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泽辉气

18.6万浏览    2709参与
盐町
今年的明信片~有朋友想交换吗...

今年的明信片~有朋友想交换吗> <

用什么交换都可以因为本质只是想要收集贺年片w想要的朋友可以私信一下地址!大概年后寄出XD

(之前搞了好几个版本想要放飞自我试图大干一场最后还是只用了最熟悉最简单的风格,拖了好久现在才画完抱歉俺太弱了.jpg)

希望今年可以进步一点……

今年的明信片~有朋友想交换吗> <

用什么交换都可以因为本质只是想要收集贺年片w想要的朋友可以私信一下地址!大概年后寄出XD

(之前搞了好几个版本想要放飞自我试图大干一场最后还是只用了最熟悉最简单的风格,拖了好久现在才画完抱歉俺太弱了.jpg)

希望今年可以进步一点……

旋转跳跃末末子

锁门外的迫害怎么能少的了灵能(不是


p2原图

锁门外的迫害怎么能少的了灵能(不是


p2原图

祭生
是辉辉,他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

是辉辉,他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是辉辉,他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后彳亍可还行

第一次手书尝试💦

十天内赶工完成,越到后面越粗糙🤦‍♂️

总算在放假前完成了


只放了前面一段,完整版请走b站➡️av82931473

第一次手书尝试💦

十天内赶工完成,越到后面越粗糙🤦‍♂️

总算在放假前完成了


只放了前面一段,完整版请走b站➡️av82931473

QY

感谢@路易十一号机太太授权!岛崎辉我i了 无限删减了好多细节 给太太道歉了🙇‍♀️

感谢@路易十一号机太太授权!岛崎辉我i了 无限删减了好多细节 给太太道歉了🙇‍♀️

渡玄

【岛崎辉】My Reward

*无脑产物
*只是oc岛崎想法
*希望有人一起交换意见

再怎么说,花泽辉气还是一个孩子

孩子嘛,总归是有爱玩的天性。

平时除了辉气以外其他都漠不关心的岛崎亮对这个还是蛮清楚的

因为他的伴侣,他的小孩,他的太阳,会在路过游乐园时

扯住他的衣角,等到他转回头时匆忙地偏过充满热切期待的眼睛。红着脸,小声地问

“你可以带我进去吗……?”

他没办法看到,但是却能感觉到话到一半时从下方传来的热情殷切的目光,很热,像是刻意地灼烧着他

能不答应吗?

不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期待这种灼烧感,会期待带着害羞和小心的询问,会期待自己与这个太阳的触碰。

遇到花泽辉气之前,他是个没有犯罪...

*无脑产物
*只是oc岛崎想法
*希望有人一起交换意见



再怎么说,花泽辉气还是一个孩子

孩子嘛,总归是有爱玩的天性。

平时除了辉气以外其他都漠不关心的岛崎亮对这个还是蛮清楚的

因为他的伴侣,他的小孩,他的太阳,会在路过游乐园时

扯住他的衣角,等到他转回头时匆忙地偏过充满热切期待的眼睛。红着脸,小声地问

“你可以带我进去吗……?”

他没办法看到,但是却能感觉到话到一半时从下方传来的热情殷切的目光,很热,像是刻意地灼烧着他

能不答应吗?

不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期待这种灼烧感,会期待带着害羞和小心的询问,会期待自己与这个太阳的触碰。

遇到花泽辉气之前,他是个没有犯罪意识的坏人、混子,找乐子是他每天都在干的事。

花泽辉气他是光啊,

他拨开了一层又一层厚重的阴霾,斩掉了一根又一根的荆棘,伸出了属于他在阳光底下生活着的手把自己拉了出来。

他转过身面对着辉气,弯下腰并与其平视

他牵过抓着他衣角的手放在脸边

微笑着说

“Yes,my reward”

目害_
麻烦大家倒转一下屏幕观看

麻烦大家倒转一下屏幕观看

麻烦大家倒转一下屏幕观看

目害_

之前的剧情,因为打算印本子删了,现在不印了

之前的剧情,因为打算印本子删了,现在不印了

目害_
灵能本子不印了,所以接下来所有...

灵能本子不印了,所以接下来所有的图我都会发在这里。

灵能本子不印了,所以接下来所有的图我都会发在这里。

都说了咖喱过敏

还是作业 4摹片

角色替换是mob➡️小酒窝   最上启示➡️花泽

还是作业 4摹片

角色替换是mob➡️小酒窝   最上启示➡️花泽

神木盐

辉茂 2020新年贺文 试衣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花泽辉气已经约了影山茂夫来逛街。

“啊,早...”花泽辉气看到影山茂夫出了门,“影山君。”

少年带着些许洗漱后的清爽的味道,一如既往地用平常平平的语气开口道:“早啊,花泽君。”

新年开始,街上热闹极了,情侣,家人,满满的新年气氛充斥着,影山茂夫和花泽辉气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前行。

今天他们俩正是要去一些衣服店,正逢折扣,不容错过。

他们俩到了一家花泽辉气常逛的一家店。

花泽君穿的总是很时尚呢..影山茂夫想到。

于是乎------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

一件主黄色撞色卫衣被花泽辉气举在手上,往影山茂夫身上比划着。

花泽辉气选的颜色意外的大胆。

灰色破洞牛仔裤...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花泽辉气已经约了影山茂夫来逛街。

“啊,早...”花泽辉气看到影山茂夫出了门,“影山君。”

少年带着些许洗漱后的清爽的味道,一如既往地用平常平平的语气开口道:“早啊,花泽君。”

新年开始,街上热闹极了,情侣,家人,满满的新年气氛充斥着,影山茂夫和花泽辉气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前行。

今天他们俩正是要去一些衣服店,正逢折扣,不容错过。

他们俩到了一家花泽辉气常逛的一家店。

花泽君穿的总是很时尚呢..影山茂夫想到。

于是乎------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

一件主黄色撞色卫衣被花泽辉气举在手上,往影山茂夫身上比划着。

花泽辉气选的颜色意外的大胆。

灰色破洞牛仔裤也被花泽辉气选中,“影山君要试试吗?”花泽辉气雀跃地问道。

“嗯...”有些不确定地答了下,影山茂夫脑袋上冒出几滴汗珠,他会适合这种风格吗..

等到影山茂夫从试衣间出来,花泽辉气在此期间为自己也选了几件衣服:蓝色不规则涂鸦卫衣,和同于影山茂夫的牛仔裤。

“!!!”花泽辉气

影山茂夫有些呆呆的,“影山君很合适啊..”花泽辉气也没预想到...只是他的发型也可以去修一下,但这样就不怎么能认的出来影山君了,花泽辉气有些纠结地想到。

“真的吗...”影山茂夫不确定地开了口,如果是花泽君说的话,自己应该还蛮合适这些衣服的,那就买吧。

好想告诉影山君去修一下他的发型,但这样就没有他的个人特色了,花泽辉气又想,还是算了。

随后花泽辉气也试了试自己选的衣服,等两人结完账,出来时。

人群变多了许多。

花泽辉气提议道:“咱们去厕所换一下新买的衣服吧,新年新气象,我正好也带了剪刀,剪掉标签好了。”

“好的。”

在厕所换衣服的两人,相邻的两个隔间里传出沙沙的声响,花泽辉气不禁想道:这样好像兄弟啊,同款牛仔裤什么的。

于是两人blingbling地从卫生间出来,相视一笑。

走在大街上,靓仔逛街,引起了一些欧巴桑的注目礼XD

回头率也变高了,影山茂夫有些紧张,花泽辉气也注意到,拍了拍他的肩。

期间还遇到了一个怪人,口中念念什么锅盖头教主,这是什么...

还好花泽君将他拉开了,被缠上真是可怕啊..

到午餐的时间了,两人道了别,走向了方向相反的道路。

叮叮,消息提醒声响起,“新年快乐!”来自花泽辉气的短信。

“嗯..新年快乐,花泽君。”影山茂夫微微一笑,回复道。

依旧是日常的一篇,辉茂两人的日常写也写不够hhh,他们俩人在我眼里就这样的小日常也很温馨,茂夫终于也有做靓仔的机会了XD,多亏了辉气,不愧是你.jpg

就是发型问题在辉气心里还是留下了印hhh,影山君富有个人特色的发型还是不叫他改了好了。

好想笑啊噗。

迟到的新年贺文,愿大家看得开心。

清水手羽先

【灵能百分百|岛崎辉】 成为恋人

*交往前提

*ooc预警

可以的话,どぞー    (⊃ ´ ꒳ ` )⊃

随着铃声响起,周围逐渐喧闹起来。讲台上秃顶的数学老师扶了扶眼镜,收起教具便往门外走去。

“阿辉,先走了。”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中学生大摇大摆地从他身边走过,招呼一声。

“嗯。”金发男生头也不抬地应声。正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却听到附近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尖声讨论着。

“你看你看!有个好帅的人站在校门口啊!”

“哦真的~手里还拿着花!在等谁啊!!”

“诶他笑地好温柔哦~他等的女孩子可真幸运啊啊啊!”

“他一直笑眯眯的,有个说法“眯眯眼都是怪物”,他这么帅,是什么样的...

*交往前提

*ooc预警

可以的话,どぞー    (⊃ ´ ꒳ ` )⊃


随着铃声响起,周围逐渐喧闹起来。讲台上秃顶的数学老师扶了扶眼镜,收起教具便往门外走去。

“阿辉,先走了。”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中学生大摇大摆地从他身边走过,招呼一声。

“嗯。”金发男生头也不抬地应声。正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却听到附近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尖声讨论着。

“你看你看!有个好帅的人站在校门口啊!”

“哦真的~手里还拿着花!在等谁啊!!”

“诶他笑地好温柔哦~他等的女孩子可真幸运啊啊啊!”

“他一直笑眯眯的,有个说法“眯眯眼都是怪物”,他这么帅,是什么样的怪物呢?好好奇哦~”

“不能吧~一看就是绝世大帅哥!又温柔又深情的那种!!”

女生之间总爱讨论这种八卦呢。花泽想,嘴角微微勾起,动作却又突然顿住。眯…眯眯眼?一张苍白的脸闪过脑海,校门口涌动的灵素引起他的注意。他猛地抬头望向校门口。

一个高个子的黑发男人正如女生们说的那样,闲适地倚着墙,手里拿着一束花,脸上的笑容被夕阳映得无比耀眼。男人正饶有兴趣地看着鱼贯而出的中学生,此刻却感知到什么一样,微微歪头。

脸分明是朝着他。

血液顺着花泽的脸往上涌。他连忙收回视线。看来夕阳还残存着如此巨大的热量,他想道,还真热啊。他慢腾腾地将书一本本收进包里,一边用余光观察校门口的情况。看着人流变得稀疏,他才慢吞吞地背起包,走出教室。

 

男人永远穿着黑色外套、皮裤和红T恤,大概是因为舒服就多买了几套一样的。这算什么?只有动漫里的角色才只有一套衣服吧。花泽想着,仍是刻意拖延着走到那个人身边。今天男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杖头雕着一条赤瞳蛇,红宝石镶成的双眼反射血红色的夕阳。这是14世纪的绅士老爷才会用的吧?怎么看也和这身装扮不衬啊,他在心里默默吐槽,脚在地上一顿,表示自己到了。

看着一片漆黑中涌向自己的一团金色,花泽的行动男人其实早就了如指掌。男人换了个姿势,低头去看花泽。

“还真慢哪,阿辉~”岛崎凑过去,脸朝向花泽水晶一样的双眼。如此近的距离里,金色的光不再成团,而显出具体的轮廓。看今天的形状,他应该是戴了围巾,穿了件厚外套?看着微微圆了一圈的金色的轮廓,岛崎心生暖意,身体却被迎面而来的一阵风吹得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下次可以在路口那家蛋糕店等我。”不知怎的,一股气梗住胸膛,花泽脱口而出,“还有,别那样叫我。”他不喜欢岛崎在这么冷的天还要固执地穿他的“岛崎套装”,也不喜欢他像宣示主权一般如此明目张胆地站在一所中学的门口。

“原来那边有蛋糕店。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岛崎的语气缓和,任谁听见都要愣上一愣。花泽怎么也无法把面前这个温和的男人和当初下狠手的那个疯子看成一个人。此刻岛崎似乎在很真诚地道歉。花泽却知道说错话的是自己,皱了皱眉头,撇开脑袋不去看他。

岛崎看到金色的光黯淡下去,感觉被光包裹着的男孩就像小狗一样耷拉着耳朵,心里暗想有趣,便伸手在花泽脑袋上乱摸一通。台风事件过后他的头发还没怎么长长,怪扎手的。

“你也可以在家里等我。”花泽的声音很低,好像受委屈的是他。

“可是我想早点见到你。”一直拿在手上的花束被轻轻塞在花泽的怀里,“好不容易跟峯岸讨的,让他给我包一束花语是「我爱你」的花。”

花泽看了看怀里的薰衣草,有点哭笑不得。微干的紫色花束散发着柔和的芳香,本应让人觉得安心的香气却让花泽略感焦躁。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如果他原本想送的是玫瑰的话。花泽还想看见峯岸开开心心地工作呢。想到“玫瑰”二字,心脏又是突然漏跳一拍。

夕阳完全铺在了两人身上,他觉得更热了。他猛地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岛崎轻笑一声,把14世纪的拐杖塞进路边的垃圾桶,跟上去,一只手勾上了花泽的肩头。花泽扭头看他,男人却只是笑,许久才回,“盲人没有拐杖,只能依靠自己的爱人了。”花泽看着岛崎,一句问候差点脱口而出。今天脑子是出问题了吗?但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花泽把话咽了下去。

花泽决定先去一趟蛋糕店。知道蛋糕店的所在后,岛崎就再没有借口到校门口堵人了。

推开蛋糕店的门,浓郁的烘焙香味扑面而来。花泽突然觉得被身边这个男人耍了一把,心里更是有气,用力把架在肩上的手拂开,自己径直地向柜台走去。岛崎却不依不饶地贴在他身边,手拽着了花泽的校服外套,躲着拥挤的顾客往前走去。

听声辨位,岛崎堪堪避开快要挨上自己的其他顾客,却无法防备对普通人来说显眼的桌凳。脚被桌腿绊住,拽着花泽衣摆的手一滞,旋即松开。身上的拉力消失,花泽受到惊吓一般回头。看到岛崎只是站在桌子边微笑,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不清楚那一瞬间的恐慌从何而来,但也庆幸岛崎没有被人群和桌凳惹恼而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他往回走,就近把岛崎按在座位上,把薰衣草塞回他怀里。“守好位子和花不要乱走。”他用近乎威吓的语气说道。

岛崎顺从地点点头。花泽又是一顿,才愤愤地往柜台走去。他觉得有些不适。今天大魔头的情绪非常怪异,温柔异常。这后面藏着什么陷阱吗?他真正的意图是什么?花泽迷惑又恼火,为岛崎今天频繁的出乎意料,也为自己无法看透岛崎的动作。

岛崎安静地坐着,视线紧追那团金色的光。小朋友看起来正在为什么事情烦恼,头顶的能量急速的流动。是今天的自己过于安静了?大约是因为初印象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阴影吧。没有关系,他会知道的,他的观察力很强,关于爱的暗示我已经给出足够线索了。岛崎深信不疑。

花泽很快端着两份奶油蛋糕回到了座位,把其中一份放在岛崎面前,自己默默地吃了起来。

“妈妈,你昨晚给我讲的故事,大灰狼把小白兔追到了悬崖边。后面小白兔怎么样了呢?”隔壁桌的小女孩点了一个兔子形状的小蛋糕,追着妈妈问问题。

听到对话的岛崎轻轻扭过花泽的手腕,把他刚叉起的蛋糕送进自己嘴里,声音轻得像耳语,“大灰狼跑到小白兔跟前停了下来,对他说,请不要再跑了,我不是想吃了你才追你的。”又亲了亲那只白皙的手腕,沾上了一点奶油,“小白兔,我爱你。”

花泽看着岛崎嘴角的奶油愣了神,对方收回了手自己的却还僵在空中。对面的男人真是该死的好看,为什么人的嘴能勾出这么好看的弧度。嘴唇也是,薄薄的没什么血色,可是衬得嘴边那一点奶油亮得晃眼,总让人想凑上去,亲亲看到底这两片薄唇有多柔软。

他抽了一张纸巾,用力擦去了岛崎嘴边和留在自己手上的奶油。岛崎预判到这个动作,却没想到这么用力,微微的痛感让他感到新奇,朝着花泽的笑又深了几分。

花泽有点儿泄气,甚至有点儿不知所措。岛崎一直在笑,像打印在卡片上一样,就算折弯了揉起来,再展开也是一个笑脸。

他从未在身边找到一个像岛崎一样的存在,或者像现在这样的相处模式。他看得出来,好朋友和他师父站在一起时,两人都无比放松,表情安详,似乎仅仅是对方在自己身边这样一件事就能让他们感到无比安心;好朋友的弟弟和那个红毛小子成天扭在一起唧唧呱呱笑个不停,好像只要看见对方就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但是面对岛崎,他没法感到安心,也找不到该说的话,所有精力都用来猜测这个男人的想法和行动。岛崎天生能预测他人的动作,所以自己的一举一动大概总是会落进他的意料之中,可是自己却要花费巨大的精力才能勉强跟上他。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花泽十分苦恼如何才能透过岛崎厚重的眼皮窥探到他内心的房间。大概是一间很大、很暗的房间吧。房间里一定乱七八糟地摆着各种物品,黑暗中蛰伏着、爬动的,令人捉摸不透的感情。他想要更加靠近这个人,越过屏障一样的笑容,去拥抱真正的、赤诚的他。

“你在想什么?”岛崎突然开口,吓了花泽一跳。

“你又在想什么?”花泽吞下最后一口蛋糕,反问道。

“我想,爱是否有唯一的答案呢。”岛崎笑容微微褪去,坚定地凝视着黑暗里唯一的金光,随之又笑起来,“我觉得我面前的人就是那个答案哦。”

花泽没有回答。他现在只能确定一件事情。他确信两人都正爱着对方。

不过这就足够了。

走出蛋糕店,花泽任岛崎把手搭在自己肩上,两人就这么勾着走回家。他们拐过一个路口,走进小巷,岛崎长长的手臂突然环住花泽的腰,下一秒,岛崎落在花泽家柔软的沙发上,花泽落在了岛崎的腿上。岛崎的嘴唇蹭着花泽的脸,往他的耳朵吹气,“大灰狼向小白兔道歉说,对不起,上次是我太凶了,可是我真的很爱你,和我在一起吧。”

凶?把人打晕了从几十米高空往下扔,就只是凶而已吗?花泽闷闷地想,心里却不生气,整个人被一股热气吹得晕晕乎乎的,圈着自己的那个陷阱也散发着温暖的香气。就算是大灰狼他也认了,谁叫小白兔偏偏就被迷得七荤八素呢?

他费劲地扭过身子,找到那一张一合挂着笑容的嘴吻了上去,一边嘟囔着,“这不是在一起了嘛。”

抱着他的那个人一定是听到了,不然怎么那双长臂又圈紧了一些,笑容又明媚了一些呢。




*后记

写文苦手T_T

灵感来自back number的「恋人になったら」,莫名觉得很适合岛崎www于是就想,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话他们会是什么样子呢?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就很雷T_T

终于赶在2020之前发出来了呀。祝看到这篇的每一位新年快乐!明年收获甜甜的伴侣和甜甜的恋爱叭!

残缺臆想

灵能百分百乙女向

      对不起我太鸽了。

      把五百年前没写完的东西拉出来鞭尸写完了,爽完我又是一个废物嘻嘻。

       哈哈没想到吧半夜两点多更新!!

      不知道写的这个叫什么主题就随性的写了写。


  ......主题叫随便好了............(?其实都有写到吻,所以主题叫吻?????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说八...


      对不起我太鸽了。

      把五百年前没写完的东西拉出来鞭尸写完了,爽完我又是一个废物嘻嘻。

       哈哈没想到吧半夜两点多更新!!

      不知道写的这个叫什么主题就随性的写了写。



  ......主题叫随便好了............(?其实都有写到吻,所以主题叫吻?????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说八道什么………


  写了茂/律/辉/将


  


  影山茂夫


  影山茂夫是个生性羞涩的男孩子,亲吻这种事,当然是你主动的多啦。


  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翻着书目光却止不住的往你身上瞟着,察觉你也往他那里看时便连忙低头看书,像个上课开小差怕被老师抓包的小学生。


  你觉得有点好笑,心里便有点想逗弄他。


  故意用甜腻的嗓音喊他“亲爱的”,成功引起了他一阵颤抖。


  “嗯...”他低下头小声应了你一声,手底下继续杂乱的翻着书页。


  “亲爱的,你都不看我一眼诶,书里什么情节那么吸引你?”


  你凑过去装作好奇去打量他手里的书,他磕磕巴巴的给你解释故事情节,只是前言不搭后语明显刚才书根本没看进脑子里。


  “你说的我一点都没听懂哦,我要自己亲自看。”


  你开口数落他顺势侧坐到他腿上。


  这下影山茂夫算是彻底的内心爆炸了,耳边好像就剩下了血液流过的声音了,不对...还有心脏砰砰跳的声音。


  “额...坐...坐腿上会...不舒服的...会...坐不稳...”


  影山茂夫自己都有点想打自己一拳...说话牙齿都直打架。


  实在是你这招太猛。


  “笨,这样不就好了。”你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书拿好了,我要看看是不是和你刚才讲的内容一样,不一样就是骗我哦。”


  影山茂夫只好浑身僵硬的接受拥香抱玉,维持着一手搂紧你腰部,一手拿书给你看的姿势。


  “想不到影山君也喜欢看言情小说啊...看不出来呢...直接就拿了我的小说书看起来了...”


  “额...”


  他是觉得在你房间不自在,就随意的抽了一本你书桌上的书看,结果打开就是劲爆的吻戏情节,(他认为的。)这他哪里看的下去,一边看一边看你,脑子里忽然闪现那些对他来说晦涩到羞耻的画面。


  太...丢人了。


  “其实我觉得吧,这段写的不好,这都情到深处了还蜻蜓点水亲一下。不够劲。”


  你抽出他手里的书扔到桌上。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影山君你看好了啊。”


  你搂着他的脖子脸一点点向他靠近。


  能感觉到他瞬间的怔愣和一点挣扎,随即像被自己扼制住一样强行停止。


  影山茂夫真的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对接吻这种事一窍不通,结果还要你一点点引导他。


  嘴唇贴到他的唇上后他下意识想逃然后被你用舌头撬开牙冠被迫承受亲吻。


  “唔...”


  影山茂夫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小屁孩一样手足无措。


  面对亲吻他能做的就是闭眼然后搂紧恋人。


  短短一分钟对他来说像不知道过了几个世纪。


  唾液顺着你的唇角流下,你站起身擦了擦对他笑。


  “感觉还不赖吧,亲吻什么的。”


  “嗯...是...是啊...”


  他抬头看着你还水光潋滟的唇瓣触电一样的低头。


  .........柔软的触感和女生淡淡的香气什么的......过分......的......色 情了吧。


  


  影山律


  “影山,你们班那个班花追了你好久了吧,没点表示?”


  “......学生会的研究总结明天能交上吗?”


  “......开个玩笑嘛,真是,你小子天天就学生会学生会的...”


  影山律低头写数学题,他做数学有个习惯是把所有条件在草稿纸上罗列整理一遍然后思路就很容易理清了,只是今天他做这道极坐标与参数方程题是真的麻烦,他来来回回验算半天都得出不同的答案。


  条件理了一次又一次,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数字与符号跳跃。


  影山律开始厌烦思维开始跑偏,等到自己反应回来纸上除了数学草稿以外多了点不同的东西...


  她的名字。


  影山律算是头一回正视起你,他在学校爱慕者是不少,能从三班排到隔了一个教室的五班,但要论胆大程度你绝对要排第一个。


  只是一个礼拜整个盐中都知道一年三班那个还挺嚣张的班花在高调追他们班的学生会干部影山律。


  ......想她干嘛.........


  影山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无端内心烦躁的不行。


  他抬头看你,正好看见你也朝他这边望,目光是十分坦然毫不避讳甚至可以称的上是炙热的喜欢。


  影山律连忙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整理书包。


  正好放学时间回家,学生会他早上打过招呼下午不去了,然后他弯到他哥的班门口等哥哥放学。


  路上很多人和他打招呼,也有不少女生朝他投来隐晦的倾慕目光。


  只是,影山律偏偏觉得有什么是不一样的。


  


  和性格沉静的哥哥一起回家的路上,影山律脑子里一团乱麻。


  他就觉得从今天下午那道数学题开始他就不对劲了。


  烦,乱,理不清楚,迫切的想做什么。


  可他自己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律,有什么烦恼的事吗?”


  哥哥开口问他。


  “没...不是...有...”


  “可以告诉我的。”哥哥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影山律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哥哥讲他所谓的恋爱烦恼......


  正主就来了。


  


  今天真是屋逢漏雨连阴天啊,脑子里乱着,罪魁祸首就来了啊。


  影山律停住脚步看着似乎有点气势汹汹的你开口问:


  “好巧,在这碰到你。回家?”


  说完他就想扇自己一巴掌...这不是废话么...现在这个点要么就是回家,要么就在学校参加社团。


  “影山同学,我有一些事情想问你。”


  你大大方方的看着他,等他给你一个回答。


  “...不行...现在很晚了,我要送哥哥回家。”


  影山律躲开你毫不避讳的目光,找了一个在场三个人都觉得很荒谬的借口来回绝你。


  老实来说,影山律也不知道他要逃避些什么,原本对于女生的爱慕他都是不甚在意的,但看到你坦荡滚烫的目光他就觉得心里乱的很。


  “影山同学,我真的很想问明白,就占用你一小会儿时间,问完我就走。”


  你一把拽过他的手腕,对一旁的影山茂夫点了点头示意借走他弟弟一小会儿。


  .........


  “什么意思?”影山律看着把他拽到路口转弯处的你挑眉。


  “影山同学,我就是......想问你...对于我喜欢你的这件事是什么想法,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请你,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吧。”


  你朝他鞠躬,默默等待他的回答。


  


  不论结局如何,都一定一定想得到一个准确回答。


  .....


  良久的沉默,影山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街道上的路灯突然亮起来,影山律突然叹了一口气。


  


  他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会觉得她不一样。


  区别于其他女生的隐晦,她从来就没有掩盖过对他的喜欢,一直坚定的,执着的喜欢着他,并且想向他寻求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这样喜欢一个人的感情,真的,很稀少也很难得吧。


  


  “我不跑了。答应你。”他伸手把你脸颊边的头发顺到耳后,然后低头在你的脖颈上吻了一下。


  “好不好?”


  


  (最后等了半天的影山茂夫等来了脱单的弟弟。)



  



  花泽辉气


  你的同桌花泽辉气是个很厉害的男生,学习成绩优秀外貌俊逸据说打架也是一等一的强,不过后者你没见过就是了。


  刚和他做同桌的时候你一直表现的小心翼翼的,自己成绩平平淡淡而且各方面都不是最出挑的,坐在这种可以堪称人群焦点的同学旁边简直是僵硬的不能僵硬。


  不过相处下来以后,你就发现花泽辉气其实是个比较随性的人,你不怎么和他交流他也便客客气气的对你,长久下来两个人倒也相安无事。


  你知道花泽辉气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说有时会抽烟,坐在他旁边能闻到淡淡的烟草味,花泽辉气好像胃不太好,吃东西比较挑食,有时候能听到他上课轻轻抽气声。


  但是和他实在不熟,虽说是半个学期的同桌,但你和交流基本就“嗯”,“谢谢”,“不好意思”,“让一下”,“打扰了”这些常用客套话。


  “喂...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话啊?”


  “啊?”


  午休时间花泽辉气罕见的待在教室里没有动,而是坐在位子上撑着脑袋朝你这里看,见你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还带着点诚惶诚恐的味道,花泽辉气反而自己先笑起来了。


  “我很招人害怕吗?”他一边和你说话,一边还用手指敲着桌子。


  你缩了缩脖子,无端觉得他敲桌子的举动很有压迫感,虽然人笑眯眯的。


  


  “额...这...”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那就是怕我了?”他突然凑到你的脸颊边,“我费了很多心思把你换成做我同桌,那么,你不要害怕我好吗?”


  


  快速拉近的距离让人心跳加快,这种时候如果被人推一把,都可以直接亲上了!!


  不对!!我在想什么啦!!!


  


  你低头把脸藏在臂弯里小声回复他:“花泽君还是不要说这样令人误会的话吧,谢谢花泽君愿意和我做同桌,虽然和你交流不是很多,但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很敬佩你,但是这样误会的话以后还是不要随便对我说了,会让我困扰的。”


  


  “很困扰吗?”


  “对啊,因为花泽君优秀又温柔,对女孩子都很绅士,所以会不自觉说出令人遐想的话,但是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样呢。”


  


  唔...原来是变相的吃醋了啊,想的还蛮多的嘛。


  花泽辉气暗暗为小同桌的想法发笑。


  


  “虽然你这么说没错,但是,令人遐想的话,我只对你说过哦,不管是费尽心机和你成为同桌,还是其他一些对你来说是让你误会的话,都是我的本意。”



  

  他凑到你身边在你的发顶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下你真的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就差把脸埋到课桌台仓里了。


  花泽君,犯规过度了吧!!


  

 

  “吓到你了吗?但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


  


  暗恋真是不有趣啊,还是放到明面上表露出来比较好呢...花泽辉气摸了摸嘴唇想。


  


  铃木将


  


  下节课要测验。


  这个消息一从化学老师嘴巴里说出来,就像往油锅里加了一滴水,这下上课睡的迷迷糊糊的,课上开小差的,课上和同桌聊天的,全都急了。


  急的人当中,就有个你。


  天知道这个化学老师上课有多催眠,今天上午四节课全是他在上面唱独角戏,现在来这一招测验,真有他的。


  


  “将我觉得我全部的希望就是你了嘤嘤嘤。”你哭丧着脸对着铃木将哀求他等下测验给你瞄一瞄答案。


  “谁让你上课不听。”他把你拽着他袖子的手拿开,“每次都抄我的,这次自己做。”


  “将你见死不救你视而不见你漠视生命,明明上节课我们两个聊天还很快乐的。”


  


  最后一节课测验,做完的交卷就可以去吃饭了,你一边盘算着怎么把这张卷子填满,一边还要心里打算中午吃什么,面馄饨饺子还是饭团还是面包。


  可化学这种东西,没听没记就是不会啊,所有的题目都是依照化学方程式化学反应编制的,基本的方程式没背,就是自己在瞎掰。


  


  在又自己编了两个也不知道对错的方程式把题目代进去得到奇怪的答案后,你决定还是求助铃木将,请他高抬他的贵手,把卷子给你借鉴借鉴。


  和你相比,铃木将就很离谱,明明经常上课和你一起侃大山聊东聊西,上课不想听也会睡觉开小差,但是他就是成绩好的没话讲,还不偏科全方面共同发展。


  


  “给我康康!”你小声对他讲。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条件。”他早就写完卷子正在转笔,就等你自己撞上来求他。


  看他嘴角那抹坏笑,你就知道他又要整点什么奇怪的活了。


  肯定又是一些奇怪的条件了,怕怕。


  


  但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害怕微笑着面对他,加油奥利给!你给自己打气,为了化学测验豁出去了。


  


  “你亲我一下。现在。”他说完这句话把笔搁在桌子上,似乎自己说了一件很寻常的像喝水吃饭这样简单的事。


  


  “啊?”


  这你是没想到的。


  


  “我说真的,现在,亲我一下,就给你抄。”他双手垫着下巴看试卷,表情倒是很淡然,和他嘴里说出的让你感觉羞耻的话一点也不符合。


  


  “别吧,兄弟之间,别搞我哈,快给弟弟抄一抄就完事,您是将哥,我是小弟。”你以为他在开玩笑还想着怎么敷衍过去。


  “我说了,亲我一下,就给抄。”


  “不是吧,玩真的?”你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低头做题,老师在讲台上低头批作业。


  


  亲就亲,又不少块肉。


  就在他觉得你不会答应然后又提笔开始改卷子的时候,你一闭眼亲在他侧脸上。


  


  少年突然怔愣,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暗喜。

  


  “好了吧,快给我抄。”

  “再来一下。”


  “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真的是太难了呜呜。


  考完试你朝铃木将抱怨:“完了我脏了,铃木将你连兄弟都不放过。”


  


  毕竟最后是以亲五下侧脸作为代价看到卷子的呢,不过有一说一......


  铃木将被亲的时候,真的激动的快要把笔捏断了,虽然你并不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