了吧


794L

不仅有创意还胆大


795L 楼主

但是其实风险还是很大的,因为一开始我们是不知道电梯井里的情况的

而且也不确定着火的那几层会不会再爆炸,而且某幻说可能钢缆被火烧了之后会很烫,事实证明他真没说错

反正爬的时候我们真的是老费劲了


796L

我的天,想一下就哭了


797L

烫手是真难顶,没隔热的真的没法抓啊


798L 楼主

我们当时是用了酒店的床单枕套打湿缠了很厚的一层,

老番茄是真的惨家人们,他的手本来就受伤了,老蕾其实一开始是犹豫要不要让他跟着一起爬的,他觉得按消防员说的直接荡到消防平台上比较安全

老番茄知道老蕾担心他,所以就又拉着老蕾去一边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去了

而且家人们,我的防护是某幻帮我缠的,可能他是觉得我缠得不够牢吧

总之真的检查了好久。等都准备好了老蕾他们也回来了,我们准备往身上套安全绳,安全绳是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下,某幻就说要打头阵

说实在的当时我真的有点感动


799L

这是哪里来的男妈妈


800L

真的太贴心来吧喂


801L

嗨,就是说对楼主一人的专属贴心


802L

怎么说呢,毕竟有一对看起来挺忙的


803L

队友也不需要贴心服务呢


804L

这么紧急的情况下我竟觉出来一丝好笑


805L

确实有点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806L

整挺好的其实,缓和一下紧张的心情


807L

楼主你们怎么爬下去的呀


808L

我觉得应该和电影里演的差不多


809L 楼主

说对了,真以为自己在演戏当时

我们开门的时候其实做好准备有火喷出来,所以是某幻和boy他俩去撬的门,其实打开的时候我还是捏了把汗的,毕竟刚才把番茄的手都给炸伤了

幸亏打开的时候里面的火已经灭的差不多了,除了里面的空气闷了点其实还好

某幻先下去打头阵,之后我想想就跟着一起下去了,反正我挺轻的估计就算是拉不住摔下去也不至于把某幻给拖累了,然后是老蕾,他说要在老番茄下面防着他手伤没劲摔下去;老番茄就做了一个特夸张的感动的表情,跟在老番茄之后的boy还吐槽他演得太假


810L

你们,还,真的,快活呢


811L

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开玩笑


812L

楼主你们的神经怕是比电梯缆绳都粗了


813L

是啊,我想了想手心都冒汗


814L

不过真的没问题吗,你们可是要徒手爬五层楼啊


815L

没经过专业训练估计是有点难顶的,说不好真的会抓不稳


816L

友情提示,楼主他们当时在19楼

这tm离地多少米哇艹


817L

深呼吸大家


818L

不行,不要去想象


819L

算了大家,你们先唠着我去躺厕所


820L

楼上我跟你一起



821L 楼主

其实也没大家想那么夸张,为了保护我们其实某幻基本上就是最快速度爬下去给我们打开了15层的电梯门了,而且boy一直等在上面和老番茄一起看着保护绳算是给我们殿后了

说实在的我和老蕾都挺顺利的,就是到老番茄和boy的时候应该是火烧上去了,我们看电梯井里突然特别大的烟他们就没法爬了,本来说等一会看烟会不会散结果越等越大,当时我们就觉得不妙,往上喊问他们的情况,过了好长的时间都没有回答,结果又过了几分钟,我们就看见烟里面有火光喷出来了

说实在的当时大家都心凉了一下,老蕾差点又拽着缆绳要往上爬被某幻给拦住了


822L

?什么情况,他们俩下不来了吗


823L

我真的会哭


824L

那咋办啊,这不是最后的路了吗


825L

想象一下我窒息了,太难了


826L

我已经在摸眼泪了


827L

那你们怎么办的啊楼主


828L 楼主

其实我们之后就很顺利了,老蕾被拉回来之后其实情绪很快稳定下来了就

他说总之咱们先顺利出去,之后再想办法上楼

于是我就按着原定计划找到那面灭过火的保温层,不得不说消防员还是靠谱的,我们找到那的时候他们已经破好窗等我们了

当时我们唯一担心的其实还是被困在楼上的老番茄和boy,老蕾其实坐上云梯之后一直没说话就看着楼上

某幻一直试着跟boy用对讲机联系,试了好多次都没有回应,最后我们还是没等到他们从电梯井下来找到这里;而且云梯车不能在这一层等太久,所以只能先把我们带下去。

本来下去的时候大家都绝望了,也没人说话,我也不开心,一直一起走的朋友最后少了两个,那感觉我,真的,无法形容。

但是,最精彩的地方来了!

我们下到一半的时候,某幻的对讲机突然有动静了


Tbc

装作是日更的第三天嘻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