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怜

0 1
1846万浏览    7524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2-06 22:17
云水禅心
假如怜怜真会看手相…… 给泥萌...

假如怜怜真会看手相……

给泥萌p个图哈

假如怜怜真会看手相……

给泥萌p个图哈

雁南兮(afd同名)

仙京赴(番外4)鬼王亮名温晁引祸

注:正文if向,没有劫火,神官叽×鬼王羡

这是一只欠欠的,痞里痞气的毒舌流氓羡!!!

※天官魔道联动,主线魔道

※非怼文!非爽文!主剧情!

※魔道时间线:听学  天官时间线:完结

※cp:忘羡,花怜

※大概率年更?慎蹲

※婉拒写作指导,接受指点,谢绝指指点点

※感谢阅读


……………………………


三人在空中说话不方便,下来一看,地面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周围一片狼藉,除了他们三个,其他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碎了一处山崖,还把云深不知处的护山阵法打破了,这番架打得确实轰轰烈烈的。


蓝启仁痛心疾首,又碍......


注:正文if向,没有劫火,神官叽×鬼王羡

这是一只欠欠的,痞里痞气的毒舌流氓羡!!!

※天官魔道联动,主线魔道

※非怼文!非爽文!主剧情!

※魔道时间线:听学  天官时间线:完结

※cp:忘羡,花怜

※大概率年更?慎蹲

※婉拒写作指导,接受指点,谢绝指指点点

※感谢阅读


……………………………



三人在空中说话不方便,下来一看,地面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周围一片狼藉,除了他们三个,其他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碎了一处山崖,还把云深不知处的护山阵法打破了,这番架打得确实轰轰烈烈的。


蓝启仁痛心疾首,又碍着身份不能说什么,只得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曦臣,你去瞧瞧有没有弟子受伤,再设个法阵吧。”


魏无羡也听出了他话里的弦外之音,嗤笑一声,“损毁的东西赔你就是,废话真多。”


魏无羡说完,就自顾自走了,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谢怜心觉不好意思,“抱歉,蓝老先生,赤玉殿下脾气一向如此,你多担待一些,损毁的东西我们会赔偿的。”


花城一把将谢怜拉进怀里,“我们打的,不关哥哥的事。”


谢怜捂住脸,被花城硬拉走了。


一番混乱之后,拜师礼又继续了。


一个蓝家弟子站在上头念着冗杂的蓝家家规,下头的人个个听得昏昏欲睡,只有蓝忘机脊背挺直,认真听着。


忽然,啪嗒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在了他桌上,蓝忘机低头一看,是一块糖,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是谁干的了,回头一看,正好和魏无羡对视了。


魏无羡半躺在矮榻上,一只手支着脑袋,见蓝忘机看过来,便轻佻地冲他抬了下下巴,还吹了声口哨。


蓝忘机脸色铁青,反手把那颗糖攥进手里,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魏无羡在张嘴说着什么。


嘴型看着像是“请你吃”。


蓝忘机蹙眉,接下来却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


几千条家规读完,便是奉礼的环节了,各个世家子弟上前行礼,身后跟着一个弟子捧盘,盘子上放置着拜师礼。


都是些虚伪至极的礼节,魏无羡百无聊赖,偏偏蓝忘机还不回头看他了,他躺着打了个哈欠,奉礼的就轮到聂家了。


聂怀桑理了理衣服,带着孟瑶走上前。


聂怀桑双手交合,拱手道:“清河聂氏聂怀桑拜上……”


他这里还没说完,外面一阵嘈杂传来,随后一个气势汹汹的男子带着不少人闯了进来。


“蓝氏听学,我来给你们送两个人。”


声音拽得魏无羡都好奇地睁眼看过去,来人皆是身着红衣,服饰上都有烈日纹,魏无羡不清楚修真界的局势,并不知道是哪家的人。


在场其他人却清楚得很,如今五大家族并重,分别是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云梦江氏还有岐山温氏。五大家族中又以岐山温氏为首,岐山温氏如今如日中天,温若寒又身为仙督,温家人几乎都是在修真界横着走的。


来人是温若寒第二子,名叫温晁,是个贪名好色的草包,偏偏还喜欢狐假虎威,借着温家的名头在外面各种招摇。


温晁抖了抖袖子,走上前一把将聂怀桑推到一边。


蓝启仁皱了眉,“此处是听学之地,温公子带这么多人闯进来,恐怕不妥。”


温晁哈哈一笑,“讲究可不少,也没看你们教出来什么。”


蓝启仁眉皱得更高了,正要收下人赶紧把他打发走,却不料温晁一扭头瞧见了矮榻上悠哉悠哉的魏无羡。


温晁顿时不悦,指着魏无羡,“哪家的?见到本公子都不知道要站起来吗?呵,听学的还能躺着听,你是瘫了还是断腿了,赶紧给本公子起来!”


周围的人脸上都是一阵怪异之色,方才才见着了魏无羡那通天彻地的本事,又见识了他那臭脾气,温晁这番话简直是往枪口上撞,且看着他被魏无羡收拾吧!


光想想,大家心里就一阵痛快。


不负众望,魏无羡心里已经气愤非常了,竟然有人敢指着鼻子骂他,这气咽不下去。


魏无羡睨了他一眼,“问我哪家的?你家祖宗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倒想知道你是哪家的,谁家这么有本事竟然能生出你这种孙子来。”


温晁没被人这么骂过,一时都懵了,片刻后,脸才涨的通红,手指指着魏无羡说不出话来。


刷的一声,温晁拔剑对着魏无羡,他身后的温家弟子也都不约而同地出剑了。随后,兰室的其他家的弟子也都拔剑相对。


蓝曦臣见状,正要阻拦,温晁却一根筋非要计较到底。


温晁怒道:“老子他妈杀了你!”


说罢,明晃晃的剑尖直冲魏无羡刺去。


蓝忘机瞳孔一缩,连忙去抓避尘,他正要过去,却见魏无羡已经有了动作。


魏无羡猛地坐直,两指一合,夹住了迎面而来的剑锋,顺势朝上一推,温晁手劲不大,而且正在气头上,也没想到这人能单手抓住剑锋,那剑柄直接撞到他胸口时他才反应过来,当时就是一声痛呼,忙撒了手去捂胸口,咣当一时,剑尖落地。


魏无羡却没完,他又半躺回去,脚尖在落地的剑柄上一踩一挑,那剑又被他踢飞了起来,直愣愣地冲着温晁右脚刺去,竟然直接刺穿了他的脚掌,将他的脚钉在了地上。


“啊——”温晁顿时涕泗横流,左腿跪下,手颤颤巍巍地想去拔剑,奈何剑好像钉在了地上一样,怎么也拔不动,偏生一动,脚丫子还疼,疼得他跪地连连对着魏无羡叫爷爷。


这招太狠,看得在场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仅仅三招!魏无羡就把温晁制的鬼哭狼嚎了,偏偏他连位置都没动,稳稳地在矮榻上躺着,还悠哉悠哉地剥了颗糖塞进嘴里。


虽说温晁是真的菜,但魏无羡这三招确实帅啊!


魏无羡阖眸,揉了揉眉心,“没出息的东西。”


温晁见他软的不吃,干脆也不求饶了,嘴硬道:“我告诉你,我可是岐山温氏二公子,你竟然敢跟我动手,我回去就让我爹把你们都杀了!”


魏无羡嗤笑一声,连眼睛都没睁,“好啊,青絮山赤玉,魏婴魏无羡,想打架就来,随时奉陪。”


这下除了温晁,所有人都愣了,虽说他们修士不拜鬼神,但民间说书唱戏的,大多除了情爱,就是鬼神了,他们又不是神仙,自然从小也听了不少,一听到青絮山赤玉殿下,顿时就反应过来了。


那不是戏折子里常常跟上天庭含光真君相爱相杀的那个绝境鬼王吗?那不就是把上天庭搞得鸡犬不宁的那个绝境鬼王吗?那不就是信徒比神官都多的那个绝境鬼王吗?


嘶,要命。



…………………………


PS:


再标注一下:

这是一只欠欠的,痞里痞气的毒舌流氓羡!!!

不喜者尽快撤离!!!




下一章:藏书阁香炉引旧事


想要小心心🥺






suikaLYDA
果然还是不想练字画的花狐狸,这...

果然还是不想练字画的花狐狸,这次没有萌混过关~

果然还是不想练字画的花狐狸,这次没有萌混过关~

魈的风精灵

图片来源于Twitter作者—xianivy,已授权,本图片中会出现原神和魔道祖师相关,是个非常可爱的条漫\(//∇//)\怎样快感谢我这个善良的搬运者吧,人物太多了,标签打不下

图片来源于Twitter作者—xianivy,已授权,本图片中会出现原神和魔道祖师相关,是个非常可爱的条漫\(//∇//)\怎样快感谢我这个善良的搬运者吧,人物太多了,标签打不下

啄春泥的鹧鸪鹧鸪

夫夫寝室3

魏无羡一进寝室,见谢怜正在给花城讲题,两人靠得很近。他对蓝忘机挑了下眉,无声道:“又开始了。”蓝忘机道:“嗯。”

“看我的。”魏无羡说完就故意制造出声音,微微大声道:“怜怜在啊,刚才我还说你可能在图书馆呢。”

谢怜抬头道:“晚饭后一直在这里。你们也没去……”话说一半他没说了,因为他看见魏无羡微肿的嘴唇,拜魏无羡多次“解释”,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分明跟自己没关系,他却慢慢红了脸。更糟糕的是,他竟然想到如果跟花城接吻,自己嘴唇是不是也会这样。

同时害羞的还有蓝忘机,见谢怜的脸色,他耳尖泛了淡粉,但还是强势地往前一步挡住谢怜的视线,道:“花城,能否跟我出来一下?”

花城漫不经心的道:“做什......


魏无羡一进寝室,见谢怜正在给花城讲题,两人靠得很近。他对蓝忘机挑了下眉,无声道:“又开始了。”蓝忘机道:“嗯。”

“看我的。”魏无羡说完就故意制造出声音,微微大声道:“怜怜在啊,刚才我还说你可能在图书馆呢。”

谢怜抬头道:“晚饭后一直在这里。你们也没去……”话说一半他没说了,因为他看见魏无羡微肿的嘴唇,拜魏无羡多次“解释”,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分明跟自己没关系,他却慢慢红了脸。更糟糕的是,他竟然想到如果跟花城接吻,自己嘴唇是不是也会这样。

同时害羞的还有蓝忘机,见谢怜的脸色,他耳尖泛了淡粉,但还是强势地往前一步挡住谢怜的视线,道:“花城,能否跟我出来一下?”

花城漫不经心的道:“做什么?”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才对花城道:“稍后便知。”

花城笑了一声,“先说,否则……”他转首对谢怜道:“哥哥,我们还是继续讲题吧。”

“三郎啊!”谢怜无奈叹气,他知道蓝忘机无事是不会开口的。

魏无羡跨出一步,搂住蓝忘机的肩膀调笑道:“哎呀,二哥哥你这……你真是离了我就不行。”

蓝忘机点头,“嗯。”

魏无羡笑得更欢了,一边道:“嗯,真乖!”

谢怜在一旁看着,心中既温暖又羡慕。他很少会羡慕谁,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他都很随性自然。比起羡慕,他更喜欢祝福。

可是在确定对花城的感情后,每每看着蓝忘机与魏无羡那样心神契合的感情,看着他们一动一静的互补,他就会生出羡慕之情来。

花城淡声道:“还说不说事了?”

“说啊!怎么不说?”魏无羡摸了一下蓝忘机的下巴,“花城你急什么?同为室友,你对怜怜耐心怎么就这么好呢?”

花城没理他,谢怜怕魏无羡又开那些玩笑,忙温声道:“无羡,你快说吧。”

魏无羡笑着看着他俩,道:“其实也没啥,花城不去的话,怜怜你跟我去吧。几分钟的时间。”

谢怜没有多想就答应道:“好,那走吧。”

花城拉住谢怜,看着魏无羡道:“到底想做什么?什么事不能你们自己做?非要我或者哥哥去。”

“这不是……”

“魏无羡!”花城起身,冷着声叫了魏无羡的全名。

寝室里轻松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魏无羡:“?”

谢怜:“三郎?”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的手与花城对视着,一贯看着没有什么情绪的脸上,此时明显十分不悦,他也冷着声叫了花城的全名。

魏无羡反手拍了拍蓝忘机手背,以示安抚。

谢怜拉了一下花城的袖子,再次轻唤“三郎”。

花城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淡声道:“哥哥,你今天自中午在寝室见过他魏无羡后,一整下午心情都不好,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现在他又……”

谢怜心里“咯噔”一下。

蓝忘机:“……”

魏无羡:“……??”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G.R.
Twi:mmmmmaann ​...

Twi:mmmmmaann ​ ​​​

Twi:mmmmmaann ​ ​​​

笨欣-

花城主的深情,八百年信仰与追随

画师:长阳

花城主的深情,八百年信仰与追随

画师:长阳

励志睡遍原耽众受
  果然谁都逃不过打针的命运!...

  果然谁都逃不过打针的命运!

  画师:本初萱

  果然谁都逃不过打针的命运!

  画师:本初萱

余璃依

如果花怜的女儿去姑苏求学5

时间线:花怜完结21年,有一女取名“花锦”,花锦在修真界假名:谢锦,字年华18岁

忘羡完结1年后

Cp:花怜,忘羡基本原著向,OOC警告。

对于江金,就事论事,不偏不倚。

剧情向。随缘更吧。第一次写,求轻喷啊嘤嘤嘤,有私设


林家村(5)关于莫玄羽有私设,因为我还是想给他一些温暖的,毕竟人活一世,总要留下点什么吧。


时间回到14年后,云深不知处


花锦自9岁开始便被谢怜与花城安排上各种私塾,遇到的先生也是不少,每每要被罚时,花锦总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要么故意拖延,要么效仿花城练字,就说身体不适借此少写。那些先生又不敢对花锦过于严格,在花城谢怜......

时间线:花怜完结21年,有一女取名“花锦”,花锦在修真界假名:谢锦,字年华18岁

忘羡完结1年后

Cp:花怜,忘羡基本原著向,OOC警告。

对于江金,就事论事,不偏不倚。

剧情向。随缘更吧。第一次写,求轻喷啊嘤嘤嘤,有私设



林家村(5)关于莫玄羽有私设,因为我还是想给他一些温暖的,毕竟人活一世,总要留下点什么吧。

 

时间回到14年后,云深不知处

 

花锦自9岁开始便被谢怜与花城安排上各种私塾,遇到的先生也是不少,每每要被罚时,花锦总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要么故意拖延,要么效仿花城练字,就说身体不适借此少写。那些先生又不敢对花锦过于严格,在花城谢怜面前只得一味地说花锦的好,反而更加引得花城的反感,因此老师换了一批又一批。谢怜为此也发了愁,花锦却说她不喜欢从书中知天下,更不喜欢循规蹈矩,等自己长大点后,一定要去人间求一次学。

说也怪哉,花锦之后无论怎样请求,蓝忘机就是不同意将她那篇《礼则篇》免去,凡事都如此说一不二的人自己还真少见。没办法,花锦白天上课,晚上就在房中抄书。

紧赶慢赶,终于在第六天抄完了。

这几日,蓝家收到了远在兰陵金氏管辖地,一处叫“林家村”村长的救急信,信中言道:林家村一月前忽闹邪祟,三天内害三人,希望含光君前来除祟。

 

夜晚-静室

魏无羡拿着那封书信,靠坐在蓝忘机身边,对蓝忘机问道“怎么样?”

蓝忘机点头道“确有疑惑,但不得不去。”

魏无羡把书信拍在案几上,直接躺在蓝忘机腿上,手中玩弄在蓝忘机的抹额道“也是,到时候仔细问问那村长,便知道实情了,这次也带着孩儿们一起去吧。”

林家村属兰陵金氏管辖,为何不请金家去处理,反而舍近求远,去请求蓝家?况且邪祟作孽是一个月前,为何村长要一个月后才想起请仙家来除祟?

蓝忘机“嗯”了一声,抹额被魏无羡摸掉了也无动于衷,他把抹额摘下,放在魏无羡手中,意思让他随便玩,魏无羡笑道“蓝湛~为什么我每次动你抹额,总能动掉或是动松呢?”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莫不是~”魏无羡微微坐起拦着蓝忘机的脖子,继续道“蓝二公子故意为之?”

蓝忘机眨了一眼。

魏无羡故作吃惊道“怪不得当年在岐山的时候,我随便一下就把你的抹额摘下来了,好啊蓝湛,你就承认吧,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当时就看上我了?嗨呀,你当时说了多好,不说也行啊,直接拖我进小树林,咱两不就成了吗?”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好一会儿,才道“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看上我?好好好,蓝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

蓝忘机连忙道“没有故意。。。不戴好抹额。”

“吼?那就是说当时如果不是我,你的抹额就会别人摘下来了呗?”

“不会”蓝忘机道

“为什么不会?”魏无羡问

“除了你,旁人不会碰,我也。。。不让碰。”

魏无羡笑着亲了蓝忘机一口。

“蓝湛你怎么那么好呢,可爱死我啦。”

“。。。嗯。”

 

第二天,魏无羡蓝忘机告别蓝曦臣后,便带着思追景仪和花锦离开了姑苏,前往林家村,路途遥远,众人御剑飞行亦需要三天时间。

 

行至云梦境内的佟古镇,花锦叫住众人,说想稍停片刻,原来这有一处新建成的仙乐太子庙。

“小年华原来信这个?”魏无羡问道。

花锦莞尔不语,这太子庙虽是刚落成,但庙里拜神陈设用物一件不差,尤其那神台上太子殿下与鬼王的神像,简直栩栩如生。

花锦站在神像前,双手合十,对神明祈祷。

“愿,仙乐太子与花城主永远幸福安康。”花锦默念道。

魏无羡看着神坛上的两位,小声对蓝忘机问道“蓝湛,为什么一座神庙要供两座神像?不挤吗?”

蓝忘机摇摇头。

蓝景仪听到后,说道“魏前辈,含光君不看那些民间戏剧话本子,肯定不知道,我和你说啊,这仙乐太子。。。”

蓝景仪把他从话本子里看到的《仙乐太子大战红衣鬼王》的故事和魏无羡讲了一遍。

花锦拜完后回头听,只觉这故事不说胡说八道,简直毫不沾边,就全当一笑话听。

蓝景仪讲完,花锦还是没忍住,问了魏无羡一句“你当真不知道他两位是谁吗?”

“嗯?当然是不知道啦,难道他们很有名?反正我小时候从未听说过他们,我又不信这个。”魏无羡说完才发觉在庙中说不信恐怕不太好,便闭嘴不再说了,只说既然拜完就继续赶路。

经这一试探,花锦终于确认了,魏无羡失去了这13年的记忆,这几天在姑苏花锦都在有意无意地试探魏无羡。

只是,无论魏无羡是夺舍还是献舍,都不应该失忆啊。。。

“难道是他这个身体本身有什么问题吗?”花锦心道。

魏无羡一只脚刚跨出太子庙的门槛,突然听到一声犬吠,吓得魏无羡直接跳到蓝忘机的身上。

“有,有有狗啊,蓝湛救我!”

蓝忘机一手拖着魏无羡,一手轻轻抚摸着魏无羡,道“是金陵的仙子。”

“这这,这个小兔崽子,干什么出来非要带条狗啊啊啊啊”魏无羡惨叫中。

远处传来金陵的声音“仙子!过来!”

“你别让它过来!!!!”

金陵“切”了一声,对随行的下属们说道“你们先带着仙子留在这镇子上,等我叫你们再来。”

仙子被牵走了好一会儿,魏无羡才缓过神来,慢慢从蓝忘机身上下来。

蓝景仪对金陵开玩笑道“呦,好久不见啊,大小姐。”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小姐了。”金陵生气道。

蓝思追问道“金公子怎么来这了?”

金陵反问众人为何来云梦地界。

蓝思追把林家村的事情和金陵说了一遍。金陵听后生气说道“岂有起理!我兰陵金氏管辖地的邪祟,竟然要委托蓝家去除!”传出去兰陵金氏脸面何存?

魏无羡笑道“不错嘛金宗主,那么偏僻的村子都知道是你家管辖地。”

“魏无羡你瞧不起谁啊!”金陵怒道。

“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一起去。”花锦道。

金陵才注意到花锦,问道:“你是谁啊,蓝家的新门生?”

花锦回道“幽州谢年华”

金陵小声嘀咕道“幽州,谢氏?没听说过。”

花锦挑挑眉,模仿金陵语气“金氏宗主?”

“怎么啦!?”

“没听说过”

“那你孤陋寡闻!”

“那你见识短浅。”

蓝景仪插上一嘴“几天不见大小姐越来越会吵架了,一看就没少和江宗主顶嘴。”

“蓝景仪!你再叫我大小姐!”

“聒噪。”蓝忘机平静地说道,一瞬间,除了能听到魏无羡肆无忌惮的笑声,小辈们像是上了禁言术一样,纷纷闭口不言,就连没受过禁言术的花锦也不说话了。

离开佟古镇,众人御剑飞行,途中魏无羡看见有一名老婆婆似乎被傅仙网缠在树上,急忙叫蓝忘机停下。

“救命,救命啊”老妇人奄奄一息。

蓝忘机立即挥动避尘,砍断傅仙网,二人又快速扶住老婆婆。

给老婆婆喂了几口水喝,婆婆这才缓过劲来。看着面前身着黑衣的年轻人。

缓缓问道“玄羽?”

 

 

 

 

作者的碎碎念:这一篇有进展又没进展,不过哪一段我都不想删,总感觉金陵和花锦吵架挺有意思的。总之这是这样啦。算是一个过渡章吧。

另外有没有小伙伴知道思追和金陵相互怎么称呼对方?我写的时候不太确定。


阿芳
睡美人!😍 花花怀里的怜怜太...

睡美人!😍

花花怀里的怜怜太美了,谢怜睡颜绝美

画师twi:sallanglian ​

睡美人!😍

花花怀里的怜怜太美了,谢怜睡颜绝美

画师twi:sallanglian ​

亾
寒冬,花城快给你家哥哥暖暖身子...

寒冬,花城快给你家哥哥暖暖身子

twi:i4_kan ​

寒冬,花城快给你家哥哥暖暖身子

twi:i4_kan ​

媛芯
“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

 “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 ​​​

画家:拾忆EIeven

 “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 ​​​

画家:拾忆EIeven

Hygge

  天官赐福作者灰灰

  天官赐福作者灰灰

海鲸想着灯塔.
“他命不好 但他遇到了花城 传...

“他命不好 但他遇到了花城 传说有一位破烂神 一身晦气 倒霉极了 香火也是少的可怜 诶你知道吗 传闻有一位鬼王 运气可嘉 虽说是鬼王 可也有的人家在家里拜上他求福 据说啊 把鬼王的神像和鬼王的神像摆在一起 便可腐朽化奇迹 这位破烂神的霉运可就化去了 你说是不是很神奇呀?”

“他命不好 但他遇到了花城 传说有一位破烂神 一身晦气 倒霉极了 香火也是少的可怜 诶你知道吗 传闻有一位鬼王 运气可嘉 虽说是鬼王 可也有的人家在家里拜上他求福 据说啊 把鬼王的神像和鬼王的神像摆在一起 便可腐朽化奇迹 这位破烂神的霉运可就化去了 你说是不是很神奇呀?”

芝顿

【花怜】扭曲的黎明

  花怜刀,慎入

  灵感:ヒステリックナイトガール(Awakening) (歇斯底里夜女(觉醒))

  

  想让花怜感受一些歌词里“非常正确,非常遗憾”这种痛苦无奈感。(扭来扭去)但是好像没写出来(悲)歌很好听,推荐去听一听。(扭扭捏捏)有些句子是歌词翻译——比如“糟糕透顶,请不要指责我”“扭曲的黎明”

  

  

  

  “花教授,这是关于0715的目前数据和接下来的实验项目,请您过目。”

  

  “好。”花城面无表情接过数据单。实验体0715是个刚好17岁的少年,昨天就是他的生日。脸色苍白,身体各项数据良好甚至达到优秀,并且是难得的吸血鬼体质,有很高的实......

  花怜刀,慎入

  灵感:ヒステリックナイトガール(Awakening) (歇斯底里夜女(觉醒))

  

  想让花怜感受一些歌词里“非常正确,非常遗憾”这种痛苦无奈感。(扭来扭去)但是好像没写出来(悲)歌很好听,推荐去听一听。(扭扭捏捏)有些句子是歌词翻译——比如“糟糕透顶,请不要指责我”“扭曲的黎明”

  

  

  

  “花教授,这是关于0715的目前数据和接下来的实验项目,请您过目。”

  

  “好。”花城面无表情接过数据单。实验体0715是个刚好17岁的少年,昨天就是他的生日。脸色苍白,身体各项数据良好甚至达到优秀,并且是难得的吸血鬼体质,有很高的实验价值。

  

  “他是怎么被抓紧来的?”花城看着实验项目,一边不紧不慢的询问着。“是一位科研人员在散步时意外发现的。0715晕倒在大树下,手臂上还有一只麻醉剂。”

  

  花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行,你先下去吧。”那位科研人员点了点头,转身去开门,刚刚迈出一步时,花城又叫住了他:“K教授现在在哪儿?”

  

  “K教授?”科研人员转过身面对花城,想了一下,回答道:“K教授好像在拷问0715。”“……行。”沉默许久,花城站起身,没有去看他,径直走出办公室。“花教授?”“没事。”那位科研人员一开口,就被花城打断了“你去忙你的吧。”

  

  心中疑虑再多,他也不敢开口。花城虽然是教授,但是也兼职拷问部部长,人狠话不多,他的长相就给人一种带有攻击性的美感,让人不寒而栗。科研人员道了声“是。”就离开了。

  

  关押0715的房间很昏暗,里面的灯几乎没有光亮,摇摇欲坠,看起来马上就要掉下来似的。0715身穿防护服,眼上蒙着一块黑布。此刻正坐在电椅上,即便是电流也不能让他发出一点呻吟。K脸色不怎么好看,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倔的实验体,正要加大功率的手被花城拦住了。

  

  “谁?”K回头一看,冷血了一下:“花教授,你怎么来了?”“听说你在拷问实验体。难道K教授也想加入拷问部了?那可太欢迎了。”花城把电流关闭,遭受痛苦的0715此刻终于能歇一歇,仓促的喘着气,借着两人说话的功夫开始短暂的休息。

  

  “谢邀,对拷问部没什么太大兴趣。”K整理一下衣服,瞥了0715一眼:“看来小朋友要吃很多苦了。”说完,双手插兜,他迈着大步离开了。

  

  花城走进房间,关上房门,站在0715正前方,脸上的心疼一览无余,他轻轻的伸手去抚摸0715的脸颊,却被人不信任的躲过去,心上更痛。“别怕,是我。”他小心翼翼的揭开那块黑布,一双包含眼泪的琥珀色眼睛露了出来,满是痛苦和思念,那人张开嘴,声音有些沙哑:“真的,真的是你……我好想你。”

  

  “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应该乖乖的呆在树洞里等你回来,可是我实在呆不住了,我真的好想你……”

  

  “糟糕…糟糕透顶,但是三郎,请不要指责我,即便是原景重现,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来找你。因为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我知道,我知道的啊……是我没有看好你。”花城真的很想拥抱他,但想起谢怜刚刚遭受电击,触碰身体可能会很痛,于是作罢,只是心疼的轻抚他的脸。

  

  “三郎平时……就在这里工作吗?”谢怜一边观察周围,一边问道。“嗯,就在这里,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哥哥。”

  

  “……三郎!”谢怜突然想扑上去好好抱抱他,一股疼痛感从腹部袭来,这让他想起自己还被绑在电疗椅上的事,眨了眨眼睛道:“三郎,能先放开我吗?”

  

  “当然可以。”花城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帮谢怜解开仪器:“光顾着和哥哥说话,把这事忘记了。”

  

  解开了仪器,谢怜终于如愿扑进花城的怀抱,花城倒是惊讶与快乐并存,看到谢怜没有不适的表情,也就放下了心。

  

  “三郎。”

  

  “怎么了?”

  

  “我们逃走吧。”

  

  “好,不过,哥哥身上是不是有点发麻?”

  

  “嗯,可能是电击的缘故。”

  

  “那我抱着你走吧。”

  

  “好啊。”

  

  “不可以哦,花教授。”K一脚踹开房门,笑眯眯的道:“我就知道你要做出格的事情。”

  

  花城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和谢怜一起谨慎的看着他。谢怜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抓紧了花城胸口前的衣物。

  

  “花教授,看清楚你怀里抱得是什么。你就不怕这嗜血的吸血鬼反手就把你活活吸干吗?”

  

  “你别血口喷人,你明明最清楚嗜血的吸血鬼眼睛应该是什么颜色的,不嗜血的又应该是什么颜色。”花城面不改色,颠了颠怀里的人,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抱得更紧。

  

  “好吧好吧,就算不嗜血,但从根本上来说,他仍然是吸血鬼噢,你能证明他不会伤害人类吗?”白L显然不认同他的说辞,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术刀,晃了晃。

  

  “三郎,放我下来。”谢怜冷不防的开口道。“哥……好。”花城刚刚发出一个音节,瞬间理解了谢怜的意思,便把谢怜放了下来。

  

  “?怎么回事?”K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谢怜已经给了他一拳,很快他便不省人事了。

  

  与此同时,警报声响起。

  

  “三郎,这是……”还没等他问完,花城一下子将他抱起,向房间外冲出去。

  

  “哥哥别担心。”凭借超强的记忆力,花城记住了每个地方的摄像头数量和人数,现在那些人都往这里涌来,只要避开他们就好。

  

  跑了半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停车库,是地下私人停车库。花城把谢怜放在后面,自己坐在主驾驶位,一个油门便冲了出去。

  

  “啊——”说实话,谢怜被这种速度吓到了,但也不好劝他慢些,要是慢了不就被抓到了吗?花城笑笑,没有说话,他觉得这样的谢怜挺可爱的。

  

  “抓住实验体0715和叛逃的花教授!!”除了昏迷中的K,其他人全部出动。花城笑了一下,从兜里拿出一个手榴弹,用牙将环拉开,往身后一扔。

  

  “三郎,那是什么?”谢怜好奇的问道。

  

  “是研发出的新型手榴弹,攻击力很猛,涉及范围去不大,这样就不会炸到我们了,但是他们是一定会被炸到。”花城很有自信的说着,甚至放起了音乐。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不用回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谢怜戳了戳花城的肩膀,问道:“三郎,我们要去哪儿?”

  

  “去哪儿……去扭曲的黎明。”

♡BL耽美ᵇˡ〖Fujyoshi〗♡

刚看了天官赐福漫画新更新的章节

太好磕了😍😍

嘴角逐渐上扬😍

刚看了天官赐福漫画新更新的章节

太好磕了😍😍

嘴角逐渐上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